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竞选为最想娶作妻子排行第一的后辈抓住把柄了

第二卷 第三章 与被竞选为最想娶作妻子的后辈一起进行当天来回的旅行

作者: 岩波零 更新时间: 2024-05-28 15:55:16

翌日。12月19日,星期天。

我们来到松岛,先去了一趟从车站步行花上5分钟左右的游览船码头。

我们准备乘上游览船,游览松岛湾内。

在我们从车站走上一会之后,看到了松岛湾。

面对许久没有看过的大海,我的心情有点激动。

「前辈!是海!」

「看一眼就知道了吧」

「好好喔,大海。我想去游泳了」

「这种时期下海,可能会因为心脏麻痹死掉就是了」

「那等到夏天,我们再两个人一起来吧」

优衣奈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然后像确定事项一样说道。

「不过,我只有校园泳装喔。如果要在海里游泳的话,就必须买跟年龄相符的泳装才行吧?」

在她问出口之后,我反射性地想象起优衣奈川比基尼的样子。

……老实讲,我很想看。

但是,我不想让其他男性看到。

「如果要买新泳衣的话,买件潜水服不也挺好的?毕竟也能用潜水服」

「我没有潜水的计划就是了」

「还可以防晒喔」

「或许如此吧,不过穿潜水服的话不会太引人注目了吗?」

「没关系,我也会一起穿潜水服的」

「那不是更不行了吗……?」

优衣奈露出一副傻眼的表情。

没想到她会一脸不满地来质问我。

「顺带一提,前辈有没有想过想看我穿泳装的样子……?」

「在我希望之前,我觉得不要穿露出度高的衣服,在公众面前亮出皮肤这种行为比较好」

「前辈对穿泳装的人是这种见解吗……」

「毕竟泳装的布料面积跟内衣差不多的情况并不少见。特别是男性,将上半身露出来的行为我觉得非常不正常。我讨厌游泳课讨厌得不得了」

「大事不妙了,前辈。再继续对话下去的话,我感觉自己会像试衣间那时候一样,会对穿泳装这件事难为情起来的」

优衣奈堵住耳朵,一副拒绝继续讨论下去的样子。

没办法,等到夏天再去说服她吧。为了不让其他男性看到优衣奈穿泳装的样子……

就在我思考这种像爸爸会想的事情是,我们已经来到了游览船码头。

「话说回来,前辈你会晕船对吧?没问题吗?」

「我已经吃了晕车药,大概没问题。好了,我们去坐哪艘船?」

码头的收费表上有好几条路线,既有20分钟的,也有90分钟的。

「首先在多人乘坐的大型船跟包租的小船之间选择吧」

「我之前搭的是大型船。小型船的话需要包租,费用还挺贵的,我们坐大型船不就可以了?」

「不可以,前辈。我们是为了真樱小姐才来踩点的。如果像真樱小姐那样有名的声优去坐大型船的话,你觉得会怎么样?」

「有可能被人发现啊」

「粉丝可能会引发骚动,在船内造成恐慌也不一定。其结果,船也有沉没的危险……」

「虽然我觉得不太可能会沉没,不过我觉得还是让神崎真樱搭小型船会比较好」

然后,我将视线转向小型船的价目表上。

因为价格比大型船要贵很多,所以不用多说,我选择了最便宜的20分钟的路线。

我们各自在船票贩售点付上3000日元,然后让一位开船的老爷爷带我们去码头。

码头那里排列着好几艘小船,然后老爷爷搭上其中一搜,接着发动了引擎。似乎要立刻出发。

大型船的出港时间是固定的,如果错过一个小时只有一次的机会,就必须得等上一段时间。但是,小型船似乎可以配合我们的时间出港。

对于神崎真樱小姐这样时间不充裕的人来讲上,或许选择小型船还会比较有好处。

我跟优衣奈从码头坐上小船。

船的后半部分没有顶棚,乘客用的长椅是外露的,所以失去平衡的话,搞不好会掉进海里。

我们上船没一会,小船就从码头出发了。看来似乎不会让我们穿救生衣。

我感到危险,于是用力抓住从长椅旁露出的谜之绳子。

虽然我在离港的时候有些不安,但是开出去的小船有着一股非常强的临场感跟开放感。

在我眼前展开的大海反射着阳光,非常的耀眼。

「虽然有点冷,不过能感受到海风很让人开心呢。虽然我以前也有坐过大船,不过那边没有这么贴近海面呢」

坐在我对面的优衣奈张开双臂,很开心地说道。

「是啊,我觉得有点刺激,也很有意思。不过有时海水会溅到身上是缺点就是了」

「那不也是小型船的乐趣吗?」

「还有,因为我没有穿救生衣,所以要是掉进海里的话,我就玩完了」

「如果前辈掉进海里的话,我会立刻去救你的,所以请努力浮在海面上」

在我们进行这段对话的同时,优衣奈用智能手机的相机拍下从小型船上看到的风景。

据说松岛湾有260个左右的小岛。既有植物茂盛的岛,也有奇怪的细长的岛,每个岛的形成各有独创性,十分有趣。

「话说回来前辈,这些照片是要作为参考资料发给真樱小姐的对吧?」

「嗯,我是这个打算的」

「我突然想到,如果发送很多准备去的景点照片,不会让人觉得是被剧透了吗?」

「应该没有问题吧?虽然美术教科书上都在说蒙娜丽莎的剧透,不过大家还是会很兴致勃勃地去卢浮宫」

「确实!」

优衣奈似乎放下来心来,然后重新开始拍照。

☆☆☆

等我们结束25分钟的航游回到陆地上的时候已经到中午,然后我们决定接下来去调查车站周边的就餐场所的品质。

「我调查了一下仙台的名产,大概就是牛舌,牡蛎,竹荪鱼糕,还有就是枝豆馅麻薯吧」

「毕竟是神崎真樱小姐请我们吃饭,我们就准备一下枝豆馅麻薯跟竹荪鱼糕,然后在当天送给她吧」

「是啊。还有,真樱小姐以前在广播上有说过自己喜欢吃牡蛎,所以我们就去调查一下牡蛎的料理店吧」

「啊——……但是,我不喜欢吃牡蛎啊……」

「蔬菜跟海产前辈都很讨厌吃呢。不如说,前辈想进怎样的店里?」

「牛舌的话,我能吃下去喔」

「原来如此。那我去调查牡蛎,前辈就去调查牛舌吧」

「了解」

我们在谈妥之后,决定先后去饮食店,最先去的牛舌店是最棒的。

我们接着进入牡蛎专卖店,据优衣奈所说,似乎非常完美。因为可以完美地推荐给她,所以我拍下了照片。

我们最后去了特产店,买了一份大冰淇淋。大冰淇淋正常来讲,不管是哪家店的都非常好吃。

在那之后,我们参观了位于附近的国宝瑞巌寺,用五官感受了悠久的历史。

这样一来,我们预定的观光景点都检查完毕。我准备回家之后整理一下感想,然后让姐姐转达给神崎真樱小姐。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去跟真樱小姐预定聚餐的旅馆踩点看看吧」

「是啊。毕竟要是在当天迷路迟到的话,我们会后悔一生的」

就这样,我们朝着距离车站步行10分钟左右的高级旅馆走去。

「我稍微调查了一下口碑,我们接下来要去的旅馆在网上的评价非常高。上面写着料理很好吃,而且工作人员的服务态度也是一流的」

「价格高也是有原因的呢。虽说我们只会用到餐厅,不过还是让人越发期待起来了呢」

「还有就是,因为旅馆是建在海边的,所以可以在屋顶上的露天浴池一边泡澡,一边眺望松岛湾」

「一边眺望大海一边泡澡,可以让人感受到人生赢家的感觉呢。我感觉自己永远都体验不到」

「不过那家旅馆,好像可以当天泡澡喔?即便不是投宿的客人,也可以泡露天温泉,体验人生赢家的感觉」

「诶?是这样吗?」

「是的。入浴费出乎意料地便宜。机会难得,等我们到了旅馆之后,要去泡一泡温泉吗?」

走在我身边的优衣奈双眼发光地问道。

「不……我就算了」

「为什么?是天然温泉喔?」

「我不喜欢泡温泉。一想到粘在陌生人身上的杂菌可能会浮在浴池上……」

「请不要说这种讨厌的事情」

「一想到跟素不相识的全裸大叔共用门口的擦脚垫跟浴室的浴椅……」

「我现在非常后悔认识了前辈。要是没有认识前辈的话,我本来是永远不会去想这种事情的……」

优衣奈皱起细长的眉头,像是自言自语般地说道。

「重蹈试衣间的覆辙了……」

「不,因为优衣奈那边是女浴池,所以没问题吧。只有男性才有可能被素不相识的大叔细菌感染」

「确实!我现在觉得自己能作为女性生下来真的是太好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作为女性生下来……不过,即便我作为女性生下来,不喜欢泡温泉这点大概也不会有所改变」

「诶?为什么?」

「一方面是我会在意附着在其他人身上的杂菌,另一方面,我对让其他人看到自己的裸体有抵触」

「可是,温泉里只有男性吧?」

「就算对方是同性,我也不喜欢」

「原来如此……前辈还真是纤细呢……从小时候起就是这样了吗?」

「我会避开温泉大概是从初中开始的吧。顺带一提,因为我非常讨厌跟大家一起泡澡,所以初中跟高中的修学旅行我都缺席了」

「缺席修学旅行!?讨厌到那个程度了吗?」

「这个选择也没有那么奇怪吧。与其为了学习而去当地,还是读书更有效率」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把修学旅行当成当地学习的人……我觉得可以在修学旅行上学到其他更多的事情就是了……」

「不过,比起有在初中去修学旅行过的优衣奈,我要更了解新干线的移动方式吧?因为在修学旅行的时候可以把行动交给其他人,所以这也是自己没怎么掌握到的证明」

「前辈这样说,我也没有办法进行反驳,不过没办法跟其他人一起洗澡不是很不方便吗?」

「肯定不方便吧」

「既然如此就去克服吧」

「我做不到。一想到要跟素不相识的大叔泡在同一个浴池里,我就想吐」

「前辈讨厌到这个地步吗……」

「事情就是这样,等我们到旅馆之后,我会找个地方打发时间,优衣奈你自己去泡泡温泉吧」

「————诶?可以吗?」

「嗯。反正都要一起去了,也有分成男浴跟女浴」

「那倒也是。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们一边进行这种对话一边走着,然后从远处看到了我们目的地的高级旅馆。

因为我们走的是沿海的简单路线,所以并没有迷路。

「那等我洗完澡再联系前辈了。我想大概三十分钟左右就会回来的」

优衣奈在抵达旅馆后这样说道,接着一个人走向了前台。

被留下的我看着休息室里的馆内介绍图,决定去庭院散步。如果只是参观的话,似乎花不了多少钱。

旅馆内的庭院相当宽敞,面朝大海,景色优美。

但是,非常冷。

除了我以外没有其他客人,我花了十分钟在包租状态下的庭院转上一圈,然后在长椅上坐了下来。

这家旅馆给人的气氛非常好。等我将来成为人生赢家,一定要来用用这里。

……那么。

现在已经闲下来了,在优衣奈泡完澡之前,该怎么打发时间呢。

……现在,赤身裸体的优衣奈应该正在泡澡吧……

我下意识地看向位于顶层的露天泳池。

就在这时,露天泳池的边缘出现一个光着上半身的人。是泡澡的客人吧。

虽然知道那个人是裸体,但因为距离太远的关系,我分不清是男是女。

如果有双筒望远镜的话……不,那样就只是在犯罪。

说到底,会从露天泳池探出身子的肯定是男性吧。

我在长椅上坐了一会,然后因为太冷的关系,于是决定回到旅馆里。

☆☆☆

从我们开始分头行动过去三十分钟。我在特产店打发时间的时候,优衣奈打来电话,我们在休息室会合。

刚洗完的优衣奈不知为何有点难为情。

「……前辈。刚才,你看见了吗……?」

「刚才?」

「我在露天泳池泡澡的时候想看看海,于是在探出身子之后,注意到前辈就坐在庭院的长椅上……」

「————!?」

我坐在长椅上的时候,她探出了身子……!?

难道说,我刚才从庭院看到的露天温泉的人影,就是优衣奈吗……!、

这么一说,好像是位长发的女性吧……?

拜托了,我的记忆,快点苏醒吧……!!

「不、不,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虽然事实让我非常动摇,但为了让优衣奈放心,我还是将事实告诉了她。

「我记得有看到过人影,但是因为庭院跟屋顶的距离太远,我连是男是女都分不清楚」

「……真的吗?」

「是真的。虽然这家旅馆似乎有五十年历史,但庭院还能维持这种构造是因为之前都没人抱怨过吧?如果有发生什么问题的话,露天泳池跟庭院肯定有一个会改改建的」

「是、是啊。毕竟我也是从衣服的颜色上,才判断出坐在长椅上的是前辈……」

红着脸的优衣奈一副打从心底安心的摸样嘟囔道。

看到优衣奈这幅样子,幸好没有过于凝视露天泳池人影的心情以及自己做了一件很浪费的事情的后悔掺杂在一起,我的心情变得复杂起来了。

「有确认一下真的太好了。要是被前辈看到的话,我搞不好会因为太难为情而死掉的」

「以后泡露天泳池的时候要注意别死掉了」

「我知道了……话说回来前辈。我在泡澡的时候想到一件事了」

「嗯?什么事?」

「下下周的聚餐会,真樱小姐会在这家旅馆过夜吧?」

「好像是吧」

「这样一来,真樱小姐也会去泡露天温泉吧?」

「我想会泡吧」

我在表示同意之后,优衣奈难为情地笑了起来。

「如果那个时候我也去泡澡的话,就能看到真樱小姐的一切了吧」

「————!?确、确实……!!」

「怎么办……!!不光是吃饭,甚至还可以一起泡澡,真是不胜惶恐」

「既然你会这么想的话,别一起进去泡不就好了?」

「可是,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吧!?」

「优衣奈你想看神崎真樱小姐的裸体吗?还是不想看?」

「如果说想不想看的话,我想看」

「真坦率啊」

话虽如此,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她的心情。

「事情就是这样,如果吃完饭之后真樱小姐要去泡温泉的话,我打算试着问问看能不能让我一起泡」

「可恶……!!太让人羡慕了……!!」

「我先跟前辈道歉了。如果这个请求实现的话,就让我自己一个人去拜见真樱小姐的裸体了。对不起」

「性别的墙壁啊……」

「我想泡澡的时候,真樱小姐恐怕也会为了看海而探出身子,所以请前辈绝对不要偷窥」

「我知道」

「绝对喔?不可以准备带长焦镜头的相机喔?」

「那是在犯罪吧」

「不过,如果错过这次,就再也没有拜见真樱小姐裸体的机会了喔?」

「那倒也是。说到底,就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下次了」

「那样一来,即便要进少年教养院,不应该也要去拜见一下裸体吗?」

「为什么你要劝诱我啊」

算我拜托你了,不要再来搅乱我的内心了。

「顺带一提,前辈你确认过旅馆餐厅的餐食内容了吗?」

「不,我只看了下平均预算」

优衣奈突然向即将输给内心恶魔的我发起疑问。

「根据主页上的内容,这家餐厅推出的基本上都是套餐喔」

「诶?真的假的,不可以点自己喜欢的吗?」

「好像可以点单品,不过正常似乎都是点套餐。关于套餐的内容,我粗略看了一眼,会用上很多鱼跟蔬菜」

「真的假的……」

「因为大海就在眼前,所以用海产品是很自然的吧」

「我能好好吃下去吗……因为是神崎真樱小姐请客,所以就算是拿来装饰的荷兰芹也不能留下吗……」

「为了不将不擅长的事情写在脸上,请前辈加油」

优衣奈一边说着,一边看向餐厅入口。

「顺带一提,为了提前练习,我们今天也可以选择在这里吃饭喔?如果知道会上哪道料理的话,就可以在那天之前预习餐桌礼仪了」

「可是,套餐是1个人1万日元吧?」

「我没关系的。毕竟跟真樱小姐一起吃饭的机会,不会有第二次了」

「……那倒也是。虽然很伤钱包,不过为了不在当天失败,就算卖掉器官也得搞到钱」

「毕竟肝脏有两个,有一个是多余的呢」

就这样,我们下定决心走进了高级餐厅。

餐厅是全玻璃构成,视野非常好。

阳光透过锃亮锃亮的玻璃倾泻而下,美丽的大海尽收眼底。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我们在4人座坐下,然后孤注一掷地点了1万日元的套餐。

可能是因为价格很高的关系,关顾餐厅的大多都是老年人,至少没有其他像我们这样的高中生。

「……前辈,在这种餐厅里,我们该说些什么会比较好?」

优衣奈有些紧张地问道。因为是高级餐厅,所以她似乎有些畏缩。

「我也不知道啊。虽然我觉得正常的内容就可以了,不过反正都要聊了,还是说些偏差值比较高的吧」

「关于今后世界趋势的预测吗……?」

「我觉得可以不用那么勉强」

就在我们不习惯餐厅内氛围,正无比慌张的时候,男性的服务员将前菜端了过来。

「久等了。这是牡蛎醋渍」

虽然我不喜欢吃牡蛎,但用的是我从未听过的烹饪方式。

在服务员离开之后,优衣奈打趣道。

「前辈不喜欢吃的牡蛎立刻就端上来了呢」

「醋渍是什么?」

「我也没有听过,我查一下」

优衣奈拿出智能手机,然后开始搜索烹饪方法。

「————原来如此。醋渍好像是腌泡汁的一种」

「腌泡汁是什么?」

「简单来讲,就像南蛮渍一样吧。」

「南蛮渍吗……我也不喜欢吃醋」

「没救了呢」

「总之,我先试着尝一口看看吧……」

我做好心理准备,用叉子扎了一只牡蛎,然后战战兢兢地送进嘴里。

「……啊——好像还是不行……」

「真拿前辈没办法呢。那聚餐会当天就设定成我非常喜欢吃牡蛎,然后代替前辈把那份给吃掉吧」

「真的很抱歉……」

「前辈不需要道歉喔。对我而言,能吃到很多东西就已经很幸福了」

优衣奈大口吃着牡蛎,在露出幸福笑容的同时说道。

接着端上来的是生蔬菜沙拉。

优衣奈在我旁边吃着我那份牡蛎,而我则是不情不愿地吃起了生菜。

「前辈,怎么样?」

「跟牡蛎比起来,要好一些」

「真是难办呢……」

紧接着端上来的是煎鲍鱼。

根据服务员的介绍,这是在煎好的鲍鱼上浇上凤尾鱼的白葡萄酱汁,旁边似乎还加上了胡萝卜的奶油冻。

「为什么要把胡萝卜做成奶油冻。奶油冻正常都是用像草莓一样的甜食吧」

「给人一种高级餐厅的感觉,很有意思呢。不管怎样,我们先尝尝看吧」

「嗯、嗯……」

我先用刀切了一块鲍鱼送进嘴里,但并没有觉得非常好吃。

我接着又挑战了一下奶油冻,但是独特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我觉得已经吃不下去了。

「前辈的挑食真的很扯呢。明明鲍鱼跟奶油冻都非常地好吃……」

优衣奈一边咬着鲍鱼一边笑着说道。

「如果前辈吃不下去的话,我来代替前辈吃掉吧?」

「我已经吃了一半,你不介意吗?」

「那是当然。反正鲍鱼先生肯定也想让觉得好吃的人来吃掉吧」

「那就拜托你了」

优衣奈在推开装有鲍鱼的盘子后,一脸开心地举起刀叉。

在那之后,又有香草烤金枪鱼,凤尾虾的天妇罗,鱼翅羹等料理接连端了上来,但我都是在只试吃一口之后,就让优衣奈代替自己全部吃掉。

优衣奈完全不介意我有吃过,一脸开心地吃着高级料理。

在看到优衣奈幸福的笑容之后,连我自己也觉得幸福起来了。

「真是的。前辈的挑食真是多到让人头疼呢~♪」

优衣奈在品尝着鱼翅羹的同时,一边愉快地抱怨道。

「如果餐厅的人觉得我是个贪吃鬼的话,前辈准备怎么办♪」

「那也没有办法吧,毕竟我不喜欢吃。而且,料理很好吃吧?」

「太棒了。虽然服务员的视线很让我在意,不过能吃到两人份真的是太幸福了♪」

「是吗。我现在都快被让优衣奈你把我吃到一半的东西塞进肚子里的愧疚感给压垮了」

「关于这个前辈完全不用在意,不过前辈挑食成这样,等到当天聚餐会真的没问题吗?」

「应该没问题。毕竟当天推就在眼睛,所以我估计会尝不出味道」

「确实。我在当天的时候似乎也顾不上那么多,所以还趁现在好好享受一下料理吧」

就在我们进行这种对话的时候,服务员将主菜给端了上来。

「这是黑毛和牛的上腰肉牛排,黑松露酱汁」

肉终于端上来了。

我一边想着自己还是第一次吃黑松露酱。一边切了一块牛排送进嘴里。

「————哇、这个非常好吃。这个的话,不管有多少我都能吃得下去」

「我在第一道料理的时候就这么想了。终于能跟前辈相互理解,我很开心。如果可以的话,前辈也把我那份牛排给吃掉吧?」

「诶?可以吗?」

「当然了。毕竟我代替前辈自己吃掉了很多料理,再怎么说,不还礼的话就太让人过意不去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从优衣奈手中接过盘子,然后立刻开始切起牛排。

于是,优衣奈看着专心吃牛排的我,开心地笑了起来。

「跟前辈一起吃饭,有种两个人一起来的感觉,很有意思呢」

「两个人一起来的感觉?」

「我基本上没有跟其他人一起吃过饭喔。就算跟家人一起去餐厅,也只是各自点各自的料理吃」

「从礼仪来讲,我觉得是正确的」

「不过今天像这样被挑食的前辈拜托吃掉那么多的东西,既新鲜又让人开心呢。与其说是吃饭,不如说是在玩游戏」

「虽然我不是很懂,不过你开心就好」

「只不过,当天的时候请不要剩下太多。因为我不想让真樱小姐觉得自己是个贪吃鬼」

优衣奈一脸笑容地叮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