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救下迷路幼女之后,住在隔壁的美少女留学生就开始经常出入我家这件事

第一卷 第三章「高瞻远瞩的选择」

作者: ネコクロ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34:53

「——你的家人差不多该回来了吧?」

聊着聊着,夏洛特同学在意起了我的家人。

大约是对这么晚还没人回来感到违和感了吧。

我倒是在想夏洛特同学她俩一直待在我房间里的话,她们的家人不会担心吗……。

还请不要出现夏洛特同学的爸爸突然怒吼着冲进来的情节。

毕竟我什么坏事都没做,可不想听人对着我大吼大叫。

抛开这个不谈——。

「谁都不会回来的」

「诶……?」

我说出的简短事实让夏洛特同学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可能说得过于冷淡了。

我赶忙挤出笑容说道。

「不是,意思是我一个人住,所以不会有人回来」

「一个人住……?明明还是高中生?」

「是的」

我简短地回答道。

我不太想谈这个话题。

所以为了不会继续深入,我什么多余的话都没说。

夏洛特同学也很体谅人,虽然她看上去很想问些什么,但嘴张张合合之后,最后还是沉默不语了。

大约是明白我不想聊这件事吧。

由于我和她都沉默不语,房间里变得一片寂静。

夏洛特同学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这让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有些不自在。

最终——。

我的肚子《咕……》地响了起来。

我的脸一下子就发热了。

「啊,不,这个是……」

「抱歉,都怪我和爱玛擅自拜访害你没时间吃饭了……」

「没,没关系的!我之后打算去便利店的!」

看到夏洛特同学情绪低落的样子,我急忙辩解道。

不过是一顿饭,她就这么在意的话会让我很有罪恶感的。

「但是,夜也深了……。出去买东西很危险的吧?」

「没事的,日本是个安全的国家」

虽然没法保证绝对安全,但在日本被可疑人员袭击的概率确实很低。

大约海外来的夏洛特同学不知道这一点吧。

「但是…………对了!我来做饭吧!」

不太接受我的发言的夏洛特同学突然拍了拍手,开心地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才转学过来的美少女留学生居然要为我亲手下厨?

什么样的世界才会有如此正合我意的幸福展开……?

「不行么……?」

「——!」

夏洛特同学抬眼看着呆住的我。

不安地歪着头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个小动物一般。

她的可爱和好闻的味道让我脑袋转不过弯来了。

于是——。

「麻烦你了……」

「好的!」

脑袋转不过弯的我如此回答之后,夏洛特同学就露出非常开心的笑容走出了我的房间。

*

谁见了都会喜欢上的美少女,正在我的房间里为了我做饭。

要是把这一场景讲给不知内情的人的话,肯定会嘲笑我在做梦或者妄想吧。

讲给彰的话肯定会被他大笑一顿的。

不,也可能会担心我脑子有没有出问题。

因为他很清楚我是不会说出那种近乎妄想的幻想的。

但可是——那个近乎妄想的幻想,现在正确确实实地发生着。

谁见了都会喜欢上的美少女夏洛特同学,从她的家里取来了必要的东西,在我的家里做起了饭。

不仅如此,她还穿着可爱的围裙,开心地哼起了歌。

我好幸福,这我好怕。

幸运的事情接连不断,让我只感觉接下来会发生些不幸的事情。

「青柳君,有不喜欢的东西吗?」

「——!没有,基本什么都吃的」

「为什么要那么慌张?」

「不,没有,没什么事」

「这样啊……」

我笑着敷衍了过去,夏洛特同学虽然有些不太理解,但还是继续做起了饭。

确定她把注意力放在做饭上面之后,我松了口气。

我怎么可能说因为她太可爱我就一直盯着看了啊。

我还没那么不知羞耻。

如果继续看下去的话没准还会对上眼,于是我决定尽量不去看夏洛特同学。

无所事事的我看了看睡在自己的被窝里的爱玛酱。

呼呼大睡的爱玛酱的睡脸很是可爱。

有时还会露出懒洋洋的笑容,幸福地嘟囔着梦话。

她现在究竟在做些什么梦呢?

我一边用纸巾温柔地擦掉爱玛酱嘴角流下的口水,一边盯着她可爱的睡脸。

这孩子很亲近人,也很爱撒娇,而且笑起来相当可爱。

讲真我好羡慕夏洛特同学有这么可爱的妹妹。

「——可不能对她做恶作剧哦?」

「——!」

突然有人对看着爱玛酱的睡脸的我这么说道。

回头一看,夏洛特同学正微笑着看着我。

「吓我一跳……」

「嘻嘻,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有点想对你做个恶作剧」

展露出淘气的一面的夏洛特同学微微一笑。

这笑容可爱到狡猾了。

看到她的笑容的话,谁还会生气啊。

「夏洛特同学其实很喜欢恶作剧?」

「谁知道呢?没准因为是青柳君我才想要做恶作剧的吧」

「诶?」

「不,没什么。已经做好了,请来吃吧」

夏洛特同学摇了摇头,催促我去吃饭。

在我被爱玛酱的睡脸吸引住的这段时间,夏洛特同学似乎已经把饭摆到桌子上了。

我还打算至少要自己把做好的饭端到桌子上,在干什么啊我……。

被小孩子的睡脸吸引而注意不到周围的事情,这也太羞耻了。

今天各种事情都让夏洛特同学一个人去做了,我想自己应当变得可靠一点。

——话说回来。刚才夏洛特同学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说因为是“我”才想要做恶作剧?

不明白夏洛特同学发言含义的我疑惑了一会儿。

*

「——好香……!」

刚将夏洛特同学做的料理放入口中,我就情不自禁地发表了感想。

夏洛特同学做的料理就是有这么好吃。

她给我做了炒蔬菜、煎鸡蛋还有浇汁蘑菇烤豆腐。

蔬菜的味道很好地渗透了出来,不浓不淡的调味平衡恰到好处。

煎鸡蛋大约是用砂糖来调味的吧。

虽然我是第一次吃甜口的煎鸡蛋,但适当的甜味很能勾起我的食欲。

浇汁蘑菇烤豆腐的汁拌得很好,让蘑菇和豆腐都相当入味。

无上的美味让我食指大动。

连料理都如此擅长的夏洛特同学真的太迷人了。

「合你的口味就好」

听到我的感想,夏洛特同学高兴地笑着说道。

然后她一直笑眯眯地盯着吃着饭的我。

被这样一直盯着的话真的很羞耻的。

由于紧张,美味的料理都快要咽不下去了。

「夏洛特同学经常做日本料理吗?」

我实在受不了一直被默默地盯着看,便提了一个有些在意的问题。

说实话,我没想到之前住在海外的夏洛特同学能把日本料理做得这么好。

「因为我很喜欢日本,所以有时候就会做做日本料理。虽然本打算今天趁这个机会试着做一下土豆炖肉的,但很遗憾食材没有备齐」

夏洛特同学似乎真的很想做土豆炖肉,说没有食材的她看上去很是失落。

「为什么是土豆炖肉?」

「因为它是日本的男性最喜欢的料理!青柳君大概也会很喜欢,所以就想做……」

日本男性最喜欢土豆炖肉?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我虽然吃过土豆炖肉,但也算不上喜欢。

夏洛特同学的偏见究竟从何而来?

而且谈到土豆炖肉的时候,夏洛特同学的眼睛都闪闪发光了。

我倒觉得并不是什么令人激动的话题啊。

我本以为对她有所了解,但看样子了解还是不够。

在那之后,在依旧笑眯眯地看着我的夏洛特同学的目光注视下,我好好地享用了她亲手做的美味料理。

「——今天真的是谢谢了」

洗好碗碟之后,走到玄关的夏洛特同学向我道谢。

虽然我说让我来洗碗,但夏洛特同学说洗碗也是做饭的一部分,所以碗也让她来洗了。

她真的是个表里如一的好女孩。

这样的夏洛特同学正一脸珍惜地抱着爱玛酱。

看着如此亲密的姐妹俩,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真让人心安。

「我才该说谢谢。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好吃的料理」

我发自内心地表示感谢。

有钱人的话我不清楚,但一般人就算花钱,也请不到美少女留学生在自己家做饭吧。

而且这料理好吃到都可以往出卖了。

这份幸福可以说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运了。

「很高兴你能喜欢。我对青柳君你真的是感激不尽」

「太夸张了。我又没做什么大事」

「就是因为没有变成大事我才这么说的。要是走错一步,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要是爱玛不在了的话,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夏洛特同学温柔地抚摸着睡梦之中的爱玛酱的脑袋,低声地这么说道。

一直洋溢在她脸上的温柔笑容消失了,这让我意识到她并不是在开玩笑。

我也不再笑着附和,而是认真地说道。

「是的呢。虽说现在外国人并不少见,但还是会很吸引别人的目光。小孩被绑架或者失踪的案件本就不稀奇,更何况爱玛酱这样可爱的外国人的话,单独行动的时候会被绑架也不奇怪」

我现在发言肯定会让夏洛特同学感到不安。

但我是故意这么说的。

因为我认为这并不是敷衍过去就好的事情。

而且虽然我用爱玛酱举了例,但会遭遇危险的不只是爱玛酱。

夏洛特同学也很有可能被可疑分子盯上。

她俩在日本就是有这么引人注目。

虽然我不清楚她明不明白这一点,但从她主动提出这件事来看,多少还是有些自觉的吧。

所以我认为不能敷衍了事。

而应该在如实陈述事实的基础上,提出可以让人安心的对策方案。

这才是我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

「不过,吸引别人的目光——换句话说就是引人注目,对吧?」

「嗯,是啊……?」

夏洛特同学不可思议地看着突然转移话题的我。

看样子她还没有理解我的发言。

「虽然吸引别人目光的话就很容易被盯上,但因为很引人注目,也很容易受到别人的关照。所以如果是白天或者人多的地方的话,就不会那么容易遭到危险,也没必要担心。前面我也说了,日本是个比较安全的国家。就算是夜路,只要小心就不会有事了。即使爱玛酱又迷路了,也会有好心人带她去警察叔叔那里的」

事实上,几乎没有人会在公共场合做坏事。

就算有,也会是些脑子不好很容易露出马脚的家伙。

虽说不能小看,但也没必要过于戒备。

毕竟我们日本人走夜路的时候也是需要小心的。

「嘻嘻,青柳君真的很温柔呢」

听到我的话,夏洛特同学捂着嘴笑着说道。

她的笑容高雅而又可爱,让我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不算温柔吧……」

「不,就是温柔哦。因为你知道我在不安,为了消除我的不安,你有认真地为我着想」、

「我想谁都会这么做的……」

「就算是我,也不会认为世上全是好人。流于表面的人和真正真心相待的人——青柳君你是后者。所以我才说你很温柔」

可能是第一次。

除了彰和美优老师以及那个人之外,得到某个人的认同。

因为做了不被理解的事情的人是我,所以我认为这也没关系。

但我还是很高兴能得到别人的认可。

如果那份认可是来自我喜欢的人的话,那就更不必说了。

「你夸我我也给不了你什么……」

「哈哈,不需要的。不过……如果你愿意给我什么的话,那我不要东西,请和我做朋友吧。这样我会很开心的」

夏洛特同学用文字游戏式的措辞,说出了令我非常高兴的话。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社交辞令,但对我来说实在是求之不得。

「如果可以的话……我很乐意」

「嗯,请多关照了」

我点头同意之后,满面笑容的夏洛特同学这样回应道。

糟糕,太可爱了。

完全无法直视她的笑脸。

被过分的可爱击败的我不由自主地背过脸去。

虽然余光里的夏洛特同学有些不知所措,但我希望她可以等我一下。

因为我现在的脸一定是通红的……。

「那我先告辞了」

说完之后,夏洛特同学就准备要回去了。

虽说天色已晚,但毕竟就在隔壁,也不需要担心会被不明人物袭击吧。

不过我还是目送她走进了屋子。

「青柳君,明天之后也请多关照了」

「啊,嗯——等等等等」

「好的,怎么了?」

一个念头突然闪过我的脑海,于是我立刻叫住了夏洛特同学。

夏洛特同学没有丝毫不悦地,微笑着等着我说话。

「从明天开始,希望你暂时不要在学校跟我说话」

「诶……?」

这个请求很是唐突。

夏洛特同学自然会感到困惑。

我其实也不想这样。

但如果你高瞻远瞩一点的话,这就是很重要的事情。

「为什么呢……?」

「如果我突然和夏洛特同学交谈甚欢的话,同学们会感觉不对劲的。如此一来,我想就会有人想要刨根究底问个明白。我想避免这一点」

「有什么不方便的吗?我觉得老实说出来也没什么……」

「不不,要是被人知道身为同学的我和你是邻居的话,会有人散布不好的谣言的。主要是我想要避免麻烦事」

「这样啊……。要是青柳君这么说的话,那可能就是那样吧。我知道了……虽然会有些孤单,但我会照做的。那么,晚安」

「嗯,晚安」

虽然仍旧有些困惑,但夏洛特同学还是同意了我的请求。

虽然在学校没法和她说话让我有些寂寞,但当她说因为是我说的所以选择相信我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

正因为如此,我觉得我的选择是没有错的。

虽然面对她我选择了蒙混过关的表达方式,但实际上我要在学校和她保持距离是另有原因的。

不,确切从来说是后半部分不对。

我不想让人知道我和夏洛特同学是邻居。

这个是真话。

但不能让人知道的理由是,夏洛特同学太受欢迎了。

如果有人知道我和她是邻居的话,他们肯定会找理由到我家来玩,甚至泡着不走。

毕竟这是假装偶然,接近夏洛特同学的大好机会啊。

退一百步说,就算我不在意他们泡在我家里。

但最终还是会让夏洛特同学感到困扰。

仔细想一想,这不就是天天被同学跟踪吗。

肯定会让她心情不好的吧。

我是为了避免这一点,才要在学校和她保持距离的。

要是我直接说明的话,温柔的夏洛特同学也会说着没有问题,接受那些人的存在的吧。

所以我才装出一副不想周围人传出不好的谣言的样子。

虽然夏洛特同学可能会觉得很奇怪,但总比让她感到不愉快要好。

我只希望她不会因此讨厌我。

——确定她已经走回自己房间之后,我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总感觉这地址很熟悉,这不是青柳家隔壁吗」

从文件上看到我的住址的花泽老师,这样自言自语道。

因为我的耳朵很好,所以就被我听到了。

「青柳同学吗?」

「啊,你听到了啊。他是我当班主任的班上的一个男生。……而且还是学校第一的问题儿童」

「问题儿童吗……」

什么情况。

似乎我要和一个很不得了的人做邻居了。

「真是的,花泽老师!不要戏弄留学生!没事的,本奈特同学。青柳君可是本校最优秀的学生哦?」

看到被意想不到的事实感到战栗的我,坐在花泽老师旁边的年轻女老师急忙这么补充道。

她是刚才我进办公室的时候,给我指出花泽老师位置的笹川老师。

她是个举止大方,温文尔雅,看上去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年轻老师。

但那相当大的胸部却让同为女性的我很是羡慕。

脸也长得很可爱,一定很受男性欢迎的吧。

话说回来,第一次见面就戏弄我,花泽老师还真是个坏心眼。

我都想要鼓起脸颊抗议了。

「从某种意义上是最大的问题儿童啊……」

注意到我在盯着她的花泽老师露出了一副无聊的表情。

不过这句自言自语大约只有我听到了吧。

也不太好细问啊。

肯定是有什么内情吧。

「青柳君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最终,我这么含糊其辞地问道。

青柳君是花泽老师班上的人的话,就是说会成为我的同学。

对同班同学肯定会在意的吧。

而且最重要的是,今后肯定会和住在隔壁的他产生更多接触的。

毕竟我妹妹也在,所以了解一下比较好。

「啊,是个秀才呢。总之是本校学习最好的学生吧」

「秀才……不是天才吗?」(注:秀才和天才的区别在于,前者是后天的、理性的、全方面的,后者是先天的、感性的、限定领域的)

「哦,着眼点不错啊。没错,那家伙不是天才,而是秀才」

花泽老师像是在看什么有趣的东西一般看着我。

我倒是觉得自己没讲什么有趣的话啊……。

秀才的话就是说是个努力家吧。

我单纯地产生了一些好感。

「本奈特,这是个好机会。有困扰的话就去拜托青柳吧」

「诶,但是……」

「不用担心。那家伙虽然有些和人不一样,但看到有人困扰的话他绝对不会置之不理的」

真是不可思议。

明明称他为《问题儿童》,可花泽老师看上去很是信赖青柳君。

我越来越在意青柳君是个怎么样的人了。

「知道了。要是有需要的时候,我会去拜托青柳君的」

「就这么做吧——啊。还有一点。不要用字面意思去理解青柳说的话」

我不是很理解花泽老师的补充发言。

这不就是在说青柳君满嘴谎言吗。

花泽老师无奈地笑了笑,对歪头不解的我解释道。

「倒也不是说他说的一个字都不能信。只是说当他的发言会被周围人批评的时候不要去相信。他和其他人看到的东西不一样。他不会被眼前的利益所迷惑,而是会高瞻远瞩地行动。当他说出会招致别人批评的话的时候,肯定是有所含义的。就是说,你得读懂他的言下之意」

她的表情认真严肃,看来并不是在说谎。

我在脑子里整理了花泽老师说的话,试着按自己的理解解释道。

「就是说青柳君在为了班级而唱黑脸吗?」

听到我得出的结论,花泽老师笑着说道。

「洞察力不错啊,本奈特。不过不仅仅是班级」

他好像很擅长唱黑脸啊。

「他为什么要扮演对自己无益的角色呢?」

「谁知道呢。虽说我能猜到一点,但他本人不说的话我也不清楚他的真实意图」

看样子答案是未知的。

也有可能是青柳君没有自己亲口说过,所以花泽老师不想把臆测的话说给我听吧。

「那,为什么要给我说这些呢?」

再问下去也不会知道更多,所以我换了个方向问道。

而且我也很好奇这个问题的答案。

就算他是我的邻居,也没必要把他的事情给我讲这么多吧。

虽说可能是我想多了,但我感觉是有所含义的。

「该怎么说呢……是直觉吧?总感觉你可以理解青柳,也可以和他搞好关系」

「——啊,野性的直觉吗!」

一直默默地听着我们的对话的笹川老师一副《灵光一闪!》的样子如此插话道。

结果花泽老师的心情一下子变坏了。

「是、女、性、的、直觉哦……?」

花泽老师抓住笹川老师的头,一只手就把她拽了起来。

总感觉听到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怎么办。

我似乎是迷失在漫画的世界里了。

「好疼疼疼疼疼!美、美优酱!松手!脑袋要裂了!」

「不是说了在学校不要叫我美优酱吗……?」

「好疼疼疼疼!」

花泽老师的力气似乎很大,挣扎着想要逃离花泽老师的手的笹川老师始终无法逃脱。

她滴滴答答地流着泪,啪嗒啪嗒地蹬着腿。

花泽老师并不在意那样的笹川老师,转而看向了我。

「喂,本奈特」

「我,我在!」

「小心点,别看这家伙这样子,其实超喜欢女孩子的」

让笹川老师双脚脱离地面的花泽老师这么对我忠告道。

笹川老师已经基本上安静了下来,但置之不管真的好吗……?

「这家伙在学生之中很有名的。乍一看是个知心大姐姐,但一发现中意的人,她的眼神就会发生变化。你长得挺可爱的,所以要小心啊?」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不过,先不提我可不可爱,但我觉得喜欢同性是很棒的一件事」

英国是支持同性恋的,所以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可思议的。

但愿这位老师可以早日和优秀的女性相遇。

但我希望她不要向学生出手。

「你果然很不得了啊……」

「不,没有那回事。我并没有什么突出的优点」

「哼……算了。已经没事了,你可以回去了」

「好的,谢谢您抽出宝贵的时间。还有,那个……」

「怎么了?」

「我想是不是该松手比较好……」

悬在空中的笹川老师脸色相当不妙。

感觉是不是应该现在送她去医院比较好……?

「没事的。我和她打小就认识,她已经习惯了」

原来如此……虽然完全没有根据,但就是那个吧。

一吐槽就输了的那个。

花泽老师把笹川老师放到椅子上之后,再次看向我,开口说道。

「在陌生的日本生活肯定会很辛苦,有什么事的话不用客气给我说就行。不管是学校的事情,还是私人的事情,都可以。我会全力让你余下的高中生活变得有意义起来的」

「谢谢。老师能这么说,让我很是心安。那我先告辞——」

「对了。难得到日本来,去谈场恋爱吧。你的话应该是随便选的吧?」

「——!?」

花泽老师意想不到的发言让我一瞬间脸就热了起来。

谈恋爱……想要男朋友吗……。

「你那情窦初开般的反应是什么啊?莫非你没有过男朋友吗?」

「是、是的」

「哦,还以为国外会更加开放,倒也不全是啊。而且你那反应……喜欢的是男性吧」

「~~~~~!」

被笑眯眯的花泽老师盯着看的我,害羞地用手遮住了脸。

不是的,我不是故意的……!

只是完全没有那方面的经验,才会害羞到脸发热而已……!

「美优酱其实很喜欢欺负自己喜欢的人啊。像个小学生一样」

「啊?你说啥?」

不知何时复活了的笹川老师像孩子一样嘟着嘴,不服气地吐槽着花泽老师。

结果,花泽老师非常不高兴地看向笹川老师。

「没什么~。只是感觉面前有一个将自己的事情束之高阁,却在那欺负学生的残酷老师哦~?明明你也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的吧~?」

「哦……看来你还想再吃吃苦头嘛?」

「呀!反对暴力!本奈特同学救我!」

「那个……这里是办公室,是不是应该安静一点……」

骚动闹到这么大的话,会给其他老师添麻烦的。

大家也会用厌恶的目光看向——并没有呢。

反而是竭尽全力地转移视线,以免卷入其中。

从中可以窥探到这个办公室内部的力量关系。

「真是的。哪有需要被学生教育的老师啊。你有点自觉啊?」

「这话该美优酱你说吗!?话说,一多半是美优酱你的错吧!」

「不,是乱插嘴的你不对」

——在那之后,花泽老师对笹川老师施以制裁,精疲力尽的笹川老师一下子就瘫软下来了。

「我真的该走了」

「啊,不好意思让你看到这么丢脸的一幕。不过,你就想着“学校里也有这么有趣的人啊”什么的,开心地过下去就好」

那是指花泽老师吗?

还是说笹川老师?

虽然我很想问一问,但有些怕在这里惹她生气,所以我就老老实实地回家去了。

「——那家伙的话,没准真的可以为青柳做点什么……」

走出办公室之际,我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我不由得想要回头看看,但花泽老师似乎并不是在说给我听,所以我忍住了。

毕竟没有人愿意让自己的自言自语被其他人听到。

虽然看上去有很多内情,但我觉得还是等花泽老师主动给我说比较好。

而且……我对花泽老师如此关心的青柳同学也很感兴趣。

真想早点和他见一面。

——总觉得会有一场美好的邂逅在等待着的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这所学校上课了。

*

然后今天——终于见到青柳君了。

他比传闻中的还要优秀。

为了我而在其他人面前唱黑脸,还在路边保护了迷路的爱玛。这么做的他和我听说的他一模一样。

而且,他在陪伴爱玛的时候眼神很是温暖,很是美丽。

从中我可以看出青柳君是一位非常温柔的人。

除了我和妈妈之外从不让其他人碰她的爱玛居然如此亲近他,可见他真的是位很棒的人。

希望今后也能和他相处融洽呢。

有值得信赖的人在身边的话,会让我很心安。

虽然我很憧憬日本,但真的来了之后却发现尽是不明白的事情,很让我感到不安。

所以,如果青柳君不介意的话,今后我也想继续依靠他……。

话说回来——他在分别之际对我说的那句话,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我虽然知道字面意思并不是本意,但那个本意我实在是没有读懂。

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真正理解它呢……。

我带着幸福的微笑,温柔地抚摸着睡梦中的妹妹的脑袋,想了一会儿他对我说的话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