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拯救了厌男美女姊妹后会发生什么事?

第一卷 五、沉重爱恋覆盖一切,却是如此直率

作者: みょん 更新时间: 2024-05-28 15:45:49

自从我去新条家那天之后过了大约两星期。

再过几天就是十二月了,早晨时分突然变得相当寒冷,身体颤抖的次数也随之增加。

「……呼。」

上午的课程也接近尾声,再撑一下就是午休了。

(……感觉每天都过得好快啊。)

在上课的同时,我茫然地想着这些事情。

如果像以前那样过着平凡的每一天,我应该也不会想着这种事情。

「……亚利沙与蓝那啊……」

一旦松懈,我的脑海就会浮现她们。

因为她们不会在学校展现出来的真实样貌以及那次的互动,都清晰地浮现在脑海中。

而且,最近一到午休就会更加强烈地想起这些……最重要的是,每天在上学前都会遇见她们,这种难以理解的改变令我感到困惑;另一方面,即使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能与她们共度的时光让我感到舒适自在。

「时间差不多了吧。值日生,喊一下口号。」

「是。起立,敬礼。」

当我在脑内胡思乱想时,课程也到此告一段落了。

午休到来,学生们各自过着自己的时间,此时飒太与魁人聚集到我身边。

「好饿啊!」

「我的肚子差点就要咕噜咕噜叫了。」

我听着两人的对话,从书包里拿出一样东西。

那是本来不该由我携带的东西,也是最近这阵子她们会一直交给我的东西。

「今天也是便当吗?」

「喂喂喂,说真的,到底是谁帮你做的啊?」

「哈哈哈……总之就是有人对我很好啦。」

两人正认真地注视着一样东西,就是亚利沙与蓝那为我做的便当。

据说她们每天轮流做便当,今天做的应该是亚利沙,这点我自然而然就辨识出来了。

「……啊嗯。」

煎蛋卷、炸鸡块、迷你汉堡排、培根炒芦笋……作为便当配菜,这个菜单肯定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啊啊,真好吃。」

美味到让我不由自主地赞叹。

虽然不至于感动到落泪,如果我是个容易流泪的人,搞不好就哭出来了。

「吃得还真是幸福耶……」

「……尽管有点在意啦,每次看到这个样子,就什么都没办法问了呢。」

听到他们两人这番话,我在心里嘀咕着:「不要再问我了。」

一旦发现做这个便当的是校内知名的美女姊妹亚利沙和蓝那,我可以想见到时不仅仅是他们两人,其他追求她们的男孩子肯定也会让我好看。

「啊,今天的饭团内馅是梅干啊……嘿嘿。」

只是知道饭团内馅是我最喜欢的梅干就不禁露出微笑,我顿时觉得这样的自己有些难为情,但是她们为我做的便当真的很好吃。

学校餐厅当然也有它的优点,不过这个便当里蕴含着她们的真心,这是无法在学生餐厅感受到的。

(话说回来,咲奈小姐看到她们两人这样好像也说过想帮我做便当。可是目前为止她们两人好像都成功劝退咲奈小姐就是了。)

虽然我有些苦笑她们为何要因此竞争,还是有些好奇咲奈小姐所做的便当会有什么样的菜色。

(不过……她们两人每天这样用心地为我做便当,真的让我非常开心。除了开心,同时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我希望她们不要勉强,或者说不用关心到这种地步,我这样告诉亚利沙与蓝那后,她们只是微笑着对我说不用在意。

(……为什么她们两个会如此地──)

难道说她们喜欢我?虽然脑袋这样想,这种结论未免太过简单,我不禁摇了摇头。

我确实救了她们,不过终究只是做了身为人该做的事情罢了……但是──

(要是能够与那么美丽的女孩们发展成那样的关系,身为她们对象的男孩肯定会非常幸福吧。)

我想着这样的事情,不知不觉间已经把便当吃完了。

在吃这份便当的时候一直都是这种感觉,代表她们的心意让这份便当变得如此美味。

「有这么好吃吗?」

「你看起来超满足的耶?」

「……啊~好吃得夸张喔。话说你们最近一直看着我吧?这种对话已经多少次了?」

当我这样说完,两人顿时露出苦笑说了句「也是啦」。

「不过啊,那个便当确实很让人在意,但是我觉得你最近看起来挺开心的耶?」

「应该说笑容感觉比以前更加发自内心吗?」

「啥?我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也都是笑笑的啊?」

我不知道打从心底发出的笑容与平常的笑容有何不同。

只不过不论原因是不是在于她们,我最近笑得比以前开心的次数或许变多了没错。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回到家时不再那么常因为寂寞而导致情绪低落。

「先不管什么是发自内心的笑容……说真的,你们两个是不是太关心我了?」

「是啊,毕竟妈妈叫我要好好关心隼人嘛。」

「我这边也一样。再说你是我们重要的好友,怎么能不关心呢?」

两人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多令人害臊……眼见他们如此贴心,我顿时感到难为情,同时也因为他们如此为我着想而感到高兴,害我不禁有些泫然欲泣。

「……谢谢你们两个。」

「哦,隼人害羞喽~」

「好可爱喔。」

「我要收回刚才的话,你们这些混蛋。」

明明我是真心道谢,却被调侃了一顿,真是受不了。

尽管我一边怒吼着这样的话,三人之间还是一直保持开心的笑声,后来我为了去厕所而离开了教室。

「……啊。」

结果正好看到亚利沙和蓝那走在走廊上。

她们身边还有其他朋友,不过这样看的话,确实能感觉得出来她们是班上深受众人喜爱的中心人物。

「……嗯?」

「……♪♪」

她们两人都注意到我走了过来,却没有主动打招呼或挥手,而是就这样擦肩而过……不过,蓝那在擦肩而过的瞬间向我眨了眨眼。

察觉到这件事的,只有我、当事人蓝那,还有她的姊姊亚利沙,其他人似乎没有注意到我们之间的变化。

「……啊,厕所、厕所。」

望着路过的两人离去的背影,我想起了本来的目的,进了厕所方便完后,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颔。

「在学校果然还是和平常一样呢。虽然不会受到男生的嫉妒对我来说挺好的……还是有点紧张吧。」

亚利沙和蓝那不太擅长应付男生,我是唯一知道这个事实的人,但是她们在我面前真的会展现出各种不同的样子。

眼见在学校里面和在外面截然不同风格的她们,尽管只有一点点,我觉得自己受到特别的对待,不禁为此感到高兴。

「……真是的,虽然刚才也想过这件事,总之还是别抱太大的期待吧。」

毕竟我是个无法满足交往对象的期待,在短期间内就分手的家伙……呃,自己说着说着就难过起来了。

后来我就回到教室上下午的课了。

然后撑过这段时间之后就放学了,我当然也为了回家而踏上归途。

「啊,在这里。」

既然要回自己的家,自然会经过新条家前面。

我发现已经换上便服的亚利沙站在家门前,她看起来很注意自己的仪容,在发现我之后便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自午休以来就没见到了呢,隼人同学。」

「是啊。不过……你好快啊?」

「因为我急忙赶回来嘛。那么隼人同学,我们走吧?」

「好。」

其实我与她像这样约好要在今天放学后碰面。

接下来我和亚利沙的目的地是我家,这是我日常生活中发生的最大变化之一。

说得更具体点,就是亚利沙和蓝那会开始来我家做晚餐。

「今天的便当怎么样?」

「非常好吃。我觉得今天应该是亚利沙做的,猜对了吗?」

「答对了。呵呵,你已经能分辨出我做的和蓝那做的的味道了吗?」

「……嗯~被这样讲的话,我倒是不太有把握。但是,大概可以靠直觉猜出来。若是下次再问同样的问题,也是有可能答错就是了。」

「我不会因为这样就生气啦。所以隼人同学可以放心地告诉我,你对便当的感想。只要能听到你说好吃,我就非常开心了♪」

「唔……」

这个笑容……这样的笑容真的非常迷人。

这个笑容让她本来就几乎满溢的魅力更有深度。尽管我觉得有点失礼,还是忍不住把目光移开。

「隼人同学?」

「……总觉得今天有点热呢。」

「是吗?我倒是觉得有点冷……」

亚利沙认真地回应我的这句敷衍。

虽然是我自己说了些牛头不对马嘴的话,敏锐的她要是发现到我在害羞的话,也会让我感到有些尴尬,所以我很感谢她认真地回应。

「请进。」

「打扰了。」

我们两人进入房子,她首先走向了佛坛。

不只是她,每次蓝那来我家都必定会前往佛坛,向我的父母问好。

「今天也来打扰了,爸爸、妈妈。」

佛坛上摆着的照片是他们露出笑容的模样。若是知道突然之间有两个女孩子会来家里帮忙做饭,他们会怎么想呢?

堂本彼方与堂本香澄,这是我父母守望着我的地方,所以对我来说也真的是一个特别的场所。

「……妈妈会开怀大笑,爸爸也会被妈妈影响而笑出来吧。」

要是他们两人还活着,我肯定会看到那样的景象,可是一想到这个画面,我就不禁觉得有些寂寞。

「好啦,也该准备晚餐了。」

「亚利沙,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什么事?」

我与起身的她面对面,开口询问我正在想的事情。

「那个……关于便当,我真的很开心,也非常感谢你们这样帮我做晚餐。不只是亚利沙,我也同样感谢蓝那。」

「嗯。」

「可是……你们真的没有勉强自己吗?我有点担心亚利沙与蓝那是不是牺牲了自己的时间。所以我觉得你们不用为了我而不惜腾出时间──」

当我说到这里时,亚利沙轻轻地将食指放在我的嘴唇上。

「真的不要紧喔。过度勉强自己而弄坏身体是不可取的行为。因为这样一来才真的会给隼人同学添麻烦,也会让你担心吧?所以我和蓝那也会好好注意这些状况。我们是考量过这点才愿意为你花时间喔。」

被她这么说,我也无法再说什么了。

而且据说她们的母亲咲奈小姐也支持她们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我像这样担心反而奇怪。

「那么,我们开始准备晚餐吧。」

「……真的很谢谢你们。」

「呵呵♪就说不用在意了。谢礼就等你吃饭的时候再给我吧。」

亚利沙将食指放在嘴边摆出调皮的动作,同时说出这句话。

虽然差点情不自禁地讲出「这样我会迷上你吧!」这句话,这个时候的我根本没想到,后来竟然会演变成让这样的心情瞬间消失的事态。

▼▽

「……啊啊,今天的晚餐也好好吃!」

「谢谢你,隼人同学。」

我吃着亚利沙做的炖牛肉,同时感慨地低喃。

虽然她来到我家之后发生了一些小意外,时间很快就过去,来到了晚餐时间。

「最近我最期待的就是看到隼人同学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吃不饱还可以再续,多吃一点喔?剩下的可以放进冰箱,明天早上要吃再拿出来微波加热。」

「让你这么尽心尽力,实在很过意不去。」

「没关系啦。好啦,我也开始吃吧。」

亚利沙刚才似乎在等待我的感想,现在也终于开始品尝起炖菜了。

「对了,隼人同学,期末考的时间快到了吧?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啊~」

仔细想想就快到了呢。

我基本上并不是不擅长念书,不过也没有聪明到每次都能拿高分,一言以敝之就是普通水准。

「嗯,应该就跟平时一样吧。第一学期的期中考、期末考,以及下学期的期中考都考得还可以,所以这次也会适度地努力一下。」

能取得好成绩当然再好不过,可是我只要拿到比普通稍微好一点的成绩就很满意了,所以没有特别努力的打算。

「……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

「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念书?」

「一起念书?指的是和亚利沙及蓝那吗?」

「对啊。不是我在自吹自擂,我和蓝那的成绩都还算不错。所以我们或许有许多东西可以教你,如何?」

「……那真是太感激了。」

「那就这样定了♪」

虽然有点突然,我们决定要在考试前一起念书。

至于地点要选择在我家还是亚利沙家,我们打算事后再看情况决定,亚利沙看起来真心地期待那一刻的到来。

(……不过现在还是先吐槽一句吧。)

我吃完晚餐后鼓起勇气,再次看着她开口说:

「那个,亚利沙……你为什么要穿女仆装?」

没错,她不知道在想什么,现在穿着女仆装。

放学后跟她约好碰面时看她拿着一个大包裹,我完全没料到那是女仆装。

她说要准备晚餐的时候,我以为她要拿出围裙,结果下一刻就拿出整齐折好的女仆装,让我不禁多看了一眼……不,是多看了好几眼。

「当然是因为我想为了隼人同学做些什么而穿上这件。自那次之后也没有机会穿,这样正好。」

「……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喔。我趁这个机会再问一次……你觉得如何?」

亚利沙站起身,原地转了一圈。

她穿的女仆装和之前一样,上面有许多蕾丝摺边,可以明显看出身体的曲线,而且还是迷你裙款式,所以大腿部分相当引人注目。

「……那个……我想之前也说过了,非常适合你。」

「呵呵,真的吗?你现在想当我的主人了吗?」

亚利沙用手抵在嘴边,散发出妖艳的氛围这么说。

我以前从未被一位如此漂亮到令人屏息的美少女这样说过,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不禁僵在原地不动。

(……我现在是不是活在另一个世界啊?)

我听说她希望对某人尽心尽力地付出,假如这也是那其中一环,从她的眼神中可以感受到她究竟有多么认真。

「隼人同学,怎么样?」

「唔……」

由于沉浸在思考中,我没注意到亚利沙已经与我拉近距离。

我向近在咫尺的她退了一步,结果身后正好是一张沙发,我不由得失去平衡,差点从背后倒下去。

「隼人同学!」

沙发的质感柔软,因此我并不担心,亚利沙却在情急之下伸出手扶住倒下的我,然后不巧一同跌倒了。

「没事……吧?」

「嗯……啊。」

虽然她试图扶住我,到头来是我在下面撑着她,我的意识完全集中在左手的柔软触感。

手掌上的无疑是亚利沙丰满的胸部。由于她正在施加重量,我的手指完全陷入其中。

「对、对不──」

我不小心用力,指头进一步陷入她的胸部。

亚利沙发出一声诱惑的声音,同时凝视着我,慢慢将脸凑近。

「接下来要怎么办?你想要我做什么?」

这段话孕育着彷佛要侵犯大脑的甜美,连同亚利沙的温暖与柔软一起袭击我的理性。

「不管是什么都可以喔?甚至是……这样的事情。」

「亚、亚利沙!」

她娇媚一笑,将手放在胸前的钮扣上。

随后发出「啪啦啪啦」的声响,从上面解开两颗左右的扣子。即使从女仆装的布料上,也能隐约看到那强调着自己存在的丰满乳沟。

「唔……」

我必须把目光移开,却无法这么做。

亚利沙轻笑一声,将自己的手指轻触在那硕大且柔软的肉上,嘴角漏出甜蜜的呼吸继续开口说:

「我是女仆,是隼人同学专属的女仆喔。无论要我怎么侍奉你都可以,甚至是些色情的事情也无所谓。我全部全部都会为你服务。」

「亚利……沙……」

怎么回事?现在是什么状况?

明明知道这样不行,我好像快被亚利沙所说的话语与氛围所吞噬……甚至开始想着想要对眼前这个淫荡的女仆为所欲为。

(……身材绝佳的淫荡女仆,这确实可能是男人的梦想,不过这有点──)

刺激实在太强烈了。

而且,正因为亚利沙外表清纯端庄,这份性感显得更加突出,让人不由自主地被吸引,难以放手。

「来吧,隼人同学,告诉我──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

她的声音在耳边轻语,我的手就像被诱导那样不自觉地伸向她的胸前。

当我认为几乎要享受到那敞开的胸前所散发的柔软感时,我在那瞬间把手收了回来。

「咳咳!别戏弄我了,亚利沙。」

我在心中称赞自己克制得很好。

亚利沙看着我收回的手,顿时露出不满的表情撅起嘴巴。

「我没有戏弄你呀……呣,真是强敌呢。」

强敌是什么意思啊?──我内心不禁嘀咕。

不只是这种突如其来的事故,现在甚至经常会因为一些不经意的小事而如此接触到她们的身体。

如同现在的亚利沙一样,蓝那也不会马上把身体离开,而是善用言语与当下的氛围来逼我就范……她们散发出的甜蜜费洛蒙彷佛要融化我的理性,甚至是夺走我的心思。

(……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们要对我做这种事情?如果只是身体上的接触倒还好,然而她们……)

她们轻易地进入到我的内心深处……就像今天也是。

「隼人同学。」

亚利沙把我的脸埋进她的胸前。

她温柔且温暖地询问,彷佛要给我安心感。

「我想对隼人同学说『欢迎回来』。我想让你回来时,知道你绝对不会感到孤单。」

又是这样……她们的话语再次深入我的心中。

无论我多么努力地保持坚强,要自己别对她们撒娇,这些话语就像毒药那般轻易地渗透到内侧、融解我的防备,她的话语直接触及我的心。

「如果我们的存在、声音,甚至是像这样触碰的瞬间能让你感到一丝安宁,希望你能放心地依赖我们。我们会接住你,告诉你做得很好。我会成为你的温暖。」

她述说的话语并不像尖锐的刀刃,反而像柔和渗透的甜美蜜汁。

这份温暖与温柔让我感觉就算沉溺其中也无所谓,不过最后理智还是坚守住了。

可是,这道理智的防波堤也逐渐开始崩溃,我有种即将溃堤的感觉。

「我会成为你的支柱,永远、始终扶持着你。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给予回应……我是只属于你的──」

现在的问题根本不是会不会沉溺其中。

我被那份温暖深深吸引、无法自拔,想要伸出手去触碰。

后来我送亚利沙回家,当然她有先换过衣服。

虽说夜晚人烟稀少,在黑暗中让穿着女仆装的女孩走在路上,不知道会被人怎么看待。

「那么再见了,隼人同学。晚安。」

「嗯,晚安,亚利沙。」

她的家映入眼帘时,我便与亚利沙道别了。

我确认她的身影消失在玄关,然后在刺骨的寒冷中微微发抖,同时转身离开。

▼▽

从亚利沙来为我做晚餐的那天之后过了几天,时间来到星期五。

「……呼。」

我正在用毛巾搓泡泡清洗身体,不过有点静不下来。

「快点洗好身体离开浴室吧。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会如此自言自语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今天是蓝那来做晚餐。

她说会立刻准备好饭菜,要我趁这段时间先去洗澡,所以我才会像这样在洗身体。虽然我觉得不太可能,却莫名觉得蓝那可能会来做些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要干什么啊,我也太蠢了……不过,虽说最近的亚利沙也是这样,蓝那真的很喜欢肢体接触,而且距离也很近。」

假如忽略那次女仆装事件,亚利沙还算比较保守,要是换成蓝那,状况就会截然不同。

「隼人同学,你已经在泡澡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正在想着蓝那,她不知为何出现在更衣室门口,对我如此说。

「咦?啊,还没,抱歉,我还在洗身体。」

听到蓝那突然这样询问,害我顿时心跳加速,不过我还是这样回覆。

(毕竟已经是冬天了,如果在浴室没有泡澡而是一直想着事情可是会感冒。那样的话反而会让她担心。)

蓝那刚才说待会儿也想在这里洗澡,所以我得赶快搞定。

我如此心想,重新开始动手清洗身体,然而蓝那似乎没有打算离开更衣室的迹象。

「怎么了吗?」

「嗯~……」

当我感觉到她在思考些什么时,她说了这样的话:

「其实我在煮饭的时候不小心溅到水,衣服都湿透了。我也可以一起进去吗?要是感冒就麻烦了,我就进去洗一下吧♪」

「……嗯?」

刚才那段绝对不能漏听的话震撼了我的耳膜。

我闻言顿时瞪大眼睛。刚听到背后传来脱衣服的声音,门就应声打开,蓝那出现在我的眼前。

「打扰喽~♪」

「等、等等,你这是在搞什么名堂啊!」

眼前的景象让我刚刚还在思考的事情以及烦恼的事情顿时都飞到九霄云外,甚至连我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有些奇怪。

尽管没有全裸,蓝那只用毛巾包裹住身体,就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那般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看着我。

「让我帮你刷背吧♪你可没有拒绝的权利喔♪」

「…………」

我只能嘴巴一张一合,默默地看着她。

可是看到她轻轻颤抖着身子说「好冷喔」,我自然没办法要她出去。

「我来帮你洗吧。来,那个给我。」

「啊,好的。」

人类一旦惊讶与困惑的情感超过某个极限,好像反而会冷静下来。

把手上的毛巾交给蓝那后,她温柔地用毛巾轻轻擦洗我的背部。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她用鼻子哼着歌,感觉得出来心情很好,手的动作也非常温柔。

这种感觉舒服到我整个人也都放松了下来,甚至涌起愚蠢的想法,希望再次体验同样的事情。

「我要冲喽。」

「嗯。」

热水哗啦作响冲过我的背,泡沫顿时像溶解般往下冲走。

下一刻,蓝那的手臂从后面环过我的腹部,就这样从背后抱着我。

「对不起喔,能让我暂时这样吗?」

「……好吧。」

这种感觉令人害羞,我的脑袋几乎都要错乱了……可是除此之外更有种强烈的安心感。

「隼人同学的背好大啊,真厉害。男孩子的背……真的很大。是守护着我们、值得依靠的背……是我最喜欢的背。」

蓝那最后轻声地如此低喃,然后笑了笑离开我,开始清洗自己的身体。

到了这个阶段,我觉得再怎么样也应该立刻出去,却被她以要先暖和一下身体为由拦了下来,于是我就老实地泡在浴缸里面。

「那我也要进去喽♪」

我们家的浴室相当宽敞,浴缸也足够两人同时泡在里面。

蓝那发出哗啦的水声坐在旁边,我尽量不去看她,努力保持平静。

亚利沙那时也是这样,总是会发生一些意外插曲让我小鹿乱撞,然而像这样的情况还是头一遭。

「……啊。」

「呵呵,你很在意吗?」

当我偷偷瞥向旁边一眼时,正好和蓝那的视线交会。

她以美丽的眼眸凝视着我,让我无法移开视线。无论是她漂亮的褐发贴在肌肤的模样,还是即使用毛巾包裹也依然能看到的乳沟,或是她那雪白健康的光滑肌肤,所有一切尽收眼底,让我不禁想着这世上竟然存在如此美丽的女性。

「……那个,其实我也很害羞喔。你可能会觉得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一起洗澡,不过理由其实很单纯,我就是想和隼人一起入浴!」

「还真直接……」

「不过这样真的很不妙呢。唉,隼人同学,我说不定真的会怀孕喔。」

「什么状况!」

希望她不要突然提到怀孕之类的,对心脏太不好了。

话说在这种状况下说这种话真的太糟糕了,要我不去意识真的很困难。

「……蓝那?」

「……怎么了?」

不知道满脸通红的蓝那是否注意到了,她自从泡在浴缸里面之后就一直紧紧握着我的手……也就是说,她不自觉地把我留在这个地方。

「唉,隼人同学,我……我想听你说有关你父母的事。」

「我的父母?」

「嗯。」

我觉得她这个要求有点突然,却很感激她在这种情况下提供了一个话题。

「是可以,可是我该从哪里开始说起?」

「任何事都可以。因为什么事情我都想听。」

等着我说话的蓝那目不转睛地盯着这边。

毕竟这也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情,况且蓝那也早就知道我的父母不在人世,所以我决定告诉她。

这可能也是我要在近期内告诉亚利沙的内容。

「对我来说,父母真的是非常重要的存在。爸爸很温柔,妈妈则是非常坚强。」

「坚强?」

「嗯……该怎么说呢,这个词似乎挺适合形容我妈妈的。」

爸爸温柔,妈妈坚强,这是我对他们的认识。

「爸爸在我小学时出了意外,妈妈在我国中时罹病,两人先后去世了,然而他们确实是用爱养育我。」

尽管我已经不常去仔细回想我们以前究竟是怎么生活的,与父母的记忆却不会褪色。

「我当然不知道隼人同学和父母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可是从隼人同学的话里我可以明确感受到你对父母的爱。」

「……是这样吗?」

「就是喔♪」

我确实非常爱我的父母……但是──

「蓝那也一样吧?我可以感受到你深深爱着亚利沙、咲奈小姐以及不在人世的爸爸,觉得他们很重要。就这点来说我们一样。」

「是、是这样吗?」

「是啊。认为家庭很重要这点,我们两个很相像呢♪」

「……啊。」

我这样告诉她后,蓝那露出一脸茫然的表情。

我有点担心是不是说错话了,没过多久她就突然眼眶泛泪,然后开心地笑了起来。

「怎么了?你没事吧?」

「嗯,我没事。抱歉,突然这样……该怎么说呢,隼人同学刚才的笑容不禁让我想起了爸爸。」

这……我应该觉得荣幸吗?

尽管她的意思应该不是说我很老,蓝那感慨地继续说:

「姊姊也这么说过,偶尔会把隼人同学与爸爸重叠在一起。不仅是可靠的地方,还有一种绝对会保护我们的安心感。」

「是这样吗?老实说自那件事之后就没发生什么大事,即使你们说我很可靠,我其实也没什么头绪。」

「呵呵,只要有你在身边,我们的心就能感到平静。这就代表你可以让我们依靠喔♪」

蓝那轻轻把头靠在我的肩上如此说。

她看起来彷佛很习惯这种情况,显得异常冷静,我不禁为此感到惊讶。也许是我们在谈论家人,才会让她感到很平静吧。

后来我与蓝那热烈谈论着家人的话题,不过我慢慢地把话题从快乐的回忆带到有些苦涩的记忆。

「尽管我们的家庭环境毫无疑问是幸福的,爸爸的老家那边相当讨厌我。」

「咦?」

蓝那闻言不禁睁大双眼。

当我问她是否可以继续谈论这件事时,她点了点头。

「谢谢。」

爸爸和妈妈在大学认识并因为相爱而结婚,到这部分还是令人温馨的爱情故事。

然而爸爸的老家注重家世,出生在一般家庭的妈妈被认为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遭到强烈反对。当然,他们不被允许结婚,后来好像几乎算是私奔而离开了家里。

「因此爸爸几乎与家里断绝关系,因为这样的背景,我的爷爷和奶奶讨厌到连我和妈妈都不愿意看到。」

「……原来是这样啊。」

「听起来很像漫画吧?不过这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没错,这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而且为什么我会这么想,是因为他们为了让我知道这件事而与我见过一面。

「爸爸过世几天后,那些人出现在我和妈妈的面前。当时我还无法理解他们话中的含意,可是现在我明白了……我和妈妈当时真的被他们骂得狗血淋头。」

眼见妈妈失去爸爸后悲痛欲绝,接着又受到他们的穷追猛打,我毫不犹豫地站出来保护了妈妈。

从那以后我就没再见过他们,可是我至今依然清楚地记得当晚母亲对我说过的话。

『隼人的背影看起来非常巨大呢。简直就像爸爸一样,妈妈很开心喔。』

妈妈这样说着,却不自觉地流下了泪水。看到妈妈这样,这次换成我开始嚎啕大哭,妈妈因此受到影响而哭得更是厉害,就这样无限循环下去。

由于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让我开始产生要保护妈妈的想法。

「妈妈经常告诉我要对她撒娇,因为孩子要受到父母所保护。可是每次看到妈妈落泪,我就会觉得非常心痛,会在心里觉得『不要哭,我会保护你』。」

我觉得自己说的这番话有点感伤,此时蓝那伸手拭去我眼角的泪水。

看样子我是因为想起了当时的事情而落泪,这使得我突然感到有些难为情。虽然我当下想把目光移开,却无法这么做。

「……这样啊,原来如此。我感觉终于明白隼人同学的背影看起来为何那么巨大了。嗯,难怪我会喜欢你……这么帅气的人,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蓝那闭上眼睛,似乎下了某种决心温柔地搂着我的头。

「唉,隼人同学,你是非常坚强的人。但是……或许也是个容易感到寂寞的人吧。」

「唔……」

「那份寂寞感,就让我……就让我们帮你填满吧。我们绝对不会让你感到寂寞,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会充满隼人同学。所以……你就沉溺在我们这份爱里吧。」

沉溺……这个词汇犹如甜美的毒品那般深入我的脑海。

抬起头,就看到蓝那以充满慈爱的眼神看着我。

映在她眼里的我看起来就好似个迷路的孩子一样,眼神无可自拔地渴求她。

「顺带一提,我因为想和隼人同学一起洗澡,才故意把水溅到身上喔♪」

「……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