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三卷 第0话 序章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5:05:13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uu

翻译:Himurayu

校对:Himurayu、评论区

修图/嵌字:百濑美绪

进入十二月,冬风已然变得令人难以忍受一般地寒冷刺骨。

对于严寒无所适从的樱羽春太,屈起那修长的身子,逐步向前走着。

「喂喂,春。你驼着背太难看了吧,很显眼的,所以把背挺直怎么样?」

「你是我的爸妈啊?」(译者注:这里用的“保护者”一词,所以后面才会出现“保护”)

「不如说,从立场上来讲春你必须要保护好人家,不是吗?」

「……」

走在那位春太身旁的,是月夜见晶穗、

作为同级生,是与他从夏天开始交往的女朋友——

也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

最开始被晶穗告知那一事实的时候,因其过于富有冲击力,以至于他甚至没能产生怀疑——

如今,春太基本已经确信晶穗妹妹的身份了。

和晶穗偶遇之时父亲的态度。

而且他也与晶穗的生母见过面,从这两位大人的态度来看,他觉得真相只有一个。

「还“保护”呢……从刚才开始我就在给你挡风吧」

「那种程度的事,作为男朋友就是理所当然的啦」

「是嘛」

晶穗根据时间与场合的不同,巧妙地灵活运用起“女朋友”和“妹妹”的身份。

前些日子的旅行中,她所说的“想做妹妹”之类的话是怎么回事呢——

「话说晶穗,你至少把外套上啊,已经十二月喽」

他们二人正从学校往家走,所以理所当然都身着校服。

春太穿着绀色的长款外套。

那件是在去年冬天,还“仅仅是妹妹”的时候,他的妹妹——樱羽雪季给挑选的。

从去年开始,春太身高增长了几公分,不过穿上这件外套看来还是没问题的。

另一边,晶穗则在米黄色的连帽卫衣上套着驼色的西服夹克,给短裙搭配上黑色裤袜——这样一副打扮。

即便是里面穿着连帽卫衣,在当下这个完全入冬的时期看上去还是很冷。

「我可不想穿得鼓鼓囊囊的呢。穿好几件衣服也不方便活动」

「是方不方便活动的问题吗?」

对于春太来讲,晶穗曾是一位他不能理解其想法的、酷酷的而又缺乏面部表情的少女。

在数月的交往之后,他也多少能够理解一些她的脑回路了,晶穗那边也变得会将感情表现在脸上了。

即便如此,依然与相互理解的程度相距甚远。

「春,你要是那么冷的话,咱们去泡个温泉?有穿着泳衣可以男女混浴的地方哦。桑拿也不错,设施貌似很齐全哦?」

「别突然改变目的地啊」

晶穗会一时兴起地行动这一点正是她的可怕之处。

「是嘛,是嘛。就那么不想让别的男人看到我的泳装身姿嘛」

「……你啊,把我想成什么了?」

春太虽然独占欲有些强,但怎么说也不会拘泥到那种地步。

实际上,他也和雪季去过好几次泳池,雪季的泳装身姿也暴露在了其他男性的目光之下。

「先不说我,正常来讲你才是很冷吧」

「要是天气变得更冷的话,我会穿上丝卡将的啦。上下学穿的、挺花哨的那件人家已经准备好了」

「既然是上下学穿的就给我弄得朴素一点啊。你啊,本来光凭粉色的挑染就够抓人眼球的了」

晶穗的发型是黑色长发。

而在今年秋天,她突然加进去一缕粉色的挑染。

春太他们所就读的悠凛馆高中校规并不繁琐,但是粉色的挑染到底还是过分了。

虽说当下人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估计会吃到黄牌警告的吧。

「我的摇滚之魂无人能挡。比起那个,这里是?」

「嗯?啊啊,已经到了嘛」

春太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晶穗身上,没有注意到自己走到了什么地方。

从最靠近悠凛馆的车站坐了数分钟电车,又徒步走了数分钟。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那是一栋茶色的建筑物,尽管看上去建了有些年头,不过外观相当整洁。

「嘿~是这里啊。这不是一栋挺有味道的公寓楼嘛」

「这话要看怎么说了」

春太来这里今天是第二次了。

前不久才刚来过,而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妹妹”也和他一起。

樱羽雪季,是在几个月前曾把名字改作“冬野雪季”的他的妹妹。

「哼,雪风庄……嗯,名字也古色古香的,挺不错呢。还带有小雪季名字里的一个字」

「别和雪季说一样的话啊。说回来,这个公寓比雪季年龄大吧」

他的妹妹雪季是名初中生,就算雪风庄再怎么整洁,建筑年龄也不可能低于二十年。

「如果需要的话,晶穗住在这儿怎么样?从这里也能去悠凛馆上学呐」

「关于你《把房间填满、让小雪季从物理层面上无法搬过来》这件事」

「也不是个馊主意吧」

他当然是开玩笑的,但是促成雪季无法搬过来的情况——这一方法倒也不坏。

他的妹妹——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雪季,计划着搬到这座公寓里来。

距离高中入学考试的三个月过去之后,她如果能够顺利地考上高中的话,便打算搬到雪风庄开始一个人生活。

今天,当春太把这件事告诉晶穗的时候,她提出想来看一次公寓。

春太也想再来公寓看看,正好。

雪季很可能可以考上高中。

虽说她落榜的话不好办,不过在考上的情况下——他最心爱的妹妹就会与他分隔两地了。

而爱妹所居住的建筑,估计他看多少次都不够吧。

「话说,这种公寓你骑“Reizen”号就能来去自如,愿意的话你每天不都能和小雪季见面嘛?」

「那可是即便早起都见不到雪季的哦,别说得那么轻巧」

「虽然事到如今说这话已经晚了,可是对自己的妹控身份毫不掩饰到这个地步的家伙也很少见啊……」

「真的是,事到如今你才说呐」

从春太还记得的小学时候起,朋友叫 “妹控”叫的他都听腻了。

「喂,那边的两位。这里是禁止男生进入的、天使的花园哦?」

突然,有人从背后向他们搭话道。

待春太他们回过头来,发现有一名女高中生站在那里。

好看的米黄色水手服,配以棕色薄迷你裙。

她头戴同样是棕色系的贝雷帽,发型则是亮茶色的中长发。

脸上化着漂亮的妆容,完全是一位阳角女高中生形象。

「啊,不是的,我们是预约入住到这里的人的家属……」

「嘿?是那样嘛?咦,不过今天貌似没有参观的预约啊」

「啊啊,我们该说是突然过来看一眼呢,或者说只是来看看呢」

「毕竟这里就像水流川女校宿舍一样呢。是男生的话不可能不想看看女子高中的宿舍呢」

「你别说的就像我别有用心才来的一样啊!」

被本应是站在自己一边的女朋友从背后捅了一刀。

水手服女生用看垃圾的目光看向春太。

顺带一提,水流川女校就是雪季所报考的女子高中。

「不、不是哦。真的是我妹妹打算入住这里!倒是你,是这座公寓里面的人吗?」

「算是吧。我毕竟是公寓房东的女儿,也就像管理人代理一样了」

「房东的女儿?也就是说……你是冬野女士的(女儿)?」

「咦,你知道我家的姓氏啊?话说,你难不成是冬野同学的哥哥?」

「又是冬野女士又是冬野同学的,好乱啊」(译者注:两个都是冬野さん)

晶穗小声嘀咕道。

春太从雪季那里稍微听说过一些这座公寓的相关情况。

好像雪风庄的房东是春太的养母、雪季的生母的熟人。

他也听说那位熟人和母亲一样都姓“冬野”这一姓氏。

「因为我们家的出身貌似是像姓冬野的巢穴一样的地方。啊,我(うち)叫冬野冰丽(つらら),就像玩闹一样的名字对吧」(译者注:原文没有给出名字的汉字,这里参考《滑头鬼之孙》里雪女的名字冰丽给出,作者很可能也想玩这个梗)

这样说着,冰丽微微一笑。

「隐藏着本体居住在人类社会的雪女,第二位来了呢,春」

「凭那个名字藏不住的吧」

春太的妹妹也是,如今配合上娘家的姓氏,全名就叫做“冬野雪季”了。

这也是像玩闹一样的名字。虽说这话对全国的冬野雪季们不大友好。

然而,虽然雪季和公寓的房东姓氏相同,却似乎并非所谓的亲戚。

「嗨,我的目标可是成为和名字不搭的阳角呢♡」

「与其说是目标,不如说已经达成了呢。呐呐,水流川女校辣妹很多吗?」

「哎呀,非要说的话是稳重的孩子多吧,我是例外」

原来如此,春太在安心的同时,仍有些不放心。

雪季外表看上去是个阳角,可实际上认生且腼腆。

和打扮花哨的辣妹友好相处难度很高。

与这位例外在同一栋公寓,雪季能够安然无事地生活嘛……?

「没关系的,人家可是对谁都很温柔的辣妹。话说,那位女孩的粉色挑染之类的甚至都比我花哨——呃,咦!?难不成那边的你是AKIHO……!?」

「终于我也能被人认出来了嘛。算是成功了呢」

晶穗貌似喜形于色,独自发笑。

这位娇小的摇滚少女正在给U Cube上投稿视频。

「注册人数有2000吧,和认识你的人见到这种事简直就是奇迹呐」

「你在说啥时候的话呢,春。人家已经超过6000了哦。一旦增长起来,就会势如破竹咯」

「哦哦,什么时候都这么多了,那你可真厉害呐……」

从春太开始帮忙处理晶穗的U Cube视频也有一阵了。

实际来讲,仅仅是获得了数以千计的注册人数就很了不起了。

虽说可能是自家人的偏袒,不过晶穗身上应该有着某种吸引人的特质吧。

「诶~真的啊!在我们这里,AKIHO可是相当有人气的哦!唱歌和吉他都很溜,甚至都了解到了她是悠凛馆的学生呢!」

并非奉承,冬野冰丽看来当真是晶穗的粉丝。

更确切地说,晶穗看来几乎是完全暴露了身份。

文化节的舞台表演视频等作品之中,她只遮住了脸,因此即便暴露了也不奇怪。

「吼诶~从春天开始入住的人的哥哥的女朋友是AKIHO!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呢!」

「倒是没什么能回应你期待的自信呢」

在春太来说,他并不希望事情变得有趣。

他想让雪季度过安稳的高中生活。

有这位看起来闹腾的冬野冰丽在的环境,真的没问题吗?

果然应该反对雪季过早的独立嘛——?

春太在脑海里展开了最近几日一直循环往复的自问自答。

雪季为了成为春太的女朋友,想要从妹妹这一立场上脱身。

为此,她要离开自己出生成长的樱羽家——

至少对于春太来说,这并非他能够简简单单就赞成的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