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妹妹是不能做女友的

第一卷 第2话 妹妹不想让哥哥操劳

作者: 镜游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55:39

兄妹俩用完餐与购物结束回家后──

母亲再度LINE了春太。

他将环保购物袋放进厨房,接着确认了手机。

讯息写着〔请先睡吧〕。简单而言,母亲会加班到搭末班电车回来了。

父亲大多都会搭末班车回家,但母亲很少这么晚归。

她日前才一脸精疲力尽地说「年度结算(编注:不同于台湾,日本的会计年度为3月结束、4月开始。)超忙」,但看来新年度一开始也忙得不可开交。

「妈咪不要紧吗……」

雪季吃了最爱的寿司,心情有所好转。此时她探头望向哥哥的手机担忧地如此说道。

「妈之前说身体吃不消,所以想转换跑道。没想到那可能不是在开玩笑。」

「唉,她有这么说过喔?妈咪都会对你说一些重要的事呢。比起爸比,她还更倚重你。」

「没到那么夸张吧,啊──但我记得她要二度就业时,也找我商量过。」

那是在春太还是小学二年级的时候。

母亲多年后曾说「如果春太不喜欢,我或许不会再去就业呢」。

她是不是太尊重年幼儿子的意见了啊?

「可是她不是打算辞职,而是要换工作。我必须快点去赚钱,让她享清福。」

「但我们家禁止打工呢。」

「对啊。」

春太上高中之后,立刻打算要去打工,但父母──尤其是母亲极为反对。

母亲的主张为升上大学也能打工,孩子应该趁高中时尽情玩乐。

她还说「既然这样,也可以提高你的零用钱」,但春太拒绝了。

毕竟他的零用钱原本就比其他小孩多了。

「比起赚钱,我只是单纯想去打打工。」

「这也没办法,因为妈妈的娘家好像家教很严。」

「那里充满谜团呢。」

尽管如此,春太与雪季其实都没有见过母亲娘家的亲戚。

虽然母亲并未多提,但娘家似乎颇为严格,据说从高中起就必须自己打工赚取学费。

母亲娘家的经济状况并不拮据,不如说相当富裕。

根据他们的家庭方针,为了严格地养育子女,从年轻时便要求他们体验何为劳动。

或许是因为其反作用,母亲希望自己的子女不为金钱所苦,可以自由自在地成长。

「毕竟妈咪对小孩说话也会用敬语呢……她到底都受过怎样的管教啊?」

「确实很让人好奇,但你也受妈影响很深呢。」

雪季爱用敬语这一点很像母亲,母亲并未强迫她,但自然而然就变成这样了。

这是因为母亲重返职场之前,雪季相当黏她吧。

「算了,就在我们能力所及的范围帮助爸妈就好了吧。虽然这么说,但我也什么都帮不上忙。」

「啊,不行喔,你打算说『我也帮忙做家事』吧。你可别想称心如意喔。」

「你这国中生的表达方式还真特别。」

妹妹的语汇偶尔会令哥哥匪夷所思。

「我虽然是国中生,但还是能做家事的。」

「是没错……但我几乎什么都没做也不太好。」

樱羽家的家事有八成由雪季负责。

烹饪、打扫、洗衣──几乎可谓全部了。

母亲假日时也会做家事,但基本上是由雪季一手包办。

虽然她不会读书,也不会运动,但光是能够包办家事,妹妹就已经够了不起了。

「我是想做才做的,打扫我们的房间、洗衣服和做哥哥要吃的饭,这些我想全都自己包办。就算是哥哥,我也不会让给你的。」

「是、是喔。」

春太曾听她多次这么说过。

即便雪季是一名顺从哥哥的妹妹,但一提到这件事便会毫不退让,令春太逐渐放弃说服。

「爸比和妈咪也希望哥哥能用功读书喔,我也这么希望。」

「你们都很宠我呢。」

「我会超宠你的。啊,要是妈咪他们会晚回家,哥哥就请先去洗澡吧。」

雪季透过厨房旁的洗澡水操作面板,开始在浴缸里放热水。

春太习惯先洗完澡再用功读书。

他将两人买回来的食材放进冰箱或橱柜,接着用客厅的电视看起影音网站,不知不觉洗澡水便放满了。

「那我先去洗了喔。」

「好~」

春太先回到房间拿了盥洗衣物与浴巾,接着再走向浴室。

樱羽家是一栋小巧的独栋透天,浴室并不宽敞。

春太走进狭小的浴室,认真地洗着头发与身体。

妹妹与父母之后也要泡澡,要是身上残留的污垢流进浴缸会很过意不去。

他仔仔细细地冲洗身体后──

「哥哥,我可以进来吗?」

「雪、雪季……!?」

此时突然传来话语声,春太转过头时,见到了一名一丝不挂的美少女。

她虽然用浴巾遮住身体,但根本遮掩不住傲人双峰、雪白的腰身与大腿。

春太回望着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娇躯──

「不可以……吗?」

「你问我可不可以……」

春太盯着妹妹窈窕的肢体──

「我吓了一跳,你之前不是说两人一起洗有点太窄,所以不要一起洗了吗?」

「偶尔一起洗也没关系嘛♡」

妹妹轻易地撤回前言。

雪季虽然对家庭毫无不满之处,但对浴室过窄有点怨言。

她喜欢泡澡,因此不太喜欢不能伸长身体泡澡的浴缸。

两人日前一起泡澡时,她便说「我之后自己泡好了」。

妹妹已经忘记几天前的发言了。

「而且我们最近没什么机会一起泡澡,今天爸比和妈咪都会很晚回来,所以能一起慢慢泡。」

「也是啦……」

「毕竟要是国三的妹妹和高一的哥哥一起洗澡,连爸妈也会觉得诡异吧。」

「但我们又没什么啊。」

春太与雪季也瞭解一般的常识。

他们并不认为高一的哥哥与国三的妹妹一起洗澡是理所当然的事。

瞭解如果被父母发现会害他们操无谓的心。

不过两人并不认为这是什么特别的事。

兄妹俩自幼便一起洗澡。

只是春太的身体长高并变得精壮,而雪季的身体变得凹凸有致而已。

「说得也是,啊,我也要洗身体。」

雪季拿掉浴巾,于哥哥面前展露那一点也不像国中生的窈窕曲线。

她的双峰挺立,峰顶粉色蓓蕾突出,小巧的肚脐凹陷于雪嫩腹部之上,纤腰则是玲珑有致。

下半身则有着一对──纤长的大腿。

雪季毫不吝惜于哥哥面前展现出自己的全部,她冲洗着棕色长发,仔细地清洗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春太则愣愣地望着妹妹洗澡的画面。

她真的变漂亮了呢。

不过,她是自己的妹妹。

春太感受不到看到月夜见晶穗胸部时的那种欲望。

雪季的美丝毫不输晶穗,身材也性感挑逗,却不会令他想入非非。

「哥哥,请再过去一点,我们都长得太大只了呢。」

雪季洗完发丝与身体,接着笑咪咪地进入浴缸。

兄妹俩面对面地泡在不怎么宽敞的浴缸里。

浴缸内极为拥挤,致使两人的腿交缠在一起。

「啊,哥哥,洗好之后别把浴巾放在我的衣服上喔,请放到浴巾的篮子里。要放在我的浴巾下面,如果顺序不是这样会很可疑。」

「你好龟毛喔,爸妈他们不会特地查看洗衣篮吧。」

「你太天真了!」

雪季用力地探出上半身。

这动作使得她浑圆的半球酥柔地摇晃着。

「我们家是双薪家庭,爸妈不怎么管小孩的事──你这么想就太天真了啊!家长都意外地很在意孩子。」

「我都不知道你有小孩了呢,我这么快就成为大伯了啊。」

「请别打哈哈过去。」

雪季气呼呼地鼓起双颊。

「正因为是双薪家庭,有很多关心不到孩子的地方,所以他们就会很在意看得见的部分,尤其是妈咪。哥哥,你之前从宽松四角裤换成贴身四角裤了吧?妈咪有发现喔,她说『春太也长大了呢~』。」

「喔……」

这对春太而言有些意外。

假日也是由雪季负责洗衣服。

他以为母亲甚至不会看到自己的换洗衣物。

「就算我们没做什么亏心事,但让爸妈担心也不好。他们工作很辛苦,要是怀疑我们有什么兄妹乱伦恋,可是会晕倒的啊。」

「……我们果然不该再一起洗澡了呢。」

「对啊,除了绝不会穿帮的日子都别一起洗了吧。」

春太说的是今后都不再一起洗澡,但妹妹似乎诠释为其他意思。

「唉~真麻烦呢,就算我们一起洗澡也不会碍到任何人啊。」

「要是穿帮的话,我可不只会被当成妹控呢。」

春太望着妹妹的裸体苦笑着说道。

「喔~你就那么不想被晶穗学姊当成变态吗?是这样的啊。」

「我又不是在说月夜见同学!?」

「是喔~毕竟哥哥也是男孩子嘛。人家长得很正,胸部又比我还大呢。」

「我也不是在说胸围的事……」

坦白说,雪季已经算是人间胸器了。

而且以她的年龄而言,未来十分值得期待。

即使她为此而不开心,身为哥哥也会伤脑筋。

「哥哥,如果你交了女朋友,请告诉我喔。」

「你要去杀了人家吗?」

「我又不是病娇妹妹!」

雪季再度气呼呼地鼓起脸颊。

「为了不让你被坏女人骗了,我必须加以鉴别啊。」

春太暗忖「这就叫做病娇妹妹吧?」,却不刻意吐槽。

「那么,如果你交到男朋友也会告诉我吧?」

「你要去杀了人家吗?」

「如果对方的目的只是你的肉体,我可不敢保证他能活命呢。」

他虽然半开着玩笑,却相当认真。

「明年之后就让人操心了呢。如果可以,希望你去就读走路或骑脚踏车就能到的高中。」

「如果是搭电车上学,会怕遇到色狼呢……」

「对啊……啊,对了,你和我读同一所高中就好了。早晚都跟我一起的话,色狼就无法靠近你了。」

「和哥哥念同一所高中!?那、那有点困难吧……」

雪季对自己的成绩毫无信心,显得畏怯。

即便她身为重度兄控,但也有办得到与办不到的事。

春太当然也是开玩笑。

春太所就读的高中在这地区的程度偏高。

依照雪季目前的成绩,几乎不可能考得进去吧。

「不过这是最好的解法吧。等我毕业后就去考驾照,开车接送你就好了。」

「做、做到这样……虽然由我这么说也很怪,但哥哥真的很宠我呢。」

「由你来说真的很怪呢。」

「呀~♡」

春太揉乱雪季的发丝。

能像这样宠溺妹妹的时间也不长了吧。

春太望着雪季发育后的身体,不禁这么心想。

一般而言,两人早已无法一起共浴了。

正因为春太与雪季是一对特殊的兄妹,共浴的时间才能再延长几年。

春太明白这即将结束──雪季恐怕也深知这一点。

钟声响起,课堂结束──教室中的气氛松弛下来。

春太也吁出一口气,阖上打开的笔记本。

他升上高中还没过一个月,尚未掌握上课的节奏。

总之,上午的课程结束,到了午休时间。

「喂~春太郎,你要吃什么?」

「喔,我今天也带了便当,松风呢?」

春太从书包中拿出便当盒,举起便当让走近自己的松风瞧瞧。

这当然是雪季亲手做的便当。

雪季在国中也会自己带便当,每天早上会一并做哥哥的份。

「这样啊,我今天先把便当嗑掉了,我去福利社买吧。」

「你不只今天,每天都会提早吃掉便当吧。」

松风因为篮球社早上也要练球,饿得无法撑到中午才吃午饭。

「你也可以在学餐吃了再回来啊。」

「学餐人挤人,好吃但量不多,在福利社买几个便当和咸面包的CP值最高了啊。」

「是喔。」

松风虽然为人体贴,但似乎单纯并非为了陪春太一起吃午饭,才不去学餐吃的。

春太所就读的悠凛馆高中,学生餐厅与福利社商品丰富。

福利社有卖多种便当与咸面包,份量也很足够。

「那我去去就回。春太郎,我去帮你买饮料吧,你要喝什么?」

「水。」

「还真朴素啊……好,收到。」

松风苦笑着走出教室。

春太不想因为饮料多余的味道,干扰了他享受雪季便当的乐趣。

「樱羽同学。」

「……啊,月夜见同学。」

月夜见晶穗忽然坐到春太前方的座位上。

她今天将长长的黑发绑成三股辫。

晶穗的发型基本上是长直发,但每天会有一些变化。

「之前谢啦,你妹妹还好吗?」

「她很好喔。对了,她订阅你的频道了。」

「喔喔,我好开心。她愿意看我的影片啊?」

「但她说不太懂你的歌。」

「喔喔,她长得可爱却很严厉呢。」

晶穗露出苦笑,沮丧地垂下双肩。

「她说『我也来上传影片看看吧』。」

「那倒有点开心,我一直都想唱出能影响他人的歌呢。」

「我妹不是想唱歌,是想跳舞的样子。」

「也对,高中女生比较流行跳舞呢。啊,不过她还是国中女生呢。」

「但我不想让她上传影片呢。」

「你担心身分会曝光?」

「部分是那样,但我担心我妹是不是有办法拍出能见人的影片。」

以一个女生而言,雪季相当缺乏警戒心,在哥哥面前尤其如此。

假如她要拍片,必定会拜托哥哥拍摄。

春太能想像得出画面──她穿着制服,轻盈地摆动着裙摆起舞,小裤裤若隐若现。

「对了,她说你弹吉他的模样很帅,说也想看看你的脸。」

「这样啊,影片下也有很多这样的留言呢。」

「我想也是。」

春太也陪妹妹看了晶穗的演奏影片。

那是所谓的吉他自弹自唱影片,从勉强看不到脸的角度拍摄。

身上服装则是类似角色扮演时穿的水手服。

即便隔着水手服也能看出她胸围雄伟,每当身体配合演奏摇摆时,双峰便会乳波荡漾。

也能看见几条猥琐的留言,写着「爆乳高中嫩妹的唱歌影片」。

「虽然我不在意露脸,但我觉得不露脸更能刺激观众的想像。」

「如果是你,露脸后订阅数应该会增加吧?」

「那是你妹的想法,还是你的呢?」

「……任君想像。」

这是春太的想法,但这句话不太适合对不怎么熟识的同学说。

「好了,我就不逼问你了吧。话说,我明明给了你们名片,但你和妹妹都没加我的LINE吧?」

「突然加你也很厚脸皮吧?」

「超龟毛,我都给你ID了,你就放心加吧。」

晶穗似乎是觉得很好笑,不禁笑出声来。

尽管她这么说,但春太并非那种会与女生积极互动的男生。

而雪季怕生,与只有片面之缘的姊姊聊LINE,对她而言难度过高。

「话说回来,所以你也看AKIHO自弹自唱了吗?」

「喔,我有看……但我不太听音乐,不知道该怎么说。」

虽然随便说「唱得很好」也行,但春太觉得这样不太老实。

「啊~你也是新世代的孩子呢,不太熟音乐啊。」

「虽然不是完全没在听……我爸有订阅方案,所以我有听流行歌。」

春太多半是听游戏的原声带,但这恐怕并非晶穗所期盼的答案。

「有听就算不错了吧,我朋友都不会听乐团的歌,我猜她们根本不知道有CD这种东西。」

「CD喔,我家老爸买了满多的。」

「唉!?真的假的!?」

晶穗用力地探出上半身。

导致那一对傲人双峰重重地压在桌上。

「对、对啊,虽然我不太清楚,我爸应该属于会听CD的世代吧?他以前还有很多唱片,但因为很占空间就丢掉了。」

「喔~他还有买唱片就代表是真正的乐迷呢,你爸爸以前也有玩音乐吗?」

「他没玩乐团,但好像会弹原声吉他,我以前听他弹过。」

原声吉他属于不需借由电子机器发声的吉他。

那把吉他不知何时从家里消失了,目前不复存在。

「是喔~你爸爸该不会也很讲究音响吧?你家里有立体音响设备吗?」

「立体音响设备?啊,你说听音乐用的那个吗?我家客厅有莫名其妙的机器,像是音频放大器之类的,喇叭也很大。我们本来想收起来,但我爸抵死不从,所以就一直放着了,明明他最近也完全没在听。」

「樱羽同学……!」

「什、什么事?」

晶穗更进一步地探出身体,用力地握住了春太的双手。

她握住春太的手并拉了过来,使得春太的指尖稍微陷入她的双峰之中。

正当春太因为同班女同学胸部那过于酥柔的触感与弹力而定格时──

晶穗双眸闪闪发光地说:

「我今天能去你家拜访吗!?」

重申一次,樱羽家住在一栋小巧玲珑的独栋透天。

一家四口挤在一起生活。

妹妹不太会找人回家玩,而春太之所以不找朋友来家里,也是因为家里窄。

只有松风被春太找来家里玩了好几次。

由于松风相当有礼貌,遇到春太的父母也能恭敬地问候,颇得春太父母的心。

「喔~不错嘛。」

当这名新客人被领进客厅后,便突然开始四处打量。

春太压抑着难以平静的心情,让晶穗坐到客厅的沙发上。

他走到厨房,在杯中倒入保特瓶装的茶,接着再回到客厅。

「谢谢,然后──」

「啊,对了,呃……这要怎么用啊?」

客厅墙边有一个柜子,上面纵向摆放着两台呈现金属光泽的机器。

虽然他至少知道放在两侧的长方形木盒是喇叭……

「上面是CD播放器,下面有旋钮的是音频放大器,音频放大器是用来增大音量的机器。喔~是很旧的机种呢,我也不太清楚。」

晶穗蹲在柜子前,双眸闪闪发光地盯着机器。

「我真的可以碰这个吗?」

「我爸说可以自由使用,他似乎反而很希望你用。」

「因为不常用就会坏掉吧。啊,樱羽同学,你家有CD吗?」

「有,在这里。」

春太打开组合音响旁的另一个柜子。

里面密密麻麻地塞满了上百片CD。

「哇,比我想的还多!」

「以前更多,现在已经减少到一半以下了。」

春太也许久没打开这柜子了。

「我可以看看吗……?」

「好,请随意看。」

晶穗的心情似乎相当激动。

她每拿出一片CD便开心得欢呼。

「有很多二十几年前的日本CD呢,西洋CD则是更旧的,这些也不是你爸那个时代的吧。」

「喔……西洋CD的话,我至少有听过乐团名称。」

春太也拿起摆放在地上的几片CD看着。

有好几片全球最知名的英国摇滚乐团的CD。

「二十年前的日本音乐有好多是百万金曲呢,现在的偶像歌星如果不是在网路上被疯传,几乎根本不可能畅销百万片了。」

「我爸也讲过类似的话,他说当时想听的歌太多了,还曾经租借CD呢。」

「现在能租CD的店家很少了呢,我们家附近就完全没有。」

「因为人们不会想借CD了呢,只会用手机订阅音乐服务来听歌。」

以高中生的财力来说,每月订阅一千圆的服务相当吃紧,但樱羽家由父亲订阅了家庭方案,因此春太与雪季也能尽情地听歌。

「我和你爸的兴趣或许很合,我很喜欢这年代的音乐呢。」

「和我爸?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中年大叔与高中女生兴趣相投,实在有点不妥。

硬要说的话,应该是晶穗比较特别。

「唉,我可以听听看吗?」

「可以喔,你就随意吧。」

春太拿起茶杯,重重地坐到沙发上。

「我不会用那台东西,你可以吗?」

「还算行,我有用过亲戚家里类似的音响。」

晶穗兴奋难耐地操作着CD播放器。

成功开启电源且放入CD后──便开始播放乐曲。

「喔~有音频放大器和大喇叭就截然不同呢,声音的细腻度和压力好强啊~」

「是喔……」

那是春太听过多次的乐声,因此他没什么特殊感想。

不过既然晶穗大受感动,也不必刻意泼人家冷水。

「我很喜欢这首歌……这虽然是一首普通的情歌,但吉他听起来像在哭,很哀伤。嗯~我家喇叭的声音果然太单薄、不够浑厚呢~」

「……你家没有这种音响吗?话说,我可以跟你讲话吗?」

「可以啊~我有好好在听歌。我们家没有音响呢,顶多就是用便宜的喇叭接上笔电听歌。」

晶穗跪坐在音响前,彷佛全身沐浴乐声似地聆听着旋律。

「我家人不太听歌,算是讨厌音乐,所以我家没有音响,我自己也买不起。」

「但你有吉他吧?你弹吉他的话,他们不会念你吗?」

「那把吉他是朋友不要的,所以便宜卖给我了。父母在家的时候我不会弹,所以也不会被念,我会趁父母不在时跳上跳下地弹吉他喔。」

晶穗轻盈地跳起,做出激烈弹奏吉他的模样,她高高地举起脚转了一圈,做出华丽的动作。

这使得她连帽衫下的胸部剧烈地摇晃,且能从轻盈摇摆的裙底瞥见黑色内裤。

不对,既然是黑色,或许是安全裤。

春太选择别想太多。

「哎呀,抱歉我在第一次拜访的家里这么放肆。话说,变热了呢。」

「对、对啊,我开一下冷气吧。」

虽然目前距离开冷气的季节尚早。

「嗯,没关系啦,我把这件脱掉就好,嘿咻……」

晶穗迅速地脱掉连帽衫。

傲人的双峰则因为她的动作,弹力十足地摇来晃去。

「…………」

她在连帽衫下只穿着一件边缘点缀着蕾丝的白色小可爱。

小可爱强调出她深邃的事业线,令人能清楚地看出胸前甚至显得暴力的两团隆起的形状。

那算是内衣了吧……春太虽然这么想,但并未加以吐槽。

男生得要胆子够大才敢询问女生「那件性感小可爱是内衣吧?」。

「嗯?这样果然穿太少了?在别人家这样很没礼貌吧?」

「不会……我无所谓。」

仔细想想,雪季会穿得更单薄在家中走来走去。

春太虽然不热,但如果晶穗觉得凉快,倒也无妨──他决定这么想了。

「我们家的规矩没那么严格,你不必在意。」

「话说回来,你父母白天时也都不在家呢,所以你才能带班上女生回没大人的家里呢。」

「我用爸爸的音响当饵钓到爱乐成痴的女生了呢,手段够高明吧?」

班上女生来到家里,春太也并非不紧张。

尤其晶穗是他之前就觉得很可爱的女生。

但晶穗莫名地落落大方,明显只对音乐有兴趣,所以他就算紧张也没有意义。

「我听说樱松二人组两人都是硬派,但没想到你根本毫无节操呢。」

「樱、樱松……我和松风什么时候被当作一组的了。再说,松风根本不硬派啊,他只是才升上高中、还没原形毕露。」

「你三两下就说出麻吉的真面目了呢。」

「反正他马上就会露出马脚。而且你自己也轻易就上钩了,这又怎么说?」

「我当然会大口咬下这种饵啊,我想当你家的小孩。」

「不只是音响,我们家客厅平常也没人在用,你可以随意使用。但你要当我家小孩的话,问题就在于你的生日了呢。」

「生日?你要送我礼物吗?」

「不对,因为我是八月生,要看你比我早还是晚。」

「我是十月生的……啊,是这样啊!」

晶穗的头脑似乎相当灵光。

那倒也是,既然能考上悠凛馆高中,成绩自然不差。

「你、你是十月生啊……那就不能当我们家的小孩了呢……」

「哇,雪季!?」

雪季身穿制服站在客厅门旁,肩上挂着书包。

她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焦躁的气息……

「啊……啊……哥哥终于带女生回家了……」

雪季站在门旁,夸张地发出「碰」一声倒下。

她的裙子掀了起来,纯白的可爱内裤完全露了出来。

「纯棉白裤裤,前面还有粉红色的蝴蝶结,布料面积偏多……虽然有点心机,但又很清纯,还算可以。以国中女生来说是一件满分的内裤呢。」

「别详细解说。」

晶穗悠哉地吐槽,春太则跑到妹妹身旁,帮她拉下裙子。

不让妹妹蒙羞也是哥哥的职责。

他轻轻地拍了拍裙子,接着拉着妹妹的手,让她站起来。

家里明明有客人,她却倒在地上,实在太没有规矩。

雪季勉为其难地坐在地上,目不转睛地轮流望着春太与晶穗。

看来她今天不会善罢干休了。

「啊,对了,雪季妹妹,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

「我瞭解了,这家里不能有两个妹妹,对吧?」

晶穗对春太投以视线,春太则在沙发上不断点头。

如她所说,妹妹不会允许其他妹妹的存在。

假如晶穗的生日比春太早就能当樱羽家的小孩──虽然也不可能啦。

但目前已经不是讨论妹妹人数的时候了。

春太唯一的妹妹现在明显散发出不爽的气息。

「你怎么穿那么少……那算是内衣了吧……?」

而且雪季目不转睛地盯着晶穗的小可爱开口。

晶穗似乎没听见她的悄声嘟哝,春太却听得一清二楚。

妹妹道出哥哥所不敢说的心声。

「算了,先不说晶穗学姊了。」

雪季摇了摇头,接着又恶狠狠地望着春太说:

「哥哥,你居然趁我不在偷带女生回家……你能先给我跪好吗?」

「你要开始教训我喔!?」

「你要居高临下地在沙发上坐到什么时候?你也太高高在上了。」

「你要我下跪磕头吗!?」

「我开玩笑的啦,哥哥。你们明明在听音乐,不可以那么大声喔。」

「是你害的吧……」

「对不起,我趁雪季妹妹不在时侵门踏户了。」

「没关系的,你是来听我家音响的吧,还请随意。」

雪季放下书包,接着若无其事地拿起春太的茶杯大口大口地喝着。

「啊,真好喝。话说回来,哥哥,你竟然用爸爸的音响当饵,拐喜欢音乐的女生回家,手段还真是高明呢。」

「你们真不愧是兄妹……说了一样的话呢。」

「雪季受到我影响太多了啊。」

当晶穗与春太感到傻眼时,雪季又愣了一愣。

「你们在我不知情的时候,感情变得很好呢……是没关系啦,那我就去房间了,打扰你们了。」

雪季喝完茶之后将茶杯塞给春太,接着走出了客厅。

晶穗目不转睛地望着客厅门关起后说:

「唉~好可怜喔。」

「唉?」

「这虽然是一般的看法啦──」

「什么?」

「就算是正常的妹妹,见到哥哥对其他女人色眯眯也会觉得很讨厌吧。」

「……我又没有色眯眯。」

假如看起来是这样,责任应该在于某人穿得太清凉了吧?

而且她这讲法好像在说雪季并非正常的妹妹。

「天晓得呢,不过赶她出去真是过意不去。樱羽同学,叫你妹妹回来吧。」

「你想听音乐吧?雪季不在会比较安静吧。」

「人家想边疼惜美少女边听好音乐嘛。」

「……算了,就随你开心吧。」

春太透过LINE联络妹妹回来客厅。

「我回来了!」

「好快!」

几乎在春太送出讯息时,雪季便滑垒似地回到了客厅。

「呃,然后……我可以留在这里吗?」

「嗯嗯,你在我还比较开心。哎呀,好音乐配美少女……超赞。」

「月夜见同学,你还真是享受呢。」

尽管如此,边听音乐边有美少女相伴,的确超赞。

「哥哥才享受吧?」

「……也可以这么说呢。」

站在春太的角度来看,的确是让两名美少女陪伴自己。

尽管这么说,但其中一人是妹妹。

「怎样都好了~啊~这首歌真好听……爱上不能爱的人,这种情境虽然老梗,但歌词写得很好呢。啊,你们也是不可以爱上彼此的禁忌关系呢。」

「可以不要随便加上耸动的一句话吗!?」

「那个,我和哥哥不是那种关系喔。」

「是喔……喔,我也喜欢这首歌,小时候虽然不太懂,但歌词很色情呢。」

「……的确,我以前也听过这首歌,但原来歌词是这样的啊。」

这是流行了好几十年的知名日本摇滚乐团的曲子。

里面有许多孩子听不懂的俗语,歌词相当香艳刺激。

「雪季妹妹都不会想和哥哥色色吗?」

「…………!?」

「月夜见──!你到底在乱问我妹什么啊!?」

雪季吓了一跳,变得面红耳赤,春太则不禁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喔,你终于直接叫我名字了呢。没关系的喔,跟我同国中的男生也都直接这样叫我。」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月夜见,你第一次到我家讲话就敢这么放肆啊。」

「叫我晶穗也行啊,你还真是客气呢。雪季妹妹觉得呢?话说,你该不会已经有经验了?」

「我、我没有!我才国三啊!」

「有很多女生国三就有经验了吧。算了,也有满多人没有啦。雪季妹妹,你也会和朋友聊这些吧?」

「我、我们──虽然也是会聊,但我还是小朋友。」

「喔~喔~听着色色的歌,观赏着羞涩的美少女……太棒了。」

「我愈来愈瞭解你的定位了。」

之前在艾尔时也是,她似乎彻底不会察言观色。

「因、因为我是妹妹……所、所以不会和哥哥……色、色色。」

「喔~这答案意外地很正常呢。」

「你是期待我妹说什么啊。」

「那个……话、话说,晶穗学姊……你、你有经验了吗?」

「雪季也别乱问啊。」

坦白说,春太并不想听班上女生的性经验话题。

因为他不想做多余的想像。

「啊~如果有在玩音乐,不论男女,人家都会觉得贵圈真乱呢。啊,我也想听这张专辑,可以换CD吗?」

「……随你开心。」

听见春太的回答之后,晶穗便操作音响换了CD。

她似乎彻底熟悉操作了。

晶穗甚至还调整了音频放大器的旋钮与按钮,进行细部的调整。

「哥哥、哥哥,她明明都会问别人尺度全开的问题,但自己被问时就选择性重听。」

「算了,对我来说,还希望她不要回答……」

「你们兄妹别讲悄悄话。来,这首歌也很棒吧?前奏的吉他和弦沁人心脾啊。好啦,我是处女喔。」

「你别若无其事地随便讲出惊人的资讯啊!」

「我不能只让你妹妹蒙羞吧。」

「是喔。」

春太选择装作没听见。

当然,他不会对松风或其他人说。

附带一提,他也不打算在此公开自己是否有经验。

「不管如何,既然你们没色色也没打算色色,就不必在乎被人讲成兄控、妹控了吧?」

「你为了讲这话题,还真是够拐弯抹角啊。」

「我想说的是人应该随心所欲地生活,不管你们兄妹再怎么放闪也不会妨碍到谁吧。」

「对啊!」

雪季喜孜孜地点头回应。

她似乎已经忘记性经验的话题了。

「你们兄妹感情真好,我为你们写一首歌吧。」

「……写好再让我听听吧。」

「当然。」

晶穗再度华丽地做出弹奏吉他的动作。

春太虽然在反省是否不该邀请晶穗来自己家,却也相当享受这段时光。

就连怕生的雪季也意外地喜欢晶穗。

晶穗本人也颇为享受音响,或许还能再请她来作客。

春太莫名地感到一股自在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