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二卷 第10话 妹妹不禁想放弃哥哥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5:03:29

春太回归于日常。

不对,以旅行来说,仅需搭乘电车三小时未免也太近了。

由于他也不是去观光,因此没什么旅行的气氛。

享受了高级旅馆的温泉为一项意外中的收获,但──

春太却也觉得自己揽了多余的麻烦上身。

「啊,雪季,我们买回来的伴手礼放在哪里?」

「…………」

「雪季?」

旅行回家后的第三天早上。

春太吃完早餐,回到自己房里,忽然想起还有事情而走向厨房。

雪季正愣愣地站在流理台前,并任凭水龙头的水哗啦啦地流。

她正好心地清洗着春太吃过的餐具,手却停了下来。

「雪季,这样很浪费水吧。」

「唉?啊,对不起!」

春太站在雪季后方,扭紧了水龙头。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因为那边很冷呢,你今天就不用念书了,要不要躺着休息?」

「哥哥,你马上就会用尽全力宠我呢……」

「如果是身体的问题,也没有什么宠不宠吧。如果有人感冒了,就算是松风,我也会对他很好喔。」

「我觉得你平常对他也很好啊……啊,不是,我身体没问题,也能马上去慢跑喔。」

「那你要出去跑跑吗?」

「那个和这个是两码事。」

这妹妹无论如何都不想运动。

「我可能还累积着旅行的疲倦,老实说,我那时候有点紧张……」

「原来如此,那倒也是,但你和霜月言归于好,所以也圆满落幕了吧。」

「对,圆满落幕了。」

雪季不住地点头。

然后,春太更加怀疑「雪季有事瞒着自己」。

雪季个性纯真,不太能隐瞒事情,尤其在春太面前。

实际上,她回家之后便偶尔会心不在焉。

原因恐怕在于──

去母亲家住一晚时,晶穗得知了春太与雪季的秘密。

雪季追着春太两人而来,似乎对晶穗起了疑心。

我也能成为春太的妹妹──这句话过于突如其来。

雪季当然会觉得奇怪。

不对,或许一如晶穗怀疑春太与雪季之间的关系,雪季也察觉到了些什么。

晶穗那句发言突如其来且耐人寻味,更加深了雪季的怀疑吧。

她应该不可能发现春太与晶穗是亲生兄妹──

「啊,我不是在生气你们半夜偷偷溜出去约会喔。」

「……你在气这个啊?」

妹妹自己招出别人并未提问的事。

「我才没和晶穗学姊吵架,昨天也见过面了。」

「咦?是什么时候?她有什么事吗?」

「秘密。」

雪季扭开水龙头,再度开始洗碗。

她之所以状态有异,或许与晶穗那件事有关。

如果她与晶穗见面交谈,那也很有可能。

雪季瞒着春太与晶穗见面,想不出她们有什么可聊……

「啊,哥哥。伴手礼喔,如果是你说要买给松风学长的点心,就放在橱柜里从上面数来第二层的左边。」

「这样啊,谢啦。」

不过春太一大清早也没办法继续追问。

他从雪季说的地方拿出了伴手礼盒。

「对了,哥,还有一件事。」

「嗯?」

「对不起,我刚刚在发呆,忘了做便当了。」

「……好,我会随便吃吃,你不必放在心上。」

春太边回答,边感到意外。

自己这么说虽然也很奇怪,但雪季忘记做哥哥的便当何止是罕见的程度。

她心不在焉的状况或许相当严重。

自己不仅没对与晶穗之间的关系做出结论,反而一波三折,纵使无法再延宕解决问题的时间……

但应当最为优先的便是稳定雪季这考生的心情。

春太受到雪季催促,莫可奈何地去上学。

由于他很在意妹妹的状况,因此跷课一天也行。

但因为雪季莫名地强势,要他不可以迟到,所以也无法如愿。

「春太郎,你今天都沉着一张脸呢。」

上午的课程结束,来到午休时段──

松风走到春太的座位,疑惑地注视着他。

「我可能有点累吧。对了,我今天没带便当,就吃面包吧。」

「是喔,樱羽学妹没做便当啊,只吃面包也吃不饱吧,你也要买便当喔。」

「我又不是运动社团,吃不下那么多啦。啊,对了,我又差点忘了。」

「春太郎,怎么了?」

「松风,给你,你就和篮球社的人一起吃吧。」

春太从书包中拿出礼盒交给了松风。

「嗯?核桃杏仁塔?喔──真是特别的点心。不过,感觉会酥酥脆脆很好吃呢。」

「你可别马上开吃啊,不是必须先上呈给学长吗?」

「这种东西都是先下手为强,篮球可是一种要抢先跑去接球的运动啊,别因为自己是学弟就和人家客气。」

「我认为那和运动内容没啥关系啦……」

春太尽管这么说,但知道挚友对学长也不会客气。

由于松风具备不会因此遭到怪罪的讨人喜爱特质,因此很少演变成纠纷。

「话说,学长们要我把你抓去社团啊。你长得很高,运动神经也好,以前又打过篮球,他们说不懂你为什么不加入篮球社。」

「我妹还要大考,我怎么会有时间玩社团。」

「但靠这种理由就要说服学长非常困难呢……」

「说到学长,你和霜月……」

「嗯?那马尾妹怎么了吗?」

「不,没事。」

松风为何说出自己与霜月发生性关系这种天大谎言呢?

春太虽然好奇,却难以启齿询问。

尽管只是隐隐约约──但他认为问挚友这种问题,等同于踩下地雷。

「这样啊。春太郎,你去了樱羽学妹之前住的城镇吧,也见到霜月了?」

「……姑且算有。」

春太原本不打算追问,但反倒是松风有了兴趣。

「霜月该不会跟你说了什么吧?」

「她和雪季言归于好了,霜月看起来心中还有些疙瘩,但雪季已经不计前嫌了。」

「是喔,那太好了,因为做出了断也很重要呢。」

松风笑了笑,又轻轻拍了一下春太的肩膀。

「嗯?这样不太好吗?那马尾妹很不妙呢,因为她好像想亲近你呢。」

「不妙是什么意思啦,你之前说──」

「你别在意。啊,对了,先不管那个了。」

松风明显很牵强地试图转换话题。

春太逐渐确定他说与霜月上床是谎言。

但他觉得松风另有什么意图──

「月夜见同学也和你们一起去旅行了吧?」

「咦?我也有提到这件事啊?」

松风与霜月之间的关系──春太虽然好奇挚友撒谎的原因,但此时又出现新情报了。

「篮球社的朋友说看到你、樱羽学妹和月夜见同学三人一起在车站等车,因为你和月夜见同学都很醒目呢。」

「这世界真小,不能轻举妄动呢。」

「然后,我那朋友希望你介绍樱羽学妹给他认识。」

「抱歉要麻烦你了,但你可以帮我跟他说『去死』吗?」

「我已经跟他说『你会被宰掉』了。」

真不愧是我的挚友,很知道怎么应付这些登徒子。

就算雪季并非春太的亲生妹妹,他也不打算让这些狂蜂浪蝶活下去。

「而且雪季是考生啊,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了,就算不是雪季,也别对国三生出手啊。」

「那倒也是──喔,怎么了?」

「松风,怎么了吗?」

松风拿出手机,望着画面,并疑惑地歪着脑袋。

「朋友传LINE给我,说现在鞋柜区有个超正的女生。」

「那是啥啊?也不必一一报告这种小事吧。」

春太不禁露出苦笑。

悠凛馆高中一学年约有三百人,人数算多。

同一届也有许多彼此不知道名字的学生,而即便入学已经经过了半年以上,目前仍然有许多没见过面的学长姊吧。

还是说,那女生非常可爱呢?

「……喂,春太郎。」

「什么事?」

「你赶快去比较好。」

松风将手机画面转向春太。

上面显示出一张照片。

那似乎是LINE传来的照片──

「……她的确非常可爱呢,我今天中午有空吃午餐吗?」

「我先去买能两三下吃完的面包吗?」

「谢啦,不过算了,因为我不知道会变得怎样,我去去就回。」

春太不等松风回覆便站了起来,小跑步离开了教室。

他离走之前,瞄了一眼晶穗的座位。

春太的女友与花枝招展的阳光咖女生们一如往常地大聊特聊。

晶穗似乎还不知情,但希望她继续这样,别知道这状况。

「…………」

晶穗忽然也瞄了春太一眼。

她好像短暂地露出一抹贼笑──但春太目前并无心思理她。

「雪季!」

「哥、哥哥──」

「你在干嘛啊?」

妹妹位于鞋柜附近的自动贩卖机旁。

她将自己高䠷的身体勉强塞进摆设阴影处躲了起来。

雪季身穿焦糖色西装外套与格纹迷你裙──那是悠凛馆高中的制服。

而且她戴着黑色粗框眼镜,并将棕色头发绑成辫子。

「你、你为什么一眼就看出是我了……?」

「你觉得这样算乔装喔?」

戴上眼镜与改变发型几乎等于毫无变化。

而且仅凭些许变化,藏不住雪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与漂亮的棕发。

「那套制服打哪儿来的?」

「呃──……」

「快说。」

「是我拜托晶穗学姊的,我穿不下她的制服,但她帮我向热音社的学姊借了备用制服。」

妹妹听哥哥这么一问,三两下便从实招来。

雪季之所以去见晶穗,似乎是为了借制服。

「晶穗那家伙,偷偷摸摸地在干嘛……那家伙的兴趣是背叛我吗?」

「?哥哥,你有被晶穗学姊背叛过吗?」

「你别在意。更重要的是……你明明不是这里的学生,被老师知道就惨了啊。」

「……会被骂吗?」

雪季纳闷地歪起小脑袋。

这么可爱的话,大人也难以加以责骂,但不可掉以轻心。

「我会陪着你的,总之先出去吧,现在还能──」

「那个,我不能再待在这里一下吗?」

「咦?话说回来,你是为什么而来的啊?」

「我、我是小雪外送──我、我来送便当给你了──」

「…………」

她与其说是来送便当,不如说是为了这个借口,早上才撒谎说「忘记做便当」了。

雪季恐怕早上就做好了便当。

晶穗背叛自己是司空见惯,雪季对自己撒谎却相当稀奇。

「谢谢你做便当,但你之所以来这里的原因不只这个吧?」

「因、因为我想看看哥哥你们的学校一次,我没办法上这间学校,所以至少想看一下──这样。」

「唉……好吧,好吧。不过,我可不能让你进教室喔。」

无论雪季戴起眼镜或弄成土里土气的发型,她都过于亮丽惹眼。

就算自己能成功堵住同学的嘴,但也会被老师发现吧。

「我能趁下课时间带你逛逛校园,但上课时间有地方可以躲吗?有没有哪里有空教室……」

「啊,那没问题。」

雪季从裙子口袋拿出了看似钥匙的物品。

「那是什么啊?」

「热音社的社办钥匙,晶穗学姊的学姊们好像偷偷打了备份钥匙。」

「她们若无其事地干了惊人的事呢。」

每次社课后当然都必须将镜匙还去教职员室。

假使被校方发现了,应该会被罚居家反省吧?

「不过,话说回来,我没问热音社的社办在哪里呢。」

「晶穗在一些方面也有点脱线呢……不好了,总之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有男同学与女同学在春太兄妹附近窃窃私语。

他们似乎被路过的学生投以怀疑目光了。

由于雪季相当显眼,因此不能待在众目睽睽之处。

春太莫可奈何地带着雪季前往热音社的社办。

文艺类的社办位于容纳特殊教室的第二校舍。

热音社的社办考虑到噪音,被隔离至边缘,所以老师和学生不太可能经过此处。

「喔──意外地大呢。」

「我陪晶穗练习校庆表演时,也有来过几次呢。」

对属于回家社的春太而言,聚集社办的这一区与他无缘。

热音社的社办约有一般教室一半大,地上铺着地毯,墙边放着爵士鼓组。

「先不说鼓组是社团用品,但甚至还有吉他呢。」

「那应该是毕业生留下的吧,毕业之后也不再玩音乐之类。」

「那也太舍不得了……也有伤心的别离呢。」

春太个性务实,认为他们是因为乐器占空间,所以丢在学校社办,但选择默不作声。

「然后,你有稍微逛过学校了吗?」

「没有,我在入口附近晃来晃去就引人侧目……所以都没逛到。」

「我想也是呢。」

这娇俏可人的妹妹过于惹眼,不适合进行潜入任务。

也能理解松风的朋友为何特地向他报告了。

「啊,话说回来,哥哥,对不起,我擅自跑来你的学校……」

「你别放在心上,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事吧?」

「唉?是什么事?」

「难得你都穿上我们学校的制服,必须狂拍照片啊!」

「原来如此,真不愧是哥哥!交给我来摆姿势吧!」

这对兄妹无论何时都是一对傻兄妹。

雪季迅速地解开绑成辫子的发丝,不知从何处掏出梳子飞快地整理造型。

她当然也摘掉了眼镜,恢复成一如往常的自己。

「首先就拍这样的呢?」

「喔喔,不错唉。」

雪季单手插腰,身体稍微前屈,心机可爱地眨了眨眼。

春太则用手机对准妹妹按下快门。

悠凛馆的焦糖色西装外套加上格纹迷你裙,受到男女一致好评。

这套可爱的制服十分适合她,宛如为了让雪季穿上身才这么设计。

雪季接着将双手放到大腿上,向前弯腰,强调出隔着衣物也能看出曲线的丰满上围。

「哥哥,怎么样?」

「雪季,很赞喔,再多摆一点姿势吧!」

「好,请交给我吧!不枉我不断传自拍照给哥哥好几个月呢!」

「人生没有一刻是在浪费光阴啊!」

雪季与母亲两人生活时,会每天传自拍照给春太。

多亏有这些照片,春太才注意到雪季发生异状。

雪季的确借着每天自拍,让照相姿势多了许多种类。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很赞啊!但不能给人看到呢!」

雪季轻轻地撩起格纹迷你裙,露出雪白的大腿。

这张照片为免不小心遭人看见,必须移到电脑中,从手机中删除。

「哥哥,也请你录影,我也想让今天的自己留在影片当中。」

「原来如此,那倒也是。」

春太将手机的相机应用程式切换至录影模式,接着转向雪季。

雪季轻轻跳起转圈圈,展现出她并未懈怠以动作迷倒众生的研究。

短短的裙摆轻飘飘地摇动,使得纯白底裤若隐若现。

她解开衬衫的几颗钮扣,酥胸春光毕露,乳波荡漾。

「呼……大功告成,我穿了可爱的小裤裤来果然是对的。」

「你是故意让我看的喔?不对,我也收获满满,或许换一台照相功能更好的手机也行……来,雪季。」

「哇──♡」

春太交出手机后,雪季便看着自己的照片与影片发出欢声。

「我摆姿势的技术也成长了,但哥哥的拍摄技巧也提升了吧?」

「对啊,我也拍了晶穗演唱会的影片,还会剪辑影片了喔。」

拍摄与剪辑晶穗U Cuber影片的工作,不知何时完全落到春太头上了。

连他自己也感到意外,但他重视细节,对拍摄与画面都有所坚持。

「啊──自己这么说虽然很怪,但我很适合穿这套制服呢。」

「就算不是偏袒自己人,但我也这么认为呢。我们国中的制服设计虽然也很时髦,但这套好像更适合你。」

「对啊──」

雪季这么低喃后,将手机还给春太。

她瘫坐在原地,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雪季?你怎么了?」

「真想成为这里的学生穿这套制服……」

「…………」

当雪季困扰似地笑着这么说后,又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对,是我光顾着打电动、偷懒不念书不好,如果更早开始念书,也许能考上悠凛馆……」

「雪季……也罢,人各有所长嘛。」

「你想说就算我念书也没用吗!?」

春太也都在打电动,但并未费多大力气就考上悠凛馆了。

这并非玩笑,即便雪季发愤图强,也不知道是否能考上与春太相同的高中。

「抱歉,但我不会安慰你的,因为也如你所说。」

「对、对啊,必须偶尔请哥哥对我严格一点才行,否则我都会一味撒娇,你可以多念念我。」

「我没别的好说了,如果大家都能考上自己想念的学校,就不必这么累了。更坦白说的话,国中算很开心的时光,幸好你不必一直念自己不擅长的课业,牺牲掉开心的国中时期。」

「……哥哥果然太宠我了。」

雪季露出了苦笑。

一如她所说,春太即便试图严格以待,却又会立刻不禁宠溺自己。

而且他也不认为自己这样不好。

「好,雪季,你再戴上眼镜。」

「唉?」

「你要不要再多享受一下有我在的高中生活?」

悠凛馆高中的学生餐厅总是人山人海。

这里便宜美味,菜色丰富,极受学生喜爱。

虽然对松风等运动员而言份量不足,但对一般学生而言,已经够吃饱了。

附带一提,学餐也允许学生带便当与面包进来,这也是人山人海的原因之一吧。

「啊,这个炸鸡块很好吃呢,嗯──我的便当赢不过现炸的热腾腾菜色呢。」

「你的便当就算冷了也很好吃喔。」

春太与雪季坐在同一排,吃着小雪外送送来的便当。

雪季说想吃吃看学餐的菜色,因此点了最受欢迎的炸鸡块。

所幸目前距离午休时段已经过了一阵子,拥挤状况稍微趋缓。

能安静地吃着美味的便当与炸鸡块令人开心。

而且旁人都专注于用餐与聊天,因此雪季不太受人瞩目,也帮了兄妹俩一个大忙。

「来,雪季,你可以再吃一块炸鸡喔。」

「唉──吃太多的话会胖的,我会很伤脑筋。」

雪季虽然这么说,却喜孜孜地吃掉留在盘子里的炸鸡块。

这妹妹平时为了维持身材,都克制自己的食量,但相当喜欢享用美食。

「那做为交换,我给哥哥一块煎蛋卷,请用。」

「喔,谢啦。」

雪季用筷子夹起自己的煎蛋卷,放进春太的便当盒中。

春太也不客气地一口吃下雪季的煎蛋卷。

春太也喜欢调味偏甜的煎蛋卷,总是请雪季加进便当菜色。

「学餐虽然也不错吃,但我更喜欢你做的便当。」

「真是的,我也比不上专家做的菜啊。啊,没有茶了,我去装回来。」

雪季握住春太喝光的茶杯,走向自助麦茶机。

她似乎已经融入第一次来的学生餐厅。

雪季端着茶杯走到春太附近时──

「喔,樱羽学妹,你到学餐了啊。」

「啊,松风学长,对不起,我好像打扰到大家了……」

「不要紧的,不过你意外地会做出这种惊人之举呢。哎呀,你在遇到春太郎的事情时,就会发挥行动力呢。」

「我、我并没有……」

雪季腼腆得双颊羞红。

「先、先不提这个了,松风学长,你吃便当和面包啊?」

「因为这是性价比最高的组合喔。」

「喂、喂,阿松,那女孩是谁?我们学校有这样的女生吗?」

「超猛,她和月夜见同学同一个等级耶,我怎么会没发现这么正的女生啊?」

春太焦急地心想「糟了」。

松风与几名同学一起过来。

那都是男生,对雪季的美貌感到惊艳。

「喂喂喂,臭男人们,别大呼小叫,这女生──呃,是樱羽的青梅竹马,要是你们敢不尊重就是和樱羽作对喔。」

「靠……!」

当松风这么叮咛后,男生们纷纷露出害怕的神情。

春太有些受伤地暗忖「我有那么可怕吗?」。

「来,雪季,别管他们了,我们继续吃饭。」

「啊,好。」

正当雪季急忙快速地走回春太身边时──

「我、我是春太的青梅竹马•冬野雪季,请、请大家多多指教。」

她停下脚步,对春太的同学们一鞠躬。

而男生们只因为这点小事便嚷嚷着「喔喔喔──」。

「哎呀呀,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那边还有空位呢。春太郎,拜啦。」

「好,不好意思。」

春太轻轻举起手后,松风也举手回应他,接着走向远方的座位。

班上男生对雪季投以饶富兴味的眼神,当春太瞪了一眼后,又移开视线,跟随松风而去。

「雪季,真亏你能和他们打招呼呢。」

「打、打招呼这点小事我还是办得到的,我已经不是小朋友了喔。」

雪季气呼呼地鼓起脸颊。

但这种动作很像小朋友──

「不过松风学长真的很贴心呢,如果说我是妹妹会很奇怪呢。」

「因为一年级里很少有人妹妹也同校呢。」

倘若为双胞胎或同年生的话还有可能,但敷衍过去还比较快吧。

而且雪季与春太、松风互为青梅竹马也并非谎言。

「但既然要说的话,说我是你女友还比较好。」

「……应该没办法吧,因为大家都知道我和晶穗在交往。」

因为雪季这等美少女出现便已经引起骚动了。

这时候再加上『新女友』这种属性的话,事情将一发不可收拾。

「那个,哥哥,我们等下也去找晶穗学姊吧。」

「咦?为什么?」

「毕竟她借了我制服,想请她看一下。」

「……也罢,说得也是。」

春太认为也不必让晶穗看,他不太想移动……

但事到如今,也不必在意小小的骚动了。

春太与雪季吃完便当,离开了餐厅。

在走廊上擦身而过的几名学生对雪季的美貌感到惊讶,并不解地歪着脑袋。

他们应该是对她的可爱外貌感到惊艳,并怀疑「那到底是谁?」吧。

在雪季旁的春太走得落落大方,所以没有引起学生间的骚动。

希望尽可能不要碰到老师。

春太边祈祷边走在走廊上,爬上楼梯──

「喔?」

「啊,你们在这里啊。」

来到春太等人的教室所在的楼层后,晶穗便从前方走来。

她此时与班上的两名朋友一起。

「喔──小雪,你真的来了啊,我们学校的制服很适合你耶。」

「谢、谢谢你,我在学餐吃饭了。」

「哈哈哈,小雪还真大胆呢。」

在旅行地点虽然发生过那种事,但雪季与晶穗表现得和乐融融。

雪季之所以心不在焉,果然不是因为晶穗吗?

春太愈来愈搞不懂了。

「找个适当的时机离开的话,就没问题了吧。」

「对,我会这么做的。不过,晶穗学姊,在那之前──」

雪季原本躲在春太背后,此时向前跨出一步。

「雪季。」

「请你稍等一下。」

雪季对春太这么说后,又走向晶穗一步──

「我、我会成为哥──不对,成为樱羽春太的女朋友!我绝对会把他从晶穗学姊身边抢回来!」

「…………!?」

雪季这么铿锵有力地说完后,便骤然转身撒腿跑走。

而春太无法训斥她说「走廊上禁止奔跑」这种理所当然的事。

「雪、雪季……?」

「原来如此,来这招啊,我和小雪都想要获得彼此的位置呢。」

「你在说什么悠哉话……」

春太对于露出微笑的晶穗感到无奈。

晶穗不想再当春太的女友,而打算成为妹妹。

雪季则不再当春太的妹妹,而想成为女友……?

「那女生不是之前在艾尔遇过的樱羽同学的妹妹吗……?」

「不过她说女朋友吧?嗯?怎么一回事?」

晶穗的朋友似乎陷入混乱之中。

突如其来地听见有人说要抢朋友男友的宣言。

而且那还是朋友男友的妹妹,不感到错愕还比较奇怪。

「阿春,那些事怎样都好,你先去追小雪比较好吧?」

「……对耶。」

春太也与雪季一样转身离开。

雪季既缺乏运动神经,又来到不熟悉的校园。

应该不难追上她。

不过就算能简单追上她──选择要说什么却相当困难。

晶穗跨出一步,雪季也介入其中。

春太也不能总是遭受牵连,受别人耍弄。

已经回不去了──春太做好觉悟,同时也只能这么认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