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区区转生就逃得了吗,哥哥?

第一卷 于是,我的人生启程

作者: 纸城境介 更新时间: 2024-05-28 14:46:05

「哥~哥~?你~躲~在~哪~里~?」

树林另一头传来恶魔的呼唤。

我在树木间飞也似地移动,保持安全距离并拟定策略。

能透过【离巢透翼】施展的攻击手段,说到底其实也就两种选择。

将物体掷出,或是让物体落下。

我一开始先想到的,是让重石飘浮并扔向那个妹妹,并且在碰撞的瞬间恢复其重量,这样的攻击手段。

但凭这副婴儿的身体,扔掷力道毕竟有其极限,就算想以炮弹的质量来弥补威力,也没办法扔出速度──可以想见到时一定会被轻松躲开。

而且最大的瓶颈,是我的视力。

刚满一岁的我,视力就算乐观估计,了不起也就○•一左右。此刻的我视野一片雾茫茫,甚至常常错估距离而撞上树干。凭这样的视力根本无法指望能精准投石。

也就是说,我的攻击手段,就只剩以重物压人这招了。

……关于这手法,其实还有更简单的一招。

只要把那个妹妹丢上高空再摔死她就行了。

但是地点并不好。这里可是一片阔叶林,头上的层层厚重枝叶就像天花板,失去重力的人类也会被它轻而易举地阻拦下来。

「哥~哥~!快点出来吧~!我不会再生你的气了~!」

声音依旧遥远,双方还有点距离。我要布局就只能趁现在──

「我不是随口说说的喔~?我真的没生气~!因为刚刚是我太心急了!哥哥只是在考验我,看我有没有资格保护哥哥对吧?否则照道理来说,哥哥怎么可能会刻意躲我呢!」

开什么玩笑。

你这家伙从上辈子就是这样。

不管我做了什么,还是自己做了什么,总是把事情朝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解释。虽然听人说话,却从不把话听进去,凡事都以自我为中心,满嘴歪理。

从好久好久以前,我就放弃与她沟通了。

这世上就是有些人,只能以最原始的暴力手段奉陪。

所以──

「哥~哥~!你要是再不出来──」

──滋滋滋滋滋──!

「──下场就是这样喔?」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

在婴儿朦胧的视野里,身旁不远处的树木,突然被鲜红的烈焰笼罩。

被热风吹翻,于柔软的地面翻滚的同时,我这才想起。

能使用精灵术的,可不只有我。

而且我是知道的。知道她──安涅莉的精灵术。

──操控火焰的力量【黎明灯火】!

树木纷纷起火燃烧,化为鲜红的火柱,彷佛它们本来就是那个样子。

火顺着树枝延烧,烟雾转眼间弥漫视线范围内的森林。幸亏我身子矮小,贴近地面而没被烟雾波及,但这下可不妙了……!

「好了,这下你就不得不现身了吧,哥哥?再不快点出来可是会烫伤的喔~?有了烟雾,这下你也没办法用精灵术逃到空中了──何况要是让火烧下去,到时可能连宅邸都会被波及喔~?」

火焰另一头传来的声音,让我不禁愕然。

仅此一着。

光是这一着,就对不愿现身的我,造成三段式的攻击……!

「好了好了~快点出来吧!我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喔?毕竟对手是无人能及又天下无敌的哥哥,哥哥总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丢掉性命吧──!」

──滋滋滋滋滋──!

类似咂舌的奇妙声响传来。

紧接着,原本离火焰还有段距离的树木,突然猛烈地着火燃烧。

这究竟是……!?

我认识的安涅莉,只能从指尖生出打火机般的小火苗。就算她一直以来都隐藏实力,但要像这样精准地点燃有段距离的远方树木──这究竟是怎么办到的?是用什么方式瞄准的!?

精灵术显现至今才三个月的我,丝毫无法想像她是透过何种机制控制火焰。这就是她带着前世记忆,重新走过十五年岁月的成果吗?我接下来非得战胜这种作弊等级的家伙不可?就凭我这才一岁大的身躯……!

我穿越火焰之间的缝隙,朝妹妹声音的方向而去。

不管怎样,我不能让她烧毁这片森林,不能让宅邸、让父亲、让母亲惨遭这恶魔的毒手。

我不会再像过去那样了。

不会眼睁睁地放弃──不会再对心爱的人见死不救!

在火红的烈焰缝隙间,我找到了那个女仆装扮的人影。

我憋住气,钻进头上的烟雾之中,在树木上方移动。

接着,我来到穿着女仆装的──妹妹的正上方。

武器早已准备就绪。

比我的头还要大颗的岩石,在妹妹的脑袋上方就定位……

只要命中头部,光靠这一击……妹妹应该就必死无疑了。

不要退缩。不要犹豫。

这个恶魔──已经连血缘关系都没有了。

这个少女──已经不再是曾是安涅莉的第二母亲了。

对大石施放的精灵术随后解除。

被大地枷锁捆住的大石,对准妹妹直直坠落。

这样一来,一切就结束了──一切都能画下句点,重新开始!开始当初被这恶魔夺走的,属于我的人生──!

「──所以我不是说过了吗?哥哥。」

瞋着。

恶魔的眼睛,向上瞪了过来。

「哥哥你在哪里动什么脑筋──难道以为我不晓得吗?」

瞬息间,思考转为空白。

虽然朦胧,但确实捕捉到的眼前光景,让我一时之间无法理解。

我投放的大石──在妹妹头上的不远处,静止了。

看起来就好像是因【离巢透翼】而飘浮──

──滋滋滋滋滋──!

再一次地,咂舌般的声音传来。

我反射性地从当作立足点的树枝跳开,树木就在下一秒化为火柱。

热风灼烧着肌肤的同时,我蹬向其他树干进入森林深处。必须逃,我得先逃开才行──我受这样的焦躁驱策,满脑子也充满疑问。

怎么会?为什么石头停住了?难不成她也能施展【离巢透翼】吗?不,不对,不可能。精灵术每人只能有一种,这是基本大前提!何况那家伙连碰都没碰到石头一下……!这当中一定有什么我不晓得的其他机关!

──滋滋滋滋滋──!

又来了!又是那声音!每当听到那声音,接下来一定……!

我准备当下个立足点的前方树木燃起烈焰,眼看就要烧到我的脚。我赶紧中断精灵术,于是重拾重量的身躯在地面翻滚了一圈,让我全身痛得喘不过气。

快点逃。设法活下来!躲起来并熬过去……!

手挣扎似地抓向地面。就在这时,我察觉到握起的手里,除了泥土,好像还混了其他东西。

……那是什么……?

那东西十分细小,没近看根本看不清。于是我将手贴到脸前,直到不能再更靠近──

──一分辨出异物的真面目,一切瞬间令人恍然大悟。

混进土里的是细丝般的异物。带有奶茶般颜色的它,如今受热而蜷缩。

那是,安涅莉的头发。

滋滋滋滋滋──的声音,跟眼前的发丝瞬间相连。

导火线。

难不成那家伙是以自己的头发为导火线,点燃远处的树木吗?

我想起安涅莉让我看【黎明灯火】的火焰时的景况。在指尖燃起的,烛光般的柔和灯火。

……指尖?

不对,快仔细回想。安涅莉点起的灯火,严格来说并不是从指尖──

是指甲!

──滋滋滋滋滋──!

安涅莉的发丝编织成的导火线,传来火花窜烧的声音。

火焰团团围绕倒伏在地的我,燃起一面火炎障壁。

【离巢透翼】虽然能化解大部分的伤害,唯独火焰例外。加热过的空气笼罩全身。像是带有黏稠感的热流,将我的小小身躯困在其中……

「哥~哥~♥」

拥有安涅莉脸庞的恶魔,从仅存的逃脱路径──上空探头窥望而来。

「逮~到~你~了♥这下我及格了吧?」

……的确,我被她逮到了。

这下我再也逃不掉了──就跟被卡车撞的当时一样。

但是──

咻……的一声,轻轻拂过妹妹的双马尾。

「……风?」

妹妹讶异地皱起眉,望向风吹来的方向──我的背后。

「这种通风不良的森林里怎么会──?」

「咻!」的一声,刮来一阵强风。

【离巢透翼】只能对接触到的事物起作用。

因此像那种摸不到的事物──好比说空气,要剥夺其重量并不容易。

但是,现在──唯独现在。

围绕四周的火焰,热度就像是带有黏性,沾在我的身上。

接下来,就只是一般自然现象。

要是让空气飘浮──也就是降低气压,会发生什么事?

会吹起风。

从气压高的地方吹往低处。

并且在途中碰上炎壁,吹出大量的火花。

「────啊────」

妹妹打算退开……但为时已晚。

燃烧有三种不可或缺的要素。

热源、氧气、可燃物──氧气已经存在于空气里,但剩下的两样要是不能备齐,【黎明灯火】就无法生效。

也就是说,【黎明灯火】并不单纯是生出火焰的精灵术。

按此逻辑,照理说不会着火的指甲之所以着火,一般的头发之所以能成为导火线,原因即是在此。

──【黎明灯火】的术者,全身就等于固态燃料。

而现在,带有火花的风,吹向这样的身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的身体猛地起火燃烧。

我撇下发出惨叫满地挣扎的妹妹,赶紧从火焰中逃出。火虽然延烧到我的衣服上,不过用手拍拍,很快就熄了。

但妹妹──安涅莉即使再怎么遍地翻滚,包覆全身的火焰就是不熄灭。

就只是以头发、肌肤、血液为燃料,不断地燃烧下去──

很痛吗?很难受吗?

好好感受吧──感受这样的痛苦。

你杀的那些人,受的折磨肯定不只这样……!!

「…………啊……啊啊、啊……哥、哥…………」

柴火般燃烧不止的妹妹传出呻吟。

作为她曾经的哥哥,我本来打算倾听她的遗言──

「────才这点、程度、的火……我的、爱、才不会──!!」

但我很快就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然后我再次瞭解到,妹妹的异常程度。

燃烧着的妹妹,就这么用右手抓住自己的左手腕。接下来,才刚听见短促的爆炸声──她左手腕以下的部分竟然彷佛玩具的零件似地分离开来。

我还沉浸在惊愕之中,妹妹就轻轻地丢出卸下的手掌。紧接着──

──轰!!鲜红的烈焰瞬间膨胀开来。

地面整个掀开,树根腾空而起,接着,妹妹跟我都被轰得老远。

我撞上树干,头昏脑胀,不知所以然地抬起头。

有一道人影,在我面前缓缓起身。

以鲜红烈焰为背景,黝黑的人影站起,低头垂望着我的模样。

焦黑的女仆装片片剥落,让底下烧得溃烂的肌肤一览无遗。火似乎也把发带烧掉了,原本那注册商标的双马尾跟着解开,头发在剧烈的热风里摇曳。

而那副躯体已经没有火焰。

全身上下都熄火了。

难不成,她把火吹熄了吗──用爆炸的气浪吹熄……!?

「哥哥,这么做也、太过分了吧……我这次好不容易生得这么可爱……这下岂不是、面目全非了吗……」

嘻嘻一声。

眼前这个女人嘴角上扬──模样就像个吃人的淫魔。

「不过,这样也没关系吧……?毕竟哥哥不会以外表来判断女孩子吧……?就算我变成这副模样,哥哥也愿意爱我吧──!」

身体,动弹不得。

面对超乎自己理解范围的事物,不知该说是恐怖或畏惧的东西,征服了我全身。

最令人感到可怕、比什么都让人不愿相信的事实是──

眼前的这个东西,竟然是自己过去的亲妹妹──

「啊哈♥」

满身烧伤的妹妹,以不像遍体鳞伤的人应有的速度逼近而来。

她的左臂前端已经什么也不剩,她用仅存的右手一把缠抱住我的腰。

「这一次……逮到你了♥」

我死命地驱策着凝固的全身,摸到恶魔缠抱到我腰上的那只手。

消、消除……!把这家伙的体重消除!若是能将她带到空中……若是能做到这件事!接下来只要再把她扔下去……只要这样就好……!!

「啊啊……哥哥……哥哥……♥」

她的声音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震颤,沿着我的耳朵在脑子里蔓延开来……我这才惊觉──自己身在绝望里。

我看见枷锁了。

因兴奋而迷蒙的眼瞳,红润的脸颊,火一般灼热的肌肤,娇滴滴的说话声──都化为无形的枷锁,死死地缠绕著名为我的存在。我瞭解到这件事。

我消除不掉。

我消除不掉她。唯有这恶魔的存在,无法从我的心中消除。

「……啊、啊啊……」

我早就被她逮住了。在那五年当中,完完全全地,成为那恶魔的俘虏。在充满血腥味的黑暗里,一次又一次地将伤痕刻进我的灵魂与内心,直至最深处……

我根本逃无可逃。

区区转生,根本逃不了。

「……唉呀?」

妹妹鼻子凑到我的下体间,嗅呀嗅地闻了起来。

「哎唷,真是的,拿哥哥没办法。我知道你现在很不舒服,不过先忍着点吧?……我会像平常那样,帮你把全身上下都弄得干干净净……♥」

妹妹就像是美食当前般,用鲜红的舌头舔舐双唇……。

光是那个动作,就让我宛如被蛇盯上的青蛙般,全身动弹不得。

啊啊……又来了、又再次……跟当年一样……

当时的我,也是一样无能为力。我并不是被五花大绑,也没有被限制行动,但即使目睹亲朋好友在自己的面前一个个被虐杀,却仍然连一根手指都没办法动──我好怕、好怕、好怕好怕好怕,根本动不了。

难道这次也一样吗?到头来还是相同结局吗?即使转生来到异世界,还是得重演相同的事吗?

──开什么玩笑!!

这三个月来,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努力!为了什么活到现在!

不就是为了挣脱吗……!为了挣脱当年将我捆死的、名为恐惧的枷锁!这次我要凭一己之力,把那一切全都拆光!!!!!!

起飞吧。

是时候离巢了。

靠着肉眼不可视的透明薄翼──远离那恶梦般的五年!!

──就在这时,我幻视到色彩斑斓的翼。

「咦?」

妹妹发出困惑的声音,垂头望着脚下。

泥土,飘起来了。

每颗细小的颗粒就像是身在水中,开始轻轻飘浮而起。

「地面怎么──」

不只是泥土。

落叶、树枝、扎在地面的树根。

一切都──飘浮而起。

整个地面,整座森林,都从大地的枷锁解放,一齐升向天空──!!

「怎么可能……这么巨大的质量──」

裂开的地面,夹住妹妹的脚。

紧接着,强烈的上升气流吹起,有如将飘起的地面向上抬升。

大概是受了烧伤而握力不足,妹妹没几下就放开我的身子,从猛然抬升的地面坠落。

伴随周遭无数的岩石、土块、树木,我居高临下地望着岩层裸露的地表。

妹妹张口结舌地仰望着像是能使唤整座飘浮森林、使其服从的我。

「……啊啊……啊啊……!」

因烧伤而糜烂的嘴里发出的,是感动的颤声。

「远远超越一般精灵术的力量……!像是能操纵整个世界的、这股……!啊啊、啊啊,哥哥──!!」

这个世界的人类,人人都栖宿着精灵。

但那些都是分灵──只是劣质复制品。本体只有唯一一柱。这世界成千上万的人里,只有唯一一人能获选为『本灵』的栖身之处。

而那样的人,就称作『精灵的栖木』。

称为世界之化身也不为过的七十二柱精灵,以及能够尽情施展其权能的天选之人。

──犹如教堂彩绘玻璃般色彩斑斓的羽翼张开,笼罩了整片天空。

带着有如艺术品的优雅身姿,垂望着我──以及世界的,一只巨大的孔雀。

在我背后宛如海市蜃楼般摇曳的,是七十二柱精灵之一的化身。

赐予的力量为【离巢透翼】。

司掌的概念为「自由」。

精灵序列第六十五位──〈崇高别离的安德雷斐斯〉。

某种宛如世界焕然一新的感觉传来。举凡飘浮的石头、泥沙、树木,每样都彷佛化为自己的手脚。

不管是精度、限度,所有能力都升华至更高次元──凭现在的我,也许想把整座岛从海中切离都不是问题。

我就这样飘浮着,凭意念对自己所主宰的森林发号施令。

──坠落吧。将她压烂吧。

借由〈崇高别离的安德雷斐斯〉的权能,在天空短暂地开枝展叶的森林,再次被大地枷锁捆住并落下。

对森林来说,这只不过是物归原处。

但是──对身在地面的那家伙来说,这就是地毯式轰炸。

震荡与巨响纷纷在地表炸裂开来。但飘在半空的我,连烟尘都不会沾染到。

她无处可逃了──尽管内心这么想,但我还是注视着被粉尘笼罩的地面。凭那个妹妹,这点程度的攻击──

「砰!!」的一声,强烈的爆炸吹散了部分粉尘。

在膨胀为球状的鲜红烈焰消失前,一个女人乘着气浪,飞射向半空……!

「啊啊,哥哥──♥我心爱的……♥」

神情恍惚的她,右脚脚踝以下已经消失。难不成她就像刚才以爆炸气浪灭火时那样──这次引爆右脚掌,以它为火箭的喷射燃料吗!

手段异常,却精准地逼近而来的妹妹,这次一样学不乖地伸出右手试图逮住我。

但那只手,反而先被我一把抓住。

我已经不再怕你了。

如今还留在我心中的──就只剩一心想要消灭你的满腔怒火!!

「啊。」

失去体重的妹妹,被我以婴儿仅有的臂力挥来甩去。

由于觉醒为栖木,精灵术的性能彻底解放,让【离巢透翼】的有效射程与效果时间明显提升。

也就是说,只要借助离心力,我就算想把这恶魔扔到宇宙尽头都不是问题!!

放手的瞬间,妹妹如飞弹似地窜了出去。我不清楚这个世界是否存在所谓的外太空,或许某处存在世界的天花板也说不定。但这下她肯定没救了!从超过云层的高度坠落,不可能有生物活得下来!!

「这样也太无情了吧,哥哥……」

明明已经前脚踏进死后的世界里,妹妹却浮现一抹浅笑。

「但就算再怎么无情待我──我的心也一点都不会变!!」

只见她就像猫一样,身子一转,并调整姿势,头向大地而脚向天空。接着──

「预备────Bomber!!」

才听她不亦乐乎地喊完──接着竟然引爆了朝向天空的右小腿。

「────!?」

仰望着炸裂的爆焰与血花,我目瞪口呆。

那简直就像是多节火箭。

失去脚掌而成为累赘的右脚,转而被她当成燃料。这样的她此刻面不改色──甚至乐在其中!一切就只是为了透过这样的力道,让自己重返地面!

这招来得出人意表,让人根本闪躲不及。

她用双臂逮住了我。身体被她牢牢固定在怀中,让人再也动弹不得。

「哥哥、哥哥、哥哥♥这一次,这一次终于逮到你了!我们会在一起,一直都在一起,永远永远……」

这下我就算消除她的体重也甩不掉她……!要利用气压差距造风来拉升高度吗?不行,这样也很危险。急速升空可能对身体带来的变化,怎么想也不是这个婴儿的脆弱之身负荷得了的。

我只能找个地方坠落。

只能利用坠落时的冲击来甩开她。

但要是坠地之前她还是不肯放手呢?到时就是地狱了……!要是被她压在地面制伏,到时再怎样惨遭毒手也无法抵抗……!

有没有什么好地方。那种对我有利的场所!

试图寻找解方的我将身子一转,望向地面。

阔叶林比想像的还要宽广。对于平常只逛固定路径的我来说,大部分都是未知的领域。但,我很快就找到想要的地点。

就在那里!

我挣扎着调整方向,透过消除与复原重力来调整距离。

面对能够控制火焰的这家伙,能够想得到的最有利场所──

这是连小孩也懂的道理。想灭火的话应该怎么做?要是不想着火该怎么做?消防队都是怎么灭火的?

答案很简单。

水。

两人一同坠落到瀑布的深潭里。

「啪唰!!」一声,坚硬的冲击拍打全身。

这让妹妹不得不放松力道。水的浮力也没错过这空档,抓住了我的身子。

恶魔之手倏地放开了我。我往水底一瞧,那充满执着的眼神渐渐沉入黑暗。手脚各只剩一只的她,不可能游得了泳。但──我可不会轻敌。才这点程度,我是不可能就此收手的!

我姑且先浮出水面呼吸,爬呀爬地上了岸边的石头。

身体好沉重,我甚至不清楚自己呼吸正不正常。对婴儿之身来说,这些一连串考验过于艰辛。要是再继续战斗,这具身体不可能撑得下去。我可不想跟那个妹妹同归于尽。我不要像被卡车辗过时那样──这次我要得到自由……!

轰隆隆的水声从背后传来。看来我爬上岸的位置,是瀑布里头岩壁的窟窿。

──对喔。如果是这地方……!

我伸手摸向在水面上激起奔腾水花的瀑布。冰凉的水才刚碰上指尖,水帘的另一头便紧接着「啪唰」一声,立起一道人影。

「啊哈……♥原来如此……只要挑这地点,让我全身充满湿气,就没办法施放烈焰了。真不愧是哥哥!了不起的随机应变!」

因水幕而显得扭曲的身躯,左手跟右脚都消失了。只靠各仅存一只的手脚已无法自由行动。她光是能够游上浅滩便是奇迹一桩。

也就是说,她这下闪躲不了了。

而湿透的身体,也无法再充当燃料!

我的手摸向背后的岩壁,以【离巢透翼】让部分岩壁飘浮并分离。

岩块的直径比一个大人还要长。有这么大尺寸的炮弹,就算婴儿视力再差,随便瞄准都能打中。

这盘棋结束了。

我要在此做个了断。就在这里──摆脱你的诅咒!

我像打排球那样,往飘浮的岩块以手掌一拍。岩块高速穿越瀑布,飞向立于浅滩的恶魔。

这么巨大的质量,即使只是擦过身体也能造成致命伤。若要问还有什么方法能化解,除了把岩块炸掉外别无他法。但你那充当燃料的身体,现在已经吸满了水分!

现在的你脆弱无力──就跟当年的我一样。

妹妹一脸呆滞,望着逼近而来的岩块。

为了给予受诅咒的命运最后一击,我恢复了岩块的重量。

重拾重量的岩块,眼看就要撂倒少女外观的恶魔──

「──哎唷,人家觉得不够端庄,一直不想使出这招的。」

呸。

妹妹她──从嘴里吐出不知什么东西。

不知什么东西?不对,嘴里吐得出来的也就那东西了!

那是,唾液。

而唾液,也就是体液。

砰轰!!强烈的爆炸,在眨眼间把瀑布的落水全都吹散。

看似轻而易举的一击。岩块灰飞湮灭,散落到深潭的水面上。

就靠──那一丁点的唾液?

这怎么可能──若她有这能耐,刚刚用爆炸气浪灭火,还有地毯式轰炸的那时,根本就没必要牺牲手脚啊……!

「感觉真恶心,实在太差劲了。我竟然当着哥哥的面吐口水……这是淑女不该有的行为。」

妹妹陶然地扬起嘴角,隔着瀑布望着我。

「不过嘛……要是哥哥喜欢我这么做,那么我也乐意奉陪就是了♥」

……是啊,没错。

是我不好,不该要求你有正常人的思维。

少女形貌的怪物,用仅存的一手一足紧抓着地面。

那就像是头野兽。在水里光凭右手与左脚奔驰的她,没多久就直逼瀑布这头。

我无处可逃。

遮住视野的瀑布水帘,被恶魔之手刺穿并伸了进来。

「逮~到你了☆」

潮湿的手指如蛇一般,缠上我的颈子。

「果然哥哥就是厉害……!才一岁的身体,就能发挥转生者的先天优势,把我逼到这等地步!不管是这个世界还是那个世界,没有其他人类能超越哥哥!!啊啊……那么晓得哥哥这般究极存在的我,即使身为妹妹,即使血脉相连,还是没办法不爱上哥哥,这反应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所以我要亲手抓住机会!我要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再加油──把哥哥身边的偷腥猫,驱逐到一只也不剩!!」

因此──

不带一丝疑问,妹妹洋溢着笃信的笑容,这么宣告。

「──你一定要,永远陪在我身边才行喔,哥哥?」

瀑布的水,全数凝为球状并飘浮在空中。

「……咦?」

带着原本的笑容,妹妹僵住了。

在我记忆里,头一次看到她露出这种冷不防挨了闷棍的表情。

「消除瀑布的重量……?为什么做这种──」

话语到此中断。

接着,妹妹缓缓地……仰望头顶。

这下子,她终于看懂了吧。

这下子,她终于发现了吧。

──飘浮在瀑布顶点的,大量水球。

瀑布的水不曾间断,由上而下持续流着。

因此她没能发现,我一点一点地蓄集流水,让部分的水飘浮,在空中待命。瀑布持续流着,不曾间断,因此若只有部分的水飘浮,水量方面也看不出变化。

扔掷岩块只不过是我使出杀招前的幌子。

果不其然,你还真的掉以轻心,以为躲过了我所有攻击。

果不其然,你还真的遗漏了,我能够以固体之外的物质进行攻击的可能性!

水。

这正是,送你上路的必杀断头台。

凭你的火焰,不可能止得住从天而降的水流。

「啊──」

妹妹大惊失色地试图离开原地,但我当然不会让她称心如意。

这一次,换我反过来抓住妹妹的手,并且将她的体重消除。

她仅存的一只脚飘到空中。人要是离开大地,就会无法自由行动。

失去立足点的妹妹,连同抓着她手臂的我一并挥舞,试着触摸飘浮在四周的水球。但水球就只是纷纷弹向他方。

退路早已经被我阻断。我抢先一步让整个瀑布──流向此处的水全数飘浮起来,就是为了防止你被冲走。否则未达致死量的水,反而有可能让你捡回一命。

不过……坦白讲,让液体飘浮这档事,远比固体要来得困难。

我现在早已濒临极限。要让这么庞大的水量持续飘浮,即使凭借栖木的力量也相当吃力。

我实在无力再分心消除妹妹的体重。要是身体没有接触,就无法维持飘浮状态。

因此──只要妹妹放开手,她的体重或许就会恢复原状。

如此一来,她或许还有机会躲过从天而降的水流。

也许她,还有机会活下来。

──只要她愿意放开我。

面对被无重力枷锁束缚的妹妹,我竖起三根指头。

三秒钟,这是我打算给她的考虑时间。

尽管干下天理不容的事,但她好歹也是我妹妹。

尽管是我妹妹──但现在她是安涅莉。

要是她现在抽手……我想我一定会心软而放走她吧。

「哥哥……」

但──

她完全没有松手的意思。

妹妹就只是,以迷蒙的眼瞳看着我。

「哥哥、哥哥、哥哥……!」

我弯下一根手指。

妹妹依然连看都不看剩下两根的手指。

「我爱你……我爱你,哥哥!世上只有我最爱哥哥──只有是真心爱着哥哥!所以──所以、所以、所以──哥哥,请你也和我一起────」

……啊啊……好吧。

该讲的事,还是该讲个明白。

这无关我们的兄妹关系,无关什么伦理道德或者法律。

而是直接地──告诉她我的感觉。

我又弯下一根指头。用另一只手抓着妹妹的手臂,将她拉了过来。

妹妹发出类似娇喘的呼声,脸凑到很近的距离。

剩下的最后一根指头,轻触她的额头。

接着,我就这样写起文字。

用来诉诸心声,短短的几个字。

『免』『谈』

指头抵住妹妹的额头,将她推开。

抱歉──基于基本礼仪,我心中姑且还是道了声歉。

──但是啊。

对我的亲朋好友。

对我周遭的人们。

极尽折磨。

残虐以对。

令其生不如死。

最后甚至杀光他们──

──像你这样的家伙,我怎么可能喜欢得了!!!!!!

「──呵呵。」

不知怎地,妹妹笑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到了最后……甚至还这么说。

「────太……帅……了……♥」

…………身为哥哥的我,真的搞不懂你啊。

我弯下最后一根手指。

紧接着,妹妹的身影消失在瀑布里。

好不容易,妹妹的手终于放开我的身体。

轰隆隆的水声,在瀑布后方岩壁的狭小空间里,没完没了地回荡……

稍微休息了一下,我才开始从瀑布往下游移动。

然后没花多少工夫,很快就找到那个。

一丝不挂的少女,宛如漂流木般卡在挺出河面的岩石上头。

不管颜面还是手脚,皆布满令人看了都痛的烧烫伤。从我诞生时就照顾我至今的少女,早已面目全非……

只消一眼就看得出……那是具尸体。

但我还是小心翼翼地以精灵术接近,伸手测她手腕与脖子的脉搏。

……没有。不管是手腕还是脖子……都摸不出任何跳动。

我回到河畔,无力地倒了下去。

……我杀了她……

不,不对──是打倒了她。

就像是在游戏里打倒头目那样……我终于打倒了,名为妹妹的怪物。

…………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我会流下泪来…………?

「──啊!有了!找到了!在这里!!」

远方传来那样的声音。

我用最后的力气将视线转往声音的方向,熟悉的佣人以及父母正卖命地拨开草丛赶往这里。

谢天谢地……坦白讲,我已经连回家的力气都不剩了。

而这样的安心感,让意识迅速坠入沉眠。

总之这下子,我总算讨回来了──讨回被妹妹夺走的,属于我的人生。

因此,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走一遭。

走完──我专属的人生。

在逐渐陷入黑暗的意识深渊里,我坚定地下了决心。

……接着,我久违地做了个安祥的梦。

跟负责照顾我的少女开心度日,非常非常幸福的好梦。

〈立志的婴儿期:兄妹转生篇──THE END〉

──唉,被解决掉了啊。

即使是婴儿,但他可是哥哥──我最心爱的,只有我爱的,无与伦比又无人能及,最强大又万夫莫敌,宇宙第一帅气的哥哥,明知如此,我却这么掉以轻心──因此这样的结果,好吧,说起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没关系。

因为哥哥他可是终于跟我对话了喔?虽然不是用声音,而是用手指写字,但哥哥确实和我交流了!

我们上次像这样沟通,不知道是几年前的事了?隔了二十年有吧?总而言之总而言之,哥哥他和我对话了!跟这样的事实相比,内容也就不太重要了!

虽然这次闹出人命,实在是严重的问题,不过这也没办法吧。这次只好死心了──我决定想开一些,为下次做好准备。

这次之所以会失败,原因出在我太早行动了吗?

都是因为婴儿模样的哥哥太可爱、太迷人,害我没完整规划就贸然行动,或许因此才会落到这步田地吧。

我应该要规划得更细腻,更完美,竭尽所能按捺住──

──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类似这样吗?如何?

……嗯,不错!这主意真是好极了!

只要在演技方面多下点工夫,就算哥哥这人有点迟钝,也一定能感受到我对他的爱吧!

虽然接下来恐怕得按捺好~长一段时间……但是过程还是要有些阻碍,才更让人热血沸腾嘛!

总之,今生就到此为止了。

我们在下个全新的人生再会吧!

Go To Next Life!

拜拜~☆

〈TO BE CONTINUED TO──黄金的少年期:锋芒渐露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