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救下迷路幼女之后,住在隔壁的美少女留学生就开始经常出入我家这件事

第四卷 第四章 为了能够站在她身边

作者: ネコクロ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42:40

要问事情后续发展如何,果不其然,我的过往已经化为传言散播开了。

尽管美优老师已经在高二和高三的学生中下了封口令了,但是传言已经从高一学生中传出,紧接着也就像失控了一样流传到了高二高三学生之中。

因此那些不太了解我的学生纷纷对我产生了敌意,甚至出现了将夏洛特同学交给我这种人真的可以吗这样的言论。

事已至此,就算我静观其变,这件事也不见得能够平息了。

不如说,甚至有人高举着大义的名号开始考虑其如何给我使绊子。

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一介学生,俨然已经成为《最差劲的叛逃》了。

「——明人君,你还好吗……?」

哄爱玛酱睡着后,我一如既往地温柔抱住夏洛特同学,她面带满面担忧地看向了我。

传言已经在学校里传得沸沸扬扬。

理所当然会传到她的耳朵里。

「没事的,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我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脑袋道了歉。

要说的话,现在应该是交往后最有乐趣的时期,但我却让夏洛特同学如此忧心忡忡。

就连和她交往这件事也好,如果我是那种受人敬仰的男生,那肯定大部分学生都能够接受吧。

正因为我是个惹人厌的角色,有了她这样的女朋友在身边才更加惹眼吧。

「明人君并没有做什么必须要道歉的事情哦。比起那些……请你……不要勉强自己呀……」

夏洛特同学温柔地用手抚摸起我的脸颊。

凉冰冰的小手触感格外舒适。

「谢谢。有夏洛特同学在我身边,没关系的。」

实际上,也就是因为她陪在身边我才得以保持清醒。

正因为有挚爱的人在身边,为了守护她,我才能够涌现出力量。

如果是我孤身一人的话,或许我已经破罐子破摔了。

「因为有我在……那样的话……」

不知道她是怎样理解我的这句话,夏洛特同学待在我的臂弯里思考了起来。

随后似乎是得出了结论,她改变了姿势紧紧抱住了我。

「我,我说……那个……」

是感到难以开口吗,她似乎在斟酌着语句。

同时,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的她的体温正明显地上升。

这究竟是打算说些什么呢?

「嗯……如果明人君能够精神起来的话……我的一切,怎样使用都可以的哦……?」

「——!?诶,意思是……!?」

「我早就做好觉悟了……我呢,想要永远和明人君在一起……如果是明人君的话,没问题的……」

总之是这么一回事吧。

尽管她十分单纯,但这方面的知识方面她意外地丰富。

对于自己刚刚发言中的含义,她肯定一清二楚。

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之上,还说可以将自己的身体奉献给我。

老实说作为一个男人,女生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确实想要答应。

但是——她会说这种话,是想要用自己的身体来安慰我。

我认为,男人废柴到这种程度属实欠妥当。

「谢谢你,夏洛特同学。你能这样说,我真的很开心。」

「明人君……」

「但是,真的没关系。你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你放心看着吧,会让一切平稳收场的。」

「……这样呀。」

看到我带着笑容说出这番话,夏洛特同学微微点了点头。

虽然其中的短暂停顿让我有些在意,但似乎她还是选择相信我。

为了不进一步加深她的担忧,我决定明天去找美优老师商量一下对策。

『——不肯,对我出手吗……』

「——是啊,老实说我也很头疼,真是的,感觉压下了这边那边又开始,根本没完没了啊。」

第二天放学后,我找到了美优老师,她似乎对此也很头痛。

因为我的事情让她这样为难,我深感愧疚。

顺带一提,因为感觉这次商谈不会早早结束,我让夏洛特同学先走去接爱玛酱了。

是清水同学带着一大帮同班女生送她回家的,夏洛特同学那边大概没问题。

这样深受大家喜爱的姑娘真是吃香。

「总感觉,最近净是给您添麻烦,真是对不起……」

「那种事情不要在意,帮助有困难的学生是我的义务。之前我也说过,不如说你能这样找我商量才让我更高兴呢。」

说着,美优老师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如果所有的老师都能像她这样,这个世界肯定会更加和谐吧。我的这位老师就是让我感到她有如此优秀。

「真的谢谢您。」

「我只是在履行我的工作而已,倒不是什么值得道谢的事情啊。先不说这个了,你和夏洛特同学说过你初中时候的事情吗?」

果然美优老师也在意关于传言的事情。

和道听途说得知的学生不同,她详细地了解这件事全貌。

所以她才会更加在意我有没有对夏洛特同学说明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没有……我想她已经从谣言里得知了,再重复只会让她更加担心……」

「比起从谣言里得知,我认为她还是希望你能够亲自和她说说哦?而且,从谣言里得知的不过是事实的极小部分,那并不是全部。而且关于这件事,知道片段和了解全部可是会导致印象产生很大改变哦?」

「但是——对夏洛特说出全部事实……我认为只会害她更加担心……」

这才是我对她闭口不言的理由。

就算知晓一切,我想她也不会认为看走了眼或是对我产生厌恶之感。

但是,却会让她更加担忧。

唯独让她惶恐不安这件事是我绝对不想看到的。

「关于你家里的事情……说实话,我理解你为什么不想说出口。你父亲确实是个怪人。其实,我也很烦他。」

「是不是有点直白过头了……?」

当着学生的面说《我讨厌你的监护人》,一般来说这种言论会引起大问题吧。

「只有在你面前才会这么说。就算是我也会考虑各种情况啊。」

「算了,我倒也不会和别人说……话说,您见过他吗?」

在三方面谈或是家访的时候,肯定是当做和我无关的人对待的……

「就算你和其他人说,到时候我也会装傻的。」

关于有没有见过这问题,居然直接无视吗……

算了,既然说是知道,那就肯定是见过,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恶劣的老师呢。」

「是啊,多学学我这方面,以后出了社会才能少遭罪哦?」

我们笑着相互打趣道。

要是不开点玩笑的话,现在的情况实在是难熬。

事情真的变得麻烦了。

「但是啊,青柳。如果是喜欢你的人,就算意识到知晓此事会让自己担惊受怕,但她肯定也还是会想要知道的哦?如果夏洛特遇到什么事情还自己憋在心里,你不是也讨厌那种情况吗?」

「这个嘛……确实是呢……」

「虽然已经是老生常谈的话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知道吗。不用你担心,夏洛特很坚强,只是有点依赖你依赖过度了。」

「不是,依赖我……」

「那样的行为就是依赖吧?」

被这样说道,我不禁开始回忆。

她对我的依赖真的有美优老师说的那么严重吗……?

确实她很爱撒娇,而且嫉妒心强烈……

「看你这表情是心里完全没有数呢?算了,你这人对于别人对自己的想法想来都迟钝,这也是没辙啊。」

「我想也没有吧……」

「哪张嘴能说出这样的话,这张吗?」

美优老师面带一副打心底感到无语的表情看向我。

有那么严重吗……?

「算了先不说这个,青柳你什么也没有做错。现在也好过去也罢。所以,你不要在意那些目光,堂堂正正的就好。」

「现在暂且不提,过去的我……」

「你没有错。正因为如此,西园寺到现在不还是陪在你身边吗,只要你一天还纠结于过去,和那件事有关的那些和你关系好的人就永远没办法面向未来、所以差不多该做出决断了。」

无言以对……可是。

正如美优老师所说,我的确还在纠结于过去,对此彰也确实表现出了不满。

「我会妥善处理的。」

「唉,真是有你风格的回答呢……算了,也好。这也不是我强求就能解决的事情。总之,你就堂堂正正地和夏洛特秀恩爱吧。」

「不是吧,堂堂正正秀恩爱属实有些不合适吧?」

这人都在说些什么不过脑子的话呢。

「哈哈,要是太过分属实会引起问题啊。话说,你说这些和嘲讽我有什么区别啊。」

说着,美优老师的眼神变得有些空洞。

说起来,对于这个人来说,结婚之类有关恋爱的话题是逆鳞啊……

「老,老师也是,总有一天会遇到合适的对象的。」

「喂,声音在打颤哦。这话需要逼自己一把才能说出口吗?」

美优老师的眼神充满了无奈。

糟了,因为心慌导致声音都颤抖了。

「不是啊,才没有那回事呢。」

老实说,我实在想象不到美优老师和男性结婚的场面。

不如说,我甚至想象不到她会迷恋上某位男性。

毕竟从我一个男人的视角来看,她的性格就像一个成熟男人一样帅气。

正因为如此,比起普通男性,身为女性的笹川老师才更加和她般配。

「……跑题了。老实说,只要青柳你堂堂正正的,就这样静观其变也不是不可以……但其实还是有一个其他方法的。」

「是什么呢?」

本以为美优老师也会劝我静观其变的,但她这出乎意料的一句瞬间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大概青柳你也能够看出来了,这次的骚动并不单纯因为夏洛特同学太受欢迎。」

「啊,是啊。谣言也占一部分原因,说到底如果我是那样能和夏洛特同学相称的男生的话,我想应该也不会引起这样大的骚动。」

如果是那种情况,充其量也就是《这两人果然走到一起了》这种程度。

之所以没有得到那种结果,是因为我和夏洛特同学完全是云泥之别。

「在十分了解你为人的我和西园寺看来,你们确实很般配。但是几乎所有学生都对青柳你抱有误解。你知道其中的理由吧?」

「是因为我在扮演恶人吧。」

「没错。受欢迎程度天壤之别的两人走到一起,任谁都会因为感到反常而产生抵触感。所以,只要你能够展现出自己确实是和夏洛特同学般配的男人就能够消除这种反常的感觉。」

嘴上说得简单……

如果能够做到,我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呢。夏洛特同学太有魅力了。」

「喂,别在这自然而然地开始秀恩爱。」

似乎将我的发言当成了秀恩爱,美优老师的表情上满是无奈。

我又不是在秀,只是单纯在陈述事实而已……

「我倒并不认为有你说的那么难哦。很多学生都知道青柳你成绩优异。不仅如此。之前你在运动会上的表现也有目共睹。文武双全在你们学生之间就已经是很大的加分项了吧。实际上,在运动会之后也有很多女生来找你搭讪吧?而且大多数都是低年级的。」

这个人观察地真细致啊……

确实运动会之后很多从未谋面的女生来找我说过话。

是因为那场接力赛而对我的印象产生了改观吧。

「但是既然如此,已经没什么事情能够让人对我再次改观了吧……?」

成绩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因为运动会也有一部分人对我改变了态度,但从总体看来,还是讨厌我的人占大多数。

我不认为还有什么能够打破这种情况的要素。

「有的吧,你最大的优势。月底不是有一项为你量身定制的活动吗?」

「不是吧……」

「没错,就是你想到的那个。月底有球技大会。这次球技大会女生项目是篮球,而男生的项目——就是足球。也是你投入了自己青春年华的项目。」

原来如此……

就是说要我在球技大会凸显自己,以此来改变全校学生对我的刻板印象。

「去年也举办过所以你应该知道,我们学校一个学年一共没几个班级,所以需要每个班级出两个队伍。就是说,你要和西园寺分开组队,再由你带领队伍走向胜利。」

去年我和彰在一个队伍里,只是在不显眼的地方给予他援助。

我们学校虽然也有足球部,但因为不是什么足球强校,水平也不算太强。

所以,就算只有彰自己一个人也能一路高歌猛进。

因此,我也没怎么认真对待过——但彰不在的话,不认真起来可以说毫无胜算。

毕竟,一路晋级的话很可能需要和彰正面交锋——

「原来如此,所以才说不要我纠结过去,但是……」

「对你来说现在什么是第一位的你要想清楚。剩下的就靠你自己判断了。」

美优老师说罢,摆了个手势示意我该走了。

意思是道路已经摆在了我的眼前,选不选就看我自己了吧。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吗……」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需要犹豫的了。

「——球技大会吗……?但是,明人君你……」

哄爱玛酱睡着后,我把今天和美优老师的对话内容大致和夏洛特同学说了一下。

当然有一部分隐瞒,但即便如此她还是陷入了困惑。

「有什么纠结的吗?」

「这个嘛……」

她似乎有些难于启齿,犹犹豫豫地瞟着我的表情。

对球技大会有什么不开心的回忆吗?

夏洛特同学虽然不擅长运动,但我想这和这次的计划并没有什么关系……

「明人君,你不是不想再踢足球了吗……?」

观察着我的脸色,夏洛特同学战战兢兢地向我问道。

「我有那么说过吗?」

「倒也没有……体育课内容是足球的时候,比起其他科目,你明显心不在焉呢。」

这姑娘观察地倒是仔细。

确实在踢球的时候我完全没有用过心。

在其他运动科目方面,因为体育课必须要得到【5】分,我都稍微放水了。

没想到这样细微的区别都被她注意到了……

果然这姑娘真是细致入微啊……

「夏洛特同学知道我为什么不会认真去对待足球吧?」

「……该说是知道吗……隐隐约约有这种感觉……而且也听到了相关的传言……」

在学校里流传的传言——大致内容是这样的。

我在全国大赛首战的当天一早退部,失去了指挥部的队伍陷入了混乱。

随后陷入混乱的队伍,完全见不到身为优胜候选的模样,被人打得丢盔卸甲。

因为这一经历,很多人因为没脸见人失去了自信进而退出足球部,前途也因此改变。

所以青柳明人,是罪该万死的叛逃——最差劲的指挥部。

有关传言的内容,几乎都是事实。

唯一与事实不符的,退部的部员们并不是失去了自信,而是认为在这里继续下去没有前途才退出的。

「很抱歉,拖到现在都没和你说。」

「才不会,这并不是什么轻松的话题……那传言的内容,都是真实的吗?」

「嗯,都是事实。」

我没有遮掩,爽快承认了。

我清楚地感受到她瞬间屏住了呼吸。

「对我失望了?」

「才不会呢,就因为这种事……!」

当然,我也清楚这姑娘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对我大失所望。

即便如此,因为担心那么一丝丝的可能性我还是这样问了,但她会这样不假思索的否认依旧让我感到惊讶。

「啊……对不起……」

「夏洛特同学不需要道歉的。」

是对自己这唐突的一句否认感到在意吧。

虽然夏洛特同学因为陷入了消沉,但我内心却是欣喜的。

「就算传言是真实的……有一点我却搞不懂,能够请教一下明人君吗……?」

「嗯,别说一点,有什么尽管问吧。」

我没有丝毫逃避或是掩饰的打算。

我会一直解答下去,直到夏洛特同学心满意足。

「全国大赛首战一早退部,是这样的吧……听别人说,明人君没有出现。这些知识我是从漫画里学来的不知道对不对……一般来说,大赛是有开幕式的,并不是比赛当天才赶到比赛场地的对吧……?」

「这个嘛,主场作战的队伍我不太清楚,一般来说是那样的。参赛队伍会在附近的旅店住宿。」

「既然这样,明人君退部为什么会发生在首战的早晨呢……?就算有什么内情,只要提前和其他成员说一声,军心动荡也应该不会那么严重。毕竟,明人君连开幕式都没来参加。大家也能猜想到明人君或许来不了了吧,我完全不能理解。」

她并不是在逼问我。

搞不懂,无法理解,所以才会来向我寻求答案吧。

「现在开始我要说的事情,夏洛特同学认识的人里也只有美优老师知道。所以,请不要和其他人宣扬。」

我并不认为她会随便和别人说起这些。

但是,我还是想要提前给她一个印象,认识到这件事不可以胡乱和别人说。

「那是当然了。只是……身为当事人的西园寺肯定知道,但花泽老师也知道呀……?」

「虽然彰是当事人,但他也不清楚其中的事情。彰也是从别人那里听说的,美优老师……那是我主动和她说的。」

我唯一倾诉过这件事的对象,就是美优老师。

和其他人我并没有说过。

如果这件事公之于众,会有很多人惹上麻烦的,所以这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说出口的事情。

「……明人君,你对花泽老师还真是信任呢?」

「呃……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什么问题。」

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我明显能够看到她因为闹脾气而嘟起了嘴。

难道说这是……对美优老师产生了嫉妒吗……?

「言归正传。夏洛特同学问我为什么那么做,那是因为我和同伴们说了我会去。当然,我也确确实实有参加的打算。」

「但是,却没去成……说到底,为什么明人君没能和大家一起出发呢?」

「因为我被软禁了啊。」

「诶!?」

听到我的回答,夏洛特同学目瞪口呆。

说来也当然。

软禁这种事,和正常的生活完全扯不上关系呢。

「究,究竟是被谁……!?」

「现在的监护人。」

「――」

夏洛特同学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

那副表情好像在说完全无法相信一样。

「要把来龙去脉说清楚就说来话长了……简单来说,就是在全国比赛之前,照顾我的孤儿院倒闭了,因为是私营的,由于经济不景气导致经营不下去了。」

「那种事情……偏偏发生在全国大赛之前……?」

「确实是的,我都认为时机太过巧合了。之后,虽然找了临时的养父母照看,最后还是要被送到其他孤儿院……因为我还要参加大赛,我其实也是不情愿的。」

而且,我内心确实不想离开那个地方。

因为还有重要的约定没有完成,我想要继续留在那里。

「那时,有人在其中周旋寻找解决办法。因为那个人的努力——我被姫柊财团收养了。」

在这件事中行动的是一个长我一岁的女生,关于她是我发小的这件事,我选择暂时隐瞒。

看夏洛特同学现在这状态,还是不要随便提起有关女性的事情为妙。

更何况,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了。

「姫柊财团……就连我在英国的时候都有所耳闻。在日本是个相当庞大的家族对吧……?」

「嗯,是这样的。就好像漫画或是动漫的情节,很可笑吧?」

「…………」

我像是开玩笑一样说道。而夏洛特同学只是一言不发地用认真的表情看着我。

怎么说这也不可能当做一个单纯的笑话来听吧。

「一开始我只是打心里感到开心。就连比赛之前的时候也是,虽然必要的手续没有办完不能放我出去,但他们说肯定能赶上比赛。但是——即便到了比赛当天,他们也没有放我出门。不仅如此还变本加厉将我反锁在了屋里。」

直到那时我才理解到,我陷入了一个圈套。

明明对对方一无所知,就只是因为是值得信赖的人的父亲,便相信了对方。

最后导致我并没有赶上比赛。

「明人君遭到了怎样的对待呢……?」

「我想方设法逃出了屋子赶到了比赛会场……但在我到达的时候,比赛已经进入了结尾。不仅如此,正好赶上了彰受重伤的那一幕。」

「――!」

夏洛特同学那端正的五官,如同遭受到极大痛苦一样扭曲了。

我为什么会为了彰义无反顾地奉献自己,通过刚才的叙述,想必她也已经明白缘由了吧。

彰之所以会受伤,就是为了得分强行逼迫自己,被对方后卫阻拦所导致的。

都是因为我不在场,才导致彰必须要勉强自己。

所以,他受伤起因都是源于我,我到现在为止也还在为那天的事情感到后悔。

「之后呢……?」

夏洛特同学竭力地挤出声音,催促我继续说下去。

这些事情只是听着就让人心酸,我不禁开始考虑是不是要尽快结束这个话题,但夏洛特同学想必是不会接受的吧?

既然已经说出口,那就只能说到最后了。

「引起了轩然大波啊。我们的队伍虽然是首次出场,但因为在中国区域大赛上战胜了去年拿下冠军的队伍,一直被当做黑马备受瞩目。正因如此,这件事被媒体争相报道。说什么指挥赶着比赛退部,首席前锋受了半年才能养好的重伤。比赛的选手因此出现了明显的动摇而注意力涣散,这场比赛变成了光是在前半场就被对方进五个球的单方面压制。至于下半场,更是惨不忍睹。平常的比赛上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接二连三,引起了社会上以看热闹为主的关注。」

「最后所有的责任,都被推到了明人君身上……?」

「算是吧,任谁来看,这都是我的过错。毕竟事情就是因为我而起的。」

如果我能正常出场比赛,那之后这些事情也根本不会发生。

就算将所有的错误归咎到我身上,我也无言以对。

「但,但是,只要将遭到软禁的事情和大家直说……!」

「就算我说了,或许有什么会发生一些改变,但更大的可能一切照旧。只会说我找借口逃避责任罢了。」

没错,世上的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在全国大赛中途退出并不是正常的事情,或许有人会认为其中有什么内情吧……

但是,大多数人只是想找人来承担责任。

那种时候,最适合担任这个角色的人正是我。

所以我认为结果并不会改变。

「但是,受到软禁的事情的确是事实呀……!」

「完全没有证据能证明啊。虽然在宅子里的人能够为我提供证词,但是想要证明那不是出于我的意愿而是确确实实遭到软禁却很困难。毕竟,这种事情如果公之于众了,会有很多人惹火上身。所以,这种事情我不能说出口。」

「为什么呀……!?明人君明明是受害者呀……!」

「说到底,你不认为奇怪吗?为什么有必要将我软禁起来呢?」

「啊……」

无数的事情同时涌入了她的头脑,夏洛特同学似乎真的没有注意到这件事。

正常来考虑,只是收养了我并不需要将我软禁起来。

然而为什么我还是受到了如此对待——就是说,有这种必要。

「首战面对的队伍里好像有着姫柊财团所经营的公司的重要客户的公子。他的父母也很喜欢足球,而且争强好胜。是那种不择手段也想要自己儿子取得胜利的人。」

「不择手段……」

「话虽然这么说,一般情况是不会采用这种手段的。但是,第一场就输掉是绝对不能允许的,而且第一场就要面对的是说不定能成为冠军候选的黑马。」

「所以,就向姫柊财团提起了这件事情吗……?」

「不是的,是姫柊财团主动提起这件事的。我则是被作为交易筹码所利用。之所以会收养我,都是为了不让我出场比赛。」

一般来说,身处大型企业高位的男人,是不会去了解区区中学生之间的足球比赛的。

但是,我和姫柊财团的关系原本就特殊。

这也导致他们对我知根知底,也从我身上发现了利用价值。

「如果将这件事情公之于众,先不说和姫柊财团和对面公司的公司社长,对于工作人员也是很大的麻烦。而且也会对照顾我的人造成很大困扰。所以,这件事我绝对不能说出口。」

一直以来在照顾我的,是姫柊家的大小姐。

给姫柊财团添麻烦,那个人当然也会困扰。

有着这层关系的话,恩将仇报的事情我实在做不出来。

更关键的是如果事情泄露,我肯定也不会有好果子吃吧。

「所以明人君才会将这件事情守口如瓶吗……?」

对于夏洛特同学的提问,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见到我这样的表现,夏洛特同学突然猛地搂住了我。

「为什么……?为什么明人君要遭到这样的对待……!」

扑到我怀里的她,哭得梨花带雨。

是在同情我的遭遇吧。

这种事情对于温柔的她来说,果然有些过于沉重了。

「不要哭了,夏洛特同学。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但是呀……!」

「没事的,正因为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才得以和夏洛特同学相遇。所以,对这件事我也抱有着一丝的感激。」

如果没有初中时期的那件事,我也不会住到这所公寓,更不会入学现在这所高中。

所以如果这一切的不幸都是为了引导我和夏洛特同学相遇,代价也太便宜了。

「明人君……呜呜……你太温柔了……」

「我真的是这样认为的哦。能够和夏洛特同学相遇,是我人生中头号的幸运。」

我并不是为了安慰她才这样说的,我的内心确确实实是这样认为的。

通过和夏洛特同学相遇,我的人生发生了巨大转变。

即便说是得到救赎也不为过。

「我一定会让明人君得到幸福的……」

「啊哈哈,那本来是我必须该说的台词啊……」

「没事的,由我来让明人君变得幸福。」

夏洛特同学温柔地笑了,随后紧紧搂住我的身体。

真是个温柔的姑娘啊。

「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陪在明人君身边不离不弃。所以不要客气,尽管来依赖我吧。」

「嗯,谢谢你。我也不会离开夏洛特同学身边的,所以等学校的事情结束了,我会整理好有关我的家事的。」

不这样做的话,我大概很难和夏洛特同学在一起。

因为她是我心仪的女生,我才决定要斩断所有捆住自己的锁链……

以后我也完全失去了学习的想法,直到睡前都在和我可爱的女朋友卿卿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