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一卷 第10话 哥哥已经无法只当妹妹是可爱的妹妹了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58:02

空气因暖气而变得沉郁,与自敞开窗户吹进的凉风彼此交替。

窗帘轻盈地飘起,阳光洒进室内,温暖了房间。

幽幽鸟鸣不知道自何处传来。

屋内流逝着安详且静谧的时光──

「……再来一碗!」

「好、好的。」

春太正在冬野家的餐厅用餐。

他正默默地扒着饭菜。

「……让你久等了。」

「谢啦。」

春太转向雪季放下的咖喱,再度全神贯注地扒着饭。

「对不起……我被哥哥的食欲吓到,不禁说不出话。」

「嗯?喔,抱歉,我也只顾着吃。」

当他这么说时,盘中的咖喱已经减少到一半了。

「我昨天还被妈咪骂说咖喱做太多了,说我们家就算花上三天也吃不完。」

「啊──……你照之前的量做了?」

「如你所说,我偶尔会发呆,不小心就煮了四人份。」

「幸好你煮太多了,我真的饿翻天了。」

春太前往此处的路上,虽然多次在便利商店补充水分,但粒米未进。

「我好久没吃你做的饭了,你的咖喱是世界第一好吃。」

「你、你太夸张了啦……」

而即使雪季感到害羞,却似乎暗爽在心。

春太不是在讲客套话。

他原本就喜欢咖喱,但无论辣度或浓醇度,雪季的咖喱在这世上都最合他的口味。

春太继续再来一碗,扒进咖喱饭──

「呼啊──好好吃!谢谢招待!」

「锅、锅子原本装得满满的,居然全都被你扫光了……哥哥,你会胖喔?」

「因为我好久没吃你的咖喱了啊,剩下就太浪费了。」

过去每个月都能吃到一次雪季做的咖喱。

睽违多月能尽情地大啖咖喱,令春太感到心满意足。

两人移动到客厅休息一会儿后──

「那个,哥哥,你都没睡吧?你可以睡在我床上,请先睡一下吧。」

「不,我有睡一下下,虽然是坐在机车上啦。」

「那不叫做有睡。」

虽然很遗憾,但雪季说得对。

「你真的该睡了,来这边。」

雪季牵着春太的手走出客厅,经过走廊,打开了房门。

内部传来一阵令人熟悉的香气。

「有雪季的味道……」

「唉?这不是理所当然吗?」

这是春太房间所失去的气味。

怀念到令人想哭。

「东西好少……!」

「对、对不起。」

「不,你不必道歉……这房间也太冷清了吧。」

房间加装了木地板,约占四坪。

放着一张简单的白色地毯,以及疑似在百元商店买的廉价木桌。

房内没有床铺,仅在地毯上铺了床垫代替床铺。

再来还有衣橱与她在樱羽家也会用的梳妆台。

一台20寸左右的电视与游戏机。

虽然家俱一应俱全──但只有最基本的摆饰。

「啊,这正确来说不是床,但睡起来不错喔。」

「什么?妈没有帮你买家俱吗?」

「不、不是的,是我正在精挑细选。」

「也太精挑细选了吧。」

春太差点砸嘴一声。

冷泉那家伙,竟敢不说出这房间的事。

她暑假来玩时一定有进到雪季房间,却没对春太说。

「因为我打算回去你身边,所以想减少东西的数量,以备搬家之时。」

「啊……是这样啊……」

一如春太开始打工,雪季实际上也付诸行动了。

睡在这种房间明明会有许多不便。

雪季说想要回到春太身边似乎并非只是空想。

「你之后可以尽情地看我的房间,总之请先睡一下吧。」

「对,听你这么一说,我就困了……」

春太重重地躺到床垫──雪季所说的床上。

那里充满着雪季的气味,比走进房间时所闻的更加浓烈甜蜜。

「唉,你要不要一起睡?」

「咦……」

雪季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羞到连耳朵都红了。

「这、这代表……要继续刚才的事吗?」

「唉?啊,不是、不是!因为你一早就累了,所以问你要不要睡在我旁边啦!」

没错──

春太与雪季并未越过最后那道防线。

春太无法下定决心与『曾为妹妹的少女』有肌肤之亲。

雪季则害怕自己为何那么积极地接受『曾为哥哥的少年』。

两人原以为自己能抛开曾为兄妹的事实,却在最后一刻踩了刹车。

假使再多一分──多了些许冲动,兄妹俩必定会跨越最后一道防线。

然而,两人都踩了刹车。

虽然不清楚雪季的正确想法,但春太──

相较于单纯属于『兄妹间的肢体接触』,当他以手与嘴直接碰触到妹妹胴体时,那种柔嫩触感以及雪季发出的甜腻娇吟令他感到兴奋,但同时也感到迟疑。

雪季的身体也存在着自己未曾碰触过的部分。

当春太的手碰触到该处时,雪季所发出的声音依旧萦绕于他脑海之中。

妹妹那种自己从未听过的甜美吟叫反而令他停下动作──

「说、说得也是,你只是要睡觉呢,那我就打扰了……」

雪季也躺到床上。

因为这是单人床垫,所以相当狭窄。

要是不紧紧相贴就会被挤出床外。

雪季身穿纯白洋装,将身体靠向春太。

「我明明想睡……但情绪亢奋,也许没办法马上睡着。」

「……那就来聊聊天吧?」

「话说回来,我都在听你说呢。」

「对──我也可以问哥哥的事吗?」

「好。」

「你和晶穗学姊正在交往吧?」

「……对。」

她突然投来一颗快速球。

速度快到即使能捕捉到球芯,力道却足以折断球棒。

「你有说就算我交女友也不会杀了对方吧?」

「对,我不会杀了人家,如果我有那心思,早就回去你们那边了。」

「虽然是假设也好可怕……」

雪季虽然个性乖巧,但不知为何有时有点吓人。

正因为春太认识她许久,所以深知她的这一面。

话说回来,春太想起冷泉也提过雪季在LINE上的那一面。

「你是听晶穗说的吗……?」

「不是,我虽然也有和她聊LINE,但我没正面问她。可是,就隐隐约约……我这种时候的第六感很准的喔。」

「……你比我还敏锐呢。」

春太明明一直都没察觉雪季转学后的状况。

但雪季竟然仅透过LINE就发现自己有女友了。

「我就算……哥哥交到女友也无所谓喔。」

雪季轻轻吻了一下春太。

「……你会对有女友的人这么做喔?」

「因为我是妹妹啊,我还想继续当你的妹妹,所以就算你交了女友也无所谓。」

「妹妹啊……」

这对春太而言,等于可以脚踏两条船。

他既能与晶穗交往,而虽然尚未跨过最后防线,但也与雪季缠绵难舍──

如今也同床共枕,甚至接吻。

尽管如此,雪季说她愿意包容自己另有女友一事。

我想继续当雪季的哥哥吗?还是──?

虽然窝囊,但他无法轻易找出这问题的答案。

「对,不管爸比或妈咪怎么说,我都不管,我才不管基因那种看不见的东西呢。」

「雪季……你豁出去了呢。」

「呵呵,精神上是妹妹,身体却没有血缘关系,这样是最厉害的吧。」

雪季紧紧地搂着春太,又再度吻了他一下。

「就算这样亲也没有伦理上的问题,只要爸比和妈咪不在意的话。」

「你不必担心爸妈的事,毕竟他们骗了我们那么久,所以就算我们也骗他们,他们也无法说三道四。」

「既然哥哥都这么说,那我也不会在意了。」

雪季牢牢捉住似地紧紧搂着春太。

「我也不在意晶穗学姊的事。」

「你……真的都不介意吗?」

「我介意会比较好吗?我吃醋,然后在她的鞋里偷放图钉会比较好吗?」

「那种骚扰方式过于经典,反而显得新潮呢。」

雪季当然是开玩笑的吧。

依她的个性,无论如何也不会诉诸暴力。

「我认真地说──我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如果你的女友是晶穗学姊,我不会觉得讨厌。」

「对……虽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不是坏人呢。」

「但我绝没有喜欢她喔。」

「你别三不五时地讲些吓人的话啊。」

不知道雪季对此究竟有何不满。

「说老实话,我有一点生气,觉得你趁我不在时和晶穗学姊这样那样。」

「说得也是……」

假如雪季毫不在乎,春太反而会大受打击吧。

受到雪季责骂,春太还会比较轻松──不对,自己不可以逃避。

「可是……可是因为哥哥为我而来,所以就一笔勾销吧。我在公园也说过了,哥哥……是我的英雄。」

雪季压到春太身上,吻了他一下。

春太则轻抚着雪季的头,将她压到自己胸膛上。

「连迟来登场这一点也很像英雄呢。」

「深陷危机也不光是坏事呢……」

对春太而言,雪季的体重令他感到舒适。

发丝柔顺的触感、酸甜的芳香、浑圆酥胸的份量、搔弄耳朵的软侬嗓音。

啊,雪季正在我的怀里──

除此之外的事都无所谓了。

春太搂着雪季──搂着妹妹的娇躯,似乎要融化于这份舒适触感之中。

春太睡得极沉。

他并未做梦,当睡眠变浅时,甚至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而这种错觉也十分短暂,又会再度陷入熟睡──

「唔……嗯嗯……」

春太对不同于平时的床铺触感感到困惑。

对了,他想起自己正睡在雪季的床上。

「啊……哥哥,你起床了啊,时间正好。」

「雪季……」

床边能见到雪季修长的双腿。

春太如转动镜头似地将视线往上一移──见到妹妹身穿内衣。

她穿着前方有蝴蝶结的纯白内裤。

雪白腹部上有着肚脐,并穿着边缘饰有蕾丝的胸罩。

一双大眼睛,唇瓣浅浅微笑。

一头棕色长直发编成发辫,又别上红色发夹──

「……唉,等一下!」

「哥哥,你好快就醒来了呢。」

「因为我睡得很熟──不是啦!雪季,你的头发怎么了!?」

自己睡着前她还是黑发,起床后却变成棕发了。

「我染了。」

「你说染了……」

「对。」

雪季对疑惑的春太灿烂一笑,穿起白色衬衫。

「你睡了约三小时,明明再睡一下也无所谓。有一小时就够染头发了,因为我已经习惯了。」

「不对……这边的国中不准染头发吧?」

「和学校没关系。」

「你不是说──你无法融入乡下也不太好吗?」

「因为有哥哥在,所以我无法忍受不可爱的黑发。」

如冷泉所说,雪季就算黑发也清纯可爱。

但她本人似乎不太喜欢。

「嗯~……咦,这条裙子有点松,是我瘦了一点吗?」

「嗯?」

雪季穿的是春太熟悉的深蓝色迷你裙。

「那是你之前国中的制服吧,你带过来了啊。」

「对,这是当然的。」

雪季调整袜子的位置并转过头。

「因为这是每天都让哥哥看到的制服,我想保持棕发和穿这套制服。」

「这样啊……嗯,我也觉得这样比较顺眼。」

春太走下床铺,站到雪季面前。

「我帮你绑领带吧。」

「哥哥,麻烦你了。」

春太对雪季点了点头,接过领带为她牢牢绑起。

「……果然会有点歪呢。」

「这样很好。」

雪季的双颊有些绯红,爱怜地抚摸着领带的领结处。

「话说,只要是我做的事,你都太过宽容了吧?」

「还有另一派说法是:哥哥都只会做我可以容忍的事。」

「……我们虽然被当成亲兄妹养育,却很少吵架呢。」

「就算我们不是亲兄妹……我也不想吵架。」

「对啊,毕竟我们没时间吵架,问题堆积如山呢……」

「那个,这能帮得上忙吗?」

「嗯?」

雪季拿起自己原本放在枕边的手机。

她开始操作──

『你待在教室里,气氛就会变得很差啊,你也感觉得出来吧?』

『你老是一脸无趣,我们看到你的脸也很烦躁啊。』

『你是转学生又很抢眼,所以你要是一直都闷闷不乐,其他人也会很困扰啊。』

「……咦?那是刚才……?」

「她们好像没想到我会反击,没拿走我的手机,也没检查过呢,像是哥哥就会马上锁定手机。」

「你也录音了啊……」

「对,不只今天,还有其他很多次……」

雪季瞄了一眼放在桌上的笔电。

她似乎也备份了这些录音档。

「我可以运用这些录音吗?里面应该也有你不想给人听到的对话吧?」

「如果哥哥想要,我就没关系。」

「这样啊……」

春太点了一下头。

雪季并非仅默默承受霸凌,不光等待春太来拯救自己,也为了能独力解决问题而付诸行动。

春太也很开心雪季有所成长。

虽然说有点在意她的手法与自己类似。

「不过,哥哥,我是无所谓──」

「好,我知道,不要紧的。」

希望尽可能息事宁人──雪季不希望伤害那些水手服女生吧。

春太虽然认为她有点天真,但她就是这样的女孩。

「啊,还有这些照片,但我想这些无法派上用场,这是我一直犹豫要不要传给你,但最后没传的照片。」

「……原来如此。」

雪季的手机显示出在暑假时举办的全国模拟考成绩──

雪季的成绩虽然并不算高,但获得了过去难以想像的分数与名次。

她应该十分用功读书。

「不,这很够了,这也能派上用场喔。」

刚才的录音档与模拟考成绩。

如果握有这些筹码,便能出现超越春太计划的选择。

「先别说头发和制服了,私下盘算着这些是最不可爱的呢……」

「没那回事……唉,雪季。」

「哥哥?呀!」

春太温柔地搂过疑惑地歪着小脑袋的雪季──他的妹妹。

并轻柔地吻了她一下。

「雪季,我现在马上就带你走,怎样?要和爸妈吵架吗?」

「……我能接受哥哥做的所有事喔。」

雪季灿烂一笑,接着也主动吻了春太一下。

春太品尝着妹妹的唇瓣并搂着身穿制服的她──

他决心从这里带走这柔嫩又温暖的──可爱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