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三卷 第8话 妹妹想要了解更多的真相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5:08:13

星河综合医院。

春太感觉自己在什么地方听说过这个名字——

「这所医院……是由哥哥妈妈的亲戚在经营吧」

「好像是啊」

在过完圣诞节的三天之后,也到了年关将近的日子。

春太带着雪季来到了这所医院。

他只是知道名字,而实际上这是一所气派程度远超想象的医院。

外观就仿佛一家高级酒店。

虽说貌似能够指望这里的医疗技术,不过可能会被收取相当高昂的治疗费,因此人们轻易不会来这里就医。

「不用去和亲戚打个招呼嘛?」

「没什么必要吧。今天我只是个探望病人的访客而已——」

春太匆忙地赶着路,进到医院的大厅。

雪季也是一副心神不定的状态,走在春太身后。

「毕竟我不想和山吹家的人扯上关系呐。只要我不发声的话,出入这里都不会被他们发现吧」

「说的也是呢。我也有些害怕见到他们」

雪季点了点头,春太也没有在意,而是快步地往前走。

即便母亲的亲戚真在医院里,他们看到春太脸的时候也不会察觉出什么吧。

就算春太和母亲长得很像,他们应该只会认为是单纯的样貌相似而已吧。

「呃……喔,是这边吧」

兄妹二人坐电梯上到四层,在走廊上逐步前进。

他们预先询问过病房的房间号了。

医院内部比从外面看上去还要宽敞,以至于令人担心病人会不会在里面迷路。

「不过雪季,虽然现在说这话有点晚了,可你不用勉强自己跟过来哟」

「不,请让我一同前往」

雪季露出一副认真的表情。

春太见状不再多说什么,而是点了点头。

「就是这儿呐。雪季,进去了」

「好、好的」

春太向雪季确认了一下,然后站到病房的门前敲了敲门,随后进入其中。

「啊啊,欢迎,春太君」

「……您好,秋叶女士」

这里是一间仅有一张病床的单间。

身着病号服的秋叶正坐在床上。

富有光泽的黑色长发被扎起来,垂在身前。

即便穿着土气的衣服,她看起来却依旧美丽,大概是因为容貌过于漂亮了吧。

「也谢谢雪季小姐特意跑一趟。姐姐最欢迎可爱的孩子来探病了」

「姐……不是,毕竟之前承蒙您的关照了。请问……您身体状况如何」

雪季刚要吐槽,却还是一转语调恭恭敬敬地说道。

社恐的她在和人相处的能力上看来也逐渐得到了锻炼。

「呵呵,没事的。但是春太君肯来我可能有点意外呢。秋叶女士很感动啊」

「那……我肯定要来的」

「毕竟是女朋友的母亲呢,这样一来就赚到好感度了吧?」

「嗯嗯,攻略家长很重要呢」

春太随口回应了一句,稍微松了口气。

她的脸色意外的不坏,也没有特别憔悴的迹象。

在三天前——

春太在发现倒下的秋叶之时虽说还算冷静,但从他随同乘坐救护车到达医院之后就开始害怕起来了。

既然到了月夜见家,就不能在晶穗面前慌乱起来——他估计是这样下意识地令自己冷静下来的吧。

去了医院之后,他和晶穗两个人在候诊室待了很长时间。

到了那个阶段,「秋叶病倒了」这一事实所带来的恐惧才终于向他袭来。

春太只与秋叶见过寥寥数次,即便说是人家请他吃过昂贵的寿司,但关系并不算亲近,反而应该说是不能亲近的人。

即便如此,秋叶依旧是女朋友的——妹妹的母亲。

在那种异常的事态下,他不可能保持冷静。

「春太君,你从晶穗那里听说了嘛?」

「多少听说了一些……比如您回家之后马上就倒下了之类的」

「对,没有倒在到家前的路上太好了呢。我这位秋叶女士可不能做出那么有失体面的行为啊」

「不是那、那种问题吧?」

「也有那种问题哦。我自己叫了救护车,晶穗和春太君又马上来了,还挺走运。这东西挺顽强的呢」

秋叶按住心脏附近的位置,哧哧地笑道。

“这东西”所指的好像就是秋叶的心脏。

春太从晶穗那里听说是“心脏病发作”。

「对了,我家的小可爱呢?」

「啊,晶穗前辈说是去院子里wei wen老人?了」(译者注:这里雪季不认识“慰问”一词,棒读的)

「慰问啊……」

听罢雪季的回答,秋叶这一次发出了苦笑。

晶穗当然也和他们一起来到了星河综合医院。

然而,她本人却连医院都没进来,而是让春太和雪季先走,自己则前往了庭院。

一些老年住院病人聚集在了院子里,晶穗貌似是在给他们奏乐。

「看她背着吉他,所以我倒是感觉有些奇怪。医院里能弹奏吉他什么的嘛?」

「也有音乐疗法之类的东西,没问题的吧?」

「他们会被摇滚乐治愈嘛……」

毕竟都有人用摇滚来歌颂世界和平了,倒也不能说不可能。

「哎呀,她大概是不愿意和别人一起看我吧。不知道自己会做出怎样一副表情,所以不想被春太君和雪季小姐看到吧?」

「……秋叶女士,请问……」

「我又不是现在马上就死,所以不必那么郑重哦」

「……」

听到她若无其事的发言,即使是春太也不知该作何反应。

雪季在一旁也沉默不语。

据晶穗所说的情况来看,秋叶似乎倒是并没有生命危险——

话虽如此,好像也不是可以不当回事的状况。

毕竟她至少都这样住进医院了。

「呃……这里是个单间呢」

「如你所见,因为我还想工作。要是大房间的话不好办吧?」

「工、工作还是先放下比较好吧……身体是最重要的」

「雪季小姐好温柔呢。不过稍微工作一下没关系的」

秋叶把笔记本电脑放在了床上的小桌子上。

春太不怎么来医院,不过看来病房里也会正常地通入WIFI信号。

「出院要到明年了呢。必须要趁这段时间先把今年的工作处理完,不然到了明年我可是会淹死在工作的洪水里呢」

「……秋叶女士的公司是那种还会让刚出院的人干活的黑心企业嘛?」

「是啊」

就算秋叶直截了当地如此断言,他们也很为难。

「啊啊,对了,我正好带着电脑。春太君,雪季小姐,给你们看个好东西」

「诶?」

秋叶朝他们招了招手,春太二人便来到病床的近旁。

她稍微挪了挪笔记本电脑,让春太他们更容易看到。

「嗯……就是这个」

秋叶操作了一下笔记本电脑的触摸板,打开了多媒体播放器。

「这是视频吗?到底是什么——呃,啊!」

春太不禁抬高嗓音。

虽说秋叶事先调低了视频音量,但由于是单间,声音照旧传了出来。

『葛格,葛格♡』

「这、这个是……」

春太哑然地凝视着画面。

其中呈现出的是一个小孩子的形象。

说不上是婴儿,但又不及上幼儿园的孩子那么大。

视频里播放出的是一个两三岁的孩子。

那个身穿可爱粉色衣服的女孩子一边开心地叫着「葛格,葛格」,一边与另一个孩子——身穿白色衣服的男孩子嬉闹。

她奶声奶气还有些口齿不清地连声叫着「葛格」。

恐怕是无法顺利地发出「哥哥」的音吧。

『小雪季,你好重~』

『葛格♡』

男生的年龄也差不多吧。

尽管体型大差不差,女孩却骑到了男孩的背上,啪啪地敲打着他的脑袋。

「葛、葛格……」

雪季也盯着画面,小声嘀咕道。

「嗯,我倒是觉得“尼炭(にーたん)”的叫法更可爱呢」

「……这个小女孩也不知道秋叶小姐的喜好吧」

春太在吐槽的同时,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雪季。

的确,春太和雪季的父母据说是在他三岁、雪季两岁的时候再婚的。

这两个孩子,恰好在那般年纪。

「嘿,我倒是觉得你们应该认识,这就是春太君和雪季小姐哦」

「……我第一次看到这种视频」

「我也是……您这么一说,我们或许没怎么见过自己小时候的照片和视频呢」

「那么说来也是啊」

原因很简单吧。

在春太的父母再婚之前,不存在婴儿时期的春太和雪季同框的照片或者视频。

因为父母把春太和雪季不是亲兄妹的真相隐瞒了起来,所以他们应该尽量避免了将两人住在一起之前的照片之类的展示出来吧。

春太和雪季都见过自己婴儿时期的独立照片,却不记得感觉到过什么违和。

看来在那方面,春太的父母处理得十分巧妙。

「这个视频啊,是你们的老爸拍的,然后发给了翠璃前辈哦」

「是老爸……」

「是爸爸……」

即使在离婚之后,父亲和春太的生母好像也在进行着这种数据上的交流。

「顺带一提,还有这种东西哦」

秋叶中途停止了重放,又从头放起了另外的一部视频。

这一次——

看上去像是什么地方的公园——不对,就是位于樱羽家附近的儿童公园。

有一个大概四五岁的小女孩在奔跑着。

「啊」

雪季小声惊呼。

春太在同一时间也明白了那个人是谁。

『哥哥~。小雪季也要玩~』

『哇,小雪季,说了不要跑啊!』

女孩从公园入口跑过来。

坐在秋千上的男孩站起身来。

正如男孩所担心的那样——

女孩啪地一下摔倒了。

『啊哈哈~小雪季摔倒啦』

『啊啊,小雪季没事吗?』

『没事~♡』

慌忙赶过去的男孩扶起女孩。

万幸的是,女孩好像没有受伤。

女孩笑嘻嘻地向男孩打了个V字手势。

「可爱的孩子从小就可爱呢。雪季小姐,你从这个时候就很受欢迎了吧?」

「当时是怎、怎么样呢?哥哥?」

「当时是有一帮人一有机会就试图接近你,不过被我和松风吓跑了呐」

当时附近打架最厉害的前两名就是春太和松风。

春太和松风从小时候起明显比其他孩子都要高大。

「话、话说回来……以前的我向哥哥撒娇的太过头了,好害羞呢……」

「关于那一点,现在也大差不差吧?」

「人家现在即使跑、跑起来也不会摔倒啦!只有偶尔才会!」

「偶尔还会摔倒啊。你真得小心点」

虽说春太在和雪季一起的时候,把她的安全放在了第一位,但是他不可能总看着她。

不过回想起来,他也有着雪季的胳膊和腿上新伤不断的记忆。

还有着程度要远胜于现在的粘着自己撒娇的记忆——

「比起那个……为什么秋叶女士会拿着发给我母亲的数据呢?」

「这可是“正太春太· 回忆· 初回限定版”哦」

「……那是发布在哪儿的啊」

「就是正常地拜托翠璃前辈拿到的啦。我对你有些兴趣呢」

比起春太的影像,父亲主要拍摄的是雪季那边的视频吧。

恐怕他是把拍有春太的部分剪出来发给了母亲吧。

「翠璃前辈她啊,肯定一直在想念着你哦。我觉得她一直在想着把你带出来和你一起生活呢」

「可是,我的母亲……」

「对,她可是来回住院出院的那种身体呢」

「……说的是呢」

「她在春太君出生之后就马上离婚了,随后的几年里又搞坏了身体,即使想和你见面也见不到呢」

「母亲的身体状况坏到了那个地步嘛……」

他仅从只言片语中了解到过有关生母的信息。

父亲也是如此,而对于眼前的秋叶来说应该也有好多不方便讲的话吧。

「哥哥……」

雪季小声低语道,只是紧紧地抓住了哥哥的小拇指。

春太看了雪季一眼,用眼神告诉她「自己没事的」。

「但前辈毕竟是做母亲的呢。她想见春太君想见的不得了」

「可是,在那样的状态下……」

「在春太君你小的时候,她说她也曾经打算偷偷去你那里——实际上她甚至试图付诸于行动哦」

「……只有视频的话无法忍耐嘛」

「不是的,她倒是曾打算去见你,但是看完了视频——她放弃了哦」

「请问为什么呢?」

秋叶看着春太,微微笑道——

「因为她看到了春太君和雪季小姐在一起的样子。因为她看到了像小狗一样缠着你、不肯和你分开的雪季小姐啊」

「……」

雪季的嗓音已不成声。

在视频里,年幼的雪季坐在秋千上,春太从后面推着她荡了起来。

年幼的雪季转向身后,笑嘻嘻地看着哥哥的脸。

「翠璃前辈想把春太君带出来自己抚养,可是她发现了没法把春太君和雪季小姐拆开,就放弃了」

「……」

「如果去春太君那里的话,她就必须要把你带走。翠璃前辈因为知道那一点才没有去哦」

或许,春太和生母一起生活的未来曾经存在。

「那就是说……因为我,哥哥才不能和真正的妈妈生活在一起嘛……?」

雪季紧紧握住春太的小拇指。

春太发现了雪季的眼中含泪。

幼小的雪季那天真无邪的爱情将春太和他的母亲拆散了。

他的母亲由于雪季的原因被迫与亲生儿子分离,然后死去——她是这么想的嘛。

「那、那个!我、我……不是哥哥真正的妹妹——」

「那我还是知道的」

「诶……」

雪季抓着春太的小拇指,向后退了一步。

「你要是春太君和晶穗的妹妹的话,怎么说我都会知道的啦。但不是那样。当然翠璃前辈也知道就是了」

「如、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连亲妹妹都不是,却出于我的原因……!」

「不是的哦,雪季小姐」

「诶?」

「春太君和雪季小姐在翠璃前辈看起来就像亲兄妹一样。所以,她祈愿着春太君——和雪季小姐能够幸福,想让你们两个在一起成长。你们两个能够和睦地成长起来,就是她的幸福了——翠璃前辈是这么说的」

「……哥哥的妈妈就像哥哥一样温柔得过分呢」

雪季这一次牢牢地紧紧抓住了春太的手。

太好了——春太想。

假如因为母亲的心情而伤害到雪季的话——

突然带有些现实味道的生母这一存在,若变成了能伤害到他最重要的雪季的因素的话,春太便会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一如母亲所愿,春太和雪季作为亲兄妹成长了起来。

『哥哥~小雪季肚子饿了~♡』

在录像中,幼小的雪季一脸幸福地绽开笑容。

那个时候的春太和雪季——尚未对他们彼此是兄妹的事实产生什么怀疑。

见到这幅情景之后,母亲竟然相比自己更关心年幼的他们。

面对生母的温柔,春太发现自己险些落泪。

「嗨」

「……你挺放松呐,晶穗」

病房的门哗啦一声打开。

进来的是晶穗。

她身着最近经常穿着的那件丝卡将,配以牛仔布迷你裙和黑丝裤袜。

脚上穿着淡茶色的长靴。

顺带还背着带有注册商标的吉他盒。

「呼~我可唱够了哦。爷爷奶奶们不肯放我走。要是要点小费的话,是不是也能发一笔财啊?」

「不是慰问啊?」

晶穗的志愿精神看来还有所欠缺。

「小晶穗~慰问也可以,但你不肯先来我这里,我可是很受伤呐」

「满嘴假话。你不是想和春聊聊嘛?总是让我把春带来,都烦死了」

「……」

春太迅速看向秋叶的脸。

「嘿~我想和春太君说的话多的是呢。不过我一口气都说了的话,春太君估计也会混乱的吧」

「……是的」

对于春太来说,生母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既然父亲没有多说,那么能够多说些有关母亲的事情的人就数秋叶了吧。

然而,她的每一番话信息量很大也是事实。

「咦?等一下,小雪季去哪儿了?被魔女刁难了?」

「雪季她说口渴了,就去下面的大厅了。你们没碰见啊」

恐怕雪季不打算再回到这间病房了吧。

毕竟在走出病房时,雪季的眼里依旧湿润。

虽然她应该是明白了春太不能和生母生活在一起不是自己的错,却没来得及梳理情绪吧。

既然如此,稍微等一会儿的话,雪季就可以整理好心情了——春太如此确信。

「我可能对雪季小姐说了不该说的话。抱歉啊,春太君」

「……不,毕竟决定跟到这里来的是雪季」

雪季也已经与在公园玩耍时的她不一样了,应该尊重她的意愿吧。

「不过,您还是不要勉强自己的好,秋叶女士。我也只能帮您到这种程度……」

「很遗憾,我可没那么容易就死掉。所以我有充足的时间能把所有话都讲出来哦」

「哼,春也差不多明白老妈是即使你杀了她也死不掉的人了吧?」

「春太君,春太君」

「我在?」

秋叶坏笑着指向晶穗。

「在我被抬进来然后情况稳定了之后,她一大早和春太君你两个人回去了吧?」

「嗯嗯,我叫了出租车把晶穗送回了家」

秋叶在半夜倒下,而在第二天一大早医生表示「已经没事了」,晶穗便回了一次家。

晶穗也筋疲力尽了,必须让她休息一下。

春太叫来出租车,一直把晶穗送回家,陪她待了一会儿就回自己家了。

「晶穗她马上就折回医院了哦。然后一直待在这间病房里」

「老、老妈,说那种话是犯规的吧!?」

晶穗罕见地满脸通红,两手扶在母亲的床边探过身子。

她好像非常担心母亲,因此选择陪在她的身边。

「……晶穗意外地有着可爱的地方呐」

「老、老妈要是死掉了,我可就陷入流落街头的境地了,只是觉得不放心而已!」

「没关系啦,姑且那家伙(你老爸)也在,在晶穗去上大学之前的学费和生活费都很充足哦」

「你要是放任我不管的话,那些钱连一年都撑不了呢」

晶穗不耐烦地把头转向一边。

春太也和她交往了数个月了,却是第一次见到她这般孩子气的表情。

「所、所以,老妈你怎么说。到新年就出院是吧?」

「嗯嗯,毕竟是顺便的事,正月的头三天这段时间我就悠闲度过了,之后再出院」

「单间的费用可不是开玩笑的呢。你不把那部分钱给出了的话,我的学费就肯定要被削减啦」

「哦、喂喂,晶穗」

虽然他知道晶穗是在为了遮羞才说了些讨人厌的话,但从刚才开始就有点过分了。

「没关系啦,春太君。刚才雪季小姐也说过了,你很温柔呢。都无法想象你和晶穗有着一半的血缘关系呢」

「……」

春太差点发出怪声。

若是自己身世的秘密被人提起,他依旧难免会受惊。

「说到底,这人可是一位魔女,有着不死之身哦」

「啊哈哈,《关于我被女儿叫成魔女这件事》」

即便并非不死之身,作为有一个高中生女儿的人来说,无法否定她看起来过于年轻了。

「对了对了,春太君。顺带着再告诉你一个小段子」

「小段子?」

「翠璃前辈——你的老妈啊,叫过我“小魔女”哦」

「魔女……」

「因为我校服的衬衫是黑色的,便服也是全黑的呢」

「我的母亲因为那种理由就把后辈叫成魔女嘛」

「嘿,我啊——被叫成小魔女还挺开心的呢」

「……听上去倒不太像是个好绰号」

「叫绰号会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不是嘛?翠璃前辈叫过绰号的人,据我所知只有我一个哦」

「你们的关系真的很好呢」

春太往旁边瞟了一眼,发现晶穗正面带无聊地听着。

恐怕晶穗之前听说过了吧。

「那是。与其说我们是朋友或者前辈后辈之类的关系,不如说我们是伙伴呢」

「伙伴?轻音乐部的?」

他回忆起之前秋叶给自己看过的照片,上面拍有正在演奏的年轻的母亲与秋叶。

「那倒也算一部分——啊啊,对啦。再送给你一个大福利。我来把我和翠璃前辈的乐队名告诉你吧?」

「乐队名?」

「确切地说是组合名吧。只有主唱和键盘手不能叫乐队呢」

秋叶在笔记本电脑上操作了一下,再次将画面展示给春太。

上面显示着和之前不是同一次的演奏中母亲和秋叶的照片。

「就是这个」

秋叶指向笔记本电脑液晶屏幕的一处。

画面中的两个人都穿着同一款连帽卫衣,胸口附近印有logo。

「“LAST LEAF”嘛。难不成是这个?」

「嗯嗯,这就是我们组合的名字。是翠璃前辈起的名」

「嘿,是个很不错的名字——LAST LEAF?」

春太忽然注意到了什么。

他发现了一些多余的细节。

「最后一片叶子……」

那是某部短篇小说的标题。

纵使是没有正经读过的人,应该也知道这句台词吧。

『待那些叶子全部飘落,我也将会死去』(译者注:《最后一片叶子》是美国作家欧·亨利的作品。该作品描写一位老画家为患肺炎而奄奄一息的穷学生画最后一片常春藤叶的故事。这里的台词是依照给出的日文进行翻译的,不保证相对于原文的准确性)

那位重病缠身的画家在看到于窗外可见的常春藤叶之后,如此喃喃自语道。

围绕着这些常春藤的叶子,一个尽管短小却以人的生与死作为主题的悲伤故事由此展开——春太以前倒是阅读过这部小说。

「翠璃前辈就是从她当时最讨厌的那部小说里取的名字哦」

「当时最讨厌的嘛……」

秋叶对于春太的吐槽回以轻笑。

「会在不远的将来死去的两人,曾持续奏响着音乐。而这音乐戛然而止的时候,就是两个人的死期——她是这么说的」

「……」

「音乐正是我和翠璃前辈之间的最后一片叶子啊」

那也就是说——春太的话没有说出口。

「哎呀,我倒是像这样顽强地活到了今天。那个时候,真的——我和翠璃前辈都无法预见自己的将来。自己长大成人什么的,想都没有想过呢」

「喂,春他很为难啦。老妈,我说了那种话题太沉重了」

「啊哈哈,果然不太好嘛?但是,我希望春太君可以听一听呢」

所谓在轻音乐部意气相投的后辈——

不,正因为肩负着同样一种命运,她们才会意气相投吧。

「我的意思是,身体不好的不只是翠璃前辈」

「秋叶女士您……」

春太已经注意到了。

秋叶并非第一次病倒了——

或者说,以她的身体即便病倒了也并不奇怪……?

「我是心脏专科病,这一次迎来了时隔五年的第三次爆发哦。幸运的是,症状不重」

「心脏……」

「所以,我说过老妈是不死之身吧。她可是……不死的魔女啊」

晶穗依旧保持着看向别处的姿势,自言自语般地呢喃道。

「是啊,小魔女不会那么容易就死掉的。但是,翠璃前辈她——」

「……秋叶女士,您不必勉强自己给我讲母亲的事情了」

「是我想说翠璃前辈的事情哦。人一上了年纪就爱叙旧呢」

这位完全让人感觉不到岁月流逝的美女苦笑道。

「对于翠璃前辈来说,要是问她哪里不舒服,说全身倒是更快一些呢。像是药之类的,她喝过的量大到吓人一跳呢」

听及此,春太吃了一惊。

「秋叶女士您所说的最后把母亲从医院里带出来是——」

「想要不留遗憾的死去。不管是我还是翠璃前辈,我们一直怀着这样的信念而活。所以,我不可能对于她想见春太君的愿望坐视不管。我啊,想实现那个人愿望。虽说完全失败了呢」

秋叶扑哧一笑。

「我也不想留下遗憾。呐,春太君」

「我、我在」

「对我来说这世上最重要的就是晶穗了。即使她是这么狂的一个臭小鬼」

「要没有那些多余的附加成分,就是一句让人落泪的台词了呢」

「你看,很狂吧?但是,万一我没能亲眼看到这个孩子的将来的话,那可就成为遗憾了。因此,至少——」

秋叶扣上笔记本电脑,注视着春太的脸说道。

「不管是作为哥哥还是男朋友都无所谓。那是你们两个人的问题。只有一点,我想把晶穗——托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