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救下迷路幼女之后,住在隔壁的美少女留学生就开始经常出入我家这件事

第一卷 第一章「美少女留学生和可爱的银发幼女」

作者: ネコクロ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34:06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四月一日冬优

「我是夏洛特·本奈特。可以的话,叫我夏洛特就好了」

老实说,我一见钟情了。

她的举止高贵优雅,惹人怜爱。

笔直地垂在身后的,银光闪闪的美丽长发。

饱含着亲切感的可爱笑容。

清澈而又悦耳的声音。

不管哪一点,都是我的理想型。

大约,无论男女不管是谁,只要看到她的话就都会被迷住吧。

实际上,班里的同学们全都看她看入迷了。

肯定之后到了休息时间的时候,她很快就会被同学们所包围吧。

她的魅力就是有这么大。

「今后请多指教」

她仿佛是要确认所有人的脸似的,环顾整个教室。然后深深地鞠了一躬。

我始终注视着这样的夏洛特同学。

「——呐,明人。我们很幸运啊」

坐在后面的好友西园寺彰对我耳语道。

我和彰结识是在小学的时候,关系之好都可以说是损友了。

因为彰是一个正在活跃中的足球选手,因此他留着运动员式的短发,五官也很端正,甚至有被模特的星探搭过话。

而且他的沟通能力强到和初次见面的人都能很快搞好关系,如果他觉得有趣的话,他会毫不在乎地胡闹的。

长相如此英俊,沟通能力也超群的阳角彰自然是受到了所有人的仰慕。

好像在其他学校也有不少人是他的fan。

但是,彰有一个缺点,就是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时候就会全力踩下油门而招致对方的反感。因此令人感到遗憾的是,他从未有过女朋友。

而且他属于那种刚说出口就会意识到自己失言了的类型,所以我相当为他感到惋惜。

——抛开这些不谈,幸运……吗。

我思考着心情大好的朋友的发言。

在一年级的暑假过后,有如此美少女留学生到我们班来,确实可以称之为幸运。

但那也得是和她亲近之后的话题。

而我肯定不行。

「啊,是啊」

不过,我并没有把刚才脑海中闪过的消极想法说出来,而是赞同了彰的说法。

想必彰之后肯定会对夏洛特同学发动攻势。

虽然不顾后果就直接冲上去的行为方式经常导致他的失败,但反过来也可以说是彰有着积极主动的优点。

「你觉得那女孩有没有男朋友?」

「应该有的吧。毕竟那么可爱」

「喂喂,这个时候应该说我觉得没有吧」

彰明明是在问大家,却只想得到没有男朋友这一答案。

虽然我很想说“那就别问了啊”,但想必他只是想要有人可以赞同他罢了。

毕竟人类是需要伙伴的生物啊。

「那直接去问她不就行了」

只是观察她的行为举止的话是可以进行某种程度的推测,但其结果不一定是正确的。

所以怎么猜测都是没有意义的,想要知道答案只能去问本人。

但是——。

「说得也是啊!喂夏洛特同学!你现在有男朋友吗!?」

我的意思原本是让他之后私下里去问,但一遇到在意的女孩子就会全力踩下油门的彰,在大庭广众之下就直接问了出来。

「诶!?」

被突然问道有没有男朋友的夏洛特同学一下子就红了脸。

感到害羞的她踌躇着,用双手捂住嘴巴,羞涩地说道。

「男朋友吗……?是……没有的,哦……?」

抬眼看着同学们的夏洛特同学的这句回答。

一下子就让教室里面充满了活力。

不过因为主要是男生们沸腾了起来,因此夏洛特同学变得更加害羞了。她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脸。

「喂,西园寺!这种事情给我私底下去问!」

当然,问出了这种问题,老师肯定是会生气的。

「话说,从刚才开始就很吵啊!现在可是班会中啊!」

现在的这一状况加之我和彰在班会课交头接耳,新账加旧账一起算的班主任美优老师终于发火了。

虽然美优老师长得很好看,但缺点是脾气暴躁且男人婆。

而且悄悄地告诉你们,这也就是为什么她到现在也还没有嫁出去的原因。

她本人似乎也很在意,所以要是有人在她面前谈这个的话她会变得十分可怕的。

「为什么只说我啊!明人不也说话了吗!」

「你声音太大吵死了!有意见的话就像青柳那样不要被我发现!」

前言撤回。

美优老师,最棒了。

「诶!?身为老师说出这种话真的好吗!?」

「我怎么可能会批评我没看到的东西啊!说到底你就不应该不分场合地问那种问题!总之连带上旧账待会儿到我办公室来!」

「怎么可以这样!?」

彰近乎悲鸣的声音让全班哄堂大笑。

彰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

虽然他本人可能无法接受,但只要有他在,整个班级就其乐融融的。

都可以称他为“气氛制造者”了。

「啊——」

我一边笑着还在叹息中的彰,一边不经意地和红着脸哧哧笑着的夏洛特同学视线交汇了。

有些尴尬的我匆忙移开视线,但在那之前,夏洛特同学对着我露出的微微一笑让我不由自主地迷上她了。

仅仅是她对着我笑了一下而已,我的体温就升高了。

在彰终于放弃和美优老师争辩之后,夏洛特同学继续开始了自我介绍。

「虽然我是因为父母的原因到了日本,但我热爱日本就像是热爱我的祖国英国一样,因此真的很高兴能来到日本」

夏洛特同学一边用右手将头发搭在耳边,一边用冠绝可爱的笑容讲述着她对日本的爱。

经常有听外国人说喜欢日本,看样子她也是如此。

不过吸引大多数同学的看样子并不是她说的话,而是她的笑容。

「啊~果然她好可爱啊……」

毕竟后面的彰都露出了极其吊儿郎当的笑容嘛。

但这大概也是没有办法的。

因为夏洛特同学就是有这么可爱。

我看了看被夏洛特同学迷得颠三倒四的同学们,一边听着夏洛特同学说话,一边思考着。

虽然我也认识其他的美少女,但像夏洛特同学这样和我的理想型完全一致的同级生还是头一个。

还真有和那个人一模一样的人存在啊。

世界还真大呢。

——我一边想着这些,一边把视线投向教室窗户外的湛蓝色美丽天空。

*

「明人你个叛徒」

短暂的班会结束之后,一脸不高兴的彰就向我抱怨着。

彰最后被叫到办公室去接受批评。

而我却什么都没被责备,所以他才会像这样向我抱怨吧。

「呀,算了,don't mind」

逃过说教的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总之先说几句安慰他的话好了。

但要一直这么下去的话没准他会抱怨到下节课开始,因此虽然有些卑鄙,但我打算换个话题。

「话说回来夏洛特同学好厉害啊。那个年纪就能把日语说得这么流畅」

我看着在同学们中间谈笑风生的夏洛特同学,对她的日语水平表示称赞。

结果彰一脸不解地看着我。

「我说,流畅是啥意思?」

「……就是指说话流利且顺畅」

我本以为只要我提起夏洛特同学的话题彰就会毫不犹豫地上钩,但没想到他上钩的地方和我预想的不一样,我不由得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没有注意到我的表情变化的彰一副理解了的样子,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确实很厉害啊。不过明人你英语不也说得很流利吗?」

「不是,日本人的我会说英语和英国人的她会说日语可完全不一样」

「嗯哼~」

彰对我说的话表现出了不是很在乎的态度。

看样子他不仅是没听懂,而且也不怎么在意。

真希望他能对足球和女孩子之外的事物产生更多的兴趣。

「——现在不是聊这些的时候!一不小心夏洛特同学就会被其他人抢走了!」

但彰完全没有注意到有所思考的我的视线,开始紧张了起来。

他果然一遇到在意的女孩子就会冷静不下来。

「你不要黏得太紧了——完全不听啊你……」

彰虽然长相帅气运动神经也很棒,但问题在于他总是不懂得分寸,容易招致对方讨厌。

因此我打算给他一点忠告,但彰早就冲向包围着夏洛特同学的那个圈子了。

这家伙耿直地像头猪一样(注:参考“猪突猛进”这个词)。

但这也可以称之为彰的优点。

我看向彰——确切地说,应该是看向位于同一方向的夏洛特同学。

夏洛特同学和大家聊得很是开心。

她露出的笑容不论男女都会被其吸引,对同学们接连不断的提问她也做出了礼貌的回应。

只要见识一下她那温柔的笑容和动听到令人难忘的声音,就很能明白大家为什么会被她所吸引。

只因为有她在而已,教室就感觉和昨天完全不一样了。

——但我可没有乐观到和美少女留学生成为同班同学就可以期待发生点什么。

只有学习好这一个优点的我,最适合的举止就是像这样远远地望着她。

看了一会儿夏洛特同学就变得心满意足的我,从书包里取出了一本书,一直看到了下节课开始为止。

*

「夏洛特同学,之后大家一起去玩吧?」

「去玩,吗?」

「对对,我们打算在卡拉OK为夏洛特同学开个欢迎会」

放学后的班会结束之后,同学们又开始围着夏洛特同学转了。

仔细一看,甚至还有其他班的人在。

他们大约是听到风声就过来看看夏洛特同学,从这一事实之中也可以看出夏洛特同学的人气之高。

「啊,抱歉。我妹妹在家里……」

但夏洛特同学似乎必须要早点回家,所以她非常抱歉地拒绝了同学们的邀请。

听夏洛特同学这么说之后,同学们都露出了遗憾的表情,但他们都明白强行邀请是不对的,因此没有人继续坚持。

——但有个人除外。

「那就把你妹妹也带上!我们不会在意的!」

只有想方设法想让夏洛特同学参加欢迎会的彰没有读懂气氛,提出了一个备选方案。

虽然他本人完全没有恶意,但夏洛特同学却看上去很是为难。

而且在他的带头下,其他一堆人又开始邀请了起来。

……………没办法了吗。

再这样下去的话事情就会失去控制,想要早点回去的夏洛特同学可就再也回不去了。

明白了这一点的我从座位上起身走向她。

「彰,停。大家也是。下周可是有考试的,哪有时间去干那些事情啊?」

我提出了一个既不让夏洛特同学担心,同时也相当合理的理由,让同学们停了下来。

虽然多少有点唱黑脸,但也没办法。

不过,我也知道只是这样的话会更麻烦,所以我对彰使了个眼色。

「青柳君好差劲——给新同学开欢迎会可是理所当然的吧?学习就那么重要吗?」

「你还真不懂气氛啊。大家都想开欢迎会的话开了又怎么样呢」

大家对我发出抱怨。

如果说出与大多数人所期望的答案相反的意见的话就会被批判,这就是集体心理。

不过因为我是知道这一点还那么说的,因此并不怎么受伤。

而且我本来就和彰以外的人不太合得来,所以也不怎么在意。

但要是让他们继续这样随便说下去的话怕是会引起更大的骚动。

所以我想让局势得到控制,但我一个人的话做不到。

能做到的人,在这里只有一个。

「抱歉,是我不对!也是,过几天就要考试了,肯定考完试再开欢迎会要来得更好吧!」

刚才还在带头邀请夏洛特同学的彰,双手一拍大声说道。

彰一脸抱歉地向夏洛特同学和其他同学们低下了头。

「诶~西园寺君也要优先考试吗?」

当然,同学们照样很不满意。

但彰并不是因为这点事情就会动摇的人。

「不是,明人说的也没错啊?要是因此班级平均分下降的话,美优老师也会生气,夏洛特同学可能也会觉得她有责任吧?所以我们为何不在考试结束之后,庆祝会和欢迎会一起开呢」「说的也是……」

「确实啊……」

摊开双手的彰说服了大家,众人慢慢地接受了。

正因为是班上气氛制造者的受欢迎的他的发言,所以才能得到大家的赞同。

要是我来说的话肯定是没法变成这样的。

所以这种角色就应该交给彰来做。

但如果是彰的话就算是不好的方面大家也会跟上去,为了不让事情发展变得奇怪起来而必须要多加注意,这一点有些麻烦就是了……。

——我在班上扮演的,差不多就是负责阻止偶尔失控而朝着不好的方向猛冲的彰的制动器角色。

因此我常常被人讨厌,但我并不怎么在意。

因为在我看来,与其让彰惹出什么麻烦而导致班级或者他本人的评价下降,还不如让周围人抱怨抱怨我要来得好得多。

「——谢谢了」

看到骚动已经平息,彰在我耳边这么悄悄说道。

刚才我对他使了个眼色,注意到夏洛特同学十分困扰的彰叛变了同学们,成为了我的伙伴。

他的“谢谢”就是因为这个吧。

要是继续毫不注意地吵闹的话,夏洛特同学对他的印象没准就会下降了。

我点了点头,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并不是因为有什么事,而是因为我觉得让大家变得不开心的自己抓紧离开的话,班里的气氛也会变好的吧。

但是——。

「——嚯,最拖班级平均分后腿的西园寺,这等言行还真令人赞叹啊」

在大家各自开始做起了回家的准备之时,不知从哪里传来了笑得很开心的美优老师的说话声。

「美、美优老师……?班会结束后您不是回办公室了吗……?」

冒着冷汗的彰回头看向突然出现在背后的美优老师。

看样子之前美优老师对他的说教让他现在还留有心理阴影。

虽然不知道被说了些什么。但看样子想必是被狠狠批评了一顿。

「别露出那么害怕的表情啊。我回来不是来找你的」

「这样吗,那就早点说啊。真是的,吓人一跳」

「呵呵,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你有什么好害怕的?前面班上那么骚动也是你干的好事吧,要不再来一趟办公室?」

安心下来的彰说了一些多余的话,被惹恼的美优老师笑着握住了彰的肩膀。

从传来的咯吱咯吱声和因为剧痛而声音颤抖、身体也失去了平衡的彰的样子来看,握力怕是相当的强。

「美优老师,你不是来找彰的话那是来找谁有事呢?」

因为美优老师不到心满意足就不会停下来,为了救下彰,我插嘴提出了其他的话题。

因为美优老师意外的单纯,所以这样应该就可以轻松地分散掉她的注意力。

——但让美优老师想起她的事情的我,最终为此感到了后悔。

「啊。是哦。我是找你有事才过来的,青柳。现在跟我走一趟」

「诶……?」

居然是找我有事,这让我不禁哑口无言。

这莫非是——。

「早上的事情我还没有处罚你呢」

果然……。

美优老师你不是说不被发现就没事吗……。

虽然我这么想,但越是反抗就越是没完,所以我不情不愿地被美优老师带走了。

*

「抱歉啊,青柳。因为是突然被安排的事情所以需要人来帮忙啊」

我在资料室里整理着教材,同样在整理教材的美优老师向我道歉。

「倒是没事了……。不过,只是需要人帮忙的话就不要威胁人啊」

我一边干着活,一边小小地抱怨道。

说是要处罚的时候我还以为要接受和彰一样的说教,都有些害怕呢。

所以我衷心希望以后有事叫我的时候,请不要搞得像是要说教我一般。

「我觉得用处罚你来当做叫你来帮忙的理由比较好。要是只处罚西园寺的话,没准你又会被班上同学说坏话了」

虽然美优老师说话不饶人,但从她说的这些话就可以知道她是在关心我。

她是个虽然男人婆且性格暴躁,但却相当为学生着想的好老师。

所以她也很受学生的欢迎,学生们也都用名而不是姓来叫她。

「而且你又一个人唱黑脸了吧?你为什么总是扮演恶人呢?」

大约是因为我没有回应,美优老师又提出了一个问题。

我停下正在整理教材的手,看向正在后方整理资料的美优老师。

「你什么时候到教室的?」

「在青柳你阻止西园寺不久之前」

「那不就是一开始就在吗……」

「是啊。我本来打算介入进去的,但看到了你的行动就放弃了。我觉得老师也不应该插手学生之间的事情,而且我相信交给你的话肯定没什么问题。不过,老实说我现在觉得刚才要是我介入进去的话就好了」

从美优老师的言辞上可以看出她很是后悔。

大约是因为只有我一个当了坏人吧。

在那种情况下我觉得那么做是最合适的,而且这也是出自对彰的信赖。

但这似乎让美优老师感到有些心里不舒服了。

「没事的。我不在意的」

「你这人……」

美优老师愕然了。

我想她一定是对我的行动有所想法。

「在这个世界上,有人做出牺牲是最好的」

「区区高二的小鬼达的什么观啊。对了,要是你再采取那种态度的话,我就以没有协调性为由降低你的内申点吧」

「美优老师,你这有点狡猾吧……?」

「在这个社会上,不狡猾可是活不下去的啊」

美优老师毫无恶意地给我提出了一个不知有没有用的建议。

这么卑鄙的大人来当老师真的好吗?

「喂,青柳,你在想什么呢?」

我刚这么失礼地想了一下,美优老师就反应敏感了。

这个人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她有着野性的直觉。

我总之先摇了摇头,表示这是她的误会。

要是在这里说实话的话,肯定会像彰一样被说教的。

「这样,是我的错觉吗。……算了。总之,你要多重视自己一点啊?」

「我觉得我已经很重视了啊?」

「你还好意思说……」

美优老师一边《哈啊……》地叹着气,一边按着额头。

为什么我会感到吃惊呢。

「美优老师,这部分已经是最后的了,我可以回去了吗?」

确认已经没有需要收拾的地方之后,我告诉美优老师说我想回去了。

要是一直待在这里的话怕是会被说教个没完,所以我想抓紧离开。

「啊,谢谢了。有青柳你在总是帮了大忙了」

「没事,学生帮助老师是理所应当的」

「你明明真的是个好学生啊……」

美优老师表情有些阴暗地说道。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她想要说什么,但这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

所以我不需要被同情。

然后我向老师告别,离开了学校——可当时的我完全没有想到,帮美优老师忙这件事让我今后的人生产生了巨大的改变。

*

『哇啊啊啊啊啊啊!洛蒂你在哪呜呜呜呜呜!』

出校门走了十五分钟之后——我忽然听到有小孩的哭声,然后在道路的拐角处,我看到了一个小女孩。

看上去大概四五岁左右。

从她的哭喊声来看,她似乎是和一个叫洛蒂的人走散了。

明明有小孩子在哭,周围的大人却只是一脸困惑,没有人上前询问。

而只是保持着距离,担心地看着哭泣着的女孩子。

为什么不上前询问呢?从女孩子的外表和所用的语言就可以猜出个大概了。

在日本相当罕见的银色头发。

而且这孩子刚刚哭喊时所用的语言——不是日语,而是英语。

毫无疑问这孩子是在海外长大的。

所以我想大家都是因为不会说英语,所以想帮忙也没法帮忙的吧。

……真没办法。

实在是不能就这样置之不理。

虽然也可以期待之后会有懂英语的人经过,但这样的话会让这孩子感到很难受。

我没法对此视而不见。

『怎么了?是和谁走散了吗?』

我走到女孩子的面前,弯下腰以迎合她的视线,然后开口说道。

被搭话的女孩子先是吓了一跳,然后慢慢地抬起头,用乌溜溜的眼睛看着我的脸。

然后——啪嗒啪嗒地躲在了电线杆的后面。

『咦……?』

逃掉了吗……?

为什么——啊,是吓到她了吗……。

『突然就跟你说话,对不起啊』

因为对方是个小孩子,所以我试着用尽量温柔的声音和语气这么说道。

于是,小女孩从电线杆后面稍稍探出头来,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

我也毫不着急地回以微笑。

似乎这起到了好的效果,稍稍探出头的小女孩开口说道。

『你是……?』

『我叫明人。你呢?』

『………』

被我问到名字的小女孩紧紧盯着我的眼睛。

然后她看了一圈四周,慢慢地开口说道。

『爱玛……』

『你叫爱玛酱啊。那个,你是和洛蒂在哪里走散的?』

『洛蒂,不在的……』

『啊,嗯,不在呢。在哪个地方洛蒂不在了的?』

『不在……。哇啊啊啊啊!』

我问着问着,爱玛酱又哭了起来。

虽然不清楚她为什么要哭,但因为她年龄很小,所以感觉没法很好地用语言来进行沟通。

在知道洛蒂这个人不在附近之后,我想知道那个人是在哪里不见的……。

但总之我得先让这个小女孩停止哭泣。

因为我和小女孩说话之后她又哭了起来,周围都在用一副奇怪的表情看着我。

因为我们是在用英语对话,所以大家似乎都不懂我在说什么。

——怎么办?

怎样能让这个孩子不哭?

点心——自己不怎么吃所以很遗憾没有的。

当然,孩子会喜欢的玩具自然也是没有。

其他——啊,我带手机了。

之前坐电车的时候,我有看到一个妈妈把手机递给她哭泣中的孩子,然后那个小孩就不哭了。

当时好像是给小孩看什么视频了。

这个小孩可能会喜欢的视频——就是这个!

『爱玛酱,看这个』

我打开有名的视频网站,选择在首页上的一个视频,注意不让她感到害怕地,小心翼翼地靠近爱玛酱,然后把手机屏幕给她看。

爱玛酱瞄了一下我的脸,然后看向手机屏幕。

然后她在看到手机屏幕上播放着的视频的一瞬间——表情就一下子放晴了。

『猫猫……!』

『爱玛酱喜欢猫吗?』

『嗯!爱玛最喜欢猫猫了!』

爱玛酱目不转睛地看着视频,好像是她前面就没有在哭一般。

她从我的手中接过手机,露出了冠绝可爱的笑容。

总之暂时应该没问题了。

我很想在爱玛酱沉迷于猫的时候去寻找洛蒂……但是没有线索啊。

虽然我觉得带她去找警察是最合适的,但我怕万一警察不会说英语的话,这孩子没准会感到不安。

因为她还是个小孩子,所以我想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所以果然只能我来找了吗……。

毫无线索——等等,这孩子感觉和某人很像啊……?

爱玛酱闪耀的银色头发。

还有那端正可爱的五官——对了,和今天来到班里的夏洛特同学一模一样。

以及,夏洛特的昵称似乎就是洛蒂吧?

之前看的小说上面好像就是这么写的。

爱玛酱是外国人,所以很有可能是用昵称来叫她姐姐的,而且如果找的是妈妈的话,肯定会直接叫“妈妈”而不是叫昵称或者名字吧。

而且从夏洛特同学今天的发言来看,她也确实有个妹妹。

这样一来——。

『爱玛酱。爱玛酱可以说出你名字的全拼吗?』

『嗯……?爱玛叫做爱玛·本奈特哦?』

沉迷于猫咪视频的爱玛酱听到我的提问,一脸茫然地抬起了头,如此回答道。

她歪着脑袋的动作真的可爱极了,加上她那可爱的外表,完完全全就是可爱的化身了。

看样子她已经对我没有戒备了,于是我松了一口气。

抛开这些不谈,总之我的猜测似乎是对的。

爱玛酱在找的是夏洛特同学——而要去找她的话,大概回学校是最好的。

『那爱玛酱。我们去见洛蒂吧?』

『洛蒂……见得到……?』

『嗯,应该能见到』

『嗯……!』

在得知可以见到洛蒂之后,爱玛酱非常开心地点了点头。

这孩子明明年纪还小,但只要和她冷静地交谈的话也能很好地沟通,看样子她还挺聪明的。

『那就走吧』

『………』

『爱玛酱?』

爱玛酱突然开始东张西望,让我有些感到不解。

然后爱玛酱带着不安的表情看了一下我的脸,然后就一直盯着自己没有拿着手机的,另一只伸开了的手。

因为她好几秒一动不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我感觉有些不安。

『没事吧?怎么了?』

我小心翼翼地窥视着爱玛酱的脸,以免吓到她。

听到我说话的爱玛酱看向了我。

然后她点了点头,露出下定决心的表情。

她下了什么决心呢——我这样想着,结果爱玛酱把她前面一直在盯着看的那只手朝着我伸了出来。

『嗯……!』

『诶……?』

『手』

『手……啊,想让我抓住你的手吗?』

『嗯……!』

我试着一问之后爱玛酱就元气满满地点了下头。

然后她上下挥了挥自己伸出来的那只手,简直就像是在说《快点快点》一般。

『唔~嗯……』

爱玛酱想要我抓住她的手,这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在社会眼光在各种意义上变得越来越严峻的今天,和一个与自己长得完全不像的女孩子手拉着手走路的话,说不定会招致一些不好的误会。

虽说我穿着校服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我还是不想做太多会引起人误会的事情啊……。

『…………』

『唔……』

看到陷入沉思的我,爱玛酱的眼睛又变得湿润了起来。

她用一副像是在诉说些什么似的,小动物一般的表情看着我。

……算了,手拉着手而已,没事吧。

而且走在一起就已经很引人注目了,不如说因为经常会有车经过所以抓住她的手要比较安全……。

一瞬间就输给爱玛酱撒娇的表情的我,温柔地握住了爱玛酱的手。

然后——。

『嗯』

爱玛酱露出了安心的笑容,继续看起了猫咪视频。

大概是出于不安才想让我抓住她的手吧。

如果这样就能让这孩子安心的话,那就也好吧。

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配合着爱玛酱的步伐往学校走。

『——爱玛酱,得好好看着前面哦?光看猫的话是很危险的』

在返回学校的路上,我朝抓着我的手走着的爱玛酱这么说道。

感觉很危险的我本打算收回手机,但我正打算付诸实施的时候,爱玛酱就眼角变得湿润,一副又要哭起来的样子。

看样子她相当喜欢猫咪视频。

没办法的我只好把手机让她继续拿着,于是爱玛酱走路的时候就一直在看着视频。

除了我朝她说话的时候会抬起头,其他时间就一直沉迷于手机里的猫。

就算我有抓住她的手,但这样下去的话早晚会摔一跤吧。

『嗯……!』

被我提醒了的爱玛酱想了想,不知为何,她张开了双臂抬头看着我。

不明白她想干什么的我一脸不解地看着爱玛酱。

『抱抱』

意识到我没有明白她的要求之后,爱玛酱便用撒娇一般的声音向我提出要求。

由于身高差,爱玛酱不得不抬眼看着我,这让她的眼睛变得乌溜溜的。

这——要怎么办呢?

她是个小孩子。

一般而言小孩子的话就算我抱着她也会被当成是关系好的兄妹吧。

但爱玛酱是外国人,和我看上去完全不像。

发色不一样,瞳色也不一样。

抓住她的手就已经很高难度了,抱着她真的不会出事吗?

我姑且看了一圈四周的情况。

好在周围并没有人用奇怪的视线看着我。

所以我又看了看爱玛酱。

结果爱玛酱的眼睛变得更湿润了。

像是马上就要哭出来一般。

…………没办法啊。

要是让她再哭出来就麻烦了,于是我把爱玛酱抱了起来。

因为爱玛酱是个小孩子,所以抱着感觉也很轻。

因此就这样走到学校也不会很吃力。

『诶嘿嘿』

被抱着走的爱玛酱心情大好地蹭了蹭我的脸颊。

想必她正处于爱撒娇的年纪吧。

我一边听着爱玛酱开心的说话声和手机里播放的猫叫声,一边朝着学校走去。

*

「——怎么了青柳?那孩子迷路了吗?」

我刚走进办公室,看到抱着爱玛酱的美优老师就这么对我说道。

幸好美优老师在。

这样就能很快和夏洛特同学取得联系了。

『MINGREN,这个人是谁?』

我正要回答美优老师的提问,正老老实实地看着猫咪视频的爱玛酱,一脸不安地口齿不清地问道。

在不熟悉的地方遇到了不熟悉的大人,会有这种反应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我看了一眼美优老师,对爱玛酱说道。

『爱玛酱知道老师这个词吗?』

『嗯……?洛蒂有给我讲过,所以知道……!是教人学习的人……!』

『嗯,没错。爱玛酱懂得真多呢』

『诶嘿嘿』

被我称赞着摸了摸脑袋之后,爱玛酱便露出了冠绝可爱的笑容。

这笑容可爱到犯规了。

「什么情况,这孩子……是天使转生了吗……?」

被爱玛酱的笑容治愈了的美优老师把手放在脸上,全身颤抖着。

看样子她也被爱玛酱的可爱所折服了。

「……干嘛?」

——美优老师意识到我在看着她。

似乎不好意思让我看到她现在的样子的美优老师,用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瞪着我。

我让美优老师仔细看了看在我怀里心情大好的爱玛酱。

「美优老师,这孩子八成是夏洛特同学的妹妹」

听我这么一说,美优老师瞥了爱玛酱一眼,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啊,刚刚学校也收到夏洛特的联络了。她回家之后发现妹妹不在,就在到处寻找。我刚刚已经联系过了。应该过会儿就来了」

「什么时候联系的……?」

「你从校园里走过来的时候。看到你抱着的那个银发幼女,我就明白了」

这老师就是因为这样才不容小觑啊……。

美优老师有着不可思议的厉害之处,所以最好不要与她为敌。

就算是口误,今后也不要说什么有关适婚年龄的话题为好。

看着被抚摸着脑袋心情大好地眯起眼睛的爱玛酱,我暗自下定决心。

——在我们等待了20分钟的夏洛特同学之后,办公室的门被猛地打开了。

我条件反射地看了一眼,满头大汗的夏洛特同学就站在那里。

和在班上看到的可爱形象相去甚远的夏洛特同学,上气不接下气地,看上去十分痛苦。

看样子她一直在拼命寻找着爱玛酱。

「爱玛!爱玛在哪!?」

「冷静点,夏洛特。你妹妹在那边睡着呢」

面对惊慌失措的夏洛特同学,美优老师用拇指指了指自己身后的爱玛酱。

可能是累了的爱玛酱,坐在椅子上嘶呀嘶呀地睡着了。

虽然她的睡脸如同天使一般可爱,但考虑到夏洛特同学的心情,我真希望她是醒着的。

看到了悠悠然然地睡着觉的妹妹,夏洛特同学一下子就瘫倒在了地上。

「没事吧……?」

因为她突然就坐在了地上,有些担心的我便这么问道。

夏洛特同学抬眼看向我。

也许是因为前面她一直在担心自己的妹妹,所以眼角含着些许泪水。

被用这种表情看着,让我更加担心了。

「抱歉……安心下来就有些脱力了……」

「嗯。我懂的。回家后发现妹妹不在了的话肯定会焦急的,找到妹妹之后也肯定会打心底松一口气的对吧。于是,站得起来吗?」

我觉得老是坐在地板上也不太好,于是向她伸出右手。

于是夏洛特同学露出了可爱的笑容握住了我的手。

「谢谢你——啊,抱歉……!」

但不知为何,她一站起来就迅速离开了我。

「诶……?」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做,便疑惑地看着她。

结果害羞得满脸通红的夏洛特同学,把食指碰在一起,忸忸怩怩地开口说道。

「我,出了好多汗,抱歉……」

「啊,这样……」

看样子她是因为介意自己身上的汗才远离我的。

被这么一说,确实手心有一种湿润的触感,但老实说我觉得没必要那么在意。

但果然因为是女孩子所以才会在意吗?

「没必要在意的。那也是你拼命在找你的妹妹的证明嘛」

对一个满头大汗寻找自己妹妹的女生感到佩服是理所当然的,是不可能觉得不舒服的。

我这么笑着回答之后,不知为何夏洛特同学目不转睛地盯起了我的脸。

「………」

「夏洛特同学?」

「啊,诶……青柳君,真温柔呢」

我刚一开口,夏洛特同学就微笑着这么说道。

满脸通红的夏洛特同学对着我露出如此可爱的笑容,让我不由得心跳加速了。

夏洛特同学对着我继续说道。

「而且,爱玛也是青柳君找到的吧?真的非常感谢」

说完,夏洛特同学恭恭敬敬地对着我鞠了一躬。

从这彬彬有礼的样子可知她受过的教育之好。

但……在教室的时候就有些在意了,她的措辞完全就是个大小姐。

到底是谁给她教日语的呢?

虽然我很好奇她是怎么学会日语的,但我觉得问这个有些不太礼貌。

于是我便问了另一件我很在意的事情。

「你记得我的名字啊?」

虽然老师和同学都叫过我的名字,但在我向她进行自我介绍之前她就记住了我的名字,这让我很是意外。

「啊,因为今天你有在我困扰的时候帮了我……。而且,花泽老师也说了有麻烦的话就去拜托青柳君,所以就记住了你的名字。正如老师所言,青柳君真的很靠得住呢」

突然被夏洛特同学夸奖的我立刻就转过身去了。

是因为我不想让她看到我那八成已经变通红了的脸。

花泽老师就是美优老师。没想到她在夏洛特同学面前居然是那么介绍我的。

虽然感觉很害羞,但老实说,很开心。

平日里一直被美优老师使唤的价值得到了体现。

我这么想到——。

「青柳,你害羞的样子还真少见啊。脸都红透了」

美优老师的这句话,让我觉得即使是一瞬间,对这个人产生了感谢的想法的自己就是个傻瓜。

「好烦啊。才没害羞」

「吼吼~?那我给你的脸拍张照片咯?」

「请不要这样找事!」

这个人肯定是在玩弄我取乐。

如果我继续待在这里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当成玩具一般,肆意玩弄的。

这么想的我立刻转身准备离开。

「既然夏洛特同学已经来了,那我就回去了。夏洛特同学,明天见——诶,爱玛酱!?」

在我为了逃离美优老师而准备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明明正在睡觉的爱玛酱不知何时已经抓住了我的衣角。

『MINGREN,你要去哪……?』

有些睡迷糊的爱玛酱一脸不安地抬头看着我。

一旁的夏洛特同学一瞬间露出了困扰的表情,这该怎么办呢。

『抱歉,我该回去了。爱玛酱的姐姐——那个,洛蒂已经来了,所以没事了』

我笑着告诉她不用担心,然后看了看夏洛特同学。

于是爱玛酱追随着我的视线也看了过去,发现自己姐姐就在那里的爱玛酱瞬间就变得神采奕奕了。

『洛蒂!』

爱玛酱开心地用昵称呼喊夏洛特同学之后,就会直接跑过去——但我想错了。不知为何她死死地抓住我的衣角不放。

这孩子,怎么不松手呢……?

「………」

被爱玛酱抓住衣角,有些不知所措的我意识到夏洛特同学正盯着我和爱玛酱看。

「夏洛特同学?」

我好奇地问道,猛然回过神来的夏洛特同学微笑着说道。

「啊,不是,感觉她很亲近你啊」

「是这样吗……?」

「是的。看爱玛的样子我想应该是没错了。话说回来,明人是青柳君的名吗?」

「诶,是的啊……?」

「这样啊……」

在我回答了夏洛特同学的提问之后,她表情复杂地陷入了沉思。

然后,她弯下腰达到和爱玛酱视线齐平的高度,温柔地开口说道。

『呐艾玛,叫那个人哥哥吧』(注:想必你们已经意识到了,『』里面的句子就是英语说的,但考虑到这个符号也有单纯引用的作用,而且全文我也没看完所以不能断言说全是,因此只是说“大部分都是”,具体读的时候还请通过上下文进行猜测)

『哥哥……?』

她究竟是什么打算?

我一边想着一边看着她俩,不知为何夏洛特同学催促着爱玛酱叫我《哥哥》。

爱玛酱逐个假名地复述着《哥哥》这个词,但由于她的年幼和对日语的不熟悉,所以发音很是奇怪。

但这也是一种可爱。

「诶,夏洛特同学……?」

「啊,不好意思。我想着说日本人的青柳君可能不习惯被年纪小的孩子直呼名字……。在日本,这种时候会称呼年上的男性《哥哥》的对吧?」

啊,这回事啊。

确实在日本年下很少会直呼年上的名字。

虽然我知道在外国直呼名字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并不在意,但夏洛特同学似乎是在照顾我的想法。

「虽然不是绝对,但确实如此。不过,也没必要在意哦?」

「不,要入乡随俗。因为今后要在日本生活,所以爱玛也要养成日本人的习惯」

果然夏洛特同学很聪明……。

都知道“入乡随俗”这个很多日本人都不知道的谚语。

她说的也有道理,因此我便不再坚持。

「知道了。那行吧」

「好的,非常感谢」

得到我的允许之后,夏洛特同学一脸高兴地转向爱玛酱。

然后她再次配合着爱玛酱的视线弯下了腰,一遍又一遍地让爱玛酱复述《哥哥》这个词。

对温柔地教着妹妹这一场景感到欣慰的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们。

然后,复述完毕的爱玛酱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我的身边,抬起头看向我,露出了很是可爱的笑容。

然后——。

『哥哥!』

笑容冠绝可爱的爱玛酱,叫我《哥哥》了。

在被满脸笑容的她叫我哥哥的那个瞬间,某个东西就射穿了我的胸膛。

明明我应该没有什么想被人叫哥哥的愿望啊——但不知为何,被爱玛酱用哥哥来称呼的我真的是开心死了。

过分的可爱让我不禁莞尔了。

由于微笑着看着我的爱玛酱过于可爱,我不由得摸了摸她的头。

于是爱玛酱就像是小猫一样眯起了眼睛,舒舒服服地将脑袋伸了过来。

这可爱的生物是怎么回事?

可爱到我甚至想要摸她的脑袋摸一辈子。

『嗯,好好地叫他哥哥了呢。那爱玛,那位哥哥要回家了,所以把手松开吧?爱玛和我一起回去吧?』

目睹了我和爱玛酱的交谈的夏洛特同学,对爱玛酱好好地把《哥哥》叫了出来这件事感到很满意,为了让我可以回家,便这么对爱玛酱说道。

看来她是个很体贴人的女孩子。

但说实话我还想继续陪着可爱的爱玛酱,但看样子不行啊。

毕竟这里是办公室,而不是和孩子玩的地方啊。

但是——。

『不要!』

不知为何,听夏洛特同学说要回去的爱玛酱,突然很不开心地扭过了头。

『爱玛,怎么了?和姐姐回家吧?』

『爱玛……要和哥哥待一块儿……!要和哥哥回家……!』

「「「「「诶!?」」」」」

爱玛酱这一突然的发言让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但美优老师却一点都不震惊,而是接受了一般地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啊……不也挺好的吗。青柳。一起回去吧」

「你是认真的吗?怎么可能一起回去啊?」

「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啊,就算送到了家,爱玛酱肯定在那里还会继续撒娇的吧?」

在这里都被撒娇了,送到家之后也肯定还是会被撒娇的吧。

美优老师的方法只不过是在拖延而已——但不知为何美优老师嘻嘻笑了起来。

「嘛你就听我说的办吧。青柳,总之你先和她俩往自己家走走看呗。会发现有趣的事情的」

「哈啊……?」

和她俩一起回我家,是什么东西?

难不成要我招待她俩进我家?

——那可不行的吧?

先不说我还没有做好让夏洛特同学进我家的心理准备,而且夏洛特同学想必也会有抵触情绪吧。

这么想的我看了看夏洛特同学。

结果没想到连她也露出了接受了的表情。

喂,等等等等。

难道只有我没能理解这一状况吗……?

「青柳君,非常抱歉。方便的话,可以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你是认真的吗!?」

「是的,拜托了」

说完,夏洛特同学对着我鞠了一躬。

怎么办,我完全没能理解状况。

偶尔喜欢捉弄人的美优老师先不提,为什么夏洛特同学也会说一起回去这种话?

突然的展开让我的大脑完全混乱了。

美优老师和夏洛特同学究竟在想些什么啊——。

以及,一起回去之后会发生什么呢——各种各样的疑问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但我完全得不出答案。

就算将我掌握的知识全部利用起来,在这种状况下也还是得不出可以找到答案的线索。

所以总之我——

「好吧……」

——懒得思考的我决定顺其自然好了。

*

「诶,那就回吧……?」

一走出办公室,我就对一旁的夏洛特同学这么说。

这句话本意是要传达出《你真的要去我家吗?》这一讯息——

「好的,请多关照了」

——但似乎夏洛特同学没有明白。

夏洛特同学露出温柔的笑容抬头看着我。

这什么情况?

我在做梦吗?

居然和今天刚刚转来的美少女留学生一起回家什么的,太不现实了,简直难以置信。

——我的衣角被拉动了。

『嗯?怎么了爱玛酱?』

我和夏洛特同学刚一对视,爱玛酱就拉了拉我的衣角。

我看向爱玛酱,她大大地张开了双臂。

这莫非是——。

『抱抱』

果然啊……。

从之前见过的行动之中我猜到了爱玛酱想要的东西。

虽然不知道是因为刚睡醒所以不想走路,还是单纯地喜欢抱抱,但在姐姐面前抱起妹妹这种事还是很需要勇气的……。

我瞥了一眼夏洛特同学。

夏洛特同学摇了摇头,以表示拒绝。

『爱玛,不要给青柳君添麻烦哦?自己好好走啊?』

夏洛特同学配合着爱玛酱的视线弯下了腰,温柔地对爱玛酱这么说道。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令人欣慰的场景。

但爱玛酱本人似乎并没有接受,用力摇了摇头之后,然后就一直盯着我看了。

那乌溜溜的眼睛简直就像是在说『抱抱我』一般。

小孩子露出这种表情的话,换谁来都会想宠爱她的吧。

「夏洛特同学,算了。爱玛酱很轻的,我抱着也不累。当然,如果你讨厌妹妹被男性抱着的话那就算了……」

「啊,没有!没有那回事!只是继续给青柳君添更多麻烦的话感觉很不好……」

要是合着幼小的爱玛酱的步伐往回走的话,回家时间肯定会变迟的。

如果是平时倒也无妨,但今天迷路的爱玛酱肯定也累坏了,还是早点回家休息比较好。

我这么一想,便说。

「我没事的。而且,抱着爱玛酱的话也能快点回去」

夏洛特同学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拜托我抱起了她那实在是不听话的妹妹。

『——诶嘿嘿』

我刚抱起她,爱玛酱就非常开心地笑了起来。

果然她很喜欢抱抱啊。

「真的很抱歉,青柳君……。回家之后我会好好说说她的……」

「不用,没事的。我也很赚的」

「哈哈,青柳君还真是温柔呢」

听我那么说的夏洛特同学,不知为何温柔地对着我笑了。

我说那句话的意思是我很高兴可以宠爱可爱的爱玛酱,但看她的反应,她似乎是理解成了我是出于关心才这么做的。

我们就这样聊着聊着——。

『唔……。听不懂哥哥你们在说什么……』

怀里的爱玛酱微微嘟起脸颊,闹起了别扭。

还小的她听不懂用日语进行对话的我和夏洛特同学在说些什么,所以感觉自己被疏远了。

『啊,抱歉,现在哥哥开始用英语说话』

也不能把她一个排除在外,我向爱玛酱道歉之后就开始用英语说了起来。

『谢谢你,青柳君。青柳君英语很棒呢』

夏洛特同学也为了爱玛酱可以听懂,和我一样说起了英语。

英语是她的母语,想必用英语对话的话,对她来说会来得比较方便吧。

『没有夏洛特同学的日语说得好』

『不,比我的日语要好得多』

『才没那回事,夏洛特同学日语说得很好的。可以问问你是从谁那里学的日语吗?』

『我倒是觉得青柳君的英语更好……我是跟着父母学的』

因为感觉要扯皮了所以我顺带着问了她一个问题,夏洛特同学有些不能接受的样子,但还是回答了我。

是夏洛特同学的父母教给她日语的啊。

莫非是为了把她培养成一名高雅的女儿,才教给她大小姐口吻的日语的吗?

虽然我很感兴趣,但我决定不再追问。

毕竟问太多的话别人会嫌烦的。

『爱玛也想用日语说话』

看着聊着天的我和夏洛特同学的爱玛酱,一脸羡慕地这么说道。

我不清楚爱玛酱明不明白“日语”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但夏洛特同学有在用日语说话,所以应该多少能理解一点吧。

『不用担心,爱玛酱的话肯定可以的』

『真的……?』

『嗯,真的』

『太好了!』

我点了点头,爱玛酱就很开心地笑了起来,然后用脸颊蹭了蹭我的胸口。

这孩子简直就像是一只猫。

夏洛特同学的父母既然都已经教她日语了,自然也会教爱玛酱日语的吧。

而且夏洛特同学看上去也很会照顾人,爱玛酱想学的话肯定也会教她的吧。

更何况这里可是日本,住久了早晚就会说了。

所以,爱玛酱学会说日语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我一边看着对着我撒娇的可爱的爱玛酱,一边这样想着。

『………』

『嗯,怎么了?』

我注意到夏洛特同学在盯着我看,便这样问道。

然后,她用一副很是佩服的表情开口说道。

『没有,只是她真的很亲近你所以有些吃惊……』

『啊,这孩子很不认生啊』

『不,你别看爱玛酱这样,她可是很挑剔的哦?至少我从未见过她像这样对除了家人之外的其他人撒娇』

这可真是意外。

看上去就很爱撒娇的她,爱撒娇的样子居然有可能不是真的?

感到不可思议的我不由自主地盯着爱玛酱看了起来。

注意到我在看着她的爱玛酱也转了过来。

然后——。

『诶嘿嘿』

露出了极其可爱的笑容的爱玛酱,再次把脸贴在了我的胸口上。

这孩子真的可爱到没救了。

因为笑容过于可爱,我就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脑袋,结果她的笑容变得更加可爱了。

什么情况,我好想宠她一辈子。

『你是用什么办法让爱玛这么亲近你的?』

『嗯~就算你这么说,也不过就是给她看了猫咪视频而已……』

『猫猫吗……。确实爱玛很喜欢猫猫,但我不觉得仅靠这个就能让她这么亲近你啊……』

作为姐姐的她果然会很在意妹妹为什么亲近我的吧。夏洛特同学表情认真地想了想。

然后,她露出了可爱的笑容说道。

『果然是因为,青柳君就是有那么温柔吧』

『——为什么会得出这种结论?』

夏洛特同学的美丽笑容一下子就让我的心怦怦跳了起来,感到动摇的我试着这么问道。

『因为这是最有可能让爱玛亲近你的理由嘛。而且实际上,青柳君就是很温柔的嘛』

『是这样吗?』

不太理解的我这么反问道,夏洛特同学便露出相当可爱的笑容,心情大好地点了点头。

『是的』

就算她说我温柔,老实说我也不是很懂。

但看样子她对我的评价很高。

这一点让我感到很高兴。

——之后,我们三人一边闲聊着,一边往我的家里走。

有时候我会给夏洛特同学讲一些在学校里发生的小事情,听我说完的夏洛特同学就会笑得很开心,爱玛酱也摇晃着身体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

虽然今天和她们是初次见面,但待在一起的时候老实说真的很舒服。

有种想要永远待在一起的感觉。

但是——。

『夏洛特同学。为什么突然离我那么远?』

明明方才还聊得很开心,但夏洛特同学突然远离了我。

『啊,那个……没什么特别的理由……』

说着没有理由,但夏洛特同学却把距离拉得更开了。

怎么办,我的精神压力好大。

要是被夏洛特同学说讨厌我的话,我怕是很难再振作起来了。难道是在前面聊天的时候我说了什么冒犯她的话吗……?

『抱歉』

『为什么要抱歉……?』

『不是,感觉让你有些不愉快了……』

听到我这么沮丧的发言,夏洛特同学露出了非常为难的表情。

她真是个好女孩啊,明明因为讨厌我而拉开了距离,却还是像这样关心着我。

然后被如此温柔的女孩子讨厌了的我,今后要怎么办呢。

老实说我好沮丧的……。

『啊,那个……我想你大概是误解了所以就说一声……这绝对不是因为讨厌青柳君才想要拉开距离的哦……?』

夏洛特同学带着为难的笑容这么说道,我自然对她的发言产生了疑问。

『那为什么要和我拉开距离?』

这个直球的问题,让夏洛特同学的视线游移不定了起来。

像是在烦恼要不要回答。

夏洛特同学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将手放在嘴边,害羞地张开了口。

『想起来自己跑来跑去地出了很多汗……。很害羞……』

满脸通红的夏洛特同学用近乎听不见的微弱声音这么说道。

她之前那会儿也很在意自己出汗的事情,果然女孩子这种生物就是会在意自己汗水的气味啊。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太可爱了吧,夏洛特同学……。

——害羞的美少女留学生过于可爱,让我的思考都停止了。

*

被夏洛特同学的可爱击倒之后,我和她之间就弥漫起了一种很尴尬的气氛。

我变得不好意思看夏洛特同学的脸,在意自己汗水的夏洛特同学也一直和我保持着距离。

而爱玛酱则在我的怀里嘶呀嘶呀地睡着了。

这孩子还真是自由啊。

「「啊,那个……」」

对持续的沉默感到尴尬的我正要开口,没想到夏洛特同学也开口这么对我说道。

想着要是再沉默一会儿就好了的我继续说道。

「抱歉,什么事?」

「啊,不……青柳君你要说些什么?」

「没事,我的事不重要。夏洛特同学你说你的事吧」

「没有,我的事也不重要……青柳君你先说吧」

我和她就这样互相谦让着。

因为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只会更尴尬,于是我选择换一个话题。

顺带一提因为爱玛酱已经睡着了,所以现在我们是在用日语交流。

「那个,在班里适应了吗?」

「这个吗……老实说,还没有呢」

嗯,也是啊。

毕竟今天才作为留学生转过来的啊。

就算她说适应了,给人的感觉也像是在敷衍。那我干嘛还要提出这个话题啊,真是的……。

可能是尴尬的气氛加上对方是夏洛特同学这两件事,让感到紧张的我头脑有些转不过弯了。

这个话题太失败了。

得提出个别的话题……。

我想着这样的事情,但不知为何夏洛特同学盯着我的脸看了起来。

于是我也看向她,结果她对着我缓缓地鞠了一躬。

「——今天真的非常感谢」

她向着我如此道谢。

大约是指我保护了爱玛酱这件事吧。

「不用再道谢了。救了爱玛酱只不过是巧合,而且你前面也已经道过谢了」

「不是,爱玛酱的事情我确实很感谢你,但这次我是想感谢你在白天那会儿帮了我」

这么说来,她有注意到我那时候是为了她才那么说的啊。

虽然在办公室的时候因为爱玛酱,这部分的事情就没有提起,但老实说,被她知道我是为了她才那么做的话感觉好羞耻的。

所以我很希望那件事就那么过去……。

但既然夏洛特同学已经提出了这个话题,我也没法敷衍了事啊。

而且要是她对那会儿发生的事情有了误解的话,我也想消除掉她的误会,所以没准这样也好。

我有些害羞地,看着夏洛特同学的眼睛这么说道。

「他们邀请你虽然是出于好意,但一味强迫的话就不太好了。不过,彰其实没什么恶意的,请原谅他」

彰只是想要夏洛特同学早点融入班级才那么做的,说要她把妹妹带上也是出于善意所为。

我不希望夏洛特同学误解了这一点,以为彰是一个会无理取闹地强行邀请别人的人。

「嗯,我明白的。他们邀请我去欢迎会的时候我其实很开心的。但家里只有爱玛一个人,把不会日语的她带到欢迎会去的话也可能会吓到她,所以就打算拒绝了。而且青柳君不仅是帮了我,还找出一个我不会在意的其他理由来说服大家的吧?青柳君因此被大家当成恶人 了,非常抱歉」

刚向我道完谢的夏洛特同学,又带着对不起的意思向我鞠了一躬。

我本以为那时候自己做的天衣无缝,但还是让夏洛特同学感到自己有责任了。

虽然要是没有注意到我的意图的话就不会变成这样,但夏洛特同学的洞察力实在是太好了。

「没必要在意的。只是我想这么做而已,而且也没出什么问题。你要是在意的话我反而很尴尬的」

「……青柳君真的很温柔呢。知道了,那我就不再在意了。但作为代替,请接受我诚挚的道谢」

夏洛特同学把手放在自己胸前,露出温柔的笑容这么说道。

那笑容有如天使一般美丽且可爱。

而且,被这么直截了当地表达了谢意,实在是有些感到害羞。

虽然夏洛特同学可能只是出于自己真诚的性格才那么做的,但对于不太习惯被人感谢的我来说,实在是太闪耀了。

最重要的是,夏洛特同学的笑容太过可爱,我都无法直视了。

「嗯……我知道了」

无法直视夏洛特同学的我,稍微移开了一点视线,这样回答道。

——之后的气氛稍微变得轻松了一点儿,我们闲聊着闲聊着,终于走到了我住的公寓。

「那个……夏洛特同学你们也要进去吗……?」

在走进公寓之前作为最后的确认我这么问道,结果夏洛特同学露出毫不犹豫的笑容迅速回答说:「是的」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到这了她还能笑得这么令人心情愉悦。

不对,我首先就不能理解她为什么要到我家来。

果然是因为外国人都很friendly吗?

日本的学生的话,基本不会在认识的第一天就去异性家里吧?

文化差异还真是可怕……。

我沿着楼梯往上走,夏洛特同学微笑着跟在后面。

我们直接走到了我房间所在的三楼。

虽然夏洛特同学似乎还有些在意自己身上的汗,但对要去我家这件事看上去是完全不在意。

这难道是因为我没被她当成男人吗?

夏洛特同学这么泰然自若,让我的心中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我的房间……在这边……」

终于走到自己房间前的我,有些困惑地对夏洛特同学这么说道。

由于紧张,我的声音都有些嘶哑了。

在到家之前,我的心情还主要是困惑,但一到家门口,紧张的情绪就占据了主导地位。

先不说招待女孩子到家里来这种事本身就是第一次,尤其还是夏洛特同学这种等级的美少女,换谁来都会紧张的吧。

「好的。啊——请稍等一下。我现在开门」

夏洛特同学笑了笑,在自己的书包里翻找了起来。

看着她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问题。

开门——等等,为什么她会有这个公寓里的房间的钥匙?

而且,为什么她的手还伸向了隔壁房间的门?

带着这样的疑惑我看着夏洛特同学,但她却毫不在意地把钥匙插进了隔壁房间的门锁里。

然后——。

「打开了」

随着咔嚓的一声,房间门锁被打开了。夏洛特同学露出开心的笑容看着我。

我明白她“打开了”这句话的意思,但出于困惑,也只是「啊,嗯……」了一声。

——老实说,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她为什么能打开隔壁房间的钥匙。

但从概率上来说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因此我才会感到困惑。

「哈哈——其实我住在青柳君的隔壁房间」

夏洛特同学笑得就像是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一般,这么对我说道。

除了觉得夏洛特同学也很调皮之外,还有一种不知如何表达是好的情绪涌上心头。

美优老师说的有趣的事情,肯定就是这个吧。

所以夏洛特同学在学校也是一副心领神会的表情啊。

我想她大约是从美优老师那里得知她和我是邻居的。

虽然关于个人信息保护法和个人隐私侵犯这方面我有许多想说的,但暂时还是先不吐槽了。

因为我想美优老师这么做也是有她的理由的。

但是啊——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漫画般的美少女留学生转学到了自己所在的学校,而且还和我成为了同班同学。

在回家路上救下迷路的小女孩之后,没想到那孩子碰巧是今天刚刚转学过来的美少女留学生的妹妹。

多亏如此我有幸和美少女留学生熟识,但谁能想到那个美少女留学生居然住在我家隔壁……?

我不会今天一天就把一辈子的幸运花光了吧……。

——一连串的幸运让我对未来都产生恐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