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二卷 第2话 妹妹当两人独处后便无法忍耐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5:01:11

春太与雪季大玩特玩后回到家中。

雪季就好的意义相当健忘,她忘记了明天后的不安,由衷享受着放松时光。

对春太来说,自今年黄金周后,也历经了约半年的大风大浪。

幸好能在此时忘记一切,与挚爱的妹妹到处玩耍。

尽管也有不可忘却的真相──但将一切压抑在心中的话,春太有朝一日肯定会崩溃。

雪季的升学考在即,春太必须撑住。

「咦?车不在家里耶。」

「真的,爸出门了吧。」

兄妹俩站在家门口,发现车不在家里。

樱羽家的车一年到头多半都待在车库中。

父亲搭电车通勤,假日则或许因为嫌麻烦,不太爱驾车外出。

春太满十八岁之后,打算考取驾照,开车接送妹妹,因此希望家里的车还不要退休。

「嗯……啊,我漏看了,爸有传LINE。」

「哥哥……你都不认真看爸比的LINE。」

「今天松风和学校的朋友也都陆续传LINE来,我就忽略掉爸的LINE了。」

春太看了父亲传来的讯息。

他听说朋友住院,去探病了。

「他说晚饭前会回家,还会买寿司回来。」

「就算他不买,我也会煮饭啊……」

「他想减轻你的负担吧,你今天也累了,不是正好。」

「但煮饭不会造成我的负担啊,不过寿司让人很开心喔。」

寿司是雪季最爱吃的食物,她看起来是真的很开心。

「鲔鱼、透抽、比目鱼、鲑鱼、赤贝、鲍鱼、虾子、鲔鱼、鲷鱼♪」

「你好嗨喔。」

春太见到妹妹开心得蹦蹦跳跳,不由自主地露出苦笑。

他决定将鲔鱼中腹与赤身让给最爱鲔鱼的妹妹。

比起油脂浓醇的大腹肉,雪季更爱清爽的中腹肉与赤身。

自儿时起,纵使是自己爱吃的食物,春太也会让给雪季。

他自己也觉得太溺爱妹妹了,但见到雪季开心的表情就会情不自禁地宠溺她。

「啊,春太、雪季。」

「唉,啊,您好。」

「您、您好。」

兄妹一同点头致意。

与两人搭话的是住在附近的太太。

「哎呀呀,你们今天一起出门啊?还是一样感情真好。」

「哈、哈哈哈……」

春太不禁堆起营业式笑容。

这位太太手里提着购物袋,应该是刚买完东西要回家。

「真好呢,感情融洽的兄妹真温馨──我们家小孩上高中后就不互动了,已经有三年没说过话了吧。」

「有、有这么夸张喔?」

春太也认识这位太太的孩子。

应该是一对差两岁的兄妹,目前都是大学生,已经离家生活了。

这对兄妹对春太两人都很亲切温柔。

「真是的,家里的气氛总是很紧绷~像你们一样感情这么好是最棒的了。」

「哈哈哈,真不好意思。」

「你不用害羞啦。啊,我打扰到你们了呢,拜拜。」

太太高雅地笑了笑后,离开春太家前。

她并非调侃,而是真心觉得春太兄妹令人暖心一笑。

「……雪季,你要不要对邻居们再亲切一点?」

「对、对不起,我不太擅长应付大人。」

雪季躲在春太背后,除了寒暄之外不发一语。

每当与成年人交谈时,妹妹全部会丢给哥哥处理。

「不过我好难想像他们家气氛不好喔。」

「对啊,他们家的哥哥和姊姊人明明很好。」

「话说回来,我有好几年没看到他们一起出现了。」

「这代表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呢。」

那位太太理应也知道春太与雪季的父母离异,以及雪季暂时搬离此地。

尽管如此,她却并未深入询问樱羽家的私事。

邻居相处需要保持适当的距离。

「哎呀,对了……」

春太打开大门,再走进家门前,看了一下车库。

盖着车罩的轻型机车──冷泉号稳妥地停在车库一角。

纵使那是一辆二手车,但仍然不算便宜,所以他担心有没有被偷。

「哥哥,不要紧的,你也有上大锁啊。」

「嗯──我是知道啦。」

春太露出苦笑,走回玄关前,打开门锁,走进家门。

雪季关上家门,当门锁发出「喀锵」一声后──

「哥哥……♡」

「雪季。」

春太伸手环住雪季的腰肢,雪季也搂住春太的颈部。

在那之后,两人双唇交叠,亲吻了无数次。

「嗯嗯……哥哥……嗯……♡」

兄妹俩贪婪地吸吮彼此的唇瓣,双舌交缠,紧紧搂住对方──

「呼──……哥哥,你一走进玄关就这样。」

「你也一样吧。」

「哈哈,穿帮了啊。」

雪季灿烂一笑。

兄妹俩在家门外虽然能光明正大地享受约会乐趣,但不敢在可能会被人瞧见的地方接吻。

尽管陌生人见到也只会认为他们是一对情侣,但这是为了谨慎起见。

他们原本就是一对肢体接触频率很高的兄妹,自从雪季搬回来之后,就连接吻也变得理所当然。

早上有早安吻,出门前有出门吻,回家后也立刻有回家吻。

当然在睡前也有晚安吻。

纵然没有特殊理由,但当两人私下共处时,便会自然而然地索求彼此的唇。

目前兄妹俩仅止于接吻与稍微抚触身体。

过去当春太飙车去迎接雪季时,曾一度差点跨过最后一线,但之后未曾发生过那么擦枪走火的事。

春太原本就知道两人之间有这种危险的情愫存在。

他深知倘若自己要求,可爱的妹妹不会拒绝自己。

就现况而言,雪季似乎认为兄妹间的肢体接触只是变得稍微亲密一些──

但春太面对雪季这身材香艳窈窕的绝世美少女,并无信心能永远把持住自己。

「哥哥,再亲一次……♡」

「好……」

正当春太低头时,手机在口袋中震动起来。

这支手机总是在气氛正好时介入。

「……啧。」

「哥哥,请接吧。」

雪季微笑着退开一步,倚着玄关的门。

春太也能不管手机,但既然雪季这么说,他也只能查看。

「……呜哇。」

「怎么了吗?」

「是我打工的前辈,她说『有一人缺勤,只有我一人顾店,紧急请求支援』……这样。」

「啊,是那位大学女生,她长得很漂亮呢。」

「她只有外表漂亮。」

阳向美波,大二女生。

她是春太打工的电玩专卖店『露西达』的前辈店员,也是最老资格的工读生。

她在工作方面很干练,但因为她不打算发挥自己的才华,所以令人头疼。

雪季自从回来之后,曾多次去为春太探班,也在探班时见过美波。

「我也只有外表漂亮啊。」

「不,你的个性也很可爱。」

「那倒也是,但我不太拿个性当卖点呢。」

「也罢,只有我知道就够了。」

「没错,没错。」

假如被旁人听见,绝对会认为「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啊」。

雪季在春太以外的人面前,也绝不会理所当然似地说出自己的可爱之处。

「我姑且必须回覆一下,就回她说『请加油吧』。」

「哥、哥哥,不行啦,如果人家有困难,就要去帮忙。」

雪季不仅个性可爱,也很善良。

「只有你来拜托,才能让我出手帮忙。」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

雪季别有深意地盯着春太。

眼神里诉说着「你被女生拜托都不会拒绝吧」。

不对,或许没那么深的意义。

「真是的,明明还有寿司等着我。」

「我会帮你留起来的。」

「好,我的中腹肉和赤身就给你,你要趁新鲜时吃喔。」

「那就和你喜欢的海胆和鲑鱼卵交换吧。」

「成交。」

「好♡」

两人再度双唇交叠,春太轻轻地搂过雪季的翘臀,不断品尝妹妹的樱唇。

「……没办法,我去去就回。」

「啊,再等一下。」

「嗯?怎么了?」

被雪季喊住的话,别说一下下,无论多少时间春太都愿意奉陪。

「那个……抱歉我打扰你去祭拜。」

「……你还放在心上啊,我真的一点也不觉得你碍事。」

春太笑着说道。

他并非体恤妹妹,而是出自真心这么说。

他认为幸好有雪季陪自己一起去。

假如只有自己一个人,或许不到母亲墓前就会中途折返了。

生母对于自己来说过于遥远──

她或许因为父亲的背叛而在伤心中离世。

纵使她已殁,但仍需要一些勇气才能去见她。

「还有,谢谢你陪我一起玩,我最喜欢哥哥了。」

「……雪季,我也喜欢你喔。」

春太又笑了一笑,将手轻轻放到妹妹头上。

雪季比一般人更在意发型,但就算被春太摸头,也从未嫌恶。

然而──

春太不禁心想着「她会说出『最喜欢』这三字,就代表果然还是个孩子」。

「那我差不多该出门了。」

「抱歉喊住你,打工要加油喔。」

明明时值难得的星期天,办完令人忧郁的事,正要尽情地享受乐趣。

却因为意料之外的劳动,使得这一天将继续奔波下去。

「辛苦了──」

「阿樱,辛苦了~」

「……请等一下,美波姊,你为什么在内场?」

距离樱羽家最近的一栋购物中心『艾尔』。

位于其中一角的电玩专卖店『露西达』。

这间店也有贩卖全新游戏软体,但主要是贩售二手软体。

内场并无更衣室,自后门走进的房间兼具办公室、更衣室与休息室的功能。

里面有一张长桌,并摆了几张摺叠椅。

一名女子正坐在椅子上滑着手机。

她有一头红色中长发,左耳戴着白色耳环。

嘴角有颗性感的黑痣。

今天的打扮是黑色高领毛衣与白色迷你窄裙。

外头套着印有『露西达』商标的围裙。

「现在不是只有一个人顾店吗?那谁在站柜台?」

「有原本正在陪家人的店长。」

「喂喂喂。」

春太稍微打开通往店面楼层的门,的确见到店长站在柜台。

他平常都身穿衬衫、长裤还牢牢系着领带,今天却穿着休闲的毛衣与牛仔裤。

的确有种假日模式的爸爸感。

春太轻轻阖上了门。

「……虽然店长很可怜,但这样我不来也行吧?」

「我刚刚的LINE是发到店内群组的吧?店长看到后就跑来了。」

「我明明回我要来了……」

「只有人家和你的话,大家可能会觉得我们会卿卿我我?」

「我们从没在店里卿卿我我过吧!」

「照你那说法,好像我们曾在店外卿卿我我过。」

「……我讲错话了,店长也太爱操心了。」

「他的胆子真的太小了,这明明是出于兴趣才开的店。」

「这、这间店是出于兴趣才开的喔?」

「咦?你不知道啊,店长的爸妈留给他好几栋公寓和华厦喔。」

「还真爽呢……」

店长是一名四十岁胡渣男,长得像全球最知名的水管工。

我都不知道他是有钱人。

「不是聊天的时候了。」

春太再度打开通往店面的门,悄声对店长说:

「店长,您辛苦了,我过来了,等下会和美波姊一起顾店。」

「唉?可以吗?毕竟你今天没班,真是不好意思。」

店长转过头来,尽管这么说,却满面笑容,看起来喜孜孜。

现在他还来得及回去陪家人吧。

「那柜台就拜托你了,你要好好监督阳向喔。」

「我总是有好好监督她。」

「真是靠得住……这间店有天就请你继承吧。」

店长一脸正经地这么说,接着走回内场。

别说继承了,等我高中毕业时,这间店能否跨越游戏业界的大风大浪,还没关门大吉呢?

春太思考着这么失礼的问题,并站到柜台前。

「话说,根本就没客人啊……」

店内门可罗雀。

仔细想想,周日傍晚本来就不会有什么客人上门光顾电玩专卖店。

由于春太不常排这时间的班,因此并未注意到这一点。

「阿樱,你别发呆,如果没客人,还有其他事可以做吧。」

「……那美波姊,柜台就麻烦你了。」

美波也来到店面,拍了一下春太的肩膀。

店员也不必紧紧顾着柜台,两人一起站柜台也没意义。

春太环顾店内,稍微整理起架上商品。

尽管如此,由于库存没什么变化,所以商品依然整齐地排列着。

春太担忧地想「别说毕业后,能不能撑到一年后都有问题」。

这间店的打工时薪虽然不高,但对喜爱电玩的春太而言,是一个能舒适地工作的环境。

店长人很好,其他店员大多也很亲切。

美波也是一名美女,看着赏心悦目,她工作能力又强,除了个性以外没有问题。

「嗯──……啊!这是!」

春太看着看着货架,忽然留意到其中一样商品。

他拿着商品走回柜台。

「那个,美波姊。」

「如果你要偷偷干走就别让我看见啊。」

「那样不就马上会被炒鱿鱼,不是啦,我可以买这个吗?」

「嗯?又是一块很老的电玩呢,你要买这个啊?」

「我才不想被你这怀旧玩家这么说。」

春太曾去美波家玩,见识过她家堆满了自己从未听过的怀旧游戏。

「啧啧,别把人家讲得像怀古魔人,美波会乖乖玩最近的新游戏,再和怀旧游戏比较,然后在推特上发『最近的游戏喔──』这样。」

「你真难搞耶。」

然而,好好地玩完最新游戏,也是身为一名玩家的正确礼仪。

不对,不论正确或错误,春太喜欢的游戏不分古今中外,他是能全面乐在其中的玩家。

「呃,这叫什么?第一代『SB』,这是大概十年前的游戏吧?」

「这是我们家第一款买给我的游戏喔。」

「这样啊,你有玩这个的主机吗?」

「有喔,如果没坏掉的话啦。」

「原来你有喔,听说『Vii Ⅴ』不容易坏,应该不要紧吧?现在还找得到地方修……嗯──我们店里没有二手货库存,咦?现在卖掉价格还不错呢。阿樱,怎么样?要是你家的主机还能用,要不要卖给我们店?」

「请别开始谈生意啦,我才不会卖掉充满回忆的主机呢。」

「呵……太天真了,回忆遇到空间不足的问题时,根本无能为力啊。」

「就算被你这家里堆满东西的人这么说,也没有说服力。那么,我可以买这款游戏吧?」

「可以呀,如果店长碎碎念,要记得说美波姊完全不知情喔。」

「你完全没想要袒护我这后辈嘛。」

实际上,店长吩咐说如果看到喜欢的游戏,可以自行买取。

露西达的店长没什么打算做生意。

「我妹从以前就很爱玩这个,但我弄丢本来那块了。」

春太想起曾因为这样与雪季吵架。

兄妹俩自幼便几乎不曾吵架,因此相当稀奇。

「我偶尔会去找,但没想到会在我们店里看到……」

「嗯──这好像是昨天收购的,我们卖了很多第一代SB的廉价版,但不太有机会看到普通版呢。」

「对对对,而且普通版和廉价版的包装不一样,我喜欢普通版的。」

雪季喜欢普通版的包装,她沉迷于这款电玩时,甚至曾将它放在书桌上当作装饰。

春太偷偷带出门并弄丢后,她受到很大的打击。

雪季边哭边骂春太时,也令他受到打击。

「话说回来,你妹妹之前有来店里呢,你是要送她啊──我也懂你为什么会想送礼物讨好她了,因为她爆干可爱的嘛。」

「请你注意一下自己的用字遣词。」

这位打工前辈只论外表的话,也是爆干可爱啦。

「美波在客人面前都是亲切又清纯的大姊姊店员就好了啊。」

「…………」

很遗憾,事实如她所说,所以令人伤脑筋。

许多老主顾都会算准美波负责柜台的时间上门光顾。

「我不是为了讨好我妹啦,她现在正在用功准备大考,在她课业碰壁时送给她的话,应该能帮她转换心情。」

「那不就叫做讨好?」

「……也对。」

不过,二手电玩软体一旦错过,或许就不会再有机会入手。

两千九百八十日圆,以十年前的游戏来说这价钱实在有点高,但也莫可奈何。

「不过,阿樱真不错呢,有那么爆──楚楚可人的妹妹。」

「你意外地没什么形容词库存呢。对啊,我家妹妹很可爱喔。」

如今自己对妹妹这二字另有所思,但也只能这么说吧。

「你能直截了当地称赞妹妹的外表也很了不起呢,她的发型和长相都很成熟,身高也很高,但要说不像国中生,倒也不会呢。她还保有一些稚嫩的感觉,而且那也让她更可爱了。」

「你的说明也太长了,但我懂你想说什么啦。」

雪季是一名美少女,身材高䠷,长相成熟,但依然适合『可爱』这形容词。

她仍然有些不完美之处,而那令她更加可爱了。

「……对了阿樱,你有你妹的照片吗?」

「没那么多,还在三位数而已。」

「表示有可能达到四位数喔!阿樱,就算是女友,也不会拍那么多张喔!」

「是、是喔……」

春太留意周遭。

他明白现场没有客人,但店员在柜台里聊天被人撞见就不好了,令他不禁会介意。

「不过你为什么要她的照片?你没打什么歪主意吧?」

「呵呵呵,这可不好说呢。」

这位前辈很会装坏人脸。

不过即使美波是一位吊儿郎当的前辈,春太也知道她并非坏人。

「我有个朋友在当读者模特儿,最近在事务所也做类似经纪人的工作。」

「请等一下,你不会是打算让雪季去当模特儿吧?」

「不行吗?」

「她绝对无法在陌生的大人面前拍照的。」

雪季拥有成熟的美貌,看似懂事可靠,但其实很怕生。

单论外表,她充分具备担任模特儿的资格,但以个性来看就不可能了。

「这样啊,真可惜,我那朋友说可爱国高中嫩妹不管有多少不够,一直在四处寻找呢。」

「光听这句话,感觉是很糟糕的人耶……」

四处寻找可爱国高中女生,有股犯罪气息。

「对了,你那黑长发巨乳萝莉女友呢?」

「她比起当模特儿,更爱唱歌喔。」

「话说回来,她有背着吉他呢。阿樱,你之前常和她在艾尔的停车场幽会并打得火热,但最近都没看到她呢?」

「……我们才没打得火热,也没在停车场幽会。」

美波八成只见过春太与晶穗两人相处的画面一、两次而已吧。

然而,自己最近的确没和晶穗在外碰面。

「我懂可爱妹妹终于回家的心情,但放着女友不管很糟糕喔。」

「我没放着她不管……」

「妹妹再怎样都只是妹妹,但和女友分手后,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符合自己喜好的女生去和其他男生交往了喔。」

「别提这么刺耳的话题……」

妹妹再怎样都只是妹妹──

这句话沉重得足以令春太的心脏停止运作。

符口自己喜好的女生。

那也是事实。

纵然自己遭她那么直白地揭穿真相,却仍然一点儿也不会讨厌她,或许就是因为自己喜欢她吧。

月夜见晶穗──春太必须面对她。

而即便他心知肚明,但每每想起当时的事,却又无法鼓起勇气。

【Flashback】

「你……全都知情……」

「那又怎么样?」

她眼神凌厉地瞪视着春太。

「那又怎么样你个头!我和你──你明明知情,为什么和我做出那种事!」

「没问题的吧,我们每次都有戴套,虽然不是百分之百安全,但可能性几乎等于零啊。」

「问、问题不在那里!」

「那是什么问题?你是那种随波逐流的家伙,抱着随随便便的心态和我做的吗?」

「……如果我知道真相──」

春太原本想说「我就不会铸下大错」,却又把这句话吞回喉咙。

他无法说自己与她──与晶穗的恋爱是一场『错误』。

至少无法对着她本人这么说。

「晶穗……让我问个清楚吧,你全都知情,对吧?」

「我不知道你所谓的全部是什么,但我知道──我和你有血缘关系。」

「这也太扯……也太扯了吧!」

坦白说,春太认为晶穗疯了。

「我才不想被你这么说,你和小雪的关系也亲昵到很扯吧,问题在于程度吗?你想说只是卿卿我我就不算数吗?」

「…………」

晶穗尚未发现春太与雪季并非亲兄妹。

她的确不知道一切的详情。

然而,春太与雪季并未跨越最后一线。

纵使知道两人并无血缘关系,却仍然在最后一刻踩了刹车。

春太自己也理解──这无法成为自己与晶穗铸下大错的借口。

「我知道自己很奇怪,但晶穗──为什么?」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

晶穗露出即将挥拳揍人的眼神。

不过她并非会诉诸暴力的女孩。

「阿春,别小瞧我了,你以为我会和不喜欢的男生做那种事吗?」

「你说喜欢,但你是我的……!」

「对啊,可是我也说了『原本不打算这样的』,就算是这样,我也还是无法克制自己。」

「…………」

自己不应该噤声不语。

纵然是违心之论,也应当反驳她,指出她的错误──

自己应该让她知道两人究竟犯下了什么错事。

尽管如此,他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要是春太早知道真相──

这种假设毫无意义,即便自己知道真相,被问及能否即时刹车,也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说可以。

「阿春,我喜欢你啊。」

晶穗悄声轻喃。

而春太并不认为她在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