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三卷 少年少女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5:00:08

念国中时,我交到了第一个女友。

契机并不是多重大。就是在换班时顺势交换了聊天软体的ID,无意间开始会互传讯息,然后在某个时刻突然──

『要不要跟我交往?』

对方在聊天时传了这句话。

虽然我自觉没有恋爱感情这种高等情感,但我偶尔会觉得对方很可爱,所以没有拒绝的理由。

接着在大概在一个礼拜后跟对方分手。

至于原因──就是被甩了,可是我不晓得原因。

『果然还是当我没说过吧?』

也是在聊天时提的。

一个轻轻的叮咚通知声,就被简单地当作没有发生过了。

之后我们又回到朋友关系。原来可以倒回去啊,我如此想着。毕竟若要说我们做过什么,也就是牵个小手,我也觉得大概就是这样吧。

……不,还是别逞强了。其实我还满受伤的。

看到『果然还是当我没说过吧?』回覆『是喔,可以啊』后,我直接趴倒在床上。

……男人还真是单纯。

被人表示好感,就会立刻答应了。八字都还没一撇,就开始做各种计画。

事到如今,鼓起勇气购买的保险套让我羞耻到想死。

『呜啊啊~……』

正当我把脸埋在枕头里、发出呻吟声时,有人轻轻地敲了敲我的房门。

『哥哥,吃饭了。』

我没回应,结果对方再次轻敲了敲门。

『哥哥?我进去了喔?』

房门开启的声响过后,妹妹走了进来。我还是没把脸从枕间抬起。

『哥哥,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我没事……』

『…………要不要我帮你把饭端上来?』

升上小学高年纪后,妹妹的怕生已经改善,变成一个非常聪颖能干的女孩。

『…………你真温柔…………不会说什么果然还是当我没说过…………』

『呃……哥哥,你难不成是跟女朋友发生什么──啊,对不起,要是你不想说……』

『……呜呜……哥哥好像快爱上你了…………』

『咦?咦咦!?』

妹妹面红耳赤,并惊讶地仰起上半身。

『哥、哥哥,你、你是、认真──』

『如果你不是妹妹就好了……那我早就跟你结婚了……』

『咦、啊……是……也、对……』

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失望,但这时的我不懂。

『……不过,哥哥,你看起来也没那么喜欢对方啊。』

『真不可思议啊……被人家说喜欢,就会喜欢上她啊……这不是该跟小学生说的事情吧……我到底在讲啥啊……』

总觉得想睡了……眼皮好重。

就在我打起瞌睡时,妹妹在我耳边轻声呢喃道:

『我最喜欢你了,哥哥。』

『嗯……我也喜欢你喔……』

最后听到一个轻轻的笑声,我的意识沉入梦乡。

──……不过,哥哥,你看起来也没那么喜欢对方啊。

直到最后我都没发现,我根本没让妹妹看过自己跟女朋友相处的画面。

──这是,磨耗不堪的记忆片段。

──终结一定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

……好闲。

我从早上起就没离开床铺一步。

该做的事情很多,像是针对灵王战的训练、收集情报、拟定战略──

但我感到很闲。

提不起干劲、做什么都嫌麻烦。头脑模模糊糊,连思考都停止了。

身为奥斯汀家的淑女!怎能这样呢!

就在我终于振作精神、爬下床铺时,太阳已经高挂在天空中。

……真是太怠惰了。必须趁早确实醒来,展开行动。

想要清醒,沐浴是最好的办法。我迅速做好准备,前往宿舍的浴场。

路途中,我穿越过的宿舍内部,周遭隐隐充斥着浮躁的气氛。学生们脚步轻盈,闲聊的声音感觉也很高亢。是因为级位战的前期告终,来到课堂较少的时期之故吧。

更重要的是,大部分的学生都不会参加举办日期迫在眉睫的灵王战。

这个精灵术学院,将会举办决定当代最强精灵术师、世界最大的斗术大会•灵王战。理由当然是因为这里设有令杀伤行为无效化的『无血阵』。

学院生一旦入学,就几乎不会离开学院。入学本身就是一种修行,跟进入修道院是同样的情形。要是等不到毕业就回到故乡,免不了被指责为软弱的人。

由于得在如此封闭的环境内度过数年,因此对学院生来说,灵王战就像是每年一次的祭典,紧张感跟我这种会出场的人完全不同。

「啊,冒牌大小姐。」

在我冲水时,有人喊了一声,似乎是在叫我。我转过头,就看到全裸的菲儿正一步一步往这走来。

「……能麻烦你别这么叫我吗?」

「咦──?不要!」

「说什么不要……」

见她满不在乎地拒绝,我也失去了追究到底的心思。

「你居然会在这种时间来,真少见──」

啪沙一声,菲儿把装在桶内的热水由头浇下,然后像小狗般晃了晃脸。

「嗯……有点事啦。」

我无法坦承自己其实睡到刚刚。

我一边挡下从菲儿那边飞溅而来的水滴,一边把身体浸入热水中。

接着,菲儿在我旁边,好好地从脚尖开始、逐步泡入水中。她的行为也稍微端庄了些,刚入学的那个时候,她可是会用跳的从臀部入水呢。

「你的表情感觉很郁闷耶!」

正当我这么想时,菲儿冷不防地问了这么一句。

我怒上心头,看着菲儿发红的脸。

「真没礼貌。毕竟灵王战快到了,我只是有点紧张而已。」

「你在紧张喔?」

「那当然,毕竟得背负着家名战斗……」

自从我宣布放弃大师祖的称号没过多久,老家奥斯汀家就发来指示,要我参加灵王战。棋盘上的棋子自是愈多愈好,不过他们应该早知我不可能胜出吧。

「阿杰最近也一直在训练,都不理我──只跟艾尔维斯同学窝在练术场里──」

菲儿不悦地鼓起脸颊。

「我知道。平常将彼此视为劲敌的那两人居然一起训练……表示这次的灵王战就是如此特别吧。」

「嗯──?」

不知为何,菲儿面露疑惑。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你讲得很置身事外耶。」

菲儿坦然说出的这一句话,直刺我的胸膛。

「你不是要参加灵王战吗?那我是觉得,你应该要更着急、更严肃才对吧……难道说,你没干劲?」

「我、我有啊!这是个好机会,我会打倒杰克的!」

「只有阿杰吗?那两个人好像准备打倒所有人,获得优胜喔。」

「啊……」

被她直接指出自己在无意识间降低了目标,我陷入沉默。

……没错,其实我早就有所自觉,只是不想承认。

我逊于杰克和艾尔维斯同学。

我说的不是实力,也不是努力。

──而是才能。

事实上,我连虚张声势说出的目标都不及他们高。

这种事情我很清楚。

经过了两年半……不管愿不愿意都会理解……

「唉,冒牌大小姐。」

「就说了,你要这样叫到什么时候……」

「你喜欢阿杰吗?」

「噗咕!」

这孩子突然在说什么啊!害我发出奇怪的呼吸声!很粗鄙耶!

「……没有啦,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吧?」

「这样啊,不过那怎样都无所谓啦。」

「你突然问这干嘛……」

「想说姑且确认一下嘛──」

「真是不知所云。」

菲儿用力伸出双手,理所当然地说:

「这次的灵王战后,大家就无法对阿杰视而不见了,对吧?」

「……或许是吧。」

过去的灵王战从未有过如此高的关注度。要是能以学生的身分,在这个大舞台上留下成果,无论谁都不会放着不管。以杰克的实力和才能来看,的确非常有可能……

「所以啊,我觉得大家不会置之不理。」

「你是说……会有人跟他说亲?」

「嗯。」

杰克是伯爵家的嫡子。若把十一岁这个年纪考虑进去,可能性很高。

「所以,我决定先做出宣言。」

菲儿直勾勾地看着我的眼睛,斩钉截铁地说:

「──阿杰是属于我的。」

我倒抽一口气。

常聚在一起的六人当中,菲儿看起来最孩子气。她天真无邪、坦率、纯粹──但,说不定最不好惹的也是这孩子……

「要是我们真的结婚,大家会为我们开心吗?」

「……嗯。」

我点点头,打从心底同意。

「大家一定会痛快地为你们庆祝,我当然也会。」

「这样啊……太好了!」

说完,菲儿倏地露出笑颜。

即使过了两年半……只有这张表里如一的笑脸丝毫未变。

这孩子很拼命。只要下定决心,就绝对不会动摇。比如说,无论前方有何种障碍阻挡,她也会试着跨越……跟她相比──

就这样,我开始细细数起自己的不足之处。

结束自主训练后,我独自走进宿舍大厅。

马上就要到浴场人挤人的时间了,趁现在去洗个澡吧。当我这么想时,已经洗好澡的人就正好从宿舍深处冒了出来。

「嗯。哟,高文,你现在才回来啊?浑身汗臭味耶,哈哈哈!」

是露比•柏格森。她的发丝还湿漉漉的,上半身只穿了件单薄的上衣。这件上衣看起来也穿很久了,领口松垮,感觉一不小心就会看到里面。也太没防备了……!

「我说你……」

「干嘛,生什么气啊?是说,你看着我啊。」

「这里是公众场合。居然、以、那种不知廉耻的打扮外出走动──」

「……啊啊?」

露比•柏格森无声地扬起嘴角,一脸没在思考什么好事的表情。

「哦~什么嘛?骑士大人也有那个啊?」

「你在说什么!」

「也是啦,骑士大人也必须生下继承人才行嘛。嗯~哦~」

她露出令人很不愉快……像是发现一个好机会、得意洋洋的神情。

「如果你愿意磕头,倒是可以让你看看喔?」

「你这家伙……是在愚弄我吗……!」

「对啊,就是在愚弄你啊──怎样怎样。」

露比•柏格森扯着上衣的领口挑拨我。

可恶……!再这样下去就如她的意了。得转开话题才行。

我把目光从那若隐若现的胸口处移开,接着在意起露比•柏格森的头顶。

她从入学起就一直戴着一顶大贝雷帽,我从未看过柏格森脱下这顶帽子的模样。

「我说你……刚洗完澡也要戴着那顶帽子吗?」

当我不由得伸出手想触碰那顶帽子的瞬间──

「别碰它!」

柏格森用双手按着帽子并拉开距离,似是想保护自身安全。

我则维持着半伸出手的姿势僵在原地。

吓我一跳,因为我没想到她……会这么抗拒。

「啊……不是、就、我很喜欢这顶帽子嘛!被你用都是汗水的手碰到,那我就伤脑筋了!」

柏格森像是回过神来,急忙补上这一句,但她依旧按着那顶帽子。

「没关系……我才要说抱歉。是我太没神经了。」

「明白就好!明白就好!」

柏格森用遮掩的声音笑了笑,手也终于放开了帽子。

那顶帽子……是有什么吗?

……不,别想了。我不该轻率地探问他人的秘密。

「比起这个!」

柏格森略显强硬地想转换话题。

「灵王战的准备顺利吗?你果然也要出战吧?」

「你才是,我听说『拾荒者柏格森』已经召集徒弟了。」

「那你可要小心,别被垃圾见缝插针了。傲慢大意是你们的专利吧?」

「哼。明明在级位战上是我赢比较多,亏你敢说。」

「也就只差一胜吧!要是没有遭到秒杀的那次初战,我们就同分了──!」

「前期的胜率是我比较高。」

「也没多大差异吧!可恶──要是在灵王战对上你,我要在许多观众面前把你修理得体无完肤!」

「你试试看,反正不可能。」

「哼!这个闷声色狼!!」

「什么……!?你的指控无凭无据!」

「你不是偷偷看我胸部了吗──?」

「我没看!」

「你看了──!看吧看吧!」

「喂……!住手!不要在这种地方扯开胸口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