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一卷 托付人生的资格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46:44

我感觉自己像是在看魔术表演。

「嗯咕嗯咕、哼咕哼咕、呜咕呜咕呜咕呜咕。」

身形看似纤细、一折就断的女子,不断地灌进大量的食物。空盘的数量已经来到二位数。女仆和管家陆续送上料理,但还是远远比不上她进食的速度。

我们带回来的这名女妖精,吃东西还真不是普通的豪迈。

「…………感谢款待。」

等到她悄声道谢完,餐盘也已经堆到三十层之高。

女妖精目测约十六、七岁,体格乍看也和年龄相仿,让人更加不明白到底那些食物都装在了哪里。难不成在那宽松袍子底下的,其实有相扑力士的身材?……不可能,她的身材除了胸部以外真的超级苗条。至少我刚刚当她垫被时是这么感觉的。

「哇~!你真的好能吃耶~!」

随同父亲与我们同桌进餐的菲儿这么一说完──

「这点程度,只是早饭前的小菜一碟。」

妖精少女如此说道,并翘起大拇指。不对啦,早饭前就别吃东西了吧。

「哇~哈哈哈!」

而这间宅邸的一家之主,提供各种食物让妖精少女果腹的父亲不知怎地,开怀地笑了起来。

「真是好胃口!看了你的吃相,连身为主人的我们都感到脸上有光了!」

「真的非常谢谢您,愿意惠赐食物……」

「小事而已,别放在心上。毕竟根据传说,我们在好久好久以前,受过你妖精族的大恩大德。因此按照习俗,每当遇见妖精,就得以恩人之礼好好款待。」

「感谢,我的祖先。」

简短地说完,妖精少女浮现一抹淡笑。

……看来妖精族还真的都是美女啊。不对,以这人的外表,应该称作美少女比较贴切?不知该用妖精还是其他称呼……

「我听杰克还有菲里妮说,您就倒在森林里头?」

一旁的母亲说道。她的那两位客人已经回家了吗?

妖精少女点点头,并「嗯哼嗯!」可爱地清了清喉咙。

「……不好意思。我实在太久没和人说过话了……我叫做莱克儿,只是个像浮萍一样四海为家的旅人。我待在前一个村落时,忘记计算到肚子饿的情况就出发了……」

「计算到肚子饿是……」

那是怎样?

面对纳闷的我,父亲用像是老师的口吻说:

「妖精族由于长命,时间感也和我们不太一样。就好像人类会有『不知不觉间就过了好几小时』一样,妖精也会有『不知不觉间就过了好几天』的状况──即使他们的进食间隔就跟我们人类一样,因此据说妖精最常见的死因是『饿死』,而且还是因为『忘记进食』导致的饿死。」

乍听之下会让人觉得妖精还真是呆头呆脑的种族……不过看到名叫莱克儿的这个妖精愣愣地发呆的样子,倒也不让人觉得突兀。

「因此许多妖精为了加强自我管理的能力,会选择和人类结婚,而且就算配偶先寿终正寝,也绝不会跟其他人再婚。是不是很浪漫呢?」

母亲虽然说得一副陶醉其中的样子,但这样听起来,身为对象的人类应该更辛苦吧?

「唉!」

突然间,菲儿出现在莱克儿的腿上。转过头一瞧,她前几秒还坐着的椅子已经空空如也。她是什么时候……?「啊,不可以这样!」波斯福虽然连忙制止了,但被菲儿当成耳边风。

「你说你到处旅行,为啥?」

「为啥?……为什么?」

「嗯。」

莱克儿猜测对方大概是在问自己旅行的目的,原本对菲儿口音一脸纳闷的她立刻明白了意思,并说道:

「要说目的……其实也没特别目的。真要说的话,就只是在搜集精灵术吧。」

「搜集精灵术?」

问话的当事人虽然有听没懂,但父亲倒是「喔?」了一声,听得扬起眉头。我也对这答案颇感兴趣。搜集精灵术……?

「搜集精灵术……指的是什么事?若是不介意的话,方便告诉我吗?」

「呃嗯……我想还是用示范的比较快。」

莱克儿呢喃,将右手掌心朝上并端到脸前。

「这是,精灵〈艾姆〉的【黎明灯火】。」

瞬间,掌心上头燃起一盏小小的火光。

这是安涅莉也曾使用过的【黎明灯火】──这就是她的精灵术吗?

「然后这边的──」

接着,莱克儿把左手也抬到与右手等高。

而随后发生的事,让我、父亲、母亲、波斯福先生同声惊呼。

因为在莱克儿面前的陶杯──里头剩下的水都被莱克儿的左手吸去,聚结成球状。

「──精灵〈佛卡洛〉的【原鱼驭手】。」

莱克儿的右手,原本那盏小小的火光依然在上头摇曳。

但在她的左手,又同时飘着聚结成球状的清水。

她竟然能够……同时使用两种精灵术……!?

「这……这是怎么办到的!?」

大感惊骇的父亲,从座位上起身。

母亲也手捂着嘴,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我的父母在过去是小有名气的精灵术师──由于父母很少提起自己的过去,因此我也是听人说的,而这样的他们不愿亲自为我指导精灵术,似乎是因为他们在分类上算是比较与众不同的那类术师。

也因此,一个人竟然能够使用不只一种精灵术──这令人不可置信的事实,他们受到的震撼应该远比我更加深切吧。

「这是……我的精灵术的效果。」

右手的火焰消失,左手的水回到杯中,莱克儿平淡地道。

见了她的模样,父亲也冷静下来,坐回椅子上,但刚刚的震撼似乎还没退去,蠢蠢欲动的双手频频交扣。

「你的精灵术……究竟是……?」

「是精灵〈沙克斯〉的【神意接收】。」

【神意接收】……?

〈沙克斯〉是司掌『偷盗』的精灵,因此精灵术多半是将远方的东西吸引至手上之类的,能应用于窃盗的招数。那样的力量又为什么会……?

「难不成……」

父亲的语声微颤。

「你的【神意接收】──能够偷走他人的精灵术吗!?」

莱克儿拘谨地点点头。原来还有精灵术能窃取他人的精灵术……!?

「与其说是『偷走』,其实应该算是『模仿』吧,因此精灵术的原主不会因此失去术。只要能分辨出精灵的种类,并且亲眼目击术者使用术,我就能模仿它。不过我能同时施展的术,最多只有两种就是了……」

「原来如此……说得更直白一点,就像是职人叫学徒『用眼睛偷学走我的功夫』那种感觉是吗……」

好一招作弊级的能力啊……我曾经听人说由于妖精是近似精灵的存在,因此更擅长精灵术,只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厉害啊?

「你刚刚提到搜集是吧,所以你就靠着【神意接收】,到处模仿精灵术吗?」

「……是。因为我感觉……有些术是我需要的。」

「你像这样四海为家已经多久了?」

「呃……」

莱克儿掐指开始算。

「……大约,八十年左右?」

这、这时间单位的格局还真不一样……

「既然旅行了这么久,应该几乎所有的精灵术都搜集到了吧?」

「不……因为……世上还是有些只在传说里出现过的精灵。」

「毕竟像〈巴力〉、〈派蒙〉、〈比夫龙〉、〈阿斯莫德〉以及〈加麦基〉──这类精灵平常也难得一见嘛。」

「喔喔,原来如此……不,这么说也对。哼嗯……」

听完母亲的补充说明,让父亲沉吟着陷入思索。

「抱歉啊,从头到尾一直提问题……」

「没关系的。既然吃了您这么美味的一餐,有想问的都不必客气。」

「很高兴合你胃口……所以莱克儿小姐,关于〈安德雷斐斯〉的【离巢透翼】,也在你的搜藏里吗?」

「…………!」

我倒抽了一口气。

父亲是在打什么算盘?

「呃……」莱克儿用手指抵着太阳穴,像是在翻寻记忆──

「……是,有的。那是能够消除自己或所触之物重量的术……没错吧?」

「原来如此。那么我再问一件事,你接下来有什么规划吗?」

莱克儿纳闷地偏过脑袋。

「……没有。别说是规划,就只是走一步算一步……」

「那太好了!」

父亲笑容满面地拍了一下手。

……喂喂喂,不会吧?

「莱克儿小姐──我有个提议,你要不要暂时在我家住一阵子?」

「咦?」

莱克儿眼睛眨了眨。

「可是……这样白吃白住不太好意思吧?」

「别担心,我会请你付出相应代价──其实是这样的,我想请你指导我的儿子精灵术。」

……我就知道他会这么说。

莱克儿歪头,望向我的方向。

「……您若要找精灵术的教师,应该多得是其他选择……吧?」

「这样讲可能有些自卖自夸,但我的儿子杰克在精灵术方面可是个天才,一般的教师是胜任不了的。毕竟他可是个生下来才九个月大,就把自我训练当成兴趣的怪胎呢。」

「喔喔!才九个月大就……」波斯福先生发出感叹。父亲,别把自己儿子称为怪胎好吗?

「但关于这点,莱克儿小姐,我想是你的话应该就没问题了。你不但是擅长精灵术的妖精,还跟杰克一样能使用【离巢透翼】,更重要的是你握有八十年的老到经验。不光是精灵术,还希望你能教会我儿子各式各样的知识。请问你是否愿意接受我的请托?若是你希望,我也会准备报酬。」

「嗯……」

莱克儿沉吟着陷入思索。垂在肩上的蓝色发丝垂落。

依然坐在她腿上的菲儿不知怎地,一边「喔喔~」地发出感叹,一边对着莱克儿的胸部捏呀捏的。拜托快住手,别那样挑逗我的眼睛。

趁莱克儿还在考虑,我决定介入其中。毕竟这样绕过当事人自顾自地讨论,总让人觉得哪里怪怪的吧。

「父亲,你不打算征求我的意见吗?」

「怎么,你不喜欢吗?有个可爱的异性当家庭教师,是我的话应该会喜极而泣吧。」

「……亲爱的?」

母亲露出嫣然一笑。

「没、没有啦,我只是在描述一般情况啦、一般情况。」

「喔,这样吗?」

「是、是啊……」

父亲有够弱。

……不过也是啦。跟之前找来、有如自尊心化身的第三个大叔家教相比,我当然更希望有可爱的女生指导我。

但,她不会跟其他人一样放弃我吗?

羡慕我的天分、认为我糟蹋才能,甚至转为嫉妒……我已经不想再碰上这样的纷扰了。那种感觉就像被人指着鼻子说:你只不过是个抄捷径而一步登天的卑鄙小人。

我这天分是上天的恩赐,但我的人格配不上,是受之有愧的东西。但我还是只能指望这力量。因为它是我在这个异世界里,唯一拥有的武器。

而面对这样的天分……你会不会也跟其他人一样予以否认呢?

「那么……」

莱克儿抬起头并说道。

「首先,我想先见识令公子的实力……之后才能决定,要不要接下教师的工作。」

「喔喔,这样也好。杰克,你不介意吧?」

「……好的,我知道了。」

我起身离席,同时在心底盘算,该用什么招数,才能让这个爱发愣的妖精刮目相看。

「喔~……设备还不少呢。」

莱克儿对着训练场左顾右盼地张望一圈。

缓冲用的沙坑、练习爬坡用的岩山、练习让液体飘浮的水池──以一个七岁小孩来说,这里的设备看起来充实过头了。

在这当中,莱克儿注视的是那座细长的岩山。高度约有七公尺,斜坡角度超过七十度。

随后,她指向岩山的顶端,并向我说道:

「你就用你的术,试着登上山顶吧。只要脚稍微踩到就算数,但是途中不可以碰到岩山。」

也就是说,她要我一口气跳到岩山山顶吗?

「知道了。」

我回答完,来到岩山的面前。

仰望着七公尺高的尖顶,接着视线落到眼前凹凸不平的岩石表面。呃嗯……

「请问~!」

我回头面向莱克儿并喊道:

「您说『途中』不能碰到,意思是现在碰到没有关系吧~!?」

莱克儿诧异地偏过脑袋。

「嗯,是没关系。反正你还没跳嘛。」

「知道了~!」

很好。

我带着一抹浅笑,用舌头舔了舔嘴唇。

我有唯一的武器,天赐的才能。正因如此,我没时间陪能力不足的教师瞎耗下去。就算被大家认为傲慢,我也唯独不能舍弃这样的自尊心。

那么──莱克儿你,够资格让我寄托人生吗?

我右手触摸岩山,发动了精灵术。

「……?你打算做──」

随后发生的事,相当单纯。

我用右手抓住岩石表面的突起──

──接下来,直接将整个岩山从地面拔出。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好厉害喔~!」

一旁凑热闹的波斯福先生,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菲儿高举双手发出欢呼。

「竟然把……那么大的岩山……」

我「叩」的一声,对飘在半空的岩山下方轻轻敲了一下。

于是,高达七公尺──连同埋在地底的部分将近十公尺的岩山,纵向旋转了一八○度。

而原本位在最高点的部位,也自然而然地来到我的眼前。

我就对着那里,以脚尖轻轻点了一下。

「脚只是稍微踩在上头也没关系──你刚刚是这么说的吧?」

而莱克儿也不晓得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就只是愣愣地,仰望着上下翻转、飘在半空中的岩山。

「这明显是超越极限的重量……难不成,这孩子……」

「没错,我儿子似乎是本灵附身者(栖木)。」

父亲意气风发地说完,莱克儿便以手掩口。

「原来如此……〈崇高别离的安德雷斐斯〉……本灵的栖木……我还是头一次见识,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输出……」

瞬间,心脏的跳动声在耳里回荡。

过去来我家的那些教师,一旦见到我像这样展现力量,反应基本上只会有三种。

呆然而立,或是突然暴怒,又或者悄然离去──

但莱克儿的反应,跟这三类人都不一样。

遮住部分脸部的手──从那指缝间露出的,唇。

桃红色的唇,刚刚确实──

──弯成了笑靥的形状。

「看样子……是个可造之才呢。」

一听到那带有喜色的呢喃,反而轮到我呆然伫立。

我这样的才能──在神的偏袒下获得的作弊级能力。

竟然有人能够……笑着接纳它。

「我愿意当他的专属教师。」

莱克儿平静地说完,「喔喔!」父亲便大喜过望。

「请、请问……是真的吗?」

我依然感到有些错愕,便如此反问。我连维持敬称都显得困难。

莱克儿微微扬起嘴角──

「反正,我本来就不讨厌教导他人。再说……看到有人天赋异禀,却不懂得好好发挥,实在让人感到心浮气躁。」

「啥?」

咦?这人刚刚在损我吗?

「我在想,你也许以为自己是个难得一见的天才──」

莱克儿平静地说着,她的身体同时轻飘而起。

「──但你还差得远了,黄毛小子。」

莱克儿的身体如火箭般一飞冲天。

升上高空的她一个翻身,以头下脚上的姿势弯起膝盖,接着将累积的力道释放开来──

「啊……!?」

──一脚,蹬向虚空!

莱克儿在空无一物的虚空中,以锐角转了个弯,又以相同的手法再次掉头。

接下来又是一次,一次又一次,不断不断地重演──!

若要形容,就彷佛空中有个透明的箱子,而她就像在里头不停弹跳的弹力球玩具。

莱克儿的身体,在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

她一次又一次地,施展我顶多只能跳出三段的空中跳跃。

「──这招你还用不来,对吧?」

「呜哇!?」

脖子冷不防地,被吹了口气。

转头一瞧,应该在虚空中的莱克儿已经消失,降落到我的背后。

我还来不及转过身子,就已经先被她由身后擒抱住。

「逮到你了。」

耳边的呢喃带来某种酥麻的感觉,直窜脊梁。

从带有蓝色的长发,散发出女孩特有的醉人芬芳。

「你的力量输出虽然惊人,但完全没有好好驾驭,所以没办法像这样使出细腻的术。」

看来她当场就为我上了一堂课,但我现在心思根本不在那里。

我、我的背后……!两个又大又软的东西压在上头……!呜啊啊啊!让人浑身发麻!让人飘飘欲仙!心、心脏怦通怦通的……!

「那、那个……请您、放开我好吗……!」

「不用对我用敬称。只不过,以后得称我为师父,懂了吗?」

「知、知道了──我懂了!我懂了,所以!师父!」

「很好。」

话一说完,莱克儿──师父这才终于放开我。

好……好险啊!才七岁的我,第二性征差点提早来临……!

「重新自我介绍……我叫莱克儿。」

师父微微一笑,对着我伸出手。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师父大人……请多指教了,杰克。」

我提心吊胆地握住那只手。

如此这般,我有了一个精灵术的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