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三卷 Too Late for Goodbye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5:02:51

回过神来,我人已在森林中徘徊。

我不知道这里是哪,也不晓得自己为何会在此,更不清楚自己要往哪里去──我眼下知道的,只有一抽一抽的头痛。

几乎是无意识之间,我在疼痛的驱使下持续徘徊,最终抵达一个开阔的场所。

彷佛是因为树木畏惧此处般空下来的,森林的空白。

正中央有棵大树。

如同屋顶般展开的枝叶缝隙间,洒落闪闪发光的阳光。

就像天国一样。我这么想着。

因此,当我在大树根部发现一个银发女孩时,还以为对方是天使或小精灵。

在枝叶间照下的阳光包围下,连连点头打瞌睡的银发少女。

我被那副模样吸引──往前踏出了一步。

『…………嗯……』

垂落的睫毛轻颤。

然后,缓缓地抬起。

彷若宝石的美丽眼眸捕捉到了我的身影。

『…………嗯嗯?』

喀哩一声。

当少女疑惑地微歪起头的同时──我的意识中断了。

『居然会在那种地方倒下,还真是罕见。』

少女自称图菈。

而她当然也不是天使或小精灵,而是妖精和矮人的混血儿。外表虽是少女,但她似乎已经活了数百年了。

因为过度头痛而失去意识的我,是在图菈家的床上醒来的。这是个以木头建造的舒适房子,尽管要住一家人是有些狭小,独居的话倒是绰绰有余。

『不需要那么惶恐,我只是个每天都要午睡的老太婆,每天仅仅过着耽误时间的日子。』

她虽然说得谦逊,但『每天仅仅过着耽误时间的日子』这句话却让我觉得珍贵非凡。

为什么呢?

我即使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

图菈体贴地对待失去记忆的我。

『毕竟是百年都不知会不会遇见的同族。要是轻视了你,会被精灵讨厌的。』

她自己用开玩笑的语气这么说……但表情却有着真正的温柔……这连没有记忆的我也能轻易地看出来。

之后,等一直持续的头痛治好,我就准备离开图菈。

『明明可以再放松一点啊,真不像个妖精。』

明明依旧什么都想不起来……却有某种事物残留在空空如也的脑中,并催促着我。

快点。

快点。

不赶快的话……

明明连目的地都不清楚,但总之就是要行动,我心中满是这样的想法。

『你没什么像样的记忆,这样很危险。俗世可没简单到只凭一般常识就过得下去喔。』

见我陷入沉默,图菈调皮地笑了笑,并举起一根手指。

『不然这样吧。你要在精灵术战中,从我手中取得一胜。』

图菈单方面地告知困惑的我。

『「再见」就等那之后再说吧。』

胸口显露出巨大独眼的学院长,正与莱克儿对峙。

其身后是遭到黑色触手捆绑的不死鸟。

精灵的分身会像那样出现……表示不是只有尸体被控制吗?

这里是由【试炼迷宫】创造出的迷宫──是一种异空间。想必是依照术师的想法,能随心所欲地引发原本不可能发生的事。

就算最强的精灵术师,灵王图菈•克里兹本身当场复活……也不足为奇。

莱克儿往前跨出一步,朝着旁边伸出手,制止我们。

「你们退下。」

「可是……!」

爱洁蕾雅的语气愈发激动,我抓住她的肩膀阻止她。

我摇头对转过头的爱洁蕾雅说:

「这不是我们能跟上的次元。」

「……!?」

我好歹也是个术师。但是,在近距离看到莱克儿的实力──还有她现在的表情后……我轻易就能察觉,接下来要开始的战斗是我们力不能及的。

我咬紧牙关。

好不甘心。嗯,我不甘心啊。莱克儿也是我想保护的其中一人──明明我之前才刚说出这番宣言……可我现在没有这样的力量。现在的我,是反倒要人保护的小孩……

我们六人默默地走下舞台。

只有莱克儿和学院长──不,是超图菈留在台上。

一阵风吹来。

从所有地板都脱落的舞台上,吹起的尘埃漫天飞舞。

「────────」

莱克儿看起来似是低声说了什么。

但声音没有传达到我们这边。

有听到这句话的,一定──只有已经不在这世上的,她的师父。

然后,异次元的战斗开始了。

「──── ────!!」

像是摩擦金属般、不似声音的声音响彻竞技场。

这恐怕是歌声。

跟过去澄澈的歌声截然不同的异形之歌。

舞台产生蜘蛛网似的龟裂。

从深处溢出的,是如同破坏神般的艳红火焰。

──《红焰》。

图菈•克里兹的精灵术【清净圣歌】,可以操控震动。不论是大规模地破坏地面,或是震动分子产生热,都可以随心所欲地使出。

炙红的火焰烧遍舞台表面,没有可以逃跑的地方。这一瞬间,舞台化为地狱的火葬场,但莱克儿当然不会乖乖地变成骸骨。既然地上不行,逃到空中就好。她蹬了下地面,高高飞起,就这么于空中俯瞰满是火焰的舞台。

「糟了……!」

「咦?哪、哪里糟了……!?」

听到我的低喃,爱洁蕾雅一脸困惑。

「师父最多只能同时使用两个精灵术,既然她已经使用【离巢透翼】来飘浮,就只能再使用一个精灵术了……!!」

「啊……!」

莱克儿所使用的精灵术,在威力输出上劣于栖木,而她都是透过组合两个精灵术来弥补这项弱点。

然而,只要有火焰阻挡她的立足点,她就做不到这点了……!

埋尽舞台表面的艳红火焰,灵巧地避开了超图菈的周围。

独自待在火海中心的超图菈取出铁扇。

啪一声,永世灵王所拥有的唯一且最大的武器展了开来。

「──── ────!!」

异形之歌再次响彻舞台。

同时,超图菈对着空中的莱克儿挥了下铁扇。

这招卷起的暴风不是单纯的风,是可以麻痹所有碰到它的人、隐形的震动波。

连拥有『王眼』的艾尔维斯都没办法躲开这招《空震》。

毕竟完全看不到,也完全不清楚速度和范围。

那就是『大气』这个武器最棘手的地方。

可是──莱克儿在虚空中蹬了一下,完美地避开了《空震》。

超图菈又朝着高速跑过空中的莱克儿挥出第二、第三次的《空震》,想要捉住她。但每次莱克儿都会巧妙地改变路径,躲开攻击。

她完全看清了,就像是能用眼睛看见风一样。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啊啊……!是火花!」

艾尔维斯突然高声说道。

「她是透过观察从火焰冒起的火花晃动,来得知风的走向……!居然靠着这点微小的情报,就看出『王眼』也很难看清的风之轨迹……!!」

遍及舞台的火焰,的确冒出了好几处犹如星星般的火花,但都会立刻燃尽消失。纵使火花能显示出风的轨迹,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而那一瞬间,莱克儿并未错失任何一次。

明明火花甚至没有沙粒大──她却绝不会错过。

在超图菈举起铁扇的同时,莱克儿往正后方后退。

火花如鱼群般一齐随风飘动,又马上散去,这就是震动波的轨迹。铁扇挥出带有意志的风,追着后退的莱克儿而去。火花擦过莱克儿的浏海,然后──

──停止了。

火花就在莱克儿眼前顿时停止、散开……没有碰到她。那里就是──超图菈施放的震动波攻击范围。

看清《空震》的攻击范围,莱克儿在观众席上犹如房檐般延伸出的屋顶上落地。

以掩盖天空的暗色巨蛋为背景,莱克儿远远俯视着舞台上的超图菈。

双方的直线距离有五十公尺以上。

但是──莱克儿已经没有必要使用【离巢透翼】了。

莱克儿的双手闪出红色的光芒。

紧接着,超图菈消失在火焰中。

对于没有任何束缚、状态完美的莱克儿来说,间隔这个概念等同于无。因为只要使用【绝迹虚穴】制造的虫洞,她的攻击便无所不至。

呼呼!!猛烈的暴风突然于舞台上呼啸而过。

遍及舞台的火焰卷起漩涡并消散,衣服有一部分烧焦的超图菈,如同破壳而出般现身。

稚嫩的双脚踩着火焰的渣滓。

超图菈第一次动起双脚,开始走在裂开且烧焦的舞台上。那是回避的行动。没错,灭掉自己燃起的火焰,为了确保自己逃脱的位置……!

但她不可能逃得了。

莱克儿的【绝迹虚穴】可以设计成一个入口对上多个出口的形式,我比谁都切身地体验过这点。面对分歧虫洞的饱和攻击,无论多快的速度都没有意义……!

莱克儿的双手再次闪出红光。【黎明灯火】生出的火焰会在通过虫洞的过程中,分裂成好几倍──

──就在这时,超图菈忽然停下脚步。

然后如同跳舞般转了个圈。

呼呼!!风势凶猛了起来。

以超图菈为中心的龙卷风以迅猛之势直冲天际。我捂着脸,并使劲站稳。连在远处观看的我们,都有可能一不小心就被刮跑……!

龙卷风的威力很强,却又倏地消失了。

彷佛是被吸入何处般──

──吸入?

「师父!!」

在我抬起脸大喊时,莱克儿跃上高空。

这就是反击。

虫洞就只是个洞──既然我方可以通过,对方当然也可以。

当莱克儿打开数个虫洞出口的瞬间,超图菈就将《空震》灌入所有的出口。从好几处出口同时逆流的《空震》,会于入口处汇集在一起,在莱克儿的附近炸开……!

被彻底摆了一道──她会弄出躲避的地方,就是为了引诱莱克儿进行饱和攻击。

翱翔的莱克儿在空中倏地停住。

是用【离巢透翼】停下惯性了吗?但她全身应该都因为《空震》的效果而麻痹了,没办法再有更多行动。现在的莱克儿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最多只能轻飘飘地飘在半空中──完全就是砧板上的鱼。

「──── ────!!」

在异形之歌响起的同时,铁扇也嗡──地开始震动。

那是连大气都能切开的高周波刀,在跟艾尔维斯的表演赛中已经证明,它的威力足以抵达莱克儿所在的位置。

──咻。

声音很安静。

超图菈挥了下铁扇。

裂开的舞台又产生更多裂缝。不对,不光是舞台。观众席被一刀两断,墙壁开了缝,屋顶宛如蛋糕般被切开──

抵达莱克儿的位置。

莱克儿无力地飘在空中的身体──

──被直接砍成了两半。

『还差得远呢。』

图菈低头看着躺在空地上呼吸急促的我,『嘻嘻嘻』地笑着。

『你太专注于思考自己想做的事了,所以就算是简单的诱导也能骗到你。再多看看整体,要思考敌人想做什么,先设想到第二、第三手……不过这个也不可能现在马上就实践啦。』

你想到几手之后?

我一问,图菈便露出坏心眼的笑,说道:

『一千手……要是我这么说,你会相信吗?』

……我相信。

我一脸正经地点头后,图菈哈哈笑了笑。

『再怎么样,一千手也太夸张了……不过。我一直都是一边想像胜利的形式一边战斗的。还会一面打,一面准备好几招可以得出那个结果的布局。在预见到最后结果的层面上,设想到一千手也未必是假的。』

真是超乎想像的领域。

我叹了口气。什么时候,我才能抵达那个领域呢?

『要看你自己了。你很有才能喔,仅花十年就能以高手级的精准度,自如地运用这么多精灵术。』

即使图菈这么说,我也没有自信。因为这十年间,我挑战过无数次,但我至今尚未击中她一次。

『就努力修练吧。哪怕你只有一手走在我前面,就是你赢了,很简单吧?』

说完,图菈露出挑衅的笑……

结果,我在没从图菈手中取得一次胜利的情况下,离开了她。

『嗯,已经够了。找遍世界,也没多少精灵术师能与你匹敌。』

图菈很温柔……她是在照顾一天比一天焦躁的我,却让我非常不满。

『什么啊,你看起来很不满呢。』

图菈有些开心地对着准备启程的我说:

『看看世界吧,莱克儿。只在这种深山中,面对像我这样的老太婆,就算是能成长的人,也会成长不了的……然后,等你又变强了,我再做你的对手。』

……约好了喔。

我这么一说,图菈嘻嘻笑着点头。

我背对着她,离开自己居住了十年、舒适的木造小家。

不管是我。

还是图菈。

都没说再见。

──在高空中,莱克儿的身体被直接砍成了两半。

爱洁蕾雅和菲儿发出短促的悲鸣。

我们完全说不出话。

她的身体正中间像是被切片的蔬菜般──分成了上半身和下半身。

「……呜──」

骗人。

──彷佛要将我准备低语的话化为现实般。

莱克儿变成两半的身体倏地消失。

「咦……!?」「什么……!」

消失了!?

难不成是──幻影?那为什么会随风飞上天空?为什么会变成两半?

不对,那不是单纯的幻影──是有实体的幻影!

「那个!是我的……!」

【一重贗界】──露比的精灵术,能够创造出有实体的幻影。

那么,幻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产生的?是受到攻击之前吗?不,既然遭到《空震》的效果麻痹,就算放出幻影,本体也逃不掉。

那,难不成──是在那之前的远距离战就开始了!?

【一重贗界】创造出的幻影一旦设置,就会持续一段时间。即便放出幻影后又切换其他精灵术,应该也不会马上消失。

也就是说,莱克儿在屋顶上着地的瞬间,就把自己的幻影放在那里了。

然后身为本体的自己离开那个地方。

虽然【黎明灯火】的火焰只会出现在本体的手上,可只要经过【绝迹虚穴】的黑洞,也能伪装成出现在幻影手中的模样。

要是我的推论是对的……莱克儿现在在哪?

我直觉地把视线转回舞台上。

开战后,将莱克儿赶到空中的火焰已经由超图菈自己熄掉了。

──传来了答一声的脚步声。

位置是超图菈的身后。

靠着【一重贗界】变成透明的莱克儿就在那里!

「──── ────!!」

超图菈的反应很快,转过头挥舞展开的铁扇。

──《空震》。

跟能不能看到敌人无关,放射状的震动波,往传来莱克儿脚步声的一角扫去。

在攻击抵达前,莱克儿现身了。

同时,她在前方展开厚厚的水壁。

──【原鱼驭手】,空气的震动无法贯穿水!

彻底挡下《空震》的水壁绽开散去,莱克儿冲入无数的水滴中。

她右手握着不知何时准备好的一把剑。

莱克儿用迅速到感觉不符合物理、犹如疾风的速度奔跑。

《右翼之形•玄鸟》──连转眼的时间都不到,她就缩短了和超图菈之间的距离。

那是剑尖能够抵达心脏的间隔,能够碰触到对方生命的间隔。

莱克儿举起剑,异形之歌同时响彻现场。

「──── ────!!」

铁扇再次使出超高速震动。

莱克儿快速朝着超图菈胸口的独眼挥剑。

铁扇的目标是莱克儿的喉咙。

剑尖的目标是超图菈的独眼。

彼此都使出了必杀的一击。

她们不可能打难看的消耗战。

最强的两人正因为是最强,准备仅凭一击就定胜负。

双方争先恐后地使出必杀的一击,为了迎来在那瞬间的未来所等待的胜利。

尖锐的剑尖。

震动的铁扇。

被对方的喉咙。

被对方的独眼。

吸引。

拉扯。

──并在抵达的前一秒停止。

铁扇抵着莱克儿的喉咙。

剑抵着超图菈胸口的单眼。

只要动了哪怕一下下……就是把自己的要害送到对方手上。

我们屏息凝神地观望。

已经没有什么好预测的了。

这场战斗早已超越我能想像的领域。

所以──我根本没有想到。

居然是,现在。

才终于完成了……战斗准备。

裂缝在莱克儿的脚下乱窜。

艳红的火焰立刻从底部溢出。

被铁扇抵着的莱克儿无法脱逃。

会被吞噬!

──在我这么想的瞬间。

不知从何处降下大量的水,浇熄了从裂缝溢出的火焰。

现场爆发性地冒出许多白色水蒸气。

其中一部分变成冰刃杀向超图菈──

──然而在那之前,狂风大作,吹散了所有水蒸气。

莱克儿也是。

超图菈也是。

两人都没动过半根手指。

然而,只有现象还在自行变换。不知从何处出现的必杀攻击,与不知何处出现的其他现象相互抵消,就像是天地灾异在跟天地灾异战斗似的。

莱克儿的蓝发,以及超图菈的银发,被风吹得上下左右乱飞。

她们动也不动。

用各自的武器抵着对方的要害,只盯着对方的眼睛。

周遭掀起类似天灾的现象,然后消失。

「……杰克同学……」

艾尔维斯用颤抖的声音低语:

「我们刚刚……看到了什么……?」

──啊啊。

是我想得太天真了。

我的想像太浅薄了。

刚才的战斗在我们的眼中已经相当高水准──但从我们能够理解的那时起,那对她们而言就已经属于低次元了。

过去在故乡戴姆格尔德、跟菲儿一起接受莱克儿的修行时,莱克儿曾这么教过我们:

『要时时描绘自己获得胜利的形式,要早对方的胜利形式一步。胜利一直都属于在这方面想像更深一点的那方。现在可能还很困难,但只要持续训练,便能在脑中模拟从战斗开始到结束的一切。』

如今,我终于理解那句话的意思。

那不是心得,莱克儿真的是这样战斗的。

──没错。

战斗已经结束了。

莱克儿和超图菈一边演绎出我们也能理解的战斗,一边带入无数能分出胜负的必杀攻击。

现在时机成熟,于是那些一起被解放了。

几手。

几十手。

几百手。

几千手。

预测完一切,并且抵达自己的胜利。

那是一场两人只在脑中对峙,然后分出胜负的战斗。

她们脑中那个可以称之为棋谱的东西,现在就像这样于现实中展露出来。

两人应当都没怀疑过自己的胜利。

但,能赢的只有一人。

其中有一人的想像略有不足。

也就是说,在这个时间点──

结果只是尚未变成现实。

胜负──早已决定了。

这就是顶峰。

这就是最强。

以自己的实力,要成为灵王也不是梦想──事到如今,我无法置信自己怎么会这么想。

次元(舞台)不同。

从战斗的概念本身就有根本性的不同。

就算有可以挥飞山脉的力气,有可以跑过大海的脚力,我也绝对赢不了她们。这种表层的强,连她们的舞台都踏不进去。

我得以知道这点。

我们得以看到──最强之名的顶端,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

我连现在是什么状况都忘了,对于自己能够在近处看到这场战斗,发自内心地感到感谢……

大风刮过,暴风猛扫。

火焰舞动,闪电狂炸。

这是天地灾异和天地灾异间的冲击,像是神明在互相吞噬彼此。

再现出两位最强所看穿的几千手。

而这也终于要迎来终结。

暴风和炎风相互抵消,灰飞烟灭。

产生了转瞬间的空白。

──不对,怎么可能会有空白。

有什么从莱克儿脚边的地面窜出。

眼睛看不见,隐形的──恐怕是刀刃。

从地面窜出的刀刃,目标不是莱克儿。

而是莱克儿右手的东西。

抵着超图菈要害──胸口独眼,束缚她行动的剑。

──剑身从中间被折断。

只有剑尖在空中不断打转飞舞。

在胸口的独眼前面,已经没有锐利的剑尖了。

束缚行动的事物消失,眼下只要挥动抵住要害的铁扇即可。

超图菈的表情因笑容而扭曲。

那不是情感流露。

而是宣言。

将军。

超图菈朝拿着铁扇的手指施力。

带有超高速震动的刀刃即将斩断莱克儿的脖子──

──在那之前。

莱克儿的嘴角有些许扭曲。

她面露隐约透出寂寥的微笑……

「是我……赢了。」

──咚。

先是一声不怎么刺激的声响。

超图菈娇小的身体因冲击而微微晃了晃。

而她的后背──

遭到刚刚被折断、原本飞舞在半空中的剑尖深深刺中。

这不是偶然。

那个像是受到引导般不自然的轨迹──

【不挠柱石】。

高文操控金属的精灵术……

莱克儿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知道超图菈会折断她的剑……

用铁扇抵着莱克儿的手无力地垂下。

从后背被贯穿,作为寄生体本体的独眼──

──啪答。

滴下一滴如同泪水的鲜血。

超图菈的身体──不对,图菈•克里兹的身体忽然往前倾。

莱克儿用自己的全身,温柔地抱住她。

独眼从学院长的胸口消失。

犹如热气般伫立的不死鸟也从触手手中解放,逐渐模糊消失。

最后剩下的只有一个东西。

只剩拥有一头银发、外貌彷佛稚龄少女──过去被称作图菈•克里兹的亡骸。

已经没有灵魂。

已经没有意义。

即便如此──我还是看到,莱克儿在银发亡骸的耳边呢喃了什么。

若是我的眼睛没看错。

她是在对过去的师父、恩人──

这么说。

──谢谢你。

──……永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