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三卷 第5话 妹妹打算先默默地了解情况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5:07:23

悠凛馆高中的期末考试顺利结束了。

春太虽然没有正经地复习,却感觉不错。

毕竟春太平时相应地有在认真听讲,那也是理所当然的结果了。

他最差应该也能以差不多平均分的水平正常通过考试,因此没有问题。

「太好啦~总算可以专心搞创作活动了!」

「你吵死了!」

嘎嘎嘎刚——轰鸣声响起,晶穗正弹奏着电吉他。

这里是轻音乐部的部室。

现如今正式的部员只有晶穗一人,所以这里就成了她的地盘。

许多文化类社团的部室集中在第二栋校舍里。

但是轻音乐部的部室被隔离开了,而那自然是出于其噪音过大的缘故。

「又不是乒乓球部,轻音乐部即便吵一些也没有被人抱怨的道理呢」

「乒乓球部也不怎么安静就是了」

春太拿开按住耳朵的手——

「难得你情绪高涨呐。话说晶穗,你这次考试没正经复习吧。是不是一直在作曲啊?」

「春不也是,和妹妹以及表妹(假)一起进行了“夜晚的创作活动”吗?」

「我的确是在晚上教她们学习了!可是啥也没创作啊!」

虽说晶穗在表面上姑且应该是春太的女朋友。

但怎么看都像是在教唆他和妹妹以及表妹搞外遇。

「而且我还听说你甚至打算把毒手伸到了那个家教学生和她姐姐身上了?」

「没伸毒手啊!我见到的不是家教的那位的姐姐,而是另一个家伙的姐姐啊!」

「你的女性朋友好多呢,春。不如说比我的女性朋友还多吧?」

「就算是这样,不是因为你朋友少吗?」

「摇滚女孩的朋友很多啦。阳角女生们基本都是我朋友」

实际上,晶穗不仅朋友很多,而且朋友净是班级上层阳角团体里的女生。

「呃,我们在说什么来着。那位姐姐叫冰川凉风来着?」

「你为什么会连冰川她老姐的名字都知道啊!?」

「你的爱妹被培养的很诚实,真不错呢」

「你能别再哄骗我家妹妹套情报了么?」

不管什么都会滔滔不绝讲出来的雪季身上也有问题。

只不过,身为兄长不想扭曲妹妹坦率的性格。

「毕竟我很宽宏大量啦。即便男朋友去有女仆小姐在的店,我也会原谅的」

「别说得好像我去了不三不四的店啊!我也没想到会有女仆啊!」

「你今天吐槽地好用力呢,春」

「……说不定我也是考完了试之后情绪有些高涨呐」

不如说是今天晶穗使劲来逗他的原因吧。

「不过哈,春。要是妹妹或者学生什么的话先不管,但我可不赞成你在考试正中继续下手哦?」

「先不管你“下手”这个词的用法,不过正如你所说呐」

即使是被冷泉拜托了,但在考试结束后再拜访冰川家应该会更合适。

自己太过急于解决问题,以至于说不定又会顺势而为——春太对此做出反省。

他“呼”地叹了一口气。

「我说,妹妹啊」

「吓死我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晶穗大嗓门的声音之响,甚至盖过了再度从吉他里发出的“刚”的轰鸣声。

「唔、唔哇,我自出生以后从没有听过这么吓人的台词!」

「你真的吵死了,晶穗!声音太大啦!」

晶穗的声音相比吉他传得更远。

不愧是擅长唱歌的人,晶穗的音量非同寻常。

那音量甚至能让他脑震荡了。

「那当然会大喊啦。你终于承认了我是你妹妹?」

「哈……事到如今即便否认晶穗是我妹妹也没用吧」

春太他们反而应该时刻否认他们是恋人的事实。

话虽如此,提出“要做妹妹”的是晶穗那边。

仅仅是春太无法对此认同,并且维持在了一种无法终止情侣关系的状态而已。

「那么,难不成哥哥要想要拜托我这个妹妹了?」

「别叫我哥哥。我叫你妹妹是开玩笑的」

「抱歉啦,开个玩笑。嘿,不开玩笑的我就不是月夜见晶穗啦」

晶穗把吉他立在台子上,用力探出身子。

「怎么了,说来听听吧?毕竟考试也结束了,今天人家心情好呢。」

「你要是心情不好就不肯听我说话了是吧」

「女朋友就是那样的吧?」

「晶穗句句都是对的,总感觉很烦呐……」

春太认为自己是个理智的人,但他说不定错了。

「不对……冰川的事也不能跟晶穗讲呐。那可是关乎别人隐私的问题呢」

冰川凉风和流琉姐妹,再加上松风。

进一步讲,还有给冷泉奖励的事。

虽然不能说与身为女友的晶穗没有关系,但是他无法擅自讲出她们的事情。

「春在奇怪的地方很认真呢。以我个人来说,别人的八卦也能拿来当作曲时的段子,所以倒是很感兴趣」

「作曲家真是罪孽深重呐」

「我还没打算不当人呢,所以你就别在那儿深究了。总之春你又像往常一样被身边的人玩弄了对吧?」

「一言蔽之是那样吧」

「原来如此呢」

晶穗拿过立在吉他旁边的贝斯。

嘣嘣、嘣嘣地重音响起。

貌似是因为吉他太吵了,她就改换了贝斯。

然而依旧很吵就是了。

「不过结果把小雪季的考试作为最优先事项的基本方针没变吧?」

「那当然啦」

今天他也是一大早就把任务交给了雪季。

已经到了十二月中旬这个时期了,她必须要打起更足的精神。

「既然这样,不是挺好嘛。我的意思是怎么说你估计也不能只顾着小雪季,所以多出来的时间花在别人身上挺好的」

「……说的倒是」

实际上这是一个简单明了的结论。

然而人类就是即便得出结论却还会烦恼的生物。

特别是像春太这样容易迷茫的人。

「在小雪季之后你当然就会优先考虑女朋友了对吧」

「shi a」(棒读)

即使晶穗不再是女朋友了,优先级也应该紧接在雪季之后——

但是见到她这番趾高气昂的态度,他倒是想将她的优先级下调了。

「对了,春。你今天有兼职嘛?」

「没,兼职是从明天开始」

他兼职所在的游戏商店“露西塔”由于客人较少,因此排班不多。

家庭教师也就像是冷泉的生活顾问一样的工作,没有必要每天都教她。

「那正好。今天稍微陪陪我吧」

「哈?你要去哪儿玩吗?」

毕竟今天是考试结束的日子,玩玩也不要紧吧。

倒不算是什么意外的邀约,不过——

「我家的魔女说想见见春」

「那我今天就先走了」

「你不懂啊?你是没法从魔女手里逃掉的」

「不懂!」

魔女——指的就是晶穗的母亲月夜见秋叶。

三十五岁的年龄对于有一位上高一的女儿的女人来说算年轻了,不过她的外貌看上去比那还要年轻十岁。

人家可是一位了不得的美女,正常来说甚至是他要主动请求见面才对。

而且,不管怎么说——

春太的父亲是让她生下女儿的人。

直截了当地讲,按照正常思维都不会想着要与彼此见面吧。

「魔女说想聊聊春的亲妈。还说“估计你一直想知道吧”」

「……」

对于春太而言,他的母亲只有将他养大的冬野白音。

但是,要说他不在意已然去世的生母山吹翠璃的事,那是假话。

「今天一起吃个晚饭如何?啊啊,对了对了」

「喂,还有什么事啊」

「她还说请小雪季也一起来」

「……」

晶穗的母亲打算堂而皇之地把他最不想牵扯进来的人给卷进来。

不愧是被女儿称之为魔女的人。

这位魔女,到底有何企图呢——

「诶,真的是这里吗……?」

「真的真的。我之前也来过一次」

「哥、哥哥……我能先在外面观望一下吗?」

「不合适吧。我明白你的心情,不过你还是给我正常地进来」

十二月的日落很早。

下午六时已过,附近彻底暗了下来。

春太和晶穗再加上雪季,三个人站在一家寿司店前。

铺面的确萦绕着一种老字号的感觉,也无法否认其中的高级感。

颤颤巍巍的雪季看上去比春太还怯场得多。

「不管是贵还是便宜,都是家店呐。是客人就会欢迎的,所以你没必要那么提心吊胆的」

「哥哥不也有点吃惊嘛……不过,说的是呢」

雪季在点头同意的同时,依旧战战兢兢的。

虽说在春太向雪季说明晶穗和她母亲主动请客一事的时候,雪季没有什么不愿意的表现。

顺带一提,透子今天貌似是要和亲戚冬野冰丽见面,然后一起吃晚饭。

于是他就提前给父亲留了句话,撒了个大谎说「去和朋友吃饭」。

他总不能说「去和你的出轨对象以及私生子见面」吧。

「不过嘛,只有我们的确不好进去吧?等我妈来?」

「不是,有预约吧?这么冷的天,怎么能让雪季在外面等啊」

「我倒是正想问问你——是不是我的话在外边等就行啊」

晶穗没好气地瞪了春太一眼,随后哗啦地打开店门。

「欢迎光临!您是预约过的月夜见小姐呢!」

店员似乎对晶穗有些脸熟。

被那位店员领着,他们来到了店里。

「喂喂,是包间啊」

「之前我和老妈来的时候倒是在吧台呢」

春太他们被带到的地方是店里的某间会客包间。

好像是个四人间,春太和雪季并排而坐,晶穗坐到了矮桌对面。

「哥哥,这家店……叫做凤凰寿司店」

「嗯?」

雪季啪嗒啪嗒地在手机上敲字,看样子是在搜索着什么。

「我家附近的大鸟寿司店好像是从凤凰寿司店开出来的分号哦。“分号”是什么意思啊?」

「概括来说,就是这家店的老板是老师,而大鸟寿司的老板是他的徒弟这个意思。」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这里比大鸟寿司店更强」

位于樱羽家附近的大鸟寿司是家老店,价格相当之高。

相应地,味道很靠谱,因此最喜欢寿司的雪季也很中意。

被晶穗带到的这家寿司店似乎更加高级。

「喂,晶穗。带我们来这种貌似很贵的店真的没关系嘛……」

「我说过啦,我家母亲虽然是住在破公寓里,可不是没钱啊」

「即便是那样……」

今晚的这顿饭好像是由晶穗的母亲请客。

然而,春太找不到人家请自己吃这么贵的寿司的理由。

「话说,小雪季。你要不脱个外套?」

「啊,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失神了……」

雪季脱掉了白色的外套,挂在墙边的衣架上。

她今天没有穿校服,而是身着雅致的黄褐色连衣裙搭配黑色裤袜。

连衣裙及膝,对于想将自己引以为傲的美腿展示出来的雪季来说算是件低调的衣服。

大概因为对方是初次见面的大人,所以她才选择了这种朴素的搭配吧。

「哈~这孩子穿什么都很搭呢。年轻真好呐」

「她就和晶穗你差一岁吧。算了,雪季穿什么都合身倒是事实」

「瞧你们说的……啊,晶穗前辈那身衣服也很搭哦」

「就是件校服啊」

由于春太和晶穗是从学校过来的,所以没有换衣服。

或许是雪季过于坦率的缘故,她既不擅长谦虚也不擅长帮腔。

三个人暂时决定等待晶穗的母亲过来,便喝上了热茶。

「我倒是觉得我妈该来了。要不先点单,然后毫不客气地吃光?」

「那怎么说也不太好吧」

「哇~哇啊……」

在春太身旁,雪季正双眼闪闪发光地盯着菜单。

那是对于最喜欢吃海鲜的妹妹来讲难以抵挡的诱惑吧。

「呼哇啊啊……啊!」

「你怎么了,雪季?」

「没有三、三文鱼啊,哥哥。在高级寿司店没有三文鱼的传言是真的呢!」

「不是都市传说嘛……」

「好惊人呢……」(译者注:“真正的高级寿司店不卖三文鱼”是确有其事实依据的,这是因为在江户前寿司时期,东京湾当地不产三文鱼,加之当时的保鲜和运输技术不发达,因此不用三文鱼作为原料的传统(所谓的“江户味”)就这样形成并传承下来,当然另外也有说是由于寄生虫或者三文鱼产季的原因,这里不再赘述)

「你们两个果然也是兄妹呢……」

晶穗低声自语道。

实际上,那是相当危险的发言。

此刻在场的三人是知道春太与晶穗是亲兄妹而与雪季不是亲兄妹的事实的。

即便如此,他们三人在一起的时候也从没有把那件事作为话题提出来过。

毕竟那并非能够轻易说出口的话题。

春太同样尚且没有胆量与雪季和晶穗谈论他们三个人的复杂关系。

话虽如此,在月夜见秋叶张罗的这个场合之下,也很有可能讲出他们出生的话题就是了……

「小雪季喜欢吃三文鱼嘛?」

「她最喜欢的是金枪鱼吧」

「为什么是春来回答啊。我的话,喜欢海胆和鱼子吧」

「啊,是这样嘛。晶穗前辈喜欢吃的东西和哥哥一样呢」

「……」

「……」

春太和晶穗突然陷入沉默。

尽管她大概没有“因为是兄妹所以口味相似”的意思,但这也是句意味深长的台词了。

「金枪鱼即使是在高档店里种类也是一样的呢。大腹肉、中腹肉、红肉、下巴肉……下巴肉是什么啊!?」(译者注:カマトロ,指位于金枪鱼鱼鳃后、腹前的肥肉部位,呈三角形,据说每条金枪鱼身上只有两块,占整条金枪鱼肉重量的3%左右,脂肪丰盈,呈霜降状态,但筋肉偏硬,腥味偏重)

雪季好像没有发觉自己的失言,完全沉浸于菜单之中。

「下巴肉是只能从腮附近取下一点点的稀有部位哦。在这家店里会给烤一下的,所以我也推荐那个哦」

「哇!?」

雪季迅速藏到春太身后。

包间的门突然打开,随之进来的——

自然正是晶穗的母亲月夜见秋叶了。

她身穿看上去很暖和的黑色毛大衣。

「你好,第一次见面,雪季小姐。我是晶穗的母亲秋叶。」

「初……初次见面……我是樱羽雪季……」

雪季勉强从春太身后走出,随即低头行礼。

貌似是由于吃惊忘记了自己姓氏变动的事实。

「还“初次”,小雪季,不用那么毕恭毕敬的啦」(译者注:雪季的“初次见面”用的是お初にお目にかかります,比はじめまして要正式得多,可用在对上级或者长辈的场合)

「没、没关系……还是要恭敬一些的……」

「这么说来,雪季,你之前沉迷于格斗游戏来着吧」

春太再次对妹妹的认生报以苦笑。

「哎呀,死板的问候就到此为止了。呼~我晚了点,不好意思啊」

「没有,今天该怎么说呢……十分感谢您的招待」

春太把「我可不怎么想被你招待」这句话咽了回去。

秋叶脱掉外套,坐到晶穗身旁。

她里面穿着浅茶色的套装,裙子的长度相当短。

看来这边也对自己的美腿充满自信呢。

「毕竟我想和春太君好好聊一次呢。也算上你妹妹一起」

「我、我是妹妹……」

雪季本来认生就很严重,而当面对大人的时候就更加紧张了。

从刚才开始就在无意识地讲一些不明所以的话。

「呵……呐,春太君,你的爱妹超级可爱呢」

「是的」

「……春太君,你变了呢?」

「没有」

纵如春太,也在面对秋叶时不由自主地感到紧张。

毕竟对方是生出自己同父异母妹妹的人。

况且,还是认识自己生母的人。

「不过我家的晶穗也是不逊于她的可爱哦,是个和她难分高下的怪孩子哦?」

「后面那个就没有必要争了吧……」

「因为这个雌小鬼,她不复习考试,就知道“将将”地弹吉他呢」

「呃,您说“雌小鬼”……」

那个雌小鬼——不是,晶穗正看着菜单,对他们的话置若罔闻。

「不是说不接上扩音器就可以了。话说,我希望这孩子能学习学习呢」

「嗨,毕竟关于学习这方面我也说不了别人……」

「既然是真太郎先生的儿子,那你应该挺聪明的吧。那个人别看呆呆的,头脑可精明了」

「……是嘛」

春太不太清楚父亲的水平什么的。

他大学毕业后工作单位也很平凡,虽说貌似是担任了要职,不过过了四十岁还没个一官半职的人也不多见吧。

「老妈,与其聊那些,我想先吃饭。小雪季好像也很期待吃寿司呢」

「啊,不,先说话我也没有关系……」

「说的是呢。我们先点菜吧。特等饭团套餐四人份可以吧。啊啊,雪季小姐还想尝尝下巴肉对吧」

「不、不了,下巴肉好贵的,所以哥哥会付钱的!」

「我!?」

虽然是没有写价格,不过数额很有可能超过春太一个月的零花钱。

估计是雪季因为过于动摇而走嘴了,但还是很吓人。

「啊哈哈,不用在意啦。那也先点上下巴肉,想加菜的话之后再点,春太君看上去很能吃呢。真的不需要客气哦」

「哈……」

对于春太来说,的确一般的一人份寿司是不够吃的。

即便再加上海鲜盖饭他也还能吃的下。

「所以说,阿——秋叶女士。今天究竟是……」

「你这孩子好性急呢。你就算不那么心急,我也会把我的秘密告诉你啦」

「……」

晶穗默不作声,雪季又完全是一副坐立不安的状态。春太便成了众矢之的。

「我建议先吃完饭再说哦」

「……为什么啊?」

「因为你听了的话大概就吃不下什么我请的饭了呢」

既然秋叶说了那番煞有介事的话,他们就食不下咽了——

完全没有那种事。

「呼哇……好吃……下巴肉不管是生吃还是烤熟吃都最棒了……♡」

「……」

春太说不定是头一次见到双眼如此闪闪发光的妹妹。

即便是在从乡下回到樱羽家的时候,她或许都没有开心到这份上。

妹妹意外地嘴馋。

「你们两个的吃相都不错呢。年轻真好啊」

月夜见秋叶面带微笑,看上去心情很好。

雪季看来对食物十分中意,以至于在一份饭团套餐的基础上又追加了数个金枪鱼寿司。

出于美容的原因对食量也很注意的妹妹吃这么多,属实很少见了。

「雪季小姐很享受地给吃光了呢」

「多、多谢款待。真的很美味」

「春太君也是,吃了那么多,我请你们也是值了。饭团一份加上海鲜盖饭,你竟然还吃了什锦寿司呢」

「不、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因为好吃到感觉不管多少都能吃下去……」

当然,春太一开始倒是打算客气一些的。

他只吃饭团不够的情况被秋叶看穿了,在其巧妙的劝诱之下,他又加了比雪季还要多的饭菜。

初中生和高中生的食欲似乎稍稍胜过了现场险恶的气氛。

「看着男孩子的吃相好舒心呢。看得我都想把春太君大口吃掉了」

「哈!?」

雪季一下子抱住春太。

那句话可能是触发了她的防卫本能。

「不会让您把哥、哥哥吃掉的!」

「开个玩笑啦,玩笑。吃掉的话就成犯罪了呢」

「……」

春太想知道“吃掉”的具体含义。

雪季看来姑且理解了那是玩笑话,放开了春太。

「不过说真的,我的确吃太多了,不好意思」

「没关系啦,小孩子就不要担心什么价格。晶穗也一点不客气地吃了呢」

「毕竟“请客的时候要毫不客气的上”是月夜见家的家训」

「我教过你那么无耻的东西嘛……?」

晶穗也不客气地加了菜。

只不过都是什么香菇味噌烧啊、鮟鱇肝啊等等高贵的绝品料理。

「总觉得晶穗点的东西不太可爱呢。这孩子会不会变成个酒鬼啊……?」

「我可是个有着很高守法意识的摇滚歌手哦。在成人之前不会喝啦」

晶穗若无其事地喝着热茶。(译者注:若无其事“凉しい颜”,热茶“热いお茶”,作者可能想玩一冷一热的文字梗但我不确定)

「“shou fa”是什么啊,哥哥?」

「就是遵守法律的意思」

另一边,兄妹俩在小声说话。

晶穗实际上也考上了名校,所以知识也很丰富。

「不过这么说来,秋叶女士完全没有喝酒呢?」

「我每天因为工作的事就算不愿意也不得不喝哦。我是喜欢喝酒的,不过在私下里就完全不喝了」

「是、是那样啊」

「这业界爱喝酒的人可多了呢」

晶穗的母亲好像是在文娱公司从事与音乐相关的工作。

那种地方给人一种经常办酒席的感觉,但实际看来就是那样。

「拜其所赐肝脏完全搞坏了呢。每年在短期综合体检的时候都被医生数落」

「短期综合体检,啊……」

晶穗不知为何露出一副有些吃惊的表情。

「怎么了,晶穗?」

「没什么。我家老妈不听医生的话呢。到了这个年纪真让人困扰啊」

「年纪越大越顽固,就越听不进去别人的话了哦。等晶穗也变成大妈就明白了」

「我可不打算变成大妈」

「不是,谁都会有那么一天吧」

「小雪季也是?」

「她怎么可能啊」

「春,一说到小雪季身上你就满口歪理呢!」

即便被晶穗骂了,他也无法想象这位如妖精般的雪季会衰老的情景。

而那位妖精小姐,则面带困扰的聆听着春太他们的对话。

「哎呀,老妈你也没有看上去那么年轻啦,所以必须要注意身体呢。要是陪着春他们胡吃海塞的话,胃也会搞坏的哦」

「没关系,毕竟这应该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春太君他们吃饭了」

「……」

当然,春太他们没有忘记秋叶刚才说过的话——

若是先开始说的话,他们就没心思吃秋叶请的饭菜了。

「呐,我可以喝一杯嘛?」

「诶?嗯嗯,我们没关系的」

对于话题突然的转变,春太在困惑的同时点了点头。

说不定是不喝点酒就难以启齿的内容。

秋叶刚下完单,烫热的日本酒便立马被端了上来。

「……呼,好喝。春太君也稍微尝尝?」

「别看我这样,我是个很正经的人哦」

「也是呢。真太郎先生也是那种类型」

秋叶微微一笑,一口气喝干了杯中酒。

「教会我喝酒的是翠璃前辈哦」

「诶?」

「您说的翠璃女士……是哥哥的妈妈吗?」

雪季有些摸不着头脑,天真无邪地反问道。

妹妹应该是知道晶穗母亲的身份的。

因为她知道晶穗是春太的亲妹妹。

即便如此,雪季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厌恶感。

大概她还没有对春太和晶穗是兄妹的这一情况明白过来吧。

「是的,是山吹翠璃前辈。她喝不了多少酒却喜欢喝呢。那个人看上去完全是一位秀丽的女人,所以倒是让人有些意外呢」

「……」

春太仅在照片中见到过母亲,因而没有什么所谓血亲的实感。

然而,仅凭他所获知的喜欢喝酒的这一情报,母亲的存在便渐渐真实起来。

春太深呼吸了一次——

「秋叶女士,您和我的母亲曾经是怎样的关系呢……?」

「那个人要是活着的话已经三十七岁了呢,毕竟比我大上两岁」

「……嗯嗯」

之前在春太去扫墓的时候所见到的墓志铭上不仅写着去世时间,也写着去世时的年龄。

春太的生母山吹翠璃在五年前去世了。

「她在年轻的时候生下了我呢……」

「我生下这东西的时候也很年轻呢」

「别对着可爱的女儿说“这东西”啊」

「是啊。不过,你看我们也非常可爱吧?」

秋叶说着,将八英寸的平板电脑终端放在桌子上。

上面显示出一张照片,其中有两个身穿校服的女高中生。

一位少女握着麦克风正在唱歌,另一位少女正弹奏着电子琴。

唱歌的那一个无疑是秋叶。

虽说如今她也和晶穗很像,不过JK时代的秋叶和晶穗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了。

尽管秋叶身材修长而晶穗身材娇小,但由于只看照片很难判断出体格上的差别,因此看上去更加相像了。

春太的父亲在看到晶穗的演出录像之后一眼就认出了她是秋叶的——也是自己的女儿,这一点也能够理解了。

「虽说我也很可爱,不过翠璃前辈同样是个美女吧。这个人不怎么喜欢摇滚,却很擅长钢琴呢。貌似是被强行拉进轻音乐部的。人太好了就没能拒绝呢」

「轻音乐部……嘛」

「嗯嗯,我和翠璃前辈,曾经是轻音乐部的前辈和后辈」

「……虽然如此,却对女儿的音乐活动不予理解呢」

「这孩子搞得才不是摇滚呢。你们是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摇滚的、可怜的一代人啊」

「啊对对对,怀旧厨又来了」

晶穗和秋叶之间噼里啪啦地火花四溅。

总感觉话题时不时就跑偏了。

「嗨,因此我就在轻音乐部和翠璃前辈认识了,大学倒是各上各的,不过从那之后也一直在保持着联系哦」

「和我父亲是……?」

「翠璃前辈好像和真太郎先生住的很近,是青梅竹马呢」

「青梅竹马?」

春太事到如今才发现——

其实乘坐电车马上就能到达母亲墓地的所在之处了。

父亲是本地出身的,当时他要是至少能察觉到夫妇二人是同县的就好了。

即便如此,在他们之间还是产生了新的人际关系。

月夜见秋叶和山吹翠璃是社团的前辈和后辈。

而那位翠璃,和樱羽真太郎是青梅竹马。

的确有种这世界很小的感觉。

「真太郎先生比翠璃前辈大五岁左右吧。但也是呢——」

「怎么了嘛?」

春太感觉信息至此差不多已经足够了,却还是忍不住问道。

「他们是青梅竹马,长大了关系也很好——就如同兄妹一样呢」

「……」

「……」

「……」

不仅是春太,沉默不语的雪季和晶穗也做出了些许反应。

他们三个不可能不对“兄妹”这个词产生反应。

「我是通过翠璃前辈和樱羽真太郎先生相识的哦。从那以后,我们三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就是大人的事了呢。即便是对春太君、雪季小姐和晶穗也不该讲呢」

「……嗯嗯,我也不怎么想听」

尽管那里可能是关键,可是他也没有必要打听出父亲、母亲和出轨对象之间的那些经过吧。

至少他不想让雪季听到。

「不过,我唯有一点想先告诉春太君」

「请问是什么呢……」

春太不由得端正了坐姿。

即使他对秋叶谈不上怀有好感,但如果所说的内容仅此而已的话,也不至于就不想再和她吃饭了。

「翠璃前辈是怎么去世的,你知道吗?」

「诶?啊啊,知道。听说是死于交通事故……」

「真太郎先生果然也只能讲到这里嘛。不过啊,春太君」

秋叶直勾勾地注视着春太的眼睛——

她在桌子上托起腮。

「杀死了你母亲的人,是我哦」

换个地方再聊吧。

说罢,晶穗的母亲站起身来。

春太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译者注:晶穗妈用的说法是河岸を変える)

貌似就是换到别的店的意思。

秋叶的话并没有给春太带来很大的冲击。

因为总不可能是秋叶把春太的母亲勒死或者扎死吧。

当然,寿司店的帐是由晶穗母亲结的。

至于总共花了多少钱,因为太可怕了所以他想都没想。

对于春太来讲,金额甚至比晶穗母亲的话更可怕。

「哥哥,我觉得就这样回去算了」

「……人家可是请了上万块的客哟。不能在这儿说“多谢招待”然后回去吧」

走出店门,他对拉着他袖子叽叽咕咕的雪季回应道。

晶穗母亲的目的应该尚未达成。

只是喂给他们高级的饵料就被他们逃掉是不可接受的吧。

「哎呀,我倒是也觉得可以回去了哦?」

「毕竟我姑且也是个懂礼貌的人呐」

或许是听到了春太他们的对话,晶穗过来搭话。

晶穗母亲那边可能还要花费一些时间来结账,所以没有出来。

「先说好,刚才我妈讲的我可也不知道啊」

「……我想也是」

晶穗虽在表面上冷静如常,却也难掩惊讶。

大概是因为她就没想过母亲会真的杀人吧。

「还是说应该向警察通报?」

「你对你母亲也不留情呐」

以晶穗的情况来看,她似乎真心会那么做——这一点很是可怕。

「没关系的,如果发生什么的话哥哥会制止的。我家的哥哥可是不死之身」

「不是,被杀了的话我可是会正常地死掉呐」

平日里妹妹盲目的信赖会让他很高兴,但是偶尔也有会令他害怕。

「不过,雪季。你今天已经可以回去了哟。我给你出打车的钱」

「不,听过刚才的话,只有我一个人回去这种事是办不到的哦」

「……那倒也是」

即便现在让雪季回去,她也会对晶穗母亲发言的真实含义在意地不得了吧。

「啊啊,不好意思,让你们在这么冷的地方久等了。我和熟识的店员聊得有点投入了」

「啊,没有。多谢您的款待。真的很好吃」

春太向从店里出来的晶穗母亲低头致谢。

雪季也效仿哥哥,小声说着「多谢款待」,然后施了一礼。

「没有没有,不用谢。那我们就去第二家吧。毕竟不能去酒吧,去有女孩子的店就更不方便了呢」

「啊,我有点想去不正经的店里看看。春你也想去吧?」

「别理所当然一样地征求我的同意啊!」

虽然要说没有兴趣是假话,可是和妹妹一起去接受美女招待的店什么的,这是哪门子拷问啊。

「哥哥……你去过那种店吗?」

「我的人生阅历没那么丰富哟」

果如所料,天真的妹妹开始怀疑起春太了。

好险。

第二家店是一所素净的咖啡厅。

店里的灯光带着些许情调,播放着爵士乐一类的曲子,春太却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春太和雪季并排坐在桌边,晶穗和秋叶母女则并排坐在对面。

春太和秋叶喝着咖啡,雪季喝着可可,晶穗则喝着香草茶。

「呼……这家店不错吧?上大学的时候我经常来这里哦」

「那个,我忘记说了,我妹妹还是初中生……」

「我知道。不能在外边逛得太晚对吧。我就长话短说了」

秋叶啜饮了一口咖啡,然后将杯子放在托盘上。

「我曾经与翠璃前辈经常见面」

「诶?啊啊,虽然您刚才也说过——在大学的时候分开了呢」

对于春太的反问,秋叶托起腮回答道。

「嗯嗯,毕竟我和女儿一样挺冷淡的,虽说马上就重置了人际关系,不过和翠璃前辈不可思议地维持了很久的友情呢」

「我听说我母亲是在五年前去世的……」

接话的只有春太。

雪季和晶穗都只是默默地啜吸着饮料。

「春太君,你知道星河医院吗?」

「啊啊,那是一家相当大的医院吧」

樱羽一家全员都很健康,所以倒是没有在那里住过院,但是那家医院在这一带很有名。

虽说坐电车要有个二十分钟左右的车程,不过由于是大型综合医院,因此春太也知道。

「成年之后,翠璃前辈曾连续多年在那里来回入院出院」

「入院出院……她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前辈身体本来就不好哦。听说小时候别人还说过她 “活不过二十岁”这种话呢。“活不过二十岁”这话有种陈词滥调的感觉呢」

「……她在轻音乐部不是很有精神嘛?」

「她经常意外地有精神的时候哦。只不过,在翠璃前辈身上那种情况没有持续多久」

「……」

春太的母亲也是在年轻的时候——恐怕还是学生的时候就生出了春太。

虽说不知道她是休学了还是退学了……

或者说,是不是在他出生之后身体状况才恶化的呢?

「翠璃前辈一点都不后悔生出了春太君。唯有这一点,作为前辈的朋友我可以保证」

「……谢谢您」

她这句话说的就如同看穿了春太的心思一般。

然而,春太却相信了秋叶的话。

因为据他在照片中所看到的,抱着婴儿时期的自己的母亲脸上充满了喜悦。

「顺便一提,星河医院是由翠璃前辈的亲戚在经营哦」

「诶,亲戚?」

「你妈妈的本家——山吹家是个特别有钱的人家哦。不仅有医生和律师,就连政治家都有。是如同上流阶级的典型一样的家族呢」

「……」

也就是说,他们对于春太来说同样是亲戚,可是——

母亲出于家里的缘故被迫与自己分离而无法相见——春太是这样听说的。

他能够想象得到——那怎么想都应该不是一个普通的家庭。

「顺带说一下,晶穗也见过翠璃前辈好几次哦」

「诶?我倒是不记得了」

发现话题的对象忽然指向自己,晶穗有些不知所措。

「因为那时你还小呢。翠璃前辈突然说想见见你。给她见过后,她非常高兴,还折腾着说什么『干脆把这孩子给我』之类的」

「……」

晶穗盯着咖啡厅的桌子陷入沉思。

估计是在追忆往昔吧。

「这么说的话——」

「哎呀,你还记得?嘿,毕竟当时已经五、六岁了,还记得也没什么奇怪的呢」

「……嗯,因为老妈的朋友什么的很少见呢。应该还记得,但果然是想不起来了」

「小晶穗啊,你能不能尽量不要说伤妈妈心的话呀。翠璃前辈没把这孩子当养子是不是很明智啊?」

「母亲啊,你也在伤你女儿的心哦」

即便在这个时候,这对母女一唱一和的玩笑话也停不下来。

「虽说很遗憾,不过晶穗可给不得呢。别看这样,也毕竟是我怀胎十月的孩子,啊~当时生孩子可痛苦了。我可不要再来一次啦~」

「《关于我家的老妈试图在生我这件事上施恩图报》」

月夜见母女再度互瞪。

她们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两个人果然关系很好。

「哥哥的妈妈……虽说见不到哥哥,但是见了晶穗前辈……?」

「就是那样。翠璃前辈寻求着可以灌注爱情的对象哦」

「代替我嘛……」

从照片上见过的母亲是个看上去很温柔的人。

那个人必须要将那满溢而出的爱情灌注于某人的身上——

尽管多少有些扭曲,不过这番解释春太也能理解。

「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啊。只是让她见见女儿又不会少块肉」

「但是,自己的孩子作为某人的替代……说到底,秋叶女士和哥哥的妈妈你们……没什么,对不起,我多嘴了」

「那一点你不用在意哦,小雪季」

秋叶微微一笑,喝了一口咖啡。

「一般来说,倒是我和真太郎先生应该受到指责呢。和真太郎先生结婚的人是翠璃前辈,我也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在社会层面是无法得到认同的」

「是、是的!哥哥他要是因为太温柔了说不出口的话,由我来——」

「喂、喂,雪季,你给我冷静一下」

当然,若说春太对父亲与生母以及秋叶之间的关系不在意的话,那是假话。

然而,母亲已经是过世的人了,晶穗和秋叶也没有做出要指责父亲的表现。

既然如此,春太就不应该说三道四——

「翠璃前辈的真实心情什么的,我也——说不定连其本人都搞不清楚。不过,那个人直到最后都肯做我的朋友。我就决定不再继续深入思考这件事了。即便现在继续思考也不会得出答案呢」

「……就是那么回事,雪季」

「好、好吧……」

对于春太的话语,雪季点头表示理解。

正如秋叶所说,既然山吹翠璃已经去世了,谁再去指责谁也没有意义。

若问能对此抱怨的,大概就是晶穗了吧——

「是啊是啊,我也不怎么在意了。毕竟本来光是我母亲就够“个性鲜明”的了,再和你老爸扯上什么关系的话,我可就要烦死了呢」

「……你也太冷静了吧」

他对晶穗一开始的印象是个对万事不为所动的人,实际上她并不是那样,而是有好多难搞的地方——

然而,因为她摆出了这样一副仿佛能勾起他回忆的冷静表情,所以他才不得不感到为难。

「啊,对不起。打断了你们的话脚……」

「是话头啊」

春太对有些缺乏学识的妹妹吐槽道,雪季红了脸。

「没关系啦,我也是在说我想说的。不过,我的话快讲完了」

「好,好的……我洗耳恭听……」

雪季立刻贴近春太。

貌似是认生模式再次被触发了。

「在五年前——翠璃前辈她呀,好像觉得自己已经活不久了。根据之后从医生那里问出的情况来看,实际上确实是那样。然后呢——」

秋叶直勾勾地看着春太。

「她最后无论如何都想要见儿子一面呢。哎,那是当然的吧。毕竟在住院的时候光顾着我的事了」

「……她如果过来见我的话,我家的父母应该都不会拒绝的」

「是、是的,爸爸和妈妈的话……」

「估计是呢。可是啊,刚离婚的时候翠璃前辈就被人监视着不得接近春太君——到了五年前的时候,她已经没有靠自己去见春太的体力了,也被禁止从医院出门了」

「严重到了那种程度嘛……」

五年前,春太十一岁。

他如果有那个想法的话,乘坐电车去趟星河医院这种事很容易就能办到。

只要他知道生母的存在——

「翠璃前辈有一个差劲的后辈呢。在明知那是乱来的情况下,还是为了让她见儿子一面帮助她从医院溜了出去」

「……」

「她们在前往樱羽家的途中下了车。翠璃前辈提出想要看看儿子所居住的街道呢。不过,那个差劲的后辈没有留神看住她。翠璃前辈明明已经走不稳路了。归咎于此——那个人死掉了」

秋叶端起咖啡杯。

春太发现——晶穗母亲端杯子的那只手正些微地颤抖着。

“母亲是死于交通事故”—— 他想起了这番话。

但是致死母亲的那场事故并非单纯的事故——

「就是那个差劲的后辈,把翠璃前辈——你的妈妈杀死了哦」

(译者注:本节内容为文库版加笔)

在24寸屏幕上,显示出“DEFEAT!”几个大大的红字。

在众所周知的FPS游戏“CS 64”6V6模式中,玩家每次都要遵循着“Kill them all”的准则奋勇杀敌。

春太他们的队伍死亡数大幅超过了杀敌数,吃了一场惨败。

「可恶,6杀15死什么的真让人笑不出来啊……」

「唔~在中场的全败很致命呢。因为在那个时候被敌人占据了有利位置,然后人家彻底把防守巩固起来了呢。全队吃过那一击之后,再想打开局面是不可能的」

「呜哇!?雪、雪季!?」

不知何时,雪季出现在了正坐于屏幕前的春太身旁。

她穿着看上去很暖和的蓬松睡衣和短裤,脚上套着厚实的袜子——防寒措施可以说是很完美了。

「你、你不是睡了吗?」

春太看了一眼表,已经过了半夜两点。

雪季在白天学习了很久,一般都会在零点左右上床。

「小透子已经睡熟了哦。她属于一旦睡下就起不来的类型呢。可能是作为旅馆的服务员受到过在能睡觉的时候就可以睡得很香的训练之类的吧。啊,比起那个——」

「嗯?」

「哥哥,你靠的太前了哦。敌人明显是以固定阵型攻过来的。不要稀里糊涂的突入,而一定要用投掷物或者狙击步枪予以牵制之后再进攻」

「你是来挑我玩游戏的毛病的吗」

「本来是那样的。我端来了这个,请用」

「啊,啊啊……谢了」

春太也是此刻才注意到——放在地板上的托盘里有两只装着热牛奶的杯子。

「我想着毕竟是在夜里,还是不要喝咖啡的好」

「啊啊,我嗓子也干了,正好。帮大忙了」

春太端起杯子,啜饮起热牛奶。

「呼……好喝。热度刚好。果然是雪季,很细心呢」

「诶嘿嘿……暖洋洋的吧。大概是今天吃了太多的原因,我怎么也睡不着」

「啊啊,所以你起来了吗」

春太吃饱了会犯困,雪季却好像相反。

的确对雪季来讲,她今晚的饭量明显已经超过了胃的容量。

「我起来就看到哥哥在玩游戏了。一玩游戏就想要喝点什么对吧」

「嗨~特别是玩对战游戏的时候呐。大概是因为紧张吧」

雪季在玩游戏的时候也一定会把饮料放在旁边。

话虽如此,由于雪季是那种玩游戏时会动身子的类型,所以必须放在远一些的地方,否则碰倒了杯子或者水壶就出大事了。

「哥哥,你到了这个时间还在玩游戏,这种事最近很少见啊」

「毕竟期末考试结束了,解放了呐。我就想背着雪季偷偷提升CS 64的段位,上个“清除者”什么的」

「那不是SS之上的段位嘛!在日本也只有寥寥数人哦!不、不可以的,你要是上到那里我就追不上了!」

「老哥可是总想领先你一步的哦」

春太轻轻拍了下果真着起急来的雪季的脑袋。

「在CS 64上哥哥可是领先我不知道多少步了呢……咕努努,要是没有考试的话」

雪季眯起大眼睛瞪视过来。

她的容貌太过超模,以至于即便瞪人也特别可爱。

「啊啊真是的,我明明在说认真的」

雪季把杯子放在托盘上,紧靠在春太身侧。

「哥哥可是个温柔的人呢」

「你突然怎么了」

「毕竟哥哥很温柔——即便装作不在意自己真正的妈妈,但实际上在意的不得了对吧」

「……」

「即使她已经去世了……因为去世了,哥哥才会更加在意吧。听说了自己真正妈妈的情况,又听到了那番话,要冷静下来玩游戏什么的是做不到的对吧」

「……瞒不住雪季呐」

「当然了」

雪季将身子贴得更近。

柔软的触感以及洗发露那酸甜的香气传了过来。

「从记事起,人家已经做了十年以上的妹妹了哦。这么说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人家比晶穗前辈更了解哥哥。比谁都要了解」

「那方面……晶穗果然也比不上你呐」

「人家其实是个不服输的人」

「我知道」

春太轻柔地抚摸着雪季的小脑袋。

「所以说,人家比任何人都更想了解哥哥的心情。哥哥,今天不试着向人家撒下娇嘛?不是把人家当作妹妹……而是当作女朋友」

「你这是打算趁乱实现自己的野心呐」

「啊,被发现了嘛?」

雪季可爱的吐出舌头。

虽说有些玩笑的成分,不过她明显是在持续开启着安慰春太的模式。

就像雪季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春太一样,春太同样比任何人都了解雪季。

「不管是我妹妹还是谁,被比自己小的人安慰都有点那啥。我长这么大个子,很恶心吧」

「哥哥……不是也挺好嘛。今晚,请向我倾诉你的心事吧」

雪季看来是当真想让自己对她撒娇。

「不过,是啊。我的母亲一直只有老妈。那一点不会变。可是……今晚,在我向秋叶女士问了情况之后,对翠璃这个人的存在产生了实感」

「是这样呢……因为迄今为止,你也只是见过一张照片、去扫过一次墓而已呢」

「办过乐队什么的,身体不好什么的——最后过来见我什么的。我明明只是听了几段片段式的漫谈而已,却好像都有种曾经在哪儿见过她的感觉了」

「不对,见过就是见过哦」

「你说的对呐」

春太貌似在出生后便随即被迫与生母分开了,但也不可能一次都没有见过。

因为当时还没有记事,所以不可能有关于母亲的记忆就是了。

「可能就是因为有种见过面的感觉吧……我心头涌现出了一股生我的母亲已经不在的实感啊」

「哥哥……」

「说到五年前,我那会儿大概十一岁吧。已经到了见过面就能明白是自己母亲的年纪了,或许也能把她作为自己的另一位母亲来接纳」

正是因此——他才感到悲伤。

是因为谁的责任导致生母的死——说实话,这种事他没在意了。

即便他知道秋叶对此还很挂心,心中却没有涌起想要去指责她的情绪。

生母已经不在这世上了,并且春太真实地感觉到他肯定再也无法听到母亲的声音了——对此,他十分悲伤。

「哥哥,我们再稍微聊一会儿吧。我去沏一杯咖啡?」

「啊啊,拜托了。今晚说不定我不会让雪季睡觉啦」

「人家稍微有点心动呢。我也来一杯可可吧」

雪季开玩笑地说着,将两只喝空的杯子放到托盘上,站起身来。

即使在大半夜与雪季二人独处,唯有今晚是绝对不会发生任何事的吧。

正因此,此刻春太才能够坦率地同意雪季陪在自己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