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一卷 第11话 终章•1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58:29

春太因自窗帘间流泻进的朝阳而醒来。

他在被窝颤抖着身躯。

明明才刚刚进入十一月,早晨便已经相当寒冷。

他看了看枕边的手机,时间还没到七点。

春太所就读的悠凛馆高中会于每年十一月初举办校庆活动。

这一阵子都得为了准备而忙得焦头烂额。

像春太这类没参加社团活动,也没担任班级干部的学生,都会被班上使唤去做牛做马。

他们班要推出炒面店。

同学们打算以高中女生揽客,向客人推销并没有特别好吃的炒面。

此外,春太也需要去热音社帮忙。

热音社除了晶穗以外的社员全是高三生,目前都已经引退了。

于是将由晶穗独自表演校庆活动的节目。

『阿春,我要轰轰烈烈地来一场!』

晶穗出乎意料地充满干劲这么喊道,她原本明明只是来热音社凑人数的。

她似乎想找一个地方宣泄郁闷之情,因为她U Cube频道的订阅人数一直没有成长。

春太理所当然似地被逼着陪晶穗练习,当天甚至必须协助她准备器材与摄影。

『唉~男友抛弃我跑去找妹妹了,啊~我被抛弃了~』

晶穗这么嘟哝,刻意装出沮丧的模样。

但春太无法判断那是否是她的真心话……

实际上,自己的确抛下晶穗赶去雪季身边,因为对她感到愧疚,所以无法拒绝协助她准备校庆节目。

就某种意义而言,忙到没有时间去查探晶穗的真心话也帮了大忙。

他原本就担心晶穗单独表演,不过这或许是正确选择。

晶穗紧抱着一把吉他走上体育馆的舞台,卖力地唱了三首歌。

因为表演者只有晶穗一人,所以众所瞩目,现场嗨到难以置信的程度。

她穿着制服演唱起初两首歌,到了最后一首时,她在舞台上脱掉制服,穿着小可爱与露出大腿的热裤,送给观众一饱眼福的超大福利。

晶穗穿着清凉火辣的服装在狭小的舞台上四处奔跑、弹奏吉他,高歌了一曲,连春太也觉得感动。

她歌喉这么好,为什么U Cube频道的订阅人数才刚刚达到八百人左右呢?

他对此不明就里,晶穗的演奏也顺利地结束。

她在校庆的人气投票中令人惊讶地获得第二名,大快人心。

校庆结束后,今天是补假日──

「嗯~……」

天气冷得令他不想离开被窝。

单人床、一张书桌、能自己独占空间的衣橱。

醒来后的景色在几个月前变得截然不同,但如今也已经看惯了。

「左安~……」

「…………」

房门忽然被人推开,走进一名少女。

她穿着毛绒绒的睡衣,睡眼惺忪。

「呼……好困……」

这名走进房内的少女──当然是雪季。

她拖拖拉拉地脱掉睡衣,再脱掉睡衣下的背心。

自背心下Q弹地迸出一对远超国三女生尺寸的丰满酥胸。

「啊呼……」

雪季依然迷迷糊糊,她穿上粉红色的胸罩,仔细地调整胸部位置之后,再扣上背钩。

她披上纯白衬衫、扣起钮扣,再穿起深蓝色的迷你裙。

她背对着春太的床,稍微弯腰穿起长筒袜。

而当她弯腰时,当然能稍微瞥见粉红色的内裤。

「嗯~……领带等哥哥起来再绑好了……」

「……雪季,早安。」

「咦咦?哥哥,你已经起床了啊?我以为你今天会睡更晚,我吵醒你了吗?」

「没有,我在你进来前就醒了。」

「吼唷~要是你醒了就请说一声啊。」

雪季露出苦笑并走近床铺。

「哥哥,早安♡」

她弯腰靠近春太的脸,吻了一下他的唇。

「如果你已经起来就要好好道早安,嗯,再亲一下♡」

她虽然嘴里说一下,却「啾、啾」地吻了两次。

「……我总觉得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

「没完没了也没关系,但我必须在爸比出门前做好早饭。」

「对啊,等我换好衣服也会下楼。」

「你可以再多睡一下喔,你很累吧?」

「你都做了早饭,要是凉掉了,我会伤脑筋的。」

「晚一点再做哥哥的也行……我会等你下来喔。」

「好。」

一早醒来就能见到雪季──见到妹妹的脸,也能亲吻彼此。

人生还有什么需要追寻的吗?

冬野雪季回到樱羽家了。

毕竟她已经搬家与转学,这么做当然并不容易。

然而,雪季录音下霸凌现场那鲜明的声音。

春太讲出自己遇到雪季同学时的状况。

听到这些证言后,樱羽父与冬野母自然毫不迟疑地协助两人解决问题。

依照雪季的期望,不将事情闹大──决定不去谴责她的同学。

更重要的是,虽然父母尊重雪季的想法,但并不代表能立刻答应让她回到樱羽家。

父亲与母亲都知道雪季在家人或朋友面前会表现着得开朗活泼,但实则怕生又欠缺社交能力。

既然如此,只要努力与转学后的同班同学打成一片即可。

站在双亲的立场,也不能一味宠溺女儿──但也明白她已经难以融入目前的班级。

毕竟雪季也是即将面临大考的国三生。

没闲工夫花时间解决霸凌问题。

幸好雪季的成绩突飞猛进。

出席日数与操行都没有什么问题。

父母根据这些状况以及春太卖力地说服──

同意让雪季回到樱羽家。

春太向学校请假,留在冬野家,父亲也来一趟,谈了一星期后得出这个结论。

不过,父母有几项条件。

雪季的学籍依然留在目前的国中。

毕竟在国三的十月转回原本的国中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骚动。

他们也确认过即使她之后完全不去学校上课,也能顺利地毕业。

不只校方,班上同学也知道雪季无法融入,却完全没有注意到霸凌的问题。

雪季因为马尾女孩•霜月等人并未受到责罚,而松了一口气。

而雪季这好好小姐将在樱羽家准备大考。

根据多方查找资料,即使处于这种特殊状况也能报考一间私立女子高中。

这间学校的等级虽然极为普通,但只要考试成绩优良就能合格。

雪季并未去上补习班,而是在家里自学准备大考。

当然,春太也会照顾雪季读书。

事情费尽千辛万苦终于谈成──于是,雪季顺利地回到樱羽家了。

她每天早上起床都会换上原本国中的制服。

因为她不必去上学,也不用换穿制服,但她『为了督促自己』而想穿制服。

此外,还有另一点与过去不同。

对春太与雪季而言,这一点或许更为重要。

纵使雪季能回到樱羽家,但既然已经知道两人并非亲生兄妹,起居就无法恢复原样。

四人决定兄妹俩必须分房睡。

坦白说,春太在父母提出条件前,原本严阵以待,不知道他们会说什么──

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让他暗忖「唉?只有这样?」,雪季似乎也抱持相同想法。

然而,春太也能瞭解父母的心情。

两人突然离婚,过去又一直隐瞒他们并非亲兄妹的事实。

而且强迫拆散春太与雪季之后,雪季就在搬家后遭人霸凌。

站在父母的立场,应该觉得对兄妹俩有所亏欠吧。

结果纵使他们试图拆散春太与雪季,但那只是基于他们在意他人眼光的心态。

正因为如此,他们才只提出这些条件便妥协了吧。

只要能与雪季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春太愿意接受分房睡这点小事。

「咦?爸呢?」

「啊,他刚好出门了,他说今天早上要开会。」

春太换了套衣服来到客厅时,已经看不到父亲的身影了。

雪季在制服外套上围裙,正收拾着父亲吃过的碗盘。

「还真赶呢,他的工作又变忙了吗?」

「他好像调整成早去早回。」

「没那么容易吧,工作也要看其他人的时间啊。」

「因为我的事害爸比操心了,他太卖力工作真让人担心……」

「你心肠真的太好了……」

春太悄声低喃。

自己因为父母的关系生活大受影响,明明略有埋怨也无所谓。

站在父亲的角度,简单说变成必须养育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了。

但他断言「雪季也是我的女儿」,决定负起责任养育雪季。

「刚才妈咪也有打电话来,但因为要出门工作了,所以马上就挂断了。」

「妈也很认真耶。」

「她很担心啊,担心我和你的事。」

母亲开始支付雪季的养育费。

母亲将在远方独自生活──雪季也挂怀这一点。

但母亲从之前开始,每月都会因为工作而过来一趟。

因为对雪季过意不去,所以母亲并未来见春太,但今后将会来看看他们兄妹俩。

「这样啊,你爱操心或许是遗传自妈呢。」

「啊~……实际上妈咪听说你开始打工后,非常担心喔,一直念说你有好好工作吗?会不会过劳晕倒之类。」

「打工打到过劳也太黑了吧,好,我也频繁联络妈好了。」

母亲似乎不知道露西达根本不是黑心企业。

雪季因为知道露西达门可罗雀,所以并未过度操心。

「请你这么做吧。啊,你要吃早饭吧,马上就能吃了喔。」

两人开始吃着雪季摆好的早餐。

白饭、味噌汤、奶油烤鲑鱼、煎蛋卷与昨天剩下的卤蔬菜。

「嗯,好吃……早上就能吃到你做的饭果然最赞了。」

「我也是,早上能让哥哥吃我做的饭最棒了。」

「……我总觉得你比较吃亏唉。」

「哥哥,幸福是因人而异的啊。」

春太心中深有所感地想「这就是所谓的受晚辈启发吗」。

「而且早上又能看到可爱妹妹的更衣现场了呢。」

「现场……我要是不在哥哥身旁做早上的准备,就感觉浑身不对劲呢。」

「你养成一个很惊人的习惯呢。」

两人虽然分房睡,但雪季每天早上都会到春太房里换衣服。

父亲似乎有发现,却并未加以纠正。

他似乎还没注意到两人每天早上都会互吻。

「吃完早饭就开始读书吧,我今天放假,所以能一整天都盯着你念书呢。」

「我、我就知道。不过难得你今天补假,可以吗?」

「我也没其他安排,松风今天也要参加社团。」

松风似乎稍微修理了那些霸凌雪季的水手服女生。

马尾女孩•霜月直到暑假前都是篮球社社员,而且家里也有篮球架,所以便去她家打了一下球。

据说那些水手服女生面对松风这体力魔人都被电得落花流水、精疲力竭。

以惩罚来说,实在是太轻了──但因为雪季已经回来了,春太也选择忘记不愉快的事。

「呃……晶穗学姊呢?」

「她今天累趴了,因为她昨天在舞台上爆发精力呢。」

春太昨晚送晶穗回家时,她已经半睡半醒了。

「我有拍昨天演唱的影片喔,因为要在我们家剪辑。」

「你们要上传到U Cube吗?」

「不知道,就算脸全打马赛克,也会被看出是谁呢。她虽然说不在意曝光,但这样不太好呢。」

不过剪辑后的影片好像的确会用于招募四月新生。

只有一名社员的热音社继续这样下去就会面临废社危机,因此晶穗打算多方尝试。

因为晶穗家的电脑性能偏低,所以选择用樱羽家的电脑剪辑。

「好了,你就专注在读书上吧。你只有一个志愿,要是落榜就会变成重考生喔。」

「那个~可以不要对敏感的考生说落榜或重考吗?」

雪季露出苦笑。

她应该发现哥哥强行转换话题了吧。

妹妹知道哥哥与晶穗的关系。

另一方面,晶穗──在雪季回到樱羽家后,也并未改变态度。

而她当然不知道春太与雪季并无血缘关系──

『不管你们兄妹再怎么放闪,也不会妨碍到谁吧。』

她曾经这么说过,她似乎察觉到春太与雪季两人在家里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

她并非逞强,而是真心这么说。

不过她也明白春太的行动超乎常理,这对兄妹的关系并不正常。

尽管如此,她之所以不在乎春太与雪季的关系,是因为他俩无论如何都是亲兄妹,而为此感到放心,抑或是……

春太深知当雪季不在时,晶穗对自己的影响变得有多么大。

否则的话,纵使自己陷入低潮,交往后也不会与对方发展成那么紧密的关系──

尽管他已经带回雪季了,问题依旧堆积如山。

但目前最重要的是雪季的考试。

这甚至能影响人生,所以当然是第一优先。

然而,春太将如何处理自己与晶穗的关系──

雪季与晶穗都选择维持现状,但他不能一味接受两人的好意。

应该不可能不伤害任何一方就解决这个问题吧。

春太无法拖延应当给出答案的时刻。

「好,先到此为止吧。」

「呼唉~……」

雪季重重地趴在客厅的桌上。

目前时间恰好为下午三点。

雪季正好解完一页数学题目,春太选择让妹妹休息一下。

妹妹所报考的女子高中考试科目为国英数三科。

雪季并无擅长的科目,反而言之,也没有不擅长的科目。

当春太让她试着写报考校的考古题后,她获得了超乎想像的高分。

她在搬家后曾经努力念书,因此见效了。

「雪季,你写得很好,照这样努力下去就能考上喔。」

「是、是的,哥哥,我会努力的。」

春太不只教雪季读书,也颇重视她的心理层面。

虽然不知道雪季是否属于受称赞后会成长的类型,但春太要她努力的话,她就会愿意努力。

无论好坏,她都会照单全收春太所说的话。

既然如此,只要不引起她的担忧而且称赞她,让她能够安心,那么就能获得比较好的结果吧。

春太也想赞美可爱的妹妹。

「再稍微多写一点吧?我还能加油的,我还能打。」

「你不用打啦,这又不是游戏实况……嗯?你的手机响了喔。」

「啊,不好意思……嗯嗯?是小冷传来的。」

「冷泉?」

似乎有人传LINE讯息过来。

雪季按着手机──

「她问要不要去她家和小冰一起念书。」

「现在吗?啊,她们也正好放学了呢。不过你从上午就一直用功……」

「难得人家都邀我了,我就去吧。」

「这样啊?好吧,虽然你们的志愿不同,但和她们一起念书也不错。」

「是。」

结果,雪季无法与春太一样报考悠凛馆高中──

即使没有发生任何事,她恐怕也无法考上悠凛馆吧。

感觉她虽然对报考悠凛馆的冰川与冷泉有些想法,但装作满不在乎。

「我也想去问问冷泉号这名字,还有她在情侣座和你一起读书的事。」

「…………!?」

「我开玩笑的,啊,她们说要一起吃晚饭。」

「……好,我会自己想办法解决晚餐,另外我会去接你回家。」

「哥哥,谢谢你。」

雪季露出甜笑,抱着笔记与题本走出客厅,接着又折了回来。

她在制服上披上大衣并背起背包。

「雪季,你路上小心喔。」

「好,我出门了。」

雪季踏着轻盈的脚步走出客厅。

与彼此熟识的闺密一起读书也能转换心情吧。

毕竟她搬家后遇到那种事──

春太希望雪季能在这片她出生长大的土地上无忧无虑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