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二卷 第7话 妹妹非常爱困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5:02:51

进入十一月中旬的某个周六──

春太与雪季兄妹站在车站月台等待电车进站。

旅行地点当然是兄妹母亲的家。

目的是去该地的国中办理几项雪季大考相关事宜。

以及让母亲见见两名孩子的脸。

雪季原本就很黏妈妈,而春太偶尔也想见抚养自己长大的母亲。

「唔──今天很冷呢。」

雪季穿着冬季厚大衣,甚至围上围巾,全副武装。

这妹妹很不耐寒。

不过她的大衣下露出身穿迷你裙的双腿,这种无法割舍爱打扮之处颇有她的风格。

「那边好像会更冷喔,听说那边偶尔在十一月时就会下初雪了。」

「唉──……虽然对妈妈过意不去,但还好我搬回来了……」

「对啊,虽然这么说,但我也很怕冷呢。」

「哈哈哈,说得也是,哥哥以前会窝在电暖器前动也不动呢。」

「你记得还真清楚。」

樱羽家目前只开暖气,但过去不知为何也会用电暖器。

春太也记得自己用得最凶。

「晶穗学姊穿得很少呢,你都不会冷吗?」

「嗯~我不会冷,我认为就算到了那边,穿这样也没事。」

「…………」

雪季身旁站着一名在黑长发上挑染粉红的娇小少女──月夜见晶穗。

她身穿低胸粉红色背心,再披上有花卉刺绣的黑色刺绣外套,下半身为牛仔短裙以及黑色袜。

她的打扮的确不适合今天的气温。

「晶穗,就算你会冷,我也不会把我的外套借给你喔。」

「哎呀,你好冷淡,冷酷得根本不像人家的男友呢。」

「你现在回家还来得及喔。」

此处为距离春太家最近的转运车站。

距离晶穗家不需三十分钟即可抵达。

「你少顺便赶我回家,小雪,你哥哥好像想和你两人一起旅行呢。」

「哥哥──……你不可以欺负人家啦。」

「好,我不会再那么说了。」

「男友比起我,更听妹妹说的话。好吧,我早就知道了,是无所谓啦。」

晶穗浮夸地做出反应,高高地耸肩。

她肩上背着吉他盒。

虽然也不需要带吉他来,但摇滚女孩随时与乐器一心同体。

「不过,小雪,不好意思,我也一起跟你们去了。」

「不会,完全OK喔。」

雪季笑容可掬地说道。

你不是说自己不喜欢晶穗吗?

春太在心里想着这么,却并未说出口。

「啊,不好意思,妈咪打来了。」

「好。」

春太点点头后,雪季便稍微远离两人,开始通话。

应该是在当地等待的母亲打来确认孩子是否有依照预定时间出发吧。

「喂,晶穗。」

「好啦,等等,这里是外面,你妹妹也在,别那么馋我的身子。」

「谁馋你身子了啊,为什么你也要一起来?」

「因为我之前去问候过你爸了,接着就想换问候妈妈。」

「……你的问候方法还真新潮呢。」

真没想到自己的女友会就另一层意义,称呼自己的父亲为「爸爸」。

不对,晶穗实际上并未这么说──但那次初次见面过于出乎意料。

「好吧,我也懂你会担心,对樱羽家来说,我就像是一颗炸弹嘛。」

「你少自己那么说,算了……实际上,我也有担心这件事。」

「不要紧的啦,我家魔女也说他不太知道小雪妈妈的事啊,小雪妈妈也根本不知道我的事。」

「是这样没错……话说回来,魔女答应你了啊?」

「她要我买荞麦面和野泽菜回去。」

「……秋叶小姐的兴趣还真老成。」

总而言之,晶穗似乎取得父母的同意了。

尽管她有些不落俗套,但仍旧是高一女生。

他们家应该也没随随便便到不经父母许可即能外宿旅游吧。

「咦,那是真的吗!」

「……嗯?」

春太转过头后,见到雪季边讲电话,边露出大吃一惊的表情。

「啊,好……那等到那边,再请你和我详细说明。」

雪季似乎并未注意到自己大呼一声,兀自讲着电话。

「是什么事?」

「不知道,算了。因为她们母女偶尔才能见面,所以也会有值得惊讶的事吧?」

「是这样吗……?」

如果有需要,雪季应该会主动对自己说吧。

总而言之,春太决定不深入追问。

「哥哥、晶穗学姊,让你们久等了──」

「喔。」

「哥哥,请听我说,妈咪真的太过度保护我了,因为我和你在一起,所以根本不可能上错车啊。」

「雪季,你也知道只有你自己时你会上错车啊。」

这虽然是春太的直觉,但令雪季惊讶的并非母亲过度保护吧。

「嗯~过度保护的人真的是你们妈妈吗──?」

「晶穗,要是你废话太多,就丢下你走了喔。」

「有不能讲废话的旅行吗?」

「哥哥,对啊。真是的,你还要欺负人家吗?你为什么都只对晶穗学姊这样啊?」

「小雪,那是因为阿春他在家人面前和女友打情骂俏会觉得很羞耻,所以反而就会这样讲话,是傲娇吗?」

「啊~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个头……」

接下来明明要去旅行,但春太的头开始痛了起来。

果然应该拒绝让晶穗同行。

在自己不知情时,晶穗已经与雪季取得联系,并决定跟来。

但由于他也没有反对的理由,因此无论知不知情,结果都相同。

三人闲聊之时,电车进站,三人便搭上电车。

幸好还有座位,两名女孩在春太左右坐下。

之后要搭急行电车三十分钟,转车再搭六十分钟,最后再转地方路线搭四十分钟。

转车与步行移动相加起来将近三小时。

然而──

春太过去曾一度骑着轻型机车前往当地,比起上次,这次的旅程实在是太舒适了。

左右还有两名可爱的女孩,坐着就能抵达目的地。

「……呼──……呼──」

「咦?小雪睡着了?」

「好像是,明明半小时后就要转车了,她昨天好像没睡好。」

「这样啊……她的睡脸也太可爱了吧,可爱到能收参观费呢。」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付钱叫别人不准看呢。」

但春太也不会夸张到想要独占妹妹的睡脸。

「不过她没睡好……回去之前那个家让她心情那么沉重吗?」

「那是当然,因为她在那里发生了很多事,所以才会搬回来啊。」

对雪季而言,母亲所居住的城镇没什么美好的回忆。

再加上还要见曾经霸凌自己的霜月。

这妹妹神经意外地没那么大条,自然会因为紧张而睡不着。

「好吧,就让她睡吧。晶穗,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

「什么话题啊?」

「你到底是为什么要跟来?」

「当然是因为我姑且算是你的女友,担心男友会和妹妹搞外遇。」

「和妹妹搞外遇。」

这摇滚少女口无遮拦地道出惊人之语。

「你想想,『你之前和我不认识的女人一起逛街吧!』『喔,那是我妹啦』『什么嘛,我还以为你劈腿了──』,不是常有这种误会,但如果是你,和你妹的关系最为可疑了。」

「好,就让你闭上那喋喋不休的嘴吧。」

「喔~我好歹也是频道订阅两千人的人气U Cuber喔,要是我曝露被男友家暴,你可是会被网友出征的喔。」

「……订阅人数增加很多,真是太好了呢。」

当然,那样的数字还不算很红。

「你之前不是上传了校庆演唱会不露脸的神秘女孩影片,那样也还是不行吗?」

「果然不应该保留实力,该露脸吧。只靠自弹自唱的话,听说就算是专业音乐人,订阅数也很难突破一万呢。」

「不,你真的别露脸啊……」

晶穗无疑是一名美少女,就算未博得人气,但也很有可能多了跟踪狂。

「也有情侣一起拍片的U Cuber喔,你也要一起吗?你又高又瘦,乍看之下也许很帅喔。」

「抱歉我仔细一看就不帅了呢,等雪季起来,我再问问她。」

「你好没尊严喔,只有小雪觉得你比偶像花美男还帅呢。」

「我也想问问我女友的意见呢……」

晶穗今天比平时更加百无禁忌。

话说回来,女友与妹妹,两人之间言语穿梭着令人五味杂陈的字词。

春太本就对这趟旅程感到不祥的预感,在见到晶穗这么嗨后,更觉得不安。

「也罢,对女生来说,会想和男友一起旅行啊。」

「结果还是那种模棱两可的理由啊。」

春太并不认为晶穗在欺骗自己。

因为自己是笨蛋,才不觉得受她背叛了吗?

抑或,脑中理解了晶穗是自己的妹妹呢?

又或者──

无论晶穗是谁,自己都喜欢她呢?

春太认为最后的答案最为正常,却也无可救药。

「我想和小雪再多聊聊。」

「为什么啊?」

「因为她处于我过去也许能拥有的位置上。」

「…………」

晶穗是春太的亲妹妹──

假如过去有些不同,春太难以否定她可能以妹妹身分与自己住在一起。

「所以我想知道小雪是怎样的女孩。」

「……我说啊,她还不知情啊,我丑话先说在前──」

「放心吧,我不打算主动说出口,我真的完全没那么想过。」

「你那么坚决否定反而可疑啊。」

「虽然自己这么说也很怪──」

晶穗轻轻地将小巧的头靠在春太的肩上。

「我也不是什么坏人,不打算妨碍雪季获得幸福。不过我姑且算是──你的女友喔。」

「……说得也是。」

春太只能附和。

他自己也明白不能一直拖延下去。

不过,自己到底应该如何是好?

他无法改变晶穗是自己亲妹妹这一点。

正常思考,应当只能分手,但晶穗似乎不打算分手。

春太也不想强迫晶穗断绝与自己的关系。

纵使他无法让晶穗继续当自己的女友,但因为她是亲生妹妹,所以也无法与她分离。

「我姑且先说了,在这趟旅行结束前,我一定会给出结论。」

「事情会这么顺利吗?我可能会先下手为强啊。」

「……你又打算搞什么鬼了?」

晶穗似乎乐在其中。

这虽然令人火大,但另一方面,春太并不讨厌她这种个性。

「唔──……哥哥……我这样也升上SS级了喔──……」

「…………」

无血缘关系的妹妹在一旁低喃天真无邪的呓语。

自己打算怎么解决与晶穗之间的关系,这或许将导致自己与雪季之间的关系产生变化。

这么一想,春太也不得不谨慎行事。

历经近三小时的电车之旅后──

结果,雪季几乎都在睡觉。

由于她睡迷糊了,因此当转车时,春太非得拉着她的手才行。

「呼唔唔……好想睡……」

「因为你睡了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啊。」

三人结束长时间的电车之旅,抵达距离母亲家最近的车站。

而即使说最近,但步行也需要花三十分以上才能走到家。

「阿春,接着该怎么办?搭公车吗?」

「说得也是,但距离下一班车还要二十分呢。」

春太也是第一次搭电车来此,因此不知道交通方式。

「真奇怪,既然电车和公车的班次都不多,那时间配合一下不就好了,公车应该要在电车抵达后来不是吗?」

「就算你对我这么说也没用啊。不过,雪季,妈说她没办法来接我们吧?」

「唔?因为妈咪很晚下班,所以总是哥哥来接我……」

「这下没辙了,她变回幼幼班了。」

「她一定很想睡吧,你知道你妈的家在哪里吧?」

「我知道,但走路会很远。」

「我们就慢慢走吧,小雪在途中会慢慢醒来吧。」

「那倒也是……」

母亲见到久违的爱女,对方却睡迷糊退化成幼幼班,她也会很伤脑筋吧。

「那就走吧,来,雪季,别跌倒──」

「那个!」

「嗯?」

春太突然听见一道高亢的嗓音,而转向了声音来源。

他见到一名少女,对方身穿黑色水手服,并用发圈将黑发绑成马尾。

「咦?你是……」

「什么?是你在这里的小三喔?」

「哪有可能!不是的,她是──你叫霜月吧?」

「对……我叫霜月透子,好久不见。」

霜月一鞠躬,后脑勺的马尾摇了摇。

「那、那个……冬野同学也好久不见……」

「……唔?冬野?我是小雪喔……?」

「你别在意,她睡到刚刚,还有点迷糊。」

「是、是这样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冬野同学这样……」

「那倒也是。」

雪季在人前会紧张,因此不会显露出松懈的模样。

她目前因为极度睡眠不足,以及春太在身边感到安心,所以才放松下来了吧。

「霜月,你怎么知道我们抵达的时间?」

「不,我听说你们要来学校,所以觉得大概会是这时间……」

「你不是他在地的小三,而是跟踪狂啊?居然特地跟踪这男人,品味真糟。」

「晶穗,你稍微闭嘴一下。」

「不、不只是冬野同学,你还带着另一位很漂亮的人呢,樱羽春太……学长。」

「我可不是你的学长。」

「喂,阿春,别对国中生讲话那么冷淡,人家是好孩子啊。」

「你只是因为被她称赞漂亮吧。」

晶穗虽然是美少女,但因为身材娇小,所以不太会被形容为『漂亮』,因此更加开心吧。

「那么,你特地来埋伏我们,是想干嘛?」

「那个,樱羽学──樱羽大哥,能不能两人单独聊聊呢?」

「…………」

坦白说,春太目前也对霜月没什么好感。

不过对方是国中生──是比自己小的女孩。

「阿春,你就去吧,我会带小雪回家的。」

晶穗相当可靠,而且只要运用手机的地图应用程式就没问题了吧。

这是比自己年纪小的女孩的恳求,而且既然女友也这么说了──

「就一下下而已,因为我们还要回家和去学校呢。」

「好、好的。」

自己或许不仅对妹妹,而是对所有年纪小的女孩都很好。

春太短暂地回想起那戴红框眼镜的女孩,不禁这么心想。

春太受霜月引路,移动到车站旁的咖啡厅。

这虽然说是咖啡厅,却有种古早味吃茶店的感觉。

相较于时髦的咖啡厅,春太更喜欢这种老旧的店家。

「这附近好歹也算有咖啡厅呢。」

「乡下也有像样的店,多少有些流行的连锁店喔。」

「是喔,原来如此。」

甚至没有便利商店的穷乡僻壤或许已经愈来愈少了。

但这对在都会出生长大的春太而言毫无关系。

春太点了咖啡,霜月点了奶茶。

「……松风学长在这里吃了四人份的早餐。」

「那家伙还真的吃了早餐喔。」

松风带走霜月与她的朋友时,曾经这么说过。

春太原以为那是让自己与雪季两人私下共处的借口,没想到他真的去吃早餐了。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知道雪季会来?」

「因为班导说溜嘴了……冬野同学搬家在我们学校闹得满大的,对班上同学来说,冬野同学到校是一大事件。」

「原来如此……」

听说雪季很受男生欢迎。

雪季离开学校与暂时返校在国中算是一大事件吧。

虽然是泄漏了个资,但老师可能没想太多,就对学生说了这些。

「你要找我说什么呢?」

「我当然明白你讨厌我。」

「对,我讨厌你,你可以当我很幼稚。」

「……不,我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

霜月表现得乖巧柔顺。

与当时在仓库中霸凌雪季之时,简直判若两人。

霜月是一名适合绑黑马尾的清纯少女。

假如不知道她的所作所为,多数男人会对她抱有好感吧。

不过既然春太在农具仓库目睹了她的另一面,就难以对她产生好感。

「霜月,如果你想道歉,那可就搞错对象了。」

「我想道歉……吗?」

「鬼才知道,我才和你说第二次话,加起来总共没超过五分钟,我怎么可能会知道你在想什么。」

春太吁出一口气。

此时店员端来咖啡与奶茶,他喝了一口。

「不,抱歉我讲得这么呛,我没打算要欺负你,你的确霸凌了我妹,但我这当哥哥的不打算继续介入,你们也不打算再霸凌她了吧。」

假使霜月死缠烂打地企图霸凌雪季,两人之间也有一段距离。

又或者,雪季可能从今天之后便不会再来这座城镇了。

「我这么说后,你可能会更讨厌我……但我没有自觉自己在霸凌别人,当我发现那算是霸凌后,觉得毛骨悚然。」

「干嘛,你要装自己是受害者啊?」

「不、不是的,我知道自己是加害者!也被松风学长骂过……」

「……既然如此,你就没什么好做的了吧,雪季决定忘记在这里发生过的事,我也不打算再和你们有牵扯。」

「……我不该旧事重提吗?」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说,因为你自己心里纠结,所以要雪季陪你到你放下为止──我又来了,抱歉。」

春太在霜月面前不禁会变得幼稚起来。

「不会,被人骂或许还比较轻松……」

「你也不必那么被虐吧,还有。」

「?」

「你也马上就要大考了吧,你不是靠推甄,是要直接去考试吗?」

「呃,对,我要去考有点远的学校。」

「那你就不必想这些有的没的,专心准备考试就好。要是你落榜,雪季也会过意不去吧。我妹和我不同,她的个性很善良,所以要是你没考上,她可能会真的很消沉。」

「是、是这样啊……」

春太在心中苦笑,暗想「对啊」。

雪季就是这么善良的好好小姐。

但她也录起被霜月等人霸凌时的声音,不单纯是个滥好人。

「啊,等一下。」

有LINE传到春太手机中,他便确认一下讯息。

【雪季】〔我到家了。〕

【雪季】〔妈妈有紧急的工作出门,晚上才回来。〕

「…………」

雪季与晶穗提早一步走去家里,似乎顺利地抵达了。

母亲转换职场之后,目前似乎也很忙。

母亲尚未见到『儿子的女友』。

春太希望她们能继续互不见面,但希望薄弱。

他真心害怕晶穗会对母亲乱说话。

「总之,我妹好像顺利清醒了。」

「冬野同学在哥哥面前个性会不一样呢……」

「大家在家里和外面的态度常常都会不太一样吧,你又是怎样呢?」

「……因为我家是做生意的,所以和一般人相比,差异或许更大。」

「喔,做生意的啊,是做什么生意?」

「是旅馆,规模没那么大,但很有历史……」

「是所谓的老字号旅馆啊。」

霜月点了点头。

「那有温泉──啊,雪季又传讯息来了,你等一下。」

【雪季】〔时间虽然有点早,但我去一趟学校。〕

【雪季】〔晶穗学姊会陪我去。〕

【雪季】〔只是和老师面谈,所以不要紧的。〕

「唉?咦?这样就好吗?」

「怎么了吗?」

「不对,雪季现在要去学校,我妈目前好像不在,但没监护人陪也行吗?」

「我没听老师说那么多,但应该是要确认现况和升学志愿吧?冬野同学应该也决定报考学校了,我认为只有她本人去也没问题。」

「原来如此,那倒也是。」

雪季姑且算是这城镇的国中的学生。

在形式上,校方也想在大考前确认这些事项。

「也必须回来报告考上了啊。啊,还要来拿毕业证书。不对,那可以请校方邮寄吧?」

「你好像无论如何都不想让妹妹来这里呢……」

「你别放在心上,我妹虽然看起来那样,但相当纤细呢。」

哥哥也不能总是宠溺她,但趁能守护时,他想继续守护她。

这是春太目前的方针。

「虽然这么说,但我突然就没事做了呢,妈晚上才会回来……」

「啊,既然这样!你要不要来我家的旅馆?我们有温泉,也可只泡澡不住宿。」

「能不住宿只泡温泉呢,家人能一起泡吗?」

「对,可以──樱羽大哥,你该不会想和冬野同学一起泡吧?」

「……没有。」

春太对自己反射性的提问感到后悔,暗忖「糟糕」。

「啊,不会,我们不会介意家人一起泡,虽然不能提到太多客人的私事……但常常会有高中生的女儿和家人一起泡澡喔。」

「喔~……这样啊。」

春太过去在家里也常与雪季一起洗澡。

由于最近有父亲监视,因此无法一起泡澡。

「樱羽大哥,请你务必来一趟,应该说……我希望樱羽大哥和冬野同学一起来,还有那位漂亮的妹妹。」

「虽然你说妹妹,但人家可比你大啊。」

「啊,对不起……不过请让我招待各位,当然不会收你们钱。」

「温泉喔……」

这趟旅程的目的主要是见母亲一面以及去国中办事。

不过既然母亲晚上才回家,就必须打发多余的时间。

千里迢迢而来,只见家人一面就回去也太浪费了。

既然如此──

「那么,我就接受你的招待吧。可以等我和雪季、晶穗──那小只女会合后再去吧?我先用LINE联络她们。」

「当然可以!请三位一起来!」

霜月表现得很积极。

应该说,她或许起初便打算招待春太与雪季来旅馆,稍微偿还罪孽吧。

春太不经意地对她酸言酸语。

虽然稍微报复她,也不会良心不安,但是──

「对了,其实我有点事要问你。」

「问、问我吗?」

「你之前见了我那损友吧?」

「……对。」

霜月点了点头,脸倏地一红。

看来松风并非开玩笑。

眼前这可爱的国中女生和挚友在床上──

春太感觉脑海会出现恶心的画面,又挥去自己的想像。

「我姑且想听听当时的事,要是你不想说的话,当然不用说。」

「好、好的……」

春太心中不知道第几次反省「这问法有点坏心眼呢」。

然而,或许该承认自己在霜月面前无法保持冷静。

温泉旅馆『霜月』──

将平时念做『SHIMOTSUKI』的霜月转为破音字,念成『SOUGETSU』。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还有许多我不知道的事呢。」

春太泡在霜月旅馆的温泉中,吁出一口气。

霜月透子的家是一间比想像中更大的旅馆。

拥有超越百年的历史,庄严的木造建筑也逾百岁。

此处距离车站前的咖啡厅相当远,但霜月叫了旅馆的接送巴士,转眼间就到了。

「这是我朋友的哥哥。」

霜月向旅馆员工这么说明。

春太则对霜月自称是雪季朋友这一点感到有些疙瘩。

不过他不打算针对这鸡毛蒜皮的小事发脾气。

而旅馆员工也缺乏营利的精神,一脸和善地带领春太走向温泉。

目前才刚过中午,平时这时段应为清扫时间。

他们似乎特地为了春太开放温泉。

「呼~……这温泉好舒服……」

春太对温泉没什么兴趣,但这真不错。

这是一座满大的露天温泉,在泡进去前相当寒冷,但一旦泡进去之后,热度令人舒适。

「雪季会喜欢这个呢,她怕冷又喜欢泡澡。」

等雪季来后,应该会一起泡澡吧。

春太不想错过雪季因为温泉而乐不可支的表情。

「……晶穗要怎么办呢?」

春太目前没和晶穗一起洗过澡。

他们办完事之后,总是轮流洗澡。

晶穗喜欢自己洗,春太也不曾强求过她。

自己、雪季与晶穗三人一起──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

「那个,樱羽大哥……」

「嗯?」

当春太转过头后──

「打、打扰了……」

见到──霜月透子将一头黑长发盘在后方,仅用毛巾遮住自己的裸体。

「我、我来帮你刷背。」

「……这间旅馆还附带老板女儿帮忙刷背的服务啊?那当然会门庭若市呢。」

「不、不是这样的,因为你是冬野同学的哥哥……所、所以才有这服务。」

「…………」

我怎么老是遇到碰上我之后脑子就不正常的女生?

春太不禁这么怀疑。

可爱的国中女生正一丝不挂地坐在春太身后。

就算是容易宠溺年纪小女生的春太,他也仅会对这国中嫩妹尖酸刻薄。

「……霜月,以国中生来说,你还真牺牲色相呢。」

位于露天温泉的冲澡区──

春太姑且用毛巾围在腰上。

坐在春太背后的国中女生正用洗澡巾为自己刷背。

「这和国中生或高中生无关,但没有付出就说自己有在反省,我想别人也不会接受,我自己也难以释怀。」

「这是什么惩罚游戏吗?」

「不、不是这样的……樱羽大哥的背好宽喔……」

「因为我长太高了啊,但也没比松风宽啦。」

「…………」

春太感受到霜月在后方僵住。

「你知道我……去找过松风学长?」

「对,我姑且有听他说过,你好像……和他讲了很多心里话。」

「……对不起,这和松风学长明明没有关系,但我不小心就依赖他了。」

「那也没关系啦,他很习惯被学弟妹依赖了。」

「是那种感觉没错……他很受学校的学弟妹仰慕呢,尤其是女生。」

「对,他对学妹很好,但对学弟像厉鬼一样凶呢。」

「是、是喔?我以为他对谁都很好。」

「他虽然很凶,但学弟也很仰慕他喔。当我还在打篮球时,我以为自己对学弟比较好,却好像没什么人崇拜我呢。」

「你们参加一样的社团啊,两位的感情果然很好呢。」

「普普啦,普普。背已经刷完了吧,我都要脱皮了。」

「对、对不起!」

霜月握住洗澡巾的手倏地离开背部。

「换我帮你刷背吧?」

「唉、唉唉!?」

当我转过头去后,见到国中女生裹着毛巾的半裸娇躯。

「呀……!请、请不要突然转过来!」

「不想被我看到的话,就穿个泳衣不就好了。」

「我们家的温泉禁止穿泳衣泡澡……」

「你在小地方真一板一眼呢。」

目前的包场状态不合常规,服务也不合常规,因此也不需要在意规则了吧。

「不对,抱歉我突然转过来,你别担心,我没恶质到会抢松风的女友。」

「恶质……不,我没和松风学长交往喔。」

「嗯……?」

松风曾说──他和来找他的霜月上了本垒。

对朋友这么说有点神经大条,但高中男生都是这样。

「松风学长……那个,我因为冬野同学的事很低潮……我明明是加害者,却装作自己才是被害者,表现得很消沉,他只是安慰了我而已。仔细想想,我做了很丢脸的事。」

「是喔……」

松风应该并未轻挑到会享受一夜风流。

他大概是相当中意这可爱的国中女孩吧。

因为雪季曾遭她霸凌,因此春太感到心情复杂,但也没不识相到会对朋友的恋爱说三道四。

「我大概不会再见到松风学长了……至少我是这么打算的。」

「……如果你想见他,我可以当中间人喔。」

「唉?不,我刚刚不是在催你,真的是我的真心话。」

「什么嘛,是我想太多了啊。」

对学妹太好的似乎不只是我那朋友。

我不禁多管闲事了。

「身体已经洗得够干净了,我可以再下去泡一次吧?」

「好、好的,当然可以。」

春太尽量不去看霜月,解开腰际的毛巾泡进温泉。

「呼……哈──好暖和……露天果然会很冷,但泡在温泉里真爽。」

「谢谢你,我们家的温泉具备能消除疲劳的效果喔。」

「是这样啊。」

春太不太相信温泉的效果,但温暖的池水令人舒服似神仙。

「请问……樱羽大哥,我也能一起泡吗?」

「你也不必问过我啊,因为我是靠你安排才能泡温泉的呢。」

「那、那我打扰了……」

霜月身为温泉旅馆的千金,对温泉礼仪有所坚持。

她轻轻地解开原本紧紧包裹身体的毛巾。

一双意外丰满的酥胸彷佛弹出浴巾一般,令人一览无遗。

「等等!」

「唉?」

春太气势汹汹地制止试图迅速遮住胸部的霜月。

「这样啊──……」

「唉,那个,被你盯着看也太……」

霜月依然露出两坨浑圆酥胸,蓦地满脸通红。

「没到……D呢,应该是C罩杯吧。」

「是、是没有错,真亏你光看就能知道呢。」

「因为我妹是D罩杯,你比她小。」

「……樱羽大哥,你有看过冬野同学的胸部啊……?」

霜月之前一直显得歉疚万分,但目前眼神却宛如在看垃圾。

「隔着衣服看也会知道吧,而且我妹很老实,也会大剌剌地说出胸部罩杯。」

春太当然直接看过雪季的裸胸无数次了。

他将妹妹的雪胸谨记在心,与如今眼前的双峰比较,甚至能顿时判断出孰大孰小。

「那和我对冬野同学的印象截然不同呢……她很端庄……和跟男生一起泡温泉的我相比,感觉像是不同世界的千金大小姐……」

「她至少不像是千金大小姐呢。」

不过由于雪季的外表相当成熟,因此初次见面时,常被人误会是良家闺女。

「呃,然后……我差不多可以遮住身体了吧?」

「喔,抱歉,我明明对你说了那么多刻薄的话,却说想看你的身体,真的很渣呢。不对,因为我也是健全的高中男生嘛,眼前有女生的裸体的话,当然会想看。」

「……抱歉在你长篇大论到一半时打断你,但我可以遮住身体了吗?」

「好吧,因为我之所以长篇大论,也只是想趁这段时间看一下你的裸体而已,你可以泡了喔。」

「你一五一十地招供了呢……好,我打扰了。」

霜月唰啦一声泡进温泉,坐到春太的对面。

由于这是浊汤,因此泡到胸部一半以上后,便看不见重点部位了。

「霜月,你知道吗?听说半身浴比较健康喔,泡到心窝口下面──」

「我当然知道半身浴,应该说,你还想看吗……?」

「我开玩笑的啦。」

春太也没有那么饥渴。

「我这样好像在利用你的弱点,我玩笑开得太过头了,抱歉。」

「不、不会……只是被你看到裸体,是也无所谓……」

霜月虽然面红耳赤,却似乎并不放在心上。

以国中生而言还真豪放──不对,应该是她的个性相当奇葩。

「先不提这个了,你能享受我家温泉,更教人开心。」

「对,这温泉很棒,露天澡堂的气氛也超赞。」

「谢、谢谢你……」

「这间旅馆的客人满多的呢,是一间很棒的旅馆。」

「托你的福……但我只能帮一些简单的事。」

「因为你还是国中生,来日方长吧。你打算继承旅馆吗?」

「姑且是这么打算,我妈担任老板娘,但多年前过世了,我们旅馆一直都没有老板娘,我必须努力……」

「……这样啊。」

尽管春太的家庭环境也颇复杂,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我爸这边几乎没有女性亲戚,所以只有我能担任老板娘,我不太认识妈妈那边的亲戚,但好像有阿姨和表姊妹……啊,这种话题无关紧要呢。」

「我不太清楚旅馆的眉眉角角,但由前任老板娘的女儿继承是最佳方案吧。」

这种印象虽然很单纯,但一提到旅馆就会想到老板娘。

而且如果有美女老板娘,人气更会扶摇直上吧。

霜月目前也是一名外表成熟的美女,再过几年,应该能成为出色的老板娘。

「对、对不起,明明招待你来泡温泉,却聊了这么多无趣的话题。」

「你别那么提心吊胆。」

春太不禁露出苦笑。

「算了,我也欣赏到好东西,所以你不必再顾虑到我的心情了。雪季──只要你不再骚扰她就好。」

「我、我不是为了这样才让你看我胸部……不对,你说得也是,我对自己的身材有点信心,有想说用它来致歉。」

「对了,松风也稍微提过。霜月,听说你在这一带是出名的正妹呢。」

「我、我才没有说得那么夸张!不对,我在我家旅馆姑且算是招牌女郎……所以有点得意忘形也是事实,不过我完全比不上冬野同学。」

「那也没办法吧,因为雪季可爱到普通的偶像都望尘莫及呢,就算你比不上她,但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也没有意义。」

「樱羽大哥是妹控吗……?」

「我是。」

春太光明正大地承认。

他早已习惯被当作妹控,事到如今也不会否定。

「好、好厉害……我听松风学长说你骑了整晚机车跑来这里……」

「珍惜妹妹就会被当作脑子有问题的人,这种风气真教人无法接受,这总比起不珍惜妹妹来得好吧。」

「我认为你说得对。」

霜月意外地单纯,直截了当地这么肯定。

在春太认识的人之中,不会消遣他是妹控的就只有松风、冰川&冷泉双人组吧。

「我们本来在聊什么呢?好了,等泡完温泉,就全部忘记吧。」

「请、请等一下……你说要忘记……但我没办法忘记被你看过裸体的事耶。」

「不是你让我看的吗?不对,我也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呢。」

「那、那是没错,是我让你看我裸体,以示歉意……」

「你的道歉很有诚意呢,这样松风当然会中意你。」

霜月透子虽然不及雪季与晶穗,却也是一名美少女,而且身材玲珑有致。

胸围以国中生而言,也算很波涛汹涌了。

「你说中意……但我没被松风学长看过身体啊。」

「那倒也是……唉,等等,霜月,你和松风睡过了吧?」

「睡、睡过!?你、你是说上床吗!?」

「啊,抱歉,我不小心就讲太直白了。」

春太之前明明都含糊带过,却不由自主地明讲出声。

「我、我们没有上过床!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没有……?」

春太的大脑混乱了起来。

松风明确地说「我和霜月睡过了」。

这名挚友属于不会炫耀性经验的类型──春太原本这么坚信。

「真的吗?你真的没和松风睡过?」

「请、请不要一直说睡过……你、你还是第一个看到我胸部的人……」

霜月迅速地用手遮住胸部。

她柔嫩的酥胸被手臂压住,弹润地凹陷下去。

「不过就算不看胸部,还是能上床吧?」

「你、你好坚持喔,我之前见了松风学长……宣泄出种种心事后,他就摸摸我的头……只有这样。不对,我突然跑来,有点太依赖人家了,我有在反省,真的很丢脸。」

「…………」

霜月刚刚听到春太提起松风,之所以面红耳赤──似乎是因为自己依赖他人而感到羞耻。

坦白说,春太对霜月透子的印象不好。

即便外表可爱,但他甚至觉得她骨子里有一副蛇蝎心肠。

不过他不认为她正在说谎。

既然如此──说谎的人就变成松风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什么?总、总而言之,是你误会了。松风学长很帅气,又很会打篮球,我很尊敬他……但、但是我们没有上床,而且我从来都没有那种经验……」

「……我知道了,抱歉我说了莫名其妙的话。」

「而且,松风学长也知道我喜欢谁……」

「嗯嗯?」

「没事,什么都没有!请记得我还是处女就好!」

「这、这样啊。」

春太也认为今天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霜月透子。

纵使知道她目前还是处女,也没有什么意义。

「我、我差不多该泡完了,雪季她们可能马上就会到了。」

「好……说得也是,其实我本来都做好觉悟了……」

「你干嘛那么遗憾啊……」

「我应该说明我为什么遗憾吗……?」

「……不,不需要。」

春太虽然能猜想得到霜月想说什么,但选择不去猜想。

霜月对两人将发展到欣赏胸部以上的状况有所觉悟──这种小事全无所谓。

春太有女朋友,也有一名可爱的妹妹。

他并未对女生饥渴到会轻易地屈服于国中正妹的诱惑。

然而──假使目前并非处于自己即将与雪季等人会合的状况,结论或许又会迥然相异。

毕竟先将恋爱与对妹妹的爱摆在一边,高中男生是一种容易受到性欲所左右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