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竞选为最想娶作妻子排行第一的后辈抓住把柄了

第一卷 第一章 被竞选为最想娶作妻子的后辈抓住把柄了

作者: 岩波零 更新时间: 2024-05-28 15:50:51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等待黎明的夜晚

图源: UU

高中生活,表现出弱点就是败北。

像我这种沟通能力低下的人,如果正常生活的话,就会被排到学校阶级下层,然后受到阳角贬低。

只要失败一次,就会遭人吹毛求疵,扩散开来,接着阶级就会进一步下降。

这是负性连锁。

但是,不存在没有弱点的人。

正因为如此,我必须继续虚张声势。

戴上优等生的面具,为了炫耀自己是完美的人,就必须不断获得胜利。

然后,如果要伪装自己度过高中生活的话,就必须谨慎选择来往的人。

绝对不能让喜欢看到他人失态的人,发现自己的破绽。

10月22号,星期五的放学后。

我在高中附近的书店停车场等待,与从店里离开的同学开始交易。

「拿到那个东西了没有?」

「嗯,没有任何问题」

「没有人看到吧?」

「你以为我是谁?我不会犯那种错的」

他这样说着,脸上露出冷酷的笑容。

这家伙的名字叫做影山忍。是我的同班同学。

他是我从初中时代就认识的人,也是我现在在这个学校里唯一能信赖的人。

影山的口风很紧,朋友很少。

没有比朋友很少的人更值得信赖的人了吧。毕竟没有机会可以将我的秘密讲给其他人。

「好,这是报酬」

我将装进信封里的7700元递给影山,然后从他手中接过塑料袋,接着立刻放到包里。

塑料袋里装着的是今天发售的动画『弑神巫女』的蓝光BD第一卷。

我们看上去似乎是在进行一场危险的交易,但不过是一个小剧场。当我们独处的时候,就会在那个时候进行这种毫无意义的对话。

「替大翔你买的话,我可以拿到积分是无所谓,不过,动画的蓝光BD自己去买不就可以了?」

影山停下商人的表演,然后半笑地问道。

「不行。要是让谁看到了,我的形象会崩塌的」

当下的时代,不会因为看个美少女动画就受人迫害。

但是,阶级的下降是不可避免的吧。

「大翔你还真是喜欢自己给自己加戏呢。为了让人觉得你是优等生,考试一直拿第一,在休息时间假装看哲学书」

「伊曼努尔·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还是太难了,我最近在假装读孔子的『论语』」

「结果是两边都看不懂,假装自己在看是吧」

「可以的话,我也想在休息时间放松一下,聊聊低智商的话题来嗨一下。但是事到如今,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大翔你牺牲一堆东西来装饰自己的结果,就是班上的女生完全被你骗过去,然后朝你投来羡慕的眼光呢」

「同班同学的女生在小声议论我的时候,真的是爽透了」

「不过,你没有想过要跟女生交往对吧?」

「没有那回事」

「那你不会去找个人告白吗?成功率似乎挺高的」

「……如果成功率不是百分百,我是不会采取行动的。毕竟被拒绝的话,我搞不好会当众出丑」

「我觉得你是警戒过头了」

「就算是交到女朋友了,在分手之后,我的性癖也有暴露的危险」

「为什么你要在交往之前就开始担心分手之后的事情?」

「总之,我们班上没有让我愿意冒着风险去交往的对象」

「我觉得可爱的女生还是有的。大翔你想交往的女生条件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

毕竟跟那个人相比,我觉得大家的等级都很低……

「搞不好我对女性的外貌要求还挺高的」

「你是指要有艺人级别的外貌?」

「那种美女会不会将我当成恋爱对象先放到一边,我希望的条件就是这个」

「原来如此。我们高中好像没有能跟艺人匹敌的美女啊————啊,不过在上个月文化祭举办的『最想娶作新娘』竞选上,夺得第一名的朝日优衣奈同学,长得可不输过艺人啊」

「我没有参加文化祭,所以没有看到那个活动」

「我也只是看了结果,她是位让人难以置信的美女喔」

影山一边说着一边操作智能手机,然后给我看了一下优胜者的简介。

上面刊登了一张近似人气偶像的美少女照片。

光泽的黑色长发加上犹如蓝钻般闪亮的眼睛。

高挺的鼻子以及粉红色的丰满嘴唇。

以完美比例排列着所有脸部部位的美少女,浮现出宛如晴朗蓝天般的笑容。

「确实,脸部偏差值非常高啊。应该能以绝对优势拿到冠军吧」

「对吧?」

「不过,影山你没有看到真人吧?反正这张照片是经过加工的吧?」

「是吗?」

「不经过加工,很难想象我们宫城县会有这种级别的美少女」

「不,宫城出身的名人有很多吧?而且实际上,就是这位叫朝日优衣奈的人拿到了冠军」

「那倒也是……长得这么漂亮,即便不去怎么努力,在出生的瞬间就已经是胜利组了吧」

「确实,这已经是人生简单模式了吧」

「真可憎」

「不要对素不相识的美少女抱有敌意啊」

影山在露出苦笑之后,用智能手机确认了一下当前时间。

「啊,我差不多得回去了」

「谢了影山,今天帮大忙了」

「嗯。那星期一学校见了……希望有朝一日,大翔你能喜欢上身边的女生就好了」

影山骑上自行车说了一句多管闲事的话之后,就这样离开了。

我一边确认包里蓝光BD的触感,一边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车站。

虽然我很想尽快打开从影山那里拿到的蓝光BD,但又不能让谁看到。得忍到回家才行。

尽管动画本篇也可以在包月制的动画配信网站随时观看,不过这个蓝光BD里附赠了主演的女性声优的角色歌CD。

那个主演的神崎真樱小姐,正是我的主推。

神崎真樱是一位美到让人难以想象的美女,因为经常可以在SNS上看到她的身影,所以我觉得同班的女生级别都很低。

顺带一提,我推神崎真樱的事情,也有对影山保密。毕竟他肯定会把我当成笨蛋。

啊啊,好想快点回家,然后去听角色曲……!!

并且,这个蓝光BD里也装有『活动门票优先贩售申请券』。

活动门票优先贩售申请券是为了纪念蓝光BD的发售,而实行的先行抽选参加现实活动的预约权利。

虽然入手门票的机会有先行抽选贩售跟正常贩售两次,不过,走正常贩售入手有数位人气声优出演的活动门票是极其困难的。

因此,绝对想要参加活动的人都会去购买蓝光BD,然后申请先行抽选贩售。

不过,就算买了蓝光BD,如果没有被抽到的话,也没有办法入手票。

现实活动是可以在现场观看推的宝贵机会。其实我是想一堆蓝光BD来提高中选几率的。

但是,没有打工的高中二年级学生没有那等财力。

我能做的就是祈祷自己能中选。

我一边想着这些事一边往前走后,我的视野一端有一个白色的小东西在移动,铃铛声音响了起来。

我停下脚步环视四周,然后发现一只可爱的白猫在盯着我看。因为有戴着项圈,所以应该是家猫。

我被它的可爱吸引靠了过去。

当然,我知道猫的体内有很多杂菌。如果手被咬到的话,不知道会得什么病。

但是,这份可爱是不能无视的。

直到不久前我还很怕猫。我在小时候突然被咬过手,然后留下了心理阴影。

但是因为神崎真樱小姐最近开始养猫,频繁上传用猫话对爱猫说「到吃饭的时间了喵」,「我去工作喵」的视频到SNS上的关系,我在观看的过程中也喜欢上了。

虽然我自己也很惊讶这种感情变化,但是信者似乎是一种只要是推喜欢的东西就会无条件喜欢上的生物。

我一点点地靠向白猫,不过它似乎没有要逃跑的样子。

我就在这个距离蹲下来,然后战战兢兢地伸出手之后,我摸到了它的喉咙。何等亲近人的猫啊。

「你好可爱啊。正在散步吗?」

当然,白猫没有作出回答,但是看到它像是很舒服一样地叫出声的关系,我忘乎所以地抚摸了起来。不仅是喉咙,连脑袋也摸了起来。

「作为你让我摸的回礼,我很想给你点什么,但是我没有带吃的……」

说到底,我不是很清楚猫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

「不过,你还真是可爱喵。你叫什么名字喵?」

「————你喜欢猫吗?」

突然,有人从我的后背朝我搭话,我的心脏差点停止跳动。

我立刻回过头,然后发现一位可爱到不行的女生正露出微笑站在那里。不知为何,她将智能手机对着我。

我仔细看了一下她的脸之后,发现她就是在那个竞选最想娶作新娘中排行第一的朝日优衣奈。

虽然我在刚才还在怀疑影山给我看的是经过加工的照片,不过那是冤枉的。

本人是超出期待级别的,完全出乎意料的美少女。

但是,我的心脏剧烈跳动的原因并非是因为被美少女搭话而感到紧张。

……我刚才「你还真是可爱喵。你叫什么名字喵?」这段发言,被她给听到了吗?

因为猫实在过于可爱,我一不小心就用出,在看了好几遍推的视频的期间所记下来的猫话。

一生的疏忽。我好想揍一顿在十秒前忘记这里是公共场所的自己。

但是,现在悲观还为时尚早。毕竟我的声音很小,所以她也有可能没有听到。

————好了,该怎么办呢。下定决心试着问一下吗?

如果被她听到的话,我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无法振作起来,不过我跟朝日同学在不同的年级,所以应该不会有奇怪的传闻传播出去吧……

我这样想着,朝着她投向视线后,发现朝日同学像是很抱歉地低下头。

「啊,对不起。因为这幅光景太令人欣慰,所以我没忍住拍成视频了」

「————你、你说什么!?」

我的脸色一下子变白了。

没想到会发生比我预想的还要糟糕的事态……!!

如果我在路边向猫搭话的视频被流传出去的话,我至今为止构筑起来的优等生形象就会毁于一旦……!!

我急忙站起身,然后低下头。

「拜托了,就当作你没有看见刚才发生的事情,把视频删除掉吧……!!」

「诶?你就那么讨厌吗?」

「那是当然的吧。要是让人看到我向猫搭话的场景,我的人格会被怀疑的」

「没有那回事啦。毕竟我经常有看到会向猫搭话的人。而且,看到像前辈这种年级第一的优等生在天真无邪地跟猫玩耍的样子,特别是女生看到会产生反差萌的」

「不,不可能会有反差萌吧」

我在否定的同时,突然产生一个疑问。

朝日同学,刚才是不是说了「像前辈这种年级第一的优等生」?

难道说我的身份暴露了?

「等一下,为什么你会知道我是年级第一?」

「是社团的前辈说的喔。说我们班上有一个男生在入学考之后一直拿第一」

「原来如此……」

没想到连在班级外都有传闻。

这是我在陷入危机后,得到的有点让人高兴的情报。

「不过,为什么你只是听,就知道那个人是我?」

「因为我看到了那位前辈偷拍下来的照片了」

「————诶?我被人给偷拍了?」

「是的。用的似乎是可以消除快门声音的软件」

「这人不是来真的嘛」

「事情就是这样,我要把这个视频给那位偷拍的前辈看看,然后问一下她有没有产生反差萌喔」

「千万不要这么做」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糟糕的视频使用方法。

「拜托了,只要你能删掉视频,我什么都愿意做……!!」

「什么都……愿意是吗?」

那一瞬间,朝日同学的蓝色眼睛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那就请详细跟我说说,关于前辈刚才拿到的那张蓝光BD」

「!你你你,你说的是什么呢?」

「请不要装傻。你收到你朋友买的《弑神巫女》的蓝光BD了吧?我刚才在店里看到你朋友在结账的样子了」

「真的……?」

影山那家伙明明一脸得意说「你以为我是谁?我不会犯那种错的」……!!

「前辈,请你老实告诉我。你是打算使用装在这张蓝光BD里的活动门票优先贩售申请券对吧?」

「为、为什么你会知道……!?」

看到我动摇的样子,朝日同学淘气地笑了起来。

「我们换个地方慢慢说吧。如果不想让这个视频流传出去的话,就请老老实实告诉我你最推的声优是哪位」

☆☆☆

就这样,在朝日同学的带领下,我们移动到附近了公园里。

被她抓住把柄的我没有拒绝权,只能老老实实地跟在她的身后。

我接下来会遭到什么对待呢?

说到底,为什么我想要参加现实活动这件事会被发现呢。

以活动门票优先贩售申请券为目的而购买蓝光BD的事情,明明我也没有告诉给影山……

我会就这样被她掌握住证据,然后被当成声优宅批斗吗?是不是直接逃跑会比较好?

但是,如果放任先前的视频不管,我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

得想办法操作朝日同学的智能手机,把视频删除掉才行……

最后,我在还没有想好对策的情况下来到公园,我们并排坐到了长椅上。

「还没有来得及自我介绍。我是一年级的朝日优衣奈」

朝日同学面向我,然后低下了头。

为了不让动摇表现在脸上,我拼命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

「我是二年级的不破大翔。朝日同学在今年的文化祭上,被选作最想娶作妻子排行的第一对吧?这不是很厉害吗」

「确实呢」

「你不否定啊」

「因为拿到第一而谦虚的话,你不觉得会对其他参赛者很失礼吗?」

「确实,听上去很有可能会让人觉得其他人都是丑女,所以才获得优胜的」

「倒不是说她们都是丑女就是了……不过前辈都受欢迎到有人来偷拍了,如果在竞选『最想让他当老公』的比赛上出场的话,搞不好会夺得冠军吧?」

「我对那种俗套的活动没兴趣」

「不过,获得优胜的话,可以拿到食堂的一周份的免费券喔?」

「这微妙的奖品是怎样……」

「不不,这不是非常棒的奖品吗。喜欢的菜单会变成免费的喔?」

朝日同学握紧双手,然后强烈主张道。

「我每天都在食堂吃最贵的烤肉套餐。真的是太棒了。我觉得世界上没有比用其他人的钱吃的烤肉还要美味的东西了」

「难道说朝日同学,你是为了食堂的免费券才会参加比赛的吗?」

「那还用说吗。如果没有想要的奖品,我才不会去参加那种麻烦的比赛」

「……」

非常庶民的想法。

我一直以为会去参加外表比赛的都是自我表现欲望很强,想让大众知道自己美貌的人……

「————好了,自我介绍就到这里,我们进入正题吧」

朝日同学在这样宣言之后,端正了姿势向我提问道。

「在出演了蓝光BD发售纪念的声优里,前辈推的是哪一位?」

「我要行使沉默权」

「前辈你觉得自己有保持沉默的权利吗?刚才,你说过『只要你能删除视频,我什么都愿意做』对吧?」

朝日同学这样说着,然后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请告诉我吧」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这句话,你不觉得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能相信的句子吗?」

「没有那回事喔。我的口风很紧的」

「你是要我怎么去相信还没有认识10分钟的你?」

「前辈,你知道性善说吗?」

「我觉得好人是不会拿视频为素材去勒索别人的」

「您说的是。戳到我的痛处了————那我们就来聊聊我的推理吧」

「推理……?」

「前辈刚才用猫话向小猫搭话了。然后『弑神巫女』的主要演员里有人最近开始养猫了,还经常上传跟猫戏耍的视频。前辈是在看那个视频的时候,感染上了猫话对吧?」

「!?」

这女生会为什么会知道……!?

「不、不是……那是……」

「不可以说谎喔?请对着这位真樱小姐的照片,将事实说出来」

朝日同学话音刚落,便在智能手机上显示出神崎真樱的照片,然后对准我。

那是在今年五月举办的演唱会上,热情高歌的神崎真樱小姐。

加上舞台服装,美得近乎神圣。我的脸颊不由得放松下来。

「诶嘿嘿,看来我是不用问答案了呢。看到前辈面对真樱小姐的笑容,我就明白前辈的心情了」

「唔咕」

「你推的是真樱小姐对吧?」

「你、你在说什么呢」

「前辈,快点死心吧」

「……」

那是当然的。我怎么可能会去承认。

我在上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在教室里玩公布自己喜欢的女性艺人的惩罚游戏,我说出了巨乳写真偶像的名字,结果被女生们骂「真恶心」,学校生活彻底陷入黑暗。

不管成绩有多优秀,我这种人归根究底只是因为喜欢写真偶像,就会导致股票暴跌。

所以从那天起开始,我就开始努力不让其他人看到自己的弱点。

为了不再重复相同的失败。

「话说,为什么你会那么了解神崎真樱小姐?说到底,能这么快就将照片放出来,难道说你是保存到智能手机里了?」

「是的。其实……」

朝日同学把手伸进自己的包包,将『弑神巫女』的蓝光BD递到我的眼前。

「我的主推也是真樱小姐」

「————诶!?真的假的!?」

由于这部动画是面向男性的,我没能想到朝日同学也买了蓝光BD,所以过度惊讶而停止了思考。

但是,这样就解开了一个谜团。之所以朝日同学会在刚才的书店里关注影山,其理由是因为他跟自己买了一模一样的蓝光BD。

「话说回来前辈。明明我刚才说了『我的主推也是』,不过你却没有否认对吧?」

「————啊」

「我再问一遍。你推的是真樱小姐对吧?」

朝日同学将身体向前倾斜,一脸认真地问着我。

已经完全露馅了。看来继续隐瞒下去是不可能的。

「……是啊。我是想参加神崎真樱小姐出演的活动,所以才会买蓝光BD的」

我下定决心坦白道。

没想到我居然有一天会被这样的美少女逼问,被迫承认自己喜欢的女性声优……

「果然如此呢。明明早点说出来也没有关系的~」

朝日同学露出笑容,不停地发出提问。

「顺带一提,前辈入圈多久了?」

「……从我入圈开始算起到现在差不多半年吧。因为一些缘故,我从今年的春天开始关注神崎真樱的活动了」

虽然我也有想过突然装成粉丝,但因为没有什么意义,所以我就老实回答了。

「所以我知道刚才的照片是今年5月举办的演唱会」

「诶?光看服装就知道是哪场演唱会吗?」

「那当然是因为我将神崎真樱小姐的演唱会无限循环,深深烙印在脑海里了……对不起,让你觉得恶心了」

「没有那回事!我很高兴能认识到核心粉丝!」

朝日同学双眼放着光,将身体更加向前倾斜。

「我们立刻聊聊神崎真樱小姐的优点吧!我身边没有熟悉声优的人,所以一直想找一个能跟我交流的同伴!」

「哦、哦?」

「真樱小姐不管是演技,唱歌,还是跳舞都很拿手,甚至还很会主持,画画也画得非常好,这根本就是完美超人了吧?不过你知道她在一开始的时候除了演技之外都很不擅长,每次被要求学会这个技能的时候会努力掌握吗?看到她为了让粉丝们开心起来而去挑战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以及努力去享受的样子之后,我就开始推真樱小姐了!」

朝日同学对着困惑不已的我飞快地说道。

看来,她似乎只是单纯地想跟同好交换意见。

如果她不打算贬低我的话,我就没有必要警惕了吧……

「顺带一提,我觉得神崎真樱小姐在每次出席活动的时候都会改变发型,在时尚上也会加入小段子,然后让粉丝开心起来的这点也很棒」

「我懂!那个时候要配合自己在动画里扮演的角色,所以才会改变服装跟发色对吧!」

「特意去染发真的是太厉害了。现在虽然是金发,不过之前的茶色头发也很美」

「刚出道时候的黑发也很青春很可爱呢」

「因为脸很完美,所以全部的发色都很合适吧」

「红色跟粉红色肯定也很合适吧」

「没错。不过,我倒是希望不要染太奇特的发色」

「不过真樱小姐的话,很有可能会这么做呢」

「因为神崎真樱小姐在给粉丝福利方面相当用心。会在SNS上回复众多粉丝的留言,在广播剧上也会尽可能多的去读他们的邮件。正因为从她的言行里渗透出人的优点,所以才会让人想一直推下去对吧」

「理解力好强……!!真樱小姐现在是三个广播剧的固定成员,前辈你在听的是哪个?」

「那当然是全部。她在出席其他广播节目的时候我肯定会检查,她在视频网站上时常进行的游戏实况我也肯定会实时收看」

「这是能交到真正同伴的预感……!!顺带一提,你有在关注真樱小姐以外的其他声优活动吗?」

「我姑且会关注SNS,收听一下声优每周的广播以及其他的」

全部都是女性声优这点就先不说了。

「不过,能让我追活动那种程度的就只有神崎真樱小姐就是了」

「我也是!前辈,这就是命运!在同一所高中推同一位声优的前辈后辈居然会相遇!」

朝日同学兴奋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

「我现在深受感动!如果前辈是女生的话,我都想抱上去了!」

「不,神崎真樱小姐的SNS的关注人数也就10万人左右,应该有非常多的宅是只推神崎真优的吧?」

「为什么你要说这种话!」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不过,从概率来讲,搞不好还挺厉害的」

「也是!」

朝日同学在满足地说完之后,重新坐到了长椅上。

「话说回来前辈,在命中注定相遇的基础上,能跟我建立合作关系吗?」

「合作关系?你要做什么?」

「我不能大声讲出来,所以听我说一下下」

话音刚落,朝日同学便转过身,然后将她那张美丽的脸庞凑了过来。

如果乱动起来,搞不好就会触碰女性特有的隆起,我们之间给人的距离感就是这种感觉。

在我没有理解情况,无法动弹的时候,朝日同学用右手将自己的嘴跟我的耳朵连在一起。

「我们各自拥有的活动门票的优先贩售申请券,一次最多可以申请两个人。你理解这个意思吗?」

她对我小声说着,然后温柔的吐息触碰到我的耳边。

因为太过紧张,所以我完全没有听进去。

「也、也就是说?」

「前辈你还真是迟钝呢。我跟前辈各自申请两个人,然后将中选几率提升到两倍怎么样?我是这个意思」

「原、原来如此」

「你不觉得这是个好点子吗?我绝对要参加这个活动。这份心情,前辈也一样对吧?」

「那、那是当然」

「太好了」

我那动摇不易的内心,也逐渐平静下来了。

「那我可以当作我们是契约成立了吧?」

「不,我要拒绝申请两个人」

「————诶!?」

似乎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拒绝,朝日同学睁大了双眼。

她大概是认为没有男生会拒绝像自己这样的美少女的提议吧。我的内心有点小暗爽。

「为、为什么要拒绝我!?」

「如果我去参加神崎真樱小姐出演的活动,我没有自信可以保持清醒。我可能会一直笑嘻嘻的,也有可能做出不体面的言行。我不想让同校的后辈看到我那副样子,所以我肯定没有办法百分百地去享受活动」

「不不,你不用在意我在你身边不就可以了吗」

「不行。『哇——这家伙还真嗨啊』我在脑海的一角肯定会一直在想搞不好朝日同学在想这种事」

「自我意识过剩呢。我也会集中精神在活动上啦」

「我也知道自己自我意识过剩了。但是我就是这种人」

可以的话,我也不想在意其他人的视线,更加自由地生活着。

但是我的性格做不到。

「就是这样,我不想在意熟人的视线,只想一个人享受推出演的活动」

「前辈你还真是个麻烦的人呢」

「这点我也知道。跟我这种人一起参加活动是享受不起来的,所以还是算了吧」

「前辈你很擅长展示自己的缺点呢」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这种才能」

如果要正常的生活下去的话,这种才能很明显是不需要的。

「确实,前辈说的话有一定的道理。虽然遇到同伴让我很兴奋,但是冷静下来之后,我们彼此还不是很了解呢。现阶段一起报名参加活动,搞不好产生风险也不一定」

「对吧?」

「但是,对我而言,只要能让中选几率提高到两倍就可以了,不管同行的前辈是多差劲的人都没有关系。不管前辈你是负债累累,还是脚踏两条船的人渣,只要能抽到票,我都会很乐意地跟你在一起。不过为了不让自己受到伤害,我会用高压电流枪武装自己就是了」

「好固执」

「所以,你就放弃让我死心的想法吧」

「太麻烦了」

「话虽如此,高压电流枪看上去很重的样子,所以可以的话,我不太想带它去参加活动。所以从今天开始,我想调查一下前辈的人性」

「————诶?什么意思?」

「我要检查一下,在跟前辈一起去参加活动的情况下,自己需不需要带上高压电流枪。与此同时,我也想让前辈了解我,让你认为跟我一起参加活动也没有问题」

「……」

好奇怪。这个发展是怎么回事。

本来应该让她放弃的,事态反而变得麻烦起来了……

「前辈,预约活动请截止日期的极限为止。如果你在截止日期之前改变主意的话,请申请两个人」

「不,这种活动如果不是在开始申请当天办理好手续的话,我是没有办法放心下来的」

「如果拒绝的话,我就让同一个社团的偷拍前辈看看前辈说猫话的样子喔?」

朝日同学举着智能手机,露出宛如恶作剧孩童般的笑容。

「……我知道了。到最后一天之前我不会去申请」

「如果到最后一天申请的话,作为证据,要给我看一下那个画面的截图喔?如果不是最后一天申请的话……你知道会怎么样吧?」

「……」

我本来是想在之后立刻去申请的,但似乎被她发现了。

「我可以把到最后一天之前不申请,当作你删掉刚才那个猫视频的条件吧?」

「前辈理解得这么快,真是帮大忙了」

「真是没办法……我会把报名的最后一天登记在日历上的」

我立刻拿出智能手机,然后在申请门票截止日期的11月14号设定了提醒。

虽然在23点59分之前申请就有效,但因为要腾出时间,所以我让闹钟在13点的时候响起。

「嘿——前辈你是将这些预定全部登记到日历上了吗?」

「嗯。我的性格就是要将所有事情都设置好提醒,不然就没有办法放心。顺带一提,积分卡的有效日期我也全数登记到日历上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给朝日同学看智能手机的画面。

「好周到……不愧是年级第一」

「跟成绩没关系吧」

「没有那回事。我觉得很多聪明人都是完美主义者……」

朝日同学像是有些佩服地嘀咕着,然后将视线朝下移动。

「————咦?前辈,上面写着后天下午1点时候开始『现实攻略游戏』,难道说这个是……」

「就是跟『弑神巫女』联动的那个」

现实攻略游戏是一个体验型的游戏活动。目标是去往活动现场,然后在规定时间内通关主办方准备的所有游戏。既有可以单独游玩的游戏,也有限定多人挑战的游戏。

这次的现实攻略游戏,是单人或者两人一组参加的构成。

「『弑神巫女』的现实游戏攻略,会在会场播放真樱小姐事先录制好的旁白对吧?」

「是啊。老实讲,我对现实游戏攻略不是很感兴趣,只是为了听那个旁白才申请的」

「顺便问一下,前辈有约好要跟谁一起去了吗?」

「没有,我自己一个人去」

「原来是这样啊!我也想去,如果可以的话————」

「我拒绝」

「为什么!真樱小姐本人并不在会场吧!?」

「我不想被熟人看到自己被神崎真樱小姐的声音给迷住的样子」

「可是,我们一起参加游戏的话,不就可以互相了解彼此了吗?」

「不了解我也没有关系」

「姆……」

朝日同学像是有些不满地鼓起脸颊。

「别生气啊。反正现实攻略游戏不是抽选制的,像我这样一个人也可以参加的」

「不过,这种活动一个人去不是难度很高吗?和前辈你一起去的话,还可以增进我们的感情,我觉得是一石二鸟」

「我是想独自玩游戏的人。毕竟我讨厌两个人玩,然后在没通关的时候互相推卸责任」

「我不会做那种事的」

「就算你不做那种事,我也会追究责任的」

「那样的话,只要前辈自己克制一下就可以了吧?」

「我做不到。我觉得指责他人的失误是最棒的娱乐,所以我绝对忍不了」

「你还真是性格恶劣呢……」

「跟我在一起的话,你会觉得不舒服的,所以为了自己好,还是别跟我这种人扯上关系了。你没有其他可以邀请的人吗?」

「我的爸爸妈妈都对那种游戏不感兴趣,反正都要去了,肯定会想跟熟悉『弑神巫女』的人一起去吧?」

「确实。跟不熟悉的人去会产生温度差」

「就这点而言,前辈不是非常适合吗?而且前辈你是年级第一,很擅长学习对吧?我觉得你肯定也很擅长玩现实攻略游戏」

「是啊。所以我一个人是没问题的」

「你愿意帮助……」

「不愿意」

「也是……」

「我觉得就算不熟悉动画,比起跟我这种人去,还是跟知心朋友去要更能享受得起来吧」

「很遗憾,我没有喜欢动画的朋友喔……特别是『弑神巫女』还是男性向动画,所以很难叫朋友参加,如果我邀请对方的话,对方也很难拒绝对吧?」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看来朝日同学在邀请之前,会先考虑一下对方是这么想的。

我不讨厌那种会懂得关心他人的人。

「好,我知道了。既然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就不去参加现实攻略游戏了」

「————诶!?为什么!?」

「我们之所以会这样争论起来,是因为我要去参加现实攻略游戏。既然如此,将它去掉应该就是最快捷的解决方法吧」

「那、那也太极端了吧?」

「我已经决定好了。这样一来,就不存在『我跟你两个人去』这个选择,所以要么是你放弃自己一个人去,要么就是邀请熟人,怎样都随你。那我要回去了」

我说完这句话,趁着朝日同学还在不知所措的时候,朝着车站跑去。

「————啊!等一下前辈!」

虽然我觉得有人想叫住我,但是我将其无视离开了公园。

尽管我很不放心留在朝日同学的智能手机里的那个视频,但是只要我在申请的截止日期前都不去申请的话,她就会删除掉视频,现在还是就这样逃走吧。

知道我没有利用价值的话,她就会删除掉吧。

想要完美收场,这样做应该是最好的。

顺带一提,我已经买好票了,所以说取消不去现实攻略游戏是骗她的。

☆☆☆

就这样,两天后。

为了能在现实攻略游戏开始前20分钟抵达会场,我提前坐上了前往仙台的电车。

因为是星期天中午的关系,电车里的人很少。

我坐在椅子上拿出智能手机,然后若无其事地打开今年文化祭的页面。

我打开竞选最想娶作新娘排名页面后,看到了朝日同学的照片以及简单的个人简介。我为了打发时间,开始阅览起来。

生日是12月28日,身高165厘米,血型是B型,所属社团是文艺部。

兴趣是做点心,擅长的料理是汉堡肉。

喜欢的颜色是粉红色,将来的梦想是当幼儿园老师。

这是何等讨男生欢心的内容。

朝日同学是一边想着用别人的钱吃烤肉一边写下来的吧。投票的男生们完全被她骗过去了。

不过,因为朝日同学的颜值比其他候补人要高得多,所以就算她在简介上写的是『兴趣是睡回笼觉,擅长的料理是泡面』,我觉得她也能夺得冠军。

就在我想着这种事情的时候,电车抵达了仙台站的月台。

我一边将智能手机的画面切换到地图一边穿过检票口,然后朝位于车站前的现实攻略游戏会场进发。

会场位于距离车站步行五分钟的地方,我没有迷路,按照原定计划在12点40分到达。

————但是,我一进建筑物就遇到了意料之外的事态。

穿着便服的朝日同学就等在那里。

朝日同学笔挺地站立着,长长的马尾随风飘荡,她不快地看着我。

「前辈,我等你很久了喔」

她就像RPG里的最终BOSS一样。

这个发展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仔细想想,在宫城的现实攻略游戏会场只有这里一个,所以只要知道我参加的日期,就可以埋伏我。

但是,我没想到她会做到这个地步……

「既然前辈你会来这里,那我就可以认为前天你在公园里对我说的话是骗人的吧?」

「你、你在说什么呢。我只是碰巧路过,绝对不是来玩现实攻略游戏的」

「你觉得这种蠢话对我管用吗?」

「是真的。你断言我在骗人的根据是什么?」

「那我反过来问你,在下午一点的游戏开始之前,你能跟我开开心心地聊天吗?」

「……」

我做不到。购买完毕的票,如果在下午一点前不去办理手续的话就会作废。

「请干脆利索地承认。如果前辈要继续说谎的话,那我也有自己的考量」

朝日同学拉近跟我的距离,然后下达了最后通牒。

看来,我除了道歉之外别无他法。

「……对于我无德所造成的后果,我深表反省。我会认真接受您的批评,然后诚心诚意进行应对」

「为什么你的语气就像个政治家一样?」

「我认为用更地道的日语,才能将我道歉的心意传达出来」

「真心话呢?」

「如果正常道歉的话,就像是承认败北一样,会让我不甘心」

「呵呵。前辈还真是好强呢。我都想来硬的让你屈服了」

朝日同学说着,露出宛如小恶魔般的笑容。

「我不接受你刚才的道歉。如果你想反省,就请不要用政治家的模版,而是好好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出来」

「……」

「前辈忘记你的把柄还落在我的手上喵?」

朝日同学在拿出智能手机的同时,观察着我的表情。

看来我除了全面投降以外别无他法了。

「……对不起,我说谎了。我正在反省」

「好,说得很好。了不起了不起」

朝日同学将右手放在我的头上,然后上下摸了起来。

「顺便,请你为把我留下,从公园逃跑的事情道歉」

「…前天我话说到一半就回去了,对不起」

在我再次低下头之后,朝日同学露出宛如胜利般的表情。

「我心满意足了。那么,为了不再发生这样的事情,请跟我交换联系方式」

「我今天没有带智能手机」

「我要给你做身体检查,请将双手举起来」

「你有什么权利做这种事————」

「请不要做无谓的抵抗,老老实实投降吧」

朝日同学说着,将自己智能手机的画面对准我。

画面里的是我在路边跟猫嬉戏的样子。

「……对不起」

我在乖乖将智能手机递出来之后,她立刻将其夺走,然后擅自用我的脸解锁,到最后我的个人信息还是被抢走了。

「还有,今天能跟我一起参加现实攻略游戏吧?」

「真是没办法……」

「没办法?」

「请务必让我同行」

「那是当然的吧,毕竟你都骗我了」

朝日同学得意洋洋地说着,然后朝着前台迈出步伐。

就这样,我完全失败,然后跟朝日同学两个人一起开始挑战现实攻略游戏。

☆☆☆

朝日同学在接待处购买了当天的门票,然后做好了玩游戏的准备。

到现在我才知道,单人游戏的内容跟双人游戏有很大的不同。

但是在受理之前,似乎是可以变更游戏人数的。

我们办理好手续之后,坐在附近的椅子上等待下午一点的到来。

「不过,真亏你能知道我会在这个时间过来。明明我们搞不好会错开时间的」

「以防万一,我也有在10点开始的场次入口监视」

「真像警察在监视一样啊……」

「还有,为了防备前辈变更日程,我昨天也来看所有场次的状况了」

「你很闲吗?」

「都是前辈的错!」

朝日同学鼓起脸颊,掐了一下我的胳膊。

「我都想去跟偷拍前辈说明一下状况,然后弄到前辈的联系方式了」

「千万别这么做。说到底,我在文艺部就没有交换过联系方式的熟人」

在我断言之后,朝日同学有些奇怪地歪着头。

「前辈,为什么你会知道我是文艺部的?」

「——啊,不,那是」

「难道说,前辈你是我的跟踪狂吗?」

「绝对不是。我只是因为最想娶作妻子的比赛简介上有写,所以才会知道的」

「嘿~」

不知为何,朝日同学听完我的辩解之后偷笑了起来。

「为什么你会这么高兴啊」

「毕竟,前辈把我的简历背下来了呢。也就是说,你对我非常感兴趣对吧?」

「唔咕……」

确实,虽说是为了打发时间,但是我将朝日同学的简历熟读了一遍也是事实。

「如果想要了解我的话,可以直接来问我喔?毕竟我们都在推真樱小姐,所以前辈的任何问题我都会回答喔♪」

「你不要误会。我会看你的简历,只是觉得有必要了解掌握自己把柄的人而已。没有其他意思」

「原来如此。不过那个简历只是随便写了些男生能接受的内容,完全没有可信度喔」

「真过分」

「————对了。为了能更好地了解我,前辈干脆也加入文艺部怎么样?跟我关系要好起来的话,就不会对一起参加活动这件事有所抵触了吧」

「我拒绝」

「来兴致了就去活动室,看自己喜欢的书,是一个很轻松的社团活动喔?」

「我不是很喜欢读书」

「请不要说谎。前辈很喜欢看书吧?偷拍前辈有说过,前辈在休息时间的时候肯定会读哲学书喔?」

「那、那是……」

「哲学书有意思的地方在哪里?」

「不是,那个……」

我看哲学书只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更像优等生的表演,我从来没有觉得有意思过,内容也是几乎没有记进去。

没想到我有一天会因为这个设定而陷入危机……

「我也想读一本看看,请告诉我一本前辈推荐的。我希望前辈能选一本尽可能通俗易懂的」

「……」

通俗易懂的哲学书?我才想知道。

再这样下去,她就会发现我是在假读,然后进一步抓住我的把柄。

得想办法尽早转移话题才行————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坐在身边的朝日同学的头发。

她在前几天只是简单地把头发放下来,但是今天却扎了个马尾辫。

「这么说来,朝日同学你今天绑头发了啊」

「很明显是在转换话题呢」

被她发现了吗?

「顺带一提,我今天扎马尾的理由是,在大楼入口等待前辈的时候,为了打发时间而整理的」

而且还踩到地雷了。

「总感觉,给你添了很多麻烦」

「不不,我已经没有在生气了,所以请不要在意。能跟前辈一起参加活动,就表示我的努力得到回报了」

朝日同学在这样说完之后,像是开心般地笑了起来。

看来她是不会被愤怒牵着鼻子走的类型。

「然后,关于文艺部的事————」

『让大家久等了。现在已经是下午一点,想要参加现实攻略游戏的人请到前台来』

正当她准备回到话题的时候,场内的广播响了起来。

我松了一口气,然后立刻从椅子上起身,接着朝着开始排起的队列最末尾走去。

聚集在接待处的参加者们,被依次带进建筑物的深处。

终于轮到我们,我跟朝日同学被一位女性工作人员带进了一个小单间内。

那是有六张榻榻米大小的神社样子的空间,里面摆放着一张桌子以及两把椅子,还有一台大液晶电视,屏幕上显示着『现实游戏攻略•弑神巫女』的主视觉图。

我在跟朝日同学并肩落座之后,工作人员递给我们两份文件以及两部平板电脑。

文件上写着平板电脑的使用方式,以及进行这次游戏的注意要点。我向工作人员发起提问。

「我可以开始看这份文件了吗?」

「是的,没问题。不过,在得到指示之前,请不要触碰这个箱子」

工作人员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个茶色的素色箱子放到桌子上。

「这样一来,现实攻略游戏的准备就完成了。游戏马上就要开始了,所以请就这样在房间里等待」

工作人员在说明完毕之后离开了房间,我立刻开始确认起文件的内容。

另一边,朝日同学似乎在看贴在墙壁上的『弑神巫女』的海报,摸着小鸟居。

「总感觉让人很兴奋呢」

「我要把资料的内容背下来,所以不要跟我搭话」

「背下来是……前辈你是认真的?」

「根据网上的留言,视通关的状况而定,神崎真樱小姐的播报内容也会发生变化。虽然完全通过的概率大概在三成左右,不过来都来了,肯定会想听完全攻略版本吧?」

「确实!前辈,要加油喔!」

「你就不打算为通关贡献一份心力吗?」

「我相信前辈一定能完全通过的,所以我安静看着就好了♪」

「还真是难以道明呢……」

我苦笑着浏览起资料。

「顺带一提,前辈是那种买家电的时候,会仔细看说明书的类型吗?」

「虽然我不会看完一整页,但还是会大致了解一下都有写什么吧」

「前辈将来似乎会成为一个好丈夫呢」

「————诶?为什么?」

因为受到了意料之外的夸奖,所以我不由得地停止了思考。

「毕竟,很多女生都不擅长操作机械。这种时候,如果有前辈在身边的话,就会让人心里很踏实」

「……啊啊,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因为被竞选为最想娶作妻子排行第一的朝日同学说「你似乎会成为一个好丈夫」,所以我吓了一跳。

不,我当然觉得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啊。电视机开始变暗了耶?是不是要开始了?」

「好像是」

我们一起看着电视机。

几秒后,『弑神巫女』的主题曲开始播放起来,画面上出现了神崎真樱小姐饰演的主角真城结衣。

『你好!今天前来『现实攻略游戏•弑神巫女』,真的非常感谢!接下来请你们成为巫女,2人1组以讨伐侍奉神的龙为目标吧!顺带一提,巫女是不分男女的,所以请放心!』

我全身上下都沐浴在神崎真樱从扩音器发出来的声音之中,我听得入迷起来了。

好幸福。虽然也有发生被朝日同学埋伏的事故,不过有来真的是太好了。

『那么,马上开始挑战第一个试炼吧!』

紧接着,真城结衣从电视上消失,整个画面显示出这个句子。

『第1试炼•作为巫女得到认可』

『巫女需要拥有纯洁的内心,以及跟搭档的默契配合是非常重要的!因此,为了让我看到你们作为巫女的素质,请从现在开始挑战同步游戏!这个画面里会显示出很简单的问题,请在规定时间内回答出来!不可以跟搭档商量喔!在平板电脑上输入的答案跟搭档的一致三次就可以通关!朝下一个试炼前进吧!那么请大家准备好平板电脑!』

按照神崎真樱小姐的指示,我启动了刚才从工作人员那里收下了平板电脑。

画面上显示着『准备完毕?』的问话,我立刻点击了『是』

但是,我身边的朝日同学还是将平板电脑放在桌子上,正发着呆。

「朝日同学?怎么了?」

「————诶?……啊,对不起,游戏开始了是吧」

「刚才的旁白,你有认真听吗?」

「那是当然的啦……不过,我的目的是听真樱小姐的旁白,所以我有种迎来结局的满足感」

「别自己满足起来」

「不过,我有好好听过规则的说明喔。接下来要开始玩同步游戏了对吧」

「嗯。好像要确认两个人的回答,不过我要年长,所以我会配合朝日同学你的想法的」

「谢谢。前辈真温柔呢」

「就让我们齐心协力,通关所有的试炼吧。为了听神崎真樱小姐旁白的完全攻略版本」

「好的!」

朝日同学精神饱满地进行回答,然后点击起平板电脑。

紧接着,以神崎真樱小姐的『那么,最初的试炼开始!要加油喔!』这道声音为信号,液晶电视的画面切换掉了。

『第一题说到红色的东西是?』

原来如此,同步游戏指的是这么一回事啊。

问题本身很简单,但是正确答案太多了。而且时间还限制在30秒内,不能长时间思考。要让回答一致似乎挺难的。

只能凭直觉来回答了,不过提到红色的东西,立刻能让人想到的就是血液吧。

虽然我还想了其他红色的东西,不过全是红色气球,红丝带这些绝对称不上是红色的东西。

因为时间限制正在迫近,我在平板电脑上写下『血液』然后发送过去。

然后,平板电脑上显示了朝日同学的回答。

『真城结衣在第三集穿的泳装』

「这种回答,怎么可能一致得起来…?」

「前辈,这是我要说的话。为什么都来玩『弑神巫女』的现实攻略游戏了,还要选择跟动画没有关系的东西呢」

「……这么说来,确实如此」

「还有,就算要回答跟『弑神巫女』无关的回答,也没有血液吧。那种可怕的回答,我怎么可能答得出来。如果要配合我的话,请选择更可爱的苹果吧」

「诶,血液很可怕吗?我对献血跟输血的印象还挺正面的就是了」

「先不说献血,输血算很积极吗?在接受治疗之前,不是已经大量出血了吗」

「原来如此……那下次我会回答得更可爱一些的」

「拜托了」

就这样,我在反省完第一个问题之后,第二个问题接踵而至。

『第二题说到紫色的东西是?』

紫色吗……说到与『弑神巫女』有关的紫色东西,就是龙的血液。第五集在讨伐侍奉神的龙的时候,紫色血液飞溅的场景让我印象深刻。

但是,血液对朝日同学来讲是很可怕的东西,所以驳回了。

因为她刚才抱怨过「请选择苹果」,所以就选择同样是水果的葡萄吧。

我在平板电脑上写下『葡萄』然后发送过去。

另一方面,朝日同学的回答是————

『真城结衣在第五集讨伐的龙的血液』

「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因为血液很可怕,所以没有办法回答吗?」

「在第五集讨伐龙的时候,不是有紫色血液飞溅出来的场景吗?你觉得我会无视那个impact吗?」

「太不讲理了……」

但是,这样一来我已经掌握了朝日同学的思考模式了。

她的回答似乎都跟『弑神巫女』有关。

只要知道这点,剩下的就看我的了。

『第三题说到粉红色的东西是?』

这个很简单。在第四集的温泉回的脱衣场景里,主人公真城结衣穿的一整套内衣都是粉红色的。

我回忆了一下动画,但是在『弑神巫女』里,并没有出现过其他会让我印象深刻的粉红色的东西。

问题在于朝日同学写的是胸罩还是内裤了……为了能顺利对上,我写下『真城结衣在第四集穿的内衣』然后发送过去。

紧接着,画面上出现了朝日同学的回答。

『桃子』

『第三题来了个跟动画无关的回答……』

「因为我想不到其他粉红色的东西啦」

「为什么你不写『真城结衣的内衣』啊?」

「前辈,请你用常识来思考一下。我怎么可能会作出那种让人难为情的回答呢」

「不是,你在第一题写的是『泳装』吧」

「『泳装』没什么好让人难为情的吧」

「真的是搞不懂你的定界」

「前辈真的是不懂女生的心思呢」

「真是抱歉啊」

「话说前辈,真亏你还记得内衣的颜色呢。难道说,你是用那种目光来看动画的吗?」

朝日同学这样说着,然后朝我投来像是嘲笑的视线。

「你别误会了。我是不会用性的眼光去看动画角色的」

「真的吗?你是不是在第四集换衣服的场景按暂停了?」

「绝对没有。我只是很正常地看,然后记住了而已」

「内衣的颜色,正常来讲是不会记住的吧?」

「没有那回事。内衣的颜色能体现一个人的个性吧?选择白色的跟选择黑色的人的性格完全不一样。为了能正确把握角色的个性,我在看观看的时候甚至会关注内衣的颜色」

「原来如此,原来前辈是内衣评论家啊」

「我不需要这么丢人的头衔」

「难道说,前辈平时也会去想象女生的内衣颜色吗?」

「不,那种事……」

她用轻视的语气向我发起提问,我不由得将视线投向朝日同学的胸口。

「————等!你在看哪里!?」

朝日同学的脸颊发红,用双手遮住了自己的胸部。

「不、不是!我刚才只是被你诱导了而已!」

「真是的……虽然想象是你的自由,不过我不会告诉你正确答案的喔?」

「不是,说到底我根本就没有去想象」

我不知道该将视线投向何处,于是将视线移回平板电脑上。

然后,我注意到在刚才对话的期间,我们已经跳过了两次问题,第六道问题已经开始了。

「越来越不好完全通关了啊……」

「再这样下去,我们就听不到完全攻略版本的旁白了,这样就只能再来一趟了呢」

「我想避免那种事」

「顺带一提,前辈。我注意到一件事了」

「反正这个游戏没有工作人员盯着,我们要怎么作弊都可以吧?」

「是啊。朝日同学你是想通过不正当手段来完全通关吗?」

「挺难的呢……虽然会对真樱小姐以及营运有罪恶感,不过我们最主要的目的不是享受游戏,而是听真樱小姐的解说的完全攻略版本…」

「确实」

「那我们要作弊吗?」

「不,我觉得还是作罢会比较好」

「诶?为什么?」

「理由有两个。首先是第一个,这个游戏开始的时候,解说有说过『巫女需要拥有纯洁的内心』以及『跟搭档的默契配合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跟搭档的默契配合是非常重要的』可以用这个同步游戏来衡量,那你觉得『拥有纯洁的内心』该怎么判断?」

「————这样啊!是判断你会不会在同步游戏里作弊啊!」

「嗯。我想这个房间的某处应该安装了摄像机跟麦克风,用来检查参加者会不会在可以作弊的情况下,继续认真地进行游戏」

「原来如此……!!顺带一提,还有一个理由是?」

「虽然是我自己的感觉,这个现实攻略游戏的完全通关率大概是三成。但是如果运营的作弊检查没有发挥作用的话,你不觉得通关率会更高吗?」

「确实如此呢……!!不愧是前辈,居然考虑到这一步……!!」

「毕竟我从以前开始就很擅长揣摩出题者的意图」

「如果能照这个样子来揣摩出我的回答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我会妥善处理的」

就这样,在我们结束对话将视线放回平板电脑上的时候,第六题的回答时间结束了。

最后,在跳过三道题之后,第七道题出现了。

『说到黑色的东西是?』

————好了。

那就作弊吧。

如果我们真的被营运方给监控了,那么在听完我刚才的发言,应该会放松警惕觉得我们不会作弊才对。

话虽如此,我不会做那种立刻就会暴露的作弊。

我要根据朝日同学的手部动作,来预测她写下什么。

当然,仅凭她的手部动作是无法预测她会写下什么文字的。不过我那是什么颜色的提示。

尽管我很想在不作弊的情况下通关,但是没有办法。

就在我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朝日同学开始动笔了。

从她的手部动作来看,可以看出字数相当多。最少也有六个字以上。

但是,每个字的笔画并不多。是平仮名还是片假名。

难道说是英语吗?

写成片假名时的六个字以上的英文,黑色的东西。

根据到目前为止的回答,朝日同学在写跟『弑神巫女』有关的答案时,都会加入『在第○集』这个词。

但是。她似乎没有写下『集』这个汉字。

也就是说,跟动画无关,六个文字以上的英文,黑色的东西————

时限正在迫近,我急忙动起笔来。

在我结束回答之后,平板电脑的画面上显示了朝日同学的回答。

ブラックホール

『黑洞』

「啊!我们的答案一致了呢!」

不明真相的朝日同学开心地欢呼了起来。

太好了。看来我是答对了。

为了不让运营怀疑我作弊,我伪装成天真无邪的高中生,跟朝日同学一起开心起来。

「照这个样子继续加油吧!」

「嗯,是啊」

话虽如此,答案连续一致也是很不自然的。

在那之后,我适当地混进错误答案,在第十一题的时候达成了三次一致。

「我们的想法,好像在后半段的时候变得一致起来了呢」

「因为我分析了朝日同学你的回答,然后追踪了你的思考模式」

「是这样吗!?不愧是年级第一!!」

听到我虚张声势的朝日同学,朝我投来了崇拜的眼神。她一副没有怀疑我作弊的样子。

只要适当地说些『分析回答』以及『追踪思考模式』之类的话,就可以蒙混过关。

就在这时,真城结衣出现在了电视画面上。

与此同时,从扩音器里传出神崎真樱小姐的声音。

『恭喜你们通过第一试炼!这样一来,作为巫女,你们得到认可了!那么接下来请你们立刻开始作为巫女的第一份工作!我希望你们能将破碎的石板恢复原状!石板的碎片就装在茶色的箱子里,请打开看看!』

我立刻打开放在桌子上的素色箱子,然后发现里面装着大量拼图的碎片。

碎片的数量大概有一百片。

『完成石板之后就可以进入下一个试炼喔!虽然很辛苦,不过要加油喔!』

在神崎真樱小姐鼓励完之后。液晶电视的整个画面上出现这个句子。

『第二试炼•完成石板』

平板电脑上也只是显示同样的句子,哪里都没有拼图的完成图。

看来,我们似乎得在不了解全体面貌的情况下进行组合。这还真是有够呛呢……

「我没有玩过益智游戏啦……」

朝日同学有些不安地嘟囔着。

「我完全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不用想得太过复杂。先将没有与其他部分连接的部分集中起来,然后拼出外框。用长型面包来讲,就跟先拼起边一样」

我一边说着一边将拼图箱翻了个底朝天,将里面的东西撒到桌子上。

我在不将碎片重叠的情况下,将画有图案的一面朝上。

碎片有画图案的茶色占八成,黑色的占两成吧。

「接下来,按照颜色分得差不多就可以了。毕竟相邻的碎片颜色相同的可能性也很高」

「原来如此……我学到了」

「分类结束之后,就要拼碎片了。看图案的话可能会被迷惑,所以要看是否符合碎片的形状」

「我明白了。虽然很难,不过我会加油的」

「总之,朝日同学你能把没有连接起来的碎片组装起来,做出外框吗?」

「请包在我身上!」

就这样,我们开始拼图作业。

我们站在桌子两侧,各自将碎片进行分类。

过了一会,我们整理完毕,然后朝日同学开始组装起外框,我也开始组装作业。

但是,因为有类似的图案,我的作业难以继续进行。

这个益智游戏,难易度是不是很奇怪。这个难度小学生会哭出来的。

「前辈!我完成外框了!」

在我负责的部分只完成两成左右的时候,朝日同学很开心地向我进行报告了。

在我将视线转向她那边之后,看到了一个直径三十厘米的正方形框架。

「辛苦了。那我们分头把剩下的碎片组装起来吧」

「我知道了!」

朝日同学朝我这边跑过来,然后找起没有结合起来的碎片。

「嗯——……完全搞不懂哪个跟哪个是挨着的呢……」

「茶色碎片上不是有很多黑色线条吗?线条的粗细全部都有很微妙的不同,所以我觉得可以拿它当线索」

我在进行说明的同时,伸手去拿朝日同学面前的一片碎片。

然后,朝日同学也靠了过来,我们的大腿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虽然朝日同学的柔软跟微弱的体温一起传达了过来,不过她似乎正专注于拼拼图,没有给出任何反应。

「这样就能完成最后的石板对吧?」

「是啊。我认为是用黑色涂料在茶色的石板上画下图案」

就在我们进行对话的时候,朝日同学的身体朝我这边倾斜了过来。

紧接着,一个柔软的球体碰到了我的胳膊肘。

那个的原型不需要确认。其柔软程度就连刚才碰到的大腿都无法比拟。

这么柔弱的部位,除了女生特有的隆起以外,不可能存在其他部位。

我下意识停下作业,然后将全部神经集中到手肘上。

……无法专注在拼图上……!!

跟不是恋人的女生如此接近,在正常生活中是不可能发生的。拜其所赐,我失去了思考能力。

但是,「我会很难为情的,离我远一点」这种话,我死都说不出口。

毕竟朝日同学不会介意的话,那就会变成只有我一个人将游戏抛到一边,然后去意识这种事了。

没有必要特意给予她来捉弄我的要素吧。

就这样,我在与理性战斗的同时,也在继续跟拼图战斗。

☆☆☆

在那之后,在朝日同学没有自觉的妨碍下,现实游戏攻略依旧继续着。

在RPG游戏里,受到敌人的色情系特技的攻击之后会昏过去一段时间,不过我万万没想到会受到己方的攻击……

虽然我没能发挥出本来的力量,但是总算是突破『第三试炼•入手龙杀之剑』以及『第四试炼•讨伐侍奉神的龙』,最后成功完全通关。

『恭喜你们完全攻略!你们被认可为独当一面的巫女了!不过,在打倒神之前,我们的战斗是不会结束的!今后也一起努力吧!』

不但得到神崎真樱小姐的夸奖,还被认可为是同伴,我感受到非常大的成就感。

我身边的朝日同学也一样,她闭着双眼,非常感动的样子。

过了一会,液晶电视上出现『弑神巫女』的主视觉图,游戏结束了。

我们离开了房间。

「真的非常开心呢。我真的是感慨万千」

在我们朝建筑物的入口走去的时候,朝日同学感慨地说道。

「前辈,今天真的非常感谢你陪我一起参加。我果然还是喜欢跟谁一起来参加这种活动」

「是吗。我是想单独玩就是了」

「这是你在星期五说谎逃跑的惩罚喔。为了抓住前辈的把柄,我都来这里好几趟了」

「都说是我的不好了。所以我才跟你一起玩了吧」

「我知道。你犯下的罪行已经好好偿还掉了」

「那样的话,现实活动的门票我就申请单人了」

「我不会强迫你的。不过,我绝对会在门票申请截止日期的11月14日之前,改变前辈的想法。绝对」

「那不就是强迫了吗?」

「不是的。我要改变前辈你这个人。将你改变成能感受到多人参加活动会要更有乐趣,对我而言更方便的性格」

朝日同学强而有力地说着,然后紧紧握住双手。

这发言,还不如强制我要温柔得多。

「顺带一提,我在睡觉的时候会将智能手机调成振动模式,你可以随时联系我喔?在你想要申请双人的时候,不管是深夜还是清晨,都请立刻联系我」

「我是绝对不会变心的」

「不过,前辈有可以代替自己在书店代买蓝光BD的朋友,就表示你会对别人敞开心扉吧?」

「那是当然」

「这样的话,如果我们更加要好的话,你应该就会改变想法。因此,以后也跟我大聊特聊真樱小姐的话题吧。要是我想跟前辈聊天的话我会联系你的。所以请在一分钟以内给我回复喔♪」

朝日同学说着极其任性的话,然后露出满面笑容。

虽然可以全力拒绝,但是我不想做到那个地步,所以我觉得聊聊跟推有关的话题还是可以的。

大概是因为朝日同学的笑容太过可爱,所以暂时降低了我的攻击力吧。

就跟不管婴儿怎么哭闹都不会感到厌烦一样。可爱一直都是正义,是最强的。

「————好了。前辈,接下来怎么办?」

在我们来到建筑物的入口之后,朝日同学发起了提问。

「我们去咖啡厅,开个完全攻略庆祝会&真樱小姐的旁白最棒的感谢会吧?」

「不了,毕竟我不知道会在哪里碰到同学,所以我要直接回家」

「诶,等一下前辈————」

我瞥了一眼不知所措的朝日同学,然后朝仙台站迈出步伐。

毕竟要是让同一所高中的学生看到我跟朝日同学在一起,会变成很麻烦的事情。

「真的是……前辈还真是不知变通呢……」

虽然我从身后听到有些傻眼的声音,不过我并没有停下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