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竞选为最想娶作妻子排行第一的后辈抓住把柄了

第二卷 第六章 与被竞选为最想娶作妻子的后辈一起去帮助推

作者: 岩波零 更新时间: 2024-05-28 15:56:09

在细雪纷飞的仙台车站,我跟优衣奈一起迎来了12月28日,我在对优衣奈说了一句「生日快乐」之后,顺利地坐上末班车回家。

96个小时之后,在跨年的瞬间,优衣奈给我打来电话说道『我是第一个给前辈拜年的人……恭贺新年』

「顺带一提,前辈会去参拜吗?」

「不,因为我不信奉神」

「这样啊……很有前辈的风格呢……」

优衣奈在遗憾地说出这句话之后,挂断了电话。

特意在午夜12点打电话过来,真是太亲切了。是因为送给她生日礼物,所以使得好感度上升了吗。

在那之后,优衣奈没有再联系我,我就像往年一样不停学习度过了这个寒假。

……但是,我无法全身心地投入学习之中。

因为刚经历过于主推的聚餐会这个人生最大的事件,所以对没有任何事发生的每一天感到无聊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最开始的一周还留有余韵,我反复听着在聚餐会上的录音纯粹地享受着,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种虚无感袭上心头。

如果能跟优衣奈共享这股难以言喻的空虚感或许还会好受些,但是我不好意思用这个理由去联系优衣奈。要是优衣奈还沉浸于聚餐会的余韵之中,那就会变成我给她泼冷水了……

就在我过着这样灰色的每一天时,暑假结束的时刻正在迫近中。

————但是,暑假的最后一个星期六,1月15日中午。姐姐毫无征兆地给我打了电话。

『你对「步行·龙」了解得有多深?』

姐姐一开口提出的就是这个问题。

虽然我不理解她的意图,但还是先给出了回答。

「每次参加活动都能进入前100名,玩得相当认真喔」

『100名以内算多厉害?』

「虽然很难说明,总之先将攻略网站上评价为10的龙全部入手,然后强化到极限,在活动期间消费所有可以支配的时间,才能挤进去吧」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你将现在仅有的宝贵青春的时间都浪费在这个游戏上了呢』

「别说那种话啊」

『我看上你的本事,想要拜托你一件事。我希望你能立刻到东京来,然后在明天早上之前,将「步行·龙」的事情讲给真樱听』

「……哈?」

我去给神崎真樱小姐讲解游戏?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简单说下事情经过吧。我们事务所的声优得了流感,不过那个女生明天要担任「步行·龙」的主持人。

所以就突然决定让真樱去代替她了。我想你应该也知道,真樱以前在SNS上发消息说自己迷上了「步行·龙」吧。运营公司的人好像也知道了那件事,然后很高兴地告诉我他们决定让真樱小姐来代替了。

但是,真樱相当久以前就弃坑「步行·龙」了。如果这件事被人知道的话,不光是运营公司的人,就连来参加活动的观众搞不好也会感到失望。加上原本担任主持人的那个女生对「步行·龙」相当了解,所以在活动期间装备了10分钟的自由对话时间。

但如果由真樱来当主持人的话就无法进行自由对话,所以必须在明天之前想好这10分钟内该讲什么才行。是该实话实话,还是蒙混过关。就在我考虑如何应对的时候,真樱说「这本来就是我的责任,所以我会扮演自己玩得很认真的」。她说「等今天傍晚工作结束之后,我会拼命学习这个游戏的内容」,真樱一旦说出口就不会改变想法,我们最后得出的结论也是这个应对方法是最好的。

接着就在我考虑要不要找个讲师的时候,突然想起你也有在玩「步行·龙」,所以就来联系你了。我觉得已经知道真樱弃坑「步行·龙」,而且对这款游戏很了解的你,应该是个很适合的人选』

「原来如此……」

『事情就是这样,抱歉突然来找你,你能接受吗?』

「当然。我一直都想报答聚餐会的恩情,能得到这个机会我肯定会想感谢一下」

『谢谢。当然,事务所来出交通费,拜托了。我现在就把事务所的地址发给你』

「啊,关于讲师的事情,顺带一提,我可以问一下优衣奈合适吗?」

『嗯?你是说你想跟朝日同学一起教吗?』

「嗯。优衣奈也相当沉迷这款游戏,所以我觉得将女生视角的感想也记进在脑子里会比较好」

『……那个,女生视角的感想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注重效率,所以玩游戏的时候只将技能强以及组合相性好的龙编成队伍。不过优衣奈很重视外表,会选择培养与强度无关,外表可爱的龙。如果神崎真樱小姐在活动上被人问到喜欢哪条龙的话,我觉得不要光凭性能来推荐,还是了解一下外表以及背景故事会比较好」

『你不了解龙的背景故事吗?』

「我对弱小的龙不感兴趣,所以所有的故事都跳过了」

「你还真是重视效率呢……」

姐姐在电话那天发出傻眼的声音。

『我知道了。那如果朝日同学方便的话,就请她跟你一起来东京吧。只要你们把新干线的发票给我,我们这边就会把你们的交通费交给你们』

「了解」

『我现在就要去东京见神崎真樱小姐了,你要一起来吗?』

于是,我一秒钟就收到了回复。

『当然』

☆☆☆

决定加急前往东京的我们,决定先在仙台站碰头。

因为时间紧迫的关系,我只将钱包跟智能手机放进包里,然后跳上电车。反正晚上就会回来,总会有办法的。

我抵达仙台站,然后在检票口附近看见了优衣奈。

跟我汇合的优衣奈扎着马尾,脖子上围着我送给她的围巾。

「优衣奈,久等了……你有在用那条围巾啊」

「是的。我几乎每天都有围着♪」

优衣奈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拿起围巾的前端蹭了蹭脸颊。

「我很喜欢它的触感,所以在家里的时候也会经常蹭一蹭喔」

「还真是新颖的用法啊」

「蹭一下就会被治愈喔。或许就像蹭蹭爱猫的感觉也不一定」

「就算蹭围巾也不会有反应,不会很无聊吗?」

「确实很寂寞,但是不用花费饲料费,也不需要照顾去上厕所喔。猫跟围巾,哪边更有能力当宠物不用说吧?」

「这场对决,怎么看都是猫的胜利吧」

「可是,我住的公寓不能养猫喔」

「是这样吗」

「是的。所以,我内心里不能饲养猫的空隙,就用这条围巾来填补了」

「虽然使用方法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不过能让你高兴就再好不过了」

————现在不是说这种废话的时候。得赶紧去售票机买新干线的票才行。

「顺带一提,我姐姐有说『反正是公司出钱,所以你们坐软席也可以』,你打算怎么办?」

「普通座位就可以了喔。考虑到这是真樱小姐赚来的钱,我连1日元都不想浪费掉」

「我的意见相同」

事情就是这样,我买入10分钟后发车的新干线票,然后立刻移动到站台。

「不过话说回来,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啊」

坐在我身边的优衣奈一副忍不住笑的样子嘟囔道。

「对姐姐她们而言是紧急事态,所以这种说法不太妥当也不一定,不过能见到真樱小姐,我还是很高兴的」

「是啊。将宝贵的青春时间浪费在游戏上,真的是太好了」

「将我们把从『步行·龙』里学来的所有知识,统统教给真樱小姐吧」

「是啊。我们乘坐新干线的期间,总结一下该教什么信息吧。我来总结基本的游戏攻略方法,当前环境流行的队伍编程,以及至今为止举办过的活动概要」

「那我就总结一下会让人觉得可爱的龙的推荐要点」

「嗯。拜托你了」

就这样,我们开始用自己的智能手机编写『步行·龙』的教科书。虽然基本上就是复制粘贴一下攻略网站的文章,不过即使如此,还是相当辛苦。

在从仙台站发车一个小时后,新干线抵达了大宫站。我们在这里下车,然后搭乘湘南新宿路线去姐姐工作的声优事务所。似乎是在位于事务所的会议室里教神崎真樱小姐有关『步行·龙』的知识。

我们在姐姐指定的车站下车的时候,已经快要下午6点了。末班车在晚上9点半发车,没有多少时间了啊……

我一边想着那种事,一边走出检票口之后,发现身穿西装的姐姐就等在那里。

虽然我决定简单打个招呼就去事务所,但是优衣奈跟姐姐并排站在我面前开始说起话来。

「朝日同学,对不起。突然把你叫出来」

「不会,毕竟是我自己做主要跟着前辈的,所以请不要放在心上」

「顺带一提,你是想真樱呢?还是说想跟我弟弟一起去东京旅行?」

「两边都是♪」

「看这幅样子,你们的交往得好像很顺利呢」

「是的♪」

「对了。毕竟是个好机会,我们要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吗?」

「当然!」

她们在红灯的时候停下脚步,然后取出智能手机立刻交换了彼此的联系方式。

「——好的,OK了呢。如果我弟弟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情,你可以随意来跟我商量喔」

「唯独前辈不会做那种事,所以没问题喔♪」

「朝日同学真是个好孩子呢。配我弟弟真的太可惜了」

「不敢当。我目前正在努力成为配得上前辈的女性,所以还请多多指导,以及多多鞭策我」

「你真是个好孩子呢……一想到你将来或许会成为我的弟媳,就像做梦一样」

「您能这么说,我很高兴喔♪」

「……」

……优衣奈,在顺势撒谎啊……

一开始我还在认为对心脏不好,但是因为她撒谎撒得太过自然,我渐渐产生了我们是不是真的有在交往的错觉。

就连共犯的我都差点被她骗过去,优衣奈,真是个可怕的女生……

我们终于来到了事务所。那是一栋相当大的大楼,姐姐向门卫出示自己的ID卡,然后我们进入了电梯。

「这么说来,老姐。我把来这里之前做好的教材发给你,你跟神崎真樱小姐共享一下吧」

「知道了」

电梯来到三楼,我们再往前走了一段路之后进入会议室,然后发现神崎真樱小姐已经在等我们了。

我们一进入房间,神崎真樱小姐就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低下了头。

「对不起,突然把你们两个人叫过来」

「不敢当,如果不介意是我们这种人的话,随时随地都可以叫过来」

「真樱小姐,能见到你,我深感荣幸。今天也很漂亮呢」

「谢谢~优衣奈酱也很可爱喔」

「齁……我的心脏要高兴地停止跳动了……」

「不好。我内心的百合又要觉醒了」

今天根本没有时间进行这种对话。

我们立刻开始进行游戏讲解。

「我们在来这里的路上,已经整理过『步行·龙』的信息了,不过我觉得必须掌握的情报相当多。毕竟游戏内容很麻烦,而且登场的龙的种类也很多」

「我一开始应该做些什么?」

「先从优先度比较高的情报开始记起来吧。首先,请读一下我制作的这份『当前环境里最强的7头龙』的资料。接着看一遍优衣奈制作的『我推荐的20头龙的推荐要点』,然后从这27头龙里面决定自己要推的龙。再来是学习『龙的强化以及队伍组成的诀窍』。这些都结束之后,就把至今为止举办过的活动概要记到脑袋里吧。这些用文章来说明也很难理解,所以我已经准备好视频网址的连接了。我找到很多总结活动的商品,所以看着这些重复刷活动的人,不但能理解活动内容,还能了解当时玩家的感受」

「好、好厉害……!!这么多的资料,只用了几个小时就准备好了吗……!?」

神崎真樱小姐接过姐姐递来的平板电脑,然后瞪大了眼睛。

「我很擅长总结必要的情报」

「前辈的考试成绩一直都是年级第一,在跟他一起制作资料的时候,我体会到了成绩的差距。前辈将知识记进脑袋里的效率之高,真的非常不得了喔」

优衣奈非常兴奋地说道。因为她好像很尊敬我的样子,所以我很高兴。

「话虽如此,我一开始也说过了,这款游戏的信息量非常大。现在主线故事已经公开到第四章了,所以光是看一遍就要花很多时间」

「没关系。就算要熬夜,我也会全部记下来的」

神崎真樱小姐在爽快地宣言之后,立刻开始读起我们制作的资料。

「……老姐,打扰一下」

为了不影响神崎真樱小姐进行学习,我小声叫着姐姐,然后带她到走廊上。

「神崎真樱小姐她每天都有工作吧?熬夜没有问题吗?」

「虽然不是没有关系,但就算我们阻止她,她也不会听进去的」

「可是,『步行·龙』的工作是突然决定下来的,对游戏不熟悉也没有办法的吧?」

「正常人都会这么想呢。但是,真樱她不一样。不管是什么工作,能在当天做的全部都完成。即便减少睡眠时间也绝对不会偷懒。我想,这就是真樱能发展到今天的理由之一。听到人气声优,首先想到的是华丽的印象吧?但是,活跃在第一线的大家,每天都在进行着正常人无法模仿的努力」

「……原来是这样」

神崎真樱小姐刚刚出道的时候,不管是主持,唱歌还是跳舞都很不擅长,这在当时是非常有名的。但是每次被要求做到这件事,都会通过不断的努力去克服,能让自己活跃的场合也在不断增加。

虽然我知道这件事,但是觉得成为人气声优之后就不需要再去努力。

但是,没想到神崎真樱小姐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还是在不断努力啊……

话虽如此,这次的时间太过紧迫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成为神崎真樱小姐的助力。

「……老姐。我突然想到个点子,这种的怎么样?明天的活动,我在休息室待机,如果有人提出狂热的问题,我就通过无线电指示回答内容。用这种方法的话,即便不用将游戏知识完全记在脑子里,也能充分进行应对」

☆☆☆

我提出的方案立刻得到采纳,于是我们决定今天在东京住上一晚。

因为我今天是打算当天往返,所以只带上了钱包跟智能手机。我们在姐姐的斡旋下拿到谢礼,一会去便利店买需要的东西吧。

话虽如此,在那之前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将优衣奈叫到走廊,然后说明情况。

「————事情就是这样,优衣奈,你能一个人回到宫城吗?」

「我没有办法一个人坐新干线,所以我也要留在这里」

「不,还是回去比较好吧。毕竟你父母会担心,后天还是开学典礼……」

「这点前辈不也是一样吗。只有自己一个人留下来太狡猾了」

「果然会这样想啊……」

换作我站在相反立场的话,肯定会进行反抗,所以没办法。

无奈之下,我将情况告诉给姐姐之后,姐姐以必须得到监护人的同意为条件,答应为我跟优衣奈准备过夜的酒店。

这样一来,我们不用担心末班车的时间,决定继续讲解起『步行·龙』。

我在阅读资料的神崎真樱小姐旁边做了个简单的测试。

最后,她将所有的教材内容都记进脑海里,在对答完疑问之后,重新开始考试。

「问题来了。请回答被称为钻石破裂的组合内容」

「我想想,钻石龙使用技能之后,攻击力在20秒会变为两倍。如果在20秒内再次使用必杀技的话,攻击力就会变成4倍,8倍造成很大的伤害,所以使用暴击龙的技能快速累积SP是组合是很有效的」

「回答正确。那么下一个问题————」

就这样,神崎真樱小姐将游戏内容记进脑海里,她真的是位非常优秀的学生。

在连续上了三个小时的课程之后,披萨外卖送到了会议室,我们决定休息一下。

「神崎真樱小姐她吸收知识就像海绵一样呢。大脑的构造是什么样的?」

我一边吃着照烧鸡披萨,一边发出疑问之后,神崎真樱小姐露出了苦笑。

「因为我在学生时代完全不去学习,所以脑容量过剩了吧」

「不过神崎真樱小姐以前有在广播上说过吧,自己不擅长背诵。成为声优是因为可以拿着剧本进行演戏」

「虽然我不擅长将角色的每一句台词准确无误地背下来,不过我很擅长把握大概的内容喔。这次还是我自己喜欢的游戏。更重要的是,大翔同学你们做的教材简单易懂,读起来很容易记到脑子里」

「不敢当」

「你们做的教材都很有个性,很有趣喔。大翔同学的教材有将最基本的情报集中在上面,优衣奈酱的教材则是给人充满了对推的龙的爱」

「这点我也是这么想的。优衣奈的文章给人感觉像是写得很好的情书,会让人印象深刻呢」

「诶嘿嘿。谢谢。我只是想把推的魅力传达出来而已」

「那也是一种才能吧。如果优衣奈酱你去写动画推荐文的话,肯定能将魅力传达给很多人的」

「这种话,还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说呢。谢谢你们能发现我的才能」

优衣奈一边露出难为情的笑容,一边向我们道谢。

在那之后,吃完披萨的我们重新开始学习会,然后在晚上10点之后解散了。

「我觉得都学习了这么多,就可以从容地表现自己是真爱粉了。不过,神崎真樱小姐你的账号等级太低,如果运营公司的人有问起账号ID的话,请将我的账号装成是你的」

「一切都很谢谢你。明天就拜托你了」

在面带笑容的神崎真樱小姐的目送下,我跟优衣奈开始朝位于车站的酒店走去。

「我路上会去一趟便利店,优衣奈你怎么办?」

「我也有想买的东西」

「这样啊。那我们就先解散各自去便利店,然后在酒店会合吧」

「————诶?为什么我们需要分头行事?」

「不是,你看,我们可能会买一些彼此都不想让对方看到的东西吧?」

至少,我是准备去便利店买内裤的。

「原来如此。前辈不想让我看到你去便利店买内裤是吧」

「别说得那么清楚啊」

「这种事,一般来说应该换我要难为情才是吧……前辈的女子力真高呢」

「我没有想到居然有一天,会被人拿这种事来测量女子力」

「我也是」

「优衣奈大概也没有准备要过夜吧?跟我在同一家便利店买内衣,你就不会难为情吗?」

「确实会有点难为情,不过我觉得结账的时候离得远一点就可以了」

「那倒也是……」

就这样,我们一起进入了车站前的便利店。

但是,我一踏进店里就停下了脚步。

那家便利店的收银员,是一位年轻女性。

「前辈?怎么了?」

「优衣奈,这家便利店不行」

「嘿?为什么?」

「店员是女性,所以我会不好意思去买内衣的」

「前辈内心的少女爆发了呢……」

「事情就是这样,我要去其他便利店」

「我知道了。那我在这里买完东西再追上来」

就这样,我一个人朝车站前的另外一家便利店走去。

但是,那家便利店的店员也只有女性的。

我用智能手机调查了其他便利店的位置,但是似乎离车站相当远。

怎么办……是先入住酒店再去便利店,还是说忍着在这里买,亦或是明天一天都不穿内裤度过……

那个时候,这位大姐姐的轮班结束,会不会有其他男性店员来代替呢……

我一边想着这种事一边偷看收银台时,在刚才便利店买完东西的优衣奈走了过来。

看到我这幅样子,优衣奈露出傻眼的表情。

「前辈,你还没有去买吗?」

「毕竟……」

「真是让人费心呢。真没办法,我去代替前辈买吧」

「————诶?那个解决方法是什么?」

「只是委托给我的话,前辈就不会难为情了吧?」

「确实,虽然可以不用跟店员对话,但是我的内裤就会被优衣奈你给看到吧。根本就算不上解决吧」

「但是,在我买下来的时候前辈还没有穿上去,所以就只是一块布吧。前辈不需要觉得难为情」

「虽然是这个道理,但是我明天一整天会穿什么样的内裤都会给优衣奈你知道……」

「我不会去想『前辈现在正穿着我给他买的内裤……』,所以请放心」

「……不,还是不行。我决定去其他便利店买了」

「如果那家便利店的店员也是女性的话,前辈要怎么办?」

「那、那个……」

「这次我也稍微能理解前辈的心情。如果收银员是男性的话,我肯定也会觉得很讨厌。所以,买内裤这件事就请交给我吧」

「诶——…….」

「那就这样决定了。我去买前辈的内裤,作为交换,请前辈去买我的内裤吧」

「让情况恶化是怎样!?」

「如果前辈不愿意的话,那就只让我去买前辈的内裤。赶紧把内裤买下来,然后去酒店吧」

「只截下这段对话来听的话,这段台词还真是有够荒唐的啊……」

「毕竟明天还有很重要的活动,所以请快点。还是说,让我自己来选择?」

「还有这种模式吗!?」

「男性的内裤,我只有在洗衣服的时候看过爸爸的,至少还有哪些类型,说实话,我很感兴趣」

「你说出口的话还真厉害啊……」

「因为有句话叫做『舍弃旅途中的羞耻』呢」

「那句话的意思是,在没有熟人的旅途中,无论做了多难为情的事情,也只限当时,但是并不适用于现在的状况吧」

「请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好了,我去了」

话音未落,优衣奈便朝着内衣区走去。

没有办法,我只能跟在她后面。

卖场里摆放着四角紧身裤跟运动短裤两种款式。颜色都只有黑色的。

「嘿——男性用的内裤有两种呢。明明这里跟刚才那家的便利店的女性内衣都只有一种款式,太狡猾了」

「便利店里准备的商品种类跟我没关系」

……嗯?等一下?

只有一种也就是说,只要回到刚才那家便利店的话,就能知道优衣奈接下来会穿哪种内裤了吧?

不妙。我有点心跳加速了。

「前辈,你是不是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

「现在正是让优衣奈你知道我是四角紧身裤派还是运动短裤派的重要时刻,所以我不可能会想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那就好……所以,前辈平时都在穿哪种内裤呢?」

「这是一个如果我起诉你性骚扰的话,肯定能胜诉的话题啊」

「如果是我跟前辈的关系,应该能被原谅吧」

「如果我问相同的问题,你要怎么办」

「……前辈想知道吗?」

优衣奈投来像是评估的视线。

「我怎么可能会想知道。现在说的是打比方」

当然,我很有兴趣,但还是立刻否认了。

「还有,不管是四角紧身裤还是运动短裤,我都无所谓。不过这次就穿触感更好的四角紧身裤吧」

「这是为了不让我知道真相而搅乱我的作战吗。不愧是年级第一,前辈真聪明呢」

「真没想到我的大脑居然会有用在这种事上的时候」

「那我去买单了,请稍微等一下」

话音未落,优衣奈便拿起了四角紧身裤走向收银台。

现在想来,我在便利店买内裤还是第一次。因为便利店的价格娇贵,所以我甚至没有来过这种专区。

在我等待优衣奈的期间,我想看看还有什么其他贩售的东西时,女性用的内裤映入了我的眼帘。

……原来如此。确实只有一种……

其他还有在贩售袜子跟长筒袜等。

但是,无论哪里都看不到胸罩。

「——啊,这样啊」

我在思考之后,发现胸罩需要的尺寸完全不同。恐怕这就是没有贩售的理由吧。

……咦?便利店没有放胸罩也就是说……

难不成,优衣奈没有办法准备替换的衣服了?

也就是说,明天她确定不会穿胸罩了……!?

不不,那不可能吧。她明天肯定也会用现在穿的胸罩吧。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结完账的优衣奈回来了,然后将我委托给她的东西递了过来。

可能是心理作用,她的脸有点红红的。

「……虽然我气势十足地去了收银台,但是在冷静下来之后,发现买男性用的内裤还是会让人很难为情……」

「真的很抱歉。我不会浪费优衣奈你的牺牲的」

☆☆☆

经历了相当多的波折,我们总算抵达酒店,但是紧接着又发生了另外一个问题。

在我登记入住,说出预约的名字之后,我拿到的房间钥匙只有一把。

看来认为我们是情侣的姐姐只给我们准备了一个房间。

而且,在我们搭乘电梯来到房间之后,发现客房是单间,而且就只有一张小型双人床。

「优衣奈,真的很抱歉。我这就联系我姐姐,让她再准备一个房间」

我拿出智能手机准备去抱怨,但是却被优衣奈制止了。

「前辈,不是这样的。那个啊……」

优衣奈有些尴尬地继续说道。

「其实在订这间房间的时候,姐姐有问过我说『就算你们的恋人,酒店的房间还是分开住会比较好吧?』,但是我回答说『分开住的话会花更多的钱,我们在一起就可以了喔』」

「为什么你要说那种话!?」

「可是,这里的过夜费是真樱小姐的事务所出的吧?刚才我在仙台站也有说过『考虑到这是真樱小姐赚来的钱,我连1日元都不想浪费掉』,而且前辈你不是也同意了吗」

「即便如此也该有个限度吧……!!」

我在这样嘀咕的同时,下意识地偷看了一眼小型双人床。

姐姐肯定会认为,我们今天晚上会将身体重合在一起了吧。

太尴尬了。

「……话虽如此,是优衣奈你自己说的可以住在同一个房间,所以现在也不可能去换房间了吧」

「是啊。毕竟我们不是真正情侣的事情可能会露馅」

「为什么你看上去会有点开心啊。对于跟我在同一个房间过夜的事实,你作为一个女生就不会觉得有危险吗?」

「面对没办法在便利店买内裤的前辈,你要我感受到什么危险?」

「太过正论,我甚至没有办法发出声音」

但是,我跟优衣奈住在同一个房间真的好吗……?在优衣奈洗澡的时候,跟她在一起睡觉的时候,我内心作为雄性的本能或许会失控也不一定……

「……总之,今天已经很晚了,我们洗完澡就去睡觉吧」

我决定先去相信自己的理性,然后这样提议道。

「是啊。前辈是先洗还是后洗比较好?」

「优衣奈你是淋浴派?还是泡澡派?」

「虽然夏天的时候我也可以去淋浴,但是冬天我想泡在浴缸里慢慢变暖和起来。——啊,不过没有入浴剂呢」

「都说第一个泡澡会对身体不好。我大概是属于皮肤比较好的那类人,所以我先去泡吧」

「可以吗?前辈真的很温柔呢……」

优衣奈朝我投来崇拜的视线。

在这种情况下,她表现出这种表情可能会引起我奇怪的感觉,可以的话我希望她停手,但是我当然般地没有说出口。

我先来到浴室,然后将浴缸堵好之后开始放水。

……这个房间是一体化浴室,如果我们其中一个人在洗澡的时候,另外一个人想用厕所该怎么办……

就在我带着这一缕不安回到卧室之后,看见优衣奈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

「前辈,怎么办。我现在才注意到没有睡衣」

「我要穿着现在的衣服睡觉————不过优衣奈你穿的是迷你裙啊」

「没错。我就只能穿着配好的浴袍睡觉了吗?」

「防御力好像很低的样子,没关系吗?」

「会给人看到吗……?」

「我没有经历过穿着浴袍,接着起来的时候衣服敞开的经验」

「果然如此呢……毕竟我的睡相不是很好……」

「等一下。你是在知道自己睡相不好的情况下,还去要求小型双人床的吗?」

「我只说一个房间就好,完全没有说过要小型双人床。我以为会是带着两张床的房间」

「原来如此……」

「没办法……毕竟是我自己种下的种子,最糟糕的情况,我会接受自己给前辈看到内裤这件事的」

「等一下,别接受啊」

「那么前辈,现在可以将你的长裤借给我吗?」

「你是让我穿浴袍睡觉?」

「要么是前辈看到我的内裤,要么就是我看到前辈的内裤,二选一呢。幸运的是,我已经知道前辈接下来会穿什么内裤就是了」

「我无法理解哪边算幸运先放到一边,难道就没有其他方法了吗……」

「也有明天早上可能会先起床的哪边穿浴袍睡觉的方法喔。即便在睡觉的时候敞开了,只要没有被看见就可以了」

「确实。优衣奈你平时都是几点起床的?」

「大概七点吧」

「我是六点半……」

「前辈,长裤借给我」

「真的假的……」

不过,优衣奈有可能会买不到明天要穿的胸罩。我总不能让她穿着浴袍睡觉。

「我知道了。毕竟你刚才代替我去买了内裤,我就把长裤借给你吧」

「谢谢。这份恩情,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好不容易才让两份恩情相互抵消掉了,你还是赶紧忘掉吧」

☆☆☆

在那之后,我花了不到10分钟的时间放好热水,然后按照计划先去泡澡。

虽然我给门上了锁,但是面对优衣奈就在隔壁房间,而自己处于全裸的这个状况,我还是非常紧张。还是尽快洗好身体穿上衣服吧。

但是,就在我想要脱光衣服洗头的时候,我注意到浴室里没有可以洗头的地方,不管怎么努力,洗发水的泡沫还是会进到浴缸里。

思来想去,似乎得重新放热水才行。因为我还是第一次跟家人以外的人住在同一个房间,所以没有注意到。

我急忙洗好头跟身体,然后将满是泡沫的热水放掉。

我在排放热水的排水口旁边,麻利地穿上浴袍。因为室内很暖和,所以只要在裸露的皮肤上披上浴袍就足够了。

过了一会,我用淋浴器冲了一遍浴缸,然后重新堵好放起热水。

然后,为了说明情况,我在头发湿漉漉的状况下回到卧室。

「啊,前辈你好快……」

看到刚洗完澡的我,优衣奈一副想说些什么似地瞪大了眼睛。

「嗯?怎么了?」

「没、没有。因为前辈穿浴袍的样子很好看,所以我有点吓了一跳」

「我很适合穿浴袍吗?」

「至少我认为很适合前辈。还有,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前辈头发湿漉漉的样子……」

优衣奈将视线从我身上移开,然后有些难为情地嘟囔道。

「而且,我刚才还看到了前辈的乳头」

「所以怎么了」

我在有些冷淡地说完之后,优衣奈露出一副有些意外的表情。

「嗯?前辈,你被人看到乳头不会觉得难为情吗?」

「不,乳头倒还好……」

「为什么?」

「就算你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这怎么回答。因为我不会难为情,所以不会难为情」

「可是前辈,上次我们聊到泳装的时候,你有说过『特别是男性,将上半身露出来的行为我觉得非常不正常。』吧?」

「我确实有说过,但是我上半身不想让人看到的部位就只有肚子」

「为什么乳头可以,肚子就不可以?」

「被人看到肚子的话,就会被注意到自己没有锻炼身体,会很难为情吧。但是,就算让人看到乳头,自己的生活习惯也不会露馅」

「原来如此……托您的福,我理解前辈对乳头跟肚子的看法了」

「那就好……怎样都好,我们刚才聊『乳头』是不是聊得有些过头了?」

「这不是前辈让我瞥到乳头一眼的错吗」

优衣奈有些难为情地推卸起责任。

我觉得露出乳头会扰乱优衣奈的内心,于是决定回到浴室,然后在浴袍里面穿上T恤。

就在这期间,浴缸再次积起热水。我回到卧室,然后向优衣奈报告了这件事。

「那接下来就由我去洗澡了喔」

「嗯。我刚才穿的那条长裤就放在浴室里了」

「谢谢。我借用一下了」

优衣奈这样说着,然后消失在浴室里。

过了一会,我听到了优衣奈泡进浴缸里的水声。

……现在,一丝不挂的优衣奈就在这扇门的对面吧……

这样一想,我就觉得非常兴奋。

有没有哪里存在缝隙可以让我偷看呢……

虽然我下意识地想要靠近门,但还是凭借着仅存的一丝理性勉强忍耐住了。

然后,我坐在床上,右手拿着吹风机,左手拿着智能手机打开了『步行·龙』的攻略网站。我想通过预习明天的功课来抹杀掉邪恶的念头。

……但是,在吹干头发之后,时不时从浴室传来的水声,让我无法集中精神。

在经过非常漫长的30分钟之后,浴室的门打开了,脖子上披着浴巾的优衣奈出现在那里。

当然,优衣奈的下半身穿着我的长裤。

该怎么说呢,优衣奈穿着自己长裤的这个状况,给我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虽然姐姐在来家里的时候,也会擅自穿上我的毛衣或者上衣,感觉跟那时很像但又有点不一样……

「……前辈,为什么要盯着我看?不合适我吗?」

「啊,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急忙移开视线,然后辩解道。

「我只是在想,没想到你真的会穿上去而已」

「那不是当然的吗、不过,前辈的脚真长呢。我不卷起裤脚就会拖起来了」

「毕竟我们的身高不一样啊」

「还有就是,这条长裤比我想象得还要硬,好像会很难睡觉的样子,所以我想还是穿浴袍睡觉比较好」

「我借你的意义何在」

「有时候要实际穿一下才会知道喔」

优衣奈在露出敷衍般地笑容之后,回到浴室关上了门。她大概是要换成浴袍吧。

那样一来,我就能脱掉浴袍,穿上那条长裤睡觉了吧。

……穿上优衣奈刚脱下的长裤,在伦理上没问题吗?

不,毕竟这是我自己的衣服,我觉得不需要有所顾虑就是了……

就在我慌乱不已的时候,门被打开,换完衣服的优衣奈回来了。

穿上浴袍的优衣奈非常色情。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女性特有的隆起,对眼睛很有害。

话说,优衣奈将胸罩怎么了?该不会浴袍下面什么都没有穿吧…….?

虽然我差点开始这种幻想,但基于刚才的反省,我在被她怀疑之前就移开了视线。

于是,优衣奈在我坐着的床的边上坐了下来。

「诶嘿嘿。像这样穿着浴袍坐在一起,就好像我们两个人之间会发生什么一样,真有意思呢」

「这种事没什么好笑的吧」

「难道说,前辈你紧张起来了?」

「我倒不是紧张起来,只是不知道该看什么地方」

「正常地看也没有关系喔」

「不过,即便是让我看到什么,我也不会负责喔」

「看不到的啦。毕竟我在浴袍里面有穿T恤」

「是、是这样吗」

「前辈,你刚才是不是有点失望了?」

「怎么可能有那种事」

虽然我当然很失望,但是没有表现出来。

「比起这个,你在睡觉的时候,注意点别让浴袍敞开喔」

「我觉得不管多注意,该敞开的时候还是会敞开」

「……即便敞开了,你也别报警喔」

「我不会报警啦。只是,如果看到的话,前辈就再也不敢反抗我了吧」

优衣奈像是很淘气般地笑起来,然后拿起放在近处的吹风机。我一声不吭地看着那副场景。

每当吹风机吹出的暖风吹动起优衣奈那头美丽的黑发,就会散发出一股很好闻的味道。明明她跟我一样使用酒店配备的洗发水,但是却散发出与我不同的高贵香气,真是不可思议。

虽然我很想一直在旁边闻,但是从客观角度来看,这种行为除了变态什么都不是,所以我决定去换上优衣奈刚才脱下来的长裤。

我在浴室换好衣服回去之后,优衣奈已经吹完头发了。

我看了看智能手机,现在已经过了晚上11点。

「……我们差不多该去睡觉了吧」

「是啊」

「总感觉,很让人紧张呢」

「事到如今,是不是我说『我去睡地板,优衣奈你一个人睡床吧』会比较好?」

「这是在浪费时间,所以没关系。毕竟应该去睡地板的,是说只要一间房间的我」

「也是。我也觉得睡地上不卫生,所以绝对不行」

就这样,我们慢吞吞地爬上床。

「……我可以把灯关掉吗?」

「好的……」

面对我的问题,优衣奈用近乎消失的声音进行回答。

「我发誓绝对什么都不会做的,所以你就别发出那种让人不安的声音了」

「我、我知道了」

「那我关掉了」

「好的……」

我伸手按下枕边的开关,然后将室内调暗。因为一片漆黑的话去厕所的时候会不方便,所以我调整到勉强能看到室内的亮度。

在稍微暗下来之后,我们回到原本仰躺的姿势,然后一起仰望天花板。

心脏跳动的声音很吵。我会如此在意自己的心跳声,或许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

「……」

「……」

在这片黑暗之中,流淌着一股让人尴尬的沉默。

不过,因为我接下来准备去睡觉了,所以聊得太起劲我也会很头疼就是了。

虽然在之后的30分钟我一直都很紧张,但最后还是稍微适应这种状况,吵闹的心跳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在只听得见彼此呼吸声的期间,我的意识渐渐地模糊了起来。

太好了,我差一点点就能睡着了。

我本来还以为自己会因为太过紧张导致今晚睡不着,所以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