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二卷 天赋异禀的同学们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52:34

妹妹刚上小学那阵子,她总是显得莫名亢奋。

『喔~真可爱,真可爱啊。』

『啊、啊呜……别、别这样,××姊姊……』

『有什么关系嘛,有什么关系嘛。』

看来今天的她,又被时代剧或是什么综艺节目影响了。只见她整个人贴到背着红色书包的妹妹身上。

『哥、哥哥,救我~』

真没办法。

妹妹一脸快要哭出来似地向我求救,我苦笑着从她身后扣住她的双臂。

『唔唔!你在做什么!有奸细,快来人啊~!』

你才是奸细啦。

这家伙今天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劲?虽然她平常就老是很亢奋,但今天发作的程度特别严重。

『因为,阿×。』

被我反扣双臂的她,仰望着我的脸并笑了。

『我们以后就会三个人一起制裁这间学校了,这不是很好玩吗!』

……制裁学校要干什么啦。

不过我是懂她想表达什么。

今天,是我们三人得到名为学校的全新游乐场的纪念日。

『好了好了,小××你也别哭了。从今天以后,你就可以每天陪最喜欢的哥哥一起上学了喔?』

『呜……陪哥哥、一起上学……』

……让我来说的话,我倒希望妹妹别老是黏着我们,而是多交几个朋友……不过看她那么开心的眼神,我这当哥哥的也没办法泼她冷水。

『从今以后我们也上同一所学校啰,××。』

『……嗯!』

『不过,你也要跟我们以外的人好好交朋友喔?』

『……呜呜……』

妹妹这下忐忑不安地垂下头……嗯……

『××,交新朋友这件事很可怕吗?』

『……嗯……』

『为什么?』

『……我怕大家,觉得我无聊……怕大家觉得我是阴沉的人……到底该做什么……该怎么交朋友……我不晓得……』

……看来她对自己没什么自信啊。

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无法跨出步伐。

『××。既然这样,你要原谅你自己。』

『……原谅……?』

『告诉自己「没关系」、「不要紧」。每次跟人说话时,或是要做什么的时候,你就先这样原谅自己。一开始或许不太容易,但只要持之以恒,以后你会变得无所不能喔。』

『……无所不能……?』

『嗯。所以别担心。』

大概是听了我这番话而感到安心,妹妹的表情渐渐转为开朗。

『……我知道了……我会试着努力看看,哥哥……!』

──这是,磨耗不堪的记忆片段。

──消失在恶梦另一头,本应幸福的过往回忆。

「起•床•了~~~~~~~~~!!」

听见这道声音的瞬间,我发动了精灵术。

菲儿卯足全力地飞扑而来的身体,变得犹如鸿毛般轻盈,落在我的肚皮上。

「啊呜~被识破了~」

「你喊得那么大声,当然会被识破吧。你以为我从以前到现在,挨过你跟师父多少次的早晨恶作剧?」

虽然号称是突发状况的应对训练,但其实绝对是在整我。这点我能确定。

而菲儿也就习惯被我消除重量,在我身上从肚皮开始爬呀爬地,伸长脖子啾的一声,轻轻地以自己的唇触碰我的嘴唇。

「早安,阿杰。」

「……早安。」

嗯~……这就是我以后每天要经历的生活吗……我会不会变成笨蛋啊?这样没问题吗?

我抬起菲儿的身子,起身并下了床。

房间已经不是之前住的那间了。两人份的书桌与双层床──这里是精灵术学院的学生宿舍。

学生会依照年龄或出生地,由学院方分配至各栋宿舍,不过也会听取学生的意愿,让其选择单人房或与他人同住,以及同住的对象。

于是顺理成章地,我选择与菲儿住在同个房间。

根据菲儿的说法,「夫妇一起住本来就是应该的!」。

至于我自己,则是没想到会在这个年纪就跟女孩同居。

至于她的父亲波斯福先生,则是说着「有杰克在一起的话就能放心了!呵呵呵!」并爽快地答应了。

而菲儿虽然选择了上铺,却彷佛理所当然一样不睡自己的床,而是钻到我的床上一起睡。

尽管这样就像是多了个热水袋一样暖呼呼的,但我希望她可以不要每隔五分钟就搔我一次痒。

「早餐是在餐厅吃吗?在去之前得先换好衣服。菲儿,快拿制服出来,把衣服脱了。」

「呀嗯~大色狼~!」

我先帮不断扭动身子、装出一副娇羞模样的菲儿换完衣服,接着自己也换上学院发放的制服。

这件制服的设计考虑到战斗的磨耗,坚固且便于活动。不晓得这是什么材质做的?不管怎么想都不是一般的纤维吧。不晓得是否类似日绯色金那种地球上所没有的物质。

更衣结束后,该吃早餐了。我们打算吃完后直接去校舍,因此也带着书包。

「好,出发。」

「出发~!!」

两人精神饱满地打开房间门,踏出头一次上学的第一步。

不约而同地,隔壁的房门也开了。

「嗯?」

「啊。」

「哎?」

身穿学院制服,红发女孩──爱洁蕾雅•奥斯汀从隔壁房间走了出来。(kid:前面是用「爱洁蕾雅」,后续不时出现「艾洁蕾雅」,暂时先统一使用「爱洁蕾雅」。)

「喔,早安啊。原来你住我们隔壁啊。」

「嘶啊~!」

由于是认识的人,我便打了声招呼,菲儿却像猫一样凶巴巴地开始发出威吓。

幸好,爱洁蕾雅并不以为意。

只是她的视线还是频频在我、菲儿,以及开着门的房间之间来去。

「咦?咦?……你、你们怎么会从同个房间里……?啊,莫非是有一方来叫对方起床的吗!?」

「啊?……不是,我们从昨天就待在一起了。」

「……从昨天?」

「我跟阿杰早就感情好到一起睡觉了~!」

菲儿得意洋洋地如此宣告之后,爱洁蕾雅的脸颊渐渐变得和头发同色。

「下……下流!太下流了────!!」

她这样喊出声,并往走廊的尽头奔去。

「我赢了!」

不知为何,菲儿昂首挺胸地宣布获胜。

爱洁蕾雅那家伙……果然懂很多那方面的知识啊。

在校舍前跟菲儿道别后,我照发放的资料前往自己的教室。

嗯……在三楼的最里面啊。

一楼和二楼有许多学生而气氛热络,大概都是其他班级的同学吧。他们似乎有些人记得我的长相,我感觉到有一些视线集中在我身上。

……还以为大家受到天才王子的震撼,应该早就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

一上三楼,人声一下子变得稀少许多。看来这层楼有在使用的教室并不多。平时战斗科S班基本上可说是不存在的班级,所以才会被分配到这里的空教室吗……

我很快就找到教室,不以为意地打开门。

瞬间,原本在教室里的三人的视线,一齐往我身上集中。

……原来如此。

他们就是我的同学──被选进好几年才会有一班的超级菁英班•战斗科S班的神童们。而这些面孔大致符合预期。

在这当中,我向最眼熟的人搭话。

「嗨,又见面了。」

「……哼!」

爱洁蕾雅•奥斯汀一甩红色的发丝,别开视线。

「什么啊……我有做错什么事吗?」

「跟你这种才这年纪就跟女性睡同一张床的下流男子,我没什么话好说的。」

「你说女性……菲儿是我的师妹喔?只不过是男女住同一个房间,用不着这么敏感吧?不如说像你这样胡思乱想,才让人觉得你脑中的想法其实更下流──」

「你……你在说什么!!我我我我我我才没没没没没有那种下流的的的的的想法──」

这声调也太抖了吧。她到底有多不擅长隐瞒心事啊。

「喔~原来你跟女人同住啊?真有你的~」

在爱洁蕾雅失声大叫的同时,其他同班同学也前来搭话。

戴着稍大贝雷帽的娇小女孩。

她已经改造了才刚发放的制服,细腰与肚脐全都一览无遗。全身上下散发出「绝不会好好穿学校发放的制服」的意志。

这个看来叛逆的女孩,金色眼瞳里闪着兴味盎然的光彩,向上仰望着我。

「男女两人一组的儿童精灵术师……从测验那时我就这么想了,你们果然是传闻中打垮『绯红之猫』的儿童双人组吧。」

我耸了耸肩。

「传闻其实太加油添醋了。」

「喔?那么我倒想听听实际情况是怎样呢。」

「我们被坏蛋抓走,费尽千辛万苦才化解危机,就只是这样而已啦。」

「喔~?」

她以像是见到什么奇珍异兽的眼神,不断地端详着我。

是怎样。对我一见钟情了吗?

观察我好一阵子之后,女子这才像是想起什么似地「啊」了一声,并说:

「这么说来,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

「喔喔,我叫杰克•利柏。我记得你叫……」

「露比•柏格森。叫我露比就行了。」(kid:前面是用「柏格森」这个姓氏,后续不时出现「白格松」,暂时统一改成「柏格森」。)

「这名字听起来真昂贵的感觉。」

「对吧?大家都这么说,说羡慕我拥有这么昂贵的东西还不怕被偷走。哎,可惜也没人要买我的名字就是了。你有兴趣吗?现在买可以算你便宜一点喔?」

「如果是姓氏的话我也许还会考虑看看吧。仔细一看,你是个美少女啊。」

「咻~你还真会说话。不过不好意思,姓氏是非卖品。毕竟那是老头──我的师父给我的名字。你还是改买别的吧。」

师父──「拾荒者柏格森」吗?据说他会到贫民窟带走有天资的孩子,给予自己的家名并加以教育。看来她──露比也是贫民窟出身的孩子吧。

「下──下流!」

啊。爱洁蕾雅又重新启动了。

「都已经有菲里妮同学了,竟然还对第一次见面的女性求爱……!这实在太花心了!」

「不不不,这只是在开玩笑啦,只是说说而已。」

「只不过是人际交流啦。大小姐你也太认真了吧~」

露比调侃似地笑完,爱洁蕾雅的脸又一阵通红。

「露比•柏格森!你那制服是怎么穿的!拜托请把衣服穿好!穿整齐!」

「这样比较自在嘛。而且虽然学校要我们穿上制服,但可没要求我们怎么穿,不是吗?」

「这、这样的歪理根本就……!」

「歪理也是道理呀~」

不行啊,根本不是对手。若要论口才,完全是露比这方更加能言善道。

「唔咕……」正当爱洁蕾雅咬牙切齿地被露比调侃时,第三者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太吵了。你们就不能稍微安分一点吗?」

以这般年纪而言显得低沉的嗓音,吸引我们一同转过头去。

教室里的最后一人──块头大到怎么看都不像和我们是同辈的少年。

「啊啊?」

一发现插嘴进来的人是他,露比的表情明显转为不悦。

只见她蹬着步伐来到大块头男子身边,近距离盯着他的脸。

或者应该说,狠瞪着对方。

「我想怎么做都是我的自由吧?还是说,你有资格对第一次见面的人发号施令啊?骑士大人有这么了不起吗?啊啊?」

哇啊……是小混混……

面对露比那一目瞭然的无赖样,大块头的男子回应道:

「至少比你这个生在贫民窟的家伙了不起。」

哇啊……是贵族啊……

连我这个好歹也算贵族的人,听着都觉得不可一世,实在是很出色的贵族派头。

我已经在测验那时看过并记住那名大块头少年了。

高文•马克铎内尔。

根据当时听到的风闻,他似乎出身于有历史渊源的骑士世家,精灵术的师父也是颇有名气的人。

好吧,那也难怪他会跟露比如此不对盘了。

「喔?挺了不起的嘛?以前有一次我扒了骑士大人的钱包,但打开一看,里头根本空空如也喔?原来骑士大人就算没钱,也可以这么自命不凡啊!」

「哼,下贱东西。少大言不惭地把犯罪行为说出来炫耀。再说,骑士的光荣本来就理所当然不是用钱能买到的。」

「喔~?灰尘(译注:日文「光荣」音同「灰尘」。)?你是说房间角落里常会堆积的那个?」

「……看来是我不好。我打从一开始,就不该尝试让贫民窟的下层阶级理解我等骑士的高尚情操。」

「那、那个……我看两位还是就到此为止吧……」

爱洁蕾雅虽然试图上前劝架,但露比跟高文丝毫没将她放在眼里。

依旧言辩激烈的两人,以及夹在当中不知如何是好的大小姐。

爱洁蕾雅……你人也太好了吧……

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我对爱洁蕾雅的评价又加了分。

「总之这下全员就……不对,还没到齐吗?」

看着教室内集结的四人,我暗自嘀咕。

这个战斗科S班,集结了所有在实力测验里留下特优成绩的新生。

既然如此,他就没道理不在这里。

「早安。」

随着一声招呼,露比和高文停止了争执。

令人联想到徐徐清风,澄澈的嗓音──

金发少年穿越我之前打开后没关上的门,进到教室内。

当然了……他怎么可能不被分发到这个班级呢?

实力众所称颂,全体新生里的人上之人。

──天才王子,艾尔维斯•昆兹•温莎。

紧张在我们之间蔓延开来。

天才王子的身手,在这里的大家肯定都亲眼目睹了。

而他的本事人人都信服──想不信服都不行。

在这个场合,这个当下。

最强的不是自己,而是眼前的他。

才刚入学,便高耸而立的一面巨墙。

目睹那样的巨墙,我们全都只能观望其他人的反应……

一时之间,沉默氛围弥漫……而最先行动的,是高文的硕大身躯。

他来到金发王子面前──就地跪下并垂头鞠躬。

「我是马克铎内尔家的嫡子,名叫高文•马克铎内尔。能够见到您是我的荣幸,艾尔维斯殿下。」

不知道是不是经过骑士之家从小的教育,他虽然才这点年纪,臣下之礼却已十分出色。

相较之下,王子也极度──

「不、不不不,别这样别这样啦!快把头抬起来,算我求你吧!」

──极度缺乏王族风范,惶恐地要求高文把垂下的头抬起来。

「坦白讲,我自己真的觉得很莫名其妙。『天才王子』这绰号,到底是哪个人散播出去的啊……」

天才王子艾尔维斯,以十分为难的表情叹了口气。

「所以,要是可以的话,希望你们在这里时,不要把我当王子对待。我们只是坐在同个班级,一起上课的同班同学罢了。」

「喔!请多指教了,王子!」

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露比抢先一步,随手往艾尔维斯的肩膀一拍。

这家伙是认真的吗──我、爱洁蕾雅以及高文的脸上都这么写着,但面对简直是不敬化身的露比,王子本人仍然友善以对,我们看到之后,气氛也渐渐往「真的……可以吗?」这么转变。

「呃……艾尔维斯……大人?」

我代表具有常识的贵族小孩三人组率先开口,让艾尔维斯连忙乱挥起双手。

「没关系,不必叫我大人啦!我们年纪都差不多,这样喊很奇怪吧?直接喊我名字就可以了。」

对王子直呼名讳,这小子提的要求门槛还真高啊。我可不是少年漫画里的男主角,没办法轻易做出如此嚣张的行为啦。

但硬是无视王子的意愿好像也不太好……

「……那,以后我就直接叫你艾尔维斯啰?」

「嗯,这样就行了。其他人也都照自己的喜好随便喊吧。」

「喔,王子!你中午能帮我跑腿买面包吗?」

露比,你给我稍微有点敬畏之意啦。

于是,我们的紧张稍微得到舒缓,与艾尔维斯彼此自我介绍。

爱洁蕾雅虽然惶恐,倒也选择了「艾尔维斯同学」这样的称呼。高文从头到尾都坚持敬语,以「殿下」来称呼王子。看来身为骑士世家,他有些不得不遵守的底线吧。而顾虑到他的立场,艾尔维斯最后也妥协了。

艾尔维斯一一环视教室里的大家。

「看来我是最后一个到的。」

「……?你怎么知道?也许等一下还会有第六个人来不是吗?」

「根据我在测验所见,实力够资格进S班的,就只有你们四人了。」

那听起来不像是随口说说的。

他有足够的自信,才会如此断定。

……由于他的身段远比想像的还要低,让人一时掉以轻心,不过这小子果然──

「──早安!!」

砰!的一声,门突然打开,一名陌生的人物从中现身。

「早、早安。」现场就只有爱洁蕾雅反射性地回以问候。

那人比我们稍微年长一些……是大约十二岁的女孩,长及脚边的银色发丝非常显眼……原来这一班的学生不只五个吗?

凝聚了我们大家的视线,银发少女大剌剌地进入教室,随后又有另外两人跟了进来。

其中一人是白发斑斑的绅士,年纪应该超过六十。跟在银发少女身后的模样,带有某种富家千金与资深管家的风范。

而跟在老人身后的另一人,对我来说则是熟面孔。

因为,那人正是莱克儿。

莱克儿虽然往我这里瞥了一眼,但只是默默进入教室并关起门来。

走在前头的少女笔直踏上讲台,接着身影便消失在讲桌后方。

「嗯!」

讲桌底下传来这样的声音,于是老绅士端来一张踏脚凳,摆到讲桌的底下。

银发少女的脸蛋,这下才从讲桌底下冒了出来。

「喂,小鬼你们怎么了!还不快找个位子坐下来!」

少女以尖声发号施令,但我们却无法立刻动作。

「这人是怎样啊?」

一旁的露比脱口而出我忍着没说的话。

对那句话起反应的并不是银发少女,而是爱洁蕾雅。

「等一下!你们难道不认识她吗!?」

「啊?呃,当然不认识啊。」

「图菈•克里兹永世灵王……」

嘀咕念道的是艾尔维斯。

「拥有精灵术师界顶尖头衔『灵王』并且卫冕三十年,现任最强精灵术师──也是这间学院的学院长。」

啊?现任最强精灵术师?学院长?……就这小孩吗?

「啥?三十年?骗谁啊,她怎么看都只有十二岁吧。」

露比粗鲁地用手指向她,银发少女──图菈•克里兹开心地「嘻嘻嘻」笑了几声。

「十二岁!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年轻,不管几岁都让人开心呢,科瑞弗!」

「图菈。你开心的模样还挺可爱的,但是很遗憾,我想大家并不是觉得你年轻,而是认为你稚气吧。」

「什么?原来这是在讽刺我吗!」

「正是。」

名叫科瑞弗的老绅士点点头,接着图菈•克里兹乓乓乓地拍打讲桌。

「喂,小鬼们!我可是比你们还要大起码四百岁!只是尾数我已经记不清了!总而言之,你们要学着敬老尊贤!拿出四百年份的敬意!」

她说她比我们大四百岁……?若这真是事实,那也就是说──

「……妖精……?」

「我是混血儿就是了。妖精跟小人族的混血。所以我才会块头这么小就生长停滞了。」

所以她的外观年龄才会跟莱克儿差这么多吗?如今仔细一瞧,她的耳朵的确比凡人要长一些些。

「是喔。所以像你这么伟大的人怎么会来这里?」

「你这小鬼怎么从刚才就这么没礼貌!呃……你的名字……就是那个嘛,叫做……」

「我叫露比•柏格森啦,图菈。」

「对对,就是那名字!露比•柏格森!我啊,就从今天起担任你们的班导师。好好地感恩戴德吧!」

「咦……!?大师祖亲自担任班导师!?」

相较于爱洁蕾雅惊得两眼发直,露比则是兴致缺缺地将椅子歪一边。

「大失足是什么啊?大大跌了一跤?」

「露、露比同学!你也太不用功了吧!大师祖在这所学院任教超过五十年,如果上溯到我们师父的师父的师父那辈,尽头一定会追溯到她身上,是我们大家的大大大大师父喔!?是所有精灵术师都必须瞻仰的存在!」

「喔~」

「喔~!?」

喔~所以才被称为『大师祖』吗……这么说来,我从来没听说过有关莱克儿师父的事,该不会我们的源流也被归在这银发少女底下吧?

「总而言之!」

爱洁蕾雅不再跟露比一唱一喝,而是两眼晶亮地望着学院长。

「竟然能够承蒙大师祖本人亲自鞭策……还有什么比这更幸运的事呢……!?这样的荣耀,将来一定要让子孙辈传颂下去!」

萝莉奶奶大师祖似乎是对爱洁蕾雅的反应颇为满意,「哼嗯哼嗯」地点头称道。

「我看这次来了群挺有意思──我是说,挺有前途的新生,才决定来奉陪一下。不过嘛,我毕竟还有许多事得忙,所以又找了个副班导来担任副手。嗯,莱克儿。」

在门口处待命的莱克儿被喊了名字,站上了讲台。

「我是副班导莱克儿,请多指教。」

还真是冷冰冰的自介啊。我听得不禁苦笑。

其余四人则不意外地,一时之间会意不过来。

「……哎?莱克儿我记得是……」

爱洁蕾雅看向我。

「杰克•利柏……我记得,你的师父就叫这名字吧?」

我默默点头,指向眼前的莱克儿。

爱洁蕾雅「咦」了一声,视线回到莱克儿身上。

至于莱克儿,则先是往我瞥了一眼。

「……那边那位杰克•利柏,是我的不肖徒弟。」

「不要说什么不肖啦。」

真不晓得她在害羞什么。

露比将手枕到脑袋后方。

「喔~?学生的师父跑来学院当教师,原来还有这种事吗?」

「她是跟我们一起被学院邀来的。」

听了我的大略说明,「喔?」这次轮到艾尔维斯露出感兴趣的模样。

「你的师父,原来是个妖精呢。」

「嗯。」

跟自称半妖精的学院长相比,莱克儿的耳朵显得长上许多。关于她妖精的身分,光看便一目瞭然。

「妖精族的教导……原来如此,怪不得……」

爱洁蕾雅不知意会出了什么,一个人低声喃喃自语。

「关于教师阵容就介绍到这里。好了,你们也该回自己的座位了。」

大家不知怎地,都站在原地。

但总没道理让双腿继续白受罪,于是五人各自坐上准备好的座位。

从讲桌底下只露出脸的银发大师祖,驾轻就熟地进入正题。

「明天才开始正式上课。今天的呢,算是新人教育吧。虽然你们可能已经大致知晓了,不过还是让我再说明一次这间学院的运作体系──没错。」

她的嘴角微微扬起。

外表年龄十二岁的最强精灵术师,浮现不怀好意的贼笑。

「关于评分比重远大于一般授课,名为『级位战』的这套系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