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二卷 月下交易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53:48

于静谧照耀的月光之下,一名身穿深蓝色外套的少女,立起单膝望着我。

她的眼神之中带有打量我的意图,尽管如此,却并非高高在上──反而类似负伤的野兽,正在慎重地寻找能够幸存于世的方法,像这样的眼神。

……只能和她谈谈了。

我的目的是调查艾尔维斯精灵术的痕迹,那恐怕被露比的精灵术【一重贗界】所遮掩──虽然泼上该精灵术弱点的水,痕迹理应就会显现出来,但我目前单脚负伤,应该难以执行,而不擅长战斗的菲儿也相同。

纵使我明白自己正被对方的步调拉着走,但仍坐到露比面前。而菲儿也跟着我,在一旁以鸭子坐的姿势坐下。

「……你想要什么?」

我开门见山地问,露比则勾起了嘴角。

「你这么识趣真是太好了,作为回礼,我也简单地提出我的要求吧──我想要两个东西,你的智慧和你的师妹。」

「我?」

菲儿疑惑地歪着小脑袋,露比则对她说:

「我没有谍报科的人脉,接下来要在级位战中闯荡,谍报科的协助不可或缺,如此一来,你这念谍报科A班的人就最为合适了,对吧?」

「……期限呢?如果要我和她拆伙,门都没有。」

「没到那么夸张,我的目的只在于建立谍报科的人脉,没打算抢走你可爱的小师妹──」

我暂时沉思了一会儿,这条件虽非不可能──但稍微有点不公平。

「照现在这样的条件,我无法答应这桩交易。」

面对露比如钢铁般不变的微笑,我这么告诉她。

「露比,摊出你的手牌吧,站在我们的立场,我们无法判断你是否真的握有艾尔维斯的情报。」

对方很可能装出以王牌对决的局面,但实际上只是在虚张声势。

露比的精灵术确实可以隐瞒陨坑,但也无法排除那是其他先到场的人所为的可能性,她或许只是搭上顺风车,厚脸皮地做起缺德生意而已。

「免谈。」

此时,她面不改色地回答我。

「你也懂吧?我的手牌只有这次有用,但你们的手牌属于之后生效的类型,要是我先亮出底牌的话,你们或许会毁约不是吗?」

「……说的也是。」

「所以说,很抱歉,我无法证明,就只能请你相信我这位同学了?」

这句话听起来颇为廉价……却传达出她想说的话。

露比,你就是这意思吧?

在这状况之下,有一种方法对我最为有利。

就是自行找出你藏起的陨坑。

如此一来,我就不必答应你提出的要求了,可说是理想的结果。

「……………………」

「……………………」

她也明白吧?

我望着她的笑容,这么判断。

原来如此……这桩交易似乎是一场游戏。

我不让露比看见,手放在身后触摸了臀部下方的石板。

……可行吗?

我的【离巢透翼】拥有让身体接触到的物体飘浮的力量,不过实际上,『身体所接触到的物体』的定义相当含糊,究竟哪些范围算在接触物体内,将视情况而定。

极端而言,我将手放在地面上时,等于我接触到这片大陆,理应能让这座大陆本身飘浮起来。但另一方面,也可解释为只接触到一颗砂土,并非整座大陆。此时,这代表我能使之浮起的物体,就是我指尖所碰到的些微土块。

这项定义随着我加深对这招精灵术的理解后,逐渐扩大,有朝一日,我或许真的能让岛屿之类的物体飘浮起来──然而在眼下的状况,最重要的是,我能否让竞技场的石板全纳入【离巢透翼】的效果范围内。

艾尔维斯所制造的陨坑只是被【一重贗界】所覆盖掩藏。

既然如此──只要让竞技场的石板全部浮起来,被藏起的坑洞理应就会出现。

我目前难以挑选特定石板让它飘起,既然要施展能力,就要针对全部石板,虽然这会让露比目睹到我一部分的能力──

「──你打算让石板飘起来吗?」

坐在我对面的露比,露出挑衅的笑容这么说。

「是【离巢透翼】吧?我已经调查过了,那招威力也很强──应该能让这竞技场所有的石板飘起来吧?」

「……怎么可能,我才办不到那种事呢。」

「会吗──我认为如果你能让挡下的剑在割破皮肤前更快地飘起,就算办得到这种事也不奇怪呢。」

红色的眸子在黑夜中,如要射穿我似地盯着我看。

「你就试试看啊,那样就能达成你的目的了吧?」

露比心里似乎有些盘算。

这显而易见。

不过──正因为如此。

「──你可要站稳脚步喔。」

我让所有石板同时飘浮而起。

只有我、菲儿与露比所坐之处是例外,其他石板全都如泡泡一般,轻盈地飞到空中。

石板下铺着泥土,露出一片棕色地面──

「喔喔~好猛~好猛~这真是壮观呢!」

露比笑着拍手后,又歪起小脑袋,道:

「……然后呢?你找到你在找的东西了吗?」

我与菲儿哑口无言。

这是因为这不可能。

光秃秃的地面上──

──没有半个坑洞。

我俩一头雾水。

陨坑被【一重贗界】所遮掩──正因为我这么解释,所以才接受了白天时刚轰出的陨坑,如今却已消失的事实,不过……?理应已除去【贗界】的地方,却依然到处都见不到陨坑。

而且,飘浮起来的石板也很诡异。

毫无缺损。

石板一片不少,全都完好如初──但在白天时,明明应该有部分石板被艾尔维斯击碎了!

「唉?唉?阿杰,这是怎么一回事?【一重贗界】只是一种『影像』吧?可以把里面的东西变出来吗?」

「怎么可能……不可能有那么万能的精灵术,如果是那样的话,讲得极端一点,如果映出人类,就代表她能凭空造出人类……」

露比仅笑得别有深意,不发一语。

如果是【一重贗界】所映出的假石板,并不会直接飞到空中,因为画面不可能拥有实体跑出来,那本来就不应该在我精灵术能影响的范围内。

我使飘浮的石板恢复原状,如同拼图一般,全数分毫不差地归位。

没有。

这里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陨坑……现实如此主张。

「……露比,我再问一次,艾尔维斯制造的洞是被你藏起来了吧?」

「对啊?」

「那就在这竞技场里吧?」

「当然,否则我就没办法给你报酬了吧?」

「真的吗?」

「我可没说谎,唯有这一点我敢发誓。」

以艾尔维斯的情报为商品,露比宛如在玩一场游戏──意即这是个寻宝游戏。

露比这么说。

陨坑是她藏起来的,而且就在这片竞技场中。

假如相信她这个游戏主持人的话……陨坑真实存在,只是我们看不到而已……

「……你的目的是什么?你这样挑衅我们,如果我们真的找到,你打算怎么办?你可就没筹码了啊。」

「到时候……这个嘛──献上我的身体咧?」

「啥?」「唔!」

我愣了一愣,而菲儿面露提防,然后露比便坏心眼地嘻嘻一笑。

「这当然不是色色的意思喔?我的意思是要借给你们我的能力──能比谁都快地独占所有人都垂涎的情报。这样一来,就算你们毁约,我也只要不再帮你们就好。」

……这才是她的真心话吧?

艾尔维斯的情报只是一种诱饵──露比真正的目的,或许是与我们缔结互利互惠的合作关系。

「靠你的精灵术,的确也能收集情报……」

「不行不行~!阿杰的搭档是人家啦!」

「好好好,你稍微安静一下。」

「唔~!!」

我堵住似乎被触怒的菲儿的嘴,更进一步地思考。

露比与我们合作又有什么好处?是透过菲儿获得谍报科的情报网吗?不对,这要看菲儿愿意透漏多少,这城府深沉的少女,会愿意将分寸交由他人拿捏吗?

……仔细想想吧,她恐怕也对我们之外的同学提出类似交易,证据就是目前见不到比我们先来的三人──也就是说,露比并非要成为我们专属的间谍,她打算笼络许多非特定的学生……?意即多重间谍,如此一来,露比在校内的立场将变得如何──

话说回来。

她为什么不正常地和谍报科的学生搭档呢?

应该说。

──她拥有适合谍报的能力,为何要就读战斗科?

「……这样啊。」

我心中浮现出一种解释。

「露比──你打算单枪匹马行动吗?」

当我抛出问题后,露比的眉毛便抖了一下。

「喂喂喂,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我思考了你的想法,你为什么不和谍报科的同学搭档,打算成为多重间谍──思考不找人搭档的优点,我只能想到一种。」

「喔,为供以后参考,就请你说说吧?」

「这样就不必担心被搭档背叛了。」

露比笑而不语。

我身边恰好有菲儿,但几乎所有学生都是在校内初次相遇,将与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搭档。

搭档在成绩方面当然是命运共同体,因此背叛几乎没有好处。

然而,也无法排除这种可能,收买、威胁──让人转变心意的方法多不胜数。若有人不想被背叛,希望由自己独力进行战斗与谍报,也绝非难以理解……

「你真正的目的是让并非谍报科的自己,在校内情报网中坐大吧?你说想借助我们的力量,只是表面的借口。」

因此,就算自己的要求被毁约,她也无所谓。

尽管自己仅是被人随意利用,但露比最为渴望的就是──『被利用』这一点,以及因此所生的信用。

因为那是只身在级位战中奋战到底的最基础条件。

「……你很行嘛。」

露比这么说,手伸进大大的贝雷帽中,用力地搔着头。

「你还是第一个看穿到这一步的人,让我真心敬佩。」

「我认为那是一条很严苛的路喔,在战斗科被比赛追着跑,还要当多重间谍。」

「没什么,就和至今为止一样。」

她轻轻地耸了耸肩,并扬起一抹嘲讽的冷笑。

「我在那肮脏的贫民窟里独自活了下来,所以在这里也会那么做。小少爷,就只是这样而已啊。」

「……这样啊。」

既然如此,我也不会说三道四。

「听你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

「知道艾尔维斯轰出的洞在哪里。」

「……你说什么?」

我指向她。

不对──正确而言,是她穿的深蓝色外套。

「那外套是为了融入夜色之中吧。」

「对,你们也有用吧。」

「既然你打算只身挑战,就不用穿那种东西,毕竟你能变得透明啊。」

露比闻言,默默地扬起嘴角。

「然后咧?」

「【一重贗界】的透明化缺点,就是连同伴也会看不到自己,视状况而定,也可能听不见声音,无法和同伴共享情报──你唯有在不希望这状况发生时,会穿那外套。不过,听你刚才那么说,你并不打算和别人一起行动,现在也没有任何同伴。」

也就是说──我这么继续说下去:

「那外套只是一种伪装。」

露比继续露出笑意,我身旁的菲儿则纳闷地歪着小脑袋。

「伪装是什么意思?」

「菲儿,你还记得吧,艾尔维斯没让他的对手离开原始位置半步。」

「嗯,因为一瞬间就结束了呢~」

「也就是说,艾尔维斯会用那神秘攻击打中的地方,在事前就预料得到。」

比赛开始后随即发动快攻,看到分级考试的比赛后,任谁都能猜想得到──艾尔维斯应该又会击溃位于原始位置的对手。

「既然如此──在那地点事先铺上【一重贗界】就很简单了吧。」

「啊!」

菲儿张大嘴巴,并双手一拍。

【一重贗界】正确而言,是一种创造出伪造世界的精灵术,并非单纯的影像──即便无法从中取出物体,却理应能够反映外界的影响。这在本质上,与借由透明的【贗界】让物体穿透而过并无两样。

露比事先将【一重贗界】铺设在艾尔维斯对手的原始位置上,这是为了如拓印一般,复写下艾尔维斯轰向该处的攻击,然后,一旦将复写内侧染成深蓝色──

「你所藏起来、艾尔维斯轰出的洞,就是那件外套吧。」

露比一直都穿着──自己所掌握的王牌。

她闻言,嘴角勾起一抹贼笑。

接着,她握住外套的一角──

「答对了。」

──并用力地脱掉了它。

地上延展出有如陷入一般遭到轰穿的陨坑。

「我有眼不识泰山──你还是第一个能独力看穿这招的人。」

「因为一般人根本不会这么想吧,用精灵术对竞技场动手脚可是严重违反规则的喔。」

「动手脚?你在说什么啊~」

……也罢,只要不穿帮即可,这学院感觉会鼓励学生用这类秘技。

「那么,你这样就愿意帮我们了吧?」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啰?我先说好了,我只会考虑自己的事喔,或许会背叛你们喔──」

「我相信你,我们是同学吧?」

我模仿露比刚才所说的话,吐出廉价的话语。

露比闻言,愣了一愣。

「……嘎哈,嘎哈哈哈哈哈,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结果,又捂脸大笑出声。她似乎很喜欢这笑话。

她边忍着「嘎嘎」的残余笑意,边用金色的眼眸望着我。

「……你果然很有趣呢,你真的是贵族吗?」

「我在家里可是个标准的小少爷呢。」

「哈哈!……OK,成交!」

露比迅速地站了起来,对我伸出了手。

「杰克和菲儿,今后请多多指教了。」

「我不要。」

……瞬间便如此回应的这道声音,令我与露比迟了几拍后,转过头去。

菲儿正气呼呼地嘟起小嘴。

「「……啥?」」

「我不要~!我不会帮她的~!」

啊啊啊啊啊!她为什么要在这时候闹脾气啊──!!

「那个……菲儿大小姐?」

「哼~我才不管要和我以外的女生搭档的阿杰咧~」

「这要怎么办才好啊……」

难得都快谈妥了……菲儿一旦闹别扭时,就会很顽固呢……

当我不知如何是好时,原本转向一旁的菲儿以眼角余光瞄了我一眼。

「如果你一定要和她合作的话,我有一个条件!」

「条件?」

「你现在在这里亲我的话,我就也帮她!」

……唉?现在在这里?

我立刻望了在身旁的露比一眼,再度看着菲儿。

「现在……在这里?」

「嗯,来。」

菲儿阖上双眼,稍微抬高下巴,摆出等吻的姿势。

真假?

……真的假的。

我尴尬地望向露比。

「抱、抱歉……等我一下。」

「好、好喔。」

我开始犹豫。

……不亲的话,绝对会惹她不开心呢……嗯……

……不管我怎么苦思,结果也只有一个答案。

我本来就没有退路了。

当我将手放到菲儿背上后,她便主动靠了过来,索吻似地揪住我的衣服,将唇瓣贴近我,并微微地将脸倾斜……她还真熟练啊,明明才九岁,哎,这也是我的错啦……

当我闭上眼睛后,让嘴唇轻轻地相接触,传来一股柔软的触感与菲儿一如往常的气味。

「喔喔~……!」

我听见露比发出赞叹似的声音。啊──可恶,这超级难为情的啊!!

……还好现在是晚上,如果不是夜晚的话,就会被露比看到我满脸通红的样子了。

「呵呵呵~♪」

菲儿喜孜孜地笑着,并搂住我的手臂,朝露比露出得意的表情。

露比则傻眼似地苦笑。

「啊~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不会对你心爱的阿杰出手,这样就可以了吧?」

「你知道就好!」

菲儿的心情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显得喜上眉梢。

「好啦,在我也看完同学热情如火的恩爱画面后……」

「你千万别对其他人说喔……」

「我知道啦……这么赞的把柄,本来就不可能轻易放手吧?」

哇啊啊啊啊!我要被小混混勒索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了,在那之前,我们先赶紧结束今晚的主要事件吧。」

「来,你们就尽情调查吧,不过,先来的其他家伙也没什么特别的收获呢。」

露比站在铺于地面的【一重贗界】──艾尔维斯轰穿的陨坑旁这么说。

我与菲儿探头一望,发出「喔喔~」的赞叹声。

「真不可思议……刚才明明还是一件外套。」

「哇~!阿杰,手能放进去唉!」

菲儿将手放进陨坑中,兴奋得吱吱喳喳。

倘若没看到露比将之铺在地上的那一刻,只会觉得这坑原本就位于该处,伪造世界──『贗界』,这两字将此能力诠释得极为贴切。

「那好像是叫做『贗界膜』,但我不会讲得太详细就是。」

「我知道,我们也不会轻易泄漏出自己精灵术的情报。」

我与菲儿再度俯瞰凹陷成圆形的地板。

「……我原本就觉得这凹陷法很怪,近看就更明显了呢。」

「正中间和边边都一样深呢~好像有什么很重的东西一~直放在这里一样。」

啊,这比喻恰到好处,当我远看时,觉得这像被巨大铁锤用力敲过,但这么一看,这类似在榻榻米上放衣橱之类重物后的痕迹。

「重物啊~……但现场没有这种东西呢。」

露比一边环顾四周,一边这么说。

目睹艾尔维斯比赛的人,的确谁都没见到那种东西。

不过……那真实存在。

既然这里留有痕迹,当艾尔维斯攻击的那个瞬间,确实存在着某种极重的东西……

我站了起来,仰望夜空。

星辰横越天幕,璀璨闪耀。

「……是空气。」

「嗯?」

我望向菲儿。

「菲儿,你有去过山顶吧?」

「唉?呃~……」

「是那时候啦,你求我用精灵术,让你飞到比山高的高度吧?」

「……啊!对,嗯嗯!」

「那时候,你记得你耳朵怎么了吗?」

「记得啊~好像有『嗡──』的声音。」

「就是那个,当周遭的气压变化时,就会那样。」

「……你突然在说什么?」

露比一脸诧异。

「露比,在今天的比赛里,你有看到艾尔维斯的对手有一瞬间抵挡住他的攻势吗?」

「有,我觉得他好强啊。」

「你有注意到他那时候用手捂住耳朵吗?」

「这么说起来……对唉,这和你刚才说的、气压?有关系?」

「气压就是……嗯,空气的重量。空气看起来没有重量,但实际上也有一点点重量,当有很多空气时,就会造成不小的重量。我们现在也承受着头上空气的所有重量,然后理所当然地,当愈接近天空,气压就会愈轻,因为我们所承受的空气愈来愈少。」

我指着天空。

「基本上,我们的身体被调整为能像这样舒适地生活在平地上,所以当我们去爬高山,或去气压低的地方时,身体会有所反应,最简单明瞭的就是耳朵了。耳朵里有耳膜,内外有压力互相推挤,当外侧的空气──气压挤压过来后,假如内侧没有相同力量反推回去的话,耳膜就会破掉。」

「嗯嗯?也就是说……那个,要是那个叫外侧气压的东西减弱,内侧反推的力量就会变强?」

这家伙记性真好呢,天资聪颖。

「对,当内外压力不平衡时,就会导致耳朵产生『嗡──』的声音。」

「喔~原来如此~」

菲儿嗓音温吞地说。

我还是分不清她到底有没有搞懂。

「你想说那现象也发生在被艾尔维斯打爆的家伙身上吗?」

「对,只是和刚才的例子相反。」

「也就是说……气压并非下降──而是上升了?」

我点了点头。

「那八成就是艾尔维斯攻击招式的真面目──他的精灵术能让指定地点的气压变得异常地高。」

一旦揭晓谜底,那就不是那么诡异的现象,不过……

「喔,原来如此,气压啊……能让气压变高,就表示那是能操纵空气的精灵术吗?」

「不对……我觉得还不只是那样……」

倘若是操纵空气的精灵术,便与【天学羽针】大同小异,【争乱王权】被誉为『成王之力』,因此我不觉得只有那点程度……

「……啊,阿杰,警卫可能要醒来了。」

「这样啊,差不多该撤了……」

「什么嘛,结果还是弄不清楚啊。」

露比说着「真无趣」,同时收起铺在地上的『贗界膜』。

「不对,试试其他厘清方法吧。」

「嗯?」

「露比,你和其他来这里的2级还有谍报科同学,也做了和我们一样的交易来建立人脉吧?」

「对啊……你要放出什么风声吗?」

她露出鬼头鬼脑的表情,我也与之相似地笑了一笑。

「对,马上要请你工作了,就好好地向其他2级这么说吧。」

然后,我告知了内容。

「……原来如此。」

「你愿意接受吗?」

「喔,交给我吧……我这个人啊,超爱煽动别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