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二卷 全力的价值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54:33

精灵术学院拥有王国之最的图书馆,学生皆能自由使用。

我刚转世之后,看到宅邸的书库,认为书籍在这世界里算是贵重品,而我的推测无误。目前,印刷机器为圣黎共和国的独占技术,莱耶丝王国依然几乎所有书籍都靠人力誊写。因此当然无法像现代地球一样,文库书籍一本只卖七百日币。

然而,莱耶丝王国为文化与精灵术大国,以人海战术克服了这一点。挹注国家预算,培育大量文字抄写员,量产出学术上重要的抄本。多亏如此,学院的图书馆收藏着钜细靡遗的种种资料,上自王国史,下至各地民间传说。

尽管如此,学生也无法无限制地阅览所有资料,但──

「──真是的,为什么我……」

爱洁蕾雅嘴里咕哝叨念,走下满是灰尘的楼梯。

「你都不会看人脸色吗?你都忘了我们之前那场天真幼稚的争论吗?你这神经大条的男人……」

「我也没办法啊,因为只有特定贵族才能进入这地下书库嘛。」

我提着提灯照亮黑暗,俯瞰着先行的爱洁蕾雅的红发。

「幸好有你在,真的帮大忙了,因为我们家没这权限呢。」

「我先说好了,我之所以取得这书库的阅览权,是为了自己的学业喔,你只是擅自跟来的而已!我不会帮你找资料喔!」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

她虽然这么说,但也愿意让我跟来,本性是个老好人呢。

艾尔维斯的精灵术真面目,尽管缓慢却也逐渐水落石出。

首先,那能操纵大气,拥有赋予空气足以媲美固体的重量、硬度的力量。

然后,也拥有能够仔细地看穿交战对手一举一动的力量。

到目前为止,那虽然看起来只像是操纵多种迥然相异的能力,但既然那属于精灵术,就理应全是靠着同一个逻辑在实行的。我为追寻这逻辑──追寻【争乱王权】的本质法则,选择来查找位于地下书库的古老资料。

附带一提,我请菲儿与露比处理针对其他2级生的对策。我能秒杀初次交战对手的时间也所剩无几,我快不能一味拘泥于艾尔维斯身上了。

「考虑到他藏起『眼睛』的事,硬要说的话,那感觉像是知觉类的力量吧,那又要怎样做出那种重压攻击呢……」

「你在后面嘀嘀咕咕的好吵喔!我又没问你那些!」

「你都不好奇艾尔维斯的精灵术吗?」

爱洁蕾雅闻言,露出苦涩的神情。

「……我不喜欢刺探人家的事。」

「你要用什么原则作战都是你家的事,但其他学生可不会管你有什么坚持喔。」

「我知道啦!!」

她奋力地怒吼,并快步走下楼梯。我则俯瞰着她的背影,在心里叹息。

露比迅速地适应了这所学院的风格,那八成是她原本就具备的处世之道吧,借由适应环境变化,在贫民窟那种严苛的社会中幸存下来。

不过,那唯有少数人能办得到……其他大多都是像爱洁蕾雅这类的人吧。

作为朋友相遇,又是同窗共读的同学。每天与这些人互探虚实,暗中疏通布署,透过谈判与交易收集他人的秘密。

能立刻适应这种环境反而比较奇怪,像爱洁蕾雅这类温柔的女孩更是如此……而像菲儿那种天然呆,似乎反而能轻易地融入这种环境。

我俩走下昏暗的楼梯,穿越老旧木门,抵达了一片书海。

室内弥漫着老旧纸张的气味,提灯悬挂于天花板上,昏黄地照亮书柜。塞满书柜的书籍有些以皮革精美地装订,也有些仅以麻绳绑起,其他也能看见一些羊皮纸卷与卷轴。记得应该还有石板或泥板之类的才对,或许摆放于更下层的书库中吧。

爱洁蕾雅已经站在书柜旁,根据手中纸条开始寻找资料。

我将带来的提灯放在桌上,对她的背影说:

「你在找什么啊?」

「我才不会告诉你咧。」

她讲话彻底变得带刺。也罢,不让别人得知情报也是理所当然的。

好了,我要从哪里开始找起呢……这不是我能轻易前来的地点,为了能有效率地查找,我已经大致有了方向,却依然有如大海捞针。

果然应该先从战争史开始找起吧,照理说应该会留下【争乱王权】术者出征时的纪录……

「嗯……!」

此时,爱洁蕾雅挺直背脊,试图拿取位于上方的书。

就算她显得成熟,却仍是小孩,年纪应该与我同为九岁,根本构不到书柜上方。我看不下去,道:

「我帮你拿吧?」

「不需要!话说,我们身高又差不多!」

「你忘了吗?我会飞啊。」

没错,我拥有【离巢透翼】,在这种时候真的很方便。

爱洁蕾雅转头望向我,对我露出充满怨气的眼神。

「……说的也是,但不用了。」

「要是你改变主意的话,随时都可以叫我,作为你带我进到书库的回礼,我很乐意做这点小事。」

「不•用•了!!」

她铿锵有力地说,再度「嗯嗯……!」低哼,伸长了手。真是固执。

算了,既然她本人都这么说了,也无可奈何,我就来找自己的资料──

「──啊……!?」

当我听到声音,转过头时,书柜已经摇摇欲坠。

我瞬间理解到,爱洁蕾雅勉强伸手构到高处,导致书柜不稳,失去平衡。

高度足有她身高两倍的书柜,此时连同塞得满满的书倒向了她───

我连「危险」都还来不及说。

在这之前,牢记于体内的回避危机能力,便已经爆发性地驱使了我做出反应。

「……你不要紧吗?」

「唉……?」

爱洁蕾雅睁开了紧闭的眼睑。

她那双大大的蓝眸睁到快掉出来一般,望着眼前的画面。

也就是──即将倒下的书柜与从中掉出的无数书本,全都如泡沫一般,轻飘飘地悬浮于空中。

「别吓人啦……再晚一点就危险了啊。」

「对……对不起……」

她在我怀里缩着身体,在近距离望着我的脸后,脸颊便倏地红了起来。

「好、好近~……!」

「啊、喂!等……!」

爱洁蕾雅未获得我的允许,试图离开我,我慌张了起来。

这是因为──

「──唉?哇、等、什么──!?」

她当场头下脚上地旋转一圈,发出惨叫声。

我为了及时接住她,对她施展了【离巢透翼】。

她对初次体验的零重力感大惊失色,挥舞着四肢乱动。

「喂,别乱动!冷静点!」

「啊?哇啊!?」

她开始原地旋转起来,变得更加惊慌失措。

啊,真是的,我早就跟你说了吧!

总之,若不让她安分一点的话,也无法放下她,我不顾一切地伸出了手,抓住她的腰,让她停止旋转。

不过──时机不巧。

她的裙摆在我眼前摇曳。

然后,不知是因为我呼气还是空气流动……使得她的裙摆轻盈地翻了起来。

我看到了从裙摆下露出的白皙大腿……垂下艳红的细绳。

…………绑绳内裤?

…………在这年纪?

「啊……!?讨厌!」

当我稍微瞥见底裤的裆片时,爱洁蕾雅的手便惊慌地压住了裙子……接着,她就这么面红耳赤地僵住了。

……我们初次见面时,我也不小心看到过她的内衣裤,但真没想到在近距离看起来,那么地……

纵使我们是文化大国,但年仅九岁就穿那种绑绳内裤,也太有文化了一点吧……?

现场弥漫起一股尴尬的沉默,我总之先让爱洁蕾雅的身体纵向转了一圈,让她降落到地板上。

她紧紧揪着裙摆,满脸通红地抬眸窥视着我。

「你……你看到了吧……?」

我不知如何回答,并因为过于词穷,而再度说了多余的话。

「……贵族都流行那种的?」

「才没有……!」

她反射性地抬起了头,嘴巴开开阖阖,最终别开视线。

「……这只是……因为我喜欢凉快一点的……」

她忸忸怩怩地呈现内八,用手压着胯下与臀部这么说道。

那是凉快……的类型喔。

我只看到了绑绳……并没有看到那么多。

……嗯,冷静一点,我是转生者,姑且带着前世的记忆,并非一如肉体外观的九岁小孩。如果我是一般的九岁小孩,或许会被爱洁蕾雅过于香艳刺激的言行举止勾了魂,但我其实是成年人,所以能够忍受。

而且,我已经有菲儿了。

我只是觉得爱洁蕾雅有点色情,并没有因此就喜欢上她,不是喔。

「啊~……总之不好意思,我下次会向你致谢的。」

「致谢?」

「我说错了,是致歉。」

九岁小孩的大脑给我振作一点啊!还是说这是爸爸的基因!不对,这一定是爸爸害的!因为我前世可没这么色啊!这都是爸爸的错~!

「比起这个,必须赶快收拾好!被老师看到可就糟了啊!」

我指着一直飘浮的书与书柜这么说后,爱洁蕾雅红着脸──

「对、对啊……必须快点收好,趁还没人看到时……」

她稍微梳理了一头乱发,依然呈现内八姿势这么说。

……我没由来地涌起一股莫名的不道德感,但实际上我们的处境岌岌可危。

我让书全都飘了起来,虽然应该没有弄脏或损坏这些书籍,但是否能按原本的顺序放回去呢──

「唉?」

此时,爱洁蕾雅睁大眼睛。

「怎么了?」

「那里……原本放着书柜的墙壁……」

墙壁?

我转头望向原本摆放着书柜之处──瞬间「唉?」了一声。

我十分吃惊,比看到爱洁蕾雅的内裤更吃惊。

「书柜后面……有门?」

没错,一扇古老的木门藏在倒下的书柜后方。

「……话说回来,我有听说过……」

爱洁蕾雅抚摸嘴巴周围,低喃道:

「学院图书馆某处藏有逃过王室审查的秘密书库……」

「该不会就是这个吧?」

完全符合。

书柜后藏有秘门真是老梗至极,任谁都可能想到──但这间地下书库很窄,挤得毫无余地挪动书柜,若不像这样施展精灵术,让书柜悬浮到半空中的话,应该难以找到吧。

「……为了逃过王室审查啊……」

我盯着那扇秘门沉思。

「……【争乱王权】应该是只会出现在王室成员身上的能力吧。」

「等等!你该不会想进去吧!?会被骂的啊!」

「这是秘密书库吧?那就不用权限也能进去啊。」

假使,这虽然是我的臆测──之所以并未传出什么有关【争乱王权】的情报,就是因为王室隐瞒了资讯呢?

有调查看看的价值。

「你就待在这边吧,放心,我不会说出是你弄倒书柜的。」

「你若无其事地堵上我的嘴呢……!你这心机男!」

之后,她露出犹豫的样子。

「……我也去,必须盯好你,不让你做出什么怪事。」

「你真爱操心呢。」

「这是当然的吧!要是发生什么事,你可能会被退学啊!」

她没在担心让我进入书库,自己所要负的责任呢。

真是……一个亲切的家伙。

「那就一起去吧,爱洁蕾雅,你要好好监督我喔。」

「真拿你没办法呢。」

我与这名爱逞强的少女,一起推开位于书柜后方的门。

门并未上锁,发出「叽」一道磨擦声,往内侧敞开,轻易地显露出内部的模样。

那是一间比外面空间更窄的书库。

只有一个书柜,摆放于后方墙边,上面大约只有五十本书吧,最下层收纳着多个木箱,那或许保存着特别容易受损的书籍,抑或石板、泥板吧。

爱洁蕾雅站在书柜前方,仰望着皮制的书背。

「都是些我没看过的资料……」

「好像有很多都是战争史或精灵术研究报告呢。」

这些是逃过国家审查的资料……都是些对国家不利的地下知识吧。

我随意拿起其中一本,翻开看看。

「《借由【梦幻旅人】建构出梦想现实时空,暨无限加速思考速度之可能性及其副作用》──」

「唉?那不是被圣戒教禁止的研究吗……」

「是喔?」

「你都不知道吗?那据说是『梦幻贤者』曾使用过、运用梦想世界的思考方法喔,若是效法会有危险,所以应该已经被指定为禁止研究项目了……」

运用梦想世界的思考方法?这听起来的确是很危险的技术呢……

爱洁蕾雅一一抽出书本,翻阅内容。

「这是〈阿加雷斯〉……这是〈萨密基那〉……哇,这是有关〈比夫龙〉的研究!?真难以置信,这些都是传说级精灵的研究书……」

「〈比夫龙〉就是那据说『真身莫辨』的精灵?这是真货呢……」

这令我抱有期待,这书库里必定保存着【争乱王权】的详细资料。

我乐不可支地开始翻找资料,书本数量也不多,肯定能立刻找完。

「……唉。」

当我将看完的资料放回书柜上后,原本一直默不作声的爱洁蕾雅从后方喊了我。

「你为什么……都能若无其事呢?」

「什么事?」

我并未转头,依然翻着书页,她则畏畏缩缩地说:

「你在教室里和艾尔维斯同学感情很好啊……你们之前做王国史的作业时也是同一组……」

「喔,那个啊,王国史和王子同一组很犯规吧,我也这么觉得。」

「你为什么办得到?表面上笑嘻嘻地面对人家,背地里却像这样偷偷摸摸地寻找人家的弱点……不只是你,这学校的学生全都这样……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能满不在乎。」

「也没什么满不在乎的啊。」

我检查完内容,「砰」的一声阖上资料。

「我们又没做什么坏事。」

「我知道啦!可是……」

「我倒想反过来问问你,你为什么那么讨厌级位战?」

「你问我为什么……」

「我们才认识没多久吧,顶多就是一起吃过一次烤肉的交情,就算彼此尔虞我诈,也不是那么受到打击的事吧?」

爱洁蕾雅闻言,噤声不语,我则拿起下一份资料。

「你也明白吧,就算是同班同学,我们也是竞争对手,无论如何,都无法避免竞争,你也是为此才就读这所学院的吧?」

我初遇爱洁蕾雅时,她给我的印象是充满自信,却又善良温柔的女孩。

她即使见识到我与艾尔维斯的实力后,肯定也会燃起斗志,希望追上并超越我们,她看似是具备这种毅力的女孩。

不过,在级位战已过五轮的现下,她那副模样已经荡然无存。

她生性认真但懦弱,却又温柔。如今的她显露出这一面,初次见面时的好胜态度,简直有如面具一般。

「……我也知道,对,我一直都清楚,我要追上你们所有人,用最为优秀的成绩毕业,我的目标没有改变。」

「那就──」

「可是……我不知道。」

「唉?」

「顶多一次,就只有那一次。我也在想自己为何仅仅是这样就轻易地……可是、可是──我没想到那会那么地快乐。」

我的视线首度离开资料,转头望向爱洁蕾雅。

这名红发少女凝视着布满灰尘的书库地板。

「不分家世背景聊天,自己烤肉来吃,介入人家的吵架,看大家一起聊天──这些都非常、非常快乐,我一直都对自己没有信心,总是让哥哥姊姊保护我,没办法交到朋友……所以我是第一次像那样跟朋友相处。」

……没有信心,没办法交到朋友啊。

简直就像是……小时候的那家伙一样。

「你就尽管笑我窝囊吧,但我很怕啊,怕那段时光变成谎言,害怕得不得了……一得知那都是为了在级位战中获胜的虚假时光,就让我厌恶得想哭……!」

爱洁蕾雅用力地捂住自己的胸口,对我娓娓道来。

「唉,不行吗?不考虑对策,只光明正大地在斗术场上对决……比赛不能单纯只是比赛吗?为什么要在那之外的地方也钩心斗──」

「不行喔……爱洁蕾雅,那样是不行的。」

当我开导似地这么说,她便紧紧地提住唇瓣。

「那样就不是用尽全力了,那样就只是在玩乐。」

我再度望向手边的资料。

「我会无所不用其极地彻底击溃艾尔维斯,而他也一样……爱洁蕾雅,我就告诉你吧。」

「……告诉我什么?」

「我现在的目的,不只是在比赛中战胜艾尔维斯。」

「唉……?」

「我要让大家都能打败他。」

我翻了一页。

「级位战是循环赛,就算我赢过艾尔维斯,但要是输给其他家伙的话,也可能被逆转战况,为了要更确实地在这夺胜战中获胜,就必须建立让艾尔维斯继续败战,任谁都能轻松运用的必胜法啊。」

「那……那种事……」

爱洁蕾雅闻言,呻吟似地愕然轻语。

「何止是对策……根本就是在互扯后腿啊!」

「没错,我现在正在一心一意地扯他的后腿。」

「要是……要是一直那么做的话……」

会被讨厌的──她这么悄声低喃。

……战斗科S班的所有学生都与菲儿年纪相仿,但每个人都很成熟,其中唯有爱洁蕾雅保留着稚嫩的一面,我一直这么认为。

不过,事情不是这样的吧,只是我、艾尔维斯、高文、露比都因为成长背景而变得怪异而已,其实爱洁蕾雅说的才对。

说的也是,要是这么做的话,普通来说会被人讨厌。

不过──不普通喔,爱洁蕾雅。

除了你以外的人都不普通呢。

因此,大家马上就领悟了,不管是我、艾尔维斯、高文还是露比──正因为我们并不普通,所以马上就注意到了而已。

爱洁蕾雅,你也快发现吧。

慢慢来也没关系,你一定能明白的。

这所学院并非像你目前所想的那么冰冷无情。

「──啊。」

我的眼神停留在手边资料的某条记述。

「有了……!」

我将资料放在提灯旁,以眼神扫视被照亮的篇章。

「『王眼意即纵览世界之力,世界意即因果之连续』──」

这份资料中记载着【争乱王权】术者所拥有的『眼睛』。

其名为『王眼』。

直接纵览世界本质之力,可直觉性地掌握因果之连续的眼力。

另称──『因果视』。

「这样啊,原来如此──【争乱王权】是假名啊……」

并非『争乱』,其实是『总览』,同时也是『总揽』(译注:日文中「争乱」音同「总览」、「总揽」。)吧。

我的预料成真,【争乱王权】的本质为观测能力……!

「好……!」

我凑齐必要的拼图了。

再来就是将之拼到正确的位置而已。

我开始收拾资料,爱洁蕾雅则有些冰冷地盯着我。

「……太好了呢,你找到艾尔维斯同学的弱点了。」

这句挖苦真不像她的作风,我是否应该为自己打一下圆场呢?

「唉,爱洁蕾雅──」

「别跟我说话。」

她不由分说地背对着我。

「……因为我们总有一天也必定要对决。」

她的嗓音混杂着死心。

正当我一时之间想不出适合的回应时,这名红发少女便走出秘密书库。

我无法叫住她,她娇小的背影就这么于黑暗之中──

「你要收拾干净喔!」

──消失之前,她抛下一句颇像母亲的唠叨。

……………………

爱洁蕾雅似乎能成为一位好母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