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救下迷路幼女之后,住在隔壁的美少女留学生就开始经常出入我家这件事

第四卷 第七章 美少女留学生不想被夺走

作者: ネコクロ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43:47

「没想到,真的输给你了啊……」

在比赛结束后在周围还在吵嚷的人群中,彰带着满脸五味杂陈的笑容向我伸出手。

因为浑身用不上一丝力气,瘫坐在地上的我心怀感激地回握住了他的手。

「打赢没有发挥出实力的彰,在我看来完全不算是胜利啊。」

「不是吧,什么时候都必须要带领整个队伍走向胜利,那才是顶级的前锋。通过这场比赛,我认识到自己为什么到现在也还没有被选为世代代表。」

要论球场统治力,彰的水平应该在全国都能算上顶尖。

但是论带球能力,想要在世界比赛中展露头角还远远不够。

要是他现在所属的队伍没有能够和他无间配合的传球手在的话,老实说很难保持连胜的战绩。

但是,如果别选为代表的话,肯定会有很多能够充分发挥他实力的前腰吧。

即便如此还是没有被选上,大概是在综合水平上还有一定差距吧。这方面的考量全部取决于代表选拔那边,轮不到我来插嘴。

只是,在我看来彰已经具备了成为代表的实力。

「我相信彰一定能够成为代表。加油吧。」

「呃……我说啊,明人。」

「嗯?」

「打完今天的比赛我感觉,果然你还是应该继续足球,要不要重新和我组队啊?」

彰一脸严肃地看着我。

我想他这句话并不是抱着玩乐的心态随意说出口的。

但是,我——

「抱歉,我已经没有继续足球的打算了。」

「是因为负罪感吗?」

「……的确,稍早之前还有那种情感。但是,现在能够直视未来是因为别的原因。比起足球,我有了更加需要珍视的事物。失去将一切倾注到足球上的人根本不可能成为职业选手。」

对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夏洛特同学和爱玛酱。

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光里,我无暇顾及其他事物。

比起我自己成为足球运动员,我更想培育爱玛酱。

那孩子要远远比我更有天赋和才能。

「这样啊,那就没辙了。」

彰稍显寂寞地笑了笑,大概是领会到了我的想法。

「抱歉啊。」

「没事。比起那个,看看周围吧。」

听从彰所说的,我看向周围将视线集中在我们两人身上的学生们。

那里——

「青柳君,西园寺君,你们好帅呀……!」

「祝贺你们获得胜利,大家都好帅气啊!」

「一直以为你是个惹人厌的家伙,稍微改观了呢!」

「真是不错的比赛,完全不像是学校举办的球技大赛啊!」

「青柳学长,请和我交往吧~!」

这着实令我感到震惊,四周对我们投来的全部都是赞许的话语。

看样子,大家对我的评价已经发生了改变。

虽然隐隐约约听到其中掺杂着不妙的发言,那些就当做没听到吧、

在还身陷对周围言论感到惊叹之时,一位熟识的银发美少女向我这边跑来。

「不打扰你了,有话之后再说。」

如同让位置一般,彰转身离开了。

这个,嗯……

不会是要我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抱住跑过来的她吧……?

「明人君……!」

「哇,夏洛特同学……!」

在人前那么容易害羞的她飞扑到了我的胸口。

在众目睽睽之下还真是做了大胆的事情啊。

「好帅呀……真的好帅呢……」

「夏洛特同学,我浑身是汗,很脏的……」

「我才不在乎这种事情。我也是和爱玛一样——不对,我要比爱玛更加喜欢明人君哦。」

说着,她搂住我的双臂愈发用力。

得益于此,周围人也开始说起了风凉话。

但是,听起来并不像是讥讽。

硬要说的话,应该算是祝福吧。

「谢谢你,我也喜欢你哦。」

用只足以让夏洛特同学听到的音量,我向她耳语道。

这让她像是感到痒一样娇躯猛地一颤,可这种程度的事情就原谅我吧。

当着全校学生的面搂搂抱抱,我也是忍着强烈的羞耻啊。

「啊~嗯。你们两个,亲热也给我分一下时间场合啊。」

我和夏洛特同学大概已经抱在一起有几十秒了。

美优老师一脸极其无奈的表情来说教了我们。

美优老师说罢,夏洛特同学羞涩地飞速松开手离开我的身边。

「敢在全校学生面前腻腻歪歪的,你们两个还是头一对吧?」

「真是真是,夏洛特同学真是勇敢呢。」

「清水同学!?鼓励我过来的就是清水同学吧!?」

「我只是说要你去犒劳他,可没教唆你去搂住他哦。」

清水同学带着满脸坏笑将头扭到一边。

看着家伙的表情,完全是明知故犯吧。

得益于她的功劳,夏洛特同学因为害羞又将脸蛋埋到了我的臂弯里。

「算了,总之青柳你干的不错。虽说还没顺心如意到全校学生都认同你们这对,但大部分学生对你的印象都产生改观了。」

这一点,听到刚才的调侃我就已经意识到。

换做这场比赛之前周围肯定只会是一片咒骂,但现在已然变为温柔的祝贺。

也得以看出,对某人的印象会对言论产生多大影响。

「行了,就这样结束也不是不行——反正已经成为焦点了,在添点油加点火也无所谓吧?」

美优老师带着一看就图谋不轨的坏笑看着我们,究竟在打什么鬼主意啊。

突然,夏洛特同学猛地牵起我的手。

然后,向着正注视着我们的学生们看去。

「那个,大家……!请听我说……!」

在她这一声大喊之后,吵吵嚷嚷的操场上顿时鸦雀无声。

她打算说什么呢……

我对此心里完全没谱。只能愣愣地看着夏洛特同学。

「我知道,在学校里传着各种各样的言论!也知道难免会有无法赞同的人!但是,明人君是非常温柔又优秀的男性,也十分刻苦努力!我深深地爱着这样的他,所以希望大家能够认同我们在一起!」

「夏,夏洛特同学……」

「拜托了!!!」

没有理会困惑不解的我,夏洛特同学深深的向同学们鞠躬。

看到她的行为,我也同样向同学们鞠躬。

随后——

掌声雷鸣!

响亮的鼓掌声响彻整个操场。

看样子,大家是认同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不仅如此——

「夏洛特同学,我原本就是站在你们这边哦!」

「你们两个十分般配,放心好啦!」

女生阵营里还传来了支持的声音。

这让站在我身边的夏洛特同学泪水盈满了眼眶。

「这样一来,就没人在会对你们做什么了吧。当然其他人只要不要做得太过分,我也不会说什么。恭喜你们两个。」

「祝贺你们,夏洛特同学,青柳君。」

在近旁看着我们的美优老师和清水同学也这样祝福了我们。

之后我们在同学们的掌声中回到了教室。

「——能够受到善良的各位照顾,我真是太幸福了。」

从球场回到教室的途中,夏洛特同学笑得格外开心。

我也是同样的心情,无论是美优老师还是彰还是其他人,我都必须报以感激之情。

如果没有她们在,这件事一定会在不好的方向上愈演愈烈吧。

「这次必须向他们表示感谢啊。话说,我们现在要去哪?」

我们偏离了正常回家的路线,因为夏洛特同学说她有个想去的地方。

听到我的疑问,夏洛特同学带着稍显愧疚的表情仰头看向我。

「我知道这样自作主张不好……可我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坐视不管……所以,明人君——你能和她好好谈谈吗?」

顺着夏洛特同学的视线方向看去,香坂同学正站在那里。

老实说,这样的发展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

就算她再怎么温柔体贴,我也没想到她会为我和香坂同学之间牵线搭桥……

「那个,本奈特学姐……?我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呀……」

香坂同学似乎也对这样的发展感到困惑,全然见不到她有任何兴致。

那样的话拒绝夏洛特同学的邀请不就好了,但我清楚温柔的她做不出那种事情。

看到她在学校时候的态度或许会产生误解,其实香坂同学也是个体贴温柔的女生。

「不惜代价也要追赶明人君入学这所高中,肯定是因为有话想要说对吧?我想香坂同学并不是西园寺君所说的那种性格恶劣的女生。所以,我认为最好的解决手段还是当面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这……」

香坂同学瞟了我一眼。

正如夏洛特同学所说的,她应该是有话想要说吧。

现在我们不在学校里,没有人会来搅局。

无论她是怎么想的,既然有话想要和我说,那么我有义务去倾听。

「不要客气,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好了。我不会隐瞒也不会逃避。」

「…………」

我笔直地看向香坂同学后,她看向我的眼神中带上些许尴尬。

看样子还是在内心纠结究竟该不该说出口。

我和夏洛特同学静静地等待她开口。

不一会儿——

「…………为什么……为什么不肯找我们来商量呢……?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都憋在心里呢……?」

香坂同学潸然欲泣地向我询问起了初中时期的事情。

难道说,就像我还沉溺在初中时期的事情中一样,她时至今日或许也还在被那件事束缚着。

「因为我是个软弱的人,没有勇气想着去依赖别人。」

「现在,有所改变了吗……?」

「变坚强了——倒还说不上。但是,我已经不会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憋在心里不去和其他人商量的话,反而更加会让周围人担心,更加会导致周围人变得不幸。」

「已经……能够摆脱过去了吗……?」

「嗯,多亏了陪在我身边的夏洛特同学,彰还有学校里的各位。」

「是这样啊……那真的太好了……」

说话间香坂同学虽然眼眶里泛着泪花,但也如同安心了一样露出了柔和的笑容。

看样子我和彰好像误解了些什么。

「我知道,初中时期过得最辛苦的是明人学长本人。为了出席全国大赛,学长付出了多少努力一直陪在一旁的我都看在眼里。所以,学长肯定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愿退部,这一点我心知肚明。」

香坂同学似乎在小学时就加入了足球队,因为中学离家很近,在我刚刚上初中那时就已经经常来旁观训练或是打比赛。

所以对我的付出也大概很清楚吧。

「然而那时候的我什么也做不到……其他成员都将输掉的理由归咎到学长自己身上,西园寺学长也受了重伤——这些事情,明人学长二话不说全都拦到了自己身上……我并没有帮到学长……」

因为悔恨,她的表情变得很复杂。

那时的我并没有还能照顾到这姑娘心情的从容。

我的过错也给她的内心带来的严重的伤害。

「关于这些香坂同学完全不需要愧疚哦。所以,不要再纠结了。你什么事情都没有做错。」

「才不是……我对学长做了最差劲的事情……因为学长没有来依赖我就发脾气,将学长逼到走投无路……真的,对不起……」

香坂同学深深地低头。

在彰看来,香坂同学也是对我死死相逼的那群人中的一个。

她的言辞的确有些激烈。

但是,她只是单纯地想要向我询问理由。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和我说,她只是想要知道这些而已。

大概,在初中时期她应该也一次都没有责怪过我。

「香坂同学是打算为我加油鼓劲吧?而且,没有向你说明情况是我不对,和你完全没有关系,所以请抬起头吧。不如说我才该道歉,将你逼得走投无路。」

「呜……学长到底要温柔到什么程度呀……多将事情推到他人身上自己明明就能轻松了……」

「因为我毕竟有过错在先,怎么能够做出那种事情啊。来,擦擦眼泪。」

我从包里拿出随时携带的手绢递给香坂同学。

她接过后擦了擦眼泪再度看向我。

「这方面的事情就算我和学长说,学长也完全听不进去呢。」

香坂同学无可奈何地笑了。

这方面的话题已经说过不是一次两次了,难免会让她有这样的想法。

「现在明人学长身边能有支持你的人真是太好了,遗憾的是,那个人并不是我……」

「――」

听到香坂同学这句话的瞬间,我感受到夏洛特同学屏住了呼吸。

看起来显得有些焦躁,完全平静不下来。

「这并不是因为感觉香坂同学不可靠,所以请不要在意,刚刚我也说过,我并没有去依靠别人的勇气。」

「……这样的话,从今以后会来依靠我吗……?」

「我可不太想成为那种需要依靠学妹的丢人学长啊……」

「我希望学长能来依靠我。」

「这样啊。那么,真到了那个时候我就不客气咯。香坂同学也是,都是一所初中毕业的,有事情不要介意随便来找我。」

我们的关系大概能够说已经恢复到初中时期了吧。

以前经常会在一起聊天,感觉关系也相当不错。

香坂同学在和一个人关系彻底变得融洽之前都很难处理彼此之间好的关系,如果发生了什么我希望帮上她的忙。

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再度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谢谢学长关心。但是会让自己那么优秀的女朋友担心的事情可不能随随便便就说出口哦?」

「诶?」

「没什么。那个,本奈特学姐……」

「啊,我在,有什么事吗?」

突然叫到自己,这让夏洛特同学赶忙端正姿势。

面对夏洛特同学,香坂同学对戳着双手食指显得扭扭捏捏。

到底是想要说什么呢……?

「那个,各个方面都劳烦学姐操心了。如果不介意的话……以后也能够来和我聊天吗……?」

看样子今天一天里香坂同学已经变得相当亲近夏洛特同学。

难怪每到比赛的时候她都会出现在夏洛特同学身边。

「当然可以啦。」

听到香坂同学的请求,夏洛特同学一瞬间似乎感到有些意外,但随后就带着笑容点头答应了。这让香坂同学的表情也变得明朗。

「那,那么,我能够用名字称呼学姐吗!?」

「当然没问题。」

「如果不介意,请学姐叫我枫吧。」

「枫同学对吧。」

「直呼名字也没问题哦……?」

香坂同学嘴上这么说,其实就是想要夏洛特同学直呼她的名字吧。

她抬眼望着夏洛特同学,眼神中带着些许期待。

「这个嘛……这样的话,就叫你小枫怎么样……?」

香坂同学这步步紧逼的架势似乎搞得夏洛特同学有些不知所措。

夏洛特同学应该是不习惯直呼别人名字,想要用折衷方案来让双方达成一致。

香坂同学大概也清楚,于是笑着点头答应。

「好的,那么再次请多指教,夏洛特学姐!」

「也请你多多指教哦,小枫。」

「~~~~~我该回去了呢!等下周再见!打扰二位啦!」

香坂同学像是无法压抑内心的喜悦一样,活力饱满的点头致意后便离开了。

「总,总感觉到最后都是个急匆匆的女生呢……」

「到现在为止你应该看到的都是她生气的样子,但原本的她就是这样哦。因为认生,在彰他们面前总是表现得很冷淡。」

「……明人君的身边净是可爱的女生呢。」

说什么呢?

感觉夏洛特同学给人的感觉哪里有了些改变。

话说这不是已经嘟起嘴,眼神也明显是在闹别扭吗。

「怎么了呢……?」

「明人君,你可是我的男朋友哦?」

「嗯,嗯……?这不是当然的吗……?」

「优秀的老师、遮起眼睛还有巨乳属性的可爱妹妹、不知名的大和抚子、还有冷淡可是一但熟悉了就很亲人的可爱学妹。明人君周围都是出色的女生,这让我该怎么办呀……」

「夏,夏洛特同学……?暂且,冷静一下好吗……?」

她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已经完全听不懂,唯独能搞清楚的是现在她的状态明显很反常。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表现得非常生气。

难道说,又开始吃醋了吗……?

「我认为明人君需要做点什么事情证明你是我的男朋友。」

「想,想要做什么呢……?」

「就像这样——嗯。」

「――!?」

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她现在正将自己的嘴唇印在我的嘴唇上。

然后,停留数秒离开后——

「不能对其他女生花心哦……!我不会让任何人抢走明人君的……!」

脸蛋红彤彤的她下了这样的宣言。

看样子,她是那种会因为嫉妒过度而做出出格行为的女生,

屈服于平常稳重又温柔的她散发出的压力,我只得连连点头,可是看到心满意足的她眼神中还残留着渴望,这次由我主动吻了上去。

随后,停留几秒离开后她又再度向我所求,甚至没有时间回味初吻带来的余韵,我们再度亲吻到了一起。

看这样子,她大概是个亲吻狂魔。

但是——不断向我索求《再来一次……》的她是在过于可爱,我也已然刹不住车。

由于这样的行为,当我们回过神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山,当我们急急忙忙赶到幼儿园去接爱玛酱回家时,她已经气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