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走被人悔婚的千金,教会她坏坏的幸福生活

第一卷 让她享受美食精心打扮,打造世上最幸福的少女! 第二章 灌输惹人怜爱的少女坏坏的事情

作者: ふか田さめたろう 更新时间: 2024-07-08 19:00:15

在那之后过了三天──

「那个,我做完喽……」

「太棒了!」

亚伦看著干净到天差地别的客厅,高兴地喊道。

原本地狱般的垃圾场,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人可以生活的环境了。

不但看得到地板,甚至一尘不染。

擦得光亮的窗户透进了柔和的阳光,让人可以知道大概的时段。

「哎呀,工作表现真是太优秀了,难以想像你是个公爵千金呢。」

「……因为我在家会帮忙做很多事情。」

这么说著,夏绿蒂露出苦笑。

这三天来的疗养起了效果,她的气色也很不错。

头发也泛著光泽,如果让她穿上礼服,想必会是有模有样。

然而,现在她穿著跟普通乡村女孩没什么两样的平凡服装。

配色朴实无华的上衣搭著长裙。

甚至还单手拿著抹布,卷起了袖子,看起来还格外合适,让人都忘记她其实有著高贵的身分了。

(她说过自己是情妇的孩子吧。打扫的动作也很俐落,可以看出她在家受到什么样的待遇。)

说不定是空有千金小姐之名,在家中的立场可能跟仆人差不多。

不过,他并不打算深究这点。

夏绿蒂自己似乎也不想再多说什么。

相对的,她环视了家里一圈,微微歪过头。

「但是,我只是擦了地板而已喔,那些东西都是亚伦先生用魔法整理掉了不是吗?」

「是没错啦。」

堆积在地板上的那些垃圾类的东西全都用魔法烧光了。

由于烧到连灰烬都不剩,因此接下来只要将尘埃跟煤烟打扫干净就完成了。

「甚至帮忙我打扫地板……这样真的需要我吗?」

「那当然。」

亚伦正经八百地点了点头。

「我就一如你所见,几乎可说是没有生活能力。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根本不会产生想要清理的念头。要是你没有来到这里,我敢保证会在那堆垃圾山中生活到死。」

「我觉得这不是该抬头挺胸说的话耶……」

夏绿蒂露出有些傻眼的笑。但她握紧拳头,给自己打气。

「不、不过,总之打扫的工作完成了,接下来要做什么工作才好呢?」

「这个嘛……」

亚伦沉思了一下。

接著很干脆地宣告──

「今天已经没事了。」

「咦!」

「在晚餐时间之前你就自由行动吧。」

无视感到困惑的夏绿蒂,亚伦躺上他最喜欢的那张沙发。

「你可以去书房拿书来看,想去庭院玩玩花草也行,随你高兴。」

「……要是我跑去偷东西呢?」

「这我倒不担心,因为这个家里现在也没什么现金。」

把夏绿蒂捡回家之后,亚伦立刻就去城镇上买了许多衣服及日常用品。

虽然对购买女装感到有些抗拒,但事到如今就算再增加一两个负面评价也没什么差了,他就让店员随便替他挑了几件之后,直接买了下来。

因为这笔突然的花费,目前这个家几乎没剩多少现金。

做了这番说明之后,夏绿蒂很过意不去地缩起了身体。

「不、不好意思……都是我害的……」

「没什么,反正是初期投资,你别介意。」

随便挥了挥手,他从衣服的内袋中拿出一叠厚厚的纸。

那是针对前几天发表的魔法理论撰写的研究论文。

拿红笔在上头写上一堆修正之后退回去给作者,是亚伦少数的兴趣之一。

学会的人对他戒慎恐惧,似乎称他为「红笔恶魔」,这也让他更致力于增添补述或删减内容。

「总之,我要开始做事了,这段时间你别打扰我。」

「好、好的,我知道了。」

见到夏绿蒂僵著脸点头之后,亚伦将视线转移到论文上。

以对待客人的态度来说,亚伦或许有些冷漠。

但他并不想更加拉近与她之间的距离。

(反正也不会跟她相处太久……维持在这样的距离应该刚好吧。)

虽然无法对遇到困难的人弃之不顾,亚伦还是不太喜欢与人来往。

现在夏绿蒂还怀著恩情道义,因此态度很温和,但不用多久就会对他感到厌恶了才是。

赚到足够的盘缠之后,她应该就会从自己面前销声匿迹了。

亚伦不觉得这样是忘恩负义。夏绿蒂的人生是属于她自己的,既然都离开家里重获自由了,无论要做决定还是任何事情,都随她的想法去做就好。

(等时候到了,将一大笔钱放在容易偷走的地方吧……)

一边对想著这种事的自己露出苦笑,亚伦埋头在论文之中。

他抽回注意力的时候,太阳已经渐渐西沉。

从窗户洒进来的光线在不知不觉间,渲染成燃烧般的暗红色。

「哎呀,已经这么晚了…………」

当亚伦从沙发上坐起来时,整个人僵在原地。

眼前是被整顿得干干净净的客厅地板,夏绿蒂就坐在那里。

她一动也不动,只低著头紧盯著地板。

那身影在夕阳的照耀下,形成一幅有点异样的光景。

「唔、喂,夏绿蒂……」

「啊,亚伦先生。」

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亚连连忙唤了她一声之后,夏绿蒂猛然地抬起头。

她脸上依然带著跟刚才打扫时相去无几的天真笑容。

多亏如此,亚伦稍微放下心来,但试探地向她问道:

「你该不会一直都待在那里吧?到底都在干嘛……?」

「呃,因为亚伦先生说我可以自由行动……」

夏绿蒂有些伤脑筋地搔了搔脸颊。

她接著直截了当地说──

「我就数了地板的木纹!」

「地板的……木纹。」

亚伦不禁重复了一次这个回答。

亚伦确实是说她可以自由行动。

要怎么运用时间也都是她的自由。

但是……就算闲到无所事事,有人会跑去数木纹吗?

这根本是最终选项了吧。

「……好,夏绿蒂,总之你过来一下。」

「什、什么事?」

亚伦站起身来,相对的让她坐上沙发。

接著他在她面前蹲下,并紧盯著那双眼睛看。

亚伦只要看著一个人的眼睛,就能看穿对方的谎言。

「夏绿蒂……我想问你一点事情,你有什么兴趣吗?」

「兴趣……?」

夏绿蒂感到费解地稍微歪过头。

简直就像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一般。

一时之间还在担心她是不是听不懂这个意思,但她很快就沉吟起来。

「没有什么兴趣耶……不好意思。」

「那、那么,你之前在家没事的时候都在做什么?」

「在家时,除了学习婚前教养之外,还要做些打扫及针线活等工作……所以没什么空闲的时间。」

夏绿蒂一脸笑咪咪的样子说出有些寂寞的话。

这刺痛了亚伦的心。虽然有点语塞,他还是继续问:

「那在你说的什么婚前教养当中,有让你觉得有趣的事吗?」

「我想想,有趣的事啊……这样说我也想不太到……因为我老是做错事而被骂。」

「那你最近觉得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

「这个嘛……啊!开心的事情倒是有喔!」

夏绿蒂语带雀跃地说。

亚伦也对此抱持了些微期待──

「差不多在两个月前,娜塔莉亚小姐……呃,就是妹妹拿了一些水果给我,说是我每天勤奋工作的奖励!虽然大半都伤到了……但那是我鲜少能尝到的珍贵食物,所以觉得非常开心!」

「…………」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霸凌或者欺负吧?

「怎、怎么了吗,亚伦先生?总觉得你的表情很吓人……?」

「我天生就是长了一副坏人脸,别在意。比起这个,你……现在几岁啊?」

「咦?呃,十七岁。」

「十七岁!」

比亚伦还要小四岁。

他的肩膀也因此颤抖起来。

亚伦十七岁的时候,人还待在魔法学院。

每天不是质问教授到让对方差点哭出来,就是教训那些太过嚣张的学生,或是在进行魔法药的实验时轰飞了好几间实验室,过著悠哉的生活。

尽管交出的研究成果一直都是最顶尖的,却是个胡搞瞎搞的白痴……那时的他是只能这样形容的男人。

相较之下,夏绿蒂又是如何?

在人生中,十几岁这段时间应该是过得最快乐的时期,她却没有任何兴趣,也没有留下什么开心的回忆,只过著受人压榨的日子。

最后还被这一切背叛,倒在这种森林的深处,被长著一张坏人脸,个性扭曲的魔法师捡回家。

(这也太残酷了吧!)

但亚伦很清楚夏绿蒂完全没有说谎。

他也明白这种随随便便的同情对她很不礼貌……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难以忍受。

「……好,我决定了。」

「决、决定了什么?」

夏绿蒂不安地歪过头。

亚伦也不管她,缓缓地站起来。

接著──朝著她伸出了食指。

「夏绿蒂,我要教会你……这世上所有的欢愉!」

「…………什么?」

在那之后过了三个小时。

「我回来喽!」

「欢、欢迎回来……?」

夏绿蒂尽管对抱著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的亚伦感到困惑,还是郑重其事地上前迎接。

在做出那番莫名的宣言之后,亚伦冲出了家门。

他直直前往城镇,买了各式各样的东西回来。

天色已经完全日落,绽放澄澈光辉的新月令人舒坦地高挂著。

亚伦将所有东西全放上客厅的桌子。

总共有四个大箱子跟三包布袋。

看著眼前这么多东西,夏绿蒂更是感到费解不已。

「真、真是大手笔呢……但不是已经没有现金了吗……」

「对啊,所以我就去把手边的魔法道具卖掉了,卖了五十枚金币喔。」

「五……!」

夏绿蒂一时语塞。

所谓的魔法道具,是指带有特别魔法的物品。

像是就算下雨也不会熄灭的篝火,或是只要挥一挥就会击出火球的手杖之类。

虽然品质有好有坏,但足以卖到五十枚金币的可说是相当高等的东西。

而且五十枚金币是足以让一位平民舒适地过上三个月左右的金额。

「怎、怎么会卖到这么一大笔钱!」

「这是足以挂齿的金额吗?你明明是公爵家的千金小姐,金钱观念却跟平民差不多呢。」

「因、因为我从小就跟妈妈两人一起住在乡下……呃,但这不是重点!」

夏绿蒂猛地摇了摇头,用颤抖的声音一字一句地说:

「可以卖到这么高价的魔法道具,想必是非常贵重的东西……为什么要卖掉呢?」

「哪有为什么,因为我需要一大笔钱啊。反正还有其他魔法道具,而且只要我想,要再制作也可以。」

魔法道具跟魔法药不一样,审查的程序相当繁琐。

所以亚伦很少会拿魔法道具换成现金。

但是……这次是特殊情况。

「好了,夏绿蒂,你坐这里。」

「咦……好、好的。」

夏绿蒂畏畏缩缩地在亚伦替她拉开的椅子上坐下。

亚伦满足地点了点头,但她依然很困惑。

「夏绿蒂,我刚才跟你说过了吧?要教会你这世上所有的欢愉。」

「是的,你是有这么说过……但『欢愉』是……?」

「就是既欢乐又愉快的事情,不过我所说的……」

亚伦抬起夏绿蒂的下巴,扬起了坏笑。

「是有反道义的那种喜悦。」

「道、道义……?」

「没错。那些不正当的事,通常都会让人很快乐,甚至会成瘾呢。」

夏绿蒂更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她感觉就像完全不懂亚伦在说什么一样。

「你是个坦率又认真的人,甚至是放眼现今社会都很罕见。你从来没有反抗过公爵家的人,或是做过一些放肆的事情吧?」

「毕、毕竟……是他们将我这种人接回家里……」

夏绿蒂垂著眼,含糊地说著。

那与其说是家人,感觉更像是奴隶惧怕著主人所做出的回答。

实际上,她至今也完全没有说过公爵家的坏话。尽管被这么残忍地背叛,但恩情义理或恐惧这类的情绪可能远高于憎恨吧。

但这在亚伦看来是极为不健全的心态。

所以……他决定要将她染上新的色彩。

「接下来,我要教会你一些坏坏的事。你将会沉溺于那种欢愉中,成为凭借本能行动的野兽。」

「好、好像很可怕耶,亚伦先生……」

夏绿蒂表现出有些惧怕的神色,但还是坚毅地试著瞪著亚伦。

「而、而且,不可以坏坏喔!」

「放心吧。这些事情既不会触法,也不会给别人带来麻烦。」

「真、真的吗……?」

「那当然,这些是每~个人都会偷偷做的事。」

无论贤淑的妻子、严格的教师,甚至是为人典范的圣职者。

大家私底下其实都在偷偷做这些坏坏的事,成为那份欢愉的俘虏。

这么一说,夏绿蒂细声地咽下口水。

「你、你说的坏坏的事……究竟是什么呢?」

「你想知道啊……很好!」

亚伦从夏绿蒂身上抽回手,缓缓解开盒子上的缎带。

就像在解开女性的衣服,教人意乱情迷。

「来吧,你仔细看好了,这次坏坏的事情是……」

他如是说著,打开盒子。

放在里面的东西是──

「…………蛋糕?」

「没错!」

亚伦强而有力地点了点头。

盒子里放了许多色彩缤纷的蛋糕。

有摆著草莓的草莓蛋糕、表面柔滑的巧克力蛋糕、上头用许多宛如宝石的水果装饰的水果塔,还有不知道叠了多少层的千层派等等。

种类多到族繁不及备载。

「但是,要惊讶还太早了!」

这么说著,亚伦接连打开其他盒子及袋子。

一个个跳出来的是色彩缤纷的点心,还有瓶装的果汁。

不只是甜食,也有咸味的爆米花。

转眼间,桌子上看起来就像要开派对一样。

夏绿蒂也因此睁圆了双眼。

「那、那个……这些是……?」

「简单来说,就是坏坏的事。」

「……什么?」

夏绿蒂感到更加不解了。

然而,亚伦不顾她的反应,转开了瓶盖。随著一道「噗咻」的爽快声音,他猛灌了一大口汽水,接著整瓶摆上桌子,尽全力做出宣言。

「这些就是今天的晚餐!大口吃大口喝,尽情喧闹吧!」

「什么──!」

夏绿蒂终于发出哀号般的声音。

「不、不可以啦,亚伦先生!晚餐得吃正餐!全都吃点心会造成营养失调!」

「唔嗯,真是一如我想像的模范反应,这样就更有堕落的价值啦!」

亚伦满意地笑了。

「他们应该只有给你吃最低限度的东西而已吧。尽管勉强活著,你还是处在慢性营养失调的状态。」

「因、因为……」

「被我说中了吧。为了顾全面子,总不能让你陷入饥饿状态,但也完全没打算让你享受。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似乎只有家中的人知道她是情妇的孩子。

因此即使表面上当她是家人,实际上她在家里就像个仆人。

应该很少吃到蛋糕吧。

亚伦将一块蛋糕放到盘子上。

那块草莓蛋糕上头摆著带有光泽的漂亮草莓。这并非当季水果,而是温室栽培的草莓,所以价格也相对昂贵了些。

附上叉子之后,他将整盘蛋糕递到夏绿蒂面前。

「你看~是又甜又~好吃的蛋糕喔,这好像是那间店的热销商品。」

「唔……」

夏绿蒂目不转睛地盯著看。

她中午只吃了亚伦特制的,用剩余蔬菜煮成的清汤,搭配之前就买好的面包,以及煎碎的荷包蛋而已,肚子当然也饿了才对。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咕噜~」的一道细微声响。

但夏绿蒂还是缓缓地摇了摇头。

「但、但是,这样是不对的。拿蛋糕当晚餐这种事,一定很不健康……」

她抬起双眸瞥了亚伦一眼,感觉很抱歉地说:

「而且……总不能再让亚伦先生对我这么好了。」

「但是,这个蛋糕做得这么漂亮耶,不吃掉的话很对不起做出来的甜点师傅吧?」

「唔唔……!」

喔,有效有效。

感觉到说服的效果之后,亚伦扬起坏笑,乘胜追击。

「再说,现在雇用你的人是谁啊?」

「是、是亚伦先生……」

「没错!」

亚伦将叉子直直递到夏绿蒂的面前。

「雇主的命令绝对要遵守,所以今天你就尽情地吃这些东西吧,这就是你的工作!」

「这样也太乱来……」

「要是你继续抵抗下去,我又要下死亡诅咒喽,当然是对我自己。」

「就说了请你自爱一点!」

打断眼看就要若无其事地发动诅咒的亚伦,夏绿蒂发出哀嚎。

但她看样子也终于放弃了。

夏绿蒂轻轻拿起放在桌上的叉子,点了点头。

「我、我知道了……如果是这样,那我就满怀感激地享用了。」

「很好,一开始就这么坦率不就得了。」

听起来完全是坏人的台词,但亚伦只是想让她吃蛋糕而已。

「我姑且问一下,你在食物方面有没有对什么东西过敏?或者慢性病之类的?」

「是没有……但你这样问好像医生呢。」

「我姑且也有医师执照喔。」

「你又在开玩笑了。」

夏绿蒂轻声笑了起来。

亚伦说的是不争的事实,但似乎被认为是在开玩笑。

不过多亏如此,好像让她没那么紧张了。

「那么,我开动了,不过……」

这时,夏绿蒂瞥向亚伦的脸,看著他的反应。

「请亚伦先生先选吧,我吃你挑剩的也没关系。」

「不,不用了,我不喜欢吃甜食。」

「咦!」

夏绿蒂愣愣地睁圆了双眼。

「难不成……这些全都是……为了我买的……?」

「你现在才发现吗?这是理所当然的吧。」

「甚至不惜卖掉贵重的魔法道具吗!为、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哪有为什么……」

亚伦尽管对这个提问感到不解,还是若无其事地答道:

「因为我觉得你会开心啊。」

「什……」

夏绿蒂这下子真的说不出话来了。

她的脸上褪去了所有情绪,完全僵住了。

面对这样不明所以的反应,亚伦也只能歪著头表现出困惑。

「怎么了?难道你不喜欢吃甜食吗?」

「不、不是,我没有不喜欢……只是……」

「那就赶紧吃吧。」

「好、好的……」

动作生硬还心不在焉的样子,夏绿蒂重新拿好了叉子。

「这些都是……为了我……」

喃喃低语之后,夏绿蒂咽下了口水。

接著就轻轻将叉子抵上草莓蛋糕。

那里是三角形的顶点。她切了一小块下来,缓缓送到嘴边。

这一连串动作的速度就跟乌龟走路一样慢,但亚伦还是在一旁注视著她。

夏绿蒂仿佛将那一口蛋糕当作最后的晚餐,细细咀嚼,最后才吞咽下去。她就这样茫然若失地僵住了好一阵子──

「怎、怎么样,好吃吗?」

亚伦试探地向她问道。

难道是不合她的胃口吗?还是蛋糕坏掉了?

他担心地看著夏绿蒂的脸。

这时──

「很好吃。」

这样啊,太好了!

……但亚伦想好的这句回应消失在喉咙的深处。

因为,她的脸颊上滑过一道清泪。泪珠接二连三地不断地落下,后来还混了哽咽声。

这让亚伦说不出话来。

夏绿蒂哭到脸都皱在一起,更拚命地想擦掉落下的泪水。

然而眼泪完全没有止住的迹象。

每当泪珠落在桌上或掉在腿上,她颤抖的双唇也跟著轻声地说:

「至今从来没有、任何人替我做过什么事……也没有给过我任何东西。就只有妈妈、妹妹,除了她们以外,没有任何人……而且这个……又这么好吃,让我觉得太开心了……所以心都揪在一起……」

夏绿蒂断断续续地说著。

不顺畅地罗列出来的这番话,正是她打从灵魂发出的悲鸣。

那声悲痛的喊叫,点亮了亚伦心中的火焰。

夏绿蒂抬起泪湿的脸庞,直盯著亚伦。

「我这种人可以过得这么幸福吗……?」

「……说什么傻话。」

亚伦挤出低沉的嗓音。

虽然价格高了一点,但也只是价值一枚银币的蛋糕而已。

这种程度的幸福……怎么可能足够。

「这样就叫『幸福』?笑死人了,这点程度还只是刚开始而已。接下来,我要教会你这世上所有的欢愉,无论你再怎么哭喊,我都不会轻饶。」

让她享受许多美味的食物,带她去各式各样的地方。

无论是快乐的事情还是开心的事情,都要让她体验到厌烦为止。

就这样渐渐地……将她改变成一个可以抬头挺胸地说自己是世上最幸褔的人为止。

这样告诉她之后,只见夏绿蒂扭曲地皱起了一张脸。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素昧平生的我这么好呢……?」

「天晓得,我自己也搞不懂。」

亚伦坦率地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有人会因为一个蛋糕就哭成这样吗?

思及此,一股怒火就从心底涌上。

这恐怕不只是同情心而已。既感到愤怒,又觉得悲伤,这些情绪复杂地混合在一起,构成了亚伦有生以来第一次怀抱的情感。

亚伦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样的情感。

然而,那些都是微不足道的问题。

既然都决定好要这么做……就要做得彻底。

因为这就是他的原则。

「总之,我向你发誓,只要你还在我的面前,我就会教你这世上所有快乐的事情!」

「但是……我无法给你任何回报。」

「我不需要那种东西,你就当作是在心不甘情不愿地配合我的兴趣就好了。」

「呵呵……你是个好人,却也是个怪人呢。」

夏绿蒂一边哭一边轻声笑了。

多亏如此,亚伦也松了一口气。

见到她哭的时候,心脏就会被紧紧揪住,但是见到她笑,心头就会渐渐温暖起来。这也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的感受。

总之,亚伦在将手帕递给她擦掉眼泪之后,接二连三拿了其他蛋糕给她吃。他一心只想著希望她能笑得更开心。

「好了好了,尽量吃吧。吃完这个之后,接下来要吃哪个?这个巧克力蛋糕如何?」

「我、我吃不下这么多……亚伦先生也帮忙吃一点吧。」

「就说我对甜食……啊,不。」

正要说出自己不喜欢的瞬间,夏绿蒂的脸色有些沉了下来。

所以亚伦打断自己的话,随手拿了一块蛋糕,是上头摆了许多水果的水果塔。

「机会难得,我也一起吃吧。」

「好的!一起吃的话,会更加美味才是。」

看见夏绿蒂恢复了笑容,亚伦也在内心松了一口气。

虽然不喜欢与他人来往……但就尽量努力吧。亚伦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然而夏绿蒂却垂下眉,并皱起了眉。

「但是……就算两个人一起吃,这么多还是吃不完,该怎么办呢?」

「这哪有什么,每天都吃一点不就得了。」

「可是,蛋糕有办法放那么多天吗……?」

「那就只要像这样……」

亚伦喃喃编织出咒语,接著打了一记响指。

那个瞬间,巧克力蛋糕被框进一个立方体的结界中。

「停止它的时间就没问题了。」

「……你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到呢。」

「还好啦。」

亚伦从容地耸了耸肩,将叉子插进水果塔里。

「因为我是个邪恶又优秀的魔法师嘛,无论要停止时间,还是要诓骗可怜的妇孺都轻而易举。唔嗯,没想到这还满好吃的。」

多亏了水果适当的酸味,让不喜欢甜食的亚伦也吃得津津有味。

以后也常去光顾那间店好了。

「来,你也吃看看这个吧。啊──」

「呃,啊──」

他也让夏绿蒂吃了一口水果塔。

喂进那怯生生地张著的小嘴之后,她认真地细细咀嚼了一阵子,堆起了满面笑容,双颊上还泛起了浅浅的绯红。

若要替那个颜色命名的话──称作「幸福色」应该还算妥当。

「……好好吃。」

「太好了。」

亚伦也勾起笑容,并一口吃掉剩下的水果塔。

这滋味果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