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竞选为最想娶作妻子排行第一的后辈抓住把柄了

第一卷 第七章 与被竞选为最想娶作妻子的后辈一起去推的生日祭典

作者: 岩波零 更新时间: 2024-05-28 15:52:35

翌晨,远征东京的第二天。

我们两个人昨天晚上看动画看到很晚,在早上11点才退房离开酒店,然后进入车站前的家庭餐厅。

我们利落地吃完早餐,提前来到神崎真樱小姐的生日纪念祭典的活动会场大厅。

我在入口处出示了姐姐送给我们的票之后,不知为何,我拿到写着座位号码的纸条以及两张诗笺。

五彩缤纷的诗笺背后写有这个说明。

『将希望圣诞老人实现的愿望写在诗笺上,然后装饰在会场的圣诞树上。写下真樱中意的愿望的人,说不定会有好事发生喔?』

似乎是圣诞节加上七夕的组合。

虽然圣诞老人会不会去实现大人的愿望还是一个谜,但这是个让人雀跃不已的活动。

「有机会让真樱小姐看到我的愿望……!?」

朝日同学似乎也深有同感,她紧紧握着诗笺,双眼放着光。

「朝日同学,我们先去排队吧」

我指向进门处的贩售柜台。

那里贩卖着CD以及海报等周边商品,不过已经排起长队了。

我们排起队,然后看着周边商品一览表。

虽然我们是打算尽早过来的,但是生写真以及徽章等一部分商品上贴着『已售空』的贴纸,似乎已经卖完了。

「抱歉,我的预测太天真了,要是早点来就好了」

「没关系。反正预算有限,没有办法全部买下来。不如说选项减少,选起来更容易了」

「你还真是乐观啊」

朝日同学似乎很担心我,所以我按照她的意思接受了。

「朝日同学你要买什么?」

「果然还是T恤吧。不过连帽衫跟大手提包也很难让人抉择就是了」

顺带一提,这次活动的T恤是粉红色的,上面大大地印着『我家的猫是最可爱的喵』的神崎真樱小姐的心情。

虽然这件T恤看似是恶作剧的设计,但是却卖得非常火热。这世界还真是厉害。

「我该怎么办呢……」

「前辈也去买T恤,然后在活动前换好跟我凑对吧」

「不,再怎么说还是太让人难为情了」

「没有那种事喔。毕竟在会场买衣服的人基本上全都换衣服了」

朝日同学指向不远处的厕所。

确实,结完账的人都进入厕所,然后换上连帽衫跟T恤出来了。

仔细一看,还有人藏在附近的隐蔽处换衣服。

「话是这么说,不过我还是有点抵触。而且我也想就这样把它珍藏起来」

「那样的话,买三件不就可以了吗?一件用来穿,一件用来保存,还有一件拿来借人?」

「我没有那么多钱。还有我是要借给谁?」

「借给我。如果前辈肯借给我的话,我就可以去买其他周边了」

「很遗憾,这次远征东京我已经花了不少钱了,所以买一件T恤就收手了」

「那就买一件用来穿吧?难得买下来,不穿就太浪费了」

「……那倒也是」

「还有,反正都要穿了,那就在活动开始前换上去吧。毕竟活动T恤就是为了在活动现场穿而存在的」

「是这样吗?」

「肯定没错」

朝日同学自信满满地断言道。

「……我知道了。既然朝日同学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这么做吧」

「好耶!」

朝日同学高兴地叫起来,然后就这样跳起来。

虽然我认为这不是那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不过看到朝日同学的笑容之后,连我自己也跟着开心了起来。

「等到天气变得暖和起来之后,我们一起穿上这件衣服去到哪里玩吧♪」

「绝对不要」

「诶——那至少请穿到高中去吧。如果只是穿在校服下面的话,就不会被周围的人发现吧?」

「有在上体育课时换运动服时被人看到的危险,而且我本来就不想弄脏掉,所以就只在今天穿一下,然后好好保管起来」

「……因为我很成熟,所以今天陪我一起穿就行了吧」

不知为何,朝日同学露出得意的表情说道。

就这样,我们决定好要买的东西,然后在排队的闲暇期间在刚才收到的诗笺上写下自己的愿望。

我烦恼了一会是写『世界和平』还是其他愿望,最后写下了『无病无灾』。

「朝日同学你决定好写什么愿望了吗?」

我在凑近看上一眼之后,发现诗笺上是这样写的。

『我想跟前辈一起过圣诞节』

「————我说!?前辈!?偷看别人的愿望是很不礼貌的!!」

「对、对不起。反正都要挂在树上了,所以我想大家都会看到……」

比起这个,『我想要跟前辈一起过圣诞节』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想跟我一起过圣诞节吗?还是说————

「我话说在前头,我只是写下一个能引起真樱小姐注意的愿望,并非是我的真正愿望喔」

朝日同学红着脸,飞快地解释道。

「啊啊,原来如此。是这么一回事啊」

我环视了一圈大厅,发现这个活动的观众几乎都是男性,女性寥寥无几。比例大概是百分之五吧。

其中,如果有用女生的笔迹写下『我想跟前辈一起过圣诞节』这种满载青春的愿望,或许会引起神崎真樱小姐的注意也不一定。

「朝日同学真聪明啊」

「对吧?还有,我写在上面的『前辈』也不一定就是指前辈你」

「不是,你昨天不是在新干线上说过『对我而言,从以前到以后的前辈都只有一个人』吧。先不说以后会怎么样,眼下的前辈就只有我一个吧」

「啊……」

朝日同学似乎注意到自己的失误,她的视线开始飘忽不定。

「只是,我觉得想跟谁一起过圣诞节这种愿望,还是会有挺多人写的。如果真的想要吸引注意的话,是不是写些更奇特的内容会比较好?」

「……或许如此呢」

朝日同学点了点头,然后撅起了嘴。

她似乎还在为我偷看一事感到生气。

「顺带一提,所谓是奇特要到什么程度为止?比如『希望前辈被外星人掳走』之类的?」

「别让我遇到那么残酷的事情啊。还有为什么是外星人?」

「说到奇特,我想到的就是外星人。老电影里不是经常出现吗,还有就是被带上UFO接受改造手术的故事」

「确实是很奇特,不过是不是写些跟圣诞节有关的愿望会比较好?」

「那就『我希望前辈被圣诞老人掳走』」

「圣诞老人不会掳人吧」

「圣诞老人会把掳走的人带到根据地,然后让他帮忙分送圣诞礼物」

「别给圣诞老人追加恐怖的设定啊」

「时薪是1000日元」

「会给时薪吗……」

「毕竟是为孩子的笑容而努力,是一份有意义的工作吧?工作的大家都很温柔,是一个自由舒适的职场」

「我可是被掳走的?」

加入方式完全不自由舒适。

「话说回来,前辈写了什么愿望?」

朝日同学在看了一眼我的诗笺之后,嘲笑了一声。

「一点也不好玩」

「那真是抱歉啊」

我急忙消除掉了『无病无灾』这个愿望。

反正都要写了,还不如写个能吸引神崎真樱小姐注意力的。

「你觉得我的愿望朝那个方向发展会比较好?」

「我想想……因为真樱小姐很温柔,如果写一些能引起她的同情心的愿望,或许就能引起她的注意也不一定」

「比如说?」

「『我希望出走的妻子能回来』之类的」

「或许能引起注意,不过我想应该会当作没看到」

「那就『我希望中性脂肪能下降』之类的」

「为什么我的烦恼候补全是很像中年男性的内容?」

就这样,我们在诗笺写下『我希望前辈被圣诞老人掳走』跟『我希望中性脂肪能下降』这种,即使实现也不会让人高兴的愿望。

然后,轮到我们结账,朝日同学下单了长袖T恤跟其他复数周边,我的T恤她也一并下单了。

在结完账之后,我进入洗手间的单间换上T恤。

虽然有点冷,但是活动开始之后体温就会上升,所以先忍耐一下。

我在厕所入口等待时,看见朝日同学满脸笑容地走了出来。

「诶嘿嘿。前辈跟我是同一款呢♪」

「不如说,所有买下这件T恤的人都是同一款吧」

「确实如此,不过我跟前辈穿着一样的T恤这个事实,不是没有发生改变吗♪」

朝日同学的心情出奇的好。

但是现在的我,能理解何为快乐。

「穿上活动T恤之后,会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兴奋感呢」

我也是实际穿上之后才知道的。穿上去之后,就能感受到像是与其他参加者的一体感的感觉。

「如果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的话,我想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在现场穿上买下来的活动T恤。能体会到这种感觉,都是托跟朝日同学一起来的福」

「能听到前辈这么说,我也很高兴。那我们就去圣诞树上装饰诗笺吧」

「嗯,是啊」

根据写在诗笺上的说明,圣诞树似乎就在举办公演的会场内。

我们跟在穿着活动T恤的人群后面,然后来到了今天的会场。会场的构成就像电影院一样,大概能容得下三百人。

舞台上一共有六棵圣诞树。很多观众走上舞台,接着在树枝上绑上诗笺。

「为了提高我们诗笺被看见的概率,我们就装饰在真樱小姐视线的高度吧」

「好主意」

她根据真樱小姐的身高推算出视线的高度,然后尽可能在容易看到的位置绑上诗笺。

「嗯——……我侦查了一下其他人的诗笺,写下奇特愿望的人很多呢」

「大家想的事情都是一样的啊」

「怎么办?我们要重写吗?」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想不到可以拿来替代的愿望。毕竟不能去抄袭别人的愿望」

「这种时候,真想要一个能想出超级有趣点子的大脑呢……前辈是年级第一,难道就不能想想办法吗?」

「不要为难人了」

在考试上取得第一,跟想出奇思妙想所需要的能力是完全不同的。

「话虽如此,我觉得朝日同学的愿望也够狂热了。概率是三百分之二,还是有希望的」

「说的也是。人事已尽,接下来就是等待天命了」

我们对着圣诞树双手合十进行祈祷之后,走向座位等待开演。

我们分到的座位是G-5跟G-6,从前面数起是第七列,位置相当好。

「离舞台很近呢……!!我要对前辈的姐姐表示感谢……!!」

「一点没错」

「我好像,有点紧张起来了」

「我知道。在期待已久的活动即将开始的时候,不知为何就会紧张起来呢。明明自己只是在看而已」

「不过,这次有可能读到自己的诗笺吧?」

「要是能被选中就好了……」

就在我们满怀期待的时候,终于来到开演时间,然后开始播放起神崎真樱小姐演唱的歌曲。会场内的气氛一下子高涨了起来。

在无比响亮的拍手声中,神崎真樱小姐从舞台侧翼登场了。

她今天COSPLAY成圣诞老人,因为太过可爱,到处都是雀跃的声音。

神崎真樱小晶站到舞台中央,然后用麦克风大声喊道。

「大家好!」

「「「「你好——!!」」」」

「谢谢大家今天能来!因为是12月,所以我试着打扮成圣诞老人了!这套服装,很可爱对吧?」

「「「「很可爱——!!」」」」

「谢谢!话说回来,今天是我的纪念日,请问是什么日子?」

「「「「生日——!!」」」」

「回答正确!今天是我的生日♪」

「「「「生日快乐——!!」」」」

「谢谢——!所以,在今天的活动中,只要时间允许,我就会跟大家一起做我想做的事情喔!」

「「「「哦——!!」」」」

会场到处都爆发出粗犷的欢呼声。

通过这个呼叫&响应,我感觉得会场内的情绪再度提高一个阶段。

「第一个环节就是『圣诞愿望』!我会看大家装饰在圣诞树上的诗笺,然后把写有我中意愿望的人叫到舞台上,接着送给那个人礼物!顺带一提,准备好的礼物,全部都是我自己为了今天买下来的喔!」

听完这个环节的说明后,会场的气氛更加热烈了。

能得到神崎真樱小姐亲自挑选的礼物,真的太棒了。

「那就让我来看看愿望吧」

神崎真樱小姐走到圣诞树前,看起大量的诗笺。

「原来如此……有各种各样的愿望呢~虽然我很想一一念出来,但是今天有很多想做的事情没有时间,所以我会把诗笺带回家慢慢看喔。——啊,先给写这张诗笺的人礼物吧」

第一个被选上的,是写下『我希望能治好痔疮』愿望的人。

被读到诗笺的男性高兴地走上舞台,然后向神崎真樱小姐热情地讲述起痔疮的痛苦。

「这样啊,痔疮真是辛苦呢。对于这样的人,我就送给你跟我平时使用的一样的芳香剂吧。虽然我想对痔疮没有效果,不过请一定要痊愈」

神崎真樱小姐亲手将礼物交给患有痔疮的男性。我羡慕得眼睛都要出血了。

我也想在那么近的距离接触神崎真樱小姐。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在收到礼物的时候碰到手。

如果能实现的话,就算让我得痔疮也无妨……

在那之后,每个被读到自己愿望的人都走上舞台,然后收到靠枕或者护手霜等礼物。

顺带一提,今天准备好的礼物似乎跟神崎真樱小姐在自己家里用的是一样的东西,我在流下悔恨泪水的同时,在智能手机上记下产商名,尺寸以及颜色。

只要买齐这些的话,何时何地都能感受到神崎真樱小姐在自己的身边……!!

「那么,礼物还剩下一个,接下来就是最后一个愿望————」

会场里的人都在祈祷之时,神崎真樱小姐浏览起无数的诗笺。

然后,她走向装饰有我们诗笺的圣诞树之后,伸出了右手。

「我好像发现一个意义不明的愿望了。最后一个是写着『我希望前辈被圣诞老人掳走』的人喔」

「「唔!?」」

从并肩而坐的我们口中,发出奇怪的声音。

没想到朝日同学写下的愿望会被选中……!!

「座位编号G-5,写下这个愿望的人,快出来~」

「好、好的!!」

被叫到的朝日同学立刻站起来,然后朝舞台跑去。

神崎真樱小姐在看到朝日同学之后,脸上露出了笑容。

「哎呀,真是位可爱的女生~♪」

「初、初次见面!我叫朝日优衣奈!我最喜欢真樱小姐了!」

「谢谢~我也很喜欢你喔~啊嗯?」

神崎真樱小姐微微歪着头,然后开始仔细打量起朝日同学的脸。

「难道说,朝日酱昨天也有来『弑神巫女』的活动吗?」

「————!?为什么你会知道!?」

「我的记忆力很好喔。因为有你这么可爱的观众,所以我看了好几次,于是就记住了♪」

神崎真樱小姐说着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真的假的。

确实,朝日同学声称自己昨天在活动上,跟神崎真樱小姐对上了好几次视线。

但是,没想到她们居然真的是有对上视线。

「然后朝日酱,这个『我希望前辈被圣诞老人掳走』的愿望,是什么意思?」

「……那——个啊」

朝日同学一时语塞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下,再怎么样也不能说是为了引起神崎真樱小姐的注意力而随便写下来的吧。

那么,她究竟会如何跨过这个难关呢。

「现在开始说明的话,可能要花点时间……」

「没关系,可爱女生讲的话,不管讲多久我都能听下去」

「谢谢……那个我有一位关系很好的前辈,是个非常温柔的人,我觉得他很适合当圣诞老人。所以我想如果他要是被圣诞老人掳走,然后帮忙准备圣诞礼物就好了……」

朝日同学似乎相当紧张,她语无伦次地继续说明道。

「虽然前辈要从打下手开始,但是逐渐崭露头角,将驯鹿纳为自己的部下,最后夺走圣诞老人的地位。然后在圣诞节晚上来见我,给我一大堆圣诞礼物」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对不起,我完全搞不懂这是什么世界观」

神崎真樱小姐说着露出了苦笑。

恐怕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感想吧。

「顺带一提,那位前辈是男性吗?」

「是、是的」

「是个怎么样的人?」

「是个非常麻烦的人,既不坦率,还很挑食,不懂得灵活变通,还会说些很异常的话」

仿佛刚才的紧张都是骗人的一样,朝日同学滔滔不绝地说着。

虽然她说得很开心的样子,但是我希望她不要在推的面前举列我的缺点。

「啊,不过他很喜欢猫,也有可爱的一面喔。还有就是很聪明,很温柔,还有很多值得我尊敬的一面」

「这样啊这样啊~真是青春呢~虽然我不知道朝日酱为什么希望圣诞老人将他掳走,不过我明白朝日酱对那位前辈抱有好感了」

神崎真樱小姐一边说着,一边取下戴在自己身上的戒指。

「计划变更。虽然这枚戒指不是活动用的礼物而是我的私人物品,不过就送给朝日酱好了」

那一瞬间,会场爆发起一阵骚动。

神崎真樱小姐一直戴在身上的戒指……!?

太让人羡慕了……超级想要……!!

朝日同学似乎也难以置信,不知道该如何做出回应。

于是,神崎真樱小姐牵起朝日同学的左手,然后将戒指戴在她的小指上。

「你知道吗?戴在左手小指上的戒指,是用来祈祷能实现恋情的。要是你跟那位前辈的恋情能够实现就太好了」

「不、不。我不是喜欢上前辈……」

「是这样吗?那戒指不要了?」

「……仔细想想,我喜欢上前辈了。我就感激不尽地收下了」

朝日同学似乎为了拿到戒指而伪装自己了。

真是个势利的女生。

「谢谢……」

朝日同学低着头回来,然后一脸恍惚地坐了下来。

「那么,因为礼物留了下来,那我就再选一张诗笺吧~」

神崎真樱小姐再次看起诗笺,但是到最后,我的诗笺还是没有被选中。

☆☆☆

在那之后,神崎真樱小姐回顾了今年一年的活动,唱了自己的歌曲,聊了聊自己的爱猫,让我们这些粉丝开心不已。

开演过去两个小时,活动在盛况空前的状态下落幕了。

然后,活动的工作人员出现在舞台上,接着举起了相机。

神崎真樱小姐似乎是要以观众席为背景板,拍一张纪念照的样子。拍下来的照片或许会上传到SNS上也不一定。

「大家——!真的非常谢谢你们今天能来!下次在哪里再会吧!再见!」

「「「「再见——!!」」」」

拍完纪念照之后,神崎真樱小姐笑着挥起手,然后在热烈的欢呼声中消失在舞台的侧翼。

如梦般的事件结束了,我靠在椅背上。

朝日同学似乎也身处梦中一般,不想从座位上起来。

「朝日同学,你没事吧?」

「不行了。我全身无力,动不了了。」

「我想也是」

「真樱小姐超级可爱的。虽然我想在超近距离将她的尊容烙印在脑海里,可是因为她太过神圣的关系,完全没有留在记忆里……」

「深有理解」

会场内还有很多观众。再稍微享受一会余韵也没关系吧。

————就在这时,我注意到姐姐一个人站在不远处。

姐姐似乎想说些什么,用眼神向我示意。

「对不起,朝日同学。你能在这里等一会吗?」

「我知道了~……」

朝日同学心不在焉地回答了一句。虽然我说过要在活动之后将姐姐介绍给她,不过还是稍微等上一段时间会比较好。

我将朝日同学留在位置上,然后一个人朝姐姐那里走去。

「老姐,真亏你知道我的座位啊」

「你在说什么呢。门票都是我准备的,那我肯定会知道你的座位号码吧」

「啊,那倒也是」

「比起这个,你的朋友是女生?」

「是这样没错,我没有说过吗?」

「你都用那种方式来拜托我了,我肯定会以为是男性朋友吧。而且,还是个非常漂亮的美少女」

不知为何,姐姐不快地瞪着我。

「你该不会是想拿今天的门票当诱饵,来攻陷那个女生吧?如果你是打那种算盘的话,我就不会帮你了」

「不是那样的。话说姐姐,你在这种地方摸鱼没关系吗?」

「没关系的。毕竟经纪人在活动中没什么事可做的」

「是这样吗?」

「嗯。特别是真樱还不让人费事。就算我不在,她也会自己打车回家的。虽然像昨天那样的大活动在结束之后会就地采访,不过今天没有」

「诶?活动结束之后还有采访吗?」

「是啊。因为难得聚集了很多声优,还化过妆。有时候还会顺便剪辑一些在SNS上发布的访问视频,还有杂志采访之类的」

「嘿——我完全不知道」

确实,为了采访而去找好几位声优是很辛苦的。想的主意真不错。

「不过,老姐你今天是来做什么的?」

「算是为了以防万一吧。虽然说我很闲,但也有一些琐碎的工作。比如说,在活动快结束的时候,不是有拍纪念照吗?那张照片上传到SNS上的时候,我得检查一下内容有没有问题才行……嗯?」

话说到一半,姐姐突然露出有些狐疑的表情。

「你的朋友,是不是被人缠上了?」

「————嘿?」

在我顺着姐姐所指的方向看去之后,坐在座位上的朝日同学正在被一个三十出头的陌生男性搭话。

虽然不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不过只是男性单方面地在说话,朝日同学一副很困扰的样子。

「是很麻烦的搭讪吗。我来应对吧」

「不,总之我先去确认一下状况,老姐你在稍微远一点的位置看着吧。如果神崎真樱小姐的经纪人出马的话,事情可能会变得很麻烦也不一定」

「知道了。如果觉得时态不妙,就把我叫过来吧,我会立刻解决的」

空手道高手的姐姐自信满满地说道。她认为有力气的话就可以当保镖,对当上经纪人很有利,所以在学生时代就开始去道场了。

在身后有可靠帮手的情况下,我回到了朝日同学身边。

「啊,前辈……」

朝日同学在发出怯懦的声音,接着站起来躲到了我的身后。

「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人说希望我能将从真樱小姐那里收下的戒指让给他。虽然我已经说过好几次不可能了……」

「啊,原来是这一回事」

我能理解。确实,神崎真樱小姐私人物品的戒指,对于来到这个会场的所有粉丝而言都是梦寐以求的宝物。

即使有一个人来交涉能不能让出来,也不奇怪吧。

「那个,她好像不想把戒指让出来的样子」

「求你了。我会根据你们开的价格买下来的」

男性不肯罢休继续说道。我该将事情交给老姐,跟朝日同学一起逃跑吗?

但是————

「我比她要更爱真樱大人,所以我觉得那枚戒指应该由我来保管才是」

那个瞬间,男性说出了不能让我忽视的台词。

我血气上涌,飞快地主张道。

「我认为她对神崎真樱小姐的爱,一点也不输给你。她收看过神崎真樱小姐至今为止饰演过的所有动画,也玩过神崎真樱小姐担任角色配音的所有游戏。当然,神崎真樱小姐上过的广播节目全部都有检查过,在视频网站上现场直播的时候也会实时收看,还会不停地发表称赞神崎真樱小姐的评论」

于是,男性有点胆怯起来了。

「真、真行啊。我因为工作的关系,没有办法实时收看所有的现场直播……虽然我也很想进行评论……」

「即便如此,你也不需要自卑。因为对神崎真樱小姐的爱,是不能靠花费的时间长短来衡量的」

「前辈说的没错。请不要沮丧。下次现场直播的时候,早点结束工作,能赶上就好了」

「谢、谢谢……那个时候我会发一大堆评论的」

「好了,接下来就轮到你了。请主张一下你对神崎真樱小姐的爱」

在我催促之后,男性稍微烦恼了一下便开始说了起来。

「我当然看过相关的动画,游戏还有广播节目,为了能多参加真樱大人出演的活动,我还搬到了东京」

「原来如此。虽然房租很贵,但是考虑到交通费的话,就有得赚吧」

「而且,我想住得离真樱大人近一点。毕竟有可能会在路上偶然碰到也不一定」

「好浪漫……真是有梦想的想法呢。前辈,我们高中毕业之后也去东京上大学吧」

「那个不错呢。我们积极考虑一下吧」

「工作的状况,选择时间灵活的职场比较好。我是在开始为真樱大人声援之后才跳槽到东京的公司,一开始工作的地方每周都要上班,想要参加活动的话会非常辛苦。现在的公司是每周五天工作制,所以我才能像这样来参加活动」

「居然为了神崎真樱小姐换了好几份工作……顺带一提,你说过会根据她出的价格买下来,老实讲,你能出到多少?」

「我想想……三百万日元左右吧」

「给好多……」

「我能感受到你对真樱小姐的爱了」

我跟朝日同学都莫名地佩服起来了。

「你从真樱大人那里收下的戒指有国宝级的价值,换算成日元的话当然不会低于3亿日元」

「3亿啊……」

「虽然这枚戒指无法定价,但是如果要硬想一个金额的话,我觉得还是很合理的」

「可是,我能承受的极限是300万日元。拜托了,能不能让给我?」

「只要能得到戒指的话,即便是舍弃所有存款的心情我非常能理解。可以的话,我也想让她让给我」

「我也明白。如果得到的人不是我自己的话,我或许会恨上那个人也不一定」

「朝日同学,你要怎么选择?有300万日元的话,就可以随便去神崎真樱小姐的活动,周边也可以想买就买了」

「前辈,这还真是个愚蠢的问题呢。就算给我3亿日元,我也不打算让出去。这枚戒指是真樱小姐为了实现我的恋情才会送出来的。如果我转售给其他人的话,就会变成我辜负真樱小姐的心意了」

在朝日同学用强硬的语气说出来直呼,男性瞪大了眼睛。

「你说得没错……要是做了违背真樱大人意志的事情的话,就会让她伤心的……是我错了」

「谢谢你的理解」

「不会不会。耽误你们的时间,真的非常抱歉。再见……」

男性点了点头,然后朝右转去。

「————那个!」

朝日同学叫住了正准备离开的男性。

「虽然我不能把戒指让给你,不过你要拍一张照片吗?」

「————诶!?可以吗!?」

「当然了。因为是很宝贵的戒指,所以我想光是智能手机里有照片,就已经非常幸运了」

朝日同学说着摘下了戒指,然后递给了男性。

「谢谢。那我就不客气地拍一下了」

男性举起智能手机,对着放在自己手心上的戒指按下好几次快门。

「……那个——也可以让我们拍一下吗?」

突然,有一群男性从背后对我们搭话。

在远处听到刚才对话的人们走了过来,然后请求起拍照许可。

「当然可以了。请当作今天活动的回忆吧」

因为朝日同学的允许,神崎真樱小姐的戒指在粉丝之间传递,开始了摄影会。

在等待拍摄结束的这段时间里,我们跟其他粉丝交流起今天的活动感想,加深了彼此的交流。

☆☆☆

戒指摄影会结束之后,我们离开了会场。

「那个一开始希望我能把戒指卖给他的人,虽然一开始很可怕,但是在试着交流之后,还是个挺好的人呢」

「是啊。我觉得神崎真樱小姐的粉丝里没有坏人。包括朝日同学在内」

「————诶?你说我吗?」

「嗯。正常来讲,我觉得从神崎真樱小姐那里收下的戒指根本就不会想让其他人碰。能将它借给素不相识的人,我觉得你很了不起」

「是、是这样吗?对我来说虽然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能得到前辈的夸奖,我很高兴……」

朝日同学在有些难为情地说完之后,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就在这时,一脸惊讶的姐姐走了过来。

「摄影会好像终于结束了呢」

「嗯。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看着理所当然般地进行回答的我,朝日同学一脸紧张地问道。

「那个,前辈,难道说这位就是……」

「初次见面,我是大翔的姐姐」

「果然!初次见面,我叫朝日优衣奈!真的非常谢谢你今天把门票让给我!这份大恩,我永生难忘!」

「也没有那么夸张啦。活动玩得开心吗?」

「是的!非常棒!」

「那就好……话说回来大翔」

笑容可掬的姐姐转向我这边,然后表情也发生了变化。

「这次虽然圆满解决了,但是那个人也有可能会是很危险的人,以后要是再发生那种事情,不是立刻逃跑就是去叫保安」

「不是,因为老姐你就在附近,所以我想应该没问题的。而且,今天的活动那么棒,我不想让人留下不好的回忆」

「不好的回忆?」

「嗯。虽然有点执着,但是那个人没有恶意,只是想要戒指才会来交涉而已。尽管如此还把保安叫过来的话,会让人心情变差吧?难得来享受一次神崎小姐的活动,所以我希望能维持最棒的心情回去」

「也就是说,你是在顾虑纠缠你们的男性?」

「是啊。而且,如果把保安叫过来的话,或许会招来那个人的怨恨也不一定对吧?」

即便从那个场合脱身,朝日同学在登上舞台的时候已经被人知道了全名,在网上被人搜索出来的话,就会有被人报复的危险。为了排除这种风险,我认为这次还是别叫保安比较好。

「前辈,你居然为了我考虑到这个地步吗……!?」

听完我的说明,朝日同学双眼放着光,抬头看着我。

那副表情,宛如恋爱中的少女一般————

「顺带一提,你刚才在舞台上说的喜欢上的前辈,指的是我弟弟吗?」

姐姐突然问了朝日同学一个离奇的问题。

「不不不,不是的!我只是想要戒指,所以才会那样对真樱小姐说的!」

「啊——也是呢。不可能会有女生会想跟我弟弟这种,既固执又挑剔的男生交往吧」

姐姐一边嘲笑我,一边敲着我的脑袋。

看到这一幕的朝日同学有些不满地撅起嘴,但是可能是顾虑到我姐姐,她没有多说些什么。

☆☆☆

在那之后,我们跟老姐聊了一会,然后向东京车站走去。

虽然还有一些可以拿来观光的时间,但是因为我跟朝日同学都非常疲惫,加上明天还要上学,于是我们决定早点回到宫城。

我们在窗口提前新干线的时间之后,买好给家人的特产,接着搭上了新干线。

「……那个,前辈」

我们在座位上落座片刻之后,朝日同学一副下定决心的语气开口说道。

「刚才前辈的姐姐不是有说过『不可能会有女生会想跟我弟弟这种,既固执又挑剔的男生交往吧』吗?那个时候我没有反驳,不过我认为前辈虽然很挑剔,但是也有很多优点。我不是指自己,正常来讲,应该有很多女生会想跟前辈交往吧?」

「这样啊。谢谢你给我打气」

「请不要简单地蒙混过去。我不是为了让前辈打起精神才说恭维话,我是出自真心的喔?」

「我知道……虽然自己这样说可能有点招人厌,其实我还是挺受欢迎的」

「啊,这么说来确实如此呢。毕竟我认识前辈的契机,也是出自偷拍前辈的传闻……」

朝日同学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她的表情也变得复杂起来。

她对我受欢迎这件事有那么意外吗?

「……话说回来前辈。真樱小姐希望前辈跟我恋情能够实现,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如果前辈跟我以外的人交往的话,就等于践踏了真优小姐的心意」

「你这说法……」

「事情就是这样,前辈不可以跟我以外的人交往喔?」

朝日同学在这样说完之后,露出淘气的笑容。

咋看之下她似乎很开心的样子,但是不知为何她的脸有点红红的。

「照你这个道理,朝日同学也不能跟我以外的人交往了吧?」

「关于这点没有问题。毕竟我除了前辈以外没有其他要好的异性朋友」

「即便如此,既然你都拿下最想娶作妻子排行第一的宝座了,应该有很多人向你告白过了吧?」

「素不相识的人向我告白,我怎么可能会答应呢。说到底,能跟我交往的,估计也只有跟我一样深深爱着真樱小姐的人了……」

「确实」

我认为像我们这样的重度宅,是不可能跟无法理解他人兴趣的人长久交往下去的。

「也就是说,朝日同学一生都不打算跟谁谈恋爱了?」

「————诶?我刚才的发言,前辈是怎么理解的?」

「斩断所有与异性的邂逅,单身到死」

「真是崭新的理解呢……」

「不过,因为你觉得一辈子单身会很寂寞,所以才想带上我吧?毕竟我要是交到恋人的话,就不能跟你一起去参加活动了」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就是了」

「那还能怎么解释?」

「……那种话,我怎么可能自己说得出口。请自己去想吧……」

朝日同学在用近乎消失的声音嘟囔上一句,接着转过头去。

为什么她突然就不开心起来了呢……

「真拿你没办法。那在抵达仙台的这两个小时里,我就好好思考一下这件事吧。朝日同学说即便不跟我以外的人交往也没关系的真意是————」

「话说回来前辈。这次的远征东京真的非常让人开心呢」

听到我发言的朝日同学,一脸慌张地向我搭话。

一副宛如让我仔细思考就会为难的反应。

「是啊。能连续两天拜见神崎真樱虽然非常棒,不过多亏是跟朝日同学一起来参加,我在活动以外的时间也很开心」

「前辈能这么说,我很高兴。也就是说,前辈以后也会继续跟我一起进行应援活动对吧?」

「……虽然我很想这样做,不过这次的远征东京已经花光我所有的存款了……」

「其实我也是。所以,回去之后要不要一起找找看兼职?」

「你是指在同一个地方打工?」

「是的。我想试着在咖啡厅工作看看」

「我比较想在书店打工」

「诶——咖啡厅才好吧——制服不是很可爱吗?」

「那我们分别去打工吧」

「不要,我一个人会很不安的。如果前辈不肯跟我一起打工的话,那前辈跟猫戏耍的视频说不定就会在全国进行播放了喔?」

「————哈!?」

一瞬间,我没能理解朝日同学在说什么。

「不是不是,你在说什么。那个视频应该删除————」

「前辈,你太天真了。智能手机上的确实已经删除掉了,不过数据还留在云端上喔」

「你、你说什么……!?」

「不过,我也是在家里看了电脑之后才注意到的。我好像设定成在智能手机相册里删除掉之后,电脑不进行删除的话,数据就会留下来的样子」

朝日同学在这样说完之后,吐了吐舌头。

「这跟我们约好的不一样吧。给我好好地把电脑里的数据删除掉啊」

「前辈,请好好回想一下。我们当时约定的应该是『我会删除掉智能手机里与前辈有关的所有视频』。但是电脑里保存的数据并没有包括在内」

「啊……」

确实如此。我没有想过朝日同学会在其他地方备份数据的可能性。

因为我以为朝日同学不会做那种事情,所以大意了。

「……这是我的失误」

「承认了吗?前辈真的很可爱呢」

朝日同学窃笑起来,然后开心地宣布道。

「事情就是这样,我们打工的地点就决定是咖啡厅了」

「不,但是我对咖啡厅一点兴趣都没有」

「前辈,请好好想过之后再发言。既然所有的数据都有保存下来,那就意味着,前辈戴着猫耳跟狗耳朵的照片也在我手上吧?」

「唔……」

因为当时的朝日同学太过可爱,使得我失去冷静,现在想想,我还真是提供给了她非常离谱的素材……

「……我知道了。打工的地点选咖啡厅就行了」

朝日同学不会轻易地改变意见这件事,我在这两个月内已经非常清楚了。现在就干脆利落地放弃吧。

不过,至少让她选一家附带书店的咖啡厅……

「还有……我想拜托前辈一件事」

朝日同学不知为何开始紧张起来,然后战战兢兢地开口说道。

「嗯?什么事?」

「前辈不是一直都在叫我『朝日同学』吗?以后能不能直接叫我『优衣奈』?」

「诶?为什么?」

「怎样都可以。如果前辈拒绝的话,我就把视频放出去」

朝日同学在飞快地说完之后,不知为何有些难为情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