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一卷 收获祭与少女们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47:31

「明天修行放假一天。」

夏季的尾声已然远去,风渐凉,山巅开始染上不一样的颜色。

一日修行结束的傍晚时分,莱克儿突然向我宣布这件事。

弯身喘气的我于是抬起头,边调匀呼吸边皱起眉。

「……放假……?说是这么说……你到时一定又会来个什么突袭训练吧……」

这种事之前就发生过一次。我以为当天真的放假而享受自由时光,结果那只是训练应变能力的修行课程。

「不,这次是真的放假。」莱克儿口气淡然:「毕竟明天有节庆。」

「……喔喔……这么说来,收获祭就快到了……」

以农业为主要产业的戴姆格尔德,每年会在秋季举办一次大规模的收获祭。

这在当初只是农村举办的小庆典,但随着农家与商人开始摆摊,巡演剧团开始搭棚演戏,规模似乎也一年大过一年,如今已经连王都的人们都会慕名而来,成为莱耶丝王国首屈一指的重要节庆。

我今年忙着修行,本来觉得现在不是参加活动的时候──

「……真的放假?放一整天?」

「因为我觉得,你们俩应该偶尔也会想出去玩玩。」

原来这个魔鬼教官,还是有人性的嘛!……但是感动没持续多久,我便想起了某件事。

「……这么一说我才想到,好像每年到了收获祭,你都会要求我们请你。」

莱克儿默默地转开视线。

这妖精还是老样子不改贪吃鬼习性啊……好吧,她毕竟有几十年的时间都以四海为家,一个不小心就会忘记吃东西,那么会如此忠于食欲,也是能理解的事情。

「……总之师父的一番好意,你就该乖乖接受。明白了吗?」

「还卖人情……」

「明白了吗?」

「不要边说边准备弹人额头啦,你这暴力师父!」

……咦?这时我才想到──

说起来,一旁的菲儿怎么今天这么安静?照理说放假这种事,她应该是反应最快又最激动的人才对。

于是转头看向旁边,只见菲儿一副心神不宁地摆动着身体,眼神不时往我偷瞄。

「菲儿?你怎么了?」

「呃嗯、就是、那个……」

总是直来直往的菲儿,今天难得讲话吞吞吐吐。让人感到更加好奇,她盯着我,细声细气地问:

「……阿杰,你会陪我一起去逛祭典吗?」

我纳闷了起来。

「不然还有别人吗?一个人逛根本没意思吧?」

这种事不用她开口,我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

「耶~!」

菲儿往我这头抱了过来,原本吞吞吐吐的模样彷佛不曾存在。我习惯性地使出【离巢透翼】接住她。消除菲儿的体重对我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她在空中开心地踢着双腿。

「这就是约会吧!祭典约会!」

「是谁灌输你这个词的……」

我心想八成是哪个女仆干的好事吧,笑意也同时在脸颊漫开。

「──『喔喔,瞧啊!「天之剑」的光芒,将天空染为一片金黄!邪恶的大蜘蛛受了圣光,正发出苦楚的哀号!』」

「『我的名字叫做勇者莱耶丝!邪恶的神只啊,回到属于你的虚无之海吧!』」

台上的女演员举剑高喊,广场上的众多观众们纷纷发出欢呼。

「『四勇者讨伐邪神』吗?今年演出的戏码还真是大众口味啊。」

我远眺着舞台,并品尝南瓜派的甘甜滋味。

「那故事很有名吗?」

菲儿如此问,她的嘴角被手里串烧的酱料沾得一片黏答答。我拿起手帕帮她擦嘴,同时向她说明:

「这不就是莱耶丝王国──这个国家的建国神话吗?或者说得精确点,是大陆列强三国的神话。」

「建国神话?」

「就是国家出现时的故事啦。」

「原来如此~?」

不只是这个国家,这世上每个人在孩提时期,应该都听过父母讲这类睡前故事……不过菲儿小时候就失去母亲,可能因此没这种机会吧。

『四勇者讨伐邪神』──描写长得像超大蜘蛛的邪神,以及带着被称为『四种神器』的武器的四名勇者之间战斗的故事。

有道是,勇者们在讨伐邪神后建立的国家之一,就是我们目前居住的莱耶丝王国──看来不管哪个世界,国王总是会自称是英雄或神明的后代。

吃完跟小贩买来的食物后,我们离开人满为患的广场。「接下来要去哪里~!」身旁的菲儿一边走,一边开心地望着我。

「我想想……我记得『矮人地窖亭』好像正在举办大胃王比赛。」

「喔喔~大胃王比赛……师父搞不好也跑去参加了?」

「她参加的话铁定能拿冠军吧。」

「走吧走吧去看看~!」

我们于是锁定目标,前往在这一带相当少见、矮人族所开的食堂。

在人多又热闹的大街正中央,零星栽种着叶片硕大而柔软的树木。那可不是一般的行道树,而是为了收获祭准备,并透过精灵术栽培的树木。

那样的树木也被大家直接称为『精灵树』,是用来对精灵表达感谢与献上祝福的媒介。若要形容的话,就有点类似圣诞树。

我沿途看到不少情侣在精灵树旁亲热。那样是能带来什么庇佑吗?我还不到他们的年纪,对这方面实在不太清楚。

「……嗯?」

就在我看向精灵树的这会儿工夫,身旁的菲儿人就不见了。那个野丫头又自己一个人乱跑了吗!?──我赶紧环顾四周,结果就看到了在我身后停下的她。

我稍微折返并出声询问:

「怎么了?」

「……啊、没事、没什么!」

要是没事,怎么会突然停下脚步?

菲儿停下的位置,是在某个地摊前。铺在地面的方巾上头展售着不少蝴蝶结、发圈、发夹等布做的小饰品。

应该是老板的年轻女性,只说了声『要看的话尽管看吧。』就此不再搭理。这样的待客之道虽然怠慢到了极致,不过从商品倒是可以感受出细腻的美感。

这商品的做工实在不像外行人。看来这人十之八九是裁缝店的学徒之类,工作之余顺便做点东西,趁着这次祭典带来摆摊。

我的视线从饰品移回菲儿身上。

「你想要吗?」

「呜咦!?」

结果菲儿不知怎地惊慌了起来。

「不、不用啦,反正我……一、一点都不像女生……」

「啥?你在说什么啊?」

「大、大家都是这么说的嘛!说女生应该要端庄!要我表现得更像个女生!所以、人家……才不需要、那种东西……」

感觉到菲儿像是在闹情绪,让我颇感意外。

波斯福家是巨贾之家,菲儿身为富商子女,若用现代的说法,就叫做社长千金──她所承受的压抑跟贵族比起来,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

平常看起来天真无邪又自由奔放的她,原来也有称得上烦恼的心事。

哼嗯……我心有盘算,向那不搭理人的老板问道:

「不好意思,我们可以试戴看看吗?」

老板默默地点头,于是我拿起一只粉红色的蝴蝶结。

「咦、咦?阿杰?」

「就算不够端庄,先从外表改变也是个办法吧?来,把头低下来。」

「哇~!」

我压低菲儿的脑袋,抓起一撮棕色头发,用蝴蝶结将它束起。

菲儿脑袋侧边翘起一撮小马尾,她用手指碰着发梢,身子不安地缩了起来。

「这、这种粉红色的蝴蝶结……我跟它一点都不配啦……」

「怎么会不配?像你那么可爱的脸,不管配什么都好看不是吗?」

「咦、咦~?我长得可爱吗……?」

「只要乖乖待着别动的话。」

「哎唷~!阿杰你好坏!」

满脸通红的菲儿,拳头一下下地捶了上来,我边笑边伸手招架。

最后,我用父亲给的经费买下那个蝴蝶结送给了她。

后来我跟菲儿继续逛收获祭,转眼间天也黑了。

收获祭到夜晚依旧未歇,但那是大人们的事了。由于菲儿家里的人前来迎接,我们今天的约会也到此宣布散会。

「明天见啰,阿杰!……谢谢你的蝴蝶结。」

「喔喔。你也稍微变淑女一些吧。」

「才不要呢~!」

被带走的菲儿露出了笑容。要是今天我做的一切能稍微成为师妹的力量,那也是可喜的事。

那么,我的家人还要再过一会儿才会来接我──就趁现在一个人稍微逛逛吧。毕竟我可是领主的接班人嘛。这叫做视察喔、视察。嗯嗯。

在内心自我合理化后,我循着嘈杂人声漫无目的地走了起来。

一踏进最热闹的广场,我马上感觉到四面八方充斥了酒味。恶……光是呼吸都觉得自己要醉了。

我还想说这些人在干什么,仔细一看似乎是喝酒大赛。空酒桶跟烂醉的男人们,一个又一个地瘫倒在地上。

「好啊~厉害~!!」「再干一杯~!!」「瞧!喝完竟然连脸色都没变!!」

而四周观众看来也醉醺醺的,掀起暴动般的狂热欢呼。

这空间也太不健康了吧,活动真的有经过核准吗?

讶异之余,我从群众后方绕到前头,往看似是会场的地点一窥究竟。

那里摆了张长桌,许多大会看起来像参赛者的男性……男性……?

「…………呜……恶噗…………」

「砰!」的一声,肌肉发达的壮汉从椅子上滑落。

而在他隔壁,将空酒杯默默摆回桌上的对手──

「多谢款待。」

──是有着一头蓝色长发与尖耳的女性。

「……师父,你在干嘛啊……」

在男人们的热情欢呼里离场的莱克儿,让我不禁投以傻眼的目光。

刚把好几个男人击沉至地面的妖精,诧异地偏过脑袋望着我。

「杰克,你在这里做什么?菲儿呢?」

「不要用问题回答问题啦。菲儿刚刚已经被家人接回去了。」

「这样啊。玩得开心吗?」

「应该没师父你开心啦。」

这人也太享受祭典了吧。看来她虽然外表文静,骨子里其实是个喜欢热闹的人?

「不过这下正好。杰克,你过来一下。」

「啊?嗯……」

「咕啾~」

「呃啊!?」

我照她所说的走近,却被她当成抱枕似地突然抱住。

脸埋进柔软的物体间,让人不能呼吸。胸、胸部……!?好难过……!

「呼……好温暖……」

「酒、酒味好重……!喂,师父!你其实根本喝得很醉吧!只是脸上看不出来而已!」

「我没醉。」

「每个醉鬼都是这么说的!」

莱克儿就这样把我当成热水袋抱着并走了起来。我虽然动用精灵术全力抵抗,但都被莱克儿蛮横地抑制下来。快住手~!不要在大街上用胸部夹着领主儿子的脸行走啦~!

不久,伴奏声传来。我好不容易从莱克儿的双峰间抬起头,看到的是人们在精灵树周遭跳舞的模样。

那看起来有点像是盆舞,借由那样的舞蹈,向精灵献上感谢与祈福。

莱克儿注视着那里一会,才到篝火旁坐下,当然还是把我揣得紧紧的。

篝火照耀着她蓝色的发丝,黑影在她群青色的眼瞳里跳舞……莱克儿吁着充满酒气的呼吸,也不嫌眼前的舞蹈乏味,就这样坐看了好一阵子。

「……真羡慕……」

莱克儿用茫然的嗓音自言自语起来。

「你们大家都……努力地……活着自己的……只属于自己的人生……」

「……啥?这种事不是每个人都一样吗?」

人生过得好或不好先姑且不提,但活出自己想要的人生,不是身为人最基本的尊严吗?

也因此……要是有人试图破坏,绝对是天理难容的事。

莱克儿朝我瞥了一眼,接着说:

「你们……有精灵术指引方向……」

那眼神既像是怨恨──也像是羡慕。

「但是像我……就只能模仿其他人……」

像是迷途儿童般,脆弱无依的嗓音。

「对于自己从何而来……接下来又该何去何从……没有什么想法。」

一点一滴谱出的话语所夹带的空虚──令我感到一阵揪心之痛。

虚无与黑暗,两者差别极大。

我在那五年内面对的就只有黑暗,那是连摸索道路都难以如愿的死胡同。

但尽管如此,这样的空虚、这样的虚无──从她的话里流露出的达观,让我短暂地联想到自己那宛如恶梦、无能为力的每一天……

「……我啊,反而比较羡慕师父。」

「咦……?」

如同茫洋的群青色眼瞳眨了眨,焦点汇聚到我身上。

反倒是我转开视线,并接着说:

「你不是有整整八十年都在到处旅行吗?就算只是四处漂泊……你还是凭着自己的双脚与双眼,游历了这个世界吧?我想,这肯定是种奢侈的福气。」

至少,对整整五年被关在昏暗房间里的我来说是。

「这也是个好机会,你就告诉我吧,师父。说说你都去了些什么地方──能够旅行八十年的人,就算找遍全世界,大概也只有师父你了。」

莱克儿直盯着我脸,随后渗出淡淡的笑靥。

「……你这徒弟真是有够臭屁。」

「总比跟恶魔一样的师父好多了──好痛!」

莱克儿先弹了我的额头,才把原本抱着的我安置到一旁坐下。

然后,她抬头仰望群星闪烁的秋天夜空。

「你想听什么?」

「我想想……趁着今天这机会,不如就说说其他地方的祭典吧。」

「好吧……那么,在遥远的大陆西方有个离岛,岛上的村庄祭祀着其他地方不曾听闻的精灵──」

从这一天起,每当一有机会,我就会缠着莱克儿,要她说八十年来经历的旅途故事给我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