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一卷 第8话 哥哥还不知道妹妹的秘密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57:22

「啊,来了来了,樱羽学长,这边!」

「好。」

春太听见有人高声呼唤自己,便将冷泉号骑往声音来处。

此地为他过去就读的国中附近──

一名女学生正在路边蹦蹦跳跳。

她一头黑发剪成鲍伯头,发梢向内蜷曲,戴着红框眼镜。

她穿着纯白西式制服,以及能露出修长双腿的迷你裙。

那是姓氏为冷泉号名字由来的学妹•冷泉。

「今天选这里啊,你又很临时呢。」

时值某天放学后。

春太将冷泉号停在网咖的停车场。

因为他今天约好与冷泉在此见面。

「我娘亲突然有事出门,但也不能让美少女国中妹和高中男生私下共处、上秘密的家教课吧?」

「……会由你付这间店的钱吧?」

「你好抠喔,我又是女生又是学妹又是国中生,要是思考回路正常的话,根本不会叫我请你吧。」

「如果是为了钱,我也能抛弃尊严啊。而且这是工作喔。」

「好好好,我有和阿母拿包厢钱啦。」

冷泉坏坏一笑,率先走入店内。

「情侣座,三小时,选能上锁的隔音包厢就可以了吧?」

「……好。」

情侣、上锁、隔音──不知为何令人有种心虚感。

春太过去也多次与冷泉光顾这间店。

两人在饮料吧装了饮料,接着走向包厢。

情侣座铺着柔软的垫子,还放了两个靠枕。

桌子位于墙边,上面放着迷你塔型电脑与萤幕。

空间当然足以供两人并排坐下,甚至能躺下。

「那就请你开始上两人共处的秘密指导了。」

「别讲得那么暧味。」

春太与冷泉当然知道原本是什么关系的对象才会使用情侣座。

其实春太从夏天开始担任冷泉的家教。

冷泉也预计报考与春太相同的悠凛馆高中,当然也有去上补习班。

然而爱操心的父母又提出想请家教。

冷泉本身觉得「太过头了」因而反对,但最终妥协于「请现任悠凛馆的学生教」。

听现任学生介绍悠凛馆的优点,可以提升准备考试的动力,也能直接询问上榜者读书秘诀──如果是这样,她也能接受聘请家教。

冷泉向父母介绍春太这名熟人兼悠凛馆现任学生,经过面试后,获得采用。

尽管两人认识,但这是一份正式的工作,报酬也不错。

春太并无理由拒绝──

而且这份工作有吸引他之处。

「这里的空间恰到好处呢,家里或家庭餐厅就没办法了。」

「如果你比较能专注,我也没有怨言就是了。」

冷泉不知为何,坐得近到肩膀能碰到春太。

这名国中女生的身上传来一股甜香。

这环境对春太而言,稍微会降低专注力──

但为了教学,他必须出声讲话,因此必须选择能隔音的环境。

他们也不希望被人打扰,所以不得不多付钱选择可上锁的包厢。

「好了,先办事干活,拿今天的参考书出来吧。」

「是~老师。」

冷泉边胡闹地说着,边从书包中拿出几本笔记本与题本。

春太一一仔细地浏览笔记与题本。

「喔──……你很用功嘛。」

「毕竟都已经十月了啊,考试准备也进入下半场了。」

「即使不甘不愿,但审判日也一天天逼近。」

「能不能别说得像是我会下场凄惨一样啊。」

春太即使被冷泉眯眼狠瞪也不在乎,继续审视笔记与题本。

他随意回应着找自己聊天的冷泉并看完一遍后──

「嗯,你的进度有按照预定计划,这样就不太需要我了呢。」

「就算不需要也需要啊。」

「那是什么意思,猜谜吗?」

「也算是吧,无论如何,我都有付你钱,得请你好好工作。」

「但付钱的是你爸妈啊。」

「爸妈的钱就是小孩的钱!」

「就算是这样,但你也太不客气了!」

春太觉得头疼。

他在成为冷泉的家教之前,几乎不曾与她单独交谈过。

没想到与她相处竟然这么伤神。

「也罢,算了,那我就开始解说了喔。」

「我洗耳恭听!」

冷泉有力地敬礼。

她有着一本正经的外表,却是个爱胡闹的国中女生。

春太并未直接教她很多。

冷泉以补习班为主进行备考。

春太只是依照自己实际经历过悠凛馆入学考的经验,对她下达指令而已。

「──大概就是这样,你再继续补强弱点吧。」

「嗯──这次要写的东西很多呢。」

「虽然进入下半场,但才在下半场的起跑点,你现在要先多写一些。」

「我从国二的秋天开始去上补习班,但今年夏天开始接受你的指导后,成绩真的有进步。」

「如果你退步,我可就伤脑筋了。」

实际上,冷泉直到今年夏天的成绩都不太能考得上悠凛馆。

据说补习班也建议她更改志愿。

不过自从春太开始教她,她的成绩明显地突飞猛进。

虽然还不可轻忽大意,但已经足以合格了。

春太花了约两小时,一边解题本的题目,一边向冷泉解说应改善之处──

「呼──我累了!」

「你就算勉强自己也想考进悠凛馆吧,加油。」

「你的鼓励好随便喔……」

冷泉大口大口地喝着水。

那并非第一杯的冰红茶,她已经喝完三杯饮料了。

「阿冰看起来都没什么在念书,但模拟考结果有80%以上的机率会录取呢。」

「我真的不知道她很会读书呢。」

冰川与冷泉相同,第一志愿为悠凛馆高中。

「她在学校也是名列前茅喔。她留短发,皮肤又晒黑,所以看起来像运动健将,但其实是伪运动少女呢。」

「你说伪运动……但她要追松风有点困难喔。松风个子又高,又很会打篮球,很受女生欢迎。」

「唉?咦?」

「松风从以前就很受学妹欢迎呢,他是学妹杀手。」

「……你之前就发现阿冰喜欢松风学长了啊?」

「我又不迟钝。」

松风至少比春太还要受欢迎。

自己见过多名女生对他投以热情视线。

「啊~真的有唉,明明对其他人很敏锐,但对自己的事就迟钝得像猪,噗──噗──」

「你在说什么啊……」

冷泉镜片后的双眼露出鄙夷的眼神。

「不过你在机车上贴上学妹的名字,会被人以为是在暗恋我呢。」

「那是你的错吧!」

春太曾在家教课的休息时间与冷泉商量机车车种。

他长年未骑的脚踏车状况不太好,想要其他交通工具。

冷泉喜欢米色GIORNO,强烈建议这是唯一选择。

幸好春太找到一辆状态不错的二手车,他也并无其他坚持,便遵照冷泉的建议买了下来。

他为了上家教课,骑着那辆机车来回冷泉家──

某天下班回家便发现机车上贴着『冷泉号』的贴纸。

冷泉在读书时假装离席,将贴纸贴到春太的机车上。

她说「因为是自己选的,所以应该叫这名字」。

春太虽然并没有生气……

「算了,家教时间结束,那就进入正题吧。」

「主题……开始『交换意见会』吧。」

冷泉倏地拉近距离。

「虽然这么说,但我没有什么新情报呢。」

「其实我也是。」

春太将手机放在桌上,画面上显示出相机应用程式的预览缩图。

那些全是雪季的照片。

春太的相簿有许多晶穗、美波、松风等学校朋友,以及位于一旁的冷泉的照片。

尽管如此,雪季的照片量更胜一筹。

自从她搬家之后,每天都会传来照片。

她有时候会一天传十张,使得她的照片压迫到内建储存空间。

「这几天都是水手服的照片呢。」

「传给我的也是。」

雪季不只传LINE与照片给春太与晶穗,当然也有传给身为朋友的冷泉与冰川。

进入十月之后,学校开始换季,雪季的国中也从深蓝色连身洋装夏服换成黑色水手服。

交换意见会──

简单而言,只是彼此交换雪季的情报。

表面上是家教的附带环节,但对春太而言,这才是正题。

「好吧,雪好像也不喜欢这套制服,每当她传来照片,裙子的长度都会有点不太一样。」

「唉,啊,听你这么一说……那只是一、两公分的差异吧?」

「因为不能明显地改短,所以她在做些微调整吧?雪也是死不放弃呢。」

话说回来,她穿之前那套制服时,也说自己钻研出能让制服看起来更可爱的长度了。

春太回想起那段随意的闲聊。

「她对那里的生活好像有很多不满呢……」

「虽然我们夏天见面时,她很有精神呢。」

冷泉与冰川暑假时一同去找雪季玩。

她们玩了四天三夜,去了河边与露营,也享受了泡温泉的乐趣。

「话说回来,我也随便传了一些那时候的照片给你,但没全部给你看呢。」

「你们传了三十张左右吧,但我对于拍到你和冰川的照片没什么兴趣啦……」

「我会不开心的喔。」

冷泉用力地将下巴放在春太肩膀上狠瞪着他。

「明明有我们这种清凉的照片!」

冷泉按着手机,秀出一张照片。

那是她泡在露天温泉的自拍照。

因为泉质为混浊的乳白色,所以几乎看不到胸部以下的部分──

「你在干嘛啊,泡温泉就要脱掉眼镜啊。」

「你的反应好小!这可是国中女生的入浴画面啊!?是温泉篇喔!?」

「温泉篇是什么啦,你真是没规矩,居然把手机带进温泉。」

「这里可以包场喔,我们又没有干扰到其他客人。」

她说「我们」,代表雪季与冰川也在吧。

实际上,照片有稍微照到冰川的脸。

「啊~但很好玩呢~除了超远之外,是一趟超赞的旅行。」

「你一直都在念这件事呢,一直说好远、好远。」

「因为雪她家真的超远,我中途都想打道回府了,还说出『可恶,现在马上让电车倒开回去!』。」

「会引发事故的。」

这个国中生盘算着骇人的阴谋呢。

「搭电车三小时果然很远啊。」

「对啊,那里真的是穷乡僻壤,她的发型和制服也都被乡下影响了……」

「啊──……」

冷泉接着用手机秀出身穿制服的雪季。

那是她在河边自拍的照片。

「雪一直抱怨『黑发感觉好沉重』『这制服像幼稚园服』,但还是很可爱呢。她本来就是清纯派美人,那与其说是俗气,更像是千金小姐,连我这个女生都想把她拐去暗处上下其手呢。」

「你的思考好危险啊……」

过于危险的学妹继曝露让电车倒开回去的想法之后,再度语出惊人。

「要是学长也有来就──啊,有三名国中妹的后宫会太奢侈呢!」

「三人有点少呢,希望再追加个两、三人。」

「学长真是精力无穷呢……」

冷泉虽然敷衍过去,但应该隐约察觉到春太并非『不去』,而是基于某些理由『不能去』吧。

春太暑假期间也没有去找雪季。

父亲与曾为母亲的人都明显地透露出『别去找她』的压力。

他只有在八月生日时收到雪季与母亲的礼物。

春太的双亲希望拆散这一对儿女。

他们是在五月搬家,想必不希望未满一年就让两人见面吧。

他们希望借由分开一段距离,让兄妹俩冷静下来。

然而,春太的爱意一点儿也没有冷却。

尽管他有对别人动心,抱持的热度却始终如一。

依照情况,他也可能不顾双亲的想法带回雪季。

「不过,雪也很认真,每天都会传照片和讯息来,她自拍的技术成长超多的。」

「今天的这张是架好脚架拍的吧?」

冷泉的手机里显示出雪季今天才传来的照片。

这张也是在河边拍的照片,雪季身穿黑色水手服,露出微笑。

「她是不是为了传照片给我们卖力过度了啊……她该不会都没在读书?」

「喂,我都尽量不去想这件事。」

对春太而言,雪季时时联络自己令他感到开心。

尽管如此,因为她也是考生,与其努力自拍,更应该用功读书吧。

「樱羽学长,对吧♡」

「嗯?唔喔!」

冷泉紧紧贴着春太,靠着他的脸颊──并用高高举起的手机照了一张。

「还有这种的!」

「喂、喂!」

冷泉用力地扑了过来,将春太压倒到软垫上。

这名学妹紧紧搂住仰躺倒下的春太,再度按下快门。

符合国中生尺寸的双峰柔软地压在春太身上。

「你在干嘛啊!」

「这会让雪气噗噗呢。」

「你挑衅她要干嘛啊!」

这完全像是放闪情侣的恩爱照。

而且冷泉已经俐落地用LINE将照片传给雪季了。

「啊,她已读了。」

「当然会啊……」

让雪季看到刚才的照片会很恐怖。

春太躺在软垫上,不敢爬起来。

冷泉躺在一旁呵呵笑着。

「雪搬家之后已读的速度超快的,就好像她眼巴巴地等着。」

「比起那个,她回什么?」

「嗯──她没有回我呢,她是那种一生气就会中断对话的人喔。」

「但她不会这样对我……」

雪季在朋友面前似乎有另一面。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阿冰传LINE跟她说『松风学长比樱羽学长更受欢迎呢』,雪在那之后的三天不管怎么传讯息都已读不回喔。」

「真的假的?」

「而且她在教室里还会若无其事地和阿冰聊天喔,恐怖不恐怖?」

「……很恐怖呢。」

LINE以及现实生活都无视对方还比较正常。

春太对雪季意外的一面感到诧异。

「对了,是CS64吗?夏天我们去雪家的时候一起玩了。」

「她买游戏机了啊。」

春太与雪季共用的游戏机放在樱羽家中。

雪季这电动玩家虽然将游戏机留在樱羽家,但果然按捺不住,自己也买了呢。

听到她有在玩电玩,春太稍微松了一口气。

「阿冰为了让雪吓一跳,事前玩了超久,狂电她一场呢。」

「冰川也是考生吧?她在干嘛啊。」

尽管如此,她依旧成绩优异,真是了不起。

「那时候雪也森气气,意气用事一直和阿冰杠上,她们一开始明明是同队,但最后变成对战大打出手。我不太会玩游戏,所以就在一旁旁观。」

「那真是不好意思,难得你都去那么远的地方了,只有你无法插进话题──」

「我没关系喔,雪意气用事也很可爱──唉,怎么了吗?」

「……你们在雪季家玩了CS64?」

春太目不转睛地望着躺在一旁的冷泉的脸。

「哇,好近……好近喔。我、我们有玩……怎么了?」

「不,没事,我是SS级,只是在想她是几级。」

「分级……她好像有说过,但我听不太懂。」

「说得也是。」

春太依旧躺着仰望天花板。

他脑中觉得事有蹊跷。

稍微整理一下就会知道这是为什么了。

春太拥有即使与妹妹四处游玩也能考进升学学校的头脑。

他绝对不笨,也不迟顿。

答案呼之欲出──但他有点怕知道答案。

「然后啊,阿春。」

「嗯?」

晶穗躺在床上耍废,忽然出声喊了春太。

春太正操作着摇杆,虽然回应了她,却并未转头看她。

「今天是你去当家教的日子吧,你今天也好好享用了国中女生吗?」

「对,我好好享用了一番,比高中妹年轻的国中嫩妹果然还是比较香呢。」

「你是大叔啊?女大生才比较好吧。」

「那是比较的问题吗?哇,好险!」

春太一如往常地在玩CS64,不知何时被敌人摸到了背后。

他边扫射边逃进遮蔽处,重整态势。

升上SS级后,对战对手大多是将人生耗费在游戏上的强者。

这并非能边聊天边对战的轻松世界。

「你才比较危险吧,对国中生出手可是犯罪喔。」

「我半年前也还是国中生啊。」

「看不出来呢,因为你很大只。」

晶穗从床铺上伸出脚,彷佛戳春太背部似地踢着他。

她虽然身材娇小,腿却很修长。

「因为可爱的眼镜国中妹让你性奋了,所以就找我来发泄你高涨的情欲喔?」

「别说得那么难听,找女友来家里很正常吧。」

「有吗?但我觉得你一点也不正常唉。」

晶穗坐了起来,探出上半身。

春太确认过附近没有敌人后,瞄了床上一眼。

晶穗身穿粉红色小可爱与纯白内裤。

那对不符合她娇小身形的丰硕果实几乎要从她胸前溢出。

「你明明就不太会说我是你女友。」

「……因为很害羞啊。」

「只有这样吗……不过每次都是我跑来,很难得你会主动约我呢。」

「你有发现你都自己跑来喔。」

晶穗经常没约好就跑来樱羽家。

尽管父亲已经不太会搭末班车回来,但依旧晚归,所以幸好两人不会碰上。

被父母见到女友令人难为情,因此这对春太而言很幸运。

「也罢,我家魔女(母亲)今天要住外面工作,所以没差啦。我爸都不太管我的。」

「……魔女是做什么的?」

「活动企划公司,会负责筹备歌星的演唱会之类。」

「咦?你不是说你家爸妈讨厌音乐吗?」

「因为工作时都要一直听,所以不想回家后还要听,因为我跟专业的比起来比较不好听,所以很刺耳吧。」

「他们不会说女儿的演奏很刺耳吧。」

尽管如此,假如回家之后家里还是很吵,的确会影响心情。

「你弹得不差啊。算了,你就在家里安静,去学校或来我家的时候再弹就好了,毕竟我也会听。」

「喔~阿春,你偶尔也很温柔嘛。」

「总是很温柔会很累的啊。」

春太虽然半开玩笑地说着,但部分也是真心话。

他能自然而然地温柔对待的人,目前或许只有一人。

「但你刚才一点儿也不温柔呢,应该说比平常饥渴,我的胸部有点痛唉。」

「啊,对不起……我想发泄掉,让大脑归零一下。」

「喂喂喂,你太滥用我的身体了吧。」

晶穗用伸出的脚尖踩踏着春太的大腿。

「对不起啦,但你今天也很饥渴吧?都在我背后抓出抓痕了吧?」

「男人背后的抓痕就像勋章一样吧。」

「有吗……」

被人看见会被误会……不对,虽然不算误会啦。

「好吧,我今天也莫名地想归零一下,我们都会在神秘的地方同步呢。」

「我们有在其他时候同步过吗?」

不过在春太性冲冲时,晶穗的确也会比平时更加激烈。

而且她似乎──往往并无特殊原因。

「有吧,当我觉得莫名地寂寞时,你经常也会啊。」

「我都没注意到……啊,唔喔喔!」

春太急忙操作摇杆。

两个敌人突然出现在附近,春太以小刀攻击解决其中一人,再以腰间射击放倒另一人。

「好险……!糟糕,大意的话会死。」

「死了不就好了,人家在和你聊天啊。」

「CS64又不是在玩。」

输掉的话等级就会降低,是一场认真对决。

而且这也是自己与雪季最后一起投入时间玩的游戏。

自己独独不能在这游戏里出洋相。

「小雪也有玩这个游戏吧?」

真不愧是同步,晶穗的发言宛如看穿了春太的想法。

「今天小雪也传LINE来了,她那边已经相当冷了,所以烦恼着要挑怎样的针织外套。」

「她那里好像比这里冷很多呢,冷泉她们去的时候也很凉快。」

「喔,就是你今天吃掉的国中女生啊。」

「对对对,我狼吞虎咽地嗑掉她了。冷泉说那边就算是夏天,晚上也想穿长袖呢。」

「喔~……套上针织外套就能稍微降低水手服的俗气程度了呢。」

「但他们只能穿米色或灰色针织外套的样子。」

雪季也传了试穿针织外套的照片到春太的LINE。

因为只有两种选择,所以也没什么差异,但雪季似乎真心为此苦恼。

「因为影片预览缩图也会用到,所以我平常也算是会拍照。但在我的相簿里,小雪的照片比我自己的还更多……」

「我的手机原本就都是她的照片呢。」

「也有几张我的吧?」

「这世上也有不知道更幸福的事呢。」

「就算会变得不幸,但也有知道会比较好的事喔。」

「不管哪边都没错呢。哇,突然好卡,网路好慢──」

春太说到一半,摇杆不禁掉落到地上。

那意外地发出一道沉重声响。

「……阿春?喂,再打死一个人,你就赢了吧?」

「白痴。」

「啥?我的成绩和你差不多──」

「不对,我是说我是白痴,那样就能解释很多事了。」

春太的注意力已经不在电视画面上了。

画面中的枪战已经全无所谓了。

「就算雪季搬家了,也会每天都传讯息和照片。不只是给我,还会给冷泉、冰川,甚至是你。」

「……她很认真呢,她是在五月底搬家的吧?但到十月都还会传来,真的很有心。」

「这很奇怪。」

「唉?」

「如果只传给我还能理解,但她每天都和朋友以及哥哥的朋友聊天,这样绝对很诡异。」

「……原来如此。」

晶穗点了点头。

「毕竟也要和那边的朋友互动,一般来说,传LINE的频率会逐渐降低吧。先不论你,但她和其他人都没断掉联络,或许有点诡异。」

「而且她传来的照片都只有她一人,正常来说,应该也会有和那边的朋友一起拍的照片吧?」

「啊~……我虽然对她的朋友没有兴趣,但正常来说都会传吧。她拍的照片也都是自拍,或着好像是固定手机位置再拍摄。」

「完全没有其他人帮她拍照的迹象……」

雪季在新环境中,莫非连能拜托对方帮自己拍照的朋友都没有──?

春太感到不寒而栗。

对了,晶穗不知道什么时候说过。

只透过照片无法瞭解雪季生活的全部面貌。

的确如她所说,但透过这些照片未免也太无法看出她的交友状况了。

五月搬家,如今已是十月。

先不论刚转学的时候,如果现在她的身旁还没有朋友的话──

「那只是你的想像吧?」

「我知道,但这个,这最奇怪了。」

春太指着电视画面。

他所操作的角色早已被敌人打败,此时正等着友军帮忙复活。

「雪季说家里的网路很慢,所以无法视讯通话。」

「对,我也听说了。」

「但CS64是网路对战游戏,如果网路速度慢到甚至无法视讯通话,根本就没办法玩游戏。」

具体而言,画面会一直定格,不管怎么开枪都无法击中敌人。

网速很慢的话,即便是高手玩家也会沦为待宰羔羊。

「冷泉她们夏天去雪季家的时候有玩过CS64,这款游戏是网路连线专用,无法离线游玩,不管是组队合作或对战都必须连上网路才能玩。冰川玩过很久,如果她也能正常游玩、感觉不出不对劲之处,那就表示连线速度绝对能能正常通话。」

「嗯……是喔?」

晶穗还不太懂春太想说什么。

那倒也是,春太也知道自己的主张只有含糊的根据。

而且站在其他人的角度,那根本站不住脚。

「她可能换网路了?我们家公寓之前也进行了更换网路线的工程喔。」

「那她都不说就很奇怪了,你不玩游戏所以不知道,CS64能透过网路和全世界的玩家合作,如果网速变快,我就能和她一起玩了。」

「不,我好歹也知道这些啦。」

晶穗不解地歪着小脑袋──

「也就是说,小雪有事瞒着我们?」

「这代表她有什么理由不能开视讯、看着彼此的脸讲话。」

「因为小雪很老实呢,如果发生什么事就会表现在脸上。她应该有什么秘密,看到你的脸就会藏不住了?」

「你真不愧是歌手,很懂这些细微的心理变化。」

至少雪季明明能视讯通话却扯谎说『不能』。

老实乖巧的雪季对春太撒谎──这已经是异常状况了。

不对,正因为雪季无法看着自己的脸撒谎,所以才会避免视讯通话吧。

「不过啊,阿春。那或许是你想太多了,而且──」

晶穗爬下床铺,坐到春太的身旁。

「如果她不想说,就算你用LINE或电话逼问她,她也不会说吧?」

「她透过LINE或电话应该不会说吧,所以直接去问她就好。」

春太拿起脱在床边的上衣穿了起来。

「直接──等等,你打算现在去吗!?」

「又不是出国。」

春太拿起手机与钱包。

「等等,已经十点了啊!就算你现在去,中途也会没有电车、进退两难喔!?」

晶穗让春太看手机里的转乘应用程式的搜寻结果。

不用别人说他也清楚。

晶穗虽然也大致知道雪季目前的住处,但春太知道得更清楚。

他早就查过要搭多久电车才能到了。

「就算要到早上也无所谓。抱歉,晶穗,我去去就回。」

「……你真的要去呢。」

「……因为我现在也还是雪季的『哥哥』啊。」

春太仅抛出这一句话便走出房间。

抑或,他只是经过再三的推测,想像了一个最糟糕的状况。

但可能性并不低。

若是自己杞人忧天也好,那样反而比较好。

不过春太无法毫无作为。

想见雪季──

他一把抓起挂在玄关钥匙板上的冷泉号钥匙。

解放了一直以来压抑在心的情思,朝黑夜飞奔而去。

「他真的敢抛下我,自己去了。」

晶穗捡起脱在床边的制服穿回身上。

当她穿起制服后,又将一头黑色长发往后一拨,并轻轻地抚平整理。

她垂下了头,盯着空无一物的地毯──

「那个混蛋,比起我更重视……!」

晶穗突然捡起原本放下的手机,准备砸向墙壁──

但当她将手举到后方时,又恢复神智,停下了动作。

「哈,蠢毙了,我在发什么飙啊,我可是冷静又神秘的晶穗小姐啊。」

她这么呢喃着,彷佛在说服自己。

她握着手机的手瑟瑟颤抖──她又用另一只手按住颤抖的手。

当她按了一会儿之后。

「哼,阿春在干嘛啊,居然敢把我丢在自己家里,我可不管会发生什么事喔。」

晶穗用力地挥开遮住左眼的浏海──

「唉……那家伙的眼神好吓人,不知道会干出什么蠢事……唉,真是的。」

她重新拿好手机,开始操作,拨出电话。

「拜托,真是一个要人操心的『哥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