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救下迷路幼女之后,住在隔壁的美少女留学生就开始经常出入我家这件事

第三卷 第一章 难以把握的距离感

作者: ネコクロ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39:22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UU

翻译/校对:初雪樱咲

“夏洛特同学,我要把绳子系上了哟……”

现在是为几天后的运动会做准备的体育课上,青柳君在操场上这样对我说道。

我们两个之后要去练习男女生组队的两人三足。

说实话,这是近一段时间里我最开心的体育课了。

四天前通过有些委婉的表白,我们两个开始交往了,但是就现状来说,我们的关系和确定恋人关系之前并没有什么变化。

不要说有什么男情女爱上的进展,我们现在还是相互以姓氏称呼这样相敬如宾的关系。

所以,能够得到这样亲密接触的机会实在是令人开心。

“拜托了,青柳君……”

“行吧……痛的话要说哟。”

青柳君红着脸颊,细致地将自己的脚和我会的脚用绳子绑到了一起。

我看着青柳君,强忍着自己扑通扑通的飞速心跳。

周围的同学尽管都面带不满地看着我和青柳君,但只要在青柳君身边,对于那样的视线我完全不痛不痒。

要说我为什么会和青柳君组队——这还要说起决定参赛项目的那一天。

“——好了,差不多要赶快决定运动会参加的项目了,经历去年的运动会,我想大家也知道,每人至少要参加三个比赛项目。”

在班会中花泽老师这样宣布之后,各位同学都纷纷喝起了倒彩。

这漫画和动漫中的场景如今就出现在我面前,让我不禁心情激动了起来。

但是——

“好的,刚才喝倒彩的那些人,参加的比赛项目我就随便决定咯。”

花泽老师说罢,同学们顿时僵住,教室变得鸦雀无声。果然还是无法违抗花泽老师呀。

“虽说是三项,但是除了全员必须参加的那一项,还有两个选择的机会呢。总之,我现在开始写项目名称,想要参加的人举手报名。”

花泽老师看着印有项目清单的纸,拿起粉笔把一个个项目名称抄到了黑板上。

我是不太擅长运动的,所以一些竞速的项目还是想要尽量避免。

“——啊,对了。男子200米和女子100米需要大家跑50米来让我选出用时最短的四个人。算了,和去年没什么改变,我也不用重复了。总之我看看成员——”

之后花泽老师叫到名字的学生中有着青柳君和西园寺君。

不愧是青柳君。

记得西园寺君是足球运动员,其他的两位也都是田径部的成员。

明明没有参加任何运动社团,却还是能够被老师钦点的青柳君果然好厉害。

之后我报名了全靠运气取胜的借物赛跑。

“下一个是投篮啊,有谁自愿报名吗?”

投篮——是要把红色或是白色的球投进高处球筐里的项目吧……?

既然不需要跑动,我应该举手报名吧?

但是,如果球筐的位置太高,我好像没什么自信能够投进去呢……

在我左思右想的期间,报名的人数一位一位地增加着。

一共需要十个人,现在已经有六人报名了。

但是之后的几秒间没有任何人举手。

是因为这个项目不太受欢迎吗?

就在这时,清水同学缓缓地举起了手。

我想是因为看到没有人举手,她才会这样做吧。

好吧,我该怎么办呢……?

“——美优老师,我也要报名。”

“——!?”

环顾其他同学的状态时,青柳君突然举手了。

见状,我也赶忙跟着举起手。

“花,花泽老师,我也要报名……!”

“嗯?夏洛特也报名吗。还有东云也是。”

“诶……?”

因为花泽老师这句话,我向东云同学的方向看去,尽管动作稍显含蓄但果然她也举起了手。

看时间应该是在我举手后紧接着她就举起了手……难道说是看到青柳君举手她才跟着举手的吗……

这件事让我稍微有些在意,但总之十名参赛选手算是选好——

“——美,美优来说,我也要!我也要报名投篮!”

“诶……?”

“拜托也把我加上吧!”

“我也是——!”

本以为投篮的成员已经决定了,可男生们突然纷纷开始举手报名。

而且,这阵热潮几乎席卷了整个班级。

“不是,你们这也太明显了吧……”

看着这些男生的举动,花泽老师无奈地叹了口气。

然后把粉笔移到了下一个项目的位置上。

“投篮项目已经满员了。如果一开始就这么多人报名的话我倒是可以抽签。但人满之后才迟迟举手的家伙就算了吧。”

看样子花泽老师并不打算搭理他们。

男生们尽管因为打击而变得消沉,但谁也没敢开口抱怨。

之后每人所要参加的项目顺利的被定下——

“好了,最后要决定的是万众瞩目的我校特色——男女混合两人三足赛跑的组合。”

花泽老师一副兴趣盎然的表情,笑嘻嘻的拿着粉笔指着黑板

因为这一宣言,多数男生顿时喜上眉梢,而几乎所有的女生都怨声载道。

“大家也知道,我校为了男女生能够相亲相爱,分学年安排男女生组队参加两人三足赛跑。这项比赛的成绩并不纳入班级总成绩。这项比赛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分出速度上的高下,而是为了学生们能够和睦相处。”

排名并不会影响班级分数这一点倒是值得感激,但是那就不能算是比赛了吧……?

但是,比起这一点大家在意的似乎是男女生组队这方面,所以我并没有插嘴。

要怎么决定组合的成员呢?

就我而言,最好是能够和青柳君分到一组的……

“本来是男女生自行组队,没找到搭档的学生来抽签——但是我感觉这样分组最后肯定会吵起来,所以这次就直接抽签了。”

花泽老师在进行说明之后,从讲桌下面拿出了两个箱子,应该是她事先就已经准备好的。

“蓝色箱子是男生,红色箱子是女生。里面分别放着写着编号的纸条,抽到同样编号的人就是一组。如果一组的两人身高相差太大,搂住对方腰的行为也是允许的,所以不要担心。”

果然连身高差方面的问题也已经考虑好了呢。

到了高中时期,男女生身体方面差别拉大也是在所难免的呢。

先不说这个,实在是困扰呢……

我们班级一共四十名学生,正好男女生各二十人。

就是说我和青柳君能够分到一组的几率只有二十分之一。

而且,从刚才开始男生们看向我的眼神就饱含着热情——让我感觉稍微有些不适……

“喂,男生。不看我这边的家伙就去男生内部自己组队去吧?”

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到我有些为难,花泽老师皱起眉头,压低了声调对男生们做出警告。

但是,因为花泽老师的警告,一个男生慌慌张张地开口说道。

“不是!?向来不都是男女生组队吗!?”

“不用担心,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因为女生多两人就让两个女生组队了。破例的情况也是存在的。”

“那和这不是一回事吧!?”

“因为有男生对女生图谋不轨,就决定让那些男生内部组队。只要我这样上报,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

花泽老师微微一笑,提出抗议的男生默默地坐下了。

或许是意识到胡乱反抗也是无谓的吧。

回忆起之前在教室办公室的场景,对于花泽老师的发言其他老师似乎并不敢唱反调,所以这应该不是单纯的威胁。

“真是的,你们真是赚到了啊。我当初为什么三年中只能和真凛组队啊。”

花泽老师像是回忆起不愉快的事情,突然抱怨了起来。

真凛,说的应该是笹川老师吧。

都说两个是发小关系,那关系想必非常亲密。

只是,大家都面带无可奈何的笑容,像是能够理解一样“嗯嗯”地应和着,这是怎么回事呢?

“OK,刚才点头的所有人,放学之后别走。”

“““诶诶诶!?”””

瞬间理解了班级学生们内心活动的花泽老师一句话搞得教室内鬼哭狼嚎。

看样子花泽老师也清楚同学们为什么会点头。

因为我并不太能够立即其中的缘由,只是感到有些困惑——比起那些,有一件事我十分在意。

隔壁班级就没有怨言吗……?

突然我注意到青柳君也在点头,就把目光移到了他的身上。

随后他露出好像再说“真没办法啊”的苦笑,转身看向了身后座位的西园寺君。

就连他那无奈的笑容在我眼里都是那么迷人,也就是说我对他的迷恋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吗?

但是这种感觉并不坏。

不如说是一种极其幸福的感觉。

“啊——”

青柳君似乎发现了正在直勾勾地盯着他的我,因此他也回看向了我这边,

我不自觉地开心了起来,以只有青柳君能够看到的幅度微微摆了摆手。

于是乎,他也同样摆手回应我。

可他是感觉在班级里做这样的事情很害羞吗?

脸颊染上了淡淡的绯红。

这样容易害羞的青柳君还真是可爱呢。

因为看到青柳君摆手表示回应,心情变得愉悦的我又将视线移回了讲台上的花泽老师身上。

“行了,总是还是赶快把组合定下来吧。谁是几号等所有人都抽完了我再问。抽签的顺序就按学号来,没人有意见吧。”

花泽老师这似乎是想要通过学号来决定抽签顺序。

最先上去抽签的——是青柳君。

他究竟会抽到几号呢……?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青柳君。

他风轻云淡地从座位上起立,全然不见他有丝毫的紧张,只是平静的走向了花泽老师身边。

难道说,在他心里和谁组队都无所谓吗……?

这还是让人有点伤心呢……

“——好了,下一个。”

待青柳君抽好签,花泽老师就叫了学号下一位的人上台抽签。

青柳君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可惜的是我并不能看到他抽到的号码。

——但是,现在放弃还太早了。

这次我把注意力从他的行为转移到了他的说话声上。

“几号啊?”

“8号。”

听到的是询问西园寺君询问青柳君号码,以及青柳君做出回答的交谈声。

尽管为了不让周围人听到,他们刻意压低了声音,可听力远超常人的我还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他的号码。

我的听力相当灵敏,但也有着对刺激极为敏感的不足……可是在这样的场合里确实是帮了我大忙。

总之是抽到了八号对吧……!

“——好了,下一位是夏洛特。”

“好的。”

终于轮到我了。

我紧张地离开座位。

就概率上来说抽不到也是没办法……可是,现在的我迫切地想要抽到八号……!

站在抽签箱前,我向神明献上了祈祷。

然后我抽到的是——七号。

神明大人,真是坏心眼呢……

“——夏洛特同学抽到的是几号呢?”

回到座位后,青柳君的座位方向传来了这样一句话。

好像是西园寺君的声音。

“谁知道呢……说起来,彰你抽到的是几号?”

之后顺着西园寺君提问继续聊下去的青柳君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询问了西园寺君的号码。

再稍微关系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青柳君也是坏心眼。

“嗯?幸运七哟。感觉会有好事发生。”

我嘟起脸蛋看向青柳君他们那边,只见西园寺君微微一笑把纸条展示给了青柳君看。

会这样压低嗓音防止周围同学听到,也是在照顾到周围人的情绪吧。

话说回来——我的搭档应该是西园寺君了呢……

虽然也是一位热心和我搭话的男生,但果然还是青柳君比较好……

此时的场景要是在恋爱喜剧漫画里的话,青柳君的搭档应该会是东云同学……这种情况怎么说应该也是不会出现的吧……?

“——OK,所有人都抽到了签吧。那么男生和女生猜拳吧,从赢的那边开始交替喊号码。被叫到号码的人举手。”

虽然男生先说还是女生先说并没有什么所谓,但这应该是花泽老师的一时兴起,因此先后次序要通过猜拳来决定。

进行猜拳的是,学号一号的青柳君和学号二号的女生。

结果青柳君输了猜拳,最后决定为由女生喊奇数,男生喊偶数这样的顺序。

之后按照顺序号码一个个被念到——当身为女生七号的我举起手时,班级里的男生一片鬼哭狼嚎然后纷纷倒在了桌子上。

“你们啊,真是好懂……”

看到眼前的场景,花泽老师无奈地笑了。

好了,接下来就该西园寺君举手了吧,我是这样认为的……

于是看向了西园寺君。

只见他在看着我这边的青柳君桌子上不知道在忙活着什么。

“喂,男生那边的七号是谁啊?赶快把手举起来。”

因为本应该举手的西园寺君并没有举手,这让等得不耐烦的花泽老师开口喊道。

“喂,彰——”

“美优老师!七号是明人!这家伙不想被男生怨恨,现在正在犹豫呢!”

在青柳君正要提醒西园寺君举手时,西园寺君指着青柳这样告起了状。

这一出让青柳君也懵了,他疑惑地盯着西园寺君的脸。

“彰,你在说什么……?”

“嗯?这实在不像是青柳会纠结的事情呢——真的啊,青柳是七号。”

花泽老师因为感到奇怪就走到了青柳君的座位处,看到盖在桌面上的纸条确实是七号后这样说道。

青柳君还是一脸的困惑,在终于搞清楚状况之后,眼神里带着复杂的情绪看向了西园寺君。

花泽老师并没有理会青柳君,像是搞懂了什么一样点了点头说道。

“成为夏洛特的搭档就等同于和全班男生为敌,这样的情况就连青柳也要仔细掂量一下呢。好了,下一个是八号。男生八号是谁?”

“啊,是我!我是八号!”

待花泽老师叫到下一个号码,这次西园寺君举起了手。

没错,在大家的目光全部聚焦在我这里时,西园寺君偷偷调包了青柳君的纸条。

除了凑巧目击到整个经过的我以外根本没人察觉到他的小动作。

但是,他的这番行动实在是让我感到震惊——完全搞不懂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彰,你的心意我领情了,但这实在是……”

“七号就是你啊。靠这种不光彩的手段和夏洛特同学成为搭档在明人看来或许不太能接受,但是在夏洛特同学看来,比起我她肯定更想要你做她的搭档。赎罪……想要以这样的心情为大家做些什么的话,你也要照顾她的心情啊。”

青柳君和西园寺君悄悄摸摸地说起了悄悄话,尽管不是我的本意,可对话的内容还是被我听到了。

青柳君……把我们开始交往的事情说给西园寺君了……?

从西园寺君的发言中,我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就算对其他人保密,但是对于西园寺君这个挚友,他还是会说的吧。

赎罪这个字眼让我有些无法释怀,但是对于成为了青柳君搭档一事我还是在内心偷笑。

之后青柳君似乎也被说服了,叫号虽然还在进行着,但就这样我和青柳君是搭档已经成为雷打不动的事实了。

必须向提供了这样机会的西园寺君道谢呢。

——顺带一提,西园寺君的搭档是东云同学。

“好了,系上了……”

我还沉浸在回忆报名项目那天的事情时,青柳君这样对我招呼道。

“谢谢你青柳君……”

因为在这样咫尺的距离下四目相对,我带着害羞的心情向青柳君道了谢。

““……””

但是这种行为并非是某一方主动,是我们两个自然而然就开始注视起对方。

明明知道之后还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情,但是战胜羞涩向前迈出第一步的勇气果然还是必不可少的。

终于,青柳君向我的肩膀缓缓伸出了手。

“这个项目和其他的不同,是不计入成绩的,所以并不需要在意速度呢。就按照平常的步调不要着急就好了。”

“好的……”

对于我不擅长运动这一点,青柳君通过一直以来的体育课已经了解到了。

但是,他却全然没有露出嫌弃的表情,专注地配合着我的步子。

尽管听说了两人三足是个不太容易的项目,但是我们两个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障碍。

肯定是因为青柳君关注着我的行动,刻意来配合我来决定迈步时机才能带来这样的成果。

被青柳君注视固然感到羞耻,但是相反也有一种喜悦的心情油然而生。

毕竟,能够和他亲密接触的时光对我来说实在是无上的幸福。

这样的时间要是能够永远持续下去就好了呢——

我不禁产生了这样的欲求。

“——那,那么我去练习跑步项目了哟。”

但是,在两人共同进行了几次练习之后,青柳君离开了我的身边。

心里还想要和他多待一段时间,这样的分离让我不由得感到悲伤。

“……”

“——!?清,清水同学……?有什么事情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清水同学来到我的背后正盯着我看,因为感到疑惑我主动去找她搭了话。

清水同学在左顾右盼之后,把嘴凑到我的耳边。

“呐——”

“呀!?”

因为清水同学的喘息吹到了我的耳朵,我不由自主地蹦了起来。

这让清水同学慌慌张张地离开了我的身边。

“啊,对不起,你耳朵很敏感来着。”

“对,对不起……”

“没关系,主动凑上去的是我。我想说呀,从几天前我就开始在意了,你和青柳君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清水同学保持着比刚刚稍微要远一点的距离和我说起了悄悄话。

看样子是我和青柳君对彼此的态度引起了她的怀疑。

“没,没有,并没有那回事哟?”

“是吗?总感觉青柳君似乎格外地在意夏洛特同学呢……?”

“青,青柳君有在意我吗?”

因为听说自己被青柳君在意着,喜上眉梢的我忍不住追问道。

“嗯,已经表现得非常明显了不是吗?刚才的那个,也是他有意离开的。”

“不是因为我被青柳君讨厌了吗?”

“不如说恰恰相反呢?看起来就像因为待在一起而感到害羞难耐,急急忙忙逃跑了呢?”

“是,是这样吗。”

害羞……呵呵,青柳君真可爱。

是啊,是这样吗,那就没有办法了呢。

“但是,他看起来还显得有些犹豫。”

“诶,青柳君有在犹豫吗……?”

“嗯,所以我才问‘发生了什么吗?’如果他只是在意夏洛特同学的话,我想那就只是单纯地和夏洛特同学变得更加亲密了,可既然他表现出了犹豫,那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

清水同学的观察力果然优秀。

既然这是她发现的,那或许青柳君真的有在犹豫着什么。

但是,是因为什么呢……?

并没有什么事情值得他犹豫……

“我也想不到什么原因呢……”

“是吗?算了,或许只是我看走眼了。可能实际上只是单纯地因为害羞逃跑了。”

“如果真的是那样就好了……”

“不好意思说了这样让你心慌的事情。但是,毫无疑问青柳君现在已经开始在意夏洛特同学了,就保持这样努力吧。如果有什么疑问随时找我商量。好啦,我走了,一会儿还有赛跑的训练。”

“啊……”

清水同学笑着挥了挥手,向着其他同学们所在的位置走去。

我和青柳君开始交往的事情,是不是告诉她比较好呢……?

毕竟她也说了会在恋爱方面的事情上给我提供帮助……

而且,这件事青柳君好像也和西园寺君说过了……

但是,在没有得到青柳君肯定回答之前就擅自说出口我想还是不太好……

究竟是该说还是不该说,这让我陷入了烦恼。

“——彰,差不多该去练习跑步了。”

和夏洛特同学分开之后,我找到了彰。

本来还想继续和夏洛特同学待在一起的,但是要是没来训练美优老师可是会生气的,所以这也实在是无可奈何。

但是,到现在我还是没搞清楚和夏洛特同学究竟应该以怎样的分寸去相处,说实话和她分开确实让我松了口气、

“啊,明人……”

“嗯?为什么看你那么沮丧啊……?”

“没什么……只是我吓到了东云同学,没能和她一起练习……”

“啊啊……是这样啊。东云同学去哪了呢?”

“看美优老师那边。”

“美优老师?”

照彰所说的,我看向了美优老师所在的位置。

只见东云同学坐在紧靠美优老师身边的位置。

“感觉是被避开了……?”

“就是这样啊。”

“看那个样子,她和美优老师倒是挺亲近的?”

“我也不知道,但要是正式比赛的时候她还是逃跑的话,那可不是开玩笑哟?”

“嗯~……”

彰说的一点没错,如果在正式比赛上东云同学还是逃避,那属实会很麻烦。

记得去年……对了,那时候是有一对女生组合,那可能就是东云同学所在的队伍呢。

“没来练习会被她臭骂,但她在这里到也算是时机正好。我去当着美优老师的面和东云同学聊几句。”

“有必要当着美优老师的面吗……?”

“美优老师能在恰当的时候帮我说几句。在练习两人三足的时候美优老师没有明确指出问题,想必也是无可奈何,但是她应该也意识到了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这个嘛,也是……这样拖着也不是回事,走吧。”

彰也表示理解之后,我和他一起走向了东云同学那里。

“——嗯?怎么了,你们两个都过来了。”

待我们走近后,美优老师率先做出了反应。

紧接着,东云同学也转头看向了我们。

“没什么事情,只是有几句话想和东云同学说说。”

东云同学听到我说的话之后,身体一阵颤抖。

然后敏捷地躲到了美优老师的身后。

看样子是因为我把彰带来导致她以为自己要被发火了。

“别害怕哟,东云同学。我不是来和你生气的。”

“真的吗……?”

我保持着温柔的声调和她解释之后,她这才战战兢兢地探出头来。

但脸上还是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

“嗯,我说有事情想说,实际上是想要来问问理由。东云同学是因为害怕彰才不愿和他练习两人三足吗?”

“嗯……”

东云同学缓缓点头对我的提问表示肯定。

果然是吓到她了。

“西园寺,虽然我感觉不太可能——你没有做什么招惹东云的事情吧?”

听到我和东云同学对话的美优老师用锐利的目光盯住了彰。

这让彰连忙左右摇头。

“我,我怎么可能干出那样的事啊……!”

“也是呢。说到底东云的这种反应,几乎对每个男生都是一样的。”

“那为什么还要怀疑我!?”

对美优老师的质疑表示无法接受的彰顺势吐槽了,也让美优老师露出一副无语的表情。

“那当然是因为我是老师了,如果有欺凌行为出现的可能性,我肯定不能独断要好好问清楚呀。”

“真的吗……?”

“怎么,还开始怀疑我了?胆肥了呢。”

见彰用狐疑的目光看着自己,美优老师微微一笑。

这一副笑容实在是让人浑身哆嗦,彰连忙摇头。

没有理会彰和美优老师的互动,我向前踏出了一步。

“美优老师,你知道东云同学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

“这个嘛,我可是班主任,当然从她的父母那里了解过。”

美优老师在探查别人底细的方面确实有一手。

所以才能问出这样的内情。

至少肯定不是因为她是班主任,东云同学的家长就一五一十把所有事情都明说了。

算了,尽管我不清楚,但是根据东云同学平常的表现看来,曾经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我大抵也能够猜个大概……

“那是能够告诉我们的事情吗?”

如果东云同学真的为什么问题而困扰,我想要成为她的助力。

我怀着这样的想法朝美优老师问道,但美优老师只是用拇指指了指东云同学。

“想要知道的话就去问本人啊。你不也是吗,讨厌自己的秘密或是过去被别人擅自宣扬。”

这个嘛,也是……

美优老师的想法我理解,如果和当事人的关系没有亲密到本人愿意主动说出自己的困扰,那样的人说到底也不该来掺和这件事。

就是说,没有得到当事人信赖的人掺和进来也根本是无济于事。

“说的也是。东云同学,能和我说说吗?”

“——”

听到我的询问,东云同学顿时变了脸色。

然后一个劲地摇头表示拒绝。

似乎并不是那样轻易就能够说出口的事情。

看到她的表现,刚才的推测逐渐变成了确信。

但现在还是不要深究为好。

尽管问题当下无法彻底得到解决,但是如果对象仅限于彰的话,现在还是能够想想办法的。

“东云同学害怕我吗?”

“不,不害怕……”

“那么,为什么会害怕彰呢?”

“这个嘛……”

东云同学眼神躲躲闪闪地瞟了彰一眼。

然后又迅速把视线移回到了我身上,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他的嗓门很大……而且还那么有精神……”

“就是说,是嫌他吵闹是吧。”

“不是!?美优老师,请不要乱说啊!”

“看吧,就是这一点啊,西园寺。”

“啊……”

彰因为被美优老师的话语戳到痛处而吐了槽,确实呢,这样的大嗓门的确是东云同学所不擅长的。

“为,为什么面对明人就没事呢……?”

“青柳君……嗓音很温柔……而且,性格也同样温柔……”

“我说啊青柳、我实在是担心东云会被骗子骗啊。”

“我知道美优老师你想要说什么,但是在当事人面前就算了吧。”

确实我眼前也浮现出了东云同学对温柔对待自己的骗子言听计从的样子。

说起来,在咖啡厅的那时她也是轻易地就对我敞开心扉了。

“那我也有意保持温柔的声音就可以了吗?”

“那到不用,我想正常说话就可以。只是要注意不要大声嚷嚷。”

“我,我知道了。东云同学,这样可以吗……?”

于是彰刻意保持着正常的音量试探起了东云同学的反应。

“嗯……”

东云同学也意识到了彰有意向主动迁就自己,也微微点了点头。

仅是这样的举动就让彰感动到眼框里溢出了泪花。

看样子是对于自己被避开的事情格外纠结呢。

“这样吧,直到东云能够习惯西园寺之前,青柳也陪着她吧。”

“说的也是,这样能好一点呢。”

“说起来已经到了个人练习的时间呢。两人三足不算进班级成绩,所以不要在这个项目上花费太多时间。所以,西园寺和青柳快去练跑步。”

要说我的真心话,我是希望之后彰和东云同学能去练习一下两人三足的,但是既然不算分数,那就没办法了。

“总之,问题暂且是解决了。那么彰,这就去练习跑步吧。”

因为看到东云同学对彰的恐惧略微减轻,我也能够放心了,然后就和彰一同向着其他田径比赛的成员那边走去。

“——我说啊。东云。你没必要勉强自己的,但我想说那群家伙是值得你去交往的哟?没有哪个人会想着去伤害你的,既然和青柳熟络了,就以他为中心扩大交际圈吧。那家伙的话,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会保护你的。”

“我知道了……”

离开的路上我隐隐听到美优老师在背后说了些什么,似乎是在和东云同学说话。因为对象并不是我和彰,所以我也没去在意,继续向前走着去参加跑步练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