捡走被人悔婚的千金,教会她坏坏的幸福生活

第一卷 让她享受美食精心打扮,打造世上最幸福的少女! 第四章 兄妹间的坏坏对决

作者: ふか田さめたろう 更新时间: 2024-07-08 19:00:49

初冬某个阳光和煦的日子。

有一道人影双手扠腰地从远方瞪著亚伦的房子。

「就是那里啊……」

人影虽然盯著房子看了一段时间,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开始跨步迈进。

那眼神中带著一道锐利精光……但森林里当然不见其他人影,也没有任何人特别留意。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

「那么,夏绿蒂!问题来了!」

「什、什么问题?」

当两人一起吃著午餐时,亚伦突然说出这种话。

夏绿蒂也因此依然拿著三明治,愣愣地睁圆了双眼。

今天的午餐是简单的三明治。只要将面包跟食材切一切夹起来,看起来就满像样的简单料理。

亚伦本来就不太讲究饮食,但自从夏绿蒂来了之后,不只是营养层面而已,他也开始多少有点在意卖相了。

亚伦的双手各拿起一个热水壶。

一边是咖啡,另一边则是红茶。

「你喜欢喝咖啡还是红茶?」

「呃,那就跟亚伦先生喝一样的……」

「我喝的是难喝到吐的特制营养魔药,你真的要喝跟我一样的吗?」

「……请给我红茶。」

夏绿蒂在经过一番沉思之后这么答道。

亚伦满意地开始准备红茶。

「我昨天也有说过吧,你要坦率一点,所以首先就从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开始。」

「只是选择要喝红茶还是咖啡而已,这样说也太夸张了。」

「但是,你至今都没办法自己做出决定吧。」

「这样说……是没错啦。」

夏绿蒂小口小口地咬著三明治。

接著在无意间露出一抹苦笑。

「自己做出决定这种事……这几年来的确就只有决定离家出走那次而已。」

「继离家出走之后则是这个啊!接连都是很重大的决断呢!」

亚伦轻声笑了起来。

「要是不久后也可以培养出兴趣就好了,如果你有想挑战看看的事就尽管跟我说吧。」

「想挑战的事情……是吗?」

夏绿蒂咬著三明治,茫然地想著。

亚伦也不知道她那双眼中正看著什么,便决定不多加干涉了。

不过……照这个状况看来,距离要将塞到置物间的那个沙包拿出来的日子或许不远了,总觉得有这样的预感。

两人沉默了一阵子。

能听到的只有水煮滚的声音,以及从外头森林传来的鸟鸣声。

这些声响调和在一起,缓缓度过一段平静的时间──

「终~于让我找到了!」

「咿唔!」

「呃!」

门扉被猛地打开之后,闯进家里的人也随之现身。

这让夏绿蒂还坐在椅子上就弹了一下,亚伦则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毫不客气地闯进来的人,是个年纪跟夏绿蒂差不多的少女。

虽然个子娇小,但前凸后翘的身材有著完美比例。

一双大大的黑眼睛像在燃烧一般充斥著活力。

披在身上的长袍跟亚伦身上的很相似,但还加上了猫耳风格的创意点缀。

而且及肩的一头黑发也做了彩色挑染,胸口不但大大暴露出来,下半身穿的还是迷你裙。

与其说是魔法师,那副模样还更像是个风格大胆的艺人。

「唉……在这么忙的时候,来的偏偏是这个客人。」

看著熟悉的脸,亚伦只能叹息。

在红茶茶壶里放好茶叶之后,再注入热水。

配合突如其来的客人,份量也调整成三人份了。

「就当作是未来的参考,拜托你让我借问一下。你到底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

「很简单啊,我从附著在信上的花粉调查出是在这个地区之后,再四处去问有没有人知道一个怪人魔法师就行了。」

「啧……多亏了正确的知识跟无谓的行动力是吧。」

下次一定要藏得更好。

亚伦抱持著这样的决心,一边泡著红茶。

另一方面,夏绿蒂依然睁圆著一双眼睛,畏畏缩缩地问道:

「那、那个……亚伦先生,这一位是?」

「我才想问你是谁吧……不过算了,我就来自我介绍一下。」

少女挺起胸,堂堂正正地报上名号。

「我的名字是艾露卡.克劳福德!是哥哥的妹妹喔!」

「妹妹吗!」

「嗯,但是继妹啦。」

亚伦在自己的茶杯中放入好几颗砂糖,一边发起牢骚:

「所以你是来做什么的?难不成叔叔还想把我带回去吗?」

「怎么可能,爸爸早就放弃了。」

艾露卡傻眼地这么说,伸手拿起端过来的红茶。

她站著一口喝光之后态度随便地耸了耸肩。

「他说像哥哥这种独行侠没办法担任学院的职务,既然如此还不如让你游手好闲地过日子,同时发表研究结果,反而还能拿出更好的成果。」

「什么啊,他很懂我嘛。」

「在我看来,只觉得他对你太好了就是了~」

艾露卡半眯著眼瞪向亚伦。

这时,夏绿蒂轻轻地拉了拉亚伦的衣袖。

「亚伦先生称作叔叔的人,却是你妹妹的爸爸吗?」

「对啊,我不就说了这家伙是我的继妹,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亚伦抬了抬下巴指向艾露卡。

实际上,她跟亚伦也不太相像。

说到共通点也只有发色而已,但相较于艾露卡的黑发,亚伦则是黑白各半。

「我还小的时候父母就过世了,所以被远亲的克劳福德家收养了,艾露卡则是他们家的女儿,跟你一样十七岁喔。」

「原、原来是这样啊……我这样追问你们的家务事,真是不好意思。」

「没差啦,这些事情就算被人知道也没关系。」

「有关系吧,我现在就感到非常困惑耶。」

艾露卡顶著一张臭脸直盯著夏绿蒂看。

「这个人是谁啊?哥哥的女朋友?」

「女……!」

这个瞬间,夏绿蒂的脸立刻红到耳根子去。

她慌乱不已,交互看著亚伦跟艾露卡。

「不、不是的!但是,那个……呃,就是……如果你觉得我们像那种关系,我是很高──」

「就是说啊,艾露卡,别说这种失礼的话。」

「咦……」

夏绿蒂不知为何,像是受到了打击般僵在原地。

轻轻拍了这样的她的肩膀,亚伦说道:

「要是被人误以为她跟我这种个性有缺陷,又欠缺社会化的阴险天才魔法师在交往,夏绿蒂应该也会觉得想吐吧。为了顾好这家伙的名誉,这点我可要明确否定才行。」

「我可没有这样想喔!」

「哥哥的自我评价偶尔就是太毫无破绽了~」

艾露卡感到神奇地摸著下巴,紧盯著夏绿蒂。

「既然不是女朋友,那又是谁?为什么会跟哥哥住在一起?是志工吗?登门销售员?还是来招揽宗教信徒的?」

「这、这个嘛,呃……」

当然,夏绿蒂不知道该做何回答才好。

但亚伦却若无其事地说:

「这家伙叫夏绿蒂.埃文斯,是从邻国逃过来的通缉犯。」

「等等,亚伦先生!」

「什么……?」

艾露卡像完全无法理解般歪过头。

亚伦向这样的妹妹做了一番简单扼要的说明。

像是夏绿蒂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国家通缉。

还有倒在路边的时候被亚伦捡回家藏匿。

以及现在正在教她各式各样「坏坏的事情」。

说明完之后,夏绿蒂一脸铁青地对亚伦耳语:

「这、这样好吗……?」

「就算现在敷衍过去,这家伙也会自己去调查。既然如此,老实地说明还比较省事。」

「但、但终究还是妹妹……她应该会担心你吧……」

夏绿蒂带著顾虑地看向艾露卡。

但过了一阵子之后,艾露卡吐出特大号的叹息,并伸手扶上额头。

「唉……我从以前就一直觉得哥哥是个笨蛋,但我错了,你是个大笨蛋。」

「哦?怎么说?」

「那还用说吗!」

艾露卡伸出食指指向亚伦。

大声喊道──

「重点不是给她吃东西,或是要她揍你……你应该要教她更多女生会觉得高兴的坏坏的事情才对!」

「该吐槽的地方是这点吗!」

夏绿蒂都尽全力吐槽了。

然而艾露卡不介意。

她紧紧握住夏绿蒂的手,一双大眼泛出泪水。

「至今的日子应该过得很辛苦吧……!你真的非常努力了,如果有任何我能办到的事情都尽管说吧!我会尽全力帮你的!」

「谢、谢谢你……?」

夏绿蒂虽然感到困惑,还是怯生生地点了点头。

「请问……你愿意相信我吗?」

「咦,为什么这样问?」

「因为……那个……我自己这样讲也满奇怪的……但是,我非常可疑吧?」

「不过哥哥相信你吧?」

艾露卡稍微歪过头。

接著,她脸上就换上了满面笑容。

「那就没问题啦。虽然哥哥是这副德性,唯独分辨坏人的嗅觉真的跟狗差不多精准。」

「如果你是要称赞我,拜托夸得直接一点好吗?」

亚伦只能半眯著眼,埋怨地瞪著艾露卡。

差不多有一年没见面了,她对待哥哥的态度还是一样苛刻,而且跟亚伦一样是个相当纯粹的滥好人。但这样的个性没变,就某方面来讲也让他觉得很放心。

「所以说,你来这里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说穿了就是要来带哥哥回家,但是……」

话说至此,艾露卡紧紧抱住了夏绿蒂。

「那种事情没差了!我也要好好疼爱夏绿蒂!我要来教她坏坏的事情!」

「什么……难不成你要赖著不走?」

「那当然,反正我本来也是要来这个地区做点调查的。」

「调查……?」

艾露卡笑咪咪地向稍微歪过头的夏绿蒂说:

「嗯,别看我这样,我其实是魔法道具技师的实习生喔,是魔材系的。」

「魔……材……?」

「简单来说,就是用魔物的骨头或是皮制成魔法道具,所以会到世界各地搜集素材~」

魔法道具有各式各样的种类。

有些只将魔法注入一般的道具之中,有些则是用魔物的素材制作提高其威力,还有些是自然而然造就的东西……诸如此类。

艾露卡粗略地这么说明,但夏绿蒂还是一副惊愕的模样。

看样子她十分不了解关于魔法的事。

「难道你完全不知道关于魔法的事?」

「我、我只知道是一门方便的技术……不好意思,我的学识太浅薄了。」

夏绿蒂感到消沉地垮下肩膀。

她之前说过在家老是在学婚前教养,不然就是在做家事,应该没有学习魔法的机会吧。

像要给她一点激励,艾露卡换了个表情,对她笑了笑。

「这样反而才有教的价值啊!哥哥想必也跃跃欲试了吧,该说是宝刀未老吗?」

「宝刀未老?」

「随便啦,我的事情现在不重要。」

亚伦叹了一口气,随手挥了挥。

还顺便瞪著艾露卡。

「你要赖著不走是没差,但你说要教会夏绿蒂坏坏的事情?哈,笑死人了。」

「唔,你这是什么意思?」

艾露卡皱起脸,亚伦则是扬起嘴角无畏地笑了。

他站到夏绿蒂的身后,轻拍了她的肩膀──如此宣示:

「最会教这家伙坏坏的事的人就是本大爷啦!哪里有才刚认识的你出场的机会!」

「你说什么──!」

「呃,咦?」

夏绿蒂睁圆著双眼,交互看著他们两人。

然而,艾露卡还是怒发冲冠地跟亚伦互瞪。

「有些欢愉是只有女人才能教女人的好吗!我会靠我的坏坏技巧让夏绿蒂飘飘欲仙!」

「说什么傻话!我可是从早到晚都在想要教夏绿蒂什么坏坏的事!你怎么可能比得过我!」

「这到底是在讲什么啊……?」

身处于漩涡中心的夏绿蒂只能歪著头,不解地看著兄妹俩继续互瞪下去。

他们都知道这场唇舌之争再吵下去也不会有结论。

「既然如此……那就一决胜负吧。」

「哈,真令人怀念,那就久违地来一场吧。」

两人同时伸出了拳头……碰在一起。

「就看谁有资格教夏绿蒂坏坏的事情……一决胜负吧!」

「求之不得啦!」

「咦咦咦……」

于是,三人来到城镇上。

「为什么啊!」

「怎么,你有什么不满吗?」

见夏绿蒂喊出尖声哀号,亚伦不解地微微歪过了头。

这里是距离亚伦居住的房子不远的城镇。

还算是有点规模,也因为附近有几座程度不会太难的地下城,所以进出这里的人也很多。米雅哈所属的货运公司总公司也位于这座城镇。

现在是刚过中午的时段,大街上车水马龙,很是热闹。

而城镇一隅,夏绿蒂正躲在建筑物的遮蔽处害怕地抖著身子。

她头上还披著从亚伦家带出来的破布,看起来相当可疑。

艾露卡耸了耸肩,若无其事地对这样的夏绿蒂说:

「因为我跟哥哥要比比看谁才能讨夏绿蒂欢心,待在那种阴森森的房子里,能做的事情也很有限吧。」

「就当作正好出来采买一点东西吧,你偶尔也该呼吸一下外头的空气。」

「但是,我……我可是通缉犯喔!」

夏绿蒂四处张望地环视了一圈。

但就这么不巧,城镇的公告栏上贴著好几张通缉单。

当中最新的一张……正是夏绿蒂。

「我要是走出去,绝对会被抓走啦……我、我可不要……这样会给亚伦先生还有艾露卡小姐带来麻烦……」

「这种状况下还在担心别人啊,你就是这样。」

看了夏绿蒂哽咽抽噎的样子,亚伦露出苦笑。

亚伦拿出手帕借她,尽可能地用温柔的声音对她说──

「没事的,你别担心,尽管交给我吧。」

他轻轻碰了夏绿蒂的头发,随后打了一记响指。

「『转姿(Shave Shift)』。」

「咿呀!」

淡淡的光芒包裹住夏绿蒂的头发,很快就消散了。

拿了随身镜给她一看,夏绿蒂惊愕地睁圆了双眼。

「我的头、头发……!变成黑色的了!」

「没错,这是简单的变装魔法。」

夏绿蒂原本一头美丽的金发,染成了一片暗夜般的漆黑。

或许是觉得自己现在的模样相当稀奇,夏绿蒂凝视著镜中的自己。

「只要用这招换个发型,你的真正身分应该很难被别人发现,而且我们也会多注意的,你放心吧。」

「谢、谢谢你。」

「嘿嘿~那编发就交给我吧!」

艾露卡朝著夏绿蒂飞扑过去,开始随著自己的喜好把玩起一头长发。

「嗯嗯嗯,非常适合你喔!而且还是黑发,跟我一样呢!」

「是、是的,也跟亚伦先生……有一半一样呢。」

「是没错啦。」

面对害臊地扬起满面笑容的夏绿蒂,亚伦耸了耸肩。

顺便盯著她的一头黑发看。

他佩服起自己的技术真好,不但色泽亮丽,就连一点分岔也没有。

虽然这肯定是一头漂亮的黑发……

「但回到家之后,我就会马上解开这个魔法喔。」

「咦?这、这样啊……」

「咦──!为什么!黑发也很好看啊!」

「噗~噗~」地,艾露卡对此扬起了嘘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夏绿蒂似乎也很失落。

但亚伦坚决不肯屈服。

「黑发也不错,但夏绿蒂还是适合金发,我最喜欢的是那样。」

「什…………」

夏绿蒂不知为何一时语塞,僵在原地。

艾露卡也睁圆双眼,闭上了嘴。

这让亚伦只能困惑地歪过头。

「嗯?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没、没有,没事……」

「不是吧,哥哥,你已经在赚点数了?」

夏绿蒂顶著通红的一张脸垂下头。

尽管艾露卡投来有些轻蔑的眼神,她还是动作俐落地将夏绿蒂的头发绑起来。

接著牵起夏绿蒂的手笑著说:

「好了,发型这样就完成了。我也不能输给哥哥,因为我要尽全力教你只有女生才能做的坏事!」

「只有女生能做的坏事……是什么呢?」

「嘿嘿嘿~那还用说!」

艾露卡露出奸笑──指向大街。

耸立在眼前的,是一间怎么看都像是女生会喜欢的店家。

「当然是时髦的打扮啊!不管是衣服还是饰品,我都会帮你挑好挑满!好了,走吧!」

「啊哇哇!请等一下啦!」

「喂,用跑的会跌倒喔。」

亚伦追在牵著手跑起来的两人身后,无奈地迈步向前走去。

亚伦来这座城镇的频率差不多是五天一次。

主要是为了采买日用品跟食材,不然就是稍微去魔法道具店看看,或是到书店翻翻书……如果亚伦是自己一个人上街,也只会去这些地方而已。

所以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踏入这样的店家。

「你看你看!夏绿蒂,这件也很适合你喔!」

「咦!呃,那个……」

艾露卡不断拿衣服给感到困惑的夏绿蒂。

亚伦则是站在距离她们几公尺远的地方紧盯著看。

尽全力掩盖自己的存在感。

(虽然在进到店里之前就知道了……但我在这间店里太突兀了,好尴尬……)

环视了店内一圈,但男性客人只有亚伦而已。

其他全是年轻女性,大家都喜孜孜地尖声喧闹著。

店内装潢完全是浮华的风格,宽广的店内陈列了许多女性的服装,就连鞋子及饰品类也都放在柜子上展示。

这间店是街上数一数二受欢迎的时装店……的样子。

店内充斥著「阳气」。

这对公认且自认是「阴沉」人的亚伦来说,完全是不同的世界。

「欢迎光临~请问是陪同的客人吗?」

「不、不用招呼我没关系……」

年轻女店员笑咪咪地来招呼也让他觉得很煎熬。

而且还不能逃出店外,因为还要跟艾露卡一决胜负。

看谁能讨夏绿蒂的欢心。

亚伦跟艾露卡都是尽全力面对这种标准不明的较劲。

(现在回想起来,小时候也是这种感觉吧……)

亚伦是在九岁时被克劳福德家收养的。

那个时候的艾露卡年仅五岁,她不管彼此之间年纪的差距,跟著突然多出来的哥哥四处跑,并找各种事情跟他一决胜负。

像是赛跑、西洋棋还有魔法等等。

当然每次都是亚伦获得压倒性的胜利,但艾露卡还是毫不气馁地继续挑战。

说不定那正是她努力想跟亚伦打成一片的结果。亚伦也有稍微反省自己一直这样打败她,是不是太孩子气了。

「喂,哥哥!」

「嗯?」

抬起头来,只见艾露卡半眯著眼瞪了过来。

「不要站在那边发呆啊。你看你看,夏绿蒂变身后怎么样?」

「哦……?」

「哈、哈呜呜……」

不知不觉间,夏绿蒂换上这间店贩售的衣服了。

有很多荷叶边的白色上衣,搭配款式轻柔飘逸的花纹裙子。

脖子上绑著一条质料轻薄的丝巾,看起来很清爽。

跟一开始相遇时她穿的那件礼服相比,这身衣服的布料跟设计都相当平民,然而这样清纯的打扮还是比较适合她。

不过……有一个重大的问题。

「这会不会……太短了啊……?」

「啊?这点程度还好吧,很可爱啊。」

艾露卡若无其事地这么说,但夏绿蒂穿的那件裙子极为迷你。

白皙的大腿都露出来了,让人的目光不禁紧盯著那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亚伦会适度地提供她食物及点心,大腿看起来很健康又澎润,肌肤也很光滑。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感想的亚伦僵在原地。

但艾露卡的状况绝佳,她朝著夏绿蒂飞扑而去,蹭起她的脸颊。

「真的超~可爱!身材也很好,我的眼光绝对错不了!超适合你的☆」

「不、不过,穿这样还是太害羞了……」

夏绿蒂忸忸怩怩地一直拉著裙摆。

她垂著眉,连耳根子都红了。

应该是从来没有穿过这么短的裙子吧。

她别扭地蹭起大腿,也泛起了淡淡的粉红──

「咕呼……!」

「咦?亚伦先生!」

亚伦发出闷闷的沉吟,当场倒地。

夏绿蒂因此担心地跑到他身边。

「你、你没事吧?难道是身体不舒服……」

「……不,我没事。」

见她朝自己露出惨白的神色,亚伦虚弱地笑著说:

「只是因为需要让心情平静点,所以让心脏稍微停止了一下而已。」

「那是可以随便停止的东西吗!」

夏绿蒂错愕地喊道。

另一方面,艾露卡傻眼地耸了耸肩。

「哥哥还是会跟自然地做些乱来的事耶。来来来,夏绿蒂,不要管这个笨蛋了,接下来去试穿这套吧。」

「但、但是他的心脏刚才停下来了耶!去看个医生比较好吧?」

「只是停个一两秒而已吧,没问题啦。好了,走吧走吧。」

艾露卡将堆成一座小山的衣服交给慌乱不已的夏绿蒂,把她推进试衣间。

她这不容分说的态度再加上高超的手段,让亚伦不禁感到钦佩。

就这样,待在试衣间外的只剩下克劳福德两兄妹而已。

「那么……」

艾露卡朝亚伦瞥了一眼。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事吗?」

「首先,我想知道尼尔兹王国的现况。」

亚伦缓缓站起身,抚著下巴。

就只隔著一道门帘而已。

为了不让声音传进夏绿蒂耳中,他们细声且平淡地交谈著。

「我有成功击退追兵过一次就是了,不知道他们是因此放弃继续追踪她的足迹,还是又展开搜索行动了,光是看报纸看不出这方面的动态。」

有好一段时间,报纸上都在大篇幅报导尼尔兹王国的事件,但最近几乎没看到这件事的新闻了。

这确实是一起话题性很高的事件,但要是没有后续发展的消息,记者也无从写成报导。

因此几乎无法掌握那边的情报。

要去找情报贩子也是可以……但要是被人试探深究就麻烦了。

「所以你可以帮我调查一下吗?」

「交给我吧。爸爸应该也认识尼尔兹王国的人,我会暗中探听一下。」

艾露卡眨了一下眼回复亚伦。

「我再顺便帮你调查看看那个王子,还有她家的一些事情好了?」

「……不用,这方面先不用查也没关系。」

「哎呀,你是打算再放任他们一阵子吗?即使如此,先取得一些情报还是很重要喔。」

「只要一调查……就会知道了吧。」

亚伦浅浅地叹了一口气。

说不想知道是骗人的,究竟蔑视夏绿蒂的是什么样的人?她至今又是受到了怎么样的对待?

然而,要是得知了这些事情──

「要是知道了,我就再也无法坐视不管了。我应该会连夏绿蒂的想法都不顾,就迳自闯进那个国家,所以现在还先不用调查没关系。」

「喔~」

「……你那是什么表情?」

「没有啊,只是想说哥哥也变了呢。」

艾露卡一边窃笑著,戳了戳亚伦的侧腹。

「你以前从来没有在乎一个人到这种程度吧,这是一件好事喔。」

「……是吗?」

亚伦不解地歪了头。

的确除了家人以外,他很少对他人在乎,甚至担心到这种程度。

只是……他不知道这为什么会跟「好事」扯上关系。

「那我就只调查你说的事喽,报酬是──」

「丑话先说在前头,我可不会回老家喔。」

「我想也是~」

艾露卡傻眼般地笑了。

这时,她的视线朝夏绿蒂所在的试衣间瞥了过去。

「算了,这件事就再让你拖一阵子吧,毕竟也有夏绿蒂的事情要处理嘛。不过相对的,你要来协助我制作魔法道具喔。」

「好啊,要是这点小事就能抵销也划算。」

「太棒了!有哥哥在就万夫莫敌啦~」

艾露卡很开心地笑著,并一边狂拍亚伦的肩膀。

不但有能力又好沟通,真是个能干的妹妹。亚伦打从心底觉得她不像自己是个阴沉的人,真是太好了。

「那个~……」

这时,从试衣间里传出了一声轻唤。

(难道刚才那些事都被她听到了吗……?)

他们并没有谈到什么不能让她听见的事情。

只是夏绿蒂要是听了,表情肯定会沉下来吧,他再也不想看到那副神情了。

亚伦倒抽了一口气,但相对的,艾露卡则语气自然地回应道:

「嗯?怎么了吗?」

「不好意思……衣服背后的金属扣有点不太好扣……」

「这样啊,这样啊!等我一下喔~」

艾露卡没有任何迟疑地进到试衣间里。

这害得亚伦连忙别开了眼睛。虽然从缝隙间看见了一点肤色,但他对自己施以洗脑魔法,彻底消去了那一瞬间的记忆。

亚伦默默地在门帘外听著衣服摩擦的窸窣声,以及女生们尖声交谈的声音好一阵子。

「是不是脖子后面的扣环呢?我看看,你可以稍微转过去一下吗?」

「这、这样吗?」

「嗯──……原来如此,这确实很难扣呢。」

一段平凡无奇的对话。

但亚伦在这时无意间皱起了眉头。

(刚才艾露卡的声音是不是有点含糊不清?)

好像发现了什么,又有点像倒抽了一口气的感觉。

不过那个变化相当细微,她掩饰得很好,夏绿蒂似乎完全没有察觉。

亚伦不解地歪过头。

在他还想不透的时候,门帘唰地拉开了。

夏绿蒂已经变身成跟刚才又不一样的打扮,在她身旁的艾露卡也扬起得意的笑。

「哥哥,你看,这次也超可爱的吧?」

「……这次也露太多了吧?」

刚才是迷你裙,这次则是长度极短的热裤。

刚才那样的烦恼又要涌上心头,他的视线若无其事地往上飘去。

上半身就还满沉稳的,让他松了一口气。

这时艾露卡表露出无奈,更夸大地耸了耸肩。

「哥哥也太古板了吧。要是连这样的攻击力都没有,女生可是连踏上战场都办不到喔。」

「世上的女性们是在跟什么战斗啊?」

亚伦倒是希望她身上的布料可以再多一点,尽可能提升防御力就是了。

「话说回来,你刚才在里面怎么了吗?」

「嗯~?什么?」

艾露卡愣愣地装傻回应道。

在亚伦看来,这样的掩饰可说是破绽百出。但不知为何,他却对要在这个时候深究这件事感到迟疑。

一股难以言喻的不安在亚伦心中扩散开来。

「总之呢,你先仔细看看夏绿蒂嘛,这套衣服的后面也很猛喔。」

「后面是指……背部吗?」

「对啊对啊!设计超大胆的。」

艾露卡恶作剧般地对他抛了个媚眼。

她将手放上夏绿蒂的肩膀,像要替她护行一般示意。

「来吧,夏绿蒂,你在这里转个圈让他瞧瞧。」

「呜呜……但是,这件衣服让人觉得很害羞耶……」

「不必多说了!看我的~!」

「呀哇!」

随著艾露卡的手,夏绿蒂当场转了一圈。

也因为这样……让亚伦说不出话来。

「如何如何?这件衣服从正面看来很普通,但背后挖了个大开口!超大胆又很时尚吧!」

「呜呜呜……请给我布料多一点的衣服……」

夏绿蒂害羞地垂下了头。

但她在无意间察觉了亚伦的反应,歪过头问道:

「呃,咦?亚伦先生?怎么了吗?」

「喔,不,没什么。」

亚伦挤出了一抹笑容。

艾露卡走出了试衣间,亚伦便代替她站到那里去。

他让夏绿蒂转过身,面向镜子。

透过镜子,亚伦对有些不安的她投以微笑。

「虽然是有点露……但我觉得你穿起来满好看的。」

「真、真的吗?」

「对啊,拿出你的自信吧。」

亚伦将手摆在夏绿蒂的肩膀上,露出浅浅一笑。

接著不让她察觉地稍稍垂下视线。

背后露了一大片,肌肤接触到了空气,些微泛红的那里……有著许许多多的伤痕。

(……从形状看来,是鞭子吧。)

大概不是处刑用的,而是只会留下伤痛及恐惧的那种鞭子。

虽然威力不足以伤到皮肤,甚至断骨,但会打出很响亮的声音,疼痛感也会持续很久。

每一道那样的伤痕都执拗地留在穿上礼服后勉强可以遮住的地方,红的、紫的、黑的,各种伤痕交错的模样就像是毒蛇缠绕著她的身体,并侵蚀著她的灵魂。

夏绿蒂应该没有发现在自己身上看不到的地方,有这样的伤痕吧。

所以亚伦……抑制著打从心底涌上、如熔岩般的怒火,勾起了笑容。

「嗯,好看是好看……『大治疗(Healing)』。」

「哇啊啊?」

一道淡淡的光辉包裹著夏绿蒂。

刚才是改变了发色,这次则是包覆了全身。

光辉很快就消失了,剩下愣在原地的夏绿蒂。

亚伦轻轻抚过她的背。

那些令人愤恨的鞭打痕迹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白皙的肌肤上就连一点小伤也不复在,更不可能会留下。

亚伦对茫然的夏绿蒂露出了恶作剧般的邪笑。

「但你背后有痘疤,我帮你消掉喽。」

「咿……!太、太丢脸了……」

「这没有什么,代表你的身体很健康。我还顺便帮你全身做了养护,就连指缘的倒刺都治好喽。」

「真不愧是哥哥!是简易版美容师呢!」

艾露卡夸张地猛拍著亚伦的背。

多亏如此,刚才那件事顺利成了兄妹俩藏在心中的秘密。

(这么说来……她之前讲过在学婚前教养时「老是被骂」吧。)

当时的亚伦无法精确地察觉到这句话的含意。

这是自己的失误,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理由。

他回想起当初留下她并替她治疗时的事情。当他问夏绿蒂觉得哪里痛之后,只诊断了手脚擦伤以及营养失调的状态,并施予治疗。

那时的夏绿蒂并没有说谎。

这也无可厚非,如果是那种形状的鞭子,隔天就不会觉得痛了。

只会有痕迹像诅咒一般还留在她的身上。

因为莫名的顾虑就没去确认她的肌肤状况,亚伦对自己的思虑不周而懊悔不已。

但是,怎能预料到会有这种事情呢?

(就算是情妇生的……她还跟王子缔结了婚约,对公爵家来说应该是一颗重要的棋子吧?到底是有什么理由,要刻意这样伤害她……!)

因为出身的关系遭人疏远并受到冷落就算了。

但是从那鞭打的伤痕中,不得不让人感受到超乎于此的憎恨。

他人会对夏绿蒂投以那种情绪的原因,实在教人难以想像。

即使如此,这也足以让人预料到她至今的遭遇……亚伦的背脊窜过一股战栗。

然而他完全没将这样的心境表现在脸上。

察觉到的人,应该只有站在亚伦身边笑著的艾露卡而已吧。

说穿了,那些鞭打的伤痕可以用简单的魔法消除得一干二净。

也就是说,夏绿蒂她……甚至没有接受过这种程度的治疗。

「原来如此……喂,艾露卡。」

「什么事~?」

艾露卡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亚伦干脆地对这样的妹妹说:

「刚才说的那件事,我看还是彻底驱除好了。你可以帮我这个忙吗?」

「那当然,尽管交给我吧。」

艾露卡竖起了大拇指,笑咪咪地这么回应。

就只有无法理解他们在说什么的夏绿蒂有些困惑地歪过头。

「是要驱除什么呢?」

「喔,放在老家的书好像长虫了,所以我拜托艾露卡帮我拿去晒太阳。」

「长、长虫了是吗……那连我也有点怕。」

「真巧呢,我也讨厌到都觉得反胃了。」

看著夏绿蒂铁青著脸垂下眉毛的样子,亚伦扬起了别具深意的笑。

会感到害怕的东西,只有虫或鬼怪那种程度的就好了。

除此之外的一切……亚伦都会彻底除掉。

在那抹笑容的背后,他下定了这样的决心。

他还没有打算告诉夏绿蒂这个决心,相对的,艾露卡似乎察觉了。她一边轻抚著夏绿蒂变得白净的背部,一边眉开眼笑地说:

「好啦好啦~废话就聊到这边吧!时装秀还要继续进行下去呢!接下来去换上这件、这件,还有这件!」

「等等……那根本只是条绑绳吧?」

「这真的能称作衣服吗!」

「可以~可以啦,重点部位都勉强能遮住喔。」

艾露卡若无其事地说著,将不知道是衣服还是绑绳的东西硬塞到夏绿蒂手中。

看来会造成威胁的人物意外地就在身边。

亚伦将绑绳推了回去,并如此断言:

「身为监护人,我不允许比这件更露的了!由我来审查要给这家伙穿的衣服!」

「噗~噗~!要耍嘴皮子任谁都会好吗!哥哥如果不甘心,就去挑适合她的衣服来啊!」

「好啊!你尽管在我迸发的品味面前瑟瑟发抖吧……!」

「咦!呃,什么……」

就这样,无视感到困惑的夏绿蒂,克劳福德兄妹间仁义之争的炽烈战火越演越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