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三卷 不为人知的前哨站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59:40

绅士漫步在夜晚的王都中。

那是个年约五十岁的男子,身穿彷佛要融于黑暗中的漆黑三件套西服,还有一位身高较矮的男子随侍在侧。

绅士忽然停下流畅的脚步,令男随从往前一摔。

当男随从抬起脸时,绅士仰头望向满是星光的宽广夜空,低声说道:

「……是骤雨啊。」

然后他在头上打开原本当作手杖抵着地面的雨伞。男随从面露疑惑。

「没有雨──」

在这一瞬间,有人影自周遭建筑的屋顶窜出。

人影的双手握着刀刃,在月光下闪着银光。

在察觉这点时,对方已挥出刀刃,多如雨点的攻击朝着绅士的头顶倾注而下。

咿──男随从发出悲鸣。

绅士没有动作,只是转了圈雨伞。光是这样,降下的刀雨便尽数被伞弹开。

人影踩过石板,绅士阖起伞。只有男随从当场瘫坐在地。

「这些问候还真是欠缺礼仪,是父母亲没教吗?早上要说『早安』,中午要说『午安』,晚上要说『晚安』喔,年轻人。」

「这我第一次听到,从下次开始就这么做吧。晚安,『武斗绅士』布莱德利•莫格里奇,今天过得好吗?」

「嗯,还不算太差,毕竟有个年轻人好好打过招呼了。晚安,不知姓名的年轻人。你是民主派派来的吗?」

「如果我说是呢?」

「无须回答,对问候就要回以问候才有礼貌。」

夜间的空气如同弓弦般紧绷起来。

要是能有一点契机,令那条线绷断就好。像是树叶落下、野猫经过、月亮被遮住或是两人四目相对──

不。

──男随从用匕首抵着绅士。

男随从露出得意的神情。他一直在窥视着机会,能亲手对这位绅士──只存在四人的『九段』之一──这么做的好机会。

可是──

「居然想弄伤绅士的西装,这样可不行。」

匕首的刀刃甚至没碰到西装的布料。

因为绅士用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抓住了匕首。

匕首轻易地从惊诧的男随从手中溜走,纳入绅士手中。

「这个还给你吧。」

手帕于空中飞舞。

那条刺有优雅刺绣的手帕盖住男随从的眼睛。

──然后绅士只凭手指扔出匕首,贯穿了手帕。

白手帕逐渐染上鲜红。匕首以固定手帕的形式,刺入男子的眉心。男子的鲜血被手帕挡住,没有半滴溅到绅士的西装上。

「──好了。」

毫不在意地杀掉刚才还随侍在侧的男子,绅士用平静的态度转过身。

这时,认定这是个好机会的袭击者,窜到攻击得到绅士的位置。

「去死……!」

匕首以超越人智的速度一闪而过。

无法目视、无法防御、无法回避。

凭借那把刀刃,生命便能平等地失去亮光。

──但这也要刀刃能够碰到敌人的肌肤才行。

「嘎……!」

绅士的手指轻触袭击者的喉咙。

光是这样,袭击者就被吹飞了出去。

袭击者只能跌在石板地面上,失去力气而无法动弹。

「什么……这、是……精灵、术……!?」

「是绅士的爱好。」

绅士朝指头轻轻施力。

仅是这样,就把袭击者的身体打飞了。

袭击者在石板上反弹了好几下,无力地滚了几圈后,就不再动了。

「哎呀呀,王都也变危险了。」

轻易打倒两位袭击者的绅士惊讶地呢喃道。

「若想要灵王的位置,光明正大地在灵王战奋战不就好了──你不这么觉得吗?」

突然──

绅士这么问道,也不知是在问谁。

然后,从盘踞在小巷的黑暗另一边,只有声音传了过来。

「不认为喔!灵王战?那只是游戏,不是战斗!」

紧接着,一名女性出现在黑暗中。

她一头秀发染成紫色,衣着大胆地露出肚脐,穿衣风格看上去似乎并非王都人──女性从小巷走出,双耳垂下的首饰摇摆着,发出清脆的声响。

「就算用刀砍或用拳头揍,也不会造成半点伤,没什么事比那间学院的战斗还要无聊了。但麻烦的是,最强的家伙也都聚集在那里。真是不尽人意,对吧?」

「你战斗成痴这点一点都没变啊。就是因为这样,才没人要娶你。」

「很遗憾,我也没想过要嫁。要是真有人敢把我按在身下,哈,那我为他生一、两个小鬼头也无妨。」

女子无声地扬起嘴角。

双眼闪着发现猎物的精光。

女子用宛如野生动物的眼神,盯着绅士。

「灵王战你会出场吧?」

「这就是俗世的束缚。既然是自古便结下友谊的各家请托,我也不能置之不理。」

「连『铁将军』那老头都说会参加了。虽然图菈那家伙在输给我之前就辞职,让我打从心底感到不爽,但聚集这么多九段的灵王战已经睽违几年啦?我现在就激动到浑身颤抖了。」

所以啊──女子脸上的笑意更深。

「你能不能帮我停止这武人面对决斗时兴奋的颤抖啊?」

「……既然是女士的请求,那就不得不听了哪。」

「很简单很简单,只要跟我稍微互殴一下就行了。」

「嗯。」

绅士高高抛起手里的黑伞。

伞在遥远的上空展开,开始缓缓落下。

「在伞落下前结束吧。」

绅士优雅地摆出对战姿势。

女子露出凶恶的笑容。

『武斗绅士』布莱德利•莫格里奇九段。

『神灭鬼杀』麦茜•索撒尔九段。

仅次于灵王图菈•克里兹的精灵术师界最高峰──

仅只有四人的九段,而当中的两人──

在王都的黑暗中展开不为人知的冲突。

翌日一早。

围观者聚集在王都的一角。

维持王都治安的王国骑士正在拦住围观者,而内侧──图菈看到那个情况,也只能扬起苦笑。

「在街上还闹得这么大。」

石板像是被暴风雨扫过般掀起,下方的地面则是个如同深盘的坑洞。血痕的痕迹随处可见,无疑是有人在此处战斗过。至于对方是谁──不用想,自是九段以上的精灵术师。

图菈交代骑士团的现场负责人。

「在灵王战开始前,想必还会发生好几次同样的事。接下来会很辛苦,麻烦你们处理了。」

「是!请交给我们吧,灵王阁下!」

现场负责人毫不胆怯,而是作出标准的敬礼。

图菈点了点头,再次看着满目疮痍的街道。

「话说回来,没想到那些家伙会突然发生冲突。」

图菈待在灵王之位上所抑制的事物或许意外地大。应该先做好准备,好应付意料之外的事态。

「这群人似乎都还不想让我隐居呢……」

带着些许苦笑,图菈自言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