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救下迷路幼女之后,住在隔壁的美少女留学生就开始经常出入我家这件事

第四卷 第二章 两位幼女和吃了醋的她

作者: ネコクロ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41:57

「感谢这次能够邀请我家孩子。克蕾雅也很期待今天呢。」

这样向我们道谢的是克蕾雅酱的妈妈。

今天是爱玛酱生日过后的第二天,我和夏洛特同学打算之后带爱玛酱和克蕾雅酱出去玩。

所以克蕾雅酱的妈妈才会把克蕾雅酱送到离我们家最近的车站。

尽管克蕾雅酱本人不会说日语,但她妈妈似乎倒是能够毫无障碍地使用日语进行交流。

这样的话,总有一天克蕾雅酱也能学会说日语吧。

「我们才该道谢,真是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不会不会,克蕾雅总是受到你们的照顾,这次她也是兴致勃勃的。我是因为工作调动不得不来日本,因为决定来的突然,完全没来得及教克蕾雅日语,这也导致这孩子交不到朋友,一直很寂寞——自从和爱玛酱成为了朋友,这孩子也变得爱笑了。」

关于刚来到日本不久的克蕾雅酱的情况,我了解得并不是太清楚。

但是因为一直看着因为语言不通而痛苦着的爱玛酱,也不难想象和爱玛酱遭遇同样状况的克蕾雅酱是怎样的境遇。

虽然克蕾雅酱经历过那样的痛苦,但现在的她正和爱玛酱愉快地聊着天。

夏洛特同学同样也注视着她们两个。

「爱玛酱也是因为有克蕾雅酱在幼儿园里,才能开心地度过每一天,从今往后,也请继续让克蕾雅酱和爱玛酱友好相处。」

「当然了,不如说我这边才·要拜托你们呢。话说回来——看你年纪轻轻,处事就这样周到呢。」

「您是在说我吗?」

因为突然听到这样一句话,我不禁歪起了脑袋表示疑惑。

听到我的反问,克蕾雅酱的妈妈微微一笑。

「青柳君在幼儿园的活跃表现,我已经从老师那里听说了。那个单词卡片克蕾雅很开心地向我展示了。多亏了你,这孩子现在才能积极地学习日语。」

「啊哈哈……那件事并没有您说的那么夸张,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只是,如果对克蕾雅酱来说是一件有益处的事情,那就太好了。」

「我认为是遇到青柳君是改变了克蕾雅命运的契机。以后也希望你能够继续引导这孩子。我之后还有工作,就先告辞了。」

看样子,克蕾雅酱母亲对我的评价相当高。

除了单词卡片的那件事,我知道猫咪玩偶的那件事也传到了她的耳朵里了,但即便如此还是有些过誉了。

但总之受到了夸奖怎么也不是一件坏事,我这种人如果能帮上克蕾雅酱的忙,从今往后我也会继续努力的。

「——说话说了好久呢?」

「啊,夏洛特同学……诶,你为什么嘟着嘴呢?」

还在思考着刚刚的事情我回到了夏洛特同学身边,只见她不知道为什么微微嘟着嘴。

眼神也看起来像是在闹着别扭。

「没什么……看到明人君那害羞的样子,我也并没有在意哦……」

原来如此。

就是说,是因为误会了我刚刚为什么在害羞而闹脾气呢。

不是,我想自己只是因为被夸奖,露出笑容来回应对方而已——应该没有表现出什么害羞的神情吧?

「对方可是克蕾雅酱的妈妈哦?」

「但是,长得那么漂亮……」

是因为这一点感到担心啊。

「别担心,我已经有了夏洛特同学,是不会见异思迁的。」

在旁人看到或许会想,这两个人在幼女面前都在说什么呢,幸好这两位幼女还听不懂日语。

所以完全没有问题。

「我倒没有怀疑那一点……」

说着,夏洛特同学双臂缠上了我的手臂。

看到她那微微扬起的嘴角,我知道她是在为此开心。

但是,正当她这样靠过来时……

『哥哥,抱爱玛……!』

『克蕾雅也要……!』

两位幼女也贴了过来。

面临现在这种场面,怎么说我也不能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夏洛特同学一人身上。

「夏洛特同学,克蕾雅酱能够麻烦你吗?」

实际上要说到抱爱玛酱和克蕾雅酱的时候,我感觉最好还是把爱玛酱交给夏洛特同学,但是这样做的话,爱玛酱肯定会生气。

所以,还是把克蕾雅酱交给了夏洛特同学。

这样的分配导致克蕾雅酱脸上露出了些许的悲伤……但稳妥处理现状才是当务之急。

『今天是要去《德国之森》对吧?』

『是哦。』

《德国之森》是位于赤磐的农业公园。

以德国乡下为蓝本修建的主题公园,绿意盎然的环境能够让人体会到置身于自然中的感觉。

难得的休息日,我想让这孩子在小时候就能体会到在自然风景中游玩的乐趣。

要问为什么会邀请克蕾雅酱,最首要的理由还是爱玛酱想要和她玩。

『电车,要坐吗?』

走进车站,爱玛酱歪着小脑袋向我问道。

这孩子很聪明,是记住了走进这样的建筑物就是要乘电车了吧。

『嗯,就是爱玛酱最喜欢的电车哦。』

『哇……!』

看到我点头肯定,爱玛酱眼睛闪着光兴奋地拍起了手。

看到这个反应,她果然非常喜欢电车。

可能是因为爱玛酱是个性格活泼的孩子,所以喜欢乘坐这类风驰电掣的交通工具吧。

『电车……?』

『克蕾雅酱没有坐过电车吗?』

『……?』

本就没有搞懂爱玛酱在说什么的克蕾雅酱显得更加疑惑了。

看样子是完全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克蕾雅酱的母亲刚刚是开车送她来的,那大概她在家时平常都是乘坐私家车出行吧。

『跑得很快的车。』

如此回答道的是爱玛酱。

因为发现自己知道克蕾雅酱所不知道的事物,爱玛酱露出了得意洋洋的表情。

这样自大的样子也是那么可爱,幼女真是一种狡猾的存在。

『比汽车还快?』

『…………』

这肯定只是克蕾雅酱无心地提问吧。

但是爱玛酱平常没怎么坐过汽车,似乎一时很难判断汽车和电车究竟哪个更快一些。

所以,她面带难色地扬头看向了我。

『电车更快哦。』

『嗯,电车更快!』

我在她耳边悄悄告诉她答案之后,爱玛酱又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回答了克蕾雅酱。

会这样做大概是认为我的声音没有被克蕾雅酱听到吧。

小小年纪就这么好面子。

『爱玛酱知道的真多呀。』

『哼!』

听到克蕾雅酱夸奖自己,爱玛酱露出开心的笑容点了头。

关于为什么这两个孩子关系会如此亲密,从刚刚的交流中我大概明白了缘由。

并不是因为语言相通的小孩子只有彼此。

如果单纯因为这样的理由,按照爱玛酱的性格来说,她肯定很快就会离开克蕾雅酱。

所以肯定是克蕾雅酱非常单纯而又善于夸赞他人吧。

自己的所作所为立刻就会收到赞扬,这让爱玛酱感到心情大好。

虽然之前因为争抢玩偶导致两个人发生了争吵,但是看到两人似乎没有记仇的迹象,这我就安心了。

但是——

「我呢,现在真格地对爱玛的将来感到担心了呢……」

夏洛特同学的思考着的事情似乎和我不太一样。

这句之所以使用日本语轻声向我说,大概是因为只想要让我自己听懂吧。

「没关系的,只是因为她还小才会这样的,等到再成长一点,各种事情她自己肯定也会明白的。」

「但是……赶在她变得自大,变成那种不懂装懂的人之前,稍微提醒她更……」

「现在让这孩子无所顾忌的成长是为了她好。小孩子像海绵一样吸收事物很快。所以才要让她经历各种事情,积攒各种经验。为此不要事事都对她发火,随她喜欢去就好了。不这样的话,或许会变得畏手畏脚,就连自己想做的事情也做不成呢。」

夏洛特同学的担忧我也明白。

虽说她现在才十五六岁,即便如此在学校之类的场所已经见识到了形形色色的人。

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

所以为了爱玛酱不会误入歧途,会想要趁现在严格地教育她也无可厚非。

但是——我认为,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

「现在这个时期还是一句可爱就能够原谅的。如果因此导致什么问题发生,那时再好好教育她就行了。并不是劈头盖脸的训斥,要和她说清楚为什么不能那么做哦。」

「明人君,你真的好厉害……明明我们是同岁,但总感觉要比我成熟好多。」

这句,不是在说我像个老头子一样吧……?

这种想法只停留了短短一瞬,因为早就知道夏洛特同学并没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我很快地切换了思考。

「夸奖过头啦。嘴上说得简单,要说实际结果的话,我还什么都没做呢。关于教育小孩子方面,我也还处于试错的阶段呢。」

即便如此,在被她委托了爱玛酱父亲这一身份开始,我也根据自己的想法进行了调查和思考。

对于爱玛酱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

怎样才能让这孩子成为正直的大人。

既然已经被自己心仪的女孩子拜托了,我就有义务将这份责任担在肩上。

而且,爱玛酱本身对我来说也是极为重要的孩子。

为了这个孩子能够成为独立自主的成年人,我想要付出自己的全力。

『哥哥和姐姐,又在用日语说话……!』

似乎是因为理解不了我和夏洛特同学的谈话而感到不满,爱玛酱鼓起了自己的小脸蛋。

对话拖得有些久了啊。

『克蕾雅,还听不懂日语……』

克蕾雅酱也露出了一脸寂寞的表情。

这种事情属实需要留意啊。

『对不起呢,爱玛酱和克蕾雅酱。现在开始就换回英语哦。』

『对不起。』

我和夏洛特同学一同朝两位幼女道了歉。

大概是因为对我们的行为感到心满意足,克蕾雅酱又转回了前方。

但是,爱玛酱还是像是又什么话要说一样看着夏洛特同学。

『怎么了呢?』

『洛蒂,独占哥哥,坏坏。』

看这架势,爱玛酱大概是以为夏洛特同学是为了独占我才用日语和我说话。

因为听不懂内容,会这样想也是在所难免,但——

『也,也是呢。嗯,对不起。』

夏洛特同学却很明显地动摇了。

大概是万万没想到爱玛酱会说出这样的话吧。

『大家亲亲热热,很重要。』

看到夏洛特同学再次道了歉,爱玛酱这才露出笑容。

这,说的就是那个吧?

大家亲亲蜜蜜地来分享我?

过多琢磨幼女的发言虽然有点没必要,但属实现在的我也乱了阵脚,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这大概是她从和克蕾雅酱争夺玩偶那件事得到的教训吧……

但是我首先想到的是,从醒来就一直在独占这我的人毫无疑问是爱玛酱才对——这一点她本人或许并没有认识到吧。

之后我和夏洛特同学面带无奈的笑容看着开心着的爱玛酱,一起乘上了电车。

『——到啦……!』

乘公交到达目的后,下了车的爱玛酱兴奋地展开了双臂。

虽说中途从电车换成了公交,但对于小孩子来说也是一段相当漫长的旅途,可爱玛酱还是精神饱满。

『……♪』

看过去,夏洛特同学怀里的克蕾雅酱也是笑呵呵的。

记得她说自己喜欢鲜花和小动物,大概因为身处大自然包围下,自然也开心了起来。

『虽然第一次来,但这样绿意盎然的地方真不错呢。让人心平气和。』

『我们住的地方虽然也偏僻到可以算是乡村了,但自然环境和这里完全比不了呢。』

『上了岁数之后,不会期望着能够生活在这样的大自然之中吗?』

她的这一问是已经在设想我们两个上了岁数之后的日子,我可以这样解读吧?

按照夏洛特同学的性格,也很有可能只是无心发表出这样的想法,但是如果真是考虑和我的未来的话,那实在是令人喜悦。

『说的是呢,确实会想要在这样的大自然中悠闲度日啊。』

我露出笑容回应了夏洛特同学,之后眼神落到了被我搂在怀里的爱玛酱身上。

待这孩子长大成人之日,在我们的抚养下她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不禁想要尽早看到那一天的到来了。

『嗯。』

是因为被我看着吧。

注意到我的视线的爱玛酱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啊。

『乖,乖。』

『嗯,诶嘿嘿……』

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爱玛酱开心地将头蹭向我的手。

还是那样喜欢被摸头呢。

『克蕾雅也要……』

大概是因为羡慕爱玛酱,看到我这样做,克蕾雅也将自己的小脑袋歪向了我这边。

瞬间夏洛特因为自己该不该去抚摸克蕾雅酱的脑袋而产生了迷茫,但是看到脑袋歪向了我这里,似乎就决定交给我了。

所以,我只得把手从爱玛酱的脑袋上移开伸向克蕾雅酱那里。

『啊……』

在我的手离开爱玛酱脑袋的瞬间,爱玛酱露出了不满的表情,但在意识到我是要去抚摸克蕾雅酱时,她似乎去克制了自己的情绪。

以前的话,肯定会瞬间暴怒的。

经历猫咪玩偶的事件后,爱玛酱也确确实实成长了。

按照这个步调下去,夏洛特同学的担忧也不再有必要,爱玛酱肯定会成为一个正直的孩子。

『不会痛吧?』

『嗯,很舒服……』

担心着力道有没有控制好,我向克蕾雅酱问道,而正如她自己所说的,克蕾雅酱露出一副感到舒适的表情。

每天都在抚摸爱玛酱的脑袋,怎么说也已经习惯了控制力道了呢。

就这样在克蕾雅酱向我撒娇的期间——

『嗯……!』

就像是再说轮到自己了一样,爱玛酱把脑袋向我这边歪了过来。

所以我又开始抚摸起爱玛酱的小脑袋。

然而,没过多久克蕾雅酱也开始重复起这样的动作。

看这样子,我必须交替地去抚摸她们俩啊。

就在她们两个这样撒娇的时候——

『差,差不多该走了吧……?』

夏洛特同学拽了拽我的衣袖叫下了暂停。

或许是感觉到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吧。

『抱歉,我们走吧。』

当我收回了手之后,爱玛酱和克蕾雅酱也并没有表现出不满情绪。

应该是摸头摸了很久,已经满足了吧。

应该说,没有得到满足的或许——

『唯独没有我的份吗……』

——只有夏洛特同学一个人吧。

虽然没有听清楚她嘟囔了什么,但是从她那略显寂寥的侧脸我也能够看出来。

之后,我们正式走进了《德国之森》的大门。

因为在园地内部不需要担心车来车往的危险,我和夏洛特同学便将两个孩子放到了地上。

本以为爱玛酱会感到不满而来找我抱抱,但大概是因为当着克蕾雅酱的面,所以爱玛酱忍住并没有那么做。

相对的,她握住了我的右手。

既然不能抱自己,那就像之前一样牵着手走吧,这大概是她现在的想法。

看到爱玛酱的行动,克蕾雅酱也犹犹豫豫地牵住了我空闲着的左手。

就这样,我的两只手都被占满了。

『各种意义上,心情很复杂呢……』

看到这样的场面夏洛特同学好像又嘀咕了些什么,大概是只有自己变成局外人而感到寂寞了吧。

克蕾雅酱也是,去牵起夏洛特同学的手而不是我的该多好啊……算了,大概她也只是在模仿爱玛酱的行为吧。

结果,我也无法开口拒绝,只得这样继续前进。

然后,在走到一条被草木鲜花包围着的步道时——

『那,那座秋千是……』

夏洛特同学看到村庄区域的某座秋千后停下了脚步。

『嗯?是想要坐吗?』

『那个……不是那样的……那座秋千,是模仿着有一部以阿尔卑斯山为舞台的有名动漫里的秋千建造的。』

她这么一说,确实在近邻的一块巨大招牌上画着一位连我都能认出的少女。

原来如此,对于她这样一个动漫迷来说,会产生兴趣也在所难免呢。

『可以哦,去坐坐试试吧。』

『诶,但是……』

夏洛特同学的眼神游离向了爱玛酱和克蕾雅酱那里。

『虽说今天是为了爱玛酱和克蕾雅酱才来到这里的,但我希望夏洛特同学也能够玩得开心。』

因为我很清楚她究竟在顾虑些什么,我直接为她打了圆场。

于是,朝两个小孩子问道。

『爱玛酱、克蕾雅酱,想去乘一下那个秋千吗?』

『嗯!』

『嗯,想要试试看……』

爱玛酱活力饱满地高举起右手,克蕾雅酱也面带羞涩的笑容微微点了点头。

『两个孩子也有兴趣呢,怎么样?』

『真是的……对于怎样拿捏我,明人君真是一清二楚呀……』

夏洛特同学露出了略显为难的笑容。

然后,她揪起了我衣袖的一角。

『那我就不客气了。』

看到夏洛特同学老实地表达出自己的愿望,我笑了。

就这样我们买了乘秋千的票,来到了秋千旁边。

虽然秋千的宽度足够容纳两人同时乘坐,但考虑到爱玛酱和克蕾雅酱需要人抱着,我和夏洛特同学需要分别乘坐。

于是就变成了我抱着爱玛酱,夏洛特同学抱着克蕾雅酱这样的组合。

『好大呀……』

近距离看着秋千的爱玛酱看着拴着座板的长长绳索,默默地表现出了惊讶。

确实,很难有机会看到这样巨大的秋千呢。

先让夏洛特同学和克蕾雅酱乘了上去,之后轮到我和爱玛酱,但因为工作人员是用着轻柔的力道推动,爱玛酱她们似乎也充分体会到了其中的乐趣。

之后,在去过了眺望台之后——我们去往了称为游乐区域的有着各种各样游玩设施供玩耍的区域。

『哥哥,爱玛想玩那个。』

爱玛酱这样说着的同时手指向的是一位父亲正带着他大概在上小学的女儿乘坐的卡丁车。

看着他们开心快乐的样子,确实不禁会产生试试看的想法呢……可是。

『那个……要满几岁才能坐呢……?』

正如夏洛特同学所担心的,那类项目考虑到安全因素,应该会设置有年龄和身高限制。

至少没到上小学的年龄,应该很困难吧……

「——对不起,小孩子需要至少满八岁……」

问过工作人员之后得知,爱玛酱和克蕾雅酱果然还不够年龄。

『对不起呢,爱玛酱,需要等到你在大一大才能坐哦。』

『嗯……』

理解到自己乘坐不了的爱玛酱顿时变得消沉。

没有胡搅蛮缠大概是因为知道就算自己那么做了也还是无济于事。

这孩子脑瓜很聪明,对于自己就算胡搅蛮缠也实现不了的事情很快就会放弃。

反过来说,会死缠烂打的时候就是意识到这样做会自己的愿望可能会得到满足。

所以,每当她提出任性时才完全不会退让吧。

——之前在洗澡的时候爱玛酱有过无论如何也要一起的时候,那大概是因为还没有产生对男女差别方面的认识,认为是能够允许的所以才完全不肯放弃吧。

『还有什么其他的乘坐项目吗?』

『那个……』

爱玛酱接下来手指指向的是浮在池塘里的鸭子形状的脚蹬船。

……那个也有待商榷呢……

究竟爱玛酱和克蕾雅酱的年龄够不够乘坐那个啊。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去找工作人员问了问。

得到的回答是——

「可以的,满四岁就可以的。」

昨天刚过完生日满四岁的爱玛酱就不用说了,克蕾雅酱也是差不多能够满足年龄要求吧。

『应该是可以的。』

『嗯……!克蕾雅酱,我们去吧……!』

爱玛酱欣喜地点了头后朝克蕾雅酱喊道。

『鸭子先生……要坐。』

克蕾雅酱好像也是因为期待而变得急切。

看着她们的样子我不禁感到一股欣慰之情,之后便去租了一艘可供四人乘坐的脚蹬船。

『爱玛酱还有克蕾雅酱,不要去玩水哦?』

虽说是池塘,但不知道能不能碰到池底,我做着动作表现出水的印象这样像爱玛酱和克蕾雅酱说道。

待我说罢,爱玛酱再次精神满满地举起了手,看着爱玛酱的动作,克蕾雅酱也跟着羞涩的举起了手。

看样子,克蕾雅酱是个容易害羞的孩子。

『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一个父亲的样子了呢……』

看着我的言行,夏洛特同学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这个确实是呢,感觉自己现在做的完全就是平常家里父亲会做的事情……

随后就按照前排是我和爱玛,后排是夏洛特同学和克蕾雅酱这样的次序乘上了脚蹬船,开始了愉快的池塘探索之旅。

紧接着去向的是草地滑梯。

总长度达三十二米的超大型斜坡草地只用一块塑料板来滑行,这项目在小孩子中似乎广受欢迎。

虽然年满四岁就能够独自滑了,但是爱玛酱强烈主张要和我一起。

另一边的克蕾雅酱因为克服不了恐惧,放弃了这个项目。

因为也不好强迫她,所以把克蕾雅酱交给了夏洛特同学照看之后,我和爱玛酱向着斜坡的顶端走去。

当到达顶端时——

『…………』

向下眺望后,爱玛酱一言不发地僵住了。

实际爬上来才知道究竟有多高吧。

『哥哥……』

『嗯?』

『爱玛不玩了……哥哥,自己去吧。』

爱玛酱似乎想要放弃,留我自己去。

好吧,该怎么办呢。

老实又有些弱气的克蕾雅酱我倒是不会勉强她,但是有着饱满活力和好奇心的爱玛酱的话,我希望她能尽可能体验一次这个草坪滑梯。

只要尝试过一次,她肯定会喜欢上的。

现在的她只是因为面对未知的事物而感到恐惧,所以我开始思考怎样能够来参与这个项目。

『——爱玛酱,和哥哥一起很安全的哦?就算这样也还是害怕?』

这种问法或许有些狡猾,能不能成功全凭爱玛酱究竟有多么信任我。

爱玛酱似乎有些为难,视线左右游离,最后又重新看向了我。

『嗯……』

她微微点了点头,原本就握着我的手的小手更加用力了。

似乎是下定了决心。

『没事的,我发誓肯定很安全。』

我这样说着来安抚爱玛酱,随后坐上了滑板。

爱玛酱也坐到了我大腿之间的位置。

随后——

『呜哇哇哇哇哇!』

在极速的滑行中,爱玛酱发出大声的尖叫。

就好像在乘坐过山车一样。

『…………』

『爱,爱玛酱,没事吧……?』

见到滑到终点后坐在滑板上一动不动的爱玛酱,我感到一丝心慌。

对爱玛酱来说属实还是太早了吗?

我本是这样以为——

『哥哥,再来一次……!』

爱玛酱突然猛地转身朝我说道。

从脸蛋上带着的红晕中我看出了她的兴奋。

『好玩吗?』

『嗯……!』

看来是我想多了。

正如我的预料,她果然喜欢上了。

之后遵从爱玛酱的要求,我们又不知道滑了多少次,度过了一段相当开心的时光。

而且,因为我和爱玛酱的样子——

『克蕾雅,也能试试吗……?』

看到爱玛酱开心地重复了很多次,克蕾雅酱也产生了兴趣。

所以,之后就由我带着克蕾雅酱,夏洛特同学带着爱玛酱,直到时间用尽为止我们都在不停玩耍着。

『接下来是能够和动物接触的区域吧。』

『小猫猫!?』

离开了游乐区域,我们正在去往放牧区域这一能够和动物接触的区域的路上。

夏洛特同学看着观光地图问向我们,爱玛酱则是精神地做出了回复。

是因为听到动物二字就认为会有猫咪吧。

这孩子喜欢猫喜欢到几乎认为动物就等于猫了。

『这里,或许没有猫呢……』

虽然好像允许带狗入园……

『呜……』

听到这里没有猫,爱玛酱瞬间变得消沉起来。

这个嘛,我也理解她想要和猫玩的心情……

『想和猫咪玩的话,等下次再去动物园吧。今天我们能够其他种类的动物玩哦。』

『嗯。』

虽然还有些不情愿,但总算是答应了。

能这样懂事真是太好了。

『克蕾雅也想和猫咪玩呢……』

摸了摸爱玛酱的脑袋之后,克蕾雅酱又面带一副渴求的表情看向了我。

这是在说,也要我来安慰安慰她吧?

总之我也摸了摸她的头,于是乎克蕾雅酱也露出了和爱玛酱一样舒适的表情。

时候是让她满意了。

『真好呢……』

『嗯?夏洛特同学,怎么了呢?』

我给两个孩子摸了头之后,才注意到夏洛特同学那一脸表情好像是有什么话想要说一样。

然而,她只是摇了摇头。

『没有哦,没事的。』

怎么看这样子也不像是没事——这姑娘,有什么事还是总憋在心里啊。

或许是因为爱玛酱她们在场,想说的话不方便说出口吧。

『哥哥,和动物们玩……!』

因为我光去注意夏洛特同学而忽视了她,爱玛酱来扯了扯我的衣袖。

是想要尽早和动物们玩耍吧。

看到爱玛酱这样的举动,克蕾雅酱也有样学样地来扯了扯我的衣袖。

看样子克蕾雅酱有着模仿爱玛酱行为的喜好。

难道说,之前想要借爱玛酱的猫咪玩偶,也是因为那是爱玛酱的所有物吧。

肯定克蕾雅酱喜欢爱玛酱已经喜欢到了如此地步。

『嗯,这就向着动物们的位置出发吧。』

在两位可爱幼女的催促下,我们朝着观赏动物的区域出发了。

『……哥哥,有兔兔……!』

『小兔兔……!』

爱玛酱和克蕾雅酱看到兔子之后兴奋地开始原地蹦蹦跳跳。

不如说是因为爱玛酱率先开始蹦蹦跳跳,才导致克蕾雅酱也学着开始蹦蹦跳跳。

『好像能够喂食呢,要试试吗?』

『喂食!?要喂!』

『要……!』

因为两个孩子兴致满满,我便走向附近的贩卖机投币买饲料。

因为还需要准备克蕾雅酱的份,我又再次投币,把流出的饲料用小铲子单独分开。

待将饲料交给爱玛酱她们之后,我向着夏洛特同学那里看去。

『机会难得,夏洛特同学也试试怎么样?不光是兔子,这里还能给山羊和羊驼喂食哦。』

总感觉夏洛特同学看起来也跃跃欲试,我便这样向她招呼道。

听到我说的,她犹豫了片刻,从兜里掏出了钱。

『不用了,我来付吧。』

『但是,爱玛酱和克蕾雅酱的那份都是你掏的钱……』

『不用在意的,不到这种时候也没什么用钱的机会。』

说是我随便花,每个月都会定期向我的账户上汇款,但是除了生活所需之外几乎没怎么用过,所以也攒了不少钱。

因为打算在将来全额返还的,所以稍微消费一下也没什么关系吧。

『谢谢明人君。说起来……』

夏洛特同学似乎有什么事情想说,但说到一半她就停了下来,大概是感觉有些不合适就打住了。

大概是好奇我究竟是从哪里的得到的钱吧。

至今为止她应该都是认为是分开住着的父母汇来的钱,但在几天前的事件中她应该意识到了其实并不是那样的。

虽然说也是正常,没有父母的我当然还有其他的监护人。

关于这方面的事情,必须要找个机会和她说说。

虽然是相当沉重的话题,但要是因为这个导致她无谓担心,这不是犯下和之前一样的错误了吗……

『哥哥,快去小兔兔那里吧……!』

因为拿到了饲料,爱玛酱和克蕾雅酱都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兔子园那里去。

看到就算没有猫也能让她们那么开心,我稍微放心了。于是我便带着爱玛酱她们到了喂兔子的地方。

『小兔兔,吃吧。』

『吃吧。』

两个孩子开始给广场上的兔子喂食。

因为是兔子这样的小型动物,应该不用担心受伤的问题吧,但为了两个孩子不会伤到兔子我还是在一旁注视着她们。

这两个正在喂兔子的孩子完全不顾我的担心。

「真像一对亲昵的姐妹呢。」

「爱玛酱就像是活力十足的姐姐,而克蕾雅酱就像是老实的妹妹,是这样的感觉?」

「呵呵,就是这样呢。爱玛兴奋地牵着克蕾雅酱的手,进行小小的冒险的样子感觉就在眼前呢。」

正如夏洛特同学所说,这样的场景很简单就能够浮现在脑海中。

说不定在幼儿园里这两个孩子就是这样呢。

这两个孩子现在的样子确实会给人这种感觉。

『哥哥,已经没有了……?』

饲料喂光了之后,爱玛酱小步小步地快速朝我跑来。

还没有喂尽兴吧。

『这样啊,那再去买点吧。』

『啊,我这里有的。

『那些,是夏洛特同学的吧。反正都还要买克蕾雅酱的份,爱玛酱的份我再去买吧。』

虽然我清楚对于夏洛特同学来说什么都选择让给爱玛酱已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并不是什么东西都需要这样做。

比如这次,只是买来就好的东西,反正也还要再去买克蕾雅酱的那份,这就更没有谦让的意义了。

这样的判断,要是夏洛特同学以后要是自己能够做到就好了——虽然我是这样想的,但想必还是很困难吧。

已经习以为常的事情,是无法轻易改变的。

而且,这并不是我应该多嘴的事情,这也是难点之一。

『洛蒂,兔兔们在等着哦?』

爱玛酱就像也意识到了夏洛特同学还没有给兔子喂食一样,指着兔子群催促道。

大概是言内之意是让姐姐快点去吧。

『也是呢,这就去哦。』

应该是听到爱玛酱也这样说,才终于决定自己去喂给兔子属于自己的这份饲料。

正巧兔子也跑到了夏洛特同学身边,她蹲下身将饲料喂给了兔子。

『哥哥,爱玛也要。』

『克蕾雅也是。』

『嗯,是呢。这就去再买几份吧。』

是看到兔子们都凑到夏洛特同学身边,感到羡慕了吧。

爱玛酱和克蕾雅酱都催促着我想要属于自己的那份。

于是我注视着夏洛特同学喂完了兔子,四个人又和和睦睦地去取饲料了。

『『——呼……呼……』』

「睡得真香呢。」

归途的公交车上,爱玛酱和克蕾雅酱分别在我和夏洛特同学的怀里睡着了。

之后我们还去喂了袋鼠和羊驼,在尽兴地玩耍之后肯定累坏了吧。

「因为有克蕾雅酱在,爱玛酱比平常还要兴奋呢。」

「肯定是因为开心吧。原本就是爱玛说想要和克蕾雅酱一起去玩,而且爱玛也几乎没有和同年龄孩子一起玩的机会。」

这大概是因为爱玛酱对家人以外的人并不会抱有兴趣,不如说甚至有抗拒的倾向,所以很难交到朋友吧。

对于能够和爱玛酱变得这样亲密的克蕾雅酱,有必要表示感谢。

「话说回来……属实我也有些累了呢……」

夏洛特同学这样说着,像是撒娇一样将头枕到了我的肩膀上。

本来她就不是体力很充足,在跟随着幼女们闹腾一番后应该也已经到极限了。

要是不是怀里还抱着克蕾雅酱,说不定早已经睡着了。

「我又重新意识到养育孩子究竟有多么辛苦了。这个嘛,爱玛酱确实给人一种一离眼就不知道会跑到哪里感觉,这一点实在是不能大意,但克蕾雅酱很老实不会自己离开我们身边,也还算好啦。」

虽然也不是克蕾雅酱就不需要去留神了,但是因为要操的心思完全不同,导致精神上的压力也有所差别。

如果这要是换成两个爱玛酱在,现在感受到的疲劳可就不只是现在这种程度的了、

当然有活力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要陪着这样的孩子果然还是会感到疲惫。

「因为克蕾雅酱什么事情都几乎不会离开明人君的身边呢,真的完全黏上你了呢。」

确实,要说的话也只有草坪滑梯的时候不在我的身边,但总感觉夏洛特同学话里有话。

被孩子亲近应该不是一件坏事,但她其实是另有所指吧?

「这个……有,有什么不妥吗?」

「没什么不妥的,可……」

「可?」

「怎么说呢……感觉明人君像是被抢走了一样……」

「…………」

果然,这姑娘的占有欲不是一般得强烈啊。

没想到,居然会嫉妒幼女……

这,确实我的注意力都放在这俩孩子身上没时间去关注夏洛特同学……但,即便如此我也没想到她会对克蕾雅酱产生嫉妒……

「难道说,时不时用饱含深意的眼神看向我,是因为这个?」

「……显露到脸上了吗……?」

「这个嘛,隐隐约约吧……」

有时候,夏洛特同学总像是要说些什么一样。

虽然并不是那种显而易见的嫉妒,但大概多多少少也有些看不顺眼吧。

「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不自觉地产生了嫉妒的感情……」

反省自己的发言后,她才刚刚意识到自己那时情感的真面目吧。

会对幼女产生嫉妒,会被认为是嫉妒心深重意识很正常的。

老实说,我在对待爱玛酱她们和对待夏洛特同学时,眼光完全是不一样的,就算是可爱这一句称赞,其中蕴含的意义也完全不同。

在我心里,会去特别对待的女性只有夏洛特同学一人而已,不需要对其他女生感到嫉妒——这样的事情,我早就明确得和她说过了。

这种事情她大概也清楚,即便如此也还是会嫉妒,那就算我再重复一边也并不会有什么实在意义。

「之前我也说过,夏洛特同学会因我而感到嫉妒我真的很开心,你不用太过在意的。只是,爱玛酱和克蕾雅酱可能会感受到这种情感,在其他人会看到的场合就不要表现得太明显了好吗。」

我能说的也只有这些。

这不是夏洛特同学需要介怀的事情,更不需要去压抑。

而且过度压抑的话,说不定还适得其反,导致那种情况发生才更加可怕。

「给明人君添麻烦了,真的对不起……」

「我完全没有认为夏洛特同学给我添麻烦哦。比起那个——夏洛特同学的嫉妒,通过撒娇能够有所消解吗?」

我并不是打算糊弄过去。

既然夏洛特同学因为嫉妒而身陷困扰,那我想要为她做些什么。

所以,我思考着对策。

「能够让我撒娇的话……我很开心……」

夏洛特同学害羞地红着脸微微点头。

果然对于喜欢撒娇的她就应该采用这种应对方式。

「夏洛特同学是我的女朋友,我当然会放任你撒娇了。」

说着,我温柔地抚摸起她的头。

「啊……诶嘿嘿……」

只是摸了摸她的脑袋,夏洛特同学就露出了恍惚的表情。

她果然还是可爱到犯规啊……

这样坦率又温柔,而且还愿意撒娇的女朋友整个世界也找不到几个吧。

——之后,回到本地车站让克蕾雅酱的妈妈把她接走后,我和夏洛特同学便回了家。

到家后,夏洛特同学先带爱玛酱回到了自己家一趟。

这一天也流了不少汗,她这是想要回家洗个澡吧。

当然,在她们回自己家的这段期间我也洗了澡,冲掉了今天出的一身汗。

「——让你久等了。」

再度回到我家的夏洛特同学换上了一身家居服。

虽然爱玛酱还被她抱在怀里,但看样子似乎还在睡着。

「你回来啦、爱玛酱没醒吗?」

「费了好大力气把她叫醒给她洗了个澡,但在洗澡的时候她也还是昏昏沉沉的,洗完之后又立刻就睡着了。」

「大概是累坏了。就让她稍微睡一会儿吧。」

虽然还没吃晚饭,但刚刚睡着就被叫醒也实在太可怜了。

「好的,晚饭会晚一些没关系吗?」

「嗯,我没关系,夏洛特同学呢?」

「我也没关系。比起那些……」

她话说到一半就停住,红着脸凑到了我的身边。

比起吃饭,现在她似乎更想要撒娇。

「先让爱玛酱躺下吧。」

我强忍住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强装出一副笑脸面向她。

虽然已经被她看到我羞耻的一面和丢人的一面,可我实在不想被她认为我这个男人过于狼狈。

夏洛特同学把爱玛酱放到靠垫上然后盖上了一条小毛毯。

「爱玛酱这么能睡觉,以后或许能长高个子呢。」

「呵呵,是这样呢。虽然这么说,但是真的想象不到长大了的爱玛酱会是什么样子呢。」

确实,根据平常爱玛酱的行为和这爱撒娇的模样,怎么看也都还是个小孩子,完全不知道未来的她会成长成怎样的人。

但是,单凭这和夏洛特同学相似的面容,已经能够预料到未来会成为了不得的美女。

在此之上,未来的她或许还会是一个开朗活泼的孩子。

或许会成为大明星呢。

「…………」

看着爱玛酱的睡脸,忽然发现夏洛特同学脸蛋微红,面带焦躁的表情看向了我这里。

这样一副期待的神情,即便一言不发我也能领会她在向我寻求着什么。

「来吧。」

我展开双臂朝夏洛特同学说道。

于是乎,她欣喜地坐到了我两腿之间的位置。

然后,轻轻将后背靠到了我的前胸。

「要看漫画吗?」

「今天……就不必了……」

平常我们都是用这个姿势一起看漫画的,但今天的她似乎没有那种心情。

「比起看漫画……」

夏洛特同学抬眼偷瞄了我一眼,随后马上就移开了目光。

交叉缠绕着自己的双手食指,显得扭扭捏捏的。

是想要尽早向我撒娇吧。

昨天撒娇时还那么坦率,大概是因为身上穿着的猫咪COSPLAY服,导致完全失去了理智吧。

「今天真是辛苦了。」

我温柔地抱住了她,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犒劳今天照看两名幼女而筋疲力尽的她。

虽然感受到夏洛特同学的身体绷紧,但我并没有放松抱住了她的双手。

我清楚她只是紧张而已,并不是对此感到厌恶。

「明人君,你也辛苦了。你真的好厉害,明明比我还尽心照看着爱玛她们,却完全看不出你露出疲倦的样子。」

「毕竟是男人嘛,这种程度还不要紧。」

——嘴上这样逞强,但其实果然还是会感觉到浑身疲乏。

以前这种程度的事情根本不会感觉累,可似乎这三年的时光夺走了的体力。

之前运动会的时候虽然已经意识到了,比起初二的那时,我的体力衰退了很大程度。

之所以掩藏起这些,是因为我不想要夏洛特同学为我担心,不想要她还要为我多操一份心。

「我如何也有锻炼的话,就不需要担心体力的事情了吧……但是无论如何我也还是不擅长呢……」

「不擅长的事情谁都有,这也是没办法的。」

「但是,我还是会羡慕爱玛呢……她的运动天赋要比我不知道好多少,也很灵巧记东西也快。」

这一点我也深有同感。

无关乎年龄,爱玛酱记忆事物的能力确实远超常人。

这样素质——不对,才华横溢的人,就算在踢球的时候,我也不曾见过。

「夏洛特同学不也擅长学习,还擅长做家务。羡慕你的肯定也大有人在。」

「这个,说不定是这样的呢……」

「人类可不是只靠简单的比较就能分出优劣的。比起那些,等爱玛酱再长大一点,要让她学习些什么吗?」

现在的爱玛并没有专门去学习什么。

但是,有些感觉只能够在年幼的时候培养,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爱玛酱能够尽早学习些什么。

「我不知道,这件事必须和母亲商量,而且更关键的是爱玛她自己想要做什么。」

「确实是这样的。尤其是爱玛酱自己的意见呢。」

爱玛酱的人生是属于她自己的东西。

要去做什么,应该由她本人决定。

在她本人认定目标之后,再由周围的大人教授,为她准备必要的事物就好了。

「是的。可我有一点不放心……这孩子,因为什么事情都能够轻易做到,对什么事物也很快就会感到厌倦呢……」

这样说着,夏洛特同学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没长性这一点……?

「没长性,是这样吗?剑玉和小沙包,现在她倒是偶尔也还会玩……」

自从爱玛酱带猫咪玩偶去幼儿园之后,她就失去了向其他小朋友展示这些才艺的机会了。

即便如此,坐在我大腿上的时候她也还会自己玩耍。

自那次事件后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要是容易厌倦的话那不早就该玩够了吗。

「我想,那是因为这些是明人教给她的。」

「嗯,怎么说也不会是因为这个吧……?」

「就是因为这个哦。也就是说,明人君对爱玛酱的影响力就是如此巨大。」

说来也是,和自己相遇之前的爱玛酱是什么样子,我根本不了解。

所以,我也并不清楚自从和我相遇之后,爱玛酱身上究竟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

但是,既然一直陪在她身边的夏洛特同学都这么说了,那或许就是那样的。

这一点也提醒了我,绝对不能因为自己的行为举止给爱玛酱带来负面的影响。

「必须要成为足够作为爱玛酱榜样的人呢。」

「明人君已经是一位优秀的榜样了哦。而且正因为有明人君在,爱玛才能努力去学习日语。要是没有明人君的话,就算住到了日本,我想爱玛也根本不会想着要去学习日语的。」

爱玛酱对于家人以外完全不会表现出兴趣,夏洛特同学这样一说或许真的会那样呢。

自从遇到我后爱玛酱对周围人变得友善了,这是夏洛特同学之前和我说过的。

那样的爱玛酱会想要只和语言说得通的人交流也在所难免呢。

「……成绩优秀,擅长运动。而且还兼具温柔体贴的优点,这样优秀的男性……除了明人君之外,完全找不到的。」

夏洛特同学说罢,换了个姿势羞涩地将脸蛋贴到了我的胸口处。

是因为说出这样的话而感到害羞吧。

这姑娘对我实在评价过高了。

我才不是那么优秀的人。

但是,我想要回应被她寄予了的期待。

为了能够成为她印象中的我,我必须去努力。

「谢谢你,夏洛特同学。」

我说着感谢的话语,同时抚摸起了这可爱姑娘的脑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