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二卷 级位战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53:04

第四斗术场,大量观众集结而来。

但与分级测验那时不同,今天在场所有人都是学院相关人士,没有一个是校外来宾。

我们就坐在最前排。扣掉露比和高文的战斗科S班其余三人、菲儿,以及身为副班导的莱克儿,一共坐了五人。

「真没想到第一轮比赛,就碰上同班同学间的对决……」

「毕竟这可是循环赛,要不碰上还比较困难。」

爱洁蕾雅忧心忡忡地嘀咕,艾尔维斯则气定神闲地回应。

接下来,露比对上高文的比赛即将开始。

以此当作教学的一环,我们被莱克儿召集来此地观战。

「……话说回来,这场明明是新生赛,观众会不会有点多啊?」

我环视会场并这么说。

其他会场也同时进行其他赛事,而那里应该有1级或2级赛事才对啊……

「毕竟这里有睽违数年的S班学生彼此对决,才会特别引人瞩目。」

莱克儿冷淡地说着。

「此外……这场比赛也是本年度首次有新生出场的赛事。」

……为什么这样就会引人瞩目啊?

我虽然感到纳闷,但莱克儿接下来没再透露更多。

『──来吧!3级循环赛第一轮战,接下来是备受瞩目的一战!睽违数年再次成立的战斗科S班!该班级的超级新人彼此之间的对决!如今会场已经被来自学院的观众挤得水泄不通,人人都想一瞥这一战!!』

兴奋的广播声从天而降。

相较于实力测验当时有其他来宾而气氛严肃,级位战似乎安排了实况播报。

『本次播报由敝人,第三十七届后勤科B班的艾蜜莉•欧哈拉担任!讲评则是邀请了!本校的学院长兼现任最强精灵术师!同时担任第四十届战斗科S班导师的图菈•克里兹永世灵王负责!!』

『啊~头好痛啊……不好意思,能把声音调小一点吗?』

『哎?您哪里不舒服吗?』

『这个嘛~只是昨天稍微贪杯了。但不知怎地,总觉得好像不小心说了什么难为情的话……』

还在宿醉啊你,都已经傍晚了耶。而且她好像还把昨天在莱克儿面前大秀恩爱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那么想请教灵王,关于即将上场的露比•柏格森3级与高文•马克铎内尔3级,身为班导师的您有什么看法吗?』

『这个嘛,首先那个柏格森很没礼貌,超没礼貌。跟她师父简直是一个样。』

『您说的师父,指的是霍杰•柏格森八段吗?』

『也有些人称他为「拾荒者柏格森」。那小子总之就是个超讨厌贵族,做人处事方面也什么都不懂的男人……但是身为精灵术师的实力却是如假包换,否则也不可能爬到八段这个段位。除此之外,他发掘才华的慧眼同样高人一等。』

『也就是说,露比•柏格森3级是被那高人一等的慧眼所看中的一颗原钻啰!』

『应该是吧。把贫民窟捡来的小鬼养到成材,好让那些贵族哭丧着脸,就是那小子最大的享受。』

露比的师父,个性还真好啊……

『那么,关于另一位高文•马克铎内尔3级呢?』

『他倒是很懂得礼貌,但想法有些古板。他虽然跟柏格森恰恰相反,和师父如出一辙这点,倒是两人都相同。』

『您是指「铁将军」邓霍姆•巴斯特九段吧!目前世上仅有四人的九段保持人之一!』

精灵术师界最至高无上的称号,是由学院长垄断了三十年的『灵王』,紧接着便是『九段』的称号。该称号无法由一般的段位战取得,只会赋予为王国立功劳的人。

『那小子也是个死脑筋。当年我忙着推动学院改革时,他正好担任教师,但他老是跟我顶嘴,满嘴什么传统啦,血统啦……啊啊,真讨厌真讨厌。』

『那个……希望您能稍微克制一下,这种会与贵族社会作对的发言……』

『安啦安啦。现在那些摆个臭架子的老头,每个我都从他们流着两行鼻涕时就认识了!只要聊点当年往事,每个都乖乖闭嘴了!嘻嘻嘻嘻嘻!!』

哇啊……如果被这人逮到把柄,就会被糗一辈子吗……我今后还是当心点吧……

『好!趁着本校还没被贵族盯上,我们赶紧进行吧!!请选手进场!!』

圆形竞技场两端的门扉开启,然后两人进场了。

露比穿着跟昨天一样的改造制服,但高文这头则是披上铠甲,带上盾与剑。

「哇~看起来好硬好强的感觉喔~」

菲儿看着高文的一身装束,道出再简洁不过的感想。

若只看装备,轻装的露比似乎相对不利。但精灵术师的战斗,看的可不只有装备而已……

『好,双方正在指定位置上面对面!他们佩戴的装备,都跟之前分级测验时一样呢。』

『两人看来都是一如往常的装备呀。小小年纪便拥有自己的战法,光是这样就很不简单了。』

但──学院长接着说:

『然而若只凭那些,又能够让他们奋战到何种程度呢?』

比赛开始的时刻将近。

双方面对面的斗术场,早已充斥紧张的氛围。

『比赛────开始!!』

播报员才刚宣布完。

露比的身影便消失了。

「又来了!」

这就跟实力测验那时相同。明明看得目不转睛,却看丢她的人……!

『柏格森3级消失不见了!灵王,请问这究竟是!?』

『看来是某种精灵术吧。选手要是离开竞技场地就算淘汰,那么她应该只是隐身于什么地方吧。』

而在学院长敷衍地进行解说的这段期间,高文也有了动作。

他将左手拿着的盾牌,丢到地面上。

随后──盾牌液化了。

化为银色果冻般的盾,在竞技场上舒展开来。

『这是!?马克铎内尔3级扔下的盾牌竟然融化,像水一样蔓延开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哼嗯,原来如此。看来他认为盾牌用不上,因此抛下它并用以侦敌。』

『侦敌吗?』

『你看仔细点──已经上钩了。』

事情确实如学院长所言。

液化的一大片银色,上头已经沾上零星足迹。

『喔~!原来如此!这下她就算销声匿迹,也还是会留下脚印吗!』

『但相对地,马克铎内尔也付出代价,揭露了自己的精灵术真面目。』

『将铁盾──也就是将金属液化!这是精灵〈比利士〉操控金属的精灵术【不挠柱石】吗!?』

『十之八九是了。若最后发现不是,那他可就太老谋深算了。』

从露比的脚印,看得出她试图逃离蔓延开来的果冻状金属。

高文则是趁这机会乘胜追击。

他原本身披的铠甲,也跟着液化了。

新追加的金属比盾还要多出数倍,将竞技场整个铺满。

这下子,露比无处可逃了。

『好!这下柏格森3级没地方躲了!她会如何应对呢~!?』

『当然只剩下进攻一途了。马克铎内尔虽然找出了对手的所在位置,取而代之地,他的防御力也大幅下降。』

『的确!由于几乎完全放下那种程度的重装,马克铎内尔3级这下只剩制服与剑了!』

选手们照理说听不见场外的解说,但后续发展还真如学院长所预言。

露比的足迹,迅速朝着高文逼近。

──好快。

那简直就像是匆忙奔窜的老鼠。凭高文的巨躯与那把大剑,怎么也跟不上她的速度……!!

化为透明的露比,移动到高文背后。

她的手里,应该也握着分级测验时使用过的那把短剑吧。

对她来说,眼前高文的背部看起来,肯定就像是令人垂涎的猎物……!

高文制服的背部随后出现裂口。透明短剑刺中了他。

……但。

『马、马克铎内尔3级,依然健在!他试图抓住背后的柏格森3级,但柏格森3级勉强躲开了~!!』

「怎、怎么会!?刚刚他不是被刺中了吗!?」

爱洁蕾雅动摇地喊着。

我用手遮着嘴并思索着。

「……刚刚那一刺是心脏的位置。要是真的刺中了,一击就能让高文灵力耗尽。」

「既、既然这样,他怎么会……」

「所以刚刚那一击没刺中啦……被他挡下来了。」

「咦……?」

爱洁蕾雅的眼睛眨了又眨,一副不明白我在说什么的样子。

「阿杰,什么意思呀?你是说他制服底下还穿着什么吗?」

「不,看起来应该不是。但我猜那小子的制服底下,还有另一件盔甲。」

「另一件、盔甲……?」

正当菲儿跟爱洁蕾雅一头雾水时,艾尔维斯则是有所会意地点点头。

「看来分级测验那时你就已经发现了对吧,杰克。」

「是啊。与其说是发现,应该说是感到哪里不对劲吧。」

「喂喂!到底是怎么回事啦!你们不要两人联手卖关子好吗!」

见爱洁蕾雅一副准备发怒的模样,我只好为她解释。

「分级测验那时,高文面对对手的攻击,全都是由正面接招。这件事你晓得吗?」

「嗯。我有看到他的盾与盔甲马上就恢复原状。如今回想起来,原来那是透过操控金属的精灵术办到的。」

「没错。盾牌与铠甲马上就复原了。但是光靠这点解释不了他的耐久力。因为铠甲与头盔虽然能保护肉体不受伤,但是并不能阻绝冲击力道。」

「……?是这样没错。就算戴上再坚固的头盔,要是被重剑不断敲打,还是会死的。」

「就是这么一回事了。因此高文的铠甲底下,一定还有件能够吸收冲击的铠甲──我们只能这么想。」

「????可是刚刚不是才说,那里头看起来不像是有穿其他铠甲吗?」

爱洁蕾雅还是百思不解,所以艾尔维斯从旁插了一句话。

「这是很简单的删去法。根据眼前现象,判断出高文穿了两层铠甲。但从他身上找不到看似铠甲的东西──如此一来,我们就只得往某个方向思考。他并不是穿着铠甲,而是他的身体,本身就是铠甲。」

「身体就是、铠甲……?」

我向艾尔维斯问道:

「你也看到了吗?艾尔维斯。」

「毕竟我的眼力还算不错──制服背部裂开时,我看到底下有红褐色的鳞片。」

「……鳞片!?」

「他是鱼吗?」

爱洁蕾雅圆睁着一双眼,菲儿愣愣地偏过脑袋。

……好吧,要说是鱼,虽然没猜中,但也差不远了──而已经理解透彻的,看来是爱洁蕾雅。

「有鳞片的人类……原来高文同学是龙人族吗!?」

龙人族。

过去与龙结合的人类后代。

他们最大的特征是,全身上下布满鳞片。

「是啊──而且大概是铜龙的血脉。铜龙一如其名,身上拥有铜鳞,对吧?」

「是啊。铜──也就是金属。」

爱洁蕾雅这下轻轻「啊」了一声。

「原来他把自己的鳞──把铜鳞用控制金属的【不挠柱石】转换成铠甲吗……?」

「不过他究竟只是移动鳞的位置,还是增加鳞的数目,这我就不晓得了。」

「这毫无疑问是才能(天赐)啊。能将与生俱来的体质与精灵术完美契合,这种人可是世间罕有的。」

「就是说啊,真是太作弊了──拜这能力所赐,高文的铠甲恐怕没有可以趁虚而入的破绽。」

「没有破绽的铠甲……这、这也未免太……!」

在竞技场上,相同的情节持续上演了一阵子。

消失的露比机灵地四处窜动并发动攻击,却屡遭抵御。

高文试图逮住她,却又总是被她勉强逃开。

但,有件事任谁来看都昭然若揭。

这场比赛……哪一方有胜算,哪一方大势已去。

「……这根本……就只是比哪方能克对方而已吧!!」

爱洁蕾雅忿忿不平地站起身。

「就只是因为刚好被不利的对手克到……就只是因为运气差……!露比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半点胜算……!!」

「爱洁蕾雅。」

以淡然声呼唤爱洁蕾雅的,是直至目前为止一直默默观战的莱克儿。

「莱克儿老师……?」

「你将来加入公会,为了工作前往最前线时,也打算说相同的话吗?」

「咦……?」

为了把话传达进对方的心里,莱克儿字句斟酌地说道:

「因为刚好被克,因为对阵不利于自己,因为运气差。要是为了工作,不得不与棘手的对手交战,到时你会因为这些理由,乖乖任由敌人杀死吗?好比说──有一天碰到能把你的火焰全部消除的【原鱼驭手】术师。」

「这、这个……」

分级测验那时,爱洁蕾雅对上属性不利的水术师却大获全胜。但那次只是因为她精灵术的输出,刚好大幅超越对手。

『──那么,参观这场比赛的各位新生,我猜你们此刻应该觉得,「这人只是倒楣碰上不利的对手才会输」对吧?』

透过广播,学院长话中带笑地说了。

『那么好好欢欣吧。因为你们的头一战,也会发生相同的事。毕竟新生初战获胜的机率,历年来都不超过一成!』

『您今年也没有说明吗?学院长。虽然每年都是这样,但您还真是坏心眼呢~』

『有些事不亲身经历学习,是不会明白的。毕竟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放不下的自尊心嘛。嘻嘻嘻!』

部分观众开始议论纷纷。那些大概都是战斗科的新生。

『各位新生!你们也许都以为,自己不至于碰上这么不对盘的对手。但太天真了,这样的想法太过天真了。

即使双方精灵术没什么相克问题,同样的情况一样会发生。

你们接下来将会被人针对要害,被迫面对棘手的攻势,束手无策地惨败给对方!

因为!打从你们入学的那一刻开始,同级位的其他在学生,就已经在观察你们了!对你们的精灵术、你们的战法进行解析、分析,拟定攻略对策!

瞧!集结在这个斗术场的观众!

我想应该大多数人都没发现,今天来观战的,几乎都是谍报科的学生!!』

「咦……!?」

爱洁蕾雅连忙环顾四周。

当然,现在像这样张望,根本无从分辨。

但,究竟谁是谍报科学生──

谁是其他学生派的侦查,这首先就不可能分辨得了。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古代贤者的至理名言。

你们过去在自己师父的门下,花了许多时间学习「知己」。当然在这里的课堂上,我的学院也会全力支援各位,帮大家瞭解并精进自身的力量。

然而,在这级位战里,大家就必须学会「知彼」。我什么忙都不会帮,你们得自己想出方法来。

隶属本学院战斗科的多数学生,私下都和谍报科或后勤科的学生有合作关系,一起攻略级位战。这恐怕不是你们透过学院生活所想像,让自己「增进实力」的行动。

所以我还是明讲吧。

拥有实力是天经地义!在这间学院里,那是本来就该有的基本配备!!』

学院长一语道破的真相,在会场里回荡着。

『但你们得学习如何发挥自己的实力,学习如何不让对手发挥实力。

一切都是为了胜利。为了多赚到一次胜利,为了提升哪怕只有一毫厘的胜算。

以及,为了多存活短短的一秒钟。』

要不择手段。

这就是学院长想表达的。

『探勘敌情,拟定对策,做好万全准备奔赴比赛。

要是被敌人拟定了对策,那就再想出克制他的对策。

顺应环境并随之改变吧。千万别原地踏步。要每时每刻向前迈进。

要是做不到这几点,在这间学院里是撑不过一年的。

所以……

新生啊──你们将会惨败给在这间学院奋战不只一年的前辈。』

我眼前彷佛浮现出……学院长那稚气的脸蛋,刻绘着开心的笑靥。

『前几天,各班应该都举办了联欢会吧?彼此应该都聊开了吧?可能还有些人结交了新朋友吧?但是那些人从今天起,全都是你的敌人。

你们就尽情地───刺探彼此的底细吧。』

被异样氛围笼罩的斗术场里,露比最后惨败给高文。

在她因持续移动而开始筋疲力竭的时候,不幸被对方逮着,遭压制到地面并惨遭割喉。

决定胜负的主因十分清楚。

高文分析了露比的战法,并准备了因应对策。

相较之下,露比疏于准备。

──这正是,精灵术学院级位战的本质。

不是比精灵术孰优孰劣,而是比谁更能深入调查、分析对手并拟定对策──

换言之。

这是一场白热化的情报战。

一前往休息室迎接,就看到露比垂头坐在椅子上。

「露比……」

「……抱歉。」

当爱洁蕾雅上前想跟她说话时,露比一反平时的聒噪,以简直不像她的微弱声音轻喃。

「能让我……自己一个人待着吗……」

于是,爱洁蕾雅也没能再说些什么。

喀噔的声音响起。

那是同个房间里的高文起立的声音。

他默默地准备离开休息室。

「高文同学!」

被爱洁蕾雅一喊,让高文一度停下脚步。

他侧眼望向依旧垂着头的露比。

但──此时此刻的他,没像平常那样挖苦她。

而是就这样,默默地离开了房间。

于是我们也留下露比一个人,来到走廊上。

隔了好一会儿,艾尔维斯开口:

「那么,我先离开了。」

「嗯。」

我简单应了声,于是艾尔维斯只身离去。

这下还留在原地的,就只有我、菲儿、莱克儿以及爱洁蕾雅。

「……那我也……」

分级测验当时比谁都醒目、比谁都自信洋溢的她,嗓门小到判若两人。

「我也……今天先走一步了。」

「喔喔,明天见。」

「……你还真的不留我呢。」

带点怨恨的视线扎到我身上来。

「你……早就晓得了吧?打从一开始就知道……面对级位战该怎么做。」

「……是啊。」

「那场联欢会……我……真的,玩得很开心喔?因为我从以前到现在……从来没交过同年纪的朋友……一开始本来当大家是劲敌……热血沸腾地想着要击败所有人……结果却玩得很开心到,开心到把那些都忘得一干二净……」

爱洁蕾雅带着泫然欲泣的表情,紧紧抿起双唇,愈说愈激动。

「结果……结果……你却……不对,艾尔维斯还有高文也一样……在那个当下,你们早就把我跟露比视为敌人了吧?和我们聊天时,你在内心期待着我泄漏出什么重要情报吧?」

「…………这我不否认。」

听我这么说,爱洁蕾雅垂下头。

「原来男人……这么薄情……」

「这跟是男是女无关吧。但……我来这间学院,是为了增进实力,是为了以精灵术师的身分打响名号……这点你不也一样吗?爱洁蕾雅。或者说,大家应该都有着相同的目的。」

「你的说法并没有错,可是……!」

头抬到一半,爱洁蕾雅又将脸转向旁边。

「……对不起。我就算说这些,也没有任何意义吧。」

「爱洁蕾雅……我们并不是讨厌你或是露比。」

「这我晓得。我晓得的……」

那么我走了,她说。

爱洁蕾雅依然不愿把脸转过来,就那样一个人离开了。

菲儿看来也多少懂得察言观色,没有说任何她的坏话。

「……这制度对孩子来说还真残酷啊。」

莱克儿嘟哝了一句。

……就是说啊。

也难怪每年都会有一大堆学生退学了。毕竟在这里得一年到头、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跟隔壁桌的同伴较量心机。

但,同时我又认为──

互探虚实、尔虞我诈……诸如此类的事,和作为朋友和睦相处,绝对不是无法共存的。

「我们走吧,菲儿。」

「嗯。」

看着踏出步伐的我以及菲儿,莱克儿不经意地问了句:

「话说,你们俩是哪时开始合作的?」

几乎所有战斗科的学生,都跟谍报科或后勤科的学生有合作关系。

我跟菲儿,双双露出捣蛋的笑容。

「你说呢?」

「是从哪时开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