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救下迷路幼女之后,住在隔壁的美少女留学生就开始经常出入我家这件事

第一卷 第二章「来自美少女留学生的请求」

作者: ネコクロ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34:35

《——怎么样,大吃一惊吧?》

说得如此兴高采烈的,是方才打来电话的美优老师。

和夏洛特同学分开之后,换上睡衣的我复习起了今天学到的东西。三个小时之后,我的手机响了。

还特意打电话给我,究竟是想要知道得知自己和夏洛特同学是邻居之后我的反应,还是真的在担心我——怕是一半一半吧……。

「何止是吃了一惊啊。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喂,你那怀疑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先说好,我可没有参与夏洛特的搬家哦?只不过是知道夏洛特的住址之后,意识到她住在你隔壁而已》

我本来还有些怀疑这过于偶然的发展是美优老师在背后做了些什么,但似乎真的只是一个巧合。

不过仔细一想美优老师也做不了什么嘛……。

「哈啊……我明天要用什么表情去学校呢……」

《嗯?正常的表情不就行了?需要在意什么吗?……莫非你对夏洛特一见钟情了?》

「——!」

我的自言自语似乎是被隔着电话的美优老师听到了。她诧异地这么问道。

「不不,怎么可能啊!」

《嗯~哼?》

「你那反应怎么回事……?」

《我说啊,青柳。夏洛特很可爱的吧?》

「嘛,一般来说是可爱的吧……?」

《是个很会待人接物,非常坦率的好孩子吧?》

「我也觉得她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好女孩……」

《——那就定了》

「什么定了!?」

美优老师心领神会的回应让我不由得叫出声来。

这个人还真能靠一个回答就下出定论啊。

不过确实,要说我没有那种想法的话倒也是假的。

但我应该是没有在态度上表现出我喜欢夏洛特同学的。

…………嗯,大概。

回顾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我越来越没有自信了。

但我还是宁愿相信没有暴露。

只不过这位老师直觉灵敏而已,她并没有确实的证据。

《毕竟你,迄今为止可没有说过女孩子可爱吧?》

「我应该是加了“一般而言”这个前提吧?」

《青柳,你放弃吧。从刚才开始,一提到夏洛特你就会害羞啊。像你这样平时做事冷静的家伙,居然会害羞到隔着电话我都能看出来,从这我就能猜出个大概了哦?》

「那个是……」

怎么办,我无言以对。

说得不巧妙的话会被抓住把柄,撒谎的话也会被美优老师识破。

但就这么沉默下去的话也不好——。

在我这样想着的时候,房间的内线电话《叮——咚》地响了起来。

「啊,有人来了!美优老师,改日再聊!」

《啊,喂!别跑——》

虽然美优老师还在电话对面说着话,但我还是以有急事为由挂断了电话。

本来对长辈这么做很不好,但不管怎么说我和美优老师是知心好友,她应该会原谅我的。

而且说到底美优老师是想要捉弄我才那么做的,所以我这种态度她也应该不会过分责备的吧。

——我这样想着,打开了门。一个戴着兽耳风帽的小孩子站在门前。

那孩子露出可爱的笑容抬头看着我。

『哥哥……!』

没错,按响门铃的正是戴着兽耳风帽,心情大好的爱玛酱。

『咦,怎么了?爱玛酱?』

我弯下腰,向意想不到的访客问道。

然后,夏洛特同学就一脸抱歉地从门背后走了出来。

看样子她是陪着爱玛酱来的。

夏洛特同学穿着的是随意的居家服,看上去有些无防备的样子让我有些心动。

而且,背对着月光的夏洛特同学,说是美得如梦如幻也不为过。

过于美丽,我不由得看入迷了。

——但,不知道谁拽了拽我的衣袖,让我回到了现实。

不,在这种情况下,答案也只有一个吧。

仔细一看,之前还心情很好的爱玛酱已经鼓起了腮帮子。

『抱歉啊爱玛酱。怎么了呢?』

我对闹着别扭的爱玛酱道歉之后,这样问道。

结果鼓着腮帮子的爱玛酱就心情一转,露出可爱的笑容,开心地说道。

『那个呢,爱玛,想和哥哥玩』

居然会专门过来找我玩,看来爱玛酱比我想的还要亲近我。

『抱歉啊,青柳君。说什么她都不听……。再让她逃走的话就不好了,可以麻烦你陪她聊会天吗?』

接着,站在后面的夏洛特同学这样补充道。

不过,我在心中忍不住这样吐槽道。

逃走是什么鬼啊……。

确实擅自离开家是可以称之为逃走,但话说回来这女孩的措辞还真有趣啊。

『可以是可以,但看样子你们应该是要睡了吧?』

夏洛特同学随意的打扮,看上去很像是睡衣。

而穿着兽耳睡衣的爱玛酱,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准备好要睡觉了。

就是说,明明都要睡觉了,过来玩好吗。

『抱歉……。正如青柳君所想,本来洗完澡之后确实就要睡觉的,但爱玛突然撒着娇说要找青柳君玩』

洗完澡——。

难怪夏洛特同学脸这么红啊。

大约身体还很热的吧。

脸颊泛红的夏洛特同学看上去更有魅力,我觉得自己赚大了。

不过抛开这个不谈——。

『这样啊……』

知道爱玛酱是来找我玩之后,我再次看向爱玛酱。

大约是我光顾着和夏洛特同学聊天,又闹起别扭的爱玛酱一脸厌厌地看着我。

但一和我对上眼睛,爱玛酱就又开心地两眼放光了。

大约是期待着我理她吧。

我怎能让露出这种表情的爱玛酱感到孤单呢。所以我决定陪她玩一会儿。

不过,虽说现在还是残暑甚大的季节,但一直待在外边的话,刚刚泡完澡的她俩会着凉的。

但也应该没法去外边。

现在夜也深了,带着年幼的爱玛酱走在外边可不是什么好选择。

所以要去的地方就只有我或者夏洛特同学的房间了,但不管哪个难度都很高。

让夏洛特同学进我房间的话超平静不下来的,而我去夏洛特同学房间的话怕不是会因心跳过度而整出什么病来。

而且,夏洛特同学大概也不愿意来我房间,或者让我去她房间吧。

这件事不仅要考虑我,还要考虑夏洛特同学的感受,所以很是棘手。

……没办法。

还是让夏洛特同学来决定吧。

『夏洛特同学,换个地方说吧,去哪里?』

『也是呢……』

被我把问题抛了过去的夏洛特同学,一脸困惑地思考着。

大约和我想的是一件事吧。

虽说是一件事,但夏洛特同学倒是不可能会在意我就是了。

我静静地看着夏洛特同学,以免妨碍她的思考。

最后——。

『爱玛,想去哥哥家玩……!』

还没等夏洛特同学给出答案,拽着我的衣服的爱玛酱就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嗯,看样子去哪里是已经决定好了。

我看了看夏洛特同学,她似乎也得出了和我一样的结论,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虽然我还是不太想让夏洛特同学她们进我自己的房间,但总比让她们在外边着凉要好得多。

——然后,我们听从在场的三人之中最有决定权的幼女的发言,来到了我的房间里面。

*

『那个,请进……』

『打扰了……』

『打扰啦~!』

我打开门,先走了进去,一脸紧张的夏洛特同学和欢欣雀跃的爱玛酱也跟着进来了。

夏洛特同学的紧张可能是因为第一次来男生的房间,但爱玛酱为什么会那么开心?

是把我的房间当成什么游乐设施了吗?

『这就是……男生的房间……』

一走进我的房间,夏洛特同学就兴致勃勃地观察了起来。

我知道对她来说异性的房间很罕见,但作为被看的一方,我还是希望她可以克制一下。

『那个,夏洛特同学?老是东张西望的话我很害羞的……』

『不好意思』

得知了我的害羞的夏洛特同学也红了脸,向我道歉。

然后她不停地扭动着身体,摆弄着自己的手指以转移注意力。

接着不知为何又开始偷偷地窥探起了我的表情,可视线一交汇却又急忙移开了视线。

她大约是个很容易感到害羞的女孩,毕竟连自己的汗水都会在意。

——不过,各位可能认为我在冷静地观察她,但老实说,我的心跳速度之快都可以让心脏爆炸了。

明明让夏洛特同学进我房间就已经很让我紧张了,为什么她会露出如此可爱的表情啊。

犯规也要有限度吧。

我都快无法直视脸颊泛红害羞着的夏洛特同学了。

『哥哥,坐这里?』

在我的视线被夏洛特同学所吸引的时候,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房间正中央的爱玛酱,一边拍着地板,一边呼唤着我。

这好歹是我家啊。这孩子还真自由啊。

总之我按爱玛酱说的,坐了下来。

『嗯……哥哥,手,让一让?』

我盘腿坐下之后,爱玛酱就让我把放在腿上的手移开。

歪着可爱的小脑袋的爱玛酱,一脸期待地看着我。

虽然不是很懂,但我还是移开了自己的手。

然后——。

『嗯……诶嘿嘿』

——爱玛酱坐在了我的腿上。

『『爱玛(酱)!?』』

这意想不到的行动让我和夏洛特同学同时叫出了声。

谁能想到她会坐在我的腿上啊。

而当事人爱玛酱完全不在意我们的反应,开心地摇晃着。

然后,她背靠在我的胸前,用可爱的笑容抬头看着我。

我的思考回路已经跟不上了。

『爱玛,不行哦?青柳君很困扰的哦?』

先我一步回过神来的夏洛特同学,将手伸向爱玛酱,想要让她离开我。

『不要……!』

但爱玛酱甩开了夏洛特同学的手,拒绝了。

何止如此,她还抱住了我,像是在宣言绝对不会让开一般。

『真是的,听姐姐的话啊……!不要再给别人添麻烦了……!』

『讨厌!洛蒂欺负人!』

『才没欺负人啊……!只是不想给青柳君添麻烦……!』

围绕我的双腿,本奈特姐妹展开了攻防战。

『哥哥又没说麻烦!对吧,哥哥?』

在一旁看着的我,完全没有想到爱玛酱会突然用充满依赖的眼神把话题甩了过来。

鼓起脸颊抬头看着我的爱玛酱,和对我说《请说不行》的夏洛特同学。

我该成为谁的伙伴呢……。

虽然我很想放任年幼的爱玛酱的任性,但夏洛特同学不希望这样。

在这不能两立的状况下,必须要背叛一方,可谓是终极的选择了。

这怎么选得出来啊……。

虽然别人可能会说《你说什么呢?》,但对我来说实在不是个小问题。

我谁都背叛不了啊……。

『哥哥……』

因为我迟迟不说话,爱玛酱的眼睛变得乌溜溜的了。

她的眼睛就像是在说《不行吗……?》一般。

………………抱歉,夏洛特同学。

『嗯,不麻烦哦。爱玛酱想怎么坐就怎么坐吧』

被爱玛酱的双眼击败的我,最终成为了爱玛酱的伙伴。

这样一来,爱玛酱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明亮了起来,而夏洛特同学则露出了一副为难的表情。

可能是对妹妹的任性感到心痛吧。

『青柳君真的很温柔呢……』

『诶,抱歉……』

『不不,该道歉的是我才对。妹妹给你添了不少麻烦,真的抱歉』

夏洛特同学为爱玛酱的行为郑重地向我道了歉。

明明完全不是夏洛特同学的错,果然她是个一如既往很认真的人。

『不不,没事的。真的没感到麻烦的,你不用那么在意』

『谢谢你……。我也可以坐下吗?』

『诶!?坐在我的腿上!?』

『不,不是!我是说地板上!』

一时间我还以为夏洛特同学说了些什么令人惊叹的台词,仔细一想还是我的发言更加令人惊叹。

虽然只是因为聊着聊着而产生了误会,但也因此我和她都变得满脸通红了。

『抱歉……。请随便坐吧』

『那就坐这里吧——』

夏洛特同学坐在了我的对面。

这个座位确实很合理。

她要是坐在我的旁边的话,我的心脏可就真受不了了。

『哥哥,我想玩』

注意到我在看着夏洛特同学的爱玛酱,拉着我的衣服,催促着我。

那跃跃欲试的样子,简直就像是在说已经等不及了一般。

『抱歉让你久等了,想玩什么呢?』

『嗯,想和哥哥玩』

『诶……』

我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习惯了爱玛酱的交流方式的夏洛特同学向我解释道。

『大约是在说,和青柳君一起的话玩什么都可以』

『是这样吗?』

『嗯!』

爱玛酱也开心地点了点头,表示就是这么一回事。

看样子夏洛特同学说的是对的,那接下来玩些什么呢。

我没买什么游戏,玩具也是没有的。

更不用提小孩子会玩的东西了……。

『夏洛特同学,爱玛酱通常会玩什么呢?』

我想着说问清楚的话爱玛酱可以玩得更开心,便抛弃了自己奇怪的自尊,向夏洛特同学提问。

『这个么,因为她是个性情不定的孩子……不过最近好像很喜欢多米诺』

『多米诺……!』

一听到这个单词,爱玛酱就双眼放光了。

看样子是很想玩多米诺了。

说起来,虽然多米诺这个词在日本通常是指推倒来玩的那种多米诺,但之前好像电视上有说真正的玩法不是那样的。

似乎是,牌组上会写有和色子上的内容相同的数字,通过打出最先分发的牌组——即手里的牌之中和场上的数字相同的牌组,让牌组相匹配以获得分数的玩法。

似乎还需要在数字相匹配的时候加上变成角的数字,而其结果只要能被五整除的话,商就是所得的分数。

而要是不能整除的话就得不到分数。

(注:这段可能有些莫名其妙所以贴一下百科上介绍的玩法。把尾数相同或相对的牌配在一起,开局时将骨牌翻成面朝下洗牌。摆好后各家抽牌,所抽牌点数最高者为领局。开局后各家轮流抽牌,一般每家为7张牌,余下的牌为剩牌。领局者先出,一般均出最高点牌。有时规定一家在出对牌后,还可以再出一张点数相同的牌。例如领局首先出双6的牌,顺时针轮转下一家则要出一张尾数带6的牌。再下一家出牌必须和上家的牌尾数相配。出牌时,对牌 (两方区内点数相同)横着放置,其余牌尾对尾放置。 如下一家的牌不能对应上一家出牌的尾数则叫"过" (pass),一家将手中牌全部打完则呼"多米诺",胜一盘。)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玩法,但似乎当成扑克来玩在海外是最具有人气的。

所以爱玛酱大约也会喜欢。

她们是英国人,所以她们说的多米诺应该是指扑克牌式的玩法吧。

『那个,我没有多米诺……』

『没关系,我回去取』

夏洛特同学说完,就起身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夏洛特同学,很温柔啊』

『嗯,洛蒂很温柔』

『喜欢你的姐姐吗?』

我摸着爱玛酱的脑袋这样问道,爱玛酱舒服地眯着眼睛点了点头。

『嗯,最喜欢了』

能被妹妹这么喜欢,可见夏洛特同学的为人确实很好。

至少,她很关心自己的妹妹。

我和爱玛酱就这样聊着聊着,几分钟后,夏洛特同学回来了。

『——久等了』

所以我让爱玛酱从我的膝盖上起来,这样比较方便玩多米诺。

但是——。

『唔……』

不知为何,爱玛酱腮帮子胀得鼓鼓的,抬头看着我。

因为玩多米诺的时候不能让对方看到自己的牌组,所以不能让爱玛酱继续坐在我的膝盖上。

所以我才让她离开我的膝盖,但似乎爱玛酱没有理解这一点。

『那个,是要玩多米诺的吧……?』

『抱抱』

我试着进行确认,但爱玛酱不知在想些什么,张开双臂要我抱抱。

而且看上去还挺生气。

『难道已经不想玩多米诺了?』

『我想不是的』

『夏洛特同学?为什么这么说?』

似乎知道缘由的夏洛特同学,露出很是抱歉的表情弯下腰,对爱玛酱温柔地说道。

『那个……爱玛,今天自己来摆吧?』

爱玛酱看了看夏洛特同学,不开心地摇了摇头。

看她们这样子,我终于明白了夏洛特同学前面说的话的意思。

『莫非,不是玩扑克式的多米诺而是推倒式的多米诺吗?然后,看样子平时爱玛酱是不会自己摆的吗?』

『是呢。青柳君说的没错,在英国确实大部分人都是把多米诺当成扑克来玩的,但不巧爱玛不那么玩。自从在电视上看到多米诺被推倒的场景之后,她就变得相当喜欢推倒多米诺的游戏了。只不过……爱玛只是喜欢推倒和观察推倒之后的样子,自己摆多米诺是不喜欢的』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自以为是了。

我有些无意识地认为,她俩既然是英国人所以肯定就是那样了。

这可不好,以后一定要改。

不过话说回来,一般来说这种不都是自己摆放自己推倒才有趣的吗?

可能是爱玛酱觉得很麻烦吧,毕竟她还小嘛。

『这样……所以是想要我抱着她然后给她摆吗?』

『不,看这样子……大概是想要我来摆』

『嗯』

爱玛酱用力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那得意的样子除了可爱之外,还让我感受到了一种年幼的孩童独有的强大。

『毫无疑问,夏洛特同学你把爱玛酱宠坏了……』

『因为太可爱了就忍不住……』

『是吧。嗯,我懂的』

要是爱玛酱对我露出撒娇或者乞求的表情的话,我感觉我什么话都会听的。

不如说除非实在做不到,我绝对都会听的。

这不仅是因为爱玛酱是个小孩子,还因为她有着不愧于夏洛特同学妹妹身份的端正五官,可爱程度已经达到犯规级别了。

『总之,夏洛特同学能抱一会儿爱玛酱吗?我来摆多米诺吧』

看着女孩子摆着东西我却什么都不做的话实在是有些尴尬,所以我想着说要是爱玛酱想被抱的话夏洛特同学来抱也是可以的。

但是——。

『唔……』

爱玛酱又不开心了。

『咦?』

『爱玛是想让青柳君抱着……』

『嗯!』

看样子不是简单的喜欢被抱抱,而是喜欢被我抱抱啊……。

看来她真的很亲近我。

这样的话……。

『爱玛酱,要不要和哥哥一起摆?』

『嗯?』

『比起单纯地推倒,自己摆好再推倒的话会更有趣哦』

既然她这么亲近我,我就想趁这个机会锻炼锻炼爱玛酱的自主性。

没准我这么说的话爱玛酱就会和我一起摆了,

我这么想着,就向爱玛酱如此提议——。

『不要』

——但事情看样子没那么简单。

『爱玛以前也有自己摆过。但在快全部摆好之前就被弄倒了……在那之后,爱玛就不再自己摆了』

『这样啊……。确实,在快摆好之前倒掉的话确实很受打击呢』

所以爱玛酱才会产生偏见啊。

这样一来,看样子是没法让爱玛酱自己来摆了。

『那时候哭得真的是惊天动地啊。不过因为爱玛还是很喜欢推倒多米诺,所以现在都是由我来摆的』

『抱歉啊,夏洛特同学』

因为没法单手抱着爱玛酱单手摆多米诺,所以只好全部交给夏洛特同学了。

要是一般的女孩子的话没准都会不高兴了,但夏洛特同学却毫无不满地笑着开始摆起了多米诺。

我完全无法想象,究竟是怎么样的家庭环境才能养育出如此温柔的好女孩。

『……♪』

夏洛特同学娴熟地一个接一个地摆着多米诺。

而我怀里的小天使心情大好地望着她的姐姐。

那位小天使——爱撒娇的爱玛酱,摇晃着身体哼着我没有听过的曲子。

大约是英国的歌曲吧?

小孩子特有的高音程的鼻音,听起来总觉得很让人心情平静。

既然总是盯着夏洛特同学的话会很不好意思,那就看着小天使,享受她哼唱的歌曲好了。

——我和爱玛酱就这样等着夏洛特同学摆好多米诺。但途中爱玛酱似乎是唱腻了,靠在我身上的她用脑袋蹭着我,撒起了娇。

有时她还会改变坐着的姿势转向我这边,一言不发地盯着我看。

而每当我看向她的时候,爱玛酱都会开心地笑着,又转向夏洛特同学那边。

这似乎对爱玛酱来说也是一种游戏,在夏洛特同学摆好之前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上述的动作。

『呵呵,关系真好呢。很久没见过爱玛这么期待了』

『是啊。爱玛酱这么可爱,让人忍不住就想娇惯她呢』

我轻轻地抚摸着爱玛酱的脑袋,对夏洛特同学回以笑容。

大约爱玛酱很喜欢被人抚摸,她开心地眯着眼睛,乖乖地坐在我的膝盖上。

因为她还戴着猫耳风帽,所以简直就像是猫咪一般的可爱。

『爱玛有了可以撒娇的哥哥,真好呢』

『嗯!』

爱玛酱用力地点了点头。

看着这样的爱玛酱,我也不由得露出了微笑。

『爱玛。多米诺已经摆好了,来推倒吧』

『爱玛来推倒……!』

爱玛酱似乎真的很喜欢推倒多米诺,当夏洛特同学准备好之后就立刻离开了我的膝盖,如此宣言道。

『嗯,爱玛来推吧』

而姐姐的夏洛特同学看着妹妹,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虽然年龄差很大,但这对姐妹关系真的很好。

只是看着看着就感觉心里暖暖的,就想要一直看下去了。

被夏洛特同学带到摆好的多米诺那里的爱玛酱,一脸兴奋地抬头看着夏洛特同学。

『随时都行哦』

在得到夏洛特同学的许可之后。

『诶嘿!』

爱玛酱用力推倒了第一块多米诺。

然后她看着多米诺哗啦啦地一个接一个倒下的样子,开心地拍起了手。

但毕竟是在房间里,多米诺没法摆得太长,所以很快就结束了。

于是爱玛酱一副要哭的样子,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夏洛特同学。

『洛蒂……』

『再来一回吧?』

『嗯!』

读懂了爱玛酱的想法的夏洛特同学再次摆起了多米诺。

然后爱玛酱又回到了我的身边,坐在了我的膝盖上。

『要等你姐姐摆好吗?』

『嗯!洛蒂很熟练的』

虽然爱玛酱的意思可能是夏洛特同学摆多米诺很熟练所以可以放心交给她,但一思考为什么会熟练的时候,我就有些心情复杂了。

夏洛特同学平时一定也很努力吧……。

——话说回来,推倒多米诺啊。

要是推倒之后会形成什么文字或者图案的话应该会很有趣吧。

要是那样的话爱玛酱没准会更开心,而且我也想试试看。

下次想想看可以弄出什么样有趣的东西好了。

『呐呐,哥哥』

『嗯?怎么了?』

我看向叫我的爱玛酱,结果她心情大好地笑着把脸埋在了我的怀里。

『诶嘿嘿,就叫叫看~』

这孩子什么情况!?

天使!?

是天使吗!?

如同天使一般天真可爱的尊贵生物在我的怀里。这让我不由得迷失自我了。

『嘻嘻,在被尽情撒娇呢』

摆着多米诺的夏洛特同学看着天真无邪的妹妹,露出温柔的笑容这么说道。

那可以感受到某种母性光辉的温柔笑容加上冠绝可爱的美丽容貌,让夏洛特同学散发出了犯规级别的魅力。

该怎么说呢……虽然直到现在我还是基本没什么感觉,但现在的我真的好幸福啊。

『我好幸福啊』

『我倒是觉得和可以温柔地对待她的哥哥相遇的艾玛更幸福。对吧,艾玛?』

『嗯!艾玛最喜欢哥哥了!』

不妙,要哭了。

明明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居然会对着我说出如此令人开心的话来。

『哥哥,怎么了?痛痛吗?』

发觉我在流泪的爱玛酱,不安地抬头看着我。

『嗯(上声),没事的。不说这个,多米诺快要摆好了啊』

『是的,马上就好』

看到我那副表情的夏洛特同学虽然也有些惊讶,但当我将话题转移到多米诺的时候,就立刻笑着回应了我。

她也很照顾我的情绪啊。

要是不注意的话,可能会让她俩产生奇怪的误会。

在她俩在的时候得尽量保持笑容。

『多米诺♪多米诺♪』

一听说多米诺快要摆好了,爱玛酱就开心地摇晃起了身体。

那心情大好地笑眯眯的样子,我光是看着就感觉很幸福了。

然后多米诺终于摆好之后——。

『诶嘿!』

爱玛酱立刻走到摆好的多米诺那里,像刚才那样,用力地推倒了它们。

然后,看着倒下的多米诺的爱玛酱又露出了悲伤的表情,乞求夏洛特同学再帮她摆好。

结果夏洛特同学摆多米诺,爱玛酱推倒多米诺的这一循环就这样重复了数次。

不过重复太多次之后爱玛酱也就腻了,推倒五次之后爱玛酱就不再要姐姐帮她摆好,而是回到了我的身边。

然后心情大好地和我聊起了天。

于是我也笑着回应着爱玛酱,而收拾好多米诺的夏洛特同学则默默地看着聊着天的我和爱玛酱。

感觉把夏洛特同学晾在一边不太好的我打算把话题抛给夏洛特同学,但一看到她的表情,我就说不出话来了。

此时爱玛酱又抛出了下一个话题,而我也作出了回应。

——我犹豫着要不要把话题抛给夏洛特同学的理由是。

看着坐在我的膝盖上的爱玛酱的夏洛特同学,她的表情简直就像是在羡慕爱玛酱一般。

——在那之后我也一直和爱玛酱聊着天。

虽然途中夏洛特同学时而也会插几句话,但都是在不会影响到妹妹的情况下才说的。

而我也一直扮演着聆听爱玛酱说话的角色。

比如关于爱玛酱的第一次乘坐飞机,比如关于今天看过的猫咪视频,我们聊着各种各样的话题。

爱玛酱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脑袋贴在我的怀里撒娇,还抓着我的手玩了起来,光是看着她感觉就已经很幸福了。

就这样聊着聊着,爱玛酱也逐渐困了起来。

时间也不早了,今天还发生了那么多事,爱玛酱也累坏了吧。

就这样让她好好睡着吧。

我和夏洛特同学决定默默地等着爱玛酱睡着。

过了一会儿,爱玛酱就发出了十分可爱的呼吸声。

看样子是完全睡着了。

「——谢谢你,青柳君」

已经不记得夏洛特同学今天对我说了多少次谢谢了。

夏洛特同学用十分温柔的表情看着爱玛酱。

看上去很有一种温柔守护妹妹的大姐姐的感觉。

看来,爱玛酱对夏洛特同学来说真的相当重要。

「我也没做什么值得你谢的事情」

「没那回事。你能陪爱玛酱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哈哈,那就好。我今天也很开心的」

虽然感觉被折腾得厉害,但其实我很享受和爱玛酱聊天。

我很羡慕有爱玛酱这样的妹妹的夏洛特同学。

因为这孩子真的是冠绝可爱啊。

「对我妹妹来说,青柳君一定是英雄吧。由于语言不通而得不到帮助的时候,是青柳君你帮助了她。之后还笑着温柔地陪伴着她,也难怪爱玛会亲近青柳君你了」

怎么办。

明明我没做什么大事,可夏洛特同学对我的评价似乎却很高。

感到不好意思的我都没法直视夏洛特同学的脸了……。

我不禁害羞地背过脸去了。

但夏洛特同学还在继续说着。

「陌生的地方,以及语言不通的人们。对我妹妹来说,日本大概是很可怕的地方。所以——要是可以的话,在爱玛熟悉日本之前,可以拜托你当她的玩伴吗?」

「玩伴……?」

听到这意想不到的请求,我看了看在我怀里嘶呀嘶呀地睡着的爱玛酱。

我明白夏洛特同学所言的意思。

自己说的东西别人听不懂的话自然会感到不安,更何况还是在陌生的地方,会感到害怕也是理所当然的。

而且小孩子的感情会比一般人更加强烈。

但我也有我的事情。

平时我回家之后都会去预习或者复习功课。

我有着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削减学习时间的话可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

我瞥了一眼夏洛特同学。

她在认真地看着我。

虽然今天才和她第一次见面,但我多多少少已经明白她是个怎么样的女孩子了。

她是个会照顾别人,把自己的事情放在一边的温柔女孩。

这样的夏洛特同学在明知会给我带来麻烦的情况下,为了妹妹的她还是向我提出了请求。

考虑到个中含义,我想我没法简单地拒绝。

而且我也不想让爱玛酱感到不安。

如果只是陪她玩就能消除掉她的不安的话,那么答案不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吗。

「嗯,可以啊。虽然每天是不行,但我会尽量留出时间的」

我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头。夏洛特同学非常开心地向我道谢道。

「谢谢你」

能看到这副笑容,我答应她就已经值了。

和她俩在一起的时间增加我也很开心。

而学习的话,少睡一会儿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只是少睡一会儿的话,人类也是不会死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