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走被人悔婚的千金,教会她坏坏的幸福生活

第一卷 让她享受美食精心打扮,打造世上最幸福的少女! 第三章 坏坏舒压法

作者: ふか田さめたろう 更新时间: 2024-07-08 19:00:25

「呼哇……啊?」

隔著眼皮感受到耀眼的阳光,亚伦扭了扭身体。

接著意识也渐渐转醒。

身体四处都很痛,这才让他想起自己睡在什么地方。

鞭策著倦怠的身子,他将脸抽离桌面。

「呼啊……伤脑筋,我是什么时候睡著的……?」

他靠在椅子上伸展了僵硬的身体。

清朗的朝阳从窗外洒落室内。

这里是亚伦的书房。

书柜沿著墙壁并列,地上也四处堆著书柜放不下的书籍所叠成的小山。

昨天晚上都窝在这里想事情。

原本打算处理到一个段落就收工,看样子是投入到连自己是什么时候不小心睡著的都不知道了。

「呵……没想到会这么投入。但既然都想出了那么多种方案,花这段时间也值得了吧。」

他趴著的桌上放著阖起来的笔记本。

亚伦将它拿了起来,轻轻一笑。

封面上写著这样的标题。

《夏绿蒂调教计划~坏坏清单(暂)~》。

要是被夏绿蒂本人看见了,她肯定会睁大双眼说著「这是什么啊!」。

亚伦翻开了笔记本。

页面上写满了自己的字迹,他轻轻用手指抚过第一行。

「蛋糕很不错,确实有效果。」

写著蛋糕的那一行浮现一个圆圆的花形图样。

对亚伦来说,夏绿蒂不过是碰巧邂逅的陌生人。

然而,这关系在昨天产生了变化。

亚伦跟她约好了,要教会她这世上所有快乐的事情。

既然约好了就要尽全力办到,这就是他的原则。

昨天她吃蛋糕时的反应非常好。

她总共吃了三个蛋糕,而且每一口都是细细品尝。

将剩下的蛋糕都保存起来之后,她似乎打算珍惜地每天吃一个。

没想到区区一个蛋糕就能让她高兴成那样,因此亚伦的心情非常好。

然而……只有食物就太无趣了。

「要有更多种……得让那家伙体验更多至今没有尝试过的事情……!」

所以他绞尽脑汁,想各式各样的事情到深夜。

那些点子都写在这本笔记本上,这里头刻著比蛋糕还令人愉悦的各种事情。

「呵呵呵……这些可是我这个天才脑袋想出来的奇策,对夏绿蒂来说想必效果绝佳!我看看,总之就先一个个确认一下吧!」

就这样,他看起了清单。

上头写著的是──

写下划时代的魔法理论论文。

使用一堆贵重到有毛病的素材去制作魔法道具。

为那些对自己刀刃相向的蠢货们送上人间炼狱的豪华全餐。

诸如此类。

「…………夏绿蒂绝对不会高兴吧。」

会因为这些事情感到开心的只有亚伦而已。

结论就是,在深夜只会想出垃圾般的点子。

亚伦将笔记本随手丢掉之后站起身来。

很快就能转换心情也是他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

「算了,睡个回笼觉后再来想吧。」

当他就这么走出书房时──

「喔!」

「啊!」

正好碰上了夏绿蒂。

她虽然在转瞬间愣愣地睁大了眼,接著还是回过神来低头致意。

「早、早安,你起得真早呢……已经在工作了吗?」

「不是,只是不小心在书房睡著而已。」

「是熬夜了吗……?不、不行啦,这样对健康不好喔。」

「……所以我现在要去睡回笼觉。」

见她一副慌乱的样子,亚伦也露出苦笑。

要是夏绿蒂知道他是因为想她的事熬夜的话,应该会更加惊慌失措吧,所以亚伦决定绝对不会将这个原因说出来。

「反正就是这样。不用准备我的早餐,你自己吃吧。」

「我、我知道了,要不要到了中午再去叫你呢?」

「好啊,拜托你了。话说回来……那是怎样?」

「这个吗?」

这时,他发现到夏绿蒂正拿著的东西。

那是原本被乱丢在置物间的扫帚。平常太少拿出来用,应该都是灰尘才是,但看样子她有整顿过了。

她很宝贝地抱著扫帚,露出柔和的笑容。

「我正想去打扫一下玄关。啊,还是说不行呢……?」

「不,那是没差……但我没有连这件事都拜托你做喔。」

像客厅或厨房等生活上必须用到的地方都已经打扫完了。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整理置物间跟照顾庭院花草……但这些事情都还不急,所以他跟夏绿蒂说过以后有空再处理就好。

除此之外,没有再交代她其他工作了才是。

这么一说,夏绿蒂露出苦笑。

「毕竟是我寄人篱下,我就想说,得主动处理各种工作才行。」

「也太认真了……」

尽管傻眼,亚伦还是透过目视粗略地确认了一下她的健康状况。

肌肤的光泽感很好,瞳孔状态没事,呼吸的节奏也很稳定。

既然身体状况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应该可以交给她处理……但他还是很担心。

「一大早的,你可以悠哉一点喔。」

「好的,但是……已经养成这样的习惯了。」

「……你在家也是每天都在打扫吗?」

「啊哈哈……」

夏绿蒂暧昧不明地笑了笑。

她的老家再怎么烂也是公爵家,家中的仆人应该多到绰绰有余吧。

即使如此,还刻意要夏绿蒂去打扫……虽然无从得知这样的行径中带著什么意图,但八成不是好事。

一想像那样的画面,他的睡意就立刻灰飞烟灭了。

比喝得醉醺醺的隔天还要不舒服几百倍的感觉在亚伦的体内翻腾起来。

他因此皱紧了眉间。

不知道夏绿蒂是怎么解读这样的表情,只见她连忙地低下头去。

「那、那么,晚安,我会安安静静地打扫的。」

说完,她很快就朝著玄关走去。

亚伦只能目送她离开。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转角的另一头……他摸了摸下巴。

「……受到那样的对待,竟然还不会说别人的坏话。」

岂止是把她当仆人而已,甚至让她不断受到比仆人还不如的对待。

更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赶出家门。

即使如此,无论是对家里的人,还是身为元凶的前未婚夫王子,她都没有说过只字怨言。

如果是亚伦站在她的立场,那些人全都会被他彻底击溃……

「看来,与其说是不恨他们……她是觉得那些人不是她可以怨恨的对象吧?」

就算她心中怀有不满,也不敢说出来……总觉得是这样的状况。

而追根究柢,应该是出自对他们的恐惧,以及太不肯定自己的关系吧。

没有比这更让人不爽的事了。

当他还一脸沉重地在走廊上沉吟的时候。

「早~安啊……哎呀呀?请问你是哪位喵?」

「啊!呃,这……」

从玄关那边传来两道声音。

亚伦一听见这段对话,立刻像弹起来似的飞奔过去。

在他用个人史上最快的速度一路跑到玄关时。

眼前是一片最糟糕的光景。

「给我等一下!」

「啊,亚伦先生。」

「喵~?」

拿著扫帚的夏绿蒂,以及来送货的米雅哈。

她们在绝妙的时机点偶然撞见了对方。

应该说,米雅哈每天早上都会送货来这里,因此刚才直接让夏绿蒂到玄关去明显就很不妙,看来是正在想事情的脑袋一时之间转不过来。

亚伦若无其事地将夏绿蒂挡在身后,自己转向米雅哈。

「不好意思,她是我最近雇用的女仆,个性比较怕生。」

「喔~讨厌与人相处却雇用了女仆小姐,魔王先生果然是个很有趣的人喵~」

「魔、魔王!」

听米雅哈悠哉又若无其事地这么说,夏绿蒂整个人愣在原地。

亚伦因此抱头苦恼。

「昵称,那是个昵称,虽然有损我的名誉就是了。」

「这个称呼很适合你啊。嗯──不过话说回来……」

米雅哈带著笑意眯起双眼。

她正注视著亚伦身后的──夏绿蒂的脸。

「这位女仆小姐的脸好~像有在哪里看过喵,具体来说是在最近的报纸上。」

「唔……!」

夏绿蒂倒抽了一口气。

这个反应几乎代表了肯定。

亚伦叹了一口气,下定决心要说服米雅哈。

事到如今,看要贿赂还是怎样都好。他不想对认识的人洗脑,因此希望尽可能和平解决……

「……米雅哈,其实这是有原因的──」

「没关系喵,魔王先生。」

但米雅哈露出爽朗的笑容,拍了拍胸脯。

「我们萨堤洛斯货运公司是以常客至上喵。无论常客家的女仆小姐有什么来历,都跟我们没关系喵。」

「……谢谢你。」

「到底在谢什么喵~?」

米雅哈感觉很刻意地歪过头。

夏绿蒂也对这样的她低头致谢。

「谢、谢谢你……」

「喵哈哈,不用这么客气喵,因为尼尔兹王国在我们公司的服务范围之外喵~」

「……那要是在服务范围之内的话呢?」

「嗯────这个嘛,究竟会怎么样喵~」

米雅哈「喵~」地笑著蒙混了过去。

亚伦打从心底为她的公司没有将事业拓展到国外去感到庆幸……这时,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对了,米雅哈。我记得你们公司也有跨足邮购事业吧?」

「有的喵。虽然是以日用品为主,无论客人想买什么,我们都可以进货喵。手续费也是良心价,这份商品目录给你参考看看喵。」

「有够可靠耶,我看看……」

从米雅哈手中接过目录之后,亚伦随意翻阅起来。

上头罗列著各种食材、日用杂货,还有衣服等商品。

「这真不错。夏绿蒂,拿去。」

「什、什么?」

亚伦随手将目录丢给夏绿蒂。

干脆地对一脸惊讶的她说:

「前几天我是先去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回来,但我不知道女性需要的东西,你就从这里面把想要的东西列出来订购吧。」

「啊,好的,我知道了。」

夏绿蒂点了点头,深感兴趣地翻阅起商品目录。

她的眼睛微微发著光,觉得很雀跃的样子,应该是因为至今都没有什么购物的经验。

她很珍惜地抱紧了那份目录,浅浅地笑了。

「那就麻烦你了,费用的话……我会努力工作偿还给你。」

「你别担心,这是必要的经费,我来付就可以了。」

「咦!这、这可不行……昨天你也替我买了蛋糕……」

夏绿蒂依旧紧抱著目录,很伤脑筋地垂下了眉。

但是,亚伦不肯退让。

「反正你尽量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好了。要是敢有一点客气,我就把那份目录上的所有东西都全部买齐,你要好好挑选喔。」

「为什么你总是这么极端啊!」

夏绿蒂铁青著一张脸放声哀号。

以昨天蛋糕那件事为鉴,她应该知道亚伦真的会这么做。

看著两人这样的互动,米雅哈咯咯地笑了。

「喵哈哈,女仆小姐也很辛苦喵。要是讨厌魔王先生的暴行,要明确地说出来才行喵。」

「呃,不,是我受到他的照顾,不能做出那种事情……」

「是吗~换作是米雅哈,看到这种高傲的态度,绝对会赏他个必杀猫拳喵。」

这么说著,米雅哈「咻咻」地开始使出空击。

拳击姿势还挺有模有样的。

「听好喵,压力就是要发泄在压力来源身上喵!」

「对常客讲话还真不客气……嗯?等等喔。」

这时,他突然有了想法。

亚伦沉思了一阵子后……轻轻握拳敲在手掌上。

「就是这个!」

「喵?」

「咦……?」

就这样,他决定好下一个要让夏绿蒂做的坏坏的事了。

接著,隔天的中午过后。

「订购的商品送来了喵~!」

「唔嗯,辛苦了。」

差不多在午餐过后,米雅哈精神饱满地敲响了玄关的门。

亚伦让抱著好几箱货物的她进到客厅来。

从小小的布袋,到感觉能装进一个人的长方体巨大木箱都有,搬著这些光看就觉得很沉重的货物,米雅哈却没有流下一滴汗水,一副绰绰有余的表情。

她将布袋交到在旁边看的夏绿蒂手上。

「请收下,这边是夏绿蒂小姐订购的日用品喵。」

「谢、谢谢你。」

夏绿蒂畏畏缩缩地收了下来。

不知不觉间,米雅哈对夏绿蒂的称呼从「女仆小姐」变成本名了,但夏绿蒂完全没有发现,看来米雅哈是真的没有张扬这件事。

「然后,这个是魔王先生订购的东西喵。」

「谢谢,那我来看看……」

沉甸甸地放在亚伦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木箱。

那就像个棺材一样,他打开盖子,确认了一下里面的东西。

夏绿蒂也深感兴趣地凑过来看,想一探究竟……但在她看到之前,亚伦先将盖子盖回去了。礼物就是要隐瞒到最后一刻才有意义。

「唔嗯,这货真是不错。那么,这边就是这次的报酬。」

「我来确认一下喵,一、二、三……哎呀?」

数著银币的米雅哈有些困惑地歪过头。

「多给了很多喵,我找钱给你,请等一下──」

「不用找了,剩下的是小费,你就收下吧。」

「喵喵!魔王先生好慷慨喵!谢谢喵!」

米雅哈笑容满面地将银币塞进了口袋里。

这也算是一种封口费。如果这样能保护夏绿蒂,那也安心了。

当亚伦在收钱包时,米雅哈一直盯著木箱看。

「但话说回来……魔王先生,你订这种东西要做什么喵?」

「当然要拿来用啊。」

「什么~感觉只会做些静态活动的魔王先生要用这个?」

米雅哈失礼地补了一句「肯定是骗人的喵~」。

这时,亚伦轻轻拍了拍夏绿蒂的肩膀。

「不不不,不是我,是要夏绿蒂要用的。」

「咦,我吗?」

夏绿蒂愣愣地睁圆了双眼。

她应该是没想过话题会扯到自己身上吧。

「喔~没想到夏绿蒂小姐很好动喵~」

「到、到底是买了什么呢……?」

「呵呵呵……你看了别吓一跳喔。」

接下来是礼物亮相的时间了。

亚伦露出无畏的笑,打了一记响指。

木箱随著一道爆裂声碎裂开来。

竖立在四散的木片中的东西是──

「……沙包?」

「没错!」

不顾夏绿蒂的困惑,亚伦堂堂地如是说。

悬挂在金属支架上的,确实就是沙包。

通常会拿来练习拳击架式或是自主锻炼的运动用品。

「哎呀,真没想到连这种东西都能送过来,真不愧是萨堤洛斯货运公司,今后也要多多麻烦你们了。」

「那是当然,请交给我们喵!我们会优先配送魔王先生的货喵。」

「不、不是,那个……请等一下。」

见亚伦他们悠哉地聊起来,夏绿蒂开口插话。

她的表情仿佛完全无法理解。

交互看著亚伦跟沙包,她再次不解地歪过头。

「为、为什么这个是我要用的?啊,难道是为了让我运动……之类的吗?」

「很接近了,但不是这个原因。」

随手打了一下沙包之后,亚伦如此宣言:

「这就是你今天要做的坏坏的事!」

「坏、坏坏的事……!」

夏绿蒂咽下一口唾沫。

另一方面,米雅哈以有些退避三舍的眼神看向亚伦。

「啊?那是指什么喵?难道是一种玩法喵?」

「不是,这件事说来话长……」

于是亚伦将事情原委简单说明了一番之后,米雅哈皱起脸摇了摇头。

「魔王先生,你不会讲话也要有个限度喵……但是,揍沙包为什么会是坏坏的事情喵?」

「因为如果只是这样,那就是普通的运动了。」

这时,亚伦从内袋中拿出了剪报。

接著将剪报贴上沙包……就做好事前准备了。

「好了,纾压时间到!狠狠地揍这家伙吧!」

「什么!」

夏绿蒂发出发狂似的喊叫。

亚伦直接贴在沙包上面的,是一个面容严肃的壮年男子及带著冷淡眼神的青年大头照。

凝视著眼前的照片,夏绿蒂用颤抖的声音说:

「这、这是我的父亲大人跟……」

「唔嗯,跟你的『前』未婚夫呢。」

亚伦从容地点头说道。

不知为何还强调了「前」这个部分。不知为何。

「你要做的不是接受这一切,而是要生气。」

「生、生气……」

「没错。」

他轻轻牵起夏绿蒂的手,替她戴上了一并订购的拳击手套。

颜色是鲜血般的红。

这完全是亚伦挟带私仇所做的选择,但没特别向她解释。

「有些时候忍耐确实很重要,但依据需要,也有解放欲望的必要,要不然总有一天一定会撑不下去。」

只是忍过当下的情绪不会消失。

那将会持续堆积在心底,直到泛滥出来,自己的心也会溃堤。

亚伦不想让夏绿蒂经历那种事情。

「这没什么,第一次任谁都会觉得困惑。但是,久而久之你就会上瘾了。」

「魔王先生,你每次的说法都像个坏人一样,到底是怎样喵。」

米雅哈傻眼地喃喃道。

然而夏绿蒂依然一脸铁青,她看著贴在沙包上的王子及父亲的大头照,肩膀也微微颤抖起来。

「但、但是……我并不……觉得生气。」

「……就算他们将你贬低到这种程度也不生气吗?」

为了找出这几张照片,亚伦看过好几份报纸。

也因此知道在邻国尼尔兹王国中,夏绿蒂是个众所皆知的「坏女人」了。

甚至还发出悬赏金的样子,亚伦之前赶走的那些士兵们也说过「无论生死」这种话……那个国家已经没有她的归处了。

夏绿蒂的整个人生都被剥夺,尊严也遭到了践踏。

然而她却没有说过任何一句怨言。

只是放弃似的笑著而已。

「……王子殿下跟父亲大人想必都有他们的苦衷。」

「难道只要有苦衷,就能把你当个破布一样抛弃吗?」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夏绿蒂缓缓地摇了摇头。

「父亲大人对我有养育之恩,王子殿下则是有像我这样的未婚妻……给他们添了麻烦,我觉得很抱歉。要我怨恨他们,我办不到。」

「……」

看样子问题的根源埋得太深了。

这个沙包只是亚伦拟定的计划中小小的一环而已。

计划大致上是这样的。

一、让夏绿蒂产生怨恨的自觉。

二、就这样直捣邻国,揭发王子的恶行。

三、洗刷夏绿蒂的冤屈,将那群恶人绳之以法。

四、迎来美好结局万万岁!

……然而,事到如今不得不舍弃这个蓝图了。

只靠这项计划,应该无法治愈夏绿蒂的心。

毕竟她没有好好面对自己的心。

太过习惯压抑自己的心,让她害怕表达出自己的感受,又或是已经放弃去感受了。

因为若是不这么做,就没办法活到现在。

原本为了保护自己而做出来的壳,现在反而勒紧了自己的脖子。

就算洗刷了自己的冤屈,就算王子他们被定罪……别说是感到开心了,她应该还会觉得是自己害得他人陷入不幸而忧心。

这时,米雅哈悄悄地拉了拉亚伦的衣袖。

「魔王先生,我觉得插手别人的家务事说不上是多高尚的行为喵……」

她带著顾虑看向夏绿蒂,压低声音悄声说:

「我觉得还是……不要太逼迫夏绿蒂小姐比较好喵。」

「这点我也几乎同意就是了。」

「『几乎』?」

夏绿蒂的心伤得太深了。

必须花时间才能解决这件事。

然而……只静待时间过去却什么也不做不符合亚伦的个性。

「夏绿蒂。」

「是、是的?」

他对一直低著头的她唤道。

并轻轻握住那双戴上拳击手套的手。

「既然不打沙包……那你就打我吧。」

「………………什么?」

「啊~…………?」

不只是夏绿蒂,连米雅哈也睁圆了双眼,僵在原地。

在一片沉寂中,亚伦歪过了头。

「唔,你没听见吗?我叫你打我。」

「魔王先生……原来你有这种癖好喵……」

「不要误会,这也是坏坏的事情其中一环。」

面对怒目斜视地看著自己的米雅哈,亚伦只是耸了耸肩。

接著他朝夏绿蒂张开了双手。

「来,把我当作沙包的替代品,狠狠地揍过来吧。」

「唔……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夏绿蒂铁青著一张脸喊道。不过,这样的反应也一如预期。

她将戴著拳击手套的双手抱在胸前直摇头。

「我无法做出那种事!你这么照顾我……我办不到!」

「没有什么办得到还是办不到。」

亚伦微微一笑。

伸出食指勾了一下,示意她「过来」。

「就是要做。」

「什……!」

刹那间,夏绿蒂的右手弹起来。

她就这么沉下腰,使尽全力地挥下去──

「咕噗!」

「亚伦先生!」

一记漂亮的螺旋拳轰在亚伦的脸颊上。

他也因此弹飞了差不多三公尺。

天花板的尘埃落在难得打扫干净的客厅里。

夏绿蒂慌慌张张地跑去倒在地上呻吟的亚伦身边。

「刚、刚才那是怎么回事……?拳击手套竟然自、自己动了起来……!」

「呵……是魔法啊。我操纵了你的右手,朝自己揍过来……这拳打得漂亮喔。」

「瞧你让米雅哈看了什么喵……」

虽然米雅哈用看著精神变态者的眼神望了过来,但现在并没有去搭理她的余力。

亚伦确认起自己的伤势。

虽然嘴里跟嘴唇都有点破皮,但牙齿跟骨头都没事。擦掉嘴角渗出的鲜血之后,他向一脸铁青的夏绿蒂投以微笑。

「听好了,夏绿蒂,唯独这件事我要先告诉你。」

「什、什么事……?」

「无论你再怎么揍我,再怎么践踏我,或是再怎么臭骂我,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不会对你弃之不顾。」

「……!」

「哎喵……?」

夏绿蒂顿时语塞,米雅哈则稍微睁大了眼睛。

他想传达的只有这件事而已。

亚伦是站在她这边的。

无论发生任何事情,这点都不会改变,也不打算改变。

即使他也很明白要对一个前几天才刚相遇的少女立下誓言,这可说是太过头的告白,但他还是不禁说出口了。

「这里不是埃文斯家,无论你有什么感受都没关系,想说什么都可以,这都是你的自由。」

「自……由……」

夏绿蒂像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一般,茫然地脱口而出。

但她立刻就回过神来。

「难道你就是为了说这件事……让自己挨揍的吗!」

「当然啊,因为不做到这种程度,你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啊,这就是所谓的冲击疗法。」

「拚命也该有个限度吧!」

夏绿蒂气到整张脸都涨红了,自从她来这个家生活之后,第一次露出这样的表情。

(什么嘛,该生气的时候还是会生气的啊。)

虽然觉得有些放心,但他没有对夏绿蒂本人说。想也知道讲了只是火上添油,更重要的是她生气起来感觉有点可怕。

亚伦也只能感到退缩。

「是、是没错啦,但这种程度的伤势马上就能治好了,你看。」

他对自己施以简单的治疗魔法。

结果脸颊肿起来的地方消退,嘴里的铁锈味也彻底消失了。

「都好了,没有发生任何无法挽回的事情,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害怕任何事情。」

「亚伦先生……」

夏绿蒂稍微睁圆了双眼。

不过……她马上又变回原本生气的表情。

「但刚才弄痛亚伦先生的事实还是不会改变吧。」

「唔……是这样……没错。」

「请你往后别再做这种事了,这样不管有几个心脏都不够,知道了吗?」

「好、好啦……」

亚伦只能畏缩地点头答应。

他虽然总是天不怕地不怕,一旦尝到夏绿蒂的怒火还是让他很有感。

这时……夏绿蒂的表情稍微放松下来,微微一笑。

「……一直以来,我都害怕著各种事情,战战兢兢地活到现在。」

夏绿蒂感觉有些出神地这么说。

「但是……已经没关系了对吧。」

「……那是当然。」

他轻轻握住那双手。

隔著拳击手套,传来了夏绿蒂的紧张。

她的眼神中带著决心,紧盯著亚伦。

「或许没办法马上做到……但我会努力的,我希望可以好好说出自己的想法。」

「唔嗯,不用急也没关系。无论花多少时间,我都会奉陪到底。」

亚伦看著她笑了笑。

虽然大幅偏离了当初的纾压计划……但就第一步来说,感觉还不错吧。

(夏绿蒂将从现在起重新开始,我就悠悠哉哉地守护著她吧。)

这时,他无意间看到无所适从地伫立在那里的沙包。

也顺便朝著站在一旁的米雅哈投以苦笑。

「抱歉了,米雅哈,你都特地送过来了……看来这东西还要再过一阵子才会派上用场。」

「不不不,这没什么喵。」

米雅哈不知为何笑容满面地摇了摇头。

她端详著亚伦的脸,呼噜呼噜地发著喉音一边说:

「更重要的是,往后也要多多利用我们萨堤洛斯货运公司喵。」

「嗯?当然会啊,但为什么要特地这样说?」

「因为,往后你应该会要用到各式各样的东西喵!像是双人床跟戒指……过不久可能连婴儿用品都需要了喵!哎呀~身为送货员可是满心期待喵~!」

「为什么我会需要那些东西……?」

「天晓得……?」

米雅哈自己讲得很开心,相较之下,亚伦跟夏绿蒂只是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