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二卷 第9话 妹妹想享受久违的天伦之乐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5:03:13

「春太的女友真的不用一起吃吗?」

「妈,可以啦,那家伙说要另外去吃。」

位于母亲家──

春太与雪季享受过温泉后,母子三人终于得以见面。

日前春太杀来见雪季时,以及讨论收留雪季时,他都有与母亲见面,因此并未睽违许久。

不过毕竟是过去能天天见面的家人,光是见上一面也教人开心。

天色已黑,餐厅桌上摆着母亲与雪季做的晚餐。

然而,不见晶穗的身影。

「那间旅馆今晚虽然没有空房,但能够提供一人份的晚餐,晶穗也觉得难得来旅行,与其吃家常菜,不如吃旅馆美食吧。」

「这样啊……但我很期待和她见面呢。」

「唉──妈咪,你听到哥哥的女友要一起来时,不是森七七了吗?」

「森七七是什么意思……不,我大概能猜得到,我又没生气。」

「唉,晶穗有什么问题吗?」

「所以说没有……没有喔。」

母亲的眼神十分游移。

「妈咪属于不喜欢儿子带女友回家的母亲喔。」

「雪季!别多嘴!」

「小冰她妈咪在小冰弟弟带女友回家时,大为兴奋,还盛情欢迎人家喔。」

雪季即便遭到母亲责骂,却仍毫不在意,继续说下去。

「欢迎?我真搞不懂,儿子带回家的那个女人可是敌人啊。」

「说什么那个女人啦。」

春太不知道母亲有这一面。

春太与母亲虽然并无血缘关系,但从懂事起便以母子身分一同生活。

他认为自己只有这位母亲,而母亲如今也当春太是亲生儿子。

只是她的爱情有点过度。

「……就让晶穗睡在车站吧。」

「妈咪,哥哥只是不坦率而已,要是你不让晶穗学姊进门,哥哥也会睡在外面的喔。」

「这季节要是睡在户外会冻死的啊!没事,是雪季太夸张了,我会周到地欢迎客人,会为那位叫晶穗的小姐准备棉被的。」

「那太好了,但那家伙传LINE说她在旅馆宴会厅唱歌,意外地很融入呢。」

「居、居然敢在宴会厅唱歌……晶穗学姊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呢……」

那对怕生的雪季而言,算是难以置信的野蛮行为。

「她打算尽量增加频道订阅人数吧,这样不知道她几点才会过来。」

「春太,这附近路灯很少,走路回来会很危险,我开车去接她。」

「好,那倒也是,妈,谢了。」

母亲在过去的家里很少开车,但在没什么大众运输的乡下必须开自己的车。

「妈咪做出了大人的判断……」

「雪季,妈妈也是会生气的喔。」

母亲似乎忘记刚刚才教训过女儿。

「好了,好了,难得吃顿饭,别吵架,来吃饭吧。这香菇炊饭很好吃呢。」

「那是妈妈做的喔,幸好符合你的口味,里面放的是鸿喜菇、舞菇和金针菇喔。现在虽然不是产季,但妈妈买到了不错的菇类。」

「你偶尔也会在家里做呢,但雪季不喜欢吃菇类。」

「那、那都是我小时候的事了,我现在敢大口大口吃。」

「雪季从小就很挑食,妈妈很伤脑筋呢。春太会好生哄你,让你吃下去,真是帮了妈妈大忙。」

「有、有吗?我以为是我自己克服挑食的……」

「你窜改自己的记忆了呢。」

听春太吐槽,雪季嘟起了嘴唇。

春太儿时的确多次假装津津有味地吃下妹妹不敢吃的食物。

但雪季不敢吃的食物之中,有春太也不太敢吃的东西。

哥哥真是难为。

「哥哥,先别说这个了,请多吃点我做的菜嘛。这道香煎鸡排,我成功地把皮煎得香香脆脆的喔。」

「我有在吃啊。话说,今天必须让妈多吃点。」

「我有在吃喔,雪季的厨艺也提升了很多呢。」

「我已经超越妈咪了。」

「哎呀呀,雪季,那叫做自信过剩喔。」

「呵呵呵,妈咪以为你能赢过每天都做菜的我吗?」

母女之间轰隆隆地弥漫着一股杀气。

就算是母女,彼此之间似乎还是有着不能退让的部分。

于是,结束了一顿不知道算和乐融融抑或杀气腾腾的晚餐后──

「呼~好饱,吃了好多。」

「春太,你真的吃了好多……你还要长得更高啊?」

「因为目前还没往横向长呢,或许会往直的长。」

春太感觉不需要长得更高了。

不过身高却违反自己的想法不断成长,所以他也莫可奈何。

「雪季也好像还会再长高……我们家的身高都很高呢。」

「我是真的希望别再长了,身高太高的话,能穿的衣服就有限……啊,我来收拾,妈咪你们请去休息吧。」

雪季手脚俐落地收拾餐具,拿去流理台。

春太与母亲则顺从她的好意,移动至客厅。

「呼……不过雪季的厨艺的确变好了,但我也没教她多少。」

「那家伙会认真学习自己有兴趣的事,像是做菜和电玩之类。」

「最重要的课业却一点也没兴趣,真教人头疼呢……春太,雪季的大考准备得还好吗?」

「…………」

「喂,别移开视线啊,妈妈会真的很担心。」

「我开玩笑的啦。好吧,我没对雪季说,但我觉得没问题,只要不出什么奇怪的错的话。」

「但雪季的恐怖之处就在于她可能会出错呢……春太,她的心理层面也靠你照顾了喔。不管我们有没有住在一起,这部分都只能拜托你了呢。」

「不对,因为那家伙最爱妈妈了,希望你在她大考前打通电话或视讯通话鼓励她。」

「但我想她也不会再一直妈咪、妈咪的叫一来向我撒娇了……这样啊,我也必须做好这点小事,因为我给你和雪季添麻烦了。」

「那是你和爸的问题,我已经没放在心上了。」

「……你和雪季不同,太早变得成熟了呢。」

「不好说呢。对了……我有很多事想问你。」

「什么?有怎么了吗?」

「啊,对了,对了,我都彻底忘了。」

雪季洗完碗盘,乒乒乓乓地走进客厅。

「你别忘了啊。」

春太用餐时之所以没提起某个话题,是因为难得家人吃顿团圆饭,倘若气氛变得尴尬会很头疼。

但雪季似乎彻底忘记这件事了。

「是霜月──霜月旅馆的事。」

晶穗是怎么看待雪季的呢?

春太虽然也在意这件事,但首先要先厘清这个问题。

「对,我也想问,你们为什么会跑去霜月旅馆──」

「晚安──!」

「…………!?」

屋外传来一股惊天动地的大嗓门。

春太顿时发现声音的主人是谁。

「那、那家伙……到底在干嘛啊?妈、雪季,我去看看。」

当他走出客厅,从玄关走向屋外──

「啊,阿春!你今天也莫名地大只呢!不过你大的不只是身高吧!哎唷,你这个少女杀手!」

「给我闭嘴一下!」

位于玄关外的当然是晶穗。

屋外明明天寒地冻,她却脱掉刺绣外套,披在肩膀上,上半身只穿着粉红色背心。

「……喂,霜月,这是怎么一回事?」

「对、对不起,这说来话长……」

霜月透子身穿女服务生的衣服,站在晶穗后方。

「喂喂喂──阿春,你在女友面前还想撩其他女生吗?」

晶穗嘿嘿憨笑,明显与平时不同。

已经不是『看似冷酷,其实表情还挺丰富的』这种程度的反差了。

「喂……晶穗,你该不会喝醉了吧?」

「我怎么可能喝醉啦~!人家还是JK唉。」

「……霜月,你让她喝酒了吗?」

「不、不是的,不对,这的确算是我们的错,但这算是意外……」

「总、总而言之,晶穗,这样会吵到邻居,你先进来吧。呃……可以的话,我也想请霜月说明一下来龙去脉。」

春太瞄了一眼停在屋前的车。

箱型车的车身上写着『霜月旅馆』,与春太几小时前搭乘的一模一样。

「说、说得也是,之后再请人来接我,我先让车开回去──」

霜月急忙对接驳车的司机说话,等说明完原委后,箱型车便缓缓地驶离屋前。

「春太……你的女友到底做了什么啊?」

「妈,等等,这家伙虽然很扯,但不会扯到喝醉后突然跑到人家门前。霜月,你解释一下。」

「是、是的。」

母亲出现在玄关,而雪季也躲在她后方。

「……………………」

雪季从母亲背后探出头来,并不发一语。

那与其是因为晶穗喝醉,不如说是因为霜月也在,所以呈现警戒模式。

「唉~阿春~给我水──啊,您该不会是阿春的妈妈吧!」

「对、对,我是春太和雪季的母亲,我叫冬野白音。」

「呀~大美女!真不愧是小雪的妈咪!有气质又温柔,真想和我家魔女对换呢!」

「魔、魔女……吗?」

「你不必在意这家伙的疯话。雪季,抱歉,可以帮我端杯水来吗?」

「啊,好。」

雪季或许是因为能逃离霜月,比平时更迅速地开始动作。

春太则搀扶着脚步踉跄的晶穗,移动至客厅,并强迫她坐到沙发上。

「呼……然后,霜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对、对不起,晶穗学姊在我们旅馆的宴会厅表演唱歌……」

「嗯,我有听她说。」

霜月虽然不是晶穗的学妹,但她似乎习惯这么称呼了。

「晶穗学姊很受开宴会的阿伯们──客人们喜爱。」

「嘿嘿嘿~每个家伙都是萝莉控呢!」

「好吧,我无法否定……啊,雪季,谢啦。」

雪季从厨房中回到客厅,忐忑不安地将水杯递给晶穗。

「小雪,谢谢,嗯、嗯,好好喝……!这一带的水很好喝呢!」

「那是矿泉水。」

「呼~……我活过来了……」

晶穗无视雪季的吐槽,深深吁出一口气。

「啊,我继续解释。其中一位客人缠上了晶穗学姊──对方拿着一瓶啤酒,当他骚扰学姊时,啤酒就泼到她的脸上……」

「吼唷~我被啤酒喷到了!连阿春都没喷到我脸上过啊!」

「好,够了,你该闭嘴了吧?」

春太根本不敢看母亲的脸。

他从刚才就不知道晶穗会说出什么话,怕得不得了。

「好吧,我知道这是一场意外,既然不是她自己喝的,那也没办法。」

「是、是的,因为她无法自己回来,所以就由我们送她回来了。」

「无论如何,我本来就打算请妈去载她回来啦……妈,这该怎么办?」

春太还是高中生,身旁没有人会喝酒。

由于父母也不太爱喝酒,因此不知道该如何应付醉汉。

「照这样子看来,等一下就会清醒了吧,只能让她喝水,等她睡着了。她这么醉的话,去洗澡也很危险,所以就直接让她睡了吧。」

「原来如此。」

春太点点头,稍微松了一口气。

这虽然是一次吓人的意外,但晶穗也因此不会与母亲交谈了。

毕竟晶穗纵使处于正常状态下,也不知道会说出什么呢。

「小透,谢谢你特地送她回来,你也长大了呢。」

「不会,都是我们不周到──唉?您是冬野同学的……妈妈吧?您认识我啊?」

「哎呀……对啊,说得也是,你遇到我和我们家的孩子时,才四、五岁吧。」

「唉?那个……樱羽大哥?」

「…………」

春太默默地摇了摇头。

由于他尚未听到任何说明,因此也不清楚状况。

「哈哈哈,怎么了?阿春、小雪和马尾妹都露出奇怪的表情唉。」

唯有晶穗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

「霜月家是我们──冬野家的亲戚喔,小透的妈妈是我的妹妹──也就是说,雪季和小透是表姊妹喔。」

「啥、啥!?霜月同学是我的表姊!?这不是超亲的亲戚吗!」

雪季虽然没有喝醉,却也不禁大呼小叫起来。

春太则因为太震惊而说不出话。

霸凌雪季的这名少女是自己的表妹──

这发展过于出乎意料。

「我、我和冬野同学是……表姊妹……?」

就连身为另一名当事人的霜月透子也睁大了嘴。

她一脸呆样,虽然不如雪季震惊,但还是糟蹋了她那张可爱的脸。

「呼唉……表姊妹是什么……亲家口味?」

晶穗因为突发意外而烂醉,呢喃着莫名其妙的话。

附带一提,有句俗谚就是在讲表亲共结连理,将如神仙眷属,琴瑟和鸣。

「妈,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因为我都没说,毕竟我和娘家断绝关系了喔。」

「竟然断绝关系,就算你一派轻松地说出那么沉重的话……」

春太也语不成句。

雪季与霜月为表姊妹实在令人过于意外,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母亲娘家的事。

春太兄妹只知道『母亲和娘家感情不睦』。

「我、我有听妈妈提过,她说我有阿姨和表妹,该不会就是……」

霜月用手抵着尖下巴喃喃自语。

她在露天温泉中也提过母亲亲戚的事,但真没想到那亲戚就是春太的母亲与雪季。

因此,春太也难掩震惊之情。

「对,她所说的阿姨──就是我吧,我是你妈妈的姊姊。」

「你说就是……」

霜月也对这真相感到愣怔。

那倒也是,因为她以为自己只是送晶穗回来而已。

并没有心理准备会在冬野家听到这种事情。

「可、可是,我没确切地听过阿姨的事,我连妈妈姊姊的名字也不知道。」

「不知道还比较正常吧,我叫冬野白音,小透,你也知道我妹妹──白濑的旧姓吧?」

「是、是冬野……」

「啥?和妈妈她们的姓氏一样啊。霜月,你以为这是巧合吗?」

「不是,这附近住了很多姓冬野的人,除了冬野同学──除了冬野雪季同学以外,我们这一届也有很多姓冬野的同学。」

「啊,的确是这样呢……」

雪季似乎也有印象。

「对啊,乡下有很多同姓的人,这座城镇有很多人姓『冬野』,我们老家附近则全都姓冬野,我没有夸张喔,去看墓碑也全都是冬野。」

母亲莫名有些厌恶地这么说道。

「……你们都是怎么区别大家的?」

「就会说住二邻的冬野或住山坡下的冬野这样,但几乎都会直接称呼对方的名字。」

「乡下的亲戚往来还真辛苦呢……」

春太几乎与父亲的亲戚毫无交流,没体验过这类辛劳。

「……嗯?这代表妈不是这里出生的?」

「我老家位于距离这城镇开车三十分钟远的地方喔,我们家和这镇上姓冬野的拥有相同的祖先。」

「变得愈来愈复杂了……」

总而言之,经整理后。

春太的母亲•冬野白音有一名叫做白濑的妹妹嫁进了霜月家。

在霜月家诞生的女儿就是位于此处的黑发马尾妹•霜月透子。

而理所当然地,雪季与透子互为表姊妹。

「唉,那么……我和樱羽大哥也算是表兄妹了?咦?但我只听妈妈提到我有表姊妹,没说有表哥……?」

「……好吧,应该也能对你说,那女孩好像睡着了。」

母亲瞄了沙发一眼。

而晶穗正躺在上面发出鼾鼾睡息。

这棘手的醉女终于坠入梦乡了。

「…………」

春太为了谨慎起见,试着摇了摇晶穗的肩膀。

据她的反应看来,似乎并没有装睡。

晶穗令人无法轻忽大意,但第一次喝酒让她彻底醉倒了。

「看来没问题,也罢,她都醉成那样了,应该不会记得刚刚提到的事吧。」

「看来好像是这样呢。小透,很遗憾的,我和雪季与春太并无血缘关系,所以说,你和春太也没有血缘关系喔。」

「是、是这样啊……!」

霜月显得相当惊讶,春太开始有些同情起她。

春太与雪季对这真相都感到惊讶,但对霜月而言,却是又知晓了另一项崭新事实。

「虽然这么说,但对我来说,春太也是我的儿子,如果有坏女人接近他,我就会迅速地赶走对方喔。」

「那个,妈,现在主题不是那个,等下次再说吧。」

「哎呀,说得也是,抱歉。」

母亲清了清喉咙。

「总而言之,我和老家断绝往来了──因为我妹妹多年前也去世了呢。」

「…………」

春太瞟了一眼霜月。

尽管有人提起亡母的话题,但她并未受到动摇。

距离她母亲过世已经过了好几年,她应该已经整理好自己的心情了吧。

「所以说,虽然我们搬家到这城镇,但我觉得不必特地对雪季说出霜月家的事……但我对你们变成朋友感到有些惊讶呢。」

「她们该说是朋友……比较算是同班同学啦。」

春太也不敢说霜月其实是个霸凌仔。

而霜月也露出尴尬的神情。

她应该没想到自己纠众霸凌的同班同学竟然会是自己的表妹吧。

「…………」

春太又瞄了一眼身旁,见到雪季不知为何陷入沉思。

或许因为资讯过多,令不擅长动脑的妹妹难以理出头绪。

「不过,妈,虽然那么说,但霜月是你的外甥女吧。住在这么近的地方,你都不会想去找她吗?」

「我已经和娘家断绝往来,也不能去打扰过世妹妹嫁进去的夫家啊。但我妹还在世时,我有带你们兄妹去拜访过她。」

「我想起来了──!」

雪季忽然发出会令人吓到跌倒的大嗓门。

「怎、怎么了,雪季?」

「那是我小时候的事!我们去了某间旅馆──然后,那里有一只缠着哥哥不放的狐狸精!」

「狐、狐狸精……冬野同学,你该不会是在说我吧?」

「对、对喔,我回想起来了,我小时候……曾和哥哥、妈咪一起搭电车出远门,住在一栋有大澡堂的屋子!」

「雪季,你都会记得一些奇怪的事情呢……」

任凭春太记得『霜月旅馆』的庭院,却无法唤醒记忆。

「对,爸爸因为上班没办法来,所以我就带着春太和雪季,三人一起住在霜月旅馆。白濑好几次都拜托我『请至少来玩一趟』,我和父母、亲戚虽然处得不好,但唯有妹妹很亲近我。」

「那时候我和雪季就见到霜月了啊……」

「对,那时候有个莫名地爱黏哥哥的奇怪女生!」

「奇怪女生……」

相较于雪季显得亢奋,霜月则依旧感到困惑。

霜月也与春太相同,并未回想起当时的记忆。

「对,我大概没对你说明你们是表姊妹,你们三人马上就打成一片,在霜月旅馆的庭院里四处玩耍了喔。」

「唉,打成一片……吗?但我的记忆不是这样唉……我记得我当时瞪了旅馆那女生……」

雪季似乎还无法释怀。

她原本就与霜月心有嫌隙,而虽然说是以前的事,但对于曾与哥哥感情融洽的少女似乎还产生了敌意。

「总而言之,重要的只有一点!哥哥和霜月同学不是表兄妹……!太好了,因为表兄妹可以结婚呢(译注:不同于台湾,日本三等亲可结婚,意即堂表兄弟姊妹可通婚。),真的好险。」

「雪季,那和结婚条件无关吧?」

「咦?不是表兄妹还比较危险……?」

「不对,所以说不是危不危险的问题。」

妹妹的脑筋似乎一片混乱,想法过于跳跃。

「雪季、小透,我知道你们很混乱,但因为这是事实,所以只能请你们接受。雪季,她是你的表姊小透喔,知道了吗?」

「表姊……小、透。」

「小、小雪──雪季。」

雪季与霜月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接受现实。

硬要说的话,霜月因为曾霸凌过雪季,因此感到心虚,试图与她保持距离。

就算两人是表姊妹,但也无法轻松地称呼对方的小名。

「也没办法马上要你们变得热络吧。对了,小透,你也顺便住下来吧。我会打电话联络你的家人,坦白说,我和你们家旅馆上上任的老板娘──你奶奶的关系不差喔。」

「是、是喔……」

霜月含糊地回答。

春太虽然想多问问详情,但因为资讯量过大,而无法梳理思绪。

更重要的是,让雪季与霜月收到更多讯息的话,也太可怜了。

母亲也察觉到这一点,因此打算让这话题告一段落吧。

对春太来说,为了雪季当然应该中止这话题,尽管有部分是为了霜月他也并无怨言。

而晶穗正乐天地呼呼大睡,不知道为何看起来有些欠揍。

雪季住在她原本住的寝室,晶穗与霜月则在客厅铺床就寝。

母亲对春太说可以睡在自己的寝室,但他婉拒,选择睡在客厅。

纵使是自己母亲,但抢走别人的床铺,也令他过意不去。

既然如此,睡在客厅沙发上还比较好。

「那个……」

「…………」

「那个,樱羽大哥,请起来。」

「……嗯?」

春太缓缓睁开双眼。

他虽然才正要进入梦乡,但大脑有些恍恍惚惚。

「抱歉打扰你睡觉。」

「……雪季,你也太有礼貌……唉,是霜月啊。」

客厅中当然没开灯,屋内一片漆黑。

沙发旁隐约能见到一道人影。

「唉,等等,你该不会要继续做在温泉里的事吧?」

「不、不是,不、不对,如果你想继续,我也不会不愿意──我也只好屈从。」

「我开玩笑的啦。」

『不会不愿意』与『只好屈从』的意思差了满多的。

霜月穿着雪季借她的T恤与短裤,并披着印有霜月旅馆字样、类似连帽的和服外套。

「先、先不提这个了……晶穗学姊不见了,我口渴起来后,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在了……」

「不见?」

春太拿起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机确认时间。

时间为凌晨一点。

「她是不是睡醒,想去洗个澡?我去看一下吧。」

「……就算你去偷看晶穗学姊洗澡,她也不会生气吗?」

「如果她被人偷看洗澡会大骂『呀,色狼!』的话,反而还比较恐怖呢。」

那八成是乔装成晶穗的其他人。

「樱羽大哥,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了,我去看了玄关,但没看到晶穗学姊的鞋子。」

「唉,代表她出去了?」

「对,这附近没什么变态,但夜路很黑……又有水路,而且她可能还没醒酒……」

「糟糕,对耶。」

假使晶穗还留有醉意地走在陌生的夜路上,那的确很危险。

春太心中一点一滴地涌起不安情绪──

「……等等。」

不过晶穗也不是笨蛋。

即便她喝茫了,但她会做出走在陌生夜路上这么危险的事吗?

如果没发生什么事的话,她不会那么做。

然而,倘若发生了什么事的话呢──?

「该不会……」

春太的睡意倏地全消,迅速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你、你怎么了吗?」

「我都忘了对那家伙不可轻忽大意了。」

晶穗有着隐瞒天大真相的前科。

原以为她睡死了──但她应该能轻而易举地骗过春太吧。

倘若她听见自己与雪季并无血缘关系──

晶穗不可能毫无想法。

她很可能脑中一片混乱,恍恍惚惚地不知道走去哪里了。

她不仅喝醉,又头脑混乱,走在夜间的乡村道路上──

「我去外面找找,霜月,你先睡吧。」

「咦,可是……你也不熟这附近的路吧?」

「她也不熟,所以应该不会跑太远。」

春太拿起摺放在客厅一角的毛衣,再穿上大衣。

「不能在这么晚的时间带国中生出门,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

「好、好的,不过我会醒着,如果有什么事,请打电话给我。」

「幸好我们有交换联络方式呢。」

春太差点笑了出来,拿起手机,走向屋外。

他为了避免吵醒母亲与雪季,慎重地打开大门,走向户外。

霜月应该会帮自己锁门吧,因为屋里只有女性,所以要多加小心。

「唔,好冷……」

春太虽然不像雪季那么夸张,但也满怕冷的。

这座城镇也是避暑胜地,夜晚寒意森森,令身体承受不住。

「那猪头有没有穿保暖一点啊……?」

晶穗大多时间都穿得不多,但春太希望她这次没这么鲁莽。

他用手机代替手电筒,总之先走向霜月旅馆的方向。

他不认识路,而且夜路阴暗。

尽管晶穗不同于常人,但应该会沿着稍微熟悉的路走吧。

春太无法压抑自己愈走愈快的脚步。

纵使他知道路旁也有水路,但还是不禁撒腿狂奔。

乡下的夜路比想像的更暗。

与樱羽家附近截然不同。

不只阴暗,而且附近万籁俱寂,令人毛骨悚然,坦白说,春太或许太小看乡下了。

不对,说这里是乡下虽然很失礼──

但此处连体格壮硕且胆子不小的春太也会觉得毛骨悚然。

就算晶穗是自愿外出,但此时也必定会感到不安。

「真是一个要人操心的妹──女人啊!」

「你刚刚是不是要说妹妹?」

「…………」

位于春太离开冬野家还未经过五分钟之处。

有着一座有屋顶与墙壁的木造公车站。

正面虽然门户大开,但足以遮风避雨。

公车站中也摆放着长椅。

长椅上──孤零零地坐着一名春太不可能认错的人。

「意外地在很近的地方呢……晶穗,你在干嘛啊?」

「嗯──……避寒?」

「要是你怕冷就待在家里啊!啊,太好了,你有穿着厚衣服。」

晶穗身穿附带连帽的连帽衫风和服外套。

「浴衣和和服外套都是马尾子带来的,那女孩很机灵呢。这件像连帽衫的和服外套很适合年轻人,可爱到连小雪也会微笑认同吧。」

「毕竟你喜欢连帽衫,那当然很适合你。」

她里面似乎穿着深蓝色的厚浴衣。

那是霜月旅馆的客用寝室服与外套。

霜月为了晶穗,放在她枕头边,她的确很机灵。

「话说,你才在干嘛?」

「当然是因为你突然不见了啊……!」

「你担心就来找我了啊。」

「…………」

「你之前明明抛弃我,跑去找小雪。」

「那、那是……事态紧急啊!」

雪季在新学校或许遭人排挤──

思及此,春太便坐立难安。

「我知道啦,我开玩笑的,我最知道你很关心妹妹──是个妹控。」

「你为什么要改口说成比较难听的说法?话说,说最知道也太夸张了吧,如果只说认识的时间,不是才半年而已吗?」

「从你的观点来看是那样呢。」

「那是什么另有所指的讲法啦……」

「你别在意,啊,先不说玩笑话了,谢谢你来找我。」

晶穗继续坐着,抬眸凝视春太,并意外地一脸认真如此说道。

她平时话里都不知有几分真心──但偶尔会露出这种表情。

「……我当然会来找你啊,三更半夜的别乱来。」

「不禁半夜跑出家门,也是因为我们血缘相近惹的祸吧。」

「那和血缘没有关系吧。」

春太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她莫非在自己与母亲他们交谈时醒来了?

既然有可能打草惊蛇,因此他也难以轻易问出口。

「话说回来,真亏你能找到我呢。」

「是你先开口的吧。」

「这也是多亏你和我之间常常心有灵犀啊。」

春太与晶穗的精神状态偶尔会一致。

那或许是因为两人是亲兄妹,但今晚必须感谢这种现象。

「先不提心有灵犀了……你为什么要半夜跑出来?」

「对不起,最大的理由是我想醒醒酒,我睡起来后,脑子还有点迷迷糊糊。我家魔女喝醉酒后,常常外出散步,所以我就有样学样了。」

「她也很让人担心呢……」

吹吹晚风,也许能醒酒,但步履阑珊地出门很危险吧。

「第二个理由呢?还有其他原因吧。」

「你今晚很会追根究柢呢,附带一提,我的醉意醒得差不多了。」

「那真是太好了,然后呢?」

春太尽管斟酌自己的言辞,却并未不再追问。

「……我想出来想想事情。」

晶穗重重地靠着长椅的椅背。

不知为何,她娇小的身躯状似比平时更加娇小──

「今晚如果能和你聊聊,别醒酒可能还比较好呢,这不是脑筋清醒的时候能谈的话题。」

「也没关系吧,常言道『出门在外,不怕见怪』,要聊什么都可以。」

既然她讲了这么多别有深意的话,春太也不能不追问下去。

「因为旅行结束之后,我也还会和你见面,所以放不下羞耻心呢。」

晶穗轻轻一笑后,将手放进和服外套的袖子里,发冷似地蜷缩身体──

「我一直都觉得很奇怪。」

「不不不,你从头开始说啊,别突然先讲感想。」

「在神话时代时,伊邪那岐大神和伊邪那美大神产下国土时,最先生下了淡路岛──」

「我虽然讲从头开始,但不用回溯到开天辟地之时啦。」

「你都不懂这是有水准的笑话,你回想一下,我有对你说过被魔女带去有我『哥哥』在的公园这件事吧?」

「有、有喔。」

他也听过晶穗说之后也独自去见『哥哥』。

但春太无从知晓『妹妹』曾来到与自己这么近的地方……

「在那之后,我去了那座公园很多次喔,两、三天前也去过了。」

「……啥?最近吗?但我的年纪已经到了不会去公园玩的……」

「我知道你不会在那里,但那算是我的习惯,而最近又恢复这习惯了。总而言之,我小时候曾多次去那座公园看春太郎喔。」

「你为什么要喊我喊得像松风一样──啊,你从那时候也就认识松风了?」

「猜对了,对我来说,你和松风同学都像是我单方面认识的青梅竹马呢。」

「单方面认识的青梅竹马──这观念也太新颖了。」

不过,这段话令春太感到震惊。

他从未察觉到自己被晶穗盯着。

不对,既然她来过公园那么多趟,或许至少应该曾映入自己眼帘。

尽管如此,春太的确完全没有认知到晶穗的存在。

「春太郎和松风同学,还有──」

「雪季吗……」

雪季也常在那座儿童公园一起玩。

而松风当然也不会因为她是女生就排挤人家。

「仔细想想──不对,就算不想也觉得很怪呢。」

「所以说是什么很怪啦?」

「妈妈明明向我提过阿春的事,却从未提起『那家妹妹』的事情呢。就算不仔细想想,也觉得这很怪吧?」

「……秋叶小姐告诉你『哥哥』的事,却不告诉你有小一岁的『妹妹』,这是很不自然没错。」

假如秋叶小姐有只告诉晶穗樱羽真太郎儿子的事,却不告知女儿的理由──

聪明的晶穗必定──不对,纵使不是晶穗,经过多年后,或许也会获得这个结论。

「那女孩『哥哥、哥哥』的喊你,所以我知道她是你的妹妹,但还是很奇怪呢。」

「或许……你比我们更早发现了真相。」

春太不由自主地差点笑了出来。

时值五月黄金周的最后一天,双亲的告白令春太与雪季坠落至地狱深渊。

竟然有一名出乎意料的人先行得知了当时父母所揭露的真相。

「小雪和马尾子是表姊妹吧?」

「喂,你真的是装睡喔……?」

「我只是隐约记得当时的事。算了,我当下无法理解,但醒来后就觉得大有问题。」

「你听到──当时我们谈的事了啊?」

「我原本是真的睡着了,但能清晰地听见小雪大声嚷嚷的声音。」

「……那家伙的声音很响亮呢。」

「她的声音好听到会想邀请她担任合声天使呢。」

「雪季唱歌唯一的优点就是她讨人喜欢喔。」

「……有韵味比较重要,她反而适合当主唱?」

晶穗从春太拐弯抹角的话里似乎察觉出来了。

雪季不仅课业与运动都吊车尾,连艺术方面的才华也一蹋糊涂。

「总之,我以为那是我在做梦……但你之前来我家和我妈聊天时,你们的对话让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不对劲?」

「你和我的爸爸有再婚吧,代表我们爸爸的生命中有你的生母、我妈和他的再婚对象,总共三个女人。」

「说什么女人……」

「你别在意这种小地方啦,而且魔女和你的生母明明是学姊学妹,却说不知道有小雪存在,然而她明明很在意你的事。」

「……也就是说?」

晶穗心中已经得出答案了。

仔细想想,她在春太日前与月夜见秋叶见面时,就已经推测出樱羽兄妹的秘密也不足为奇──

「综合思考刚刚小雪和妈妈说的话后,我就能够释怀了。」

晶穗平淡地低喃后──又深深吁出一口气。

「我思考着这些就睡不着了,左思右想,大脑好像要爆炸了,想说不出来吹吹风,就会睡不着。」

「你有行动力是一件很好的事……」

「我还听见了另一件事喔,你和马尾子不是表兄妹。」

「……就某种意义而言,你都重点性地听见了不希望你听到的事呢。」

「那么,樱羽春太对我的疑问的回答又是什么呢?」

「……全如月夜见晶穗刚刚所想像的喔。」

「我本来想说──这种事不讲清楚说明白的话,我没办法确定,但就是能够确定呢,这也是因为兄妹之间心心相印吗?」

「我们又不会特异功能,就算有血缘关系,也不会瞭解吧。」

然而,仅限当下这情境中,晶穗能确实感受到春太的所思所想。

毕竟,纵然没有决定性物证,但间接证据实在太齐全了。

「阿春,小雪不是你的亲生妹妹吧?」

「我和雪季没有血缘关系。」

既然晶穗已经察觉到了,继续敷衍也毫无意义。

不对,起初便应当对晶穗讲清楚──

「终于能确认了呢,早知道就更早问你了,我终于解决自童年时的疑问了。」

「还真久呢……」

「当我春天时在艾尔遇到你和小雪时,又觉得耿耿于怀了,因为你们不太像正常的兄妹,让我一直觉得怪怪的。」

晶穗的第六感似乎敏锐到类似超能力了。

松风、冷泉等人比晶穗更清楚春太与雪季有多么亲密,但尽管如此,他们从未怀疑过樱羽兄妹有无血缘关系。

抑或,因为晶穗是春太的亲生妹妹,所以才发现的呢……

「这样啊──我虽然有哥哥,却没有妹妹啊。」

「真遗憾,雪季是我一个人的妹妹。」

「在女友面前能做出这么妹控的发言,你真的好棒棒。也罢,不过啊……」

晶穗用力跳起似地站了起来,站到春太面前说:

「阿春,你啊,虽然是个妹控。」

「嗯?」

「但你最大的优点就是对妹妹很好。」

「那算是优点吗?」

「其他就只有身高很高和有点小聪明。」

「我认为这两点可以算在优点……但有点小聪明是怎样啦。」

不对,这的确算是小聪明。

纵使春太知道雪季并非自己的妹妹,而晶穗是亲生妹妹后,也仍然在两人之间摇摆不定。

不仅如此,可算是将两人都当作备胎。

这种行为被称为『小聪明』,他也难以否定。

「我一直都很羡慕你对妹妹那么好──一直都想据为己有。」

「……我有对你那么冷淡吗?不对,我虽然有对你说些不中听的话,但那该怎么说咧,算是掩饰害羞──喔唷,说这种话好羞耻!」

「我知道的,你只是对我没办法那么坦率。不过,不是那样的,我想你这小聪明应该能懂。」

没错,春太也察觉到了。

晶穗──她儿时怀抱的是对哥哥的崇拜之情。

她想要即使与人大打出手也愿意守护自己的人吧。

小时候,凭着孩童的脚力多次造访位于远方的公园并不正常。

那或许基于晶穗的家庭环境原本就不太正常。

没有亲生父亲,称呼自己的母亲为魔女,亲子间有种难以言喻的关系。

她对继父几乎毫无兴趣。

春太仅是稍微瞥见她的家庭环境。

尽管如此,那也难以称为一般的家庭。

晶穗在这种家庭中长大──

自然会对自幼不幸得知存在的『哥哥』抱有近似幻想的向往之情。

但春太并无信心能回应她这种向往──

「阿春,我虽然是你的亲妹妹,但一定没办法成为你妹妹。」

「……说得也是。」

「我是明白的,对你来说,妹妹就只有小雪一人。」

「对不起,但这一点绝不会变,我的妹妹──就只有雪季一人。」

无论如何修饰辞藻,也无法敷衍过去。

毕竟对春太而言,这是一项绝对无从更改的事实。

「唉,你想和我分手,对吧?」

「…………」

但他无法立刻回答。

春太当初之所以与晶穗交往,多少有些心血来潮。

不过那并非一时鬼迷心窍。

当春太与雪季分离两地时,拯救了他的人无疑是晶穗──

他对于喜欢上晶穗全无后悔。

「事到如今也绝对没办法回到一般的同学关系了,我们没办法成为兄妹,没办法当成朋友,没办法结为情侣──那么,应该怎么办呢?」

「我们没有改变彼此的关系,一直走到这一步,必须给出一个答案了……」

晶穗也与春太抱持着相同的烦恼。

不对,正因为她知晓自己诞生的秘密,所以多年以来都受此折磨吧。

春太与晶穗为何交往了呢?

事到如今思考这个问题也莫可奈何,他也不想责怪晶穗。

唯有自己不受折磨,享受与晶穗的恋爱关系,令春太感到心虚亏欠。

「阿春,我们就这样去远方吧。」

「你说……远方?」

「我和你在这社会上不是兄妹,而是同班同学,因为没做DNA鉴定。所以不论妈妈或你爸说什么,都不确定我们是亲兄妹。」

「那倒也是,但……」

「而且我们长得超级不像,你那么大只,我却是小不点,一高一矮的兄妹虽然不怎么罕见,但谁都不会知道我们是亲兄妹啊。」

「但我知道我和你是兄妹。」

「我明知我们是亲兄妹,却离不开你。」

「……!」

晶穗用双手环住春太的背,强而有力地抱紧了他。

「我深深明白我和你是谁,彼此之间又有什么关系。不过,再一次就好,真的再一次就好,我想和你──有肌肤之亲。」

「…………没办法的吧。」

伦理或常识怎样都好──

春太并未坚强到能斩钉截铁地这么说。

无论拒绝或接受她的请求,似乎都会伤害她──

「那我也不能再当你的女友了,既然如此,就只剩下一个选项。」

晶穗放开搂住春太的手,退后了一步。

「我可能一开始就比较希望是这样。」

「这样……?」

「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去那座公园,从远处眺望着你,就像跟踪狂一样,但我之所以会这么做──」

「…………」

空中零零星星地飘下白色物体。

一如出发前春太说的,这座城镇已经寒冷到会下雪了──

「我一直希望的是去你身边,握住你的手跟你说,希望像小雪一样,像她一样亲昵地称呼你为──『哥哥』。」

「晶穗……」

晶穗脸颊上流淌下一缕泪水。

这声『哥哥』远比起真相大白的那天,晶穗说「初次见面,哥哥」时──更加哀戚。

她忘记了身为春太女友的自己。

试图成为多年来渴望却又绝对无法如愿以偿的自己。

她盼望获得雪季一直以来所在的位置,如今也这么期盼。

我想让她站到这个位置上吗?抑或,让她站到这位置上也无妨呢?

春太的心中无法给出答案。

不知道过了五分钟、十分钟,或是永远。

这段既长又短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雪花并未堆积,飘落至地上后便消失无踪。

「唉,晶穗,我──」

「哥哥、晶穗学姊,我可以打扰一下吗?」

「…………!?」

春太听到突如其来的嗓音,倏地转过头去。

位于公车站五公尺远外──

「雪、雪季!?」

「我打扰到你们了吗……?」

冬野雪季身穿厚大衣,并紧紧地围着围巾,做好十全的御寒准备。

「雪、雪季,你这样很危险吧!没和我一起的时候,晚上不能外出啊!」

「你都不会对我说这种温柔的话呢。」

晶穗不知为何彷佛被枪指着一般举起了双手,装傻似地这么说道。

她的泪水早已风干,脸上露出了笑容。

「不要紧的,有小透陪我──不对,是我请她陪我,当地人最罩了。」

「你们好,我是当地人……」

距离雪季又几公尺外,能见到霜月也在。

而她之所以露出歉疚的神情,或许是因为春太叫她待在家里,但她最后还是出门了吧。

「你、你们从什么时候就在了?」

「唉?我们才刚刚到……我们没有偷听你们讲话喔。」

雪季摇了摇头,霜月则赞同似地不住点头。

春太心想「她们莫名地有些神似呢」。

「先不说这个了,我注意到哥哥跑出家里,总觉得放不下心──」

「抱歉吵醒你了,霜月也是。」

「不会……」

霜月摇了摇头,脸红到即使在黑暗之中也能看得出来。

「哥哥,你是出门找晶穗学姊的吧,我有听小透说了。」

「对,我也很抱歉。」

「那倒没关系……要是有女生半夜出门,哥哥当然会去找人……」

而尽管雪季说「当然」,却露出些许无法释怀的神情。

就算晶穗并非女友或妹妹,但面临相同情况时,春太也必定会外出寻找。

不过,问题不在于这里吧。

但春太也难以化为言语,雪季究竟在意什么──

「不过我也没办法乖乖待在家里,不小心就──」

「小雪,谢谢你来找我,我差点一时鬼迷心窍,好险──好险──」

「唉,鬼迷心窍……」

「我本来想和你哥哥分手,但还是先保留一下吧。要是我们分手了,或许会让你更生气呢。」

「让、让我生气?不,我不会对你生气喔……?」

「真的吗?」

「……我有点生气,因为你没讲一声就拐跑人家的哥哥。」

「说得也是。」

「…………」

两名少女无视春太,聊着春太的话题。

然而,春太根本无法介入晶穗与雪季之间。

「哈哈哈,你就算生气也很可爱呢,很想继续惹你生气。」

「唉、唉唉……?」

继续惹雪季生气──

这代表晶穗打算成为自己真正的妹妹吗──

春太的妹妹唯有雪季一人。

自己的亲生妹妹却是晶穗。

无论她本人是否这么希望,但都无法改变两人互为兄妹的这项事实──

「阿春现在想的是正确的喔。」

「…………」

「唉,小雪。」

「什、什么事?」

「抱歉,我不小心听到了,你不是阿春的亲妹妹吧。」

「…………」

雪季慌张地望向春太──春太则莫可奈何地向她点了点头。

「所以说,小雪。」

「什、什么事?」

「我可以代替你成为阿春的妹妹吗?」

「唉?成、成为哥哥的妹妹…………?」

晶穗究竟在说什么──雪季露出了彻底无法理解的神情。

毕竟雪季仍然不知道春太与晶穗之间的秘密,因此这也理所当然。

春太心中当然也还没有向雪季说明的觉悟。

晶穗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春太如今难以挤出力气,去追问这种关键问题。

于雪花点点飘舞之中,四名少年少女仅是默默地伫立于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