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竞选为最想娶作妻子排行第一的后辈抓住把柄了

第二卷 第二章 与被竞选为最想娶作妻子排行第一的后辈去买衣服

作者: 岩波零 更新时间: 2024-05-28 15:54:51

翌日,12月18日的星期六。

我们早上10点在仙台站汇合,然后交换彼此重听『真樱广播』得来的情报。

「先从我开始说吧。大概1年前以回复来自听众邮件的形式,说过关于『喜欢的衣服』的话题。虽然开始说的是『喜欢的女性衣服』,但是最后概括起来似乎就是『喜欢可爱系跟漂亮系』的」

「谢谢前辈的情报。话虽如此,我还是不知道自己该以哪个方向前进……」

「优衣奈你打扮成跟平时差不多不就可以了?」

「那就是说,我是属于可爱系或者漂亮系的了?」

优衣奈双眼发光地问道。

「嗯,是啊」

「就前辈而言,你觉得我是属于可爱系的还是漂亮系的?」

「我觉得是其中一种,不过没有想过是哪一种」

「请立刻现在想一下」

「因为神崎真樱小姐有说『喜欢可爱系跟漂亮系』,所以哪一种都可以吧?」

「一点也不好。请前辈对我更感兴趣一些」

「我觉得能判断是可爱系还是漂亮系,跟有没有兴趣是两回事就是了……」

我一边嘟囔着,一边看着穿着私服的优衣奈。

我觉得优衣奈基本上是属于可爱系的。

但是,女性特有的隆起发育得太好,会让我犹豫要不要用『可爱』来形容她

虽然她的外貌跟行为举止都很孩子气,不过因为身材太好的关系,所以整体看上去很成熟。

这样一来,从『服装』的观点来看,优衣奈应该是属于漂亮系的吧……?

「…前辈,你盯太久了」

不知何时,优衣奈变得难为情起来,她一边用双手盖住胸部一边说道。

「抱、抱歉。我太专注于思考了」

「真是的……然后,前辈得出结论了吗?」

「不,还没有」

「那我不是白白被前辈看了吗」

「我觉得不会给你造成那么大损失就是了……」

「顺带一提,按照前辈的喜好,可爱系跟漂亮系你觉得哪个更好?」

「为什么是我?」

「我只是想作为参考听听看而已」

「原来如此……我想想,总的来说是漂亮系吧」

「那请前辈从今天开始,把我当成漂亮系的」

「这两个选择是可以自己指定的吗?」

「因为前辈好像很烦恼的样子,所以我来帮你决定。请好好感谢我」

优衣奈说着像个淘气的孩子一样笑了起来。

「我知道了,那从今天开始我就把优衣奈你归类到漂亮系了」

「请多多指教」

「那么,让我们回到广播的话题上吧。虽然神崎真樱小姐有提到关于『喜欢的男性衣服』的话题,但是她说的是『我喜欢穿上去会有天才气质,或者是穿有魅力衣服的人』。不过,具体应该穿什么衣服比较好,她没有说」

「也就是说,前辈只要去找能体现出自己魅力的衣服就可以了吧」

「是啊。为了能让她感受到天才散发出来的气场,我会尽全力表现出自己魅力的」

「魅力……这是我至今为止一次都没有想过的概念呢……」

「一旦要开始找起有魅力的衣服之后,还真是头疼呢」

「说到底,谁算是有魅力呢?」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史蒂夫·乔布斯,不过我觉得就算模仿他的穿着,我也不会让人觉得有魅力吧……」

「那么,我们要不要先去各式各样的服装店转转,找找看有没有魅力的店员吗?」

「原来如此。看到感觉不错的店员就进去,然后把他的搭配前辈抄下来就行了是吧」

「就是这么一回事」

就这样,我们定下了最初的目标,然后开始朝着车站前的商业大楼走去。

「顺带一提,优衣奈你在重新听过之前的发送回之后,有没有发现有关招待的线索?」

我走在优衣奈的身边发起提问之后,不知为何她有些难为情地将脸转了过去。

「……虽然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是提示,真樱小姐好像很喜欢听学生的恋爱杂谈」

「这么说来,在收到十几岁的听众发来的关于恋爱的邮件之后,神崎真樱小姐好像很容易就会情绪高涨起来」

「是啊。特别是单相思的烦恼,以及刚交往不久的情侣之间的话题」

「原来如此……不过,这跟招待神崎真樱小姐有关系吗?」

我在问出这个问题之后,优衣奈停了下来。

我也跟着停下脚步,然后回头看向优衣奈。

于是,优衣奈一边游移着视线,一边开口说道。

「所以我想到了。让真樱小姐听听,我跟前辈之间的恋爱杂谈怎么样?」

「让神崎真樱小姐听我们的恋爱杂谈……?」

「你、你看,我从真樱小姐那里收到这枚戒指的时候,她不是有祈祷过我跟前辈的恋情能够成功吗?」

优衣奈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摸了摸戴在左手小指上的戒指。

「嗯。毕竟优衣奈你为了拿到这枚戒指,撒谎说自己喜欢上我了呢」

「没错,就是这个。不过,真樱小姐不是认为我的恋心是货真价实的吗?所以我想到了这个点子。如果设定成我跟前辈的恋情因为这枚戒指有所进展的话,真樱小姐应该会非常高兴」

「也就是说,为了让神崎真樱小姐高兴,我们要不停地说谎吗……」

「不可以……吗……?」

因为她一脸没自信地向我提问,所以我笑着回答道。

「不,我觉得这是个非常棒的点子。以自己送出去的戒指为契机,使得一对情侣诞生肯定会让她很高兴,或许还会在广播上讲出来也不一定」

如果能给她提供在广播上讲出来的素材,那多少也能回报请我们吃饭花费的1万日元的恩情吧。

「既然这么决定了,那就必须在当天把谎言的设定好才行吧。首先,将我们的关系设定到什么程度?」

「我想想……说到就快成为情侣的男女会做的事情,就是放学后两个人一起玩,或者休息日的时候一起买衣服吧……?」

「那个不用说谎,就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吧……?」

「确实,我有听班上的女生讲过,这种事情一般来讲似乎都是离成为恋人只差一步之遥的男女才会做的…….」

「我们的情况就是通过一起参加应援活动,成为马上就要成为情侣的男女吗……」

这是盲点。

「不过,拜其所赐我们才会更容易演戏吧。毕竟我们之间不缺一起行动的趣事,所以不用撒太多谎」

「但是前辈,通过聊我们行动的话题,真的能让真樱小姐怦然心动吗?」

「你这样一讲……会怎么样呢……」

一起参加现实攻略游戏,一起去联动咖啡厅,一起看动画,一起体验VR,一起为了参加活动而远征东京……

「不行啊。从我们做的事情看来,就只是宅宅的关系,客观来看,完全不会给人一种男女之间的关系有进展的感觉」

「深有同感」

「果然,原封不动地挪用我们平时的行为是行不通的吗……」

「我们姑且也算是高中生的男女吧……」

优衣奈说着,有些不满地撅起嘴。

然后,她有些难为情地提议道。

「干脆设定我们是正式的情侣怎么样?这样一来,我觉得真樱小姐肯定会非常高兴的」

「嗯——……虽然我觉得这是个好点子,不过我姐姐也会参加那场聚餐会啊……如果连我姐姐都要对她撒谎的话,那以后也需要继续撒谎吧?毕竟神崎真樱小姐以后有可能会向我姐姐问我们跟优衣奈你的交往状况也不一定」

「确实如此,不过按照这个道理,我们在设定进度如何的时候,就已经算是在对前辈的姐姐说谎了吧?」

「虽然进展很顺利,但是最后没能成为情侣……虽然我觉得设定成这样就可以了,不过如果神崎真樱小姐问起我们的进展状态,知道我们进展不顺利的话会失望吧」

「也就是说,在我们说谎进展很顺利的时候,就必须设定成我们迟早会成为情侣才行吧」

「但是,如果撒谎我们成为情侣的话,就必须在某个时间点加上我们分手的信息才行吧」

「为了不让真樱小姐伤心,我们就只有结婚这条路可走了吧?」

「也就是说为了让推高兴而结婚吗……既然她都特意来一趟宫城了,我们也应该做点什么吧」

「如果有一对高中生以真樱小姐送的截止为契机成为情侣,然后结婚的话,应该就可以成为『真樱广播』的素材吧」

「好像有胜算啊。在平时经常听的广播上听到与自己有关的话题,会有怎样的心情呢?」

「我觉得会舒服到升天喔。我想自己应该会重复播放一万亿次到自己死掉为止吧」

「真是太棒了。如果能在主推的广播节目上成为话题的话,牺牲一下户口本根本算不上什么吧」

「深有同感。我已经做好跟前辈结婚的心理准备了」

「不过,冷静想想,我觉得光是结婚的冲击力还不够。为了能让她确确实实地在广播上讲出来,我们是不是该多下点心思会比较好?比如说,在聚餐会上求婚,在她面前写结婚申请书之类的」

「确实,那样在广播上讲出来的可能性会比较好。而且,或许真樱小姐还会顺势在见证人一栏上签字也不一定」

「诶?见证人不是家人也可以吗?」

「是的。说得极端一点,就算是在附近散步的陌生人也可以」

「真的假的。如果能让神崎真樱小姐当见证人的话,不是太棒了」

「总感觉,我们已经找不到不结婚的理由了呢」

「不妙。没想到我们的未来会在这几分钟内就决定好了」

「结婚是一生的问题,就这样轻易决定可以吗?」

优衣奈在突然冷静下来之后,毫无自信地问道。

「前辈,你不会介意自己的结婚对象是我吗……?」

「……我想先确认一下,要是为了给神崎真樱小姐提供话题而递交结婚申请书的话,我们真的会结婚吗?」

「?提交结婚申请书之后,不就等于自动结婚了吗?」

「啊——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不是户籍上的关系,而是住在一起,一起维持生计」

「那不是当然的吗。既然要提交结婚申请书的话,我就得好好向前辈的父母打招呼,然后提出我们想同居的想法」

「真的假的」

「不过在上大学之后,我想开始打工存钱,然后跟前辈一起生活。为了能参加一堆活动,我想住在东京附近♪」

「人生规划很现实呢……」

「啊,不过前辈肯定能考上偏差值很高的大学吧?以我的成绩,恐怕很难跟前辈上同一所大学也不一定……」

「……就算我们结了婚,也没有读同一所大学的必要吧?毕竟我们以后的进路是根据进哪个系来决定的」

「可是,如果我不在附近好好盯着的话,加入网球社团的前辈不就有可能会出轨吗?」

「为什么你能肯定我会加入网球社团啊」

「因为大部分的男生,都是为了跟社团里的女生频繁去饮酒会,所以才会上大学的吧?」

「你的偏见太严重了。那种事,你是从谁哪里听来的」

「我爸爸说的。他教我说,大学生是很危险的生物,所以一对上视线就要立刻逃跑」

「为了保护女儿,居然撒这种谎……」

要是这位爸爸知道自己不惜教导男大学生是猛兽都要保护的宝贝女儿,为了让主推高兴而考虑结婚的话,不知会作何感想……

我一边想着这种事,一边试着想象跟优衣奈的新婚生活。

如果在高中的时候跟优衣奈结婚的话,我们就会每天在一起吃饭,一起上下学吧……

而且,成为夫妻的话,我们就会睡在同一个房间里……

————不,再怎么说都想太多了吧。因为是优衣奈,所以她应该只是觉得跟我合租的话,就能顺利参加应援活动而已。

「……我还是觉得为了提高话题而结婚是不好的」

「也、也是呢……」

「……」

「……」

我们就这样一声不吭地对视了一会。

一想到我们差点就要成为夫妻之后,我就尴尬地要死。

「……总之,我们先去找聚餐会上要穿的衣服吧」

「是、是啊」

☆☆☆

我们恢复冷静之后走进仙台站前的一栋商业大楼,为了寻找穿着有魅力衣服的店员,在男装店转了一圈。

其结果,我们判明了几个事实。

「我觉得最有魅力的店员都是穿的一身黑」

「最后看到的那个穿着黑色长开衫的店员,非常有魅力呢。因为太有魅力,我都不好意思去跟他搭话了」

「虽然我不知道那位散发着不要跟我说话气场的店员会怎样想,不过我觉得那件及膝的长外套可以考虑一下」

「还有,那些散发出魅力的店员的头发基本上都整理得很整齐,胡子的长度也不会让人感到不舒服」

「也就是说,想要表现得有魅力也需要衣服以外的演出吗。不过我不怎么会去整理头发的。毕竟平时起床之后都是直接去学校」

「那就用发蜡来整理头发吧」

「睡乱的头发是可以整理的吗?」

「虽然正常人都会用发蜡来整理头发,不过想要表现得有魅力,就必须远离普通才行」

「原来如此……」

「事情就是这样,首先,前辈先试着穿一身黑看看吧」

「嗯——……看过实物之后我是这样想的,从头到尾都是一身黑好像有点太超过了」

「就是要穿得非常时尚才好吧」

「真的吗……?」

「请包在我身上」

看到优衣奈这幅自信满满的样子,尽管我有些半信半疑,不过还是决定先试着看看优衣奈思考的『能表现出魅力的搭配』

优衣奈走进男士柜台之后,毫不犹豫地开始选起衣服。

从长外套到长裤全部都是黑色的。

「……这种感觉怎么样?」

优衣奈递出一套看似有魅力的衣服,然后指了指试衣间。

「我想看一下穿上去是什么感觉,所以请试穿一下」

「……」

「咦?前辈,怎么了?」

「不是,那个……不试穿不行吗?」

「那是当然的吧。你是要穿着这套衣服去聚餐会吧?」

「话是这么说……」

「也就是说,前辈是对我选的衣服有所不满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觉得优衣奈你选的组合非常好」

「那前辈是在犹豫什么?」

因为优衣奈狐疑地不断发起疑问,所以我只能老实坦白。

「……其实我很讨厌试穿。特别是下装」

在那一瞬间,优衣奈向我投来难以置信的视线。

「前辈是我至今为止没有遇到过的类型的人呢……总之,请先告诉我前辈讨厌试穿的理由」

「简洁明了,我讨厌在家以外的地方只穿内裤」

「只要把窗帘合上,试衣间不就变成单间了吗」

「我没有办法相信那么薄的东西。而且,或许别的客人会搞错打开也不一定」

「我会守在试衣间前的,所以没关系喔」

「你是叫我在窗帘另一侧有熟人的状况下脱衣服?」

「为什么前辈会有像女生一样的心理呢」

「你不会偷看?」

「我怎么可能会去偷看!我可不想看到前辈穿内裤的样子!」

「说成这样,我还是会有点沮丧呢」

「那前辈要我怎么说……话说前辈,上次一起去买衣服的时候,看到我没有丝毫抗拒地试穿长裤之后,前辈是怎么想的?」

「我觉得优衣奈你挺寡廉鲜耻的」

「前辈是在看不起我吗?」

「毕竟,要是在脱衣服的时候,突然刮起一阵大风将窗帘卷起来了该怎么办」

「店里不可能会刮大风吧」

「空调有可能会突然变强吧」

「如果空调的风力有那么强的话,陈列的商品不是会被吹飞变得很麻烦吗」

「你这么一说……」

「前辈你是笨蛋吗?」

「我只是没有排除掉所有可能性,保持警戒而已」

「警戒过头了吧。正常来讲,试衣间的窗帘是不可能卷起来的」

「这点我知道,但是在家里以外的地方脱衣服还是有点……」

「这种事大家都有在做,所以请前辈试着努力一下」

「我觉得『因为○○也有在做』这种想法是在否定生物的多样性」

「我现在没有在说那么宏大的话。说到底,不试穿的话就没有办法知道尺寸了吧?」

「所以我的衣服很多都是尺码不合适的」

「这不是不行吗」

「不过,最近我只要在卖场拿起来,就能分辨出合适自己的尺码了」

「请不要获得克服逆境的特殊能力」

「事情就是这样,我不要试穿」

「不行。就算尺码刚刚好,实际穿的时候感觉不出来吧」

「是这样没错……明明看到人体模型的时候觉得挺好的,但自己试着穿上去之后,经常都是差一点……」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不会买衣服的人」

「老实讲,我感受到了生活的艰苦」

「既然如此,今天就克服掉试穿问题吧!我也会帮忙的!」

「试穿这种问题是能克服的吗?」

「这是我要说的话吧!」

优衣奈在吐槽的同时,抓住了我的胳膊朝试衣间走去。

「前辈,比起学习,习惯更重要。多试穿几次的话就不会在意了」

「等一下。我不喜欢试穿还有其他理由」

「虽然我不是很想听,但是前辈要解释的话请讲」

「在使用试衣间的时候,店员会在想『那家伙是在斟酌衣服』吧?」

「前辈太自我意识过剩了。店员根本不会去想这种事,说到底买衣服本来就是需要仔细斟酌的」

「不,可是————」

「不要说那么多了,请安安静静去试穿。如果前辈还要抱怨的话,我就在这里强行让你脱衣服喔?」

优衣奈目光坚定地下达了最后通牒。

因为她看上去似乎很认真的样子,所以我只能死心了。

我进入试衣间,花上一分钟进行精神统一,然后做好了心理准备。

我在深呼吸之后,一边与羞耻心战斗一边脱下衣服,接着我立刻换上了优衣奈给我挑选的衣服。

然后,我拉开了窗帘。

「啊!这不是感觉很好吗!」

在试衣间旁边等待的优衣奈大声欢呼了起来。

「怎么样?你不觉得很有魅力吗?」

「该怎么说呢……」

试衣间前有穿衣镜,所以我试着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全身。

「……不行。一想到还得进试衣间换回原来衣服的事实,我就无法思考了」

「为什么前辈会那么讨厌试穿呢。难道说是试穿烧毁了前辈的村庄吗?」

「或许如此吧」

「因为前辈的思考似乎停摆了,所以就让我来代替前辈做出决定。就穿着这件衣服去聚餐会吧」

「我、我知道了」

「还有,我想找一下合适这身服装的发型,所以请前辈就这样去结账」

「————诶!?我可以不用使用试衣间了吗!?」

「是这样没错……不过值得这么高兴吗?」

「嗯!知道不用在这家店继续脱衣服之后,我就高兴得不得了了!」

「真的很高兴呢……话说前辈,这是我至今为止见过的最灿烂的笑容了」

优衣奈说着,有些不满地鼓起了脸颊。

☆☆☆

在那之后,我付完衣服的费用,在优衣奈的带领下走向药房。

衣服之后是发型。

优衣奈使用美容专柜的发蜡检测器摆弄我的头发。

在优衣奈帮我调整头发的时候,我在非常近的距离看到优衣奈那张漂亮的脸,不禁有些难为情起来。

「我说前辈,请不要动脸」

我下意识地扭过脸去,不过却被她给骂了一顿。

没有办法,我只能在她帮我弄头发的时候拼命忍笑了。

「……不妙。玩前辈的发梢太开心了」

「别弄得太过头了」

「不弄过头就没有办法变得有魅力吧」

「虽然是这样没错……」

「决定了。因为给前辈换发型太有意思了,所以接下来就去看假发」

「真的假的……」

在那之后,我去了其他店里,在优衣奈的推荐下带上了长发的假发。

就这样,我被优衣奈当成换装人偶了……

「前辈,怎么样?」

「——嗯。我觉得表现出来的魅力非常惊人」

镜中的自己非常阳角。

因为本尊没有发生任何改变,所以我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穿上我自己一个人绝对不会选择衣服,还戴上了假发,感觉我发现了全新的自己。都是托优衣奈的福。谢谢你」

「诶嘿嘿。我自己也觉得完成度非常棒,所以请再多表扬表扬我」

优衣奈在嫣然一笑的同时,再次看着我。

但是下一个瞬间,优衣奈那满足的表情突然阴沉了下来。

「我今天搞不好将前辈打扮得太爽了。要是真樱小姐迷上前辈了怎么办……」

「那种事情,就算天翻地覆也不会发生吧」

「不好说喔?毕竟有像偷拍前辈一样,一直暗恋前辈的人」

偷拍前辈是优衣奈所属文艺部里,偷拍我的女生的绰号。

「偷拍前辈经常在活动部室里说前辈的八卦喔。因为她在我认识前辈之前一直说自己恋爱故事的关系,所以连我也……」

「————嗯?连我也是什么意思?」

「不、不是,什么事都没有」

优衣奈像是要掩饰什么一样摇起了头。

「不管怎样,我认为真樱小姐很有可能会迷上前辈」

「虽然我不这么认为,不过就算是真的,能让神崎真樱小姐迷上我不也算是大获成功吗?」

「那样我会很困扰的」

「为什么啊。如果我跟神崎真樱小姐交往的话,就可以叫上优衣奈你一起玩了吧?」

「唔……真是个很有吸引力的提案呢……」

「对吧?」

「不过,也会有前辈跟真樱小姐两个人一起玩的时候吧?」

「那是当然的吧」

「5次里面可以叫我4次吗?」

「为什么啊、就算要叫你,也是5次叫1次吧」

「那不要了。请前辈不要跟真樱小姐交往」

优衣奈有些不满地鼓起脸颊。她是不满意只有我被神崎真樱小姐喜欢上吗?

不过话说回来,真亏她会因为说这种实现的可能性极低的胡话而不高兴啊……

「不管怎样,今天很谢谢你。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充满自信地去参加聚餐会了」

「前辈能这样说,我很高兴」

「那今天的事情已经办好了,我们差不多该回家了吧。毕竟明天还要一起去松岛」

「是啊」

「顺带一提,优衣奈你决定好穿什么衣服去聚餐会了吗?」

「不,还没有。其实我是想接下来让前辈来帮我选的……」

优衣奈说到这停顿了一下。

她似乎说不出口。

「嗯?怎么了?」

「……在听过前辈的价值观之后,我开始觉得有熟人在附近的状况下去试穿会很难为情,所以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没想到我的厌恶意识会传染给你……不过,我很高兴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喔」

「对我而言,我想在不会对试穿有所抵触的情况下结束自己的一生」

优衣奈说着,向我投来了怨恨的视线。

☆☆☆

那天傍晚。

我在回到家之后,正在准备晚餐的妈妈看到我的打扮大笑了起来。

据妈妈所说,这身打扮似乎完全不适合我。品味全无。

但是,我在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突然觉得不安起来。

目前,对我这身打扮表示肯定的有两个人,否定的有一个人。

我无论如何都想避免被神崎真樱小姐嘲笑的事态,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为了增加统计数,我拍下一张全身照发给姐姐,然后发送了一条『我想穿这身打扮去聚餐会,你觉得怎么样』的邮件。

于是,她立刻就发来了回信。

『千万别』

我在看过信息之后冷静下来,重新站在穿衣镜前,然后确确实实地意识到异样。

看来,我似乎是因为在买衣服前看过太多富有魅力的店员,导致自己的感觉麻痹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