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奴隶商的烙印魔术与美少女的堕落

第三卷 《尾声》

作者: 初美阳一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22:25

场景依旧是在《奴隶王国克罗诺斯》统治者的房间。今天也同样惨遭奴隶商「精心调教」的莉亚拉,整个人失魂落魄地走在房间里。

「唔、唔唔~……什、什么《奴隶魔王克罗诺斯》啊~……现在仔细一想,这和平常的变态玩法根本没什么两样嘛……可、可恶~……」

劫后余生的莉亚拉一边在嘴里不满地嘟囔,一边拋下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克罗诺斯,以及枕在他手臂上幸福入眠的雅典娜,自顾自地走到房间另一头找水喝。

莉亚拉拿起克罗诺斯办公桌上的水瓶往杯子里倒水……倒著倒著,她忽然想到自己刚才也是和雅典娜同一副模样,整张俏脸顿时红了起来。

「气、气死我了~!我怎么又被克罗诺斯牵著鼻子走了~……下、下次绝对不会输了!哎?我这是在期待下一次吗?……不对!我是要说我才不怕他的那些花招!──咦,咿呀!?」

满心焦躁的莉亚拉忍不住乱动起来,结果就这么不小心地把杯子碰到了地上。

莉亚拉惊慌失措地蹲下身去查看。幸好落在厚地毯上的杯子并没有因此摔破,这才让她松了口气。

──然而,克罗诺斯办公桌最底下的那个抽屉,却在这时候吸引住了她的视线。

「……哎呀?这个抽屉没有关好呢……咦?这个……是什么啊?」

换作是平时的莉亚拉,大概不会做出这种偷看的举动,毕竟这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

但或许是「调教」带来的疲惫让她一时昏了头,又或许是已经习惯以《奴隶公主》身分生活的她,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忍不住有一探究竟的冲动。

总而言之,莉亚拉打开了那个抽屉,取出了存放在里头的古老盒子。

「咦?……这个是……欸……为什么这种东西会出现在这里……」

「──莉亚拉,你蹲在那种地方是在做什么啊?」

「咿呀!?啊、克、克罗诺斯!?」

注意力全放在那个盒子上的莉亚拉,完全没有察觉到克罗诺斯是何时站在自己身后的,连忙向他道歉起来。

「对、对不起,我擅自……呃,那个……打开了你的抽屉……看了里头的东西……可是……克罗诺斯,这个东西为什么……」

虽然莉亚拉非常犹豫要不要问出这个问题。

但她最后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同时也说出了盒中物品的真正来历。

「为什么你会拿著这个──刻有北方的《霸国雅斯伽尔蒂》王族徽章的坠饰?」

《霸国雅斯伽尔蒂》是由《女神使徒》的其中一人──「雅斯伽尔蒂」所建立的军事国家。座落于「七国」之中最北方的位置,整片国土都处于酷寒的严苛环境下。

由于《霸国》就位于《神国艾利恩斯》的正北方,因此两国之间素有邦交。莉亚拉在尚未成为《公主殿下》的童年时期,也曾经参加过好几次两国之间的睦邻友好活动。

但是,克罗诺斯为什么会拥有《霸国》的王族证明?

莉亚拉完全想不出这是怎么回事,满脸都是困惑不解的神情。相对地,克罗诺斯则是很罕见地露出尴尬的表情。

「呃、哎~这个嘛。被你发现了啊。嗯~该怎么说呢。」

「啊……真、真的非常对不起。那个……你在生气吗?」

「不不不,我不是在生气啦。我本来就没有打算隐瞒这件事情。所以你就别露出这么不安的表情啦。不过呢,我想想,嗯~…………」

克罗诺斯沉吟了好一会儿,然后才继续向莉亚拉说道

「──我来讲个故事给你听吧。」

「故事……是吗?」

「嗯。差不多是十年前的事了吧。关于某个『平凡小鬼头』的──无聊故事。」

克罗诺斯口中的「平凡小鬼头」究竟是在说谁。

莉亚拉对此当然是心知肚明。

因此她不发一语,只是静静侧耳倾听著克罗诺斯所说的故事。

■■■

身为《女神使徒》的七位《原初公主殿下》,分别建立起了现在的「七国」。

其中位于最为严酷的北方之地的《霸国雅斯伽尔蒂》,在台面下持续上演著令人胆寒的权力斗争,就连异常严酷的自然环境也无法望其项背。

这名「平凡小鬼头」就是出生于这样的国家,而且还是《霸国》王族中地位最卑微的皇子之一。

这并不是只有《霸国》才有的现象──在这个《女神》信仰根深蒂固的世界里,人们自然对《公主殿下》有著极为虔诚的信仰。

相反地,绝对不可能成为《公主殿下》的「皇子」,当然只会得到非常随便的待遇,有时甚至还会遭到不正当的歧视。尤其是在生存环境严苛的《霸国》,那些地位卑微的皇子,就算活不过十岁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但是,这名「平凡小鬼头」成功地逃离了这个地狱。

──多亏了「三位女性」的帮助──

「第一位女性」是地位卑微的皇女,也就是「平凡小鬼头」的亲生母亲。

『无论如何──你都要活下去。只要这样子──只要这样子就足够了。』

在把后来成为遗物的坠饰交给不到十岁的儿子之后──这位母亲独自留在后宫放了把大火,好让追兵无从确认「平凡小鬼头」的生死。

皇女将儿子托付给了唯一信任的侍女。

「第二位女性」正是这名侍女──她一直由衷地关怀著这位徒有其名的皇子,温柔地照顾著谁也懒得正眼相待的「平凡小鬼头」。

虽说在逃出后宫时有做一些伪装工作,但是被人发现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尽管他们必须尽早离开《霸国》,可是没有任何门路的侍女,很快就陷入了一筹莫展的绝境。

于是,侍女考虑委托商人协助他们逃离《霸国》──然而,那些有头有脸的大商人,都不愿意冒著失去一切的巨大风险,去帮助这么一位素昧平生的「平凡小鬼头」。

除了一位素以侠义著称的女商人以外。

侍女将皇子托付给了女商人,自己一个人留在了《霸国》。

『皇子,虽然你向来调皮捣蛋,但你其实是比谁都温柔的人。你要保重身体喔──我最喜欢你了!』

为了绊住《霸国》派出的追兵,侍女像是他的亲生母亲一般挺身而出。

而最后的「第三位女性」──女商人的名字是「安妮塔」。

皇子很清楚自己不再是皇子了。他其实本来就不在乎这个皇子的身分。现在的自己什么也不是,只是个「平凡小鬼头」而已。

和女商人安妮塔一起逃离《霸国》的「平凡小鬼头」,先是暂时落脚在了《勇国托利亚纳》,在那里躲藏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和艾莉的相遇也是这个时期的事情。

虽然克罗诺斯曾经向莉亚拉表示,自己从未在《勇国》住过半天,但那是因为他当时经常辗转迁徙,因此完全没有定居下来的感觉。

而身为女性的安妮塔凭著三寸不烂之舌,凛然无畏地和《勇国》的粗鲁男性周旋到底的英姿,给「平凡小鬼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也让他学到了许多东西。

在经过长期的筹备之后,安妮塔终于做好了前往《神国艾利恩斯》的一切准备。《神国》是「七国」之中最为富庶繁荣、同时素以清廉洁白著称的国家。

然而,安妮塔的计画未能实现──在前往《神国艾利恩斯》的路上,《勇国》的一群盗匪盯上了女商人的财物,向他们一行人发动了袭击。

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原本从《勇国》雇来担任护卫的男性,全都争先恐后地逃之夭夭。又或者这些护卫打一开始就和盗匪是一伙儿的。

即使在如此绝望的状况下,安妮塔还是奋力策马狂奔,孤身一人保护著那名「平凡小鬼头」。

虽然她扔下财物让盗匪争相抢夺,但依旧被穷追不舍的盗匪用武器招呼,身上中了好几处的刀伤和箭伤。尽管如此,她还是拚命策马狂奔,保护著那名「平凡小鬼头」。

最后,两人真的奇迹似地摆脱了盗匪的纠缠。

『跑啊!快跑啊!就算到了天涯海角也别停下脚步!永远别向后看,只看著前方就好!想要活下去就给我拚命往前跑!呵呵……要成为一个好男人喔──毕竟我可是很看好你的啊。』

「第三位女性」露出一个太阳般的微笑──永远地阖上了她的双眼。

独自置身荒野的「平凡小鬼头」,并没有得到《女神》的慈悲眷顾。

《霸国》所派出的骑兵队,顺著那群盗匪的脚步,追踪到了逃出城堡的皇子的足迹。长达一年的这股执念,直接化作一支箭矢,深深贯穿了逃跑皇子的后背和心窝。

这无庸置疑是个致命伤。看到这一幕的骑兵队,或许是确信「平凡小鬼头」必死无疑,又或许是一丝的罪恶感在作祟,没有继续再深追下去,而是迅速地掉头踏上归途。

尽管身负致命重伤,「平凡小鬼头」还是趴在地上匍匐前进。为了拯救自己的「三位女性」,他咬紧牙关强撑著自己的身体。

这里距离目的地《神国艾利恩斯》还相当遥远,而且在负责安排一切的安妮塔已经离世的情况下,自己根本也没办法入境。虽然「平凡小鬼头」很清楚这些事情,但他还是继续匍匐前进。

最后,「平凡小鬼头」终于精疲力尽,眼看就要迎来短暂人生的终结。

然而,他再次被某位「女性」给拯救了──原本已经气若游丝的身体,被一名美女给紧紧抱在怀里,一股不可思议的暖意将他包裹了起来。

本来应该是致命伤的心窝部位,被刻上了一道不可思议的「纹章」。而紧紧搂著少年的那名女子,则是用带著罪恶感的语气如此说道:

『对不起。我擅自把你变成了我的奴隶。』

这名女子自称是《奴隶商》,却有著堪比《女神》的绝世美貌。沦为奴隶的「小鬼头」,就这样被「女主人」带著上路。

而他们最后抵达的地方,是不受「七国」管辖的化外之地──亦即《连女神也弃之不顾的土地》。

于是,原本什么也不是的「平凡小鬼头」,因为「三位女性」而得到了拯救。

而在《奴隶商》女主人为他取名之后,少年终于踏上了真正的人生之路。

「平凡小鬼头」所被赋予的名字是「克罗诺斯」──「克罗诺斯•艾尔罗德」──

■■■

听完克罗诺斯的故事,全程表情专注的莉亚拉微微张口说道:

「先前在《魔法大国》遇上伊丝芬的『领域』的时候……在你身上显现出来的粗重锁链……还有『三道锁头』……就是你对拯救了自己的『三位女性』的负疚感吧……?」

「哎,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不过,我从未把这视为沉重的负担,只有无尽的感谢就是了。呼哈哈。」

为了不让气氛太过阴郁,克罗诺斯刻意用轻快的语气说话,可是效果似乎并不怎么理想。莉亚拉依旧一脸严肃地向他追问了下去。

「那个,克罗诺斯……我不知道我该不该问这个问题……但是,在最后关头救了你一命的那位『女主人』……她究竟是何方神圣?」

听到莉亚拉怯生生的提问,克罗诺斯很乾脆地笑著向她说道:

「是《女神》大人喔──不过,不是那位消弭世上一切纷争的《慈爱女神》。

而是存在于过去那个动荡年代的《自由和混沌的女神》。」

莉亚拉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位《女神》的存在。换作是以前的她肯定不会相信这种事情,然而,如今的她虽然还是会感到惊讶,但还是选择相信克罗诺斯,静静地侧耳倾听著他的说明。

「《自由和混沌的女神》同样也深爱著人类。为了让人们过上丰裕的生活,她向人类传授了大量的知识和智慧。像是火焰和道具的使用方法……而魔法当然也是其中之一。但是,人类却把这些力量用在自相残杀上。最后阻止这一切的,是作为妹妹的另一位《女神》,也就是如今广为人知的《慈爱女神》。而《姊姊女神》为了惩戒自己犯下的大错,将自己封印在了《连女神也弃之不顾的土地》。继承人类世界的《妹妹女神》,则是命令《公主殿下》创建『七国』,并且留下了《女神圣具》,希望能够建立一个太平盛世。然而──」

要说最后的结果为何的话……

「人类世界至今仍然是纷争不断。《女神圣具》不时被拿来作为发动战争的工具。身为《原初公主殿下》的恩堤,甚至怀著主宰世界的野心。虽然《姊姊女神》已经隐居在了《连女神也弃之不顾的土地》,但是想到心地善良的《妹妹女神》不会希望看到现在这种局面,因此还是决定至少把《女神圣具》全数回收。于是,作为将自己封印起来的《姊姊女神》的代理人,这件差事就落到我的头上来啦。」

克罗诺斯曾经在《神国》对莉亚拉说过:「自己是在向那位女主人报恩」,背后的真相其实就是这么一回事。

话虽如此,他在行事上还是有著个人秉持的原则。

「虽说其中确实是有向女主人报恩的成分存在,但是无论是《女神圣具》也好,还是透过『纹章』所获得的《烙印魔术》也罢,都只是我用来达成个人目标的便利工具啦。至于我的个人目标是什么──莉亚拉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咯咯咯。」

「!……克罗诺斯,这么说来,你果然是……」

莉亚拉顿时惊讶地看了过来,克罗诺斯则是竖起大拇指高声叫道:

「『为了让可爱的女孩子获得幸福』──我得让她们全都沦为本大爷的奴隶才行!」

「我、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你就是不管怎样都要扯到那方面是吧!?气死我了~!」

莉亚拉的怒火并不是假的……不过,她很快就换上了微笑的表情。

「你这个人……真的是不按牌理出牌呢。但是……我还是非常感谢的。作为被你收编为奴隶,同时也是被你拯救的当事人……我对于拯救了你的《姊姊女神》大人……以及那『三位女性』……只有无尽的感谢之意。」

只见莉亚拉像是祈祷似地合起双掌,在说话的同时向这些女性致上自己的敬意。

「你之所以会对女性如此温柔尊重──也是因为受到她们启蒙的关系吧?她们的慈爱心肠完全不会输给《女神》大人……身为女性的我,也为此感到与有荣焉──」

「哎,呃~怎么说呢,嗯~严格说来她们不算我的启蒙老师。」

「?是那『三位女性』形塑了你对待女性的方式吧?……咦,难道不是吗?」

莉亚拉纳闷不解地歪起脑袋。

克罗诺斯则是很罕见地害羞起来,最后才放弃挣扎似地说道:

「是你啊,莉亚拉──我的启蒙老师是你才对喔。」

「哎……欸?……欸、欸欸欸!?是我吗!?为、为什么啊!?」

「虽然记不清小时候的事情也很正常──但是,你还记得你以前参访《霸国》的时候,曾经遇见一个手臂被人折断、却又无力反抗的『平凡小鬼头』的事情吗?」

「咦……欸、啊……啊──!?」

听到克罗诺斯的这个问题,莉亚拉脸上露出了近期最震惊的表情。

那是他还在《霸国》时候的事情──和过去的雅典娜一样,克罗诺斯同样也是在残酷的环境中饱受旁人的欺凌。

当时的克罗诺斯和现在截然不同,只是个弱不禁风的「平凡小鬼头」,除了纤细优雅的外表以外毫无可取之处。而这名潜力十足的美少年,却从口中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哈!你们这群人渣败类!只敢在没有力量和权力的小鬼头面前作威作福!你们就尽管趁现在放你们的狗屁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这些畜生后悔莫及的!』

……虽然这也可以说是「一路走来始终如一」,但是被挑起怒火的那群找碴男子,毫不留情地粉碎了「平凡小鬼头」的手骨。

就在他们围著痛得蹲下身去的「平凡小鬼头」,你一言我一语地冷嘲热讽的时候──

『──你们这些人在做什么!还不赶紧住手!』

一道稚嫩尖锐的少女声音,凛然地打断了众人的讪笑声。

即使是《霸国》的庶民百姓,也都清楚这名少女是从《神国》前来参访的皇女。

因此这群男子立刻惊慌地作鸟兽散。少女则是没再理会他们,径自走到「平凡小鬼头」的身前。

『唔……啊!?你想做什么!不许再靠近我──咦?』

少女无视少年的破口大骂──直接一把抱住了「平凡小鬼头」。

『已经没事了喔──不管是痛苦的事情,还是可怕的事情──都已经消失不见了喔。』

『────!!…………』

『好乖、好乖……乖孩子、乖孩子……』

看起来比自己小上两岁的少女,温柔慈爱地拥抱住了自己──在「恢复魔术」的治愈之光照耀下,就连粉碎的手骨也复原到完好如初的状态。

少女当时所展露出来的笑容,宛如《女神》一般灿烂生辉,让「平凡小鬼头」始终无法忘怀。

然而,糊涂到忘记询问少女名字的克罗诺斯,因为地位低微的关系没有资格出席外交宴会,再加上造访《霸国》的皇女人数众多,所以直到最近才和莉亚拉重新相逢。

「我在《神国》救了你的那一天,看到你不惜撕破衣服来包扎我的手臂,顿时领悟到当年的那名少女就是你。我当时完全没想到你会成为《公主殿下》──不,现在回想起来,你会成为《公主殿下》可说是顺理成章吶……嗯?莉亚拉?」

「……克罗诺斯,我……我……我做梦也没想到……我居然曾经拯救过你……我本来以为……我只是一直单方面地接受著你的帮助……!」

莉亚拉激动到肩膀颤抖,就连眼角也浮现出了泪光。但是就在她摊开双手、打算用拥抱来传达自己的强烈感动的时候──

「克罗诺斯!我能够和你相遇,真的是太幸福──」

「克罗!诺诺也是、因为克罗──获得幸福♡」

「唔噗~!诺、诺诺诺、诺诺小姐!?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由于诺诺突然扑到了克罗诺斯的背上,导致莉亚拉的气势顿时就萎靡了下来。

然而,偷偷潜入房间里的人,不只诺诺一个人而已──艾莉也在这个时候冒了出来。

「莉亚拉,太狡猾了。虽然我是很感谢……你以前拯救了阿克。但是作为同样深爱著阿克的『奴隶』……我是不会允许你一个人偷跑的……绝对不允许。」

「艾、艾莉小姐!?深、『深爱』什么的,未免也太夸张了……话说回来,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听的!?」

「什么时候?……全部吧?『三位女性』的故事我也听到了……阿克,所以你是在逃亡途中和我相遇,然后拯救了我是吗?……这世上真的有……命运的安排呢♡」

艾莉紧紧搂住了克罗诺斯的右手,脸上露出愈来愈自然的微笑。

而从克罗诺斯左后方冒出来的璐娅,也把手搭在他的左肩上笑著点头说道:

「真是的,克罗诺斯先生实在是个大怪人呢……不过,我也是被你所拯救的一员,并且被你锻炼得更加坚强。虽然我对你的做法非常非常非常不满就是了。」

「噢噢,璐娅。哼哼,瞧你这副不敢直接抱上来的样子,看来你那内向的性格还是有待改进──」

「不,我这是在保持距离以提防你的咸猪手。克罗诺斯先生,我这次不会给你任何可乘之机,你别想随随便便就摸到我的屁股,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

「你真的成长了吶~」

克罗诺斯百感交集地感慨了一句。

而不知何时钻出被窝的雅典娜,也理所当然地搂住了他还空著的左手,将整个身体都紧贴到了他的身上。

「我也和大家一样……能够和克罗诺斯大人相遇,真的是太幸福了。而我最喜欢的好朋友小莉亚拉……居然曾经拯救了克罗诺斯大人……这简直就是命运的安排。」

「雅典娜──嗯,是啊。我们都在冥冥之中被连接在了一起。这的确就是命运的安排──我也认为我们的相遇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是的。克罗诺斯大人,我……深深地……爱著您♡」

雅典娜幸福地眯起眼睛,微笑著用娇柔似水的悦耳声音说道。

──然而,被众人轮番打岔的莉亚拉,似乎感到非常不满。

「气、气死我了……大家怎么可以这么赖皮!人、人家的话明明还没有说完耶!?你们才是最狡猾的人吧!我也觉得……我也觉得!~~~~唔!」

只听莉亚拉终于忍不住大叫了起来,彷佛是要把压抑许久的情感爆发出来。

「我也觉得这一生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和克罗诺斯相遇并且爱上了他!哎呀?」

但或许是用力过度的关系,一不小心就把真心话(无庸置疑)也说了出来。

这句话大声到连宅邸外头都听得一清二楚。意识到自己铸下大错的莉亚拉,顿时变得满脸通红,嘴巴一张一合地说不出话来,过了好半晌才补上这么一句话:

「……我、我才不会……撤回前言呢♡……嘿咻~♡」

在竭尽全力挤出这句话之后,只见她大胆地从正面抱住了克罗诺斯。

看著莉亚拉鼓起最大勇气的这副模样,诺诺用手指戳了她好几下;艾莉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璐娅惊慌失措地脸红起来;雅典娜微笑著轻抚她的脑袋。

这几位美少女都是克罗诺斯的「可爱奴隶」。

克罗诺斯拯救了这群女孩──同时也从她们的身上得到了救赎。

在温柔乡的包围之下,克罗诺斯只觉得自己沉浸在无尽的幸福之中。

「是啊,我也深爱著──你们每个人喔!呼哈哈哈~!」

「!……嗯♡」

最强奴隶商用力地搂住了堕落的美少女们,持续不断地发出快活的爽朗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