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一卷 第3话 妹妹还无法成为大人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55:49

「……好无聊──」

「喂,春太郎,要装出更快乐的样子,学弟都在看啊。」

「好好好。」

春太随意地敷衍松风,同时望着练习中的篮球社员。

这里是他不久前刚毕业的母校的──体育馆。

他当然感受不到丝毫怀念。

今天是五月初,正值黄金周(译注:日本的黄金周指在4月底至5月初、由多个节日组成的连假。)。

春太所就读的悠凛馆高中在黄金周时都会统一放假。

不过这所公立国中的假日则是依照日历,今天这种平日也必须上课。

至于春太与松风为何会在难得的假日来到母校体育馆──

「春太郎,你有注意到什么吗?你也打过篮球吧,给学弟一点建议吧。」

「建议喔……」

松风擅自说「你很闲吧」就拖着他过来,实际上春太也的确很闲。

其实他国一时曾经加入篮球社。

他只是陪松风入社,但他从国一时身高就很高,运动神经也不差,所以受到顾问与学长不少期待。

然而,春太升上国二就轻易地退社了。

理由自不待言,是为了与雪季一起上下学。

若是参加晨练与放学后的练习,时间无法配合放学直接回家的妹妹。

身为因为这种惊人理由退社的学长,是否有资格给予学弟意见呢?

「说是建议……唉,松风,我们的篮球社以前不是更强吗?今年程度下滑了?」

「别这么说,现在队上没有超过180公分的人,篮球队没有高个儿果然就很难办呢。」

「也是。」

『中锋』这位置通常由身材最高大的选手负责,但他们目前的中锋比身高181公分的春太还要矮。

即使在国中生之中,也有着许多身材高䠷的中锋。

他们的队伍在松风离开之后,似乎前途堪虑。

「话说,春太郎,你是不是偶尔会瞪山下?」

「你多心了。那是因为他是主将,但动作有失精彩。」

「是我多心还是你有什么理由,到底是哪一边啦。」

春太当然会不爽向自己妹妹告白的篮球社主将。

只是因为自己身为学长,不能说出那么幼稚的话。

当他看着学弟练习时──

「哥哥~」

「嗯?咦?是雪季。」

当春太转头后,不知为何见到穿着体育服与短裤的雪季。

她走进体育馆,笑容可掬地跑了过来。

原本在练习的篮球社员开始交头接耳。

他们似乎对知名美少女•雪季的登场感到兴奋,连山下同学也吓了一跳。

而雪季并未注意到自己备受瞩目,兀自跑了过来──

她运动服外套的拉炼拉到胸部以下,使得一对酥胸隔着T恤上上下下地晃动。

「…………」

「哥哥,我等一下──呀?」

春太硬生生地拉上站到自己面前的妹妹的运动服拉炼。

「拉炼要拉好。」

「唉?好、好喔。」

篮球社的学弟发出不满的声音,但被春太瞪了一眼便默不作声。

「什么嘛,你还没回家啊?」

「你都来我们学校了,我怎么能先回家。」

他当然有对雪季说要回母校一事。

对春太而言,他也想顺便看看雪季上课的情形,但这实在过度干涉妹妹,他便努力忍住了。

他原本以为雪季早已放学了──

「喂~雪雪,你跑太快了!」

「打扰了!」

这次轮到另外两名女生走进体育馆。

那是春太也认识的雪季朋友,与她一样穿着运动服。

两人叫做冰川与冷泉,姓氏听起来都很凉爽。

她们也是雪季少数会找来家里玩的朋友。

冰川留着短发,一身小麦色肌肤,给人活泼的感觉。

冷泉带着红框眼镜,留着黑色鲍伯头,有种文科女生的感觉。

这两名学妹外表两极,但都相当可爱,在校内也颇受欢迎。

「你们为什么穿成这样?雪季和……冰川、冷泉都没有参加社团活动吧?」

「最近女生很流行三对三斗牛喔。难得哥哥来我们国中,偶尔也一起运动吧。」

「你说一起运动……但篮球社还在使用球场啊。」

「操场旁也有篮球架吧,我们会在那边打。」

「啊──确实有呢。」

这所国中的操场不知为何放着一座老旧的篮球架。

「话说……冰川和冷泉倒还好,但有你的话,实际上就是三打二了吧。」

「我以战力来说是零吗!?」

她反而会碍手碍脚、帮忙扣分,但不说出这一点也是基于哥哥的体贴之心。

「春太郎,好啦,你就去吧。流行篮球不是很赞吗,你就教她们怎么打,让风潮更盛点。」

「你是随口说说的吧。」

附带一提,这所国中没有女子篮球社。

春太无可奈何地与雪季三人一起走去操场。

操场旁的确有好几名女生正吱吱喳喳地打着篮球。

「不好意思~我们等一下也可以用篮球架吗?」

雪季跑了过去,与先到的人商量。

「喔喔,雪季在和人交涉耶……!」

「她最近怕生的个性好像慢慢改善了,也会和冰川我们以外的人玩在一起了。」

「自从我们升上了国三,因为无法再依赖樱羽学长了,我们也察觉她有所成长。」

冰川与冷泉为春太解说雪季最近的状况。

妹妹似乎在哥哥不知情之处有所成长。

附带一提,冰川的第一人称是『冰川』,冷泉则是『我』(编注:冷泉原文的自称是「ボク」,通常是男生会用的第一人称。)。

她们不愧是校园第一美少女的朋友,也不怎么平凡。

「哥哥、小冰、小冷,她们刚刚打完,我们可以马上用喔!」

雪季又跑了回来。

「啊,哥哥的队伍要怎么办?再找两人陪你?」

「嗯?雪季你们三对一也行喔。」

「小冰、小冷,哥哥太小看你们了吧。」

「不对,被小看的人是你啊,不是我们。」

「冰川虽然身为雪雪你的朋友,却也无法否定呢。」

妹妹似乎拥有直言不讳的朋友。

雪季露出不甘心的神情。

「我会打篮球,是男生,又比你们大,至少需要这样让步吧。」

春太开始暖身。

他穿着连帽衫与容易活动的弹性牛仔裤,不需要换衣服。

「那就开始吧。」

「啊,好,樱羽学长,我们的规则有点特殊,首先──」

冷泉稍做说明。

她似乎最为投入这种斗牛赛。

她虽然带着眼镜,又颇有文科气质,但春太记得她意外地很有运动神经。

「喔──瞭解,我就让学妹先攻吧。」

女生间流行的三对三斗牛会忽略繁琐的规则。

顶多就是要将球带到两分线外,该队才能进攻。

「哥哥,我就算无法投进,但还是会运球的喔!」

雪季说着毫无可吹嘘之处的话并开始运球。

春太缓缓地靠近雪季──迅速抄走了球,接着闪过急忙过来防守的冰川,走到两分线外。

转眼间便交换攻防。

「哇,樱羽学长,超幼稚的!」

「这个人竟然对学妹使出真本事!」

冰川与冷泉叫个不停。

败犬远吠听在春太耳里十分悦耳。

「哼,我就算对女人小孩也不会手下留情的喔。」

「好扯,虽然是朋友的哥哥,但我之前就觉得他很扯了啊。」

「他是樱松里比较狂的那个,这称呼是真的耶。」

妹妹的两名朋友果然也都很有个性。

而且樱松这个称呼似乎从国中时期就有了。

「好好好,哥哥,我不会让你过去的喔。有我在的话,你就无法强行突破了吧?」

「…………」

雪季站在春太面前,张开双手阻挠着他。

原来如此,假如春太试图运球过去,或许会撞上雪季、害她跌倒。

「嘿。」

「呀啊!?」

春太伸出食指,轻轻戳了一下雪季的胸部,她便下意识地用手护住胸部。

春太见机不可失,瞬间加速越过妹妹身旁,轻轻松松地射篮成功。

「喂、喂,小冷!刚才那样算吗!?」

雪季向冷泉确认规则。

「我们反而会大推女生之间互相性骚扰,但男女之间的就会永久禁赛,兄妹的话──就看雪的想法了。」

「……唔,我赞成。」

「你赞成喔。」

春太也认为自己在学妹面前性骚扰妹妹有点不妥,但妹妹本人三两下便准许了。

「啊,樱羽学长,你可以对雪毛手毛脚没关系,但不可以染指我们的胸部,屁股的话倒还行。」

「请你只摸雪雪的胸部喔,这家伙抛下冰川我们,自己愈长愈波涛汹……啊,不行!愈摸会愈大颗的啊!」

「冰川,别突然说关西腔。总之,冷泉要是被我绕到后面,自己就要小心一点了。」

「呀──!既然这样就要先发制人!发动『别只顾你妹攻击』!」

「『偶尔也和学妹玩擒抱』──!」

「等一下!接着轮到你们进攻──」

春太停下运球的手试图逃跑,但已经太迟了。

两名学妹同时从两侧冲来。

春太闪避不及,被冰川与冷泉撞上,不支倒地。

「唉,这样算犯规了吧!」

「这种斗牛比赛没有带球撞人也没有阻挡犯规啦──唉,呀!屁股!你还真的摸我屁股!我甚至没被色狼摸过耶!」

「喂,学长的手碰到冰川的胸部了啦!你发现冰川变成B罩杯了吧!」

两名学妹吱吱喳喳地开心打闹。

春太的手上传来冷泉富有弹性的屁股弹力,以及冰川袖珍却有料的胸部柔软度。

「……开玩笑的啦。学长对妹妹的朋友也很温柔呢。」

「你啊……」

冷泉悄声在春太耳边低喃。

她似乎注意到是春太扶住了冲来的自己两人。

「我、我的朋友背叛我,对哥哥出手了……!」

雪季慌张地跑来,从哥哥身上拉开两名朋友。

「不管是谁的胸部或屁股都不行!哥哥,要是你想摸国中女生的胸部和屁股,请摸妹妹的就好了!」

「……我总觉得学妹的眼神超鄙视的。」

有二十多名学妹聚集在此玩三对三斗牛,其中部分人对春太投以宛如看垃圾的眼神。

春太虽然不觉得自己打输比赛,却察觉自己早已全局皆输。

「呼~今天也累了,我果然不适合运动。」

「你明天会肌肉酸痛吧。」

傍晚时分,春太与雪季回到家中,走进房里放东西。

「话说,你为什么找我比篮球?」

「咦?因为这样就能合法地看打篮球的帅气哥哥了啊。」

「……就算不在意是否合法,你也能尽情地看我运动的英姿啊。」

这代表她想在学校看哥哥打篮球的英姿吧。

春太经常称赞妹妹「可爱」,受到妹妹称赞却会觉得害羞。

「你很帅啊!但……我们被电得落花流水……」

「抱歉,我不小心就认真起来了……」

尽管如此,虽然对方是国中女生,但被三人包围还是会无法动弹。

如果太过放水就会被妹妹看到自己很逊的一面。

春太逼不得已使出真功夫,不只靠运球突破防守,甚至运用上他所擅长的长射大获全胜。

「不过我们玩得很嗨喔,也能看到哥哥大展身手,我非常满足。」

「雪季,你心情很好呢。」

春太辗压了雪季队之后,也与其他学妹对决了。

她们似乎也很享受与会打篮球的人的比赛。

春太教了她们几样实战技巧,冷泉立刻便能用得得心应手。

三对三斗牛的热潮似乎会继续延烧一阵子。

春太也顺利完成松风所交代的向女生传教的任务。

「话说回来,你有没有打算用我当踏脚石、接近小冰或小冷啊?」

「谁会啦!」

冰川与冷泉虽然不及雪季,却也相当可爱。

不过对春太而言,与雪季同龄的国中女生不在他的守备范围。

「别说傻话了,快点换衣服。」

「好~」

雪季在哥哥面前光明正大地脱下制服,露出纯白的内衣──

她的手绕到背后,解开胸罩的扣环,接着打开衣橱。

妹妹摇晃着酥胸,毫不吝惜地露出可爱的乳头,从衣橱中拿出粉红色的连身洋装,接着从头上套下。

「呼──我喜欢连身洋装,穿起来很轻松。已经不用再出门,今天也累了,我就不穿胸罩了。好看吗?」

雪季摇曳着连身洋装的长裙摆转了一圈。

她露出孩子般的天真笑容,身材苗条纤弱,胸前乳波荡漾。

她的笑容与体型目前还有些不协调,但有朝一日那张笑容也会逐渐变得成熟吧。

这么一想,春太便忽然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落寞──

「唉?咦?有哪里不对劲吗?」

「嗯、嗯嗯,不,不是的。」

春一瞬间过度着迷地望着雪季,并不禁想入非非。

「你太可爱了,让我大脑停止运作,可爱到我想紧紧搂住你。」

「因为我是哥哥引以为傲的妹妹啊。」

「少自己说。」

「好~请吧。」

「……请什么?」

「你想紧紧抱住我吧?请用力地抱吧。」

「…………」

春太往前踏了一步──

他抓住妹妹纤细的双肩,将手环到她腰后,将她推倒到上下铺的下铺。

「……哥哥?」

妹妹躺在从小学开始便一直睡的床上,不禁愣了一愣。

她一头棕色长发摊在床单上,洋装的裙摆也掀起,甚至露出了大腿。

春太则压在妹妹身上。

「那个,哥哥,这不是抱抱吧?」

「我知道。」

「好像有点……色色的唉?」

「但你不会想和我色色吧?」

「因为我是你可爱的妹妹啊……」

「需要特地讲出形容词吗?」

对,雪季是妹妹。

兄妹之间不会想做色色的事。

春太猛力地靠近雪季的脸后──

「不过你的确很可爱,你比今天打篮球的所有女生都还可爱。」

「讨、讨厌啦,在这种色色的气氛下说,人家会害羞的啦。」

这似乎并非玩笑话,使得雪季双颊有些绯红。

无论再怎么可爱,妹妹都是妹妹──

「唉,那个,哥哥……?我们要这样到什么时候……?唉,该不会?」

雪季似乎误会了什么,小脸蓦地红了起来。

连身洋装的布料轻薄,使得她双峰顶端的蓓蕾似乎透了出来。

「该不会你个头。」

「呀!」

春太轻轻地吻了一下雪季的脸颊,接着撑起身体。

「讨、讨厌啦──到底怎样啦?只是亲人家的脸颊吗?」

「我可以亲胸部吗?」

「唉?可以啊♡」

「居然可以喔!」

妹妹对哥哥的警戒心为零,超乎哥哥的想像。

「好了,不管怎样我们还要当三年兄妹,就好好相处吧。」

「不管怎样又是怎样啦,人家才不管三年后的事情,现在是黄金周喔,你没忘记我明天也放假吧?」

「妈妈给了我不知道哪里拿到的饭店泳池门票,明天我们去买泳衣,后天就去游泳吧。」

「我要穿性感泳衣一拳击倒哥哥!」

「打倒我是要干嘛啦。不过你明天会肌肉酸痛,还是别去了吧?」

「你明明就知道我会怎么做!」

雪季露出笑容抱住春太。

门票是妈妈给的,泳衣用的也是父母的钱。

尽管如此,雪季对哥哥的邀约心花怒放,紧紧抱住了他。

雪季果然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