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二卷 日常的暗斗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53:21

在那之后,我、爱洁蕾雅、艾尔维斯的第一轮比赛也相继进行。

我的对手为了防范我在分级测验上展现过的速度,采取饱和攻击战术。但,他毕竟还是不瞭解我的精灵术全貌,没有防范我能透过飘浮让伤害失效一事。我在他的攻势空档切入,一口气逼近,将他打飞到观众席并拿下胜利。

……然而,到这里就是极限了。因对手没见识过、出其不意取胜的时间结束了。聪明人应该已经发现我的精灵术是【离巢透翼】。看来真正的考验会从下一战开始啊……

爱洁蕾雅一开始打得相当艰辛。

凡是看过分级测验的人,都已晓得她那精灵术的火力。因此她这次的对手,选择打一场彻头彻尾的肉搏战。

像她那样的猛烈火力,要是不慎在近距离施放,到时连自己也会遭殃──没错,就像过去的那个家伙一样。话虽如此,精灵术即使种类相同,细节方面也存在个人差异。因此虽然我不晓得爱洁蕾雅是否跟那家伙一样以肉体为燃料,但若对手试图摸透这点,会采取这样的战术也就不意外了。

由结论来说,爱洁蕾雅讨厌肉搏战。她虽然不断牵制对手,努力不让其靠近,但对手也是有备而来,躲掉牵制攻击并持续进逼。

到了最后,爱洁蕾雅施放半自爆式攻击,才勉强地成功地只耗尽对手的灵力。

但,一想到如果这样的对决不是在无血阵里进行,就让人不以为然。

没有无血阵,爱洁蕾雅肯定会全身烧伤吧。变成那种状态还能若无其事行动的,也就只有那个狂人了……以级位战而言她是赢了,但以一场战斗来看,绝对称不上完美的胜利。

然后,关于艾尔维斯──

『一眨眼间!!连播报的空档都不给!!「天才王子」艾尔维斯•昆兹•温莎2级!!甚至没让对手踏离起始位置,便拿下初战胜利!!』

竞技场又出现圆形陨坑……挑战2级循环赛那些老奸巨猾的健将,这次一样没能摸透艾尔维斯那沉降攻击的真相。

话虽如此,这次的对手倒是撑了一下下。当时他人在下陷的地面中央,手捂着耳朵并站了起来──但随后还是膝盖一弯,倒了下去。

「要是不能摸透那攻击的真面目,我大概也会被瞬间摆平吧。」

「应该吧~要不要先别管其他人,优先调查艾尔维斯呢?」

「就这么办吧。你那里应该有很多其他2级生的资料吧?」

「嗯。只要透过『朋友』,应该就能弄到手。」

谍报科所谓的『朋友』,简单来说,指的就是情报网路。

根据菲儿的说法,谍报科学生从事谍报活动获得的成果,是直接与成绩相关的。那可以是跟战斗科学生联手使其升级,也可以是从事情报买卖赚取金钱,总之不计任何形式。

既然获得的情报能够用来交易,其导致的结果,就是一边假装是友好的小团体,一边在言谈之中交换暗号……这样的事也随之常态化。

因此,朋友=情报网路。

听起来还真是个比战斗科更待不下去的地方啊。

「甚至连我的精灵术是【离巢透翼】的情报,你也可以拿来跟人交易喔。2级的所有人应该都很想要吧。」

「可以吗?」

「反正就算放着,消息也迟早会传开,那情报其实已经没什么价值了。」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会希望有能够佐证的确切情报……对吧!瞭解了。那么我就以那为诱饵,尽量挖掘情报吧!」

菲儿也愈来愈靠得住了。一想到她才九岁,我甚至觉得她可靠到有些离谱。真不愧是本届的谍报科榜首啊……虽然也让人有点害怕就是了。

离开斗术场的我跟菲儿,以沿途的喧闹声为掩护,继续讨论。

「不过问题还是在于艾尔维斯。要是在跟他交手前不能先掌握其精灵术的原貌,到时可是一丁点胜算都没有。」

「因为几乎没有关于〈旁观骚乱的派蒙〉的情报呢~有时就算好不容易找到,却发现内容更像是童话故事之类的。」

「意思是情报很模糊吗?」

「就是呀,首先听说〈派蒙〉似乎没有分灵,所以术师一定都是栖木。」

哼嗯……我也听说精灵当中有几柱只有本灵,没有其他分灵存在。

比方说,人称众精灵之长的序列第一位〈巴力〉。

或者是,唯一被圣戒教列为『忌灵』的序列第三十二位〈阿斯莫德〉。

以及序列第九位〈派蒙〉……

「然后呀,不知道为什么,〈派蒙〉只会栖宿在王族身上,然后赐予他们『成王之力』。」

「『成王之力』?」

「我想那应该是指精灵术吧,名称叫做【争乱王权】。」

争乱──意思是能够像王者般主宰战场的力量吗?

意即专精战斗的精灵术?

「……总觉得,情报还真是不明不白啊。」

「对吧~?如果要更深入的内容,就只能找那种唯有特定人士才能进入的资料库了~」

曾听说学院也负责保管、研究王国的珍贵史料。但,那类资料得要有权限才能阅览。权限有些是配发给研究员,也有少部分贵族拥有,但我那乡村领主父亲应该是不用指望了。

「那么资料等之后再查。目前只好先进行实地调查了。」

「是呀~」

我跟菲儿往身后瞥了一眼。

瞥向前不久艾尔维斯上场战斗,并留下痕迹的斗术场。

一到了晚上,我跟菲儿再次来到斗术场。

两人的目的,是艾尔维斯打在地板上的那个陨坑。只要进行调查,厘清那究竟是怎样的现象造成的,就能大幅接近精灵术的真面目。

「哼嗯哼嗯……原来如此~」

菲儿在和蝙蝠说话。

蝙蝠具有所谓回声定位的能力,透过释放超音波并捕捉其反射来掌握周遭环境。这让它们拥有广域的感知范围与行动速度,再加上又能在天空自由飞翔,因此成了菲儿从事谍报活动时偏好的动物之一。

「里头的警卫全都躺平了。」

「是怎样?怠忽职守?」

「不是那个意思啦~」

……喔喔,我懂了。意思是已经有其他客人先到了吗?

「哎,毕竟那陨坑明天就会被填平了……也难怪大家都想趁今晚行动。」

「大概有三个人吧?」

「我们也动作快点吧。」

「嗯。」

我们披上深蓝色外套,悄悄溜进斗术场。

只要手牵手一起飘浮,就能消除脚步声。深蓝色的外套有助于融入夜色不被发现。这外套据说也是谍报科的认证用品。

接着只要进一步派出蝙蝠侦敌,即使在夜色里也不怕遗漏其他人。这下就用不着担心被斗术场的警卫发现了。

问题在于一同潜入的其他学生。大家都希望找出有关艾尔维斯的任何情报,大家甚至都会心想要是能垄断更好……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我们有可能需要在遭遇的瞬间立即开战。虽然学院里有无血阵,无法伤害他人,不过要俘虏对方则是办得到的。

……连日常生活中都充斥着诸如此类的暗斗,令我再次觉得──这究竟是间什么样的学校啊。

幸好,我们沿途没碰上任何人,一路来到艾尔维斯先前踏上的竞技场入口。

我不希望飞行的模样被人看见,于是解除了术并降落至地面。

「……看来里头没有人在。」

「没人?但你不是说有三个人先来了吗?」

「可是真的没有耶。会不会是路上被我们超越了?」

不可能的。沿途一个人也没有,我们不可能超越了谁。

「……提高警戒啊,菲儿。别太相信蝙蝠。」

「收到……!」

被月光微微照亮的圆形竞技场──外围一整圈观众席满是死角,但要是不仰赖视觉的蝙蝠也说没人在,那么应该就真的没有人了。但我们还是提防着四面八方,小心翼翼地前往竞技场的正中央。

艾尔维斯打出的陨坑,应该就在参赛对手一开始站立的位置。究竟是何种力量造成那种……宛如巨大铁锤砸落的现象……

「……咦?」

菲儿感到奇怪似地喊了一声。

她的眼力比我更好,因此早一步察觉到──此刻终于也映入我眼中的光景。

那匪夷所思的光景。

「……怎么会……!?」

我愕然地呻吟。

被艾尔维斯打出陨坑──照理说应该要有陨坑、空无一物的地板上。

陨坑消失了。

彷佛一开始就不曾发生过──彷佛我们白天目击的那一战是什么幻觉般,陨坑如今已消失得一干二净。

「会不会是已经修补好了啊……?」

「不,修补应该明天才会进行。分级测验那时也是这样……」

「说得也是。既然这样,那为何──」

咚──一道冲击传来。

「──啊?」

我反射性地看向感受到冲击的地方。

脚。

我的右脚。

我的右脚背──冷不防地冒出一把小刀。

「阿杰!?」

菲儿瞪大双眼,我则是在情急之下脑袋转不过来。脚并不会痛,是无血阵效果。但取而代之的是,右脚的知觉渐渐消失……!

接着,小刀自行拔了出来。

小刀一时之间飘浮在半空中,接着像幽灵似地消失在夜色里──

──有其他人在……!!

「呜……!」

我对着四周挥臂,但抓到的就只有空气。

没有人在,但又确实有谁在!

「呜啊!」

脚踝传来的冲击,让我忍不住跪了下去。

后脚筋被人砍中了……!

「阿杰!你不要紧吧……!?」

「嗯……这并不会痛,只是部位灵力遭到瘫痪了……」

对方头一步就是瘫痪我的脚,似乎对我的速度有所提防。

菲儿气鼓着腮帮子,对着四周的夜色喊道:

「你想要做什么~!?就算在这里赢了阿杰,也没有任何意义啊!」

灵力只要稍微休息就会恢复。非比赛场合的偷袭并无意义。这攻击的目的是要暂时瘫痪我的战斗能力。也就是说,这个透明人的目的──

「──听不到、脚步声啊。」

见我突然喃喃自语,菲儿纳闷地歪起脑袋。

「如果你的精灵术是把自己变成透明人……那么至少也会发出一点脚步声。也就是说,你能够完全贯穿自己与他人的物理性干涉──使物品穿透。证据就是你刺中我脚的瞬间,小刀也跟着现形了……」

蝙蝠的回声定位无法锁定,同样是旁证。看来这个对手一旦化为透明,就不会被一切事物干涉,但自己也无法干涉事物。若真是这样──

「不过真是怪了──既然这样,那么今天的比赛,你为什么要留下脚印啊?」

「咦?」

菲儿你也太后知后觉了吧──变成透明人的力量,你今天不是才见识过吗?

「要是能穿过一切事物,便应该也能穿透高文的液化金属──那么根本就没道理留下脚印,除非你故意解除脚边的精灵术。当然,你应该也没理由故意留下脚印。也就是说,你只是不得不这么做──否则将会陷入某种比留下脚印更不利的状况。」

我抬起头,对着她所潜伏的那片夜色说道。

「──我猜你应该很怕湿吧,露比?毕竟【一重贗界】的弱点就是水分嘛。」

精灵〈欧赛〉的精灵术【一重贗界】。

这精灵术很难以一句话解释清楚,但据说那是某种创造『伪造世界』的力量。首先创造出类似布料的东西,接着对它投影任何影像,最后以布裹住空间,就能呈现出和影像相同的模样。

好比说──要是将投影了完好地面的布,盖到陨坑的上头,就能让它看起来完好无缺,甚至伸手摸或是站到上头,都无法察觉到陨坑的存在。若以现代用语来描述,或许可以形容为触摸得到的扩增实境(AR)吧。

「……真是的,拜托你的剧透适可而止好吗?谁晓得这地方是不是隔墙有耳啊──」

某人的声音传来。

接着,一名少女宛如从空间里流渗般出现。

挑逗感十足的露肚脐制服,配上大顶贝雷帽──如今外头另外又穿了件和我们一样的深蓝色外套。

露比•柏格森。

我的同班同学嘴唇扭曲成不屑的模样,睥睨着屈膝而跪的我。

「──真是服了你了。这就是人家所谓的洞察力吗?如果是你,应该也晓得我为什么要在这里等你来吧?」

「是啦,大致料想得到。」

「喔~?说来听听?」

「……你就算攻击我,也只能暂时剥夺我的战斗力。而你不得不这么做,就证明你恐怕没有把握能正面打赢我。」

「还真是自信满满啊,小少爷。」

「不对,是你缺乏自信,露比。这点你也心知肚明吧?」

露比眯起眼,一时噤声。

顾虑到她的感受,我没把话讲得太白,但隔壁的菲儿双手一拍,「啊,我懂了!」天真无邪地这么说:

「是因为白天那场比赛输了,才让你失去自信吧!」

「……喂,菲儿。」

「咦?怎么了,阿杰?」

拜托学一下察言观色吧。你不是读谍报科的吗?

露比哼笑一声,耸了耸肩膀。

「无所谓,毕竟这也是事实。现在的我的确是没有自信。其实不只是对你,就算对上任何人,我都觉得自己有可能输。」

「从你这模样完全看不出来就是了。」

「但现在可不是消沉的时候。因此我绞尽脑汁地思考──思考该怎么做才能够赢,失败的原因又是什么……思考到最后,我发现自己是准备不周。明明自己只剩贫民窟锻炼出来的小聪明,却没善用这唯一的长处。」

「所以,你想找我商量吗?你让我暂时失去战斗能力的目的,也就只有这件事情了吧。」

「说商量不太对──应该叫交易。」

露比席地而坐,立起单膝。

接着,挑衅地笑了。

「来吧,小少爷,让我大削一笔吧。因为我手上握有的可是你梦寐以求、千金难买的珍贵情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