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三卷 第6话 妹妹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5:07:48

「前辈辛苦了!」

「春啊,才不是“辛苦了”哟」

对于突然冲进游戏商店“露西塔”办公室的春太,有人用听上去不太高兴的声音招呼道。

阳向美波正高傲地仰坐在办公室的折叠椅上。

她留着一头及肩的红发,嘴角有一颗痣,带着银色的耳饰。

身穿突显出丰满胸部的高领毛衣,搭配白色的迷你裙。

像往常一样,她是一位举手投足间充满魅力的女大学生。

「你已经迟到了十分钟了,别这么松懈啊」

「对不起,美波小姐!我在来兼职前稍微睡了一会儿——本来是这么想的,结果没起来!」

「好,你诚实地讲出原因这一点还不错」

美波“嗯嗯”地点了点头。

「但是啊,樱,即便是温柔且美丽的美女美波前辈我呢,如果对你睡过了的事视而不见,就不能对其他的雇员起到表率作用了呢」

「阳向小姐,我倒是记得你昨天也迟到了……」

「不过,先来干活吧。来,你先打卡然后穿上围裙。工作上的失败要靠工作来挽回哦」

「不听我讲话呢。话说,阳向小姐明明也打了卡却还没有开始工作呢」

在办公室的角落小声吐槽美波的人就是店长。

他是一位胡子拉碴的中年人,长得很像世界上最有名的管道工人。

「不用担心哦,樱羽君。你本来没必要那么全速冲进来的。慢慢过来就好了」

「好、好的,店长,谢谢您」

店长打开门,走向柜台处。

春太调整了一下呼吸之后打了卡,从存衣柜里取出围裙穿上。

「来,给你毛巾。满脸是汗就去前台的话,顾客会不舒服的吧」

「啊,不好意思」

春太接过美波扔过来的毛巾。

毛巾貌似在洗好后还没有被用过,松松软软的散发着香气。

「算了,傲娇前辈的角色扮演先到这儿……」

「原来是角色扮演啊」

话虽如此,春太也很清楚美波不是那种会对人说教的类型,所以没怎么当真。

「怎么?学习学累了——并不是吧。你现在已经和放寒假差不多了吧?」

「嗯嗯,到结业典礼之前基本上算放假了呢。是因为我昨晚玩游戏玩到很晚」

「好单纯的理由呢。嘿,不想在这个时候从被窝里爬出来对吧」

美波昨天迟到的原因似乎水落石出了。

对于春太来说,迟到和现在处于寒季这种事没什么关系。

昨天他和雪季玩游戏玩到很晚,所以今天困得不行。

不过,试图在来兼职前小憩一会儿的想法是错误的。

与其说是游戏的锅,不如说是因为他在听过秋叶所讲的那番话之后不可能像往常一样睡得着……

「嗨,没什么可着急的。拿着,这是我刚买来的茶,给你了」

「十分感谢」

美波在各种事上对自己很是照顾。

他取过瓶装茶,咕咚咕咚地喝下。

「呼……啊不,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呢。必须要去前台了」

「假如不是新作的发售日或者大量购进的时候,都不需要三个人呢。说不定一个人当班都绰绰有余」

「店长还要订货或者标价什么的吧。让他去前台合适嘛……」

前台出纳的管理、摆设的整理以及店内的核查都是春太和美波他们的兼职工作。

店长本来的工作应该是在这间办公室里处理事务。

「哎呀,说了让你等下。店长他可是喜欢去前台的。他看到顾客们满足地盯着那些游戏就满意了」

「……不愧是曾经的常客呢」

「樱以前也是常客吧。店长可是很中意你们兄妹啊。店长他啊,每次看见樱的妹妹开心地一件件买走手推车里的游戏,都会高兴很久呢」

「我家的妹妹真是在意外的地方给人带来笑容呢」

在商店盈利的意义上,春太他们的那点购买额微不足道就是了。

樱羽家的天使似乎在本人都不清楚的时候,就给世界播撒了温柔。

春太迅速喝完了茶水。

和店长交接之后,他和美波去了前台。

不见客人的身影。春太站到了收银台,美波则去一件件地整理收银台前手推车里的商品。

「啊啊,你的美女小妹妹还精神?考试复习的情况如何?」

「看上去没什么问题呢。她也交到了一起应试的朋友」

「嘿,我记得她是要考水流女校来着吧。我听说那里有很多稳重的孩子,氛围也很好呐」

「前辈很清楚呢……呃,这么说来,美波小姐也是本地人呢」

因为美波一个人生活,他一不小心就以为她是外地出身的了。

「是啊是啊,上过水流女校的朋友我有好几个嘞」

「这么说来,我还没有听说过呢。美波小姐高中是在哪里上的?」

「圣莉法女子学院」

「你在开玩笑嘛?」

「没在开玩笑~!」

刚才这段对话需要补充说明一下。

提到圣莉法,就是那所大小姐或者超级优等生就读的女子高中——

其实也正是才女冰川凉风所就读的学校。

假如意外优秀的春太是一个女生,也很难考上——就是这样一所门槛很高的学校。

「我说啊,别看这样,我在高中的时候也是超级优等生哦。我家的老妈很严格呢~严到考本地的话不是圣莉法这种就不给出学费的程度」

「那可太厉害了……」

换句话说,就是只能认可顶尖学校。

「咦?不过美波小姐,你现在上的女子大学是二流——很普通的学校吧?」

「正如你所说,是二流学校哦。不过有很多有意思的课程。出于在萝莉时代持续受到严苛教育的反作用,美波小姐我曾软磨硬泡地要求去自己想去的大学」

「哈,原来如此」

她似乎是强顶着父母将自己的愿望坚持到底了。

虽说春太想象不来端庄文静的美波什么的,不过那种做法确实是她的风格。

「嘿,美波我这种还算好的啦。毕竟是女孩子,所以父母也会手下留情的。像我家的弟弟——」

言及此,美波停下了手中整理手推车的工作。

「呜哇,这件包装盒破损了。偶尔也会看漏呢。樱,先放到那边」

「好的」

春太从美波手里接过一部游戏软件,先收进了回收箱。

「呃,我们在聊什么来着?」

「在说“不管是在哪个家庭,和父母之间都会发生种种”的话题哦」

「噢?总感觉你这话有些意味深刻呢?」

「不,我们家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在关系复杂至极的前提下,有很多不知该如何判断的情况。

他回想起昨天晶穗母亲的自白。

然而,即便春太听到月夜见秋叶那般富有冲击性的自白——也没能完全想好自己应该做出怎样的反应。

秋叶倒是对什么都没能说出口的春太露出了一副遗憾的表情——

或许那位魔女希望受到春太的指责。

可是,春太找不到指责晶穗母亲的理由也是事实。

「算啦~美波我也没有厚颜无耻到掺和进别人的家事里呢。不会问啦」

「前辈能那样做就帮大忙了」

春太身边的血缘关系,以及春太母亲的事——

即便是对万事波澜不惊的前辈,肯定也会感到些许尴尬。

「我会体贴你的心情啦~樱啊,你偶尔也关心下美波我吧?」

「你那是大学生该说的台词嘛?」

「我受到严苛教育之后的反作用还有呢,精神上就像初中生一样哦」

她说的太对了。

「话说,不是马上就到圣诞节了嘛。春太要和那位小不点女朋友在一起干点好事嘛?最后从休息演变成留宿?」

「毕竟我妹妹快要考试了,我也不能明目张胆地折腾呢」

「你担心那种事啊?没什么安排的话,倒是正好。多么难以置信啊,美女美波小姐也是单身,我们来约会吧?」

「请不要堂而皇之地诱惑后辈出轨。本来咱们店在圣诞节也要营业吧?」

不是也有不少家长会来购买游戏作为圣诞节礼物嘛。

即便比不上玩具店,那大概也是个还算赚钱的时候吧。

「没关系,没关系。圣诞节店长会来上班的」

「店长是个有家室的人吧?在圣诞节还让人家来上班太可怜了吧……」

「你要是那么说的话,大半的社会人都会显得很可怜哦」

「那倒也是呢……」

虽说春太尚且是一介无忧无虑的学生,但社会应该是很残酷的。

「啊,要不这样,我和樱还有你那帮有趣的伙伴们一起办个圣诞派对呗!」

「我那帮有趣的伙伴们!?」

「小不点女朋友,妹妹——还有樱给做家教的那孩子等等,各种类型都凑齐了吧?」

「虽然不是我凑的就是了……」

他身边的人际关系变化多端,甚至到了让他头疼的程度。

「像你妹妹等人虽说是应考生,也必须要嗨那么一小下。就算玩两个小时左右也不会影响备考吧?」

「话是那么说……」

稍微玩一会是OK的——说来他感觉自己已经相当惯着妹妹了。

「既然那么决定了,就必须得安排好场地了。因为这事我要忙起来啦!」

「请为了店里的工作而忙碌啊……」

看来他是无法制止美波了。

「吼吼~在聊听上去很有意思的话题哩,樱君」

「冰、冰川……!?」

不知何时,有一位客人进到了店里。

那正是身着高级白色外套、裹着围巾的冰川凉风。

「那是圣莉法学校的指定外套啊。你是美波我的后辈呢」

「啊,是前辈吗?我是一年级的冰川凉风~和樱君——樱羽春太君在初中的时候曾有过一段不一般的关系~」

「吼吼~细说」

「不用打听地那么详细!你来干什么啊,冰川!?」

「你对顾客就用这种看不起人的口气啊?作为同样从事接客服务业的人,我可不能坐视不理呐」

「你在你们店里也没用对我们敬语吧」

他唯独没有被凉风在接客态度上说三道四的道理。

「哈哈,真嘴硬呐。哎呀,毕竟之前被樱君看到了人家工作时候的样子,然后被你羞辱了呐。这次想着要好好地观赏一下樱君兼职时候的样子,就从妹妹那里问出了你做兼职的地方了。不过,装束很普通呐」

「你们明明不是专卖店却穿着那样的衣服才奇怪吧。你以为我也穿着什么管家服做兼职啊?」

「要是那样穿可是会很好玩的。你必须更加努力地去博得顾客的笑容啊」

「你是为了博人一笑才穿的女仆装啊。话说冰川你不玩游戏吧。来我们店里是要做什么啊」

「给不玩游戏的人推销然后扩展顾客阶层,生意不就登峰造极了?」

「我就是个在游戏商店里干活的,而且还是个雇员,都考虑到扩大业界了是要闹哪样啊」

「你们真有意思呢。你叫冰川学妹来着吧。咱们母校看来是培养了一位有趣的人才呢」

美波开心地咯咯直笑。

的确,圣莉法虽然实行着名牌学校的教育,但似乎并不是只重视学习。

「啊啊,对嘞,在说圣诞派对的话题呐。嗯……阳向前辈」

凉风似乎是看过了别在美波胸前的名牌。

「阳向前辈,实际上我家在经营咖啡厅哦。你们如果在寻找开圣诞派对的场地的话,我可以一起来商量哦」

「吼吼,那才是要细说的呢」

「……」

美波立刻表现出兴趣,向凉风那边探出身子。

春太头痛起来了。

没想到,这两位春太难以违逆的女孩子在这种地方凑成了梦幻二人组。

明明关于圣诞节派对还什么都没有决定好呢,他却早已无法避开这场风波了。

「哈……什么时候可以用直连大脑的VR玩上FPS啊……人家想抛掉现实专心地互相射击……不如说废除登出的按钮就好了」

「你逃避现实也要有个度」

春太对着妹妹苦笑道。

雪季放下自动铅笔,呼地叹了口气,然后胡言乱语道。

看来考试复习让她元气大伤。

他这位游戏迷妹妹反而会欢迎“无法登出的死亡游戏”,好可怕。

「我说,透子。雪季她总是在说这种话吗?」

「那种事哥哥不是更清楚嘛」

「……说得对呐」

十二月的中旬也渐渐过去,在这样一个平常的傍晚——

今天透子的补习班也没有开课,而春太在监督雪季她们的学习。

「雪季好像非常吃不消。透子你怎么样?」

「我没问题的。毕竟是为了学习才来到这边的,这种程度不至于吃不消……」

「话是那么说,在不熟悉的环境里还是很不容易吧」

「……总觉得哥哥变得温柔起来了呢」

「没那种事吧」

透子红了脸,扭扭捏捏的,总感觉有些可爱。

春太已经明白了——这副可爱又稳重的样子才是透子本来的样子。

「《关于哥哥当着我的面勾引其他女生的那件事》」

「怎么说是其、其他女生呢!即便没有血缘关系,我对于哥哥来说就像是表妹一样的人哦!」

「表兄妹是可以结婚的哦。小透子,你打算做我的嫂子嘛?」

「雪季小姐竟然没有限度地怀疑别人啊……」

女孩子们的战争在春太面前堂堂展开。

他原以为雪季和透子在正常地相处,却发现她们貌似在与发生在乡下的纠纷完全无关的方面把关系闹得很僵。

「呼……我本想卡着时间告诉你们,不过就趁现在说吧。雪季,透子,好消息哦」

「诶?是什么是什么啊,哥哥」

「实际上啊——」

他把美波提议的圣诞节派对的相关情况给雪季和透子说明了一下。

也把已经联系过了晶穗、冰川、冷泉和松风的情况告诉了她们。

通知雪季她们的任务被完全委托给了春太。

「圣诞派对嘛!呃,我们也可以参加嘛!?」

「就说你们是应考生,光学习的话也太可怜了吧」

「就是呀,多可怜呀!」

「别自说自话啊」

春太再次苦笑道。

不过一如预想,妹妹非常高兴。

「但、但是,可以嘛。即便说是圣诞节,我们可是应考生……」

身为她表妹的少女那边则似乎有所踌躇。

「透子也好不容易跑到这么远的地方了,不想享受一下圣诞节嘛?」

「我顺带问一句,小透子你圣诞节一直以来都是怎么过的啊?」

「毕竟我家是开旅馆的。乍一看似乎没什么关系,不过在圣诞节确实是几乎客满的,因此会忙到不可开交呢」

「只是给旅馆帮忙嘛。既然那样,小透子也一定要参加派对享受享受!」

「对对,透子你学习更好。学习更好的透子不参加才怪吧」

「……哥哥的言外之意就好像在说“还有个学习更差的小雪季”呢」

妹妹用可怕的目光瞪向兄长。

在这位直率的妹妹看来,那算是一句很讽刺的发言了。

「呃……对了,好像可以包下RULU当作场地」

春太把RULU是冰川家所经营的咖啡厅一事向透子解释了一下。

说来遗憾,冰川凉风和阳向美波两个人已经把事情谈妥了。

「好厉害呢,竟然可以在圣诞节将咖啡厅包给我们。冰川小姐她们家没有什么盈利心理呢」

「你这么一说,那确实。即便是咖啡厅,在圣诞节明明也应该会有很多客人的」

「啊,我从小冰那里听说过」

雪季忽地举起一只手发言道。

「说是RULU犹豫过是否在圣诞节营业什么的。去年有一对情侣一开始是闹分手,后来男方好像拔出了刀子」

「这么不得了的事我可是头一次听说哟。好危险呐……」

「做服务业的话这样的事是会时有发生的。在我出生之前,听说“霜月”里也在顾客之间发生过什么持刀伤人事件」

「真的么」

尽管透子解释地波澜不惊,却是个大事件。

雪季问着「chi dao shang ren?」歪起头,大概是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吧。

「啊,不过RULU的那个事件最后好像没有人受伤」

「那太好了」

假如凉风或者冰川妹妹受伤了,春太这会儿都会想去痛揍那男的一顿。

「可是,前年在RULU也有大学生团体从白天开始醉酒闹事,大前年好像有不知哪个学校的男高中生在那里强行搞了一个“圣诞节中止集会”的活动」

「RULU是点了什么能吸引糟糕家伙的熏香吗?」

没想到自己的同级生和后辈女生本家的店里竟然发生过那样的事件。

即便是在本家的工作中对于纠纷有所习惯的透子,也小声念叨着「城里真可怕……」。

「由于在连续三年的圣诞节都发生了让人笑不出来的纠纷,所以我听说小冰她们的爸爸妈妈都在犹豫那一天要不要营业」

「原来如此,与其单纯的闭店,不如包给熟人——他们是这样判断的吧」

春太也和冰川的父母见过面,主办者美波又是圣莉法这种名牌学校的毕业生。

他们大概是认为把RULU包给这些人也不坏吧。

「可是要办派对的话,果然会很乱吧?」

「有哥哥在就没关系了哦,小透子」

「原来如此,这么说也是呢,雪季小姐」

「……」

这对我的极大信任是怎么回事啊。

春太既高兴又有些困扰,心情复杂。

「嗨,地点也定好了,提前祝雪季和透子玩得开心。啊啊,你们不用想着准备什么礼物啊?因为禁止了交换礼物」

「诶诶~」

「而且准备那个很花时间吧。不好意思,不过要禁止。特别是对你们应考生组」

「没有办法了呢……禁止礼物我们了解了」

「……你真的明白了嘛,雪季?」

「是的~!」

「……」

这回答太有气势了,春太多少有些不安。

妹妹是个懂事的性格,却意外有着精明的一面。

无法断言她一定会听从哥哥的嘱咐。

不过准备礼物也是派对的乐趣之一……他稍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春太看着笑嘻嘻的雪季以及不安地注视着自己表姐的透子,点了下头。

从参加派对的成员来看他不太放心,但即使出现什么麻烦,妹妹们估计也会乐在其中吧。

如若能使应考生组的成员放松心情,他也没什么可说的。

之后要是能让最近烦恼不断的春太也转换下心情就最好了……不过春太也发现,现在的自己奢求不了太多了。

(译者注:本节为文库版加笔)

他本不应奢求过多的。

「樱君,瞧给你高兴的。看到你因为前女友出来迎接就高兴成那样,我都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了呢」

「……你在干啥啊,冰川」

今天是悠凛馆高中结业典礼之前最后的一个环节——反馈期末考试成绩的日子。

春太的成绩一如他所料,较期中考试没怎么提升,却也没有退步。

是一个很符合决心不做过多奢求的春太本人的成绩。

「虽说我不想奢求过多,但至少想平静地度过放学之后的时间」

「稳重大方的前女友都出现了,不是正如你所期望的那样嘛?」

「你表现出来的稳重大方至多只是在表面上的吧」

先不管凉风是不是他的前女友,春太多少对她有所了解。

她在各种意义上是个性格恶劣的女生——春太的印象仅限于此。

「话说,你这位名牌学校圣莉法的学生大人讲真为什么会在这儿啊」

「因为没好好地给你展示过我们的校服呀。你看,合身不?」

凉风敞开白色外套的前襟,将里面的校服露了出来。

深绀色短上衣的胸口处系着红色的缎带,再配上灰色的迷你裙。

是一种在不失传统的同时营造出高雅气质的设计。

圣莉法不愧是具有传承的名牌女子高中,校服的评价也很好。

「你没必要特意敞开外套前襟露出给我看」

「敞开外套露出——不要把人家说得像个变态一样。哎呀,算了。比起那个,樱君,稍微和我出来一下呗」

「什、什么事啊。要说圣诞派对的话,你已经和美波小姐商量好了吧?」

「之前有小雪或者小美波在,我们两个没独处成吧?」

「怎么叫人家“小美波”,那个人可比你大哟」

不知不觉间,她和美波已经那么熟络了嘛。

春太想起了凉风不仅头脑聪慧、社交能力还很强的事实。

「因为是小美波说让我那么叫的喽。比起那个,你稍微来一下啦」

「真没辙呐……」

将圣诞派对的事完全交给美波和凉风,春太也有些担心。

虽然他必须要监督雪季、透子以及冷泉的学习,还有兼职,不过并没有繁忙到那个地步。

「樱君这么好说话就帮大忙了」

凉风开心地说着,率先起身迈出步子。

春太在她身后不远处走着,忽然回想起来——

如此说来,他和凉风像这样两个人走在一起貌似有过好几次呐。

尽管他认为自己和凉风之间的交往并没有达到能称她为“前女友”的程度,可是事实上他们是做过两个人一起放学回家这种像情侣一样的行为的。

春太和凉风没有并肩同行,他们继续走着——

「呃,我说,你不是要去RULU啊?」

「我没说过那种话嘞」

「……」

如凉风所讲,她并没有说过目的地是哪里。

春太和凉风最终到达的地方是他们就读过的初中。

「哎呀,算啦。我们都是毕业生了,不用客气也可以吧」

「真为所欲为呐……」

此时学校里好像恰好上完课,校门处聚集了许多学生。

他们朝春太二人投以疑惑的目光,不少人在窃窃私语着「这不是樱羽前辈嘛?」「他不是那个特别可爱的前辈的老哥嘛」「话说,冰川前辈的姐姐也在啊」等等。

看来认识春太他们的学生不少。

「我们还是名人呢」

「我不就因为是雪季的老哥才出名的么?」

话虽如此,由于太过引人注目了,春太和凉风迅速进入校内,前往校舍后面。

「呼……被老师发现的话会挨骂吧?在这个年头都有可能把我们轰出去呐」

「没有几位老师能把樱君赶走吧。我也是个优等生,被发现的话笑笑就会原谅我啦。说不定还会从办公室端出点心来呢」

「那你也想得太美吧……」

两人走在校舍后,来到了应急楼梯处。

凉风说了句「嘿呦」便老气地坐在台阶上,春太靠在了楼梯的扶手上。

「啊啊,这样真不错,很有青春的感觉」

「青春啊……要不是非法闯入的话,倒是能多享受一点呐」

「毕竟我和樱君初中的时候都是那种从不做坏事的类型呢。现在的话,这样也没关系吧」

「毕业之后就到母校闹腾是不行的吧……话说,为什么来这儿啊,讲真」

「倒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啦」

凉风笑嘻嘻道,从拎着的书包里取出饭盒。

「这个是RULU的新菜品。我虽然想的是在圣诞派对上端出来,不过必须要先试吃一下。因为即便是在内部派对上,老店的名誉也不容许我端出难吃的东西呐」

「既然那样,去RULU不就好了嘛……」(译者吐槽:男主你是ky嘛?)

春太苦笑着接过凉风递过来的三明治。

然后他说了句「我开动了」,刚要咬下去——

「你说是新菜品啊?难不成你想用我做实验……?」

「你不许小看人家。我可在认真做着咖啡厅的工作,不会拿食物开玩笑的啦」

「……抱歉」

「能诚实地道歉正是樱君的优点嘞」

凉风微微笑道,也取出水壶,然后向杯子里倒上咖啡。

「哦……这个,好吃呐」

那是一种内含完整的草莓与蜜柑的厚水果三明治。

还满满地填充了生奶油,即便如此却不会过甜,无论多少个好像都能吃下去。

「哦,好吃吧好吃吧。虽说菜单里本来就有水果三明治,但毕竟要切成小份呐。要保持水果完整的同时又要吃着方便好难呐」

「嗯,味道也很均衡,虽然很厚却吃起来意外地方便啊。不是挺好嘛」

「既然得到了樱君的认可,就OK了呢。与我家的咖啡也很相配吧」

「甜味的水果三明治和苦味的咖啡意外地相配呐。这个是冰川你的主意嘛」

「三明治一类的都是我在负责哦。咖啡和其他小吃是老爸负责,虽然在甜点上我比不上老爸,不过只有三明治非我不可呐」

「呵……」

尽管凉风也只是个上高一的孩子,却似乎被委以重任。

「我姑且可是真心打算继承那家店的呢。假如流琉也有那个想法的话,肯定会发展成骨肉相残的战争局面嘞」

「就没有两个人一起继承的选项啊!」

当然,春太和凉风都知道彼此是在开玩笑的。

「在初中的时候,我偶尔会做三明治拿到学校来对吧。分给大家吃之后,肯讲出最直率的感想的人就是樱君你哦」

「怎么了,这么突然。唔……是那样么?」

「而且还比较切实地给我指出了缺点呢。什么黄油不够啊,什么加点芥末会更好啊——有种你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的感觉」

「我家妹妹也很擅长做三明治哦」

春太没有什么鸡蛋里挑骨头的印象。

恐怕是在和雪季做的三明治比较之后才提的意见吧。

「吼~是和小雪的味道比的嘛。下次必须要一决胜负了呐」

「别马上就想提出战斗申请啊」

「哈哈,不过呀……樱君完全不手下留情呐。明明连那个大大咧咧的松风君或者神经大条的北条都会给出些多少留点情面的评价的」

「我比北条还要神经大条吗?」

北条和春太以及凉风是一个初中的,和春太在高中还是同学。

那也是一位不懂得照顾周围人心情的、难搞的男生。

「哈哈,樱君是那样嘞」

「嗯?怎么——唔哦!?」

凉风站起身,使劲将三明治塞进春太的嘴里。

春太就那样吧唧吧唧地咀嚼着三明治,咽下肚,而后——

「怎、怎么回事?啊,不过真好吃呐。是照烧鸡肉三明治嘛。这不是新菜品而是从前就有的吧?」

「樱君。不管给你吃什么都满嘴牢骚呐。不过,你第一次肯说“好吃”的就是照烧鸡肉三明治哦。从那以后,我最擅长的料理就是照烧鸡肉三明治哩」

凉风又坐回到应急楼梯上,重新倒了一杯咖啡。

然后把杯子递给了春太。

「……谢谢。可是你擅长的料理竟然是照烧鸡肉三明治,很少见呐」

「和围绕在你身边的可爱女孩子们相比,我这种人很普通哩。但是,正因为普通……如果那些可爱的女孩子们露出可乘之机的话,我说不定也会参战的哦?」

「……」

好斗的凉风打算参加什么战争呢。

春太不敢开口询问那个问题,而是沉默地咕咚咕咚喝着咖啡。

凉风的咖啡很苦涩,尽管如此,却似乎蕴含着以春太的词汇水平尚无法表达出的深沉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