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一卷 和可爱的青梅竹马及巨乳妖精师父共浴之后一起睡觉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47:58

强韧的狼腿,将沿途堆积的枯叶一一踢散。

将冻得扎人的冷风赶出意识外,我一边感受着身下坐骑的肌肉活动。就在江河般奔腾的力量流动到某个刹那,突然像掀浪般膨胀隆起──

──就是现在!

狼急遽地转身向右。伴随而来的离心力本应把人狠狠甩开──但事情并没有发生。我的姿势纹风不动,就只是注视着奔狼的前方。

前方的地面,忽然发黑。

黑影。圆形──岩石!

震荡的地面,让枯叶宛如水花般纷纷扬起。那是颗灰色的巨岩。突然从天而降的巨岩,阻挡了我跟狼的去路。

躲开──已经来不及了。停下来──也一样来不及。

狼的脑袋,狠狠撞上坚硬巨岩。

──在那瞬间,我让自身与狼一同飘浮。

于是,狼以额头贴着岩石的状态静止不动。

从巨岩挡住去路,直到我的术发动完毕──

时间约为零点五秒。

「不行。这个只要用《玄鸟》就躲得开了。」

跟狼一起返回原点,我马上被师父大人打枪。

「……师父,我有个问题。」

「什么事?」

「我已经比最初那时要快三倍了,你不觉得你应该要稍微给点鼓励吗?」

「很好很好。」

「这是把人当狗吗!」

我一掌拨掉摸头的那只手。但我竟然还因此感到有点开心,只能说真是没出息……

之后,我跟莱克儿一起回到森林里的草地。对,就是发现饿倒的莱克儿的那片草地。最近由于我们常常在森林里训练,就以这地方为据点。

「啊,你们回来了~」

坐在树墩上的菲儿转过头来。

而在她的面前,有一大群野兔。

那群野兔乍看少说也有三十只,而且它们不只是聚在一块,而是像军队一样排成队形,有条不紊地左右行进。

「全体~~~~~~立定!」

菲儿一声令下,全员顿时静止不动。

野兔进行曲这样的形容,听起来好像有些童话味道,但眼前的景象,倒是有某种凛凛威风的感觉。

看着那样的景象,「……嗯。」莱克儿点点头。

「看来指挥得愈来愈得心应手了。菲儿,了不起。」

「嘿嘿~!很厉害对吧~!?」

「喂~!为什么你称赞菲儿就这么大方!」

「当然了,因为菲儿很可爱。」

「呼呼~!我很可爱~♪」

「杰克你就没那么讨喜了。」

「阿杰不讨喜~♪」

偏心!看我之后跟你的老板告状!

莱克儿跟菲儿就这样好来好去一阵子,然后──

「好了,总之玩笑就开到这儿……你们俩都已经进步许多,特别是杰克,已经跟当初那个只会卖弄天分的小鬼大不相同了。」

原来你当时是这么看待我的!

「因此……杰克,我有个礼物想送给你。」

「礼物?」

「没错,能让你今后变得更强的某样东西。」

变得更强……

「那东西应该明天就能交给你了。在那之前,你就拭目以待吧。」

「咦~真好奇是什么东西~!」

从树墩跳起来的菲儿看起来比我还开心。虽然这家伙平常就都一副开心样就是了。

变得更强、吗……可恶,这说法还真让人不得不期待。想不到莱克儿也懂得吊人胃口。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

在像平常一样简短的宣告之下,大家一同返回宅邸。

利柏邸的会客室里,两名男子面对着面。

他们一个是杰克的父亲克拉姆•利柏,一个是菲儿的父亲伽鲁诺•波斯福。

「……又是『绯红之猫』那票人吗?」

「是……算下来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我的商会也有一队商队被劫。」

两人脸上充斥着绝不会在孩子面前显露的凝重神色。

「利柏阁下,还得请您帮帮忙了。不能继续放任他们。」

「我知道。在我的领地戴姆格尔德里,不容他们继续这样为所欲为。」

声调听起来虽然平缓,但克拉姆的双眸,已经回到过去以精灵术师之身活跃时……也就是,锁定猎物的锐眼。

两人从沙发上起身。他们的孩子也差不多要回来了。

克拉姆一打开会客室的门,那些孩子果然就在走廊上。

从会客室来到外头的父亲一发现我们,就停下了脚步。

「喔喔,你们回来了。今天的修行结束了吗?」

「是。毕竟最近气温也转凉了。」

莱克儿答完,「话说回来──」接着又说了下去:

「……我刚刚好像听到『绯红之猫』。」

「唔……原来你也听说过他们吗?莱克儿小姐。」

「在其他地方听过一些风声。」

「这样啊。那票人最近在附近一带活动。你可千万要当心。」

「知道了。」

莱克儿跟父亲透过简短几句话就能沟通,我则是有些摸不着头绪。

刚刚我也稍微听见房门内的他们正严肃地在谈些什么,难道就是指那件事吗?

「请问……『绯红之猫』是?」

「唔……」我一这么问,父亲变得欲言又止。

「那是……」

「是某个恶名昭彰的盗贼团。」

而莱克儿没在意父亲语带保留,当场给了我答案。

父亲讶异地看着莱克儿。

「……直接说出来好吗?只会让他们害怕吧。」

「现在的他们已经能好好自保了……前提是要有所警觉。因此我想还是好好说明一下来得更安全些……」

「这样啊。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应该不会错。」

莱克儿对着父亲点头,接着弯下腰来,视线跟我以及菲儿齐平。

「『绯红之猫』是最近这几年来,在莱耶丝王国各地为恶的盗贼团,规模据说约三十人左右,干的勾当从抢劫到绑架无所不为。里头的成员基本上都是些以一身肌肉自豪的男人……但头目却是个出色的女性精灵术师。她的首级悬赏金额已经高涨到足够让人吃喝玩乐十年了。」

「是喔……」

精灵术师女盗贼啊……

「你们俩千万不可以在天黑时出门,白天也要随时保持警戒。要是有什么万一,一定要通知我们。明白了吗?」

「知道了。」「是~!」

我们老实地回应完,让父亲跟波斯福先生都苦笑着耸耸肩。

「身为亲生父亲,这下可真没面子啊。」

「可不是吗?莱克儿小姐比我们更像个家长。」

「啊……那个,抱歉。」

莱克儿连忙垂头道歉,不过表情还是跟平常一样寡淡。

「喔不,没关系的。毕竟我们因为工作的关系,许多时候没办法陪孩子。」

「是啊。自从小女拜莱克儿小姐您为师后,我反倒更乐得轻松了,真是帮了大忙啊!呵呵呵!」

「接下来也得麻烦你照顾孩子们了,莱克儿小姐。」

「……谢谢两位。」

父亲微笑着点点头,也蹲到我跟菲儿面前。

「所以你们也听到了,最近外头不平静。今天天色也暗了,菲里妮你就跟父亲一起留下来住一晚吧。」

「咦!今天可以住这边吗!?」

菲儿用确认的视线望向父亲,波斯福先生和蔼地笑着点头。

「太好了~!留下来过夜~!」

「呜哇!?」

菲儿整个人突然扑了上来,害我习惯性地启动【离巢透翼】,轻轻将她接住。

「要玩什么游戏好呢~?唉,阿杰,你想玩什么?」

「总之你先放开我吧。」

「咦~人家不要啦~」

「不要用脸蹭我~!」

这个顽皮的小鬼实在是……!

「玩之前先去洗澡。」

莱克儿宣布完,把菲儿从我身上剥开。

「你身上还这么脏。不管要做什么,都等洗过澡后再说。」

「啊,对喔!那我们三个人一起洗吧~!」

「啥?」

这家伙在说啥啊。

「不不不,我可是男──」

「好吧。」

「好吧!?」

我的师父大人竟然也跟着同意了?

「呃,那个……师父?我可是男的耶……」

「这种话等你长到一百岁再说吧。」

「不要用妖精的时间感回答啦!」

于是如此这般,三人共浴的事就这样半强制地决定了。

我以最快速度扒光衣服,抢在两人更衣前先攻进浴场。

否则要跟两个女生在同个空间里脱衣,这我不可能承受得了。再说那两人到时总会在身上裹个毛巾遮住身子吧,只要我先一步进浴场,就能把伤害控制在最小限度。

要笑我没种就笑吧。我可是连同前世共三十多年来,在异性经验方面完全挂……挂……挂零的人……其实真要说的话也不算是零,只是那个人对我来说不算数。既然家人送的情人节巧克力不能算数,那么那个当然也不算数了。

……怎么又想起那不堪的往事了。

我用木桶盛了热水,往头上一浇。

「哇~!好宽敞喔~!」

「菲儿,不要跑,会跌倒的。」

「啊哇!?」

菲儿摔倒的声响传来。这家伙又来了──我毫无戒心地转头过去。

并且在下个瞬间,心脏差点就要跳破胸瞠。

莱克儿光着脚,从入口处走向跌倒的菲儿。

看见那道身影的瞬间,我还以为她裹上了什么丝绸的浴巾──头一次见到她的裸体,就是白皙到这种地步。

裸力全开。连一点遮的意愿也没有。

眼前情景让我看得不禁屏息,全身僵硬并渐渐发烫。心跳声大到聒噪的地步,彷佛就快要故障似的。

我的视线下意识地,从脚尖滑向上半部。

从纤细的小腿肚,到丰润的大腿,再延伸到安产型的臀部曲线,配上白瓷般的肌肤,就宛如一件艺术品。即使真的展示在美术馆里也不让人惊讶。

视线继续爬升,沙漏般的腰肢映入眼帘。看不到赘肉的一层薄肚,以及点缀于上的可爱小肚脐。而视线被这一切吸引的同时,两个圆形物体也已经切入视野上方。

这没问题吗?我看也没关系吗?会不会被谁骂?会不会遭到天谴?

明明犹豫得不得了,我的视线却还是继续向上挪动──

两个乳房,就在那儿。

莱克儿的约有哈密瓜大小,底下浮现淡青色的血管。每踏出一步,就跟着轻柔晃动。像是人造物的完美半球型,而桃红色的花瓣就缀在──

啊呜、呜啊、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这是怎样!为什么感觉像是有熔岩般的热流,窜进眼睛跟脑子里!

这感觉也让人有些似曾相识。对了,我想起来了,这就跟我人生头一次看到色情图的反应类似,只是再放大好几倍──

原来如此。

我真的只有七岁。

精神层面也就罢了,但我的身体完全就是七岁──而这样的欲望不只影响心情,当然也给身体带来强烈的影响。

「……?杰克,你怎么了?」

或许是我呆若木鸡的模样让莱克儿感到可疑,她朝我这里逼近。

摇来摆去的两个乳房让人目不转睛,我甚至差点忍不住朝它伸手。

不、不行不行不行快冷静下来冷静下来!

摇晃并迫近的东西甚至令我感觉到恐惧,于是我一溜烟地逃了开来,一头跳进宽阔的浴池。淹没全身的热洗澡水跟我现在的体温相比,反而还凉快一些。

「喂,不要用跳的。」

莱克儿口头规劝,坐到了椅子上。看来她打算先把身体洗干净。

我就在浴池的池边探出一双眼,偷窥她的一举一动。

莱克儿冲水淋湿身体后,从左臂洗到右臂。就在我以为她接下来准备洗脚时──

「嘿咻……」

她捧起自己沉重的胸部,就这样上下擦洗了起来!

呜哇、呜哇呜哇、呜哇啊啊啊啊……手指陷入了其中,像水球一样凹陷变形。原、原来那东西揉起来会变成那样……

怦通、怦通。我听着自己如雷的心跳声,眼珠睁得斗大。我已经毫不犹豫了。不管是流经滑嫩肌肤的一颗颗水滴,还是随姿势而变形的身体曲线,我现在唯一想着的,就是把它们尽收眼底。

要觉醒了……觉醒的时候要到了……

我不得不承认。受莱克儿的影响,杰克•利柏性方面的冲动,已经被开启了。

要是到了青春期,我还跟莱克儿住在一起,到时下场会变得怎样……?多愁善感又精力充沛的时期,身旁有着那样的存在,到时我真的克制得了吗?莱克儿可是个妖精,就算我长大成人,她的外貌还是会维持在十六~七岁之间啊……

我将身体往前屈,在水中的呼气变成泡泡浮到水面──

「──阿杰,你为什么一直看着师父啊?」

光溜溜的平原,遮住莱克儿的身影。

我的嘴从池水里浮起,抬头盯着全裸的七岁女童──菲儿的脸。

「……这、这是修行的一部分。一个优秀的徒弟,就要懂得用眼睛偷学功夫。」

「喔~?既然这样,我也要一起学!」

「啪唰!」一声,菲儿也跳进池水来到我身旁,跟我一样开始观察莱克儿洗身体的模样。

「哼哼~喔~?原来如此~」

「……你偷学到了什么?」

「学到师父好成熟~胸部也好~大。」

「…………一点都没错。」

真佩服她那尺寸,还有办法如此深藏不露啊。可能因为她平常穿的土气长袍抹煞了身体曲线,才会让脱光时更加显得魄力十足吧。

「……唔~嗯?」

菲儿突然发出纳闷的声音,于是我将视线转往隔壁。

瞬间,明明泡在洗澡水里,我却开始渗出冷汗。

因为菲儿的视线对准的,是洗澡水里头。

「嗯嗯嗯~……?」

菲儿一脸费解地偏过脑袋瓜。那模样看起来,就像目击到什么未知的事物──

「──唉~!师父~!」

等我惊觉并打算着手应对时,却为时已晚。

「阿杰的胯下有个像棒子一样的东西呢~那是什么呀~!?」

因兴奋而提升的体温瞬间骤降。

被菲儿呼唤的莱克儿也整个人僵住,慢慢转头看向我。

比海更深邃的那双眼瞳睁得大大的,让我再次因羞耻而体温上升,撇开视线。同时下意识地遮住下体,但我很快便发现这只是自掘坟墓。

视野的一隅,妖精特有的尖耳,已经染为一片红通通。

……好、好可爱……

恕我直言,但看着师父,我就是不禁这么想,事态也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

我俩就这样放依旧满头问号的菲儿在一边,陷入某种尴尬的氛围。不过,该说师父终究还是师父吧。为了消除这股气氛,莱克儿以颤声开口:

「…………杰克,交给你解释了。」

等等,搞到最后还是丢给我!?

「……我才不要。像这方面的教育,应该也是师父该负责的吧~?」

「……为什么要说这种刁难人的话呢?我可不记得我有把你教成这样。」

「我家就是看上你经验丰富才会雇用你的吧,你照实教她不就好了吗?」

莱克儿垂头不语──

「………………人家明明,没有这种经验………………」

她像是闹脾气的嘟哝,虽然小声,却在浴室里回荡得一清二楚。

……哦?原来她没经验啊。不过这点怎样都好就是了。

莱克儿死了心似地叹了口气,以充满迟疑的嗓音说道:

「…………菲儿,你过来一下。」

「呼咦?是~!」

「杰克,你明天的基础训练增量五倍。」

「啥!?为什么啦!?」

「惩罚你用有色眼光看待师父。」

我发出悲痛的哀号,但莱克儿没再理踩我,以悄悄话在菲儿的耳边进行教育。

「今天我要跟阿杰还有师父一起睡!」

由于吃完晚饭的菲儿这一句强力宣言,事情也顺理成章地变成这样。

女仆们大张旗鼓地准备了床,然后才离开房间。

「他们三位的感情还真是要好呢。」

「是呀!简直就像兄弟姊妹一样。」

「真不晓得杰克少爷将来会选择莱克儿小姐,还是菲里妮大小姐当妻子?」

「当然是菲里妮大小姐吧?莱克儿小姐年纪比较大呀。」

「你这个傻瓜,忘了莱克儿小姐是妖精吗?只要再过几过年,杰克少爷就能追上她的。」

「不管是跟谁结婚,到时肯定都是对俊男美女夫妻档吧~!」

我听得到你们说话喔,各位女仆,拜托离房间远点再聊吧。

但事到如今,我也不会再计较那些流言蜚语了。毕竟讲八卦就是她们那群人的共同兴趣。

「砰!」的一声传来,菲儿率先飞扑到床上。

「软绵绵的耶~♪阿杰跟师父也一起来吧~!」

「兴奋成这样子,哪像是接下来准备睡觉的人啊……」

我带着苦笑爬上床。

接着莱克儿也跟着上来,三人于是躺成川字形。基于身高,莱克儿躺在正中央。

「要熄灯啰?」

离床边的灯最近的我熄了灯。

这下周遭一片昏暗,只有窗外照进的些许月光,给房内带来依稀的微光。

「呼呼~♪师父暖呼呼的耶~♪」

我刻意让身体跟莱克儿保持距离,菲儿倒是毫不客气地紧紧抱上去。

她们还真是……就像母女一样啊。

想到这里,脑袋深处隐隐传来刺痛。

眼睑底下,记忆般的光景阵阵闪烁。

小时候──在我真的只有七岁大那时。

自己、母亲──以及妹妹,三人睡同张床的记忆。

「……师父。」

名为羞耻的情感,瞬间消散。

「我可以……再贴近一点点吗?」

说到这儿,我才开始害羞起来,无法直视莱克儿的脸。

但……不知为何,我好像可以感觉到,她正在对我微笑。

「……嗯,没问题。」

我慢慢地将身子凑上去,手绕到莱克儿苗条的身体上。

……好温暖的感觉,令人感到安心……

我将脸整个埋进莱克儿柔软的身子,深吸着那香甜的芬芳。但紧接着我才发现,这样的行为简直是变态,可是我不但不觉得兴奋,甚至觉得心神更加宁静了。

这股温暖、芬芳,让人更加渴望。为了能够抱得更顺手些,手臂也四处蠢动摸索──

「──啊嗯。」

莱克儿发出小小的声响。

那与其说是说话声,听起来更像是鸣叫。

这让我吓了一跳,但一冷静下来厘清状况,才发现其实都是我造成的。

原来我不知什么时候,手竟然一把抓在莱克儿丰满的胸上。

大概是因为,那是抓起来最顺手的东西。

视线提心吊胆地向上一瞧,得到的是半眯着的一双眼。

「…………………………小色鬼。」

我刚刚还暗自心想,要是再揉一把不知会有什么反应,但既然对方都喊出小色鬼这字眼,就别想再来第二次了。

莱克儿轻声一笑,主动把僵住的我揣到自己怀里。

然后,在我耳边细语呢喃。

「明天基础课程增量十倍。」

「恶~!!」

拜、拜托饶了我吧……

「啊~!你们两个人玩得这么开心~!」

另一头的菲儿爬过莱克儿身上,钻到我跟莱克儿之间。

「唉,你们在聊什么呀?」

「杰克他刚刚摸了我的胸部。」

「哇~阿杰你好色喔~」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

这里有一名无地自容的男子。

「我可以任你摸喔!来吧来吧!」

「嗯……肋骨的手感真好。」

「呀呜呜!好痒喔~!」

我对着菲儿喀吱喀吱搔痒,莱克儿见状,露出无声的微笑。

「总觉得……真羡慕你们这对青梅竹马。」

「嗯?」

「你们两个今后,会以同样的速度成长,站在彼此身旁共度人生。像这种事……还真教人羡慕。」

这种事有她说的这么好吗?我自己是感觉不到……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我上辈子也有青梅竹马的关系。

「师父也是青梅竹马喔~!因为我们感情这么好嘛!」

菲儿紧紧抱着莱克儿并说道,让莱克儿露出姊姊一般的微笑,轻轻回抱住她小小的身子。

「也是。我们大家感情这么好。」

「嗯!我最喜欢阿杰跟师父了!」

「菲儿,你喜欢杰克的哪一点?」

「咦~?就是、像是……他不是会分点心给我吃吗~?不是会陪我一起去散步吗~?我也很喜欢他陪我一起赛跑喔~」

「尽是些像宠物狗会说的理由……」

先说好,我可不是你的饲主啊。何况你那样神出鬼没,真要形容的话也是猫才对吧。

「然后,还有…………他对我特别地好。」

心跳突然紊乱。

只有这一句……听起来不知怎地,带有某种冶艳。

莱克儿露出微笑看着我。

「的确,我看杰克平常的确满疼菲儿的。」

「对吧!对吧!」

「有吗……?这我倒是没什么自觉……」

我应该只是常常败给菲儿蛮干的作风才让步的吧。

「那么菲儿,你长大后想当杰克的新娘吗?」

师父大人竟然在当事人面前,提了个直截了当的问题。

就算是小孩,还是会有尴尬的时候好吗!

「那个……嗯……那个呀……?」

菲儿这次很难得地,话说得口齿不清。

她也频频偷瞄我,口中不断嘟哝。

然后……由于室内昏暗,看不太清楚──但她竟然脸红了?

那个菲儿,竟然也会害臊?

有好一阵子,菲儿都陷入沉默,只呜呜呜地哼着声,最后──

「…………………………………想。」

发出蚊蚋般的细声。

但,那做为答覆已经够清楚了。

「……这样啊。那你可要好好加油,当个最棒的新娘喔。」

「嗯!」

「杰克你一样要好好努力,当个有模有样的新郎。」

「好、好的。」

……咦?照刚刚的对话,我们这下岂不是等于互许终身了吗?

「耶嘿嘿~♥」

菲儿好似十分开心,又难为情似地羞涩起来。

……算了,就这样吧。

看着青梅竹马的笑容,我做出如此结论。

在现实与梦境间载浮载沉的我,被小小的声音唤回现实。

「(阿杰,阿杰。)」

我慢慢睁开眼睑,菲儿的脸就近在眼前。

由于刚刚才说过那样的话题,害我不禁心跳加速。

「你,为什么离这么……」

「(嘘~)」

菲儿将食指竖到嘴前,接着又指向莱克儿。

那对丰满的胸部规律地上下起伏。看来她已经睡着了。

她的意思是,要我别吵醒莱克儿吗?

菲儿钻进棉被底下,伸手扯了扯我的睡衣。

意思是要我也进去吗?好吧,如果要讲悄悄话,的确是在棉被底下讲比较好。

于是我也钻进棉被里。

被窝里当然一片黑漆漆,加上我、莱克儿以及菲儿的体温,里头又黑又热……但此刻就近在眼前的菲儿,传来的体温让人格外有实感。

在黑暗里,听得到她的鼻息声。

湿暖的空气,定期接触我的嘴唇。

那是菲儿的气息。

适应了黑暗的双眼,映出前方几公分处的菲儿脸庞。

「(小声一点喔。)」

菲儿悄声道。每当她发出声音,湿润的吐息也吹上我的嘴唇。

「(你、你干嘛啦,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我抑制内心动摇回应她。

……镇定点啊,对方只是个七岁小孩。

不过毕竟我也是七岁小孩,这也许是正常反应吧。

「(呃嗯,就是啊?)」

菲儿的嘴唇每次一动,都彷佛要碰上我的嘴唇,害我的注意力有一半都放在嘴唇上。

「(师父她啊,不是说要送礼物给阿杰你吗?)」

「(喔、喔喔,她是有说过。)」

「(然后我就想……我们是不是也可以送点什么东西给师父。)」

「(送礼物吗?)」

「(嗯。)」

这家伙平常明明只会偷别人的饭菜或是零食,竟然也会思考这种事情?

「(不错啊,我想师父一定也会很开心吧。)」

「(好耶!那么下次放假,我们一起去买礼物吧?)」

「(喔,好啊。)」

「(一言为定!)」

见她伸出小指,于是我也以自己的小指勾了上去。

接着我们轻轻地甩了甩手,双双分离。

今晚的悄悄话,就到此结束──

「(……然后,还有……)」

正当我感到有些恋恋不舍时,菲儿又接着说:

「(刚刚,那个……师父说了对吧……?)」

「(说、说什么……?)」

「(说我要当个最棒的新娘,你要当有模有样的新郎。)」

「(呃,是啊。)」

我别扭地点点头后,菲儿忸忸怩怩地视线乱飘。

「(所以呀,我听女仆她们说过…………)」

一时之间,我没理解发生了什么事。

昏暗间微微浮现的菲儿脸庞,忽然往我凑近──

「(……耶嘿。耶嘿嘿。)」

脸再次远离的菲儿,打哈哈似地傻笑了几声。

「(她们说……这是『夫妇』间一定要做的。)」

「(一定要做……是吗?)」

「(呃、嗯。一定要这样做。)」

脑袋完全无法运转。

等我回过神,已经由我凑向菲儿的脸──

纤长的睫毛,就在我眼前一公分之处眨了又眨。我隔了几秒才退开,接着嘀嘀咕咕地讲起借口。

「(因为一定要做嘛……对吧?)」

「(是、是啊……)」

触到唇上的气息一时中断,一股温暖取而代之地贴了上来。菲儿的大眼睛先是闭起,接着又大大地睁开,一双迸出晶光的淘气眼瞳眨了眨,注视着我的双眼。

「(这是……一定要做的喔。)」

「(我想,也是……)」

被窝底下的昏暗之中。

在三人份的体温包围下。

因彼此的呼气而湿润的空气里。

小心翼翼地以免吵醒莱克儿──

这就是──

我这辈子的,初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