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二卷 第1话 妹妹依然不知道真相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5:01:01

自己还是生平第一次买花。

也是第一次知道这叫做祭花。

樱羽春太见到下车的车站旁有一间花店,于是在此购买祭花。

祭花花了他约一千圆,让他认为意外地有点贵,却又转变想法,认为不应该介意价钱。

时节进入十一月,外头开始刮起寒风。

他不疾不徐地走在周日的寒冷街道上。

「呃……哥哥,在这边。」

「喔,这样啊,好险,差点走错路了。」

春太身旁有一名少女,身穿高雅纯白大衣。

她有一头棕色长发,发辫别起黑色发夹,化了不显眼的淡妆。

少女正看着手机的地图确认路线。

而走在春太身旁的这名少女当然是冬野雪季──即便姓氏不同,却是他的妹妹。

尽管父母皆不同,但仍然是他的妹妹。

目前只有家人知道雪季并非亲生妹妹这件事。

外人──春太与雪季的朋友,以及几乎所有亲戚都认为两人是亲兄妹。

春太的父亲与雪季的母亲十分高明地骗过了所有人。

而这对双亲也在今年五月离婚了。

理所当然地,父亲抚养儿子,母亲抚养女儿──养育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孩子。

然而,雪季搬家后遭受同学霸凌,春太察觉到她的异状后,带她回到自己的家。

尽管衍生出种种问题,但雪季又回到原本的家中安顿下来。

雪季相当可爱。

她拥有一头棕色长直发,有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五官姣好。

身高以国三生而言偏高,有168公分,目前仍在发育。

身材纤细苗条,胸围却有D罩杯,这也还在发育。

双腿修长,感觉立刻能胜任模特儿。

实际上,她常被初次见面的人问「你在当模特儿吗?」。

她喜爱打扮,将头发染成棕色,却散发出一股清纯楚楚的仙气。

而雪季之所以遭人霸凌,原因大多也源自于她不同凡响的美貌。

春太身为哥哥──不对,身为哥哥以外的心情占大部分,极度担心雪季。

「就是这里。」

「好。」

春太与雪季站在某间寺庙之前。

「那我们进去吧。」

「好。」

兄妹穿过山门,走入寺中,依循看板往前──并抵达了墓园。

轮到春太边看着手机边走在墓园之中。

「呃──根据备忘录,是这附近……啊,是这个吧。」

「山吹家……是这里呢。」

春太与雪季的面前是一座刻着『山吹家』三字的墓碑。

「哥哥的妈妈……就长眠在这里呢。」

「好像是。」

墓碑旁有墓志,刻着数人的法名、姓名与忌日。

春太见到其中之一──写着翠璃两字。

山吹翠璃。

她也曾冠夫姓,名为樱羽翠璃。

「感觉是很温柔的人,对吧。」

「对……」

来墓园之前,父亲曾让春太看一张照片。

里面是一名绑着发辫的年轻女子,慈爱地抱着刚出生的春太。

听说她的身高很高,有170公分以上。

春太目前高一,长到了181公分,并且还在持续在发育。

父亲也身材高䠷,自己似乎着实地继承了父母的基因。

「爸喜欢高䠷的人呢。」

「妈咪也很高呢。」

雪季也继承了她母亲的基因。

「啊,不,不可以在这里提到妈咪呢……」

「你不必介意,听说她也知道爸再婚了。」

春太供上鲜花,兄妹点燃线香并双手合十追思。

春太仅在照片上见过生母,据说在自己出生后,母子便旋即分隔两地。

春太目前十六岁,也就是说,他们几乎是睽违了十六年才重逢。

春太放下合十的双手,再度望着墓志。

简单地整理经过的话……

春太出生没多久后,父亲便与生母离异。

当春太三岁时,父亲与雪季的生母再婚。

大约半年前,于今年的五月时,春太的父亲与雪季的母亲离婚。

「听说她在五年前就去世了……」

春太这么低喃,却胸无感慨之情。

纵然他也认为自己薄情,但他何止没见过生母──

过去甚至不曾知道生母的存在,这也无可厚非。

「我什么都不知道呢。」

「这也没办法,连爸比也在她过世一年后才听说这件事。」

「对……」

春太的生母死于交通事故。

他刻意不去问母亲怎么看待自己。

不过据说生母之所以并未抚养春太,并非出于她本人的意愿,而是娘家的主意。

父亲似乎是从前妻的朋友那听到她的死讯。

春太听到这里后,选择不再继续追究事实。

光证实自己并非遭到生母抛弃就足够了。

他不想累积对这辈子都不会见面的家伙(亲戚)们的恨意。

「好,雪季,我们回家吧。」

「咦,这样就可以了吗?」

「在墓园待这么久也没意义吧,而且也没什么话题好聊。」

「……如果你要回去,那就回去吧。我们会再过来的。」

雪季对墓碑这么说,并恭谨地点头致意。

对她而言,这是继父的前妻,而且目前她也与继父解除了亲子关系。

意即,看在雪季眼里,山吹翠璃是非亲非故的陌生人。

春太向父亲问出母亲葬在哪里后,原本也打算独自去祭拜。

雪季深知哥哥所有的事,理应会体谅他的心情,并让他独自前往──却刻意跟来了。

她最近特别关心春太。

雪季直觉敏锐,察觉到春太有心事。

春太并未对妹妹说出那天月夜见晶穗造访樱羽家的事──

并未告诉她那冲击性的告白。

妹妹。

写成国字仅有短短两字,春太未曾对这字眼感到厌烦。

然而,这字词原本代表应当去爱的家人,但凡事一变万变。

春太之所以来祭拜生母的墓,是因为他想确认一些事。

即便他明白在此询问亡母,也绝对无法获得答案。

尽管如此,他仍然想问──

你知道父亲背叛过你吗?

然后,你知道父亲背叛所造成的结果──那女孩吗?

春爱与雪季再度搭乘电车移动。

两人随着电车摇晃,准备于转运站换车──春太却说「我们在这里下车吧」。

雪季虽然露出疑惑的神情,却并未反对。

妹妹很少会违逆哥哥的话。

她对哥哥抱有无可撼动的信任。

春太带着雪季,在繁华的车站前走了约五分钟──

「咦,哥哥,这里是……」

雪季愣了一愣。

位于春太与雪季面前的是一栋名为『CIRCLE 10』的运动游乐设施。

主要设施为保龄球馆,但也有许多五花八门的游乐设施。

「雪季,你最近都埋头念书,偶尔也需要散散心。」

「哥、哥哥……!」

雪季一双大眼睛闪闪发光。

妹妹是国三生,现在是十一月──代表她正在准备升学考。

尤其雪季的升学条件特殊,依循相当紧凑的读书计划正在用功。

她目前并未去国中上课,但从早就在家里达成课业进度,等春太回家后,再一对一监督她念书直到深夜,雪季也回应哥哥的用心良苦,相当努力。

不过就春太看来,妹妹快濒临极限了。

纵使她是考生,但也需要放松心情吧。

就算并非如此,雪季也很不擅长且讨厌念书。

不偶尔散散心的话,她肯定会在大考前崩溃。

「好了……」

春太带着雪季走进店内。

今天是星期天,因此店内相当拥挤。

也有许多平时甚少见到的亲子客群。

「你要去哪里?保龄球、卡拉OK、撞球、飞镖,还是──」

「我们去电子游乐场吧!」

「你都不犹豫一下吗?」

CIRCLE 10也有一座规模相当庞大的电子游乐场。

「如果是和小冰、小冷一起来就会想去唱卡拉OK或打保龄球,但和哥哥一起就只剩下游乐场这个选择了吧。」

「也对啦……」

春太与雪季是相当沉迷电玩的玩家。

雪季以大考为最优先事项,最近每两天只会打一小时电玩。

春太也觉得对妹妹过意不去,因此一天也只打三小时。

「哇~好久没来电子游乐场了,啊,有SBG耶!」

「喔──G明明是很老的游戏了,还有机台啊。」

『STRIKE BUSTERS』是一款老少咸宜的家用格斗游戏。

在雪季迷上FPS游戏•战地呼号64之前,一直都在玩『SB』。

她玩得相当透彻,春太不算弱,但连他与雪季对战,十场也不知能否赢个三场。

这原本是一款出在家用机上的电玩,但也有调整成电子游乐场专用街机的『STRIKE BUSTERS G』,简称为『SBG』的版本。

「我们来玩SBG吧,好久没玩街机版了,让我教教你何谓绝望。」

「真不留情呢。」

妹妹总是对哥哥相当温顺服从,但在游戏中不曾放水。

于是,兄妹俩开始一场SBG对战──

「好了好了,光防御是不会赢的喔!哎呀,先让我松懈再使出大招吗!太天真了!因为我看穿你的习惯了!」

「可恶,没打中……!」

正常对战的话,春太赢不过雪季。

他假装单方面挨打,再使出逆转胜的大绝招,却被雪季识破。

「好好好……!看招!」

「哇啊……!」

SBG的规则为体力归零或掉下擂台就算输。

春太所操作的角色不只掉下擂台,甚至被打飞到画面之外。

「我赢了──!哥哥,你还有得学呢!」

「唔,我只有格斗游戏赢不了你……!明明其他游戏都是我大获全胜!」

「你乱说!别因为你在CS64自己升上SS级就这么说!」

「你还是S级呢,哈哈,明明是我比较晚开始玩!」

「你、你好幼稚……因为新家那边的网路不太稳啊!虽然说我没办法视讯通话是骗你的啦!」

「用延迟当输掉借口的人还有得学呢。」

「唔唔……」

尽管在格斗游戏里落败,幼稚的哥哥却提出自己在其他游戏中的胜利,令妹妹真心感到不甘。

「好,再打一场,我下次要满血打赢你。」

「这家伙,打算动真格了……我会打掉你十分之一的血给你看看!」

「哥哥,你的尊严好低……」

即便遭妹妹白眼,春太也毫不介意。

纵使确定会落败,但能报一箭之仇比较重要。

「哥哥,好吧,就赏你十分之一的血,但我还是胜券在握!」

「你要赏我十分之一的血喔,谢谢!」

这是一对傻兄妹。

春太与雪季尚未注意到他们正受到众人瞩目。

而原因与其说是他们吵吵闹闹,不如说是雪季拥有艳冠群芳的绝色容颜。

春太与雪季享受了电玩乐趣后──

「呼──!超赞!和哥哥一起打电动果然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

「你也太夸张了。」

春太喝着杯中的冰咖啡,露出苦笑如此说道。

兄妹俩移动到了位于CIRCLE 10内部的咖啡厅。

冰凉甜蜜、糖加好加满的咖啡沁入玩电动后疲累的身体之中,舒适无比。

「而且痛扁哥哥一顿也能发泄压力。」

「……那真是太好了。」

「哈哈哈。」

雪季天真烂漫地笑着。

妹妹喝的是柳橙汁。

这间咖啡厅的菜单上有百分百美味柳橙汁,而且装进了特殊圆杯之中。

妹妹对时髦有所坚持,因此对饮品也颇讲究。

「……这样好吗?我们不小心就玩过头了。」

「嗯?这有什么问题吗?除了你痛扁我一顿之外。」

「不、不是……我想说在祭拜后玩得这么嗨好吗……」

「你不用在意这种事。」

春太笑着拍了拍雪季的头。

「难得我们星期日出门一趟,不可以不玩一下吧。就当翠璃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变脸吧。」

「不、不可以直接叫你妈妈的名字啦……」

春太当然只是半开玩笑地直呼母亲名讳。

「我的母亲是妈,比起已经不在人世的生母,还活着的你比较重要。」

「对,我还活着。」

「那是什么回应啦。」

春太不禁莞尔一笑,又拍了拍雪季的头。

「放松一下果然很重要呢,我在准备大考时,也会和松风去玩街头篮球,有次打爆一群小混混后,他们就撂兄弟来,差点被宰掉了呢。」

「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说这么危险的事!?」

「不要紧,我又没被杀掉。」

「哥哥……我其实还没原谅你之前骑整晚车来的事喔。」

「因为我猜你会生气,所以也没对你说我考上驾照的事呢。」

「我只是因为你是担心我才冲过来,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喔。哥哥……要是你做出危险举动,我也是会生气的喔。」

「我、我知道啦。」

春太不久前才从雪季的朋友•冷泉口中得知妹妹不为他知的一面。

雪季基本上个性温和,但一旦动怒就会变得相当麻烦。

她的朋友•冰川开玩笑地贬低春太后,雪季暗自动怒,已读不回冰川的LINE,但在教室中会正常与她对话──听了实在是怪恐怖的。

「呃……我们本来是在聊你放松的话题吧。」

「可以再多聊聊机车的话题啊,我针对冷泉号这命名有很多话想说……不过我有点期待和哥哥一起骑车兜风。」

「机车很危险的啊!」

「你说的话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无论如何,轻型机车无法双载,而且我也不想去考50CC以上的机车驾照呢,如果载着你摔车可就不得了了。」

「你一个人摔车也很不得了啊……绝对不行喔……」

雪季果然反对哥哥骑车。

尽管如此,一旦得知轻型机车的方便,就无法回去骑脚踏车了。

春太丝毫不想让妹妹冒风险,对自己的安危却相当迟钝。

「算了,等我考上汽车驾照吧,虽然说我想现在就去考了呢。」

「啊……你该不会在在意我以后怎么去上学吧?」

「我怎么可能不在意。」

雪季目前没有到国中上学,升学选择有限。

幸好她的操性与在校成绩没有问题,所以勉强找到了能报考的高中。

然而,她报考的女校『水流川女子中学』,简称为水流女,学校的距离不近也不远。

电车要搭上二十分钟。

「我不想让你搭客满的电车。」

「虽然你这么说……但靠电车以外的方式上下学很困难啊。」

「我知道,因为我也查过搭公车或骑脚踏车的方式。」

春太为了雪季,无论何事都不惜辛劳。

雪季也能搭公车上学,但时值早上通学时段,据说反而会比电车还挤。

虽然也能骑脚踏车上学,但中途有车流量大的大马路,十分危险,所以也不值得讨论。

「我当然也不想被哥哥以外的人摸到屁股。」

「这是当然的吧,只有我能摸你的屁股。」

「对,现在在外面不行,但在家里的话,你随时都可以摸喔,应该说,请摸人家的屁股。」

「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摸。」

这以兄妹而言,算是一段极为惊世骇俗的对话。

实际上,春太早已摸过雪季的屁股无数次了。

雪季的翘臀以她的身高而言偏小巧,柔软又富弹性,即便是隔着裙子或内裤也能充分享受到那股弹力。

「好吧,先不论屁股……如果有和你念同一所国中的女生能一起上学就好了。」

「嗯──我认为我们学校也有女生会去考水流女啦。」

「但如果没什么交情,也不可能一起上学呢。」

对春太来说,把雪季的同学当作保镳,他也会过意不去。

「果然只能我陪你一起上学了。」

「那个──那样的话,你会绕很大一段路。」

「而且,这样你变成要提早上学呢。」

春太也不可能天天迟到。

倘若要在送完雪季后,赶上自己学校的上学时间──

当然必须一大早就出门。

「哥哥,不要紧的,我也不是小孩了。」

「就因为你不是小孩才更危险啊。」

「这么说也没错啦……但有女性专用车厢,我会自己小心的。」

「嗯──……」

春太对自己总是宠溺雪季有自知之明。

许多高中女生都正常地搭乘电车通学,坐女性专用车厢的话,危险也会降低许多吧。

「总而言之,以后再讨论吧,无论如何,都要等你顺利考上再说。」

「请别说得好像我考不上一样,哥哥,你偶尔神经会很大条唉。」

「你别在意。」

假使雪季真的落榜,春太也会注意自己的措辞。

哥哥也深知过度关心妹妹的话,反而会造成她的压力。

「唉……好想快点考上,回到天天打电动的日子……」

「我先说了,水流女的程度没那么低喔?升上高中后,课业会变得更难,你不用功念书的话会很惨喔。」

「呜呜……哥、哥哥升上高中之后,不也都在打电动。」

「我的成绩虽然不算顶尖,但算中上喔,爸也会看我的成绩,但就算我一直打电动,他也没发牢骚对吧。」

「呜呜呜……爸比也照给妈咪看你的成绩单,我有看过,妈咪说真不愧是我们家的孩子,头脑真好,相当感动喔……」

「他们有聊过这些喔。」

春太的成绩不知不觉中被拿去暗中交易。

离异的双亲也并非毫无互动。

纵使春太并非亲生儿子,但知道养母很关心自己,还是让他感到开心。

「好吧……因为另一个小孩不太聪明,所以她才那么感动呢。」

「别那么自虐,放心,就让妈也因为你的成绩受到感动吧。」

「咦?那、那代表你要对我施以斯巴达式教育吗……?」

「斯巴达这三字还真老派呢。放心,我不会用没效率的教法,我今天也让你出来放松了不是吗?」

「说、说得也是,因为你很宠我嘛。」

「没错,然后──玩乐的时间结束了。」

「唉唉唉唉唉!?」

「我开玩笑的啦,你今天就尽情放松吧,我打工赚了不少钱。」

「今天……?从明天开始就很恐怖了……」

尽管雪季感到害怕,但在此手下留情对她一点帮助都没有。

春太心中最为优先的事项是雪季的幸福。

为了这一点,他不惜狠下心来,让她本人吃苦。

「好,休息完了,接着要玩什么好。」

「我总觉得没办法真心享受了……」

雪季的眼神如同一条死鱼。

春太苦笑着心想「吓唬过头了」。

然而,由于他知道妹妹的心情会立刻好转,因此并未在意。

兄妹俩肯定能抛开其他念头,尽情享受假日的剩余时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