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救下迷路幼女之后,住在隔壁的美少女留学生就开始经常出入我家这件事

第二卷 第一章 银发幼女要上幼儿园了

作者: ネコクロ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37:12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UU

翻译/校对:初雪樱咲

“——哥哥,啊~”

坐在我大腿上的幼女——爱玛酱露出了惹人怜爱的笑容,同时大大地张开了自己的小嘴。

我用筷子夹起鸡蛋烧,为了避免烫到她,我呼呼地吹凉后才送到她的嘴里。

于是乎,爱玛酱迅猛地一口咬住后合上了嘴巴。

随后小嘴不停地咀嚼着,等嚼完后带着一脸心满意足的表情一口咽了下去。

『好吃吗?』

『嗯……!』

我问了问她的感想,爱玛酱精神饱满地点了头。

这样的举止让我打心底里感觉她实在太过可爱。

要问为什么爱玛酱会坐在我的大腿上吃饭——那是因为,在那次爱玛酱和夏洛特同学发生争吵之后,应爱玛酱的要求,她也开始一起和我们吃饭了。

不知是不是将之前反省的成果运用于实际,这次夏洛特同学轻易地答应了爱玛酱的任性,然后把这件事拜托给了我。

当然,因为能和夏洛特同学在一起也让我很开心,所以我当然没有拒绝,于是就形成了现在这样的关系。

可每天早晚都是如此——倒这是我没有想到的……确实是令人开心的误算。

『哥哥,爱玛想吃那个。』

在我还沉浸在能够和夏洛特同学一起用餐带来的喜悦中时,爱玛酱扯了扯我的衣服。

我便遵从爱玛酱的要求,这次夹起的是炸鸡块。

这是特意夏洛特同学为我准备的菜肴。

身为女生的夏洛特同学,在食物上的喜好自然和我这个男生不同,因此她在这件事上似乎下了不少心思。

而且,至今为止也没见过她端出英国的料理,准备的饭菜全都是日本人习惯的种类。

这肯定是对我这个日本人的体贴吧。

她真的是位相当温柔的女孩子。

——顺带一提,爱玛酱也说过,炸鸡块之类的油炸食品都是她的最爱。

至今为止都没什么机会吃到,但只要有我在的话夏洛特同学就会做,所以爱玛酱似乎也很开心。

“稍微等一下。”

在喂给爱玛酱之前,我用筷子把炸鸡块分成了两半。

然后为了充分散热,我又吹了吹才送进了爱玛酱的嘴里。

吃下炸鸡块的爱玛酱再次露出了满足的笑脸。

我喂爱玛酱吃饭基本就是这个流程。

终于——

『诶嘿嘿。』

大概是已经吃饱,爱玛酱转身面朝我后,露出懒塌塌的表情抱住了我。

随后把脸蛋贴到了我的胸口。

我拿起餐巾纸温柔地给撒着娇的爱玛酱擦嘴,之后又轻柔地抚摸了她的小脑瓜。

只是这样简单的行为,就让爱玛酱对我露出了可爱的笑容。

『爱玛呀,对青柳君撒娇真是毫不顾忌呢。』

在我还摸着爱玛酱的脑袋时,坐在对面看着我们的夏洛特同学带着柔和的笑容开口说道。

那表情就好似母亲一样,但我可没把这样的想法说出口。

『是啊,爱玛酱真的是个可爱的孩子呢。』

『是呢。』

『『…………』』

紧接着我们两人就同时沉默了。

自从被夏洛特同学亲吻了脸颊之后,这样对话戛然而止的情况就时常出现。无论在聊着什么,只要是看到她的脸,那时候的场面无论如何都会浮现在脑海中。

不知夏洛特同学是不是怀有同样的想法,她微微一笑,像是感到尴尬一样显得扭扭捏捏的。

『说,说起来。明天开始爱玛酱也要去上幼儿园了吧?』

因为气氛变得有些尴尬,我飞速地思考着话题,最后提起了爱玛酱的事情。

本以为爱玛酱会有什么反应,这时我才注意到她变得格外老实。

看向怀里,她在我的怀抱中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似乎是吃饱饭后就感到困了。

我把爱玛酱的身体倾斜,让她保持右侧身体朝下的姿势睡着。

这孩子经常吃完饭就立刻睡觉,因为担心这样对身体不好,所以做了各种调查,最后查到说这样的姿势是对身体最好的。

“是的,是专门面向外国人子女的幼儿园。明天爱玛就要去那里上学了”

夏洛特同学温柔地注视着躺下睡觉的爱玛酱,换做了日语用愉快的语气回答了我。

果然不仅是因为年幼,对于爱玛酱这样外国人面孔而且还不会说日语的孩子,夏洛特同学也在担心她会遭到其他孩子的排挤吧。

在这一点上,面向外国人子女的幼儿园就能够放心,她似乎是这样考虑的。

“对了,爱玛酱既然要去上幼儿园,预定从后天开始的考试也要结束,趁这个机会把拖了好久的夏洛特同学的欢迎会举办了吧。“

只要不是时间太晚,爱玛酱都能拜托幼儿园来照顾。

那样的话,夏洛特同学也能无牵无挂地参加欢迎会吧。

我本是这样想的——

“我想,有些困难……”

夏洛特同学露出了有些阴郁的表情。

“为什么呢?”

“青柳君也知道,爱玛酱是个性格别扭的孩子……就算在英国那时,也很难融入幼儿园的环境,这次恐怕也……”

“因为担心她不能习惯,所以很难长时间把她留在那里?”

“是的……我不想给爱玛太多的负担……”

果然,比起自己的事情,夏洛特同学更加注重的还是爱玛酱。

夏洛特同学说的我都懂,我在不想给爱玛酱施加负担这方面我和她是一样的。

但是,夏洛特同学压抑自己的样子,同样也是我不太想看到的。

“总之,先送爱玛酱去幼儿园——之后再观察情况吧。说不定,这边的幼儿园会适合爱玛酱呢。”

“说的也是……爱玛也很期待,我就不客气了。”

夏洛特同学嘴上这样回答,但是笑容还是有些无精打采。

似乎是并没有抱什么期待。

说实话,我倒是没有那么担心。

正如她所说的,爱玛酱是个性格别扭的孩子。

但是却能够迅速和我变得亲昵。

所以爱玛酱也肯定会因为某个契机和其他孩子变得融洽。

任性却头脑灵活,姑且也是个能够体谅别人的孩子。

“那么,我也去和彰提一嘴。当然,我会提醒他不要强迫你的。”

“谢谢。这种事情总是麻烦青柳君呢。”

夏洛特同学说罢,露出惹人怜爱的笑容后便开始收拾餐具。

收拾完就抱着呼呼大睡的爱玛酱离开了我家。

最近收拾完餐具后她就会立刻回到自己家里。

说实话这让我真的很遗憾,但是因为我们之间现在有种难以形容的隔阂,所以这样的行为倒值得感激。

而且多亏于此,我也有了足够的时间去学习。

后天开始的考试也是,只要正常发挥应该就没问题吧。

“——诶,这是饭团……?”

当我正准备开始学习,我看到桌子上放着用保鲜膜包好的三个饭团以及一张便条。

我并不记得自己有做过饭团,所以应该是夏洛特同学给我准备的吧……我心怀疑问打开了便条。

上面写着——

《总是麻烦青柳君。请加油吧,但也请不要过度勉强自己。》

清秀的字体写下的是来自夏洛特同学的温柔话语。

“夏洛特同学还特地给我准备了夜宵啊……”

这份体贴让我内心暖洋洋的。

干劲也一下子涌现了出来。

“嗯,今天比平常多努力一会儿吧。”

因为夏洛特同学准备的夜宵而鼓起干劲的我即便时针转过十二点也还在埋头用功学习。

『——哥哥,好看吗?』

第二天一早,天使降临在我的房间。

——那是在开玩笑。身穿幼儿园制服的爱玛酱像是在向我展示她的新衣服一样双臂展开,微微歪头望着我。

『好,好可爱……!』

这天真无邪的笑容加上突出强调的小孩子可爱感的幼儿园制服的搭配让我除此之外想不到其他赞美的话语。

『诶嘿嘿。』

是因为被夸奖可爱后感到开心吧,爱玛酱带着娇憨的笑容紧紧抱住了我的小腿。

怎么样,完全就是天使吧?

『真好呢,爱玛。』

站在爱玛酱身后散发着如同母亲一般慈祥氛围的夏洛特同学带着微笑对她说道。

爱玛酱仰头看向夏洛特同学,笑容灿烂地对着她点了点头。

随后又扭头看向我,展开了双臂。

『抱抱……!』

到现在抱抱这个词语几乎已经成了爱玛酱的代名词。

只要有机会就会找寻求我抱抱,这孩子就是如此喜欢这种行为。

『稍等一下。』

我弯下腰。伸出双臂缓缓绕过爱玛酱的身体。

当确认手臂已经牢固地固定住了爱玛酱的身体后,我一使劲把她抱了起来、

『嗯。』

紧接着,爱玛酱就把她的脸蛋贴到了我的脸上。

最近爱玛酱似乎格外喜欢这样做。

『总感觉在这样的场景下,青柳君就好像爸爸一样呢。』

『诶?』

『啊……我,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因为看起来非常温馨……』

见到我的表现,夏洛特同学双手捂住自己的两侧脸颊,红着脸移开了视线。

『哥哥原来是爱玛的爸爸吗!?』

当我还在沉醉于夏洛特同学羞涩的表情时,这个总是自说自话展开自己世界的幼女眼睛又开始放光了。

这孩子明知道自己是有爸爸的,为什么还会产生这样的误会啊……

这孩子总是这样难以理解呢。

『很遗憾,我并不是爱玛酱的爸爸哟。』

『卟卟……』

听到我的否认后,爱玛酱鼓起脸蛋闹起了别扭。

这种闹别扭的方式和以往稍微有些不同。

『爱玛酱乖。』

总之我还是摸了摸她的脑袋去安抚她。

仅仅是这样单纯的行为就让爱玛酱瞬间笑逐颜开。

『青柳君在处理爱玛的问题上真是得心应手呢……』

看着我和爱玛酱之间互动,夏洛特同学语气里带有些许佩服的感情。

说是我得心应手,我倒是认为只是因为爱玛酱天真而已……被佩服的感觉倒是不坏。

『哈哈,多谢夸奖,比起那些,爱玛酱能有兴致去幼儿园真是太好了呢。』

因为自从来了日本以来,除了买东西的时候会外出,剩下的时间爱玛酱都憋在家里。所以我也想过她听到要去幼儿园就会开始磨磨蹭蹭的可能性。

但是看爱玛酱现在的状态,对于去幼儿园这件事似乎并不反感。

可是——

『我想从现在才会开始辛苦呢……』

说出这一番话的夏洛特同学眼神有些空洞,对于她话语中表达的含义我也清楚。

夏洛特同学想说的是,是因为来我家爱玛酱才会这样兴致勃勃,如果知道了一会儿要去幼儿园,很可能立刻就会开始闹别扭。

不如说照现在的样子下去,可能性相当高。

『哥哥,爱玛肚子饿了……』

从刚才开始我和夏洛特同学就在讨论爱玛酱的事情,可是爱玛酱本人能做到如此漠不关心也是很厉害啊。

在她看来其他似乎都无所谓,现在最重要的是填饱肚子。

『说的是呢。夏洛特同学,不好意思总是麻烦你,但是能拜托你吗?』

被我抱在怀里的爱玛酱看起来就快忍不住了,所以我向夏洛特同学做出了请求。

于是夏洛特同学腼腆一笑。

『好的,稍等一会儿。』

脸颊染上些许绯红的夏洛特同学简短地回答道,然后从我家冰箱取出事先准备好的食材,去往水池开始仔细地清洗了起来。

随后便开始了早餐的准备——而我则入神的看着夏洛特同学的背影。

和我穿着同一所学校校服的美少女正哼着小调站在我家厨房。

无论怎么想,就算到了现在我也仍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

即便最近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但是这样的短暂时光还是让我感到十分幸福。

然而——

『哥哥,陪爱玛玩?』

我也不能一直这样盯着夏洛特同学。

于是我把视线移到了再自己怀里可爱地歪着小脑瓜的爱玛酱身上。

『想要玩什么呢?』

『嗯~?』

听到我的提问,爱玛酱继续歪着脑瓜考虑了起来。

然后把脸贴到了我的胸口。

这是什么游戏呢?

我观察着爱玛酱等待着她的下一步行动。

然后她扬起脸看向我。

『诶嘿嘿。』

只是和我对上眼,她就喜笑颜开。

嗯,还是那样的无敌可爱。

看起来比起玩耍,她更想要撒娇。

在爱玛酱的带动下,我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脑袋。

喜欢被摸头的爱玛酱一副享受的神情眯上了眼睛。

被这样好像是猫咪一样表情治愈着的同时,我也必须注意不能让她睡着。

终于,夏洛特同学准备好了早餐。

『——今天的早餐也是那么美味。』

我喂了爱玛酱后,自己也吃了一口表达出自己的感想。

话音刚落,夏洛特同学的脸颊就浮上红云,羞涩地笑了。

『能够被青柳君能够这样夸奖……我好开心。』

这是她的场面话,还是她的真心想法呢——

我想大概是后者吧。

现在的夏洛特同学脸红彤彤的,注视着我的视线也带着些许炽热。

这种状态说出口的话语是不是场面话——只要不是迟钝得像块木头,都是能够明白的吧。

『嗯……总是受到你的关照呢。』

『不会,青柳君能够主动来拜托我……我也感到很荣幸……』

『『…………』』

相互道谢之后,两人的对话就戛然而止。

自从那个吻之后,这样的情况总是时常出现。

明明心里想要和她聊天,但是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独处的话就会突然开始在意,话也不能顺畅地说出口。

如果中间又爱玛酱调和的话,倒也还能正常交流——诶?

话说,爱玛酱真安静啊……

冷不丁想起这件事的我看向了自己的怀里。

于是乎——

『呼——呼——』

银发的幼女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睡着正香。

『糟了……』

明知道爱玛酱在吃过饭后有很大概率会睡着……都怪我没有盯住。

如果只是迷迷糊糊的状态,只要和她说话这孩子就会努力保持清醒,可如果一旦睡着了,想要叫醒她就很费力。

而且她还是个起床气很重的孩子。

『抱歉,夏洛特同学。』

明明我需要注意看着不要让爱玛酱睡着,但我却没能尽到责任,所有只得向夏洛特同学道歉。

但是夏洛特同学只是缓缓地摇了摇头。

“不,这并不是青柳君的错。”

是因为爱玛酱困了吧。

她换做日语,带着温柔的笑容对我说道。

“可她要是睡着了就不得不再叫醒她一次……”

“带孩子就是这样的。小孩子只会忠实于自己的欲望,这也是没办法的。”

“但是,不叫醒她会很麻烦吧?”

“这个嘛……也是呢。这样直接把她带到幼儿园确实很简单,但是在那里叫醒爱玛的话,说不定会吓到她呢……”

按夏洛特同学的描述。爱玛酱对于自己熟悉的场所以外都会相当认生。

在自己第一次见到的地方醒来,还要不明所以地被留在那里,这肯定会让她害怕吧。

“我会叫醒她的。”

总之没看住爱玛酱让她睡着的是我,所以我必须负起责任。

“可是……睡着的时候被吵醒,就算是青柳君……我想爱玛也是会闹脾气的……”

“没关系,这都是小事。就算撒泼也不过是小孩子而已。”

……这个嘛,要说我的心里话,处理爱玛酱其实非常棘手……

之前为了向夏洛特同学道歉摆多米诺的时候,每次碰倒爱玛酱都会撒泼,那时候真是相当费神……

但是怎么说这样也比让夏洛特同学为我自己的错误买单要好的多。

『——爱玛酱,起床了。已经早上了哟。』

因为爱玛酱已经醒过一次,所以这样的说法或许有些不对劲,但我还是用了这样她习惯了的方式去叫她。

又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蛋来给予一些刺激。

结果——

『嗯……!』

爱玛酱不但没有睁眼,还抓住了我的手指。

不要来碰我,是在表达这种意思吧。

不大点的孩子直觉倒是挺敏锐,看都不用看就抓住了。

“行不通呢……”

看着好像在表达绝对不起床这样意志的妹妹,夏洛特同学有些困扰地笑了。

但是,我并没有放弃的打算。

我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开始操作起来。

夏洛特同学露出一脸不明所以的表情看着我,我认为比起言语还是用行动说明更好,所以也并没有开口做出解释。

然后——

《喵~,喵~》

我把手机贴到爱玛酱耳朵边后,猫咪的叫声就从手机播放了出来。

“啊,猫咪的声音……”

“诶?”

“那个……?是猫咪的叫声,没错吧……?”

我一脸惊讶地看向夏洛特同学,而她也一脸讶异的看向了我。

“倒是没错……”

诶,她能听到?

难道说夏洛特同学耳朵很灵敏?

——要问我为什么会吃惊。

因为,现在我的手机调整到了最低音量。

因为担心吓到爱玛酱,我打算一点点调大音量……说实话,现在的音量就连拿着手机的我本人都听不太清。

但是,坐在稍远位置的夏洛特同学却听到了,这是实在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第一次遇到听力这样灵敏的人呢。

总之,感觉再这样下去让夏洛特同学可更加地疑惑,我便缓缓调高了音量。

于是乎,爱玛酱的眼睑立刻有了反应。

看起来多少还是效果的。

暂且观望一下吧。

没一会儿,爱玛酱慢慢睁开了眼睛。

『猫猫……』

半睁眼后露出的眼瞳带着氤氲水汽,也不知道她究竟醒没醒。

即便如此,飘忽的视线还是在寻找着猫咪的踪影。

『爱玛酱,睡醒了?』

『嗯……?』

我试着和她打了招呼,她那没能完全聚焦的眼睛看向了我。

『猫猫呢……?』

『猫猫在这里哟。』

我举起播放着猫咪叫声的手机展示给爱玛酱看。

于是爱玛酱把伸向了手机。

以为有猫咪才睁开眼睛,实际上却是视频,我也不是没考虑过这样的反差会有可能让她生气,但爱玛似乎就算是视频里的猫咪也想要看。

所以我把手机给了爱玛酱。

“好厉害,这么简单就叫醒了爱玛……明天开始我也这么做。”

见证了我和爱玛之间互动全过程的夏洛特同学带着震惊的表情嘟囔着。

我并不清楚每天早上究竟是怎样的状况,但想必是相当辛苦吧。

只是——

“大概几次之后就不会有效了吧。”

这次爱玛酱是第一次在睡着的时候隐约感觉有猫咪存在,所以才会睁开眼睛。

可是如果习惯了的话,这对睡着的爱玛来说也不会算是刺激了,如果她意识到这只是一种叫醒自己的手段,其实并没有猫咪在,那她肯定也不会再老实睁眼了。

这种手段并不是长期有效的。

“真遗憾……”

无需我开口解释,聪慧的夏洛特同学似乎已经明白了我想要表达的意思。

——就在我们两个说话的时候,要是爱玛酱又睡着就不好了……

『爱玛酱,我们差不多出门了吧?』

担心继续下去爱玛酱又会睡着,我对睡眼惺忪地看着视频的她说道。

『出门……?去哪里?』

诶?

爱玛酱甚至不知道自己一会儿要去幼儿园吗?

对爱玛酱疑惑神情感到不解的我将视线移到了夏洛特同学那里。

于是她露出了带着些许无奈神色的笑容,缓缓地摇了摇头。

看起来,应该是已经和爱玛酱说过了。

『要去幼儿园哟。』

『……哥哥,也一起……?』

带着还有些困倦的眼神仰头看向我的爱玛酱歪着小脑瓜问道。

说实话,要是可以的话我也想要陪她去。

只是,不是她们家庭一员的我跟去属实有些不合理,就算只陪她们走到中途,在分开的时候爱玛酱很可能会开始闹别扭。

更何况,要是我和夏洛特同学在一起的场景被谁看到,传出谣言更是会给她添麻烦。

所以,我想好了必须在这里明确说出的回答。

『对不起,哥哥不能陪爱玛酱一起去。』

“姆……”

见我摇头,爱玛酱不满地嘟起了嘴。

然后开始不停地拍打我的手。

这行动是在说想要我也跟着一起去吧。

看这样子,现在应该是已经完全清醒了。

『爱玛就和姐姐一起去吧。』

『好……』

被夏洛特同学紧紧地盯着,爱玛酱才终于不情不愿地点了头。

自从之前的那件事之后,感觉爱玛酱变得听话了不少。

这个嘛,尽管很大程度上还是受情绪左右,但刚刚睡醒还能这么听话,之后也是值得期待呢。

之后,在夏洛特同学带着爱玛离开后,我便独自一人走上了上学的道路。

“我说啊明人。感觉你最近心情不错啊?”

午休期间——在我吃着食堂的A套餐时,对面吃着咖喱饭的彰带着感到不可思议的表情注视着我的脸。

“会吗?”

“是啊,每天格外充实,脸上的表情在这样说着呢。”

每天格外充实——确实是这样啊。

当下可以说的上是学校偶像的夏洛特同学每天早晚都会和我待在一起,还有她那如同天使一般可爱的妹妹爱玛酱还会对我撒娇。

这样的日子不可能不充实。

但是,没想到会被察觉到……

“我的表情有那么明显?”

“是啊,感觉很愉快。就好像初中时候的你。”

“…………”

手上筷子还夹着A套餐主材炸虾的我当场就僵住了。

然后盯着彰的脸。

“难道说,家里和你联系了——”

上一秒还开心地说着话的彰,看到我的表情顿时不说话了。

然后表情变得像是有些难堪。

“抱歉,似乎误会了吧……”

“没什么值得道歉的……而且,主动联系什么的,根本不可能呢。”

“……那个,明人。再重新开始踢球吧?就像之前一样和我——”

“彰,我说过这种事不要再提了吧?我这种人,没有那种资格啊。”

“这只是你自说自话吧……!”

“并不是,那时周围是怎样的反应彰你也看到了吧?而且,夺走了他们踢球机会的我,事到如今还有什么脸说再回去踢球啊。”

“那也不是你的错——”

“就是我的错哟。要是没有我,那种事情根本不会发生。”

“明人……”

彰不甘地咬紧牙关。

我笑着回答了那样的彰。

“好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比起那些,考试的复习没问题吗?”

“噗——!你,你这家伙……咳……不要,突然说起……咳咳……考试的事情啊……!”

似乎是水呛进了气管了,彰痛苦地咳嗽着,同时用怨恨的眼神瞪着我。

“不是,你慌乱过度了吧。考试就在明天了啊。”

“没,没事的,挂科是不可能的,大概。”

“为什么语气那么僵硬啊……”

看着眼神变得空洞的挚友,我已经清清楚楚地了解到他完全没有做好准备。

“一会儿我把总结了各科考点的笔记借你。把那些记住,至少也能让你不挂科。”

“明人……!果然,居家必备的就是挚友啊!”

“你啊,最好不要再女生面前说出这种话,会被当成容易摆布的家伙的。”

对着露出灿烂笑容抓住我的肩膀的彰,我只得报以苦笑。

“哈……!?我不受欢迎的理由,原来是那个吗……!?”

“不对,我想是对中意的对象步步紧逼这一点吧。”

还有,彰怎么可能不受欢迎。

即便有着曾经因为受伤而产生的空窗期,但彰他现在也是在少年组备受瞩目的前锋。

…………要是没有受伤也没有这段空窗期,这时候肯定已经被招募走了吧。

有着这样实力的彰在其他学校喜欢足球的女孩子中有着极高的人气。

但是不知为何,彰并没有对那些女生粉丝出手。

似乎在彰的心中,来自粉丝的喜爱并不算是受欢迎。

“唉……无论邀请夏洛特同学多少次,她都不答应出来玩……”

冷不丁从彰嘴里出现了夏洛特同学的名字,这可吓了我一跳。

和夏洛特同学几乎演变成了同居生活的事情到现在我也还没和彰讲,导致我现在总感觉有些尴尬。

“啊哈哈……她也有自己要忙的事情吧。而且还要照看妹妹。这也是没有办法吧?”

“话倒是这么说……果然,她还是有男朋友吧……”

“诶……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怎么说呢,氛围变得不一样了?和她说话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和刚来的时候改变了呢……”

彰还有着近似于野性本能一样的直觉。

不需要理由,只靠直觉就能察觉到很多事情。

话虽如此,但夏洛特同学是真的没有男朋友。

一天到晚我几乎和她形影不离,要是有男人的踪迹我肯定立刻就能发现。

说到底,如果有男朋友的话,她也不会来我家玩吧。

尽管相处时间不长,我也明白她在这种方面是界限分明的。

“刚来的时候,那不也就是两周前吗。变化什么的可不是那么轻松就能搞懂的东西哟。”

“是那样的吗……?但是,看她的样子……肯定是有心仪对象了……”

“是,是吗……”

夏洛特同学头心仪对象——听到这句话,一个念头闪过我的脑海。

但是,我当然无法说出口,要是只是我会错意,那也太丢人了。

而且,因为在海外亲吻脸颊不过是一种打招呼的方式,那个行为说不定也没有什么深层次的含义。

所以,这里我决定蒙混过去。

“算了,我们俩在这讨论也得不出什么结果。现在差不多该回教室了。”

我笑着催促着彰。

站起身后,我装作一副猛然想起的样子和彰说道。

“对了,说起来……夏洛特同学的欢迎会,就定在考试最后一天怎么样?”

“啊!我都忘了还没办呢!”

不是,你原来都忘了啊——这句吐槽被咽进了肚子,我保持笑容继续说道。

“正巧是个机会,试着邀请一下吧?我想班里的同学也会欣然答应的。”

“是啊!我也正好赶上训练休息,我会去问问她的!”

看这样子,彰似乎兴致勃勃。

“我多说一句,首先记得问问夏洛特同学答不答应哟?还有,她也有她自己的安排,要是她不方便的话,千万不能强求她啊。”

“啊,对,说的也是……嗯,我会注意的。”

“谢谢。”

“诶,为什么明人要道谢?”

“啊,不是……嗯,口误。拜托了,彰。”

我笑着打着哈哈,然后拿起餐具向着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彰显得有些不明所以。但是也还是跟在我身后并没多说什么。

在把餐具还厨食堂大婶后,我们便回了教室。

看这样子,彰应该不会强求夏洛特同学参加了吧。

之后就交给她自己决定吧。

——话说回来,家里联系啊……

怎么可能会有。

对方只想利用我而已,又不是真正的亲人,更何况我也没有丝毫和他们成为一家人的打算——

“我说,你不感觉教室那边太吵了吗?”

走到教室附近,我们教室里不知因为什么格外吵闹,这让彰皱起了眉头。

自从夏洛特同学到这里留学,其他班级的学生经常会聚到我们班级来,搞得每天都很吵闹……可是,今天的状况似乎有些不同。

“这次可不是三两人啊……?而且——不对,稍微快走几步吧。”

传到我们耳朵里的是来自人群的激动怒吼。

尽管都是男性的声音,但是我也没有听漏其中夹杂着那一丝犹如银铃般的空灵嗓音。

所以我赶忙带着彰赶向教室。

随后——

“你们蹬鼻子上脸也差不多得了!邀请她的是我们!”

“你们才该适可而止!一天天的烦死了!不要因为自己是高年级就嚣张过头了!”

教室中央有两名男生正互相抓着对方的衣襟。

双方身后站着的似乎是各自的后援,他们也在相互谩骂着。一边是我的同班同学们——而另一边是最近几天都会出现在我们教室的高三学生们。

女生们应该已经吓坏了吧。

她们脸上带着惊恐的表情躲到了教室的角落,似乎是想要尽可能远离这纷争。

在她们之中——

“拜托你们,请不要再吵了……!”

夏洛特同学大声喊着,好像是打算制止这两名相互抓着胸口的男生。

但是……尽管奋力叫喊着,可脸上还是带着显而易见的惊恐。

而且眼角……也已经盈出了泪珠。

“这群家伙……!”

搞懂状况的彰为了阻止这群男生正打算开始行动。

但——赶在他之前,我的身体已经不自觉地动了起来。

“……干什么呢,你们几个……?”

我伸手抓住了这两个像是带头人相互抓着对方衣襟的手腕。

““疼疼疼!干,干什么啊!””

于是乎,这两人刚刚的发生争执就好像是在演戏一样,同时瞪着我异口同声地对我吼道。

可是——在我加大力道之后,两人就变了脸色,不约而同地开始打算扯开我的手。

是不是激动过度了啊,进行着这样的自我检讨,我松开了手。

手腕得到解脱的两人像是吃到了苦头一样揉起了自己的手腕,而我完全没有在意他们的表现,只是继续瞪着他们。

“你们这群男生有一个算一个,不知道吓到女生了吗?你们来学校是干什么的啊?”

“““!”””

看看到我的表情,男生们顿时大惊失色。

那神情就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能看到的东西一样。

“不,不是,没什么!就是稍微有些气血上头而已!所以才会那样瞪着他的!”

高三那边的男生露出僵硬的笑容开始狡辩。

“对,对啊!只是搞得有点吵闹而已不是吗?简单地开个玩笑!青柳,你别那样瞪着我了行吗。”

同班同学也发出了《啊哈哈》尴尬笑声,拍了拍我的后背。

竟然说只是开玩笑。

只是开个玩笑就让夏洛特同学害怕成那个样子,那更是罪加一等。

当我正打算进一步逼问这两个男生之时——

“冷静啊,明人。连你都冲昏了头脑是闹哪样。”

突然,有人敲了我的脑袋。

这让我清醒了过来。

“…………抱歉各位学长。午休已经结束了,能够请各位回到自己教室吗?”

我做了一次深呼吸来排出身体里的焦躁,然后拜托在场引起骚动的问题儿童们打道回府。

看各位学长的样子,应该也没有继续吵下去的打算了吧。

“好,好的,抱歉,添麻烦了……”

“对,对女生们也要道歉,搞得这么吵闹……”

“夏洛特同学,有机会下次……”

高三的学生们大概搞懂了现在的情况,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尽管从最后的一句话中能够看出他们依旧没有死心,但至少最近这段时间应该能够消停一点吧。

我重新审视自己刚刚的举动——稍微感到有些后悔。

我在干什么啊……

只是因为夏洛特同学露出惊恐的表情就气血上头,没能做出最正当的行动。

那种举动要是没能阻止纠纷,搞不好还会让情况愈演愈烈。

是彰在事情变得更糟糕前阻止了我,必须要感谢他啊……

“啊,那个,抱歉啊,青柳……”

“你,你看,使是他们先挑事的。就因为问了他们高三的天天跑到高二教室干什么——”

在我还在自我检讨的时候,同学们不知为什么都来向我道歉。

但是完全看不到他们有在反省,只是一昧地将责任推卸给高三的那些学生。

这样的态度多少让我有些恼火,但我清楚绝对不能再次犯下刚刚那样的错误。

“没事,该道歉的对象不是我。要是真想要道歉,就和夏洛特同学她们那群女生说吧。”

说罢,我看向了依旧还蜷缩在教室角落里的女生们。

于是男生们也老实地去找夏洛特同学那群女生道了歉。

对男生们顺从地听了我的话感到惊讶的同时,我也在思考着今后不会重蹈覆辙的对策。

——话虽如此,没想到事情会演变的这样激烈。

比起我去采取什么行动,这种事情还是应该交给美优老师。

会和手握正义大权的那位发生冲突的人,这个学校里应该是不存在吧。

“…………”

“嗯?怎么了,彰?”

在沉思的期间,我感觉到彰在紧盯着我,于是我开口询问了原因。

说起来,我还没和彰道谢呢。

“啊,没什么……”

“是吗。刚才多谢了,多亏彰才没让纠纷变得更加严重。”

“啊啊,真是谢天谢地……可没想到明人会恼怒到冲昏头脑……果然,以后要注意不能再提起那个话题……”

说了谢天谢地之后,彰背过身嘴里小声嘟囔着什么离开了我身边。

总感觉,他的样子有些奇怪……

“喂,彰——”

“——那,那个,青柳君……”

“啊……”

因为身后传来的这一声空灵的嗓音,我带着有些尴尬的心情回过了身。

眼前站着的是低着头有些扭扭捏捏的夏洛特同学。

……她,不肯和我对视……

这样的表现是因为还在害怕吗……?

“呃,有什么事吗?”

“那个……非常感谢你……”

见我理会了她,夏洛特同学保持着低着头的姿势向我说了声谢谢。

夏洛特同学非常注重礼貌。所以肯定会特地来向我道谢吧。

但是她这不肯和我对视的举动着实让我遭受了不小的打击。

正当我打算做出回答的时候,夏洛特同学接连点了点头后,匆匆忙忙的回到了女生圈子中。

那样子好像是在逃避一样。

……不妙啊,这打击可太沉重了。

——结果,从那之后我也一次都没能和夏洛特同学对视,这让我也变得相当消沉。

当晚——在夜色愈发浓重的期间,一件事让我感觉有些疑惑。

原因就出在坐在我身旁若即若离的位置的这位美丽少女身上。

她的目光并没有落到摊开在桌子上的教科书上,只是一个劲儿地注视着我的侧脸。

可是——当我因为在意那道视线看向她时,她却又迅速背过身。

然后在我提醒着自己不要在意,把视线重新投向手边时——她也重新移回了视线继续盯着我看。

自从爱玛酱睡着了,这种博弈就一直在反复着。

直到昨天夏洛特同学还吃完晚餐就会回到自己家里,但不知为何,今天的她丝毫没有离开的意向。

不仅如此,还说要看我学习时候的样子,因此导致状况演变成如今这样。

说实话,她现在的想法我一无所知,可要是抱着这样的态度的话,我完全没办法把注意力集中到学习中。

话是这么说的,可是当我想要和她说点什么,她就又会转过身子。

我究竟如何是好啊……

夏洛特同学之所以会扭开身子,果然是因为今天的事件让她受了不小的惊吓吧。

可是那样又为什么偏偏要待在我的房间里呢。

从刚才开始这样的疑问就一直在我脑海中盘旋,宛如在无解的迷宫中迷了路一样焦躁。

总之这样下去问题永远得不到解决。

还是做好觉悟,试着问问她吧……

我想直到夏洛特同学回到自己家为止,这样的沉默恐怕会一直持续吧。我想要打破这样的困境。

“我说啊,夏洛特同学,能听我说几句吗?”

“好,好的!?什什什,什么事呢!?”

形迹可疑——看到她回答我时候的样子,我脑海里浮现出了这四个字。

她仰头看向我,眼神还是在躲闪,依旧完全不肯和我对视。

……没跑了

这种反应————完全就是受到了惊吓的表现!

“那个,对不起……”

“诶?诶?为什么要向我道歉呢……?”

听到我的道歉,夏洛特同学极其惊讶地看向我。

感觉像这样的对视从早晨之后就没有过了呢。

但是仅仅因为对视就开心起来的自己,或许是个极为单纯的男生啊。

但是,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向她道歉。

“今天午休的时候,让你看到可怕的事情了对吧,对于吓到你的事情我万分抱歉。”

“…………”

我直面夏洛特同学向她深深地埋下了头,而她却一言不发。

尽管看不到表情,但是凭感觉我知道她是在看着我。

可她现在的想法我还是完全搞不懂。

但是,我希望她能够明白,我并不是那种会威胁到她的人。

之后,我一动不动地等待着她的回应。

“诶!”

在这样一声可爱的轻喝后,我的脑袋不知为何被轻轻拍打了一下。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我的疑惑暴露无遗,赶忙抬起头看向夏洛特同学。

眼前脸蛋不知为什么变得通红的夏洛特同学像是赌气一样鼓起了脸颊。

看到她的神情,我的疑惑变得愈发浓重。

为什么她会闹别扭啊?

“夏,夏洛特同学?”

“青柳君这个大笨蛋……!我怎么可能会因为你的行为感到害怕呀……!”

“诶?是,是吗?”

“当然了……!为什么我会害怕帮助了自己的呀……!?”

想想确实,对是救了自己的人肯定会心怀感激,害怕是不可能的。

但是,那时候我的行为是那么不理智……

“那样的话,为什么要扭开身子不肯和我对视呢……?”

我忍住说出自己的疑问的冲动,打算听听夏洛特同学会怎么说。

肯定比起自己的胡思乱想。听听夏洛特同学的想法才能避免让自己产生什么奇怪的误解吧。

可是——

“那,那是因为……”

夏洛特同学再次扭过了身子。

然后和刚才一样,眼神躲躲闪闪地观察着我的表情。

之所以会这样扭扭捏捏的,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看她的表现,我想不到除了我吓到她以外的其他原因。

紧接着——

“保,保密……!”

她赌气地扭过头,似乎并不想和我说清楚。

看这样子,我还是放弃不知趣地继续追究为好。

“——说起来,爱玛酱从幼儿园回来之后心情似乎非常好呢。”

我整理了自己的心情,提起了夏洛特同学可能会搭茬的话题。

这次,夏洛特同学立刻就转回了身,甚至让我感觉刚才那不肯看我的样子都是幻觉一样。

“很令人惊讶吧。没想到爱玛会那么开心。”

夏洛特同学会感到惊讶也是合情合理。

在我们两个的预想中,去到不熟悉地方的爱玛酱回来的时候心情肯定会变得非常不愉快。

但是实际上,爱玛酱显得格外兴奋。

大概是交到好朋友了吧。

“是个叫克蕾雅的孩子来着?爱玛酱回来之后嘴上就没停过讲述关于那孩子的事情呢。”

“那应该是相当地投机了呢,爱玛是个认生的孩子,第一天就能交到好朋友真是太好了。”

夏洛特同学露出了慈母一般的温柔笑容。

在她看来,爱玛酱的存在已经超越了妹妹,更像是她的孩子吧。

因为年龄相差很大,还是夏洛特同学在养育爱玛酱,或许所以这也是难免的。

“是个怎样的孩子呢?就算问爱玛酱,她也只会回答可爱。”

“因为爱玛的词汇量还不是那么丰富吧。我想这可爱二字中应该包含了各种各样的含义。”

确实,正如夏洛特同学所说。

年幼的爱玛酱无法做到太细致的分类,所以所有感觉就都集合到了可爱这个词语中。

“但是,的确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呢。”

“是吗?这个嘛,小孩子都很可爱呢。”

“倒是这样没错……可那孩子将来一定是个大美女,从那可爱的容貌上就已经可见一斑。而且,一举一动也是那么娇憨可爱。”

“为什么这么说?”

“我要带爱玛回家的时候,她还紧紧抱住爱玛不想让她走呢。”

“哦哦,真的已经相处得很亲密了呢。”

只是一天就到了如此地步。

尤其是面对爱玛酱,能有这样的结果确实让人大吃一惊。

“但是,要是那样的话,爱玛酱也不想回家吧?”

“是的,怎么说也不肯放手——但是当听我说青柳君还在家里等着之后,爱玛就果断撒手跑到了我身边。”

夏洛特同学用食指挠了挠自己的脸颊,发出了有些尴尬的笑声。

会移开视线也是因为感觉自己对克蕾雅酱做了不好的事情吧。

“怎么说呢,嗯……爱玛酱还真是坚定不移呢……”

“看着爱玛笑着挥手说再见的样子,克蕾雅酱都惊呆了呢……”

这也是在所难免的啊,谁能想到爱玛酱会那样轻易地就翻脸呢……

“这个嘛,都是小孩子之间的玩闹,应该没问题吧……”

“我问了爱玛,她倒是完全没有认识到自己有哪里做错了。”

呃,爱玛酱有些自我主义,对于那种事情看得很淡呢。

夏洛特同学就有察言观色的倾向,所以平日里还是会提醒爱玛吧。

可是她本人在和爱玛酱单独相处的时候会娇惯她娇惯得过分,所以感觉效果并不会很明显。

关于这个嘛,之后爱玛酱就要开始集体生活,就算不情愿自己也会开始注意了吧

关键是以后会不会产生什么严重的矛盾——现在就算说这个也只会给夏洛特同学徒增烦恼吧。

“从今以后我想爱玛酱也会学到很多哟,在这个过程中,她应该就会明白什么是对的,什么错的吧。”

“倒是这样没错……可是在她明白之前,想到她可能犯下什么大错我就感到担惊受怕。”

确实,在领会到的时候就已经晚了,这也是当然的。

但那种事情,只要注意着身边发生的事情就能够避免的。

“爱玛酱要是再大些或许会有那种情况,但是现在她还只是个孩子呢。没什么太值得担心的事情哟。硬要说值得担心的,那就是交友关系了吧。”

“交友关系吗……”

“小孩子是单纯的,正因为单纯,有时更是会做出残忍的行为。”

“青柳君……”

夏洛特同学的语气有些听起来有些低落,脸上带着担心的神色看着我。

因为她的声音,我突然醒悟。

“……抱歉,我说的有些夸张了。”

刚才的发言完全就是在让夏洛特同学心慌,明明自己都在小心,可我究竟都说了些什么啊。

这样不就单纯是在煽动夏洛特同学的不安情绪吗。

总之得想办法化解现在的气氛。

“这个嘛。也并没有那么值得挂心。我想爱玛酱肯定没问题的,如果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我们就去帮帮她吧。”

我朝着夏洛特同学露出尽可能灿烂的笑容。

她似乎还有什么想要说的,但并没有说出口,而是露出了和我一样的笑容。

“说的也是。最后为了这孩子我们也要尽自己所能,但是呢。相信这孩子自己也是非常关键的。”

“嗯,就是这样。有时静观其变也是必要的,抱歉,难得起愉快的事情,我又把气氛搞砸了……”

“才,才没那回事!我认为正因为青柳君有在认真为爱玛考虑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听到我的道歉,夏洛特同学把手伸到面前拼命地摆动,想要通过这样的举动让我不要自责。

随后换做柔和的表情。在自己的胸口前轻轻握拳。

“而且,我真的很开心。青柳君总是全心全意的为我们两个着想。”

“——”

夏洛特同学轻声说道,那眼神的波动中带着几分炽热,让我的脸颊也瞬间变得滚烫。

“啊……我没有其他的意思!真的没有!”

在注意到我的反应后,夏洛特同学再次把手伸到前面开始摆动。

脸蛋红红的,拼尽全力地否认着。

啊,真是……!

脸已经滚烫到无法控制了……!

“没,没关系,我并没有误会什么……”

我抬起右手捂住脸,把视线从夏洛特同学身上移开了。

真是的……这姑娘,因为太单纯总是说出这种让人会错意的话啊。

还有之前亲吻脸颊的事情……要是一个不留神,真的会误会啊。

“比,比起那些,我真的是在感激青柳君呢……!爱玛酱第一天就能交到朋友,我想也是多亏了青柳君……!”

“诶?这和我没什么关系吧……”

“才不会,之前的爱玛就只会和家里人亲近。那种性子在英国的nursery……就像日本就的幼儿园一样的机构里也没有任何改变。但是来到日本之后却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哟。青柳君知道吗?有家庭主妇在路上朝爱玛挥手的时候,她虽然显得有些害羞但也能挥手去回应人家。这样的行为是从和青柳君变得亲近之后才出现的。”

我完全不知道呢。

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基本都在抱着我,要不是把脸蛋抵在我的胸口就是和我说说话,除此之外也就是看看猫咪视频。

“所以这次能够立刻交到朋友,还有能够迅速适应幼儿园的环境,都要归功于青柳君哟。”

这姑娘……把我看的也太高了吧……

而且,我还有一个疑问。

如果说爱玛酱的交流障碍已经得到了改善,那为什么就只和克蕾雅酱说了话呢?

虽说是专门面向外国人子女的幼儿园,但我想也该有其他朋友吧……

话虽如此,我认为此时指出这个问题也只会让夏洛特同学担心,还是保持沉默为好。

而且有很大的可能就是爱玛酱唯独和克蕾雅酱投机,所以就只和那孩子一个人有交流。

“我才没那么厉害。会有这样的改变,都是爱玛酱自己努力的结果。”

对于夏洛特同学的夸赞,我只是摇了摇头表示否认。

“……也是呢。”

诶……?

怎么回事,我看到夏洛特同学有那么一瞬间悲伤地垂下了眼帘。

我又说了什么让她悲伤的事情吗……?

“夏洛特同学?”

“什么事?”

我开口问道,夏洛特同学却只是微微歪着脑袋看向我。

她这样抬眼望着我的神态,让我再次意识到这姑娘果然狡猾。

“呃,嗯,没什么。”

“是吗……?”

“呜,嗯,比起那个,看爱玛酱现在的样子,夏洛特同学的欢迎会也能顺利举办了呢。”

我小心地不再触及更深入的事情,换了比较轻松的话题。

而且这也是目前最关键的事情。

“啊……欢迎会……但这样好吗……?为了我自己,大家特意腾出时间。”

“不如说大家都很乐意呢,留学来第一天就是那种状况不是吗?”

“说起来好像是……但是考完试后大家不都会想要自由自在地放松吗……?”

“所以才说是个好机会。如果是欢迎会的话,大家都能玩得尽兴,我想也有很多人想和夏洛特同学说说话。而且选考试最后一天也是有着其他理由的。”

“是怎么回事呢?”

“我们学校在学习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所以也导致被称为了升学学校,所以——尽管有些奇怪,但是就算考完试当天,社团也不能进行活动。大概是想要让学生缓解考试所带来的疲劳吧。所以在也不会有那天因为社团活动无法参加而留有遗憾的同学。对吧?”

“竟然连那方面都考虑到了……青柳君真的好厉害呀……”

夏洛特同学看向我的目光不仅蕴含着惊讶,更带着些许的敬佩。

这种程度一般人都会考虑到吧……

“你能夸奖我我是很开心,但是过分地捧我我会困扰的。我就是普普通通的高中生而已。”

“这个嘛,说的也是……青柳君总会给人一种年长的感觉……”

说着夏洛特移开了目光,脸蛋变得绯红喘息也变得有些炽热。

那句话——让我受到了打击。

“诶!?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为什么会这样想呀!?青柳君,你是故意的吧!?”

看到我的反应,夏洛特同学微微鼓起脸颊表现出她在生气。

就连这样的她我都感觉是异样可爱,我说不定已经病入膏肓了。

“不是,从以前开始就经常会被别人这么说……”

“就算那样,按照我们两个的年龄来看,就不能从好的方面去理解吗……?看起来比较成熟,我表达的是这样的意思哟?”

“结果不还是在说我外表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要老吗……?”

“才·不·是·呢·~是在说性格方面的事情,在那方面比较成熟!”

这部分应该是夏洛特同学不会退让的吧,她微微鼓起脸颊,特意换了种说法来否认我的话。

嗯,果然这姑娘……也太可爱了吧?

——玩笑话先不谈,她确实也不是在说我的外表看起来像是大叔。

是啊,是这样啊。

我看起来原来并不显老啊……!

“这样的话,那真是太好了。”

“是呀——啊,话题跑偏了呢……对不起……”

发现话题变得和欢迎会完全无关的夏洛特同学羞红了脸蛋低头表示歉意。

还是那么一板一眼啊。

“没必要在意哟,这里就我们两个人,聊天时畅所欲言就好了。”

“就,就我们两个人……!?”

“诶?”

不知道她突然在意起了什么,夏洛特同学猛地转过身背朝我。

然后双手捂着脸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

“是呀,是呀……!虽然是到如今才意识到,这个男女两人独处的空间,是不是非常不得了呀……!?就算爱玛在旁边睡着,但是正常情况下,在这里犯下错误也不奇怪吧……!?”

“那,那个,夏洛特同学?你没事吧……?”

夏洛特同学突然脸蛋突然变得红彤彤的,带着好像是惊愕着的表情低声嘟囔着,因为感到担心,我开口问了问她。

这让她的肩膀猛地颤抖,战战兢兢地看向我。

“听,听到了吗……?”

“没,没有,内容我完全没听清哟!”

这种情况就算昏了头,也万万不能说自己听到,因此我赶忙否认。

当然没听清内容这句话也不是谎言。

“呼……那就好……”

听到我说没听清,夏洛特同学这才放心地手抚胸口。

尽管视线有一瞬间被她手上的动作吸引,我还是赶忙把视线移回到了她的脸。

“所,所以,刚刚说什么来着……?啊,对了,欢迎会——按照计划进行,没关系吧?”

“啊,可以的……!请多多指教了……!”

我再次确认了一次后,夏洛特同学带着灿烂的笑容低下了头。

“嗯,那就好。还有不好意思,夏洛特同学可以自己去和彰说自己会参加欢迎会的事情吗?”

要是我去说的话,彰一定会起疑心的。

因为原本就是彰找夏洛特同学确认是否参加的,这里还是她自己做出亲口做出答复才更加合理。

“我知道了。麻烦青柳君为我考虑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呢……”

各种各样——说出这个词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我在她的眼神中捕捉到了一丝悲伤。

温柔又正经的她或许对这种遮遮掩掩的状况会感到厌烦吧。

话又说回来,考虑到她的情况,果然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是对同学们保密为好。

“那么,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对不起,打扰你复习考试了……”

“没事的,也给了我一个转换心情的空闲。谢谢你,夏洛特同学。”

“——!我,我们告辞了……!”

我笑着道谢后,不知为何夏洛特同学又扭开了脸背向我,抱起熟睡中的爱玛离开了我家。

平常都会把被子整理好再走的,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我带着不解整理起被子,关好了窗户之后重新开始了复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