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三卷 第2话 妹妹坦率地接受了新的展开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5:06:04

「嘿~那个年轻的老板娘小马尾寄居在了春家里?」

「是变成了那样」

在放学后的教室。

春太坐在椅子上,月夜见晶穗则一屁股坐在前面的桌子上。

晶穗手持电吉他,没有经过扩音器就叮咚叮咚地弹奏起来。

教室里还留有其他同学,不过大家都在一心应对迫在眉睫的期末考试。

貌似谁都没有在意电吉他那细小的音量。

「呼……真是的,你这男人一个接一个地招惹年轻女人」

「等等,你这话说得多难听啊!」

「上至女大学生、下至女初中生的为所欲为嘛。反而是缺少了特别重要的JK阶层呢。除了我之外再找两三个来怎么样啊?」

「我为了啥啊!?」

“特别重要”所指为何,他非常在意这一点。

「话说,晶穗你不管听说了什么都不动摇呐」

「不要把人说成悲惨的怪物一样。人家也是人类的孩子哦。进一步讲,是魔女和春太父亲——」

「你这废话之多确实很像人类」

春太连忙把晶穗那句多余的话盖住。

月夜见晶穗,作为春太女朋友的同时也是他的亲妹妹——

惊人的是,在春太弄清和晶穗的血缘关系之后明明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二人却仍未分手。

直到弄清真相之前他们理所当然在做的事倒是怎么说也没再干了……

「春也很辛苦呢」

「是你最能给我找事了哦。你话说多了」

「是嘛?所以,我们在说什么来着?啊~在说涩情的年轻老板娘寄居到春家里的事来着」

「别给加上危险的形容词啊」

的确,霜月透子尽管还是初三学生,却带着一股微妙的色气。

雪季外表也很成熟,这也算冬野家的血脉传承吧。

「春,你对外会和小马尾——小透子做表兄妹对吧?」

「啊啊,姑且会变成那样吧」

「怀疑男朋友和表妹关系的女人不能说是一个好女人对吧?」

「我倒是感觉你多少有点太宽容了……」

晶穗知道春太和雪季并非亲兄妹。

好像也察觉到了他们两个在家里卿卿我我的情况。

即便如此也没有抱怨,看来是真心不在意。

「比起那种事,必须要创作新歌了。一定要在圣诞节投稿emo系歌曲视频呢」

「你说啥呢,别一下子把话题岔开」

春太最近对突然错综复杂起来的人际关系感到头痛。

然而晶穗她或许真的没有那么在意。

「哎呀,我知道对于晶穗来说U Cube很重要啦」

晶穗总是一副淡然的样子,但她确实在用心做U Cube的投稿。

她最为烦恼之处好像就是如何增加注册人数了。

不论是身世的秘密还是家人的秘密,人生中都有着无尽的烦恼。

「之前我观望乡村恬静的景色之后,倒是想出过不错的曲子呐~」

「除了圣诞歌之外,你还创作出了什么吗?」

「没创作出来。你想啊,都怪醉酒,让我快要创作出来的曲子飞走啦」

「真的吗。嗯,醉成那样确实呐……」

不过这里为了晶穗的名誉要讲一下——她并没有喝酒。

该说是不可抗力吧,她被喝醉的人撒了酒,仅凭那股气味就醉了。

「可是注册人数还在继续增长哦。快到一万了」

「诶!?」

春太赶忙掏出手机,到晶穗的频道进行确认。

的确,人数已经超过了9000,10000就近在眼前了。

「还真是。最近这几天没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之前不是才6000吗?」

先前的增长也很让他吃惊了,没想到这势头竟然还在持续。

不单是数字一口气的跳跃式增长,所谓的持续增长占了很大比重。

「最近文化祭的舞台表演视频浏览量突然增长了哦。U Cube这种东西偶尔就会这样让你火一下,很有趣呢」

「啊~你说不定会被引荐到什么地方呐」

文化祭在十月份,现在是十二月。

本来在晶穗的频道里文化祭舞台表演视频都算播放量很大的一个了,事到如今竟然增长了那么多。

「好像有位不太认识的U Cuber帮我宣传了一下。虽说是涩情巨乳JK的视频,貌似勉强合法」

「不是勉强啊,一般来说就是合法的吧」

对于编辑录像的春太来讲,这评价有些出乎意料。

怎么说也是在高中文化节上演出的舞台节目,不可能不合法吧。

「但是比起那些事,难能可贵的粉丝增长时期可是我的机会呢!」

「……晶穗,你知道在圣诞节前有期末考试吧?」

「嘻嘻」

「怎、怎么啦?」

「你说不了别人吧。春你明明也把期末考试抛在脑后了。人家也和你一起吧」

「别把我当成自己不学习的借口啊……」

不过,春太确实为了监督雪季的考试复习而舍弃了自己的学习时间。

相较于应付期末考试,给雪季准备考试用的笔记肯定更为重要。

「啊是是是,您妹控又犯啦」

「所以说,你别把人心思说破啊」

「你也关照关照我啊,哥哥」

「……所以说你讲的话可当不成玩笑啊……!」

即便周围的人没在关注他们,但这里可是教室正中。

「话说,你今天不去监督雪季学习没问题吗?」

「雪季今天好像和透子两个人去图书馆学习了」

「嘿……那两位,我还感觉关系有点复杂呢,和好了吗?」

「……算是吧」

晶穗应该不知道欺凌事件,却似乎注意到了雪季和透子之间微妙的关系。

即便先前已经发现了,晶穗却能装作若无其事,这正是她的可怕之处。

「他们是同龄的表姐妹,和好地也快呐。已经完全意气相投了」

不出所料,雪季对于透子的畏惧貌似已在不知不觉中彻底消失了。

诚然,雪季的改变并非坏事。

相比把问题一直拖着的兄长要强得多。

「是嘛,春你啊,到底还是被人把妹妹抢走了嘛」

「我说你啊,总会带上一句废话呐……」

「春嘴硬的时候也不少嘛。果然我们某些地方很像——」

「好嘞,回家吧!看样子在这儿也学不下去呐!」

「啊啊~果然偶尔来吃一次的拉面很香啊,都浸润到五脏六腑了呢」

春太和晶穗光临了学校附近的拉面店。

晶穗开心地吸食着咸豚骨拉面。

「你在晚饭前吃什么拉面没关系吗?」

「春不也在吃嘛」

「对于我来说一碗拉面就像是饭前喝汤一样」

实际上,春太在升到高中之后食欲惊人。

超过180公分的身体似乎还在继续成长。

「实际上我也很能吃呢。麻烦啦,人家可是营养会跑到欧派上的那种类型呢,春应该很清楚。说比我还清楚倒是都不为过」

「你就不能不说多余的话嘛……?」

由于还没到晚饭的时间段,因此附近没有其他顾客,但这番发言依旧令人提心吊胆。

「我们看上去只会像情侣的,所以没关系啦。春,你是不是有点太过谨小慎微了?」

「是晶穗你让我这么胆小的」

非要说的话,春太算是比较有胆量的吧。

若非如此,他就不可能公开表示自己是妹控然后和妹妹在外面堂而皇之地约会了。

即便是这样的春太,都极度害怕和晶穗之间秘密的关系会暴露。

恐怕是因为若被周围人知道的话,不仅是春太,可能多少也会对晶穗造成伤害吧。

「交往的过程不就是需要些刺激嘛。啊,老板,再加个腌蛋。给这边的家伙也来一个」

「好嘞!小姑娘,你能再次光临我很高兴呐!」

热情的老板看来还记得之前光顾过这里的晶穗。

不仅非常可爱而且身材娇小的她很显眼——大概是出于这般缘故吧。

老板往春太和晶穗的大腕里新加了看上去很美味的米黄色腌蛋。

「嗯~果然拉面里的煮蛋别有一番风味呢。好吃好吃」

「……把我的煮蛋也分给你吧」

「谢谢你,哥哥!」

「……!」

晶穗麻利地从春太的碗里抢走了腌蛋。

「什么嘛,我还以为是情侣呢,原来你是她哥啊!哈哈,把鸡蛋分给妹妹精神可嘉呢!」

「……谢谢夸奖」

你都不懂人家心情就说这话啊。

春太偷偷用怨恨的眼神看向不可能知情的老板。

「哈~和春一起吃的饭真香呀」

「那是,把别人那份都为所欲为地抢走了,是好吃啊」

「心情很平静呢。我平时倒是不怎么和别人吃饭哈」

「……这么说来,你母亲出差在外过夜了对吧?」

前些日子,春太和月夜见晶穗的母亲——月夜见秋叶相遇了。

她本来由于出差不应该回来,但突然变更了计划,致使他们意外相见了。

「你在家不和秋叶女士一起吃饭吗?」

「很少吧。父亲那边本来就不在家,母亲那边就算回家也很晚,还经常在外边吃呢。她说“和人吃饭也是工作之一”」

「emmm……」

晶穗的母亲就职于一家与音乐相关的文娱公司。

在春太个人的想象中,一幅她频繁与音乐家和公司工作人员会餐的画面浮现而出。

「从今往后也偶尔一起吃个晚饭吧。之前倒是经常一起吃呐」

在由春天起雪季离开的那段时间里,他和晶穗曾多次一起去吃晚饭。

雪季回来之后,春太倒是又回归到在自己家吃饭的状态了。

春太觉得把晶穗叫到樱羽家的餐桌上到底还是有些难为情。

「你要是那么做的话,小雪季不就病娇化了?」(译者注:喜闻乐见,双厨狂喜)

「你把雪季想成什么了?」

从初中的时候开始,春太也经常在外吃饭。

在他作为应考生的时候曾和松风一起上补习班,晚饭也有不少次是在外面解决的。

「而且,说不定也是为了雪季好。那家伙在我不吃晚饭的时候也会做得随便些呐。现在她应该在家务上省省心了吧」

「小雪季,就好像是为春而生的孩子呢」

「……喂,往那个方向想好可怕的」

这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就算不是雪季,人也应该为自己而活。

尽管春太真心如此认为,但他明明作为兄长——从他对自己兄长的身份尚未怀疑的时候起,就在承蒙雪季的关照——这是事实。

「嗨,假如得到了小雪季的认可,就让我偶尔来约下春吧」

「晶穗和透子都挺怕雪季的呐……那家伙,不是能惹人害怕的类型吧」

雪季既温柔又坦率,彻头彻尾是个老好人。

的确和兄长的相处模式有些脱离常识之处,但对待春太之外的人应该就是善良到过头的程度了。

「小雪季倒是个好孩子啦。她的力量很强呢」

「力量?」

「虽说搬走了但又搬了回来,即便在弄明白你们不是兄妹之后,她反而把那当作正面因素考虑。尽管说不上是无忧无虑的人生哈,却有种“运气很好”的感觉」

「你这是“月亮总是别家的圆”之类的感觉吧。雪季她可也有烦恼呐?」(译者注:这句俗语的完整说法是原文青く见える隣の芝生,意思是别人有的东西看起来比自己更好,此处意译)

眼下的烦恼就是“摆脱妹妹的身份”吧。

实际上雪季是否发自真心地期望于此,春太尚在怀疑——

「要我说认真的啊,春」

晶穗用瓷勺舀起汤汁“嗞嗞”地吮吸了几口,然后开口。

「小雪季对我来说都有着像妹妹一样的感觉」

「……算了,晶穗怎么想是你的自由」

「哦,刺激到你的独占欲了嘛?」

「烦死了」

「啊哈哈,抱歉抱歉。可是哈,果然对我而言最可怕的就是小雪季呢。我感觉到最后一切都会如那个孩子所愿。小雪季好像就有那种程度的力量啊」

「……」

春太也觉得雪季比任何人的存在感都要强。

他没想到这位属于我行我素类型的晶穗会怕谁。

更何况,她害怕的对象竟然是雪季——

不过,春太也认为那不无道理。

春太和晶穗是一对高中生情侣。

双方都不是很有钱,所以只要没有理由就不怎么会请客。

今天他们也在拉面店各自结完账,然后走出店面。

「没办法,我们去星巴克学习吧,春」

「你去完一家连着一家是吧。话说,你这发言正经过头了呐,晶穗」

因为晶穗沉迷于U Cube,他还想着她是不是没什么学习的心思。

「讲真,学习这种人家也有在做啦。话说,那是必须要做的吧」

「你讲出了少见的话呐。晶穗竟然会违背自己的意志去做些什么」

对于春太的话语,晶穗又罕见地深深叹了口气。

「最近,魔女好啰嗦呢。让我学习学习的。明明在高中入学考试的时候都没有催成那样」

「嘿……」

在春太看来也有些意外。

他还以为晶穗是在放任中被养大的。

晶穗的母亲秋叶鞭策她学习的情景不大能够想象。

「也已经到了高一后半学期了,说不定她希望你能为了自己的将来稍微用用功呐」

春太只与晶穗的母亲进行过一次对话。

那是位不得了的美女——

若说她三十五岁的话,在春太看来应该是个阿姨了,但看上去却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十岁。

即便和二十岁的女大学生阳向美波站在一起,旁人大概也并不会觉出很大的年龄差距吧。

虽说她是一位被女儿晶穗称之为“魔女”一般具有奇异气质的人物——

「嗯~那个人说正经话什么的,有点不对劲呢」

「你把你妈想成什么了啊?」

「春才是,不了解我家的老妈哦」

「……看来我不太了解她更好一点呐」

春太没有忘记晶穗的母亲所说的那番故弄玄虚的发言。

她称呼山吹翠璃——春太的生母为“前辈”。

他甚至不知道是什么意义上的前辈和后辈,但是对于知晓此事也感到害怕。

不管怎么说,山吹翠璃和月夜见秋叶这两个人生出了同一个男人的孩子——

「回答正确哦,春。大概我也一样,可能还没有好好地了解母亲就那样死掉了」

「你都想到要死时候的事情了嘛」

「即便是高中生,该想的家伙还是会想的,就比如我这样被命运玩弄的人啊」

「……」

春太一瞬间停下脚步,而与此同时晶穗则向前迈出一步——

春太不禁握住了晶穗的手。

「……怎么?这手啥意思?」

「表面上我们姑且还在交往,所以握个手也没关系吧?」

「是呢。我也主动握住过春的」

「你是在说手对吧!?」

一不留神,这女人就会把不得了的梗掺进来。

「我说啊,晶穗。你没在想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我没想着去寻死之类的哦。哎呀,在各种事情上倒是都束手无策了呢」

「……」

是和母亲的关系谈不上良好吗。

是U Cube的活动还说不上很有人气吗。

还是说,他们以亲兄妹的身份在交往的问题呢。

不,这些都加在一起——也包含春太所不知的事情,对于晶穗来说还有更多的烦恼吧。

「在烦恼的只有自己——这种想法太过于自我陶醉了吧」

「就是这样哦,春」

「有你这样一个没有一句赞同或者安慰的话的女朋友,我好高兴啊」

但春太要是寻求赞同或是安慰就过于厚脸皮了吧。

「不过啊,你现在把我的事先甩到脑后,去调戏那帮年轻女孩吧。毕竟小雪季和涩情的年轻老板娘都处于关键时期呢」

「……你让我那样,真的好吗?」

「趁那个工夫,人家就先创作一首被男朋友冷落的悲伤女人之歌吧」

「那摄影和编辑工作我来做吧……」

「就是这么回事啦,春」

晶穗心情愉悦地点了点头,逐渐加快了步调。

实际上,因为落榜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无论如何首先都要把雪季——还有同为应考生的透子放到第一位去关照,这是理所当然的。

如果女朋友给出许可的话,就更不必说了。

「再有啊,春」

「嗯?」

「春的JC后宫团毕竟又多了第三位成员,你必须要好好照顾她们呀」

「那种危险的团体我才不需要啊。嗯嗯,不过你说的是呐……」

如晶穗所言,他也很不好意思只让透子单纯地寄居。

霜月透子并非坏孩子——但是,她过于拘泥于过去了。

或许应该让透子放宽心,然后为她创造一个可以集中精神应试的环境。

为此,自己能做些什么呢——

啊不,在思考之前应该先将简单的事推进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