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奴隶商的烙印魔术与美少女的堕落

第三卷 《第五章》

作者: 初美阳一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22:12

《第五章》清廉与洁白之神剑──《神装奴隶公主》莉亚拉!献身与漆黑之礼服──《魔装奴隶公主》雅典娜……!「肆意横行的邪恶力量,一定会在我们的手上!」「……遭到彻底地打倒……!」

在穿越那扇门扉之后,映入眼帘的是开阔的圆柱形王座宫殿。

这座宫殿没有天花板的存在,抬头仰望就能看到满月和璀璨的星光。

在宫殿的最深处,矗立著一张金碧辉煌的精致王座,和刚才的宏伟门扉一样,椅背高大到彷佛连巨人都有办法容纳。

而端坐在那张王座上的,是一道身穿意外朴素礼服的女性身影。

没错,她正是这个国家的现任《公主殿下》──同时也是雅典娜的亲生母亲。

妲珥戈•米利坎•伊克利普斯•恩堤──

妲珥戈的外貌十分年轻,完全看不出来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拥有强大魔力的人,在肉体老化速度方面会比常人缓慢许多,而妲珥戈也没有例外的样子。

因为妲珥戈坐在王座上的关系,所以没办法做出准确的判断,不过她的身高应该比莉亚拉高上一些,但是比雅典娜矮上不少。

原本闭目静坐在王座上的妲珥戈,在克罗诺斯一行人踏进宫殿的半晌过后,终于睁开了她的眼睛。

「……汝来了啊,雅典娜……」

「!哎、啊……」

根据克罗诺斯的说法,雅典娜和母亲妲珥戈之间,似乎从未有正常交谈的经验。尽管如此,被妲珥戈喊出名字的雅典娜,还是难掩自己的惊讶之情。

相对地,妲珥戈则是继续以少女般的清亮嗓音说道:

「过去的汝,可是连踏进这里的勇气都没有呢……和这个地方相比,即使是《连女神也弃之不顾的土地》都让汝感到更加自在吧……」

「……咦……这、这是什么意思?……欸……?」

「雅典娜……啊,雅典娜,吾之女儿啊……」

「哎!……妈、妈妈…!」

妲珥戈的声音充满了慈爱之意,雅典娜不由自主地把身体凑上前去。

──然而,妲珥戈接著却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可否请汝──马上死在这里吗?」

「────欸?」

自己的亲生母亲居然说出了如此残酷的话语。

然而,妲珥戈的嘴巴没有停下来,只是继续轻描淡写地说道:

「难得吾特地派了刺客过去……汝却不识好歹地击退了刺客,最后还自个儿送上了门来……真是令人不胜唏嘘啊。到头来,吾居然得亲手了结女儿的性命,实在是令人伤感呢。所以说……吾之女儿啊,就当吾这个做母亲的求汝了。」

「别……别说了……我、我不想再听了……」

「──请汝死在──」

就在妲珥戈看著面无血色的雅典娜,准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别开玩笑了!!」

这道突如其来的怒斥声,并非出自克罗诺斯之口。

而是满脸愤怒表情的莉亚拉。

「你怎么可以对亲生女儿说出这种话来!?不对,容我修正一下,妲珥戈!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是雅典娜小姐的母亲!我绝对不会承认!请你别再用你骯脏的嘴巴说出『我的女儿』这几个字!像你这样的人……绝对不配做雅典娜小姐的母亲!」

「……小莉亚拉……」

莉亚拉的语气暴烈无比,和平常可说是截然不同。但是在她的这番话语里,确实带著强烈的关怀之意,雅典娜自然也听了出来。

只见莉亚拉下意识地在右手凝聚起一道光芒,并且逐渐化为了真正的实体。她本人完全没去理会这种异变,只是用更加高昂的声音怒吼道:

「我绝对──会把你这个混帐打落万丈深渊的!!」

莉亚拉将跨越空间而来的《神剑艾利恩斯》倏地指向妲珥戈。

雅典娜也来到莉亚拉的身旁并肩而立。

她已经不再低著脑袋,而是以蕴含著强烈意志的眼神,目不转睛地直视著前方。

「……谢谢你,小莉亚拉。我没事了……我已经做好觉悟了。」

「雅典娜小姐……」

「……妲珥戈,《魔法大国》的《公主殿下》……我再也不会以『母亲』来称呼你了。你所说出的任何话语,都再也无法动摇我的心灵。」

雅典娜掏出专用的《奴隶圣具》,让掏耳棒变得巨大,和莉亚拉一起摆好了迎战的架势。

「要上啰,小莉亚拉……让我们结束这场战斗吧!」

「好的!雅典娜小姐!就让我们一起把她打落万丈深渊吧!」

听到莉亚拉这句气势汹汹的发言,雅典娜忍不住微微苦笑了起来。

看著两名「可爱奴隶」同仇敌忾的亲密模样。

克罗诺斯不由得欣慰地微笑了起来,同时毫不掩饰地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莉亚拉、雅典娜──我爱你们喔。」

「是的!克罗诺斯!……咦?哎……唔欸欸欸!?」

「……克、克罗诺斯大人?那、那个、呃……唔咦咦咦……?」

虽然他对于打乱两人的气势感到很抱歉,但克罗诺斯是发自内心地说出这句话。

克罗诺斯一边在心中赞叹她们的可爱,一边向面红耳赤的两名少女继续说道:

「这可真是奇妙的巧合吶,莉亚拉、雅典娜,没想到你们会说出我心里一直在琢磨的事情。虽然你们大概没有那个意思,但刚才的那番话可说是正中红心呢。」

「咦、哎、克罗……咳咳!克、克罗诺斯,你这样说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然后,我现在终于确信了,咯咯咯。不对,应该要说放下心来吧。嗯,果然如此,果然不出我所料。」

克罗诺斯没特别理会莉亚拉的提问,自顾自地说出了让两名少女都大感意外的一句话。

「果然雅典娜──是被她的母亲所爱著的呢。」

听到克罗诺斯的这句话,莉亚拉和雅典娜都不由得一阵错愕。

另一方面,尽管妲珥戈似乎没有被克罗诺斯的话给影响,不过她也有些纳闷地歪起头来问道:

「?汝这小子……是奴隶商克罗诺斯吧。汝究竟在说什么疯话?在听完方才的对话之后,汝为何会说出吾爱著女儿这样的胡言乱语──」

「笨蛋,不是你啦,我怎么可能是在说你。无论是莉亚拉还是雅典娜,刚才不是都说过了吗?像你这样的家伙,根本不配为人母亲。」

「……吾还是不明白汝在说什么疯话。吾无庸置疑就是雅典娜的母亲──」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根本就没有被称为母亲的资格吧?《公主殿下》──不对。」

克罗诺斯直接打断了妲珥戈的话,非常笃定地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一手创立了《魔法大国》的《原初公主殿下》──恩堤。」

就在他话语出口的瞬间,一种开玩笑似的气氛笼罩了周围。

而打破这段短暂沉默的,是莉亚拉困惑不已的声音。

「克、克罗诺斯……你这是在说什么啊?你所说的『恩堤』……可是初代《女神使徒》的其中一人耶……她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人物了。」

「──这世上有所谓的《转生魔术》。这是一种绝对机密的禁术,能够将自己的灵魂、记忆、魔力,全都原封不动地保留下来,脱胎换骨成全新的存在。」

「如、如此惊人的魔术,我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啊。」

莉亚拉的话还没说完,就自己察觉到了一件事实。无论是克罗诺斯的《烙印魔术》,还是《魔法皇女》所使用的独有魔术,都是她以前从不知道的东西。

而被指控施展禁术的当事人──也就是君临于《魔法大国恩堤》顶点的那名女子,则是依然维持著端坐的姿势,用手指抵著嘴唇说道:

「……《转生魔术》?吾不晓得汝在说什么东西……不,不对,汝并不是在虚张声势……而是抱著十足的确信呢。呵呵,原来如此……这样啊……咯、咯咯、咯咯咯咯……」

原本相当冷静的妲珥戈,突然发出一阵意味深长的笑声。

然后,就在她陡然止住笑声的那个瞬间──

「奴隶商──汝为何会知晓《转生魔术》的存在?汝已经看穿吾就是恩堤了吗?」

只见她摘下了脸上的笑容,用深入骨髓的冰冷声音质问著克罗诺斯。

然而,这也意味著肯定的答案。妲珥戈──不,这名女子确实就是《原初公主殿下》,亦即身为《女神使徒》的恩堤本人。

面对恩堤足以杀死人的阴狠视线,克罗诺斯毫不畏惧地开口回答道:

「这种事情一看就明白了吧。本大爷对我的『可爱奴隶』可是瞭若指掌。恩堤,满脑子都是阴险野心的你,和内外倶美的雅典娜根本毫无相似之处。本大爷对自己的眼力和直觉可是很有自信的。」

「眼力?直觉?……不,不对,不只是这样而已。汝早就知晓吾的真实身分和《转生魔术》的存在。正是因为汝有这样的确信,所以才能立刻看穿真相。但是就如汝所说的,《转生魔术》是机密中的机密,除了吾本人以外,应该就只有《女神》知道这项禁术的存在。」

「这也不能怪我啊,毕竟我早就知道答案了嘛。反过来说,恩堤,这世上恐怕还有不少你不知道的东西喔?」

「吾不知道的东西?全知全能的吾怎么可能会有……不对……现在回想起来,这整件事情确实很奇怪。」

恩堤单手扶著额角,彷佛自问自答地喃喃说道:

「在这座《魔法大国》的中枢都市里,吾的魔力可说是无所不在……因此只要是踏入这座城市的人,吾都能够完全掌握他们的动向。可是奴隶商啊,直到你们主动出现在我面前,吾完全捕捉不到你们的行踪……这就是汝所谓的『吾不知道的东西』吗?你是用吾不知道的『魔术』来隐藏行踪的吗?汝这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

打从双方碰面以来,恩堤还是第一次流露出如此焦躁的语气。

相对地,克罗诺斯则是以一如往常的坦荡口吻回答道:

「呼哈哈!你可别把本大爷和寻常的垃圾奴隶商相提并论啊!你问我是何方神圣?我就告诉你答案吧,你可得把耳朵掏乾净听清楚了!」

哪怕对方是《原初公主殿下》,又或是神话中的怪物,克罗诺斯都不会改变自己的作风。

只见他威风凛凛、无所畏惧地报出了如雷贯耳的名号──!

「本大爷正是全世界可爱女孩子的好伙伴,同时也是最有资格成为她们主人的存在!

──《最强奴隶商》克罗诺斯大人是也──!」

那是连在夜空中闪烁的群星都能够听到的高声宣言。

而听完这番话的恩堤,则是愤怒到肩膀都剧烈地抖动起来。

「别、别开玩笑了,汝这个区区奴隶商……不对,克罗诺斯!吾明白了,既然汝没有认真回答的意思……吾就将汝彻彻底底地化为粉尘!」

直接从椅子上腾空飞起的恩堤,全身上下喷涌出了前所未见的庞大魔力。

这股强大的魔力有著异常的密度和质量,和她授予《魔法皇女》及麾下士兵的魔力,完全是不可同日而语的级别。

震颤空气的魔力奔流,开始逐渐包覆起了恩堤的身体。莉亚拉见状,不由得心急如焚地大叫。

「咦!魔力具现化为实体的铠甲……那该不会是传说中从未有人亲眼见过的无形宝具……《女神圣具》《魔装恩堤》……!?」

面对散发出压迫感的强悍魔力,莉亚拉的紧张感也随之高涨起来。

然而,和《魔装恩堤》同名的这位女性,却一口否定了莉亚拉的推断。

「汝说《魔装恩堤》?吾在无数次的轮回转生中积累下来的力量,岂是如此简陋的名字所能概括得了的!吾乃是能和《女神》平起平坐的存在,其名为──!」

「《魔装神姬恩堤》──吾将成为这个世界的绝对支配者──!」

那是一袭充满不祥气息的漆黑礼服,宛如恶梦(nightmare)的直接具现。

面对自称为《魔装神姬恩堤》的绝对强者,克罗诺斯毫不退缩地大声质问道:

「成为这个世界的支配者……这就是你不惜动用作为禁术的《转生魔术》,也想要达成的愿望吗?恩堤。」

「……是的话又怎么样?汝这傲慢无礼之徒,打算嘲笑吾之愿望吗──」

「不,我只觉得你吃饱没事干而已。大费周章地搞出那么多花样,结果却只是为了实现自己个人的野心。你还真是个令人傻眼的闲人,我都不忍心嘲笑你了呢。」

「……咯、咯咯咯……汝的嘴皮子可真是厉害……汝马上就会为自己的那张臭嘴付出代价──!!」

伴随著怒气一起砸向克罗诺斯的,是一颗巨大的暴风炮弹,就像是把压缩的空气炸裂开来似的。

在这股无形攻击的面前,即使是克罗诺斯也毫无抵御之力。

「唔、噢──咕啊!」

「咿呀!?克──克罗诺斯大人!?」

他那饱经锻炼的肉体,被轻而易举地击飞出去,直接撞上后方的墙壁。虽然雅典娜试图伸手拉住他,但是恩堤的攻击快到完全来不及相救。

看到这一幕的莉亚拉,登时咬牙切齿地举起《神剑艾利恩斯》叫道:

「雅典娜小姐!克罗诺斯就交给你了!」

「啊……嗯、嗯!……咦,小莉亚拉!?」

「我……会想办法挡住恩堤的!没问题的,毕竟我有《神剑艾利恩斯》作为靠山──好了,你就赶紧过去吧!」

「小莉亚拉……我、我知道了,我马上就会回来……你要等我喔……!」

雅典娜就这样跑了开去,只剩下莉亚拉一个人和恩堤对峙。

恩堤不悦地瞪著莉亚拉说道:

「莉亚拉•艾因斯巴哈•菲尔诺托•艾利恩斯……《公主殿下》是吧?汝那不惜挺身保护伙伴的模样……和艾利恩斯那个女人……可真是非常相似呢。」

「!这样啊……恩堤,你很瞭解艾利恩斯大人是吧?」

「那还用说。那个女人一直都是吾的眼中钉……成天只会把慈爱关怀、牺牲奉献之类的漂亮话挂在嘴边。吾打从心底……厌恶著那个女人。」

恩堤说著说著,将魔力风暴化为阵阵浪潮,朝著莉亚拉推送了过去。

「然后,假如那个女人阴魂不散地想要妨碍吾的好事──吾就把汝这个被她派来的《公主殿下》,和《神剑艾利恩斯》一起打个稀巴烂!──赶紧给吾滚到一边去啊!」

「唔、谁──谁会滚到一边去啊!你才是应该拋下你那膨胀的野心,别再眷恋著现世的生活,早点滚回你该去的地方啦!喝啊啊啊!」

只见恩堤的左右两侧冒出火焰和寒冰的浊流,同时朝著莉亚拉奔涌而去。

莉亚拉抡起《神剑艾利恩斯》直接削除空间,抵御住了熊熊来袭的火焰和寒冰。目睹这股惊人破坏力的恩堤,忍不住以憎恶的语气大叫了起来。

「哼,汝还挺有一套的嘛,居然能把《女神》的遗物──『女神想像中的鸡○』使得如此风生水起!」

「你、你知道《女神圣具》的真相!?话说你就算知道真相,也别把这件事情说出口好不好!?」

毕竟恩堤是直接侍奉过《女神》的使徒,而且还透过《转生魔术》活了漫长的岁月。她会知道《女神圣具》的真相,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然而,不管她们所拥有的武器和力量是什么,双方的能力都已经超越人类智慧的范畴。

一方是宛若无穷无尽的浩瀚魔力,另一方是连空间都能削除的究极神剑,两人就这样上演著一场超次元的激战。

而在距离这场非人之战的稍远之处,雅典娜慌乱地跑到了瘫在墙上的克罗诺斯跟前。

「克……克罗诺斯大人……您没事吧?啊,请您振作一点……!」

雅典娜将克罗诺斯搀扶起来,担心不已地把他紧紧搂在自己怀里。

至于身受重伤动弹不得的克罗诺斯──更正,「假装」身受重伤动弹不得的克罗诺斯,则是把脸埋在雅典娜的丰满胸部里拚命磨蹭。

「咕、咕哇啊啊。可恶的恩堤,居、居然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你看,因为冲击的余威太过强大,我的脸完全无法停止颤抖啊。这是不可抗力,是不可抗力啊~~~」

「!克、克罗诺斯大人,您的伤势居然如此严重……咿呀!唔……我、我明白了,我来帮您止住颤抖吧……我会紧紧地抱住您的……咿、咿呀~~……♡」

「天堂就在此时此刻。嗯~赚翻了、赚翻了。」

雅典娜以几乎令人窒息的力道,将克罗诺斯紧紧压在自己的宏伟双峰里。

不过若是再这样下去,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真的会极乐升天,而且现在可是战事最白热化的阶段。虽然非常依依不舍,但克罗诺斯还是抬起脸来,笔直地凝视著雅典娜说道:

「雅典娜,我刚才有这么说过吧?『果然雅典娜是被她的母亲所爱著的。』」

「咿呀~……♡……欸!?是、是的。可是,我其实……不是很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您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原本沉浸在恩爱气氛里的雅典娜,猛地回过神来如此询问道。克罗诺斯则是抿嘴一笑地给出了回答。

「在实际来到这里见到恩堤本人之后,我总算得到了确信。恩堤的体内其实还有另一个人存在。而且你的体内也存在著『这样的东西』。」

「???那、那个,我……我的体内……?」

克罗诺斯也很清楚这番话太过抽象,雅典娜肯定没听明白自己的意思。

因此,他再次清楚地向她说出了重大的事实。

「雅典娜,你并不是天生就不具备魔力──而是正好相反。你很可能天生就拥有刚出生的小婴儿所无法承担的魔力。」

「咦……欸!?怎、怎么可能,我从小就──」

「于是,你的母亲妲珥戈,为了保护你的性命──使用了《封印魔术》来封印这股足以导致自灭的魔力。」

「────!!」

对雅典娜来说,这无疑是天地倒转般的巨大冲击。

只见她一个踉跄就要摔倒在地,不过这次换成克罗诺斯及时抱住了她。

为了解放雅典娜体内的重要之物,克罗诺斯继续接著说道:

「现在的你已经能够承受自己的魔力了。我现在就来帮你解开《封印魔术》。如此一来,你应该就会明白一切真相。雅典娜,你──愿意相信我吗?」

「啊……嗯!是、是的……我一直都……深信著克罗诺斯大人……!」

「──说得好!那么,你可别乱动啰──嗯。」

尽管雅典娜表示自己全心相信克罗诺斯,但她还是被他的行动给惊得瞪大了眼睛。

不过,她马上就流露出心荡神驰的眼神,原本紧绷的身体也跟著瘫软下去,整个人依偎在克罗诺斯的怀里。

两人的嘴唇紧密地贴合在了一起──然后。

「嗯、嗯♡克罗诺斯大人……啊……──!?」

被封印在雅典娜体内──不,被保护在雅典娜体内的东西。

随著她胸口绽放的光芒──终于得到了解放。

■■■

这是雅典娜本人不可能记得的过去记忆。

刚出生的小婴儿,当然不可能对自己的那段时光有任何记忆。

但是,此刻的雅典娜所看到的画面,无庸置疑是自己婴儿时期的事情。

这或许是《封印魔术》的解放所带来的影响吧。

然而,作为母亲的妲珥戈对自己说出的那句话,却让雅典娜忍不住怀疑起自己的耳朵。

『雅典娜、雅典娜──我可爱的宝贝女儿。』

那是她从小到大都不曾见过的事情。

母亲居然抱著自己展露出温柔的笑容。

『雅典娜、雅典娜,真可爱呢。雅典娜,真暖和呢。你能够作为妈妈的女儿诞生──』

雅典娜从未见过如此温柔的笑容。

『──是妈妈这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喔。』

那真的是一张无比幸福且温暖的笑容。

妲珥戈无疑拥有著母爱这样的情感──但是这也导致她时常一个人偷偷躲起来流泪。

『雅典娜……妈妈啊……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变得不像是自己……妈妈好怕,真的好怕……妈妈曾经做过一个梦……在那个可怕的恶梦里,妈妈忘记了雅典娜的存在……呜、呜呜……』

母亲在昏暗的房间里,孤独地流著眼泪。

虽然婴儿应该还没有明确的思考和行动的能力。

但是就在那个当下──雅典娜确实握住了母亲的手。

妲珥戈顿时惊讶地抬起脸来。

『雅典娜……雅典娜真是温柔呢。你用那小小的手握住了妈妈的手呢……只要有雅典娜在妈妈身旁……妈妈的不安就会全都不见了喔。』

伴随著脸上的微笑,妲珥戈怜爱地抱紧了雅典娜。

这就是雅典娜和母亲之间的最后记忆。

眼看痛苦呻吟的妲珥戈马上就要倒地不起,但她还是努力挤出声音向雅典娜说道:

『对不起喔……对不起喔,雅典娜。我这个妈妈太不中用了。妈妈没有办法……再继续守护你了。妈妈没有办法……再继续陪伴在你身边了。』

就连在她自身意识即将消亡的最后一刻。

『即使如此,妈妈的心也还是会一直陪伴著你……绝对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

妲珥戈也还是挂念著雅典娜,将她心中的所有母爱──

『因为妈妈会一直一直──爱著雅典娜的喔──』

全都寄托在微笑之中──发动了《封印魔术》──

■■■

母亲根本不爱自己这个女儿。

母亲从未正眼瞧过自己这个女儿一眼。

雅典娜只能安慰自己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并且早已放弃了这样的奢求。

然而、然而──

「妈妈其实是……一直爱著我的呢。

妈妈其实是……一直在守护著我的呢。」

雅典娜只流下了一滴眼泪。此刻只需要这样就足够了。

看著为自己取回心中重要之物,同时也是自己最爱之人的克罗诺斯,雅典娜面露微笑,以铿锵有力的语气说道:

「我去和她做个了结,克罗诺斯大人──我现在就去打倒恩堤!」

就在话语出口的瞬间,雅典娜右眼角的「纹章」绽放出灿烂光芒。

原本封印在她体内足以导致自灭的魔力──将她整个人温柔地包裹了起来──!

「!?什么,这股魔力……!?那、那是……雅典娜!?该不会!?」

恩堤惊讶失声地叫了起来,克罗诺斯则是以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

「作为《女神圣具》的《魔装》──它的真面目其实是所谓的『变身道具』。心地善良且慈悲为怀的《女神》,偶尔也会对自己扮演的角色感到疲惫,于是有了想要变身的愿望,结果就创造出了《魔装》这样的东西。不过,因为相貌不会改变的关系,所以根本无法隐藏自己的身分,最后只能被束之高阁、扔在角落而已。但是──」

尽管《女神圣具》的真相总是令人无言以对,不过它们所拥有的异能确实是无庸置疑的。

「恩堤!虽然它现在穿在你的身上──但是作为无形宝具的《魔装》,会把力量授予给它所承认的主人──!」

几乎就在克罗诺斯大喊的同一时间,雅典娜的魔力凝聚成了具体的型态。

雅典娜的全身上下──被名为《魔装》的美丽漆黑礼服给包裹了起来──!

紧接著,雅典娜摆出沉身蓄力的姿势。

「──我、我要上了喔,克罗诺斯大人……啊……咿、咿呀!?」

以她本人也料想不到的速度飞奔而出。

■■■

目送雅典娜飞奔而出的克罗诺斯,在下一个瞬间所看到的画面──

「什么!?唔──唔噢!?」

──是化为一道漆黑箭矢的雅典娜,轻易地撞飞了正在和莉亚拉交战的恩堤。

在半空中用魔力煞住身体的雅典娜,虽然一副手忙脚乱的模样,但还是不忘朝著恩堤说道:

「还、还不太习惯呢……不过,嗯,没问题……恩堤,你的对手……就由我来担任……!」

「啧,汝这个初学者,少在那里用刚获得的力量耀武扬威……!吾就让汝知道我们之间的天差地别!喝啊啊啊!」

恩堤一边吶喊,一边以魔术发动炮击;雅典娜则是灵动轻巧地上下飞舞,躲避著一波一又一波的攻势。

莉亚拉只能瞠目结舌地仰望著眼前的光景。

「啊,雅典娜小姐……好厉害。没想到她居然拥有如此强大的魔力──」

「现在可不是悠哉看戏的时候啊,莉亚拉──看我的揉乳攻击!」

「咦──咿呀呀呀!?你在搞什么鬼啊!克罗诺斯!虽然我很高兴看到你没事!但是我还是很想赏你几个巴掌!」

尽管莉亚拉的表情和心情真的是五味杂陈,不过现在确实不是悠哉看戏的时候。

「莉亚拉啊,穿上了《魔装》的雅典娜,确实有著极为强大的力量。尽管如此,面对恩堤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力量,雅典娜恐怕还是无法单独打倒她吧。」

「是、是啊……可是,我即使凭藉著《神剑艾利恩斯》的力量,也只能勉强抵御住恩堤的攻势而已……当、当然,我是很想要助雅典娜小姐一臂之力。」

「呵呵,你有这份心意就非常足够了。莉亚拉啊──你愿意相信我吗?」

「!我当然相信你啊!这种问题还需要问吗?克罗诺斯!」

听到莉亚拉毫不犹豫的回答,克罗诺斯得意地露齿一笑。

「说得好!既然如此,我就让你见识一下──《烙印魔术》的真正本领!」

克罗诺斯猛地扯开胸口的衣服,惹得莉亚拉发出一声可爱的尖叫。

虽然莉亚拉的反应相当有趣,但克罗诺斯并不是想要当个暴露狂。只见他一边让心窝部位的「纹章」浮现出来,一边向不知所措的莉亚拉说明了起来。

「《魔剑克罗诺斯》具有反转《圣具》力量的能力──我之前也有和你说过这件事情吧?我现在就要运用这股能力,反转从雅典娜那里借来的无形宝具《魔装》的力量。」

「咦……欸!?难、难道说……克罗诺斯你要变身了吗!?」

「你在说什么啊?我穿那种满是褶边的礼服能看吗?而且说到底,只有《公主殿下》能够使用这股力量好不好?──换句话说!」

「虽然我挺想看的就是了……咦,咿呀!?克、克罗诺斯,你要做什么…………唔。」

克罗诺斯将莉亚拉一把拉到身旁,趁著她还来不及做出任何抵抗──

直接把自己的嘴唇──凑到了莉亚拉的嘴唇上──!

「唔、嗯~嗯~!!嗯…………嗯嗯……♡」

在留下「啾」的一声之后,克罗诺斯移开了自己的嘴唇。

至于莉亚拉……则是用双手捧著红透的脸颊,脸上露出心醉神迷的表情。克罗诺斯将这张脸牢牢地烙印在自己脑海里。

然而,莉亚拉很快就回过神来,并且怒气冲冲地兴师问罪起来。

「克、克──克罗诺斯!?你这都做了什么好事……咿、咿呀!?我身上的魔力好像有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啊~!?」

莉亚拉还没来得及大发雷霆,就已经因为自身的异变而慌乱了起来。

说起来这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毕竟原本包裹著她全身的魔力,已经幻化成了一件纯白的礼服,上面镶满了蕴含魔力的宝石。

这件礼服并不是虚有其表,而是确实拥有足以和《魔装》匹敌的力量。

「!克罗诺斯,我觉得……自己全身都充满了力量……」

「嗯。莉亚拉啊──我引以为傲的《奴隶公主》啊。你就替我去帮助──另一位宝贝的《奴隶公主》吧!」

「──好的!克罗诺斯!!」

莉亚拉吆喝一声,同时蹬地加速,整个人直接飞翔起来。

她一边飞向全心对付雅典娜的恩堤,一边抡起《神剑艾利恩斯》朝她的后背招呼过去。

「我也来当你的对手!恩堤!喝啊啊啊!」

「……什么!?唔、噫!?」

「欸!?咿、咿呀!哎!?」

恩堤在千钧一发之际闪过了攻击。在出招之前喊出声音,显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而在半空中煞住身体的莉亚拉,或许是感到很丢脸的关系,整张脸蛋红得像是熟透的苹果。

「……刚、刚才那一下是我故意的,所以我才会特地喊出声来。你如果没能闪过这一剑的话,我反而会感到很困扰的,我是说真的喔!」

「?虽然吾不明白汝想要说什么……但是就算多了一个对手,也同样无法逆转战局,吾的优势不会有任何改变……像你们这样的黄毛丫头,是绝对不可能打倒──」

「……不,我们会打倒你的。」

打断恩堤说话的,是身穿漆黑礼服的雅典娜。

只见她一改平常的内向腼腆,来到莉亚拉的身旁抬头挺胸地说道:

「无论是我还是小莉亚拉,我们都不是只有一个人……可是,恩堤,不管你跨越了多么漫长的时光……将多少人化为你的棋子……你自始至终都是孤身一人。像你这种作恶多端、只为了自己私欲而活的坏人……我们是绝对不会输给你的。」

「正是如此──你就做好觉悟吧,此时此刻,将有两位《公主殿下》会粉碎你的野心!」

莉亚拉一边说著,一边威风凛凛地举起《神剑艾利恩斯》。

雅典娜见状,也有些慌乱地跟著努力摆出架势。

在月光的照耀之下,两人默契十足地报出自己的名号──!

「清廉与洁白之神剑──《神装奴隶公主》莉亚拉!」

「献、献身与漆黑之礼服──《魔装奴隶公主》雅典娜……!」

「肆意横行的邪恶力量,一定会在我们的手上!」

「……遭到彻底地打倒……!」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两名少女的背后发生了神秘的爆炸。顺带一提,雅典娜在说完这段台词之后,就一直低著害羞泛红的俏脸。

另一方面,和两人成对峙之势的恩堤,则是以相当不屑的语气说道:

「……哼,就让吾来教教什么也不懂的黄毛丫头吧。这世上可没有什么绝对的善恶,成王败寇才是牢不可破的真理──」

「嗯,是啊。所以你马上就要沦为败寇了,恩堤。」

「……该死的黄毛丫头……少在那里得意忘形了啊!」

恩堤那深不见底的无限魔力,几乎没有任何衰减的迹象。

然而,化身为《神装奴隶公主》的莉亚拉,已经能够直接用《神剑》将恩堤的魔力扫到一旁。

「喝──喝啊啊啊!相比于克罗诺斯的『调教』,这种程度的东西根本就不值一提!看我来把它们扫得一乾二净!接招吧──!」

原本宛如白纸般纯洁无瑕的《奴隶公主》,在遣辞用句方面似乎也逐渐受到了克罗诺斯的不良影响。

暂且不说这件事情,尽管雅典娜也想要跟著加入战局,却有种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的感觉。

「不、不能只让小莉亚拉一个人单独应战……可是,我的魔力才刚恢复……这、这时候该使用魔法还是魔术才好?……又、又该怎么做才能使出来──」

『呼哈哈,你看起来很困扰的样子诺斯呢,《魔装奴隶公主》雅典娜。』

「咦……啊,克罗诺斯大人!?是《通讯魔术》的声音……『诺斯』?」

『不对,我不是帅气爆表的奴隶商克罗诺斯大人,而是使魔「克罗克罗」诺斯。你就仔细听好啦,我会为不晓得如何战斗的可爱女孩指点迷津的啵哟──啊,不对,诺斯。』

「那个……如果这样说起话来很别扭的话……您要不要考虑切换回原本的角色啊……?」

性格耿直的雅典娜怯生生地吐了个槽,克罗诺斯则是向她提出了中肯的建言。

『就如我现在勉强自己,扮演这种我本人也觉得很别扭的角色一样──你根本没必要去依赖魔法或魔术。雅典娜啊,你应该已经在过去的战斗中,锻炼出了你自己独有的战斗方式。你就相信自己的力量吧。如此一来,你肯定不会输给任何对手的──诺斯。』

「!我自己独有的战斗方式……啊!说、说的是呢……克罗诺斯大人──!」

雅典娜的迷惘已经一扫而空,在她右眼角闪闪发光的「纹章」,如实地诉说著这个事实。紧接著,雅典娜掏出了她挥舞过无数次、为她扫平无数障碍的专用《奴隶圣具》──掏耳棒。

她用熟悉的动作将掏耳棒高举过顶,朝著恩堤施展出来的魔术扑了过去。

「────喝啊啊啊~~~~!」

巨大化的掏耳棒,宛如剃刀一般横扫而出。

简直像是掏耳朵一样容易──无论是火焰还是寒冰,全都被远远击飞了出去

「……咦……?怎、怎么回事……吾之魔术……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蠢事……」

面对眼前的事态,恩堤流露出了明显的惊慌失措。

眼见机不可失,莉亚拉和雅典娜同时飞身抢攻过去,但是──

「好了,你就放弃抵抗吧,恩堤!喝啊啊啊!」

「唔!吾说过别小看吾了吧!哼──!」

在攻击抵达之前,恩堤已经飞上高空,背对月亮俯瞰著莉亚拉和雅典娜。

她就这样朝著两人举起双手,将无比庞大的魔力凝聚起来。

「就用这招来结束战斗吧……将一切的一切……全都炸得灰飞烟灭──!」

那简直像是以魔力织成的穹顶。只见水平延伸到极限的浩瀚魔力,一边闪动著钝色的光芒,一边夹带著碾碎一切的威势压了下来。

那是只能以穷凶极恶来形容的魔力──然而,仰望著这股魔力的莉亚拉和雅典娜,却没有流露出任何焦急之色。

「还真是和《魔法皇女》她们一个样,喜欢搞这种浮夸的排场呢……但是……」

「嗯……不管是多么广大无边的魔力……不对,应该说正因为是广大无边的魔力……」

莉亚拉和雅典娜这对黑白公主互相点了点头,心照不宣地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大喝道:

「「在一点突破的攻击面前──完全是不堪一击!」」

黑白公主化身为两道光芒,以螺旋交缠的形式直冲云霄。

闪动著钝色光芒的魔力穹顶──直接从中央被贯穿出了一个大洞──!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蠢事!?」

站在恩堤的视角,胜利早已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毕竟这道穹顶倾注了她自身的所有魔力,堪称是一击必杀的胜利之锤。

然而,黑白公主却打破了这道穹顶,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恩堤的面前。

尽管《神装奴隶公主》和《魔装奴隶公主》都手持无刃之剑,但这两把武器却是无庸置疑的最强之剑──!

「给我坠入万丈深渊吧!《魔装神姬恩堤》──!」

「这场战斗……是我们获胜了!」

莉亚拉和雅典娜齐声吶喊,两人的武器交叉地袭向了恩堤。

于是,《魔装神姬恩堤》终于缓缓坠落,彷佛从天飘落的树叶一样。

「唔、嘎、啊……唔。」

恩堤显然是以剩余的魔力,避免了直线下坠的悲惨结局。尽管如此,莉亚拉和雅典娜的雷霆一击,还是彻底瓦解了她那近乎无穷无尽的魔力。

「唔、唔……可恶、可恶!吾、吾、吾尚未败北……!」

虽然口中痛苦呻吟,但是恩堤仍未丧失斗志,就在这个时候──

「──到此为止了,恩堤。你的野心就此终结了。」

「!奴……奴隶商,汝这混帐……!」

在恩堤仰视的眼睛里,流露出了几百年间和魔力一同成长起来的执念之火。

但是,在见到克罗诺斯手中的漆黑之剑──《魔剑克罗诺斯》的那个瞬间,恩堤的眼神顿时转变为了惊愕。

「!?……什么……?那把剑是……慢著,汝这家伙……那把剑究竟是怎么回事……!?」

只见恩堤的脸上满是焦躁之色,惊慌失措地大声追问著克罗诺斯。

「那把剑──还有那道『纹章』!明显是和《女神》相似的力量……但是,吾却从未见过这些东西!即使是对《女神》瞭若指掌的吾──居然也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存在!?」

「我刚才也说过了吧?『这世上还有不少你不知道的东西』。不过呢,这不是现在的重点──因为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取回被你巧取豪夺的重要之物。」

「!?汝、汝说什么?吾从雅典娜身上夺走的东西…………咦?」

虽然恩堤一脸茫然,但是克罗诺斯没有继续和她废话。

而是对准恩堤的胸口──将《魔剑克罗诺斯》的剑刃刺了进去。

只听莉亚拉的焦急声音,立刻从半空中传了过来。

「克罗诺斯!?你、你这都做了些什么事啊……?那个人的身体,可是雅典娜小姐的母亲啊──!」

「……没事的,小莉亚拉……已经没关系了……」

「唔、雅……雅典娜小姐……!?」

随后也降落到地上的雅典娜,阻止莉亚拉把话继续说下去。

雅典娜的眼眶已满是泪水……尽管如此,她还是坚强地把自己的话说完。

「其实……原本应该要由我来动手才对……我非常明白……克罗诺斯大人……是在代替我动这个手……我非常明白……妈妈已经不会回来了。」

「……雅典娜小姐……」

「所以我必须……让妈妈安息才行……」

雅典娜说著说著,忍不住低下头去;莉亚拉则是安慰地抚著她的后背。

然而,惨遭利刃贯胸的恩堤,却用嘴巴做出了最后的垂死挣扎。

「咯、咯咯咯!愚蠢的家伙……不管你们怎么安慰自己、不管事实到底是怎样!雅典娜!将剑刃捅入汝母亲身体的,就是这个名叫克罗诺斯的男人!汝在接下来的人生里,都无法摆脱这个不可动摇的事实!汝所深爱的男人,居然就是杀死自己母亲的凶手!」

「……唔……你别把我当傻瓜了……我根本不会这样去想……」

「别说笑了,汝怎么可能不这样去想!这件事情会不时浮上汝的心头!每当汝想起这个事实的时候,都会感到撕心裂肺的哀痛!哈哈、哈哈哈哈!」

「唔……别愈说愈过分了!恩堤!你这个人……就算死到临头也要继续伤害别人吗!?」

即使莉亚拉大声制止,恩堤也依旧没有停下嘲弄的笑声。

而代替雅典娜将剑刃刺进恩堤胸口、好让她母亲得到解脱的克罗诺斯,则是在这时候开口说话了──

「哎,你们好像对我有什么很失礼的误解耶?我这个人不可能动手杀死可爱女孩子的吧?」

「「「────欸?」」」

不分敌我双方,三名女性都不由自主地发出错愕的声音。

哎,没有事先说明是我不好──克罗诺斯特别朝著雅典娜说道:

「雅典娜,你还记得我刚才帮你解除《封印魔术》时的事情吗?」

「咦、啊……是、是的……我还记得……~~嗯。」

大概是回想起接吻的片段,雅典娜的俏脸瞬间涨红到像是要烧起来似的。克罗诺斯很想拿个框把这幅可爱画面裱起来,但是现在只能要求自己按捺住这样的冲动。

「那个时候我解除了你身上的《封印魔术》──如果用更加准确的说法,应该要说是『吸出』才对。换句话说,我的体内存在著刚才被吸出的《封印魔术》──哎,若是用更加准确的说法,前面还要加上一句『直到刚才为止』。」

「咦……所、所以说,那个《封印魔术》现在去了哪里……啊!?」

雅典娜似乎恍然大悟了过来,将自己的视线转到恩堤身上。

「咦、哎……咕、唔唔唔……!?这是怎么回事……吾的体内像是燃烧了起来……啊、啊啊……好烫──!?」

恩堤捂著被《魔剑克罗诺斯》贯穿的胸口,当场在地上痛苦地翻滚起来。

莉亚拉和雅典娜都不由得一阵惊慌失措,克罗诺斯则是一脸冷静地向恩堤说道:

「这整件事情说起来,还真是不合情理吶──我说恩堤啊,既然被选为《公主殿下》的雅典娜会对你造成妨碍,你那时候为什么没有选择直接了结她的性命?特地将她眨为奴隶放逐出境──你真的认为这是出自你自身的意志吗?」

「汝、汝在说什么啊,这件事情当然是出自吾自身的……咦?……哎,吾当初为什么会这么做……欸……?」

「你自己也不明白理由吧?哈哈、呼哈哈。像你这种擅长给人洗脑、深信自己居于优势的家伙,即使受到别人操弄也完全不会有自觉吧!」

「胡、胡说八道……汝少在那里胡说八道!汝、汝倒是说说是谁在操弄吾之意志──!」

「这不是很明显吗?──当然是妲珥戈啊!被你鸠占鹊巢并且抹消存在的雅典娜母亲──其实还残留在这具身体的深处!而她为了保住宝贝女儿的性命,在那一瞬间反过来操弄了你的意志!」

而克罗诺斯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将《魔剑克罗诺斯》捅入恩堤的身体。

「《封印魔术》这玩意儿──应该是妲珥戈原本所拥有的『魔法技术』。她在被你占据身体的前一刻,不仅封印了雅典娜的魔力,同时也把自己的灵魂封印在了身体深处。有意思的是,我从雅典娜身上吸出的这道『封印』,正好就成了解除妲珥戈灵魂封印的『钥匙』。若是将这把『钥匙』放回你的──不对,放回妲珥戈的体内的话,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

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恩堤被贯穿的胸口开始闪烁著光芒,逐渐扩大照亮了整个周围空间。

「慢、慢著,吾、吾还没有……唔、啊……啊啊啊──!?」

在留下一声临死哀号之后,恩堤便像是断了线的木偶似地瘫软了下去。

「……成、成功了吗?克罗诺斯……」

莉亚拉喃喃地询问道,而她的疑问马上就得到了解答。

只见恩堤胸口的贯穿伤痕已经完全消失。

而她本人则是缓缓地坐起了上半身──

「雅典娜。」

「咦……!」

──直接喊出了雅典娜的名字。

在过了度日如年的几秒钟之后──她说出了跨越漫长岁月的第一句话。

「你真的──真的长大了呢,雅典娜──」

以这句话为开端──雅典娜飞扑进了母亲的怀里。

「呜、啊、啊……妈妈……妈妈……!」

「哎呀呀……你明明长得比妈妈还要大了……怎么还是个爱哭鬼呢。的确,你从小婴儿开始就是个爱哭鬼呢……呵呵,乖孩子、乖孩子。」

此刻抱在一起的两人,已经不是刚才还在兵戎相见的敌人。

而是互相关怀爱护、彼此给予温暖的普通母女。

雅典娜不顾一切地放声大哭;妲珥戈则是轻抚著女儿的脑袋。

看到这幅光景,莉亚拉不由得双手捂脸、沉默不语地低下头去。克罗诺斯见状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莉亚拉?喂~你这是怎么了?这可是感动的母女再会耶。喂──」

「……呜哇……呜……◎△哗※呜哇……」

「这可不妙吶。你没事吧?你还能呼吸吗?喂~」

看著呜咽到说不出话来的莉亚拉,克罗诺斯不禁开始为她感到担心。

就在这个时候,妲珥戈抬起脸来向克罗诺斯说道:

「……你就是克罗诺斯小哥吧?谢谢你一直以来……对雅典娜照顾有加。」

该说不愧是母女吗?只见妲珥戈露出和雅典娜相同的慈爱微笑。

「多亏你的帮助,我总算是得救了。正如你所看到的,我已经没问题了,所以──」

「先别急著下定论,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呢。」

「咦……欸?」

克罗诺斯打断了对方的话,妲珥戈、莉亚拉、雅典娜都为此感到困惑不已。

但是斩草不除根只会后患无穷,因此克罗诺斯继续接著说道:

「你确实是夺回了身体的主导权──可是恩堤还没有完全消失不见。毕竟我们刚才也只是把她打倒了而已。虽然她失去了几近所有的魔力,但是只要给她足够的时间休养生息,很有可能重新上演同样的悲剧。」

「……咦!?那、那么,克罗诺斯,我们该怎么办才好呢……咦……等一下,我好像猜到了你打算做什么……而且是某种非常伤风败俗的做法──!?」

莉亚拉想到的恐怕就是正确答案──只听克罗诺斯说出了那个非常伤风败俗的做法──!

「没错──正是『调教』是也!我们要把恩堤从妲珥戈体内驱赶出来!」

听到克罗诺斯的高声宣告,身为女儿的雅典娜不得不表示反对。

「请、请等一下,克罗诺斯大人……不管怎么说,对我妈妈进行『调教』未免也太超过了……!」

「没、没错!雅典娜!汝赶紧再说几句阻止他!汝一定要守护吾的──」

「啊,这就是恩堤仍然阴魂不散的证据呢……对不起,克罗诺斯大人……果然还是麻烦您……把她彻彻底底地从我母亲体内吸出来……」

「汝、汝为什么会知道!?啊……不是啦,我、我只是在开玩笑而已~♪开玩笑的……」

虽然克罗诺斯不太想这么说──但是他真的很想吐槽恩堤一句:「我看你和伊丝芬其实是亲生母女吧?」(事实上,伊丝芬的那些惨叫声,他全都透过《通讯魔术》听得一清二楚)。

既然恩堤本人已经不打自招,而且作为女儿的雅典娜也给出了同意。

那么「调教」这件事情──自然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

为了完全抹除恩堤的存在,克罗诺斯在妲珥戈的全身各处安装上了《奴隶圣具》。这是具有真空吸吮功能的特殊器具。

在克罗诺斯的反覆改良之下,原本只是透过帮浦来运作的这项器具,已经能够藉由《烙印魔术》的魔力来自动运转。

而他的这项得意杰作──就安装在体内藏著恩堤的妲珥戈身上的各个敏感部位。

「慢著──给吾慢著!汝这混帐!汝是失心疯了吗!?妲珥戈的女儿就在旁边看著耶!?就算汝有得到她女儿的允许,这依旧是天理不容的恶行啊!汝有听到吗!?」

恩堤的阴魂似乎比想像中来得有精神。

但就在下一秒钟,妲珥戈的表情和声音都倏地冷静了下来。

「……躲藏在我体内的恩堤大人……不,躲藏在我体内的恩堤就是这么回事吧……克罗诺斯小哥,不好意思,这样三番五次地麻烦你帮忙……请你不必有任何顾虑,尽管动手吧!」

很好,母女两人都给出动手的许可了──就在克罗诺斯如此寻思之际,只听恩堤再次叫嚷了起来。

「喂喂喂!这也太离谱了吧!居然自己主动开口要求!汝这个超级淫妇!欲求不满的色女!拜托汝重新考虑一下啊!妲珥戈!吾再也不会做任何坏事了!就让我们和平共处吧!?汝说好不好──」

「你看起来很开心吶,恩堤。不过啊,小妲珥戈应该已经累了喔──你就乖乖地投胎转世去吧。」

「啊……啊、啊……啊啊啊……唔哇啊啊啊──!?」

在克罗诺斯启动《奴隶圣具》之后,安装在妲珥戈全身各处的器具便开始吸引起来。

伴随著「噗啾噗啾」的吸引声,「恩堤」的神情也慢慢出现了变化。

「噢、噢、噢……唔!?怎、怎么会有这种蠢事……如此愚蠢的道具……居然……真的足以抹除吾的存在……唔、啊、啊啊啊……!?」

只听抵抗的声音逐渐变得微弱。「调教」的效果可说是立竿见影。

然而,令人感到不忍的是,在「恩堤」遭到抹除的过程中,「妲珥戈」也必须跟著饱受折磨──!

「啊嗯♡……讨、讨厌啦,我年纪都这么大了,居然还发出这么丢脸的叫声来……让克罗诺斯小哥看笑话了,真是不好意思……我、我会努力忍耐的……咿呀♡」

妲珥戈那副欲求不满的──不对,那副坚强忍耐的模样,实在是教人忍不住掏一把同情泪。

总而言之,在毫不留情的持续吸引之下,「恩堤」终于再也无法承受。

「可、可恶……可恶……吾之野心和那些漫长岁月的积累……居、居然会因为这种事情……全部彻底化为了泡影……可恶、可恶啊……如此、如此狗屁倒灶的事情……啊、啊啊、啊──」

她不由自主地弓起上半身,发出了最后的临终哀号。

「────啊嗯♡」

虽然这声哀号夹杂著些许娇喘的味道,但是众人都决定把这当成自己的错觉。

于是,恩堤就这样升天极乐去了(各种意义上),而妲珥戈这次应该是真的得到了解放。

「哈啊、哈啊……嗯。没、没事了……呼……恩堤已经从我体内消失了……我可以感觉得出来。真的很谢谢你……太感谢你了……那个、我说……克罗诺斯小哥?」

尽管妲珥戈呼喊了好几次,可是克罗诺斯始终默不作声,这让她感到有些惶恐不安起来。

克罗诺斯是个行事谨慎之人。只见他充分发挥小心谨慎的性格──啊,一个不小心就手滑按下开关了。

「咦?为、为什么啊──哇啊啊啊♡」

最后追加的这一波猛烈吸引,让「妲珥戈」也承受不住地倒了下去。

自认完美达成任务的克罗诺斯,脸上忍不住流露出得意的神情──然而站在他身后的莉亚拉,却杀气腾腾地握著《神剑艾利恩斯》向他兴师问罪道:

「克罗诺斯。我姑且还是问你一句……最后的那一波真的有必要吗?」

「噢,当然有必要啊。毕竟连妲珥戈本人都无法察觉,因此恩堤很有可能还残留在她的体内。为了以防万一,我才特地补上了这么一波。这可是必要到不能再必要的预防措施喔。」

「原来如此,真是合情合理呢……不过,我现在没打算和你讲这些歪理……像你这样的下流胚子应该要受到惩罚吧……!?」

「住手啊!唔噢噢!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再会啦~!」

「给我站住!?克罗诺斯!你这个……好色的奴隶商~!?」

这种明摆著的事实,还需要特地说出来吗?──克罗诺斯一边在内心吐槽著莉亚拉,一边上窜下跳地闪避著《神装奴隶公主》手中的《神剑》。

■■■

就在克罗诺斯一行人──严格说来是莉亚拉一个人──终于冷静下来的时候。

莫名惨遭毒手的妲珥戈也刚好清醒了过来。

「唔、唔嗯……我不是欲求不满的色女……咦?这、这里是?」

「……啊,妈妈……太好了,你清醒过来了……你没事吧?」

因为雅典娜让母亲躺在自己的大腿上,所以妲珥戈对此感到有些难为情的样子,不过她立刻就面露微笑地说道:

「嗯,雅典娜……感觉真是不可思议呢。在我的记忆里,你明明还只是个小宝宝……没想到现在居然能躺在你的大腿上……不过这种感觉也挺不错的呢。」

「咦……妈妈被恩堤控制身体的时候……完全都没有相关记忆是吗?真、真亏你还能认出我来呢……」

「那是当然的啰。我怎么可能认不出自己的女儿来呢。」

「是吗……嗯、嗯……谢谢你,妈妈……」

已经坐起身来的妲珥戈,笑著摸了摸又快要哭出来的雅典娜。

克罗诺斯面露微笑地看著这幅温馨的光景,而妲珥戈也在这时候转过来向他说道:

「克罗诺斯小哥,我要再次……向你说声谢谢。你不仅拯救了雅典娜……甚至连我也得到了你的帮助。明明像我这样的欧巴桑,根本就没有什么救助的价值,呵呵。」

「不不不,没这回事喔。我只是为了雅典娜的幸福,做了理所当然的份内事而已。而且从外表上来说,你还完全称得上是年轻貌美。若是扣除受到操纵的这段岁月,就连心灵也还非常年轻。这十几年的日子真是辛苦你了呢,好乖好乖。」

「咦……咿呀!?哎、哎呀呀……」

克罗诺斯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妲珥戈的脑袋,顿时让她羞赧得面红耳赤。

「哎呀哎呀,这可不行喔,克罗诺斯小哥也真是的,居然挑逗我这样的欧巴桑~……♡」

妲珥戈轻捂著红透脸颊的娇羞模样,怎么看都让人联想不到「欧巴桑」三个字,完全就是一名宣蔻年华的少女。魔力的青春驻颜效果,实在是太厉害了。

就在克罗诺斯当著妲珥戈女儿的面,打著把她也收为奴隶的歪主意的时候──没想到雅典娜突然一把搂住了他的手臂。

「……唔、唔~……克罗诺斯大人也真是的……我、我才是……您的……」

看到雅典娜不高兴地鼓起脸颊,妲珥戈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

「!……这样啊,雅典娜……原来是这样子啊。你已经对克罗诺斯小哥……哎呀、哎呀哎呀♪」

只见她笑咪咪地露出了微笑。

「嗯?」克罗诺斯纳闷地歪起头来,莉亚拉见状刻意清了清嗓子,平心静气地向他开口说道:

「哎,总而言之……这下子总算是圆满解决了呢。不仅拯救了雅典娜小姐……妲珥戈小姐也平安获救。虽然我对你的做法有很多意见,不过呢……克罗诺斯。」

莉亚拉喊出克罗诺斯的名字,一脸认真地凝视著他的眼睛──接著,她脸上突然换上了温柔的微笑。

「辛苦你了──你这次的表现非常帅气喔♡」

「!噢、噢噢──呼哈哈,这还用说嘛!」

莉亚拉一如往常地发动意外的奇袭,克罗诺斯只能挺起胸膛来掩饰自己的害羞。

无论如何,克罗诺斯总算达成了此行的目的。

「只要是为了本大爷『可爱奴隶』的幸福──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在所不惜!」

漫长的夜晚终于迎来了终结,只见天空已经泛起了一片鱼肚白。

■■■

在攻陷《魔法大国恩堤》之后,克罗诺斯一行人在当地逗留了几星期的时间,然后才回到了《奴隶后宫王国克罗诺斯》。

只听两道心满意足的咕哝声,在「可爱奴隶」齐聚一堂的宽敞会客室中响了起来。

「哈啊……果然还是、根据地、最令人安心。咕噜咕噜……」

「……是呢,的确是这样没错。真不想……离开这里呢。呼……」

诺诺和艾莉的话才刚说完,另一道声音立刻有些气呼呼地冒了出来。

「诺诺小姐、艾莉小姐。你们要放松休息我是没有意见……虽然我对这•件•事•情没有意见~……但是你们有必要黏克罗诺斯黏得这么紧吗!?」

正如莉亚拉所说的,诺诺和艾莉分别占据了克罗诺斯的左右两侧。

更夸张的是──诺诺和艾莉居然分别戴著猫耳和犬耳──!

「当然有必要。诺诺在这次、《魔法大国》的作战中、打从一开始、就和克罗分开了。必须补充、克罗成分。喵、喵。」

「我也……必须补充阿克成分。请你充分地疼爱我……汪。」

「虽然你们是这么说的,但是打从战斗结束以来,你们不是一直都在向克罗诺斯拚命撒娇吗!?你们也差不多该满足了吧~!?」

「不可能喵。」「汪汪……」

「给我说人话啦~!」

她们三人基本上一直在绕著这件事情打转。

至于斐伊和兰,同样也处于彻底的放松状态。

「呼啊~……能够回到根据地真是太好了~……这次实在是太折腾人了……斐伊想要好好地休息一阵子~……」

「嗯、嗯。我也同意你的想法……只是斐伊啊,我怎么觉得你一下子就融入这里的生活了啊……难道你的适应力意外地相当高?」

兰露出了一个有些微妙的表情。不过这样总比无法融入新环境要强得多。

就在克罗诺斯轻抚著诺诺和艾莉的时候,嘉拉蒂雅也向他开口报告道:

「克罗诺斯老大……《勇国托利亚纳》已经正式获得《魔法大国》的支援承诺。两国之间不再是徒具表面的同盟关系……呵呵呵~这一切全都多亏了克罗诺斯老大呢♪」

「呼哈哈,这样再好不过了──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艾莉和嘉拉蒂雅你们的努力不懈。很好很好,我来好好奖励你啦,嘉拉蒂雅~」

「啊……不胜感激~♡」

克罗诺斯伸出手来,从嘉拉蒂雅的脸颊一路轻抚到她的下巴,嘉拉蒂雅的脸上顿时浮现出心醉神迷的表情。

齐聚一堂的克罗诺斯「可爱奴隶」,就这样各随己愿地消磨著时光。

而在这幅温馨的光景之中──只听璐娅低声地嘟囔了起来。

「可是……关于雅典娜小姐的事情……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

「!……璐娅小姐。」

莉亚拉耳尖地捕捉到了璐娅的这句话。

如今的《魔法大国》已经去掉了国名中的「恩堤」,整个国家踏上了重新出发的道路。

在这全新的气象之中,已经取回魔力的雅典娜作为接获「神谕」的《公主殿下》,自然成了人们热烈追捧的明日之星,不再是过去饱受冷眼相待的无能皇女。

再加上现任《公主殿下》妲珥戈的体内,也已经完全没有「恩堤」的存在,未来可说是一片万里无云。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雅典娜都没有离开《魔法大国》的理由。

没错,正因如此,璐娅才不禁怀疑这样做真的好吗?

因为他们把雅典娜──

「克罗诺斯大人、大家……饼乾烤好了喔~……♪请配著红茶享用……♪」

「──把雅典娜小姐一起带回来,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

「?小、小璐娅……你这是怎么了?」

面对璐娅的疑问,雅典娜一脸茫然地歪起脑袋。

于是莉亚拉代替璐娅向雅典娜询问道:

「那、那个~雅典娜小姐……你没有留在《魔法大国》,而是选择回到这里,这样子真的好吗?撇开国家的因素不说……你或许有机会能够和你母亲一起生活啊。」

「!小莉亚拉……嗯,我自己多少也有考虑过这个选项……」

雅典娜先是微微低下头去,但马上又抬起脸来微笑著说道:

「可是我妈妈她……好像打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会选择克罗诺斯大人。」

「咦……真、真的吗?」

「嗯。妈妈是这么对我说的──『雅典娜啊,你已经找到比我这个妈妈更加重要的人了呢。既然如此……你可绝对不要离开他身边啰。一定要过得幸福喔。』」

「!是吗……原来是这样啊。原来如此……呵呵,既然如此……那真是太好了呢♪」

毕竟莉亚拉当然也不希望和雅典娜就此分离。

不过,她的心中似乎还是有挥之不去的阴影。

「话说回来,《魔法皇女》『三姊妹』的长女……伊丝芬小姐真的洗心革面了吗?虽然诺诺小姐她们好像把她狠狠『调教』了一番……但是我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她本人了……唔~真令人担心啊……」

『──我很清楚您会有这样的担忧,所以特地前来向您报告了喔,莉亚拉大人。』

「咦?这个声音是……菲欧娜!?」

透过《通讯魔术》的力量,菲欧娜的声音从克罗诺斯的「纹章」传了过来。

她目前是以《神国艾利恩斯》为中心,专注于外交方面的各种相关事务。

菲欧娜平常就会频繁地向克罗诺斯进行报告(包含私人目的),而她现在应该正在拜访《魔法大国》的行程中。梅依照理来说也会和她一起出访。

果不其然,紧接著传过来的,正是梅依和伊丝芬的声音。

『不用担心喔,克罗诺斯先生、莉亚拉姊姊。你说是吧?伊丝芬小姐?你已经不会对雅典娜小姐动任何歪脑筋了吧~?』

『是的。雅典娜大人才是正义。』

「虽然这好像不是我该说的话,但是《魔法大国》的未来发展真的没问题吗?」

尽管莉亚拉的不安很有道理,不过受到严格「调教」的伊丝芬,显然变得比之前老实了许多。虽说她的声音带著明显的颤抖就是了。

总而言之,克罗诺斯向捎来报告的两人表达了慰劳之意。

「呼哈哈,干得太漂亮了,梅依、菲欧娜!等你们下次过来这里的时候,我会好好地疼爱你们作为奖励的!」

『真的吗!?我们说好了喔,克罗诺斯先生。哇啊♡』

『啊啊……真是不胜惶恐,克罗诺斯老爷……♡』

在留下喜悦的娇喘声后,双方的通讯就此结束。

就在克罗诺斯想要歇口气的时候,雅典娜也立刻抓准时机走上前来。

「克罗诺斯大人……请用饼乾和红茶……♡」

「噢,真不愧是你呢,时机掌握得恰到好处──唔嗯。」

「?克罗诺斯大人……有什么问题吗?」

面对歪起头来看著自己的雅典娜,克罗诺斯略微沉吟了一会儿。

然后,他说出了那个必须要问的唯一问题。

「雅典娜。你现在──过得幸福吗?」

「!…………」

听到这个简短的问题,雅典娜陷入短暂的沉默之中。

最后,她缓缓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是的,克罗诺斯大人。我,雅典娜──现在过得比谁都要幸福♡」

「!……呵呵,这样啊。」

只见雅典娜脸上漾起一个幸福的笑容,灿烂到不会输给洒进房间的耀眼阳光。

克罗诺斯抹了抹自己的鼻头,得意地向雅典娜咧嘴笑道:

「说得也是呢,只要有本大爷在你身边,你当然会过得幸福嘛!呼哈哈~」

「是的……当然是这样子♡」

站在放声大笑的克罗诺斯身旁的雅典娜,自始至终都保持著一副笑咪咪的模样。

■■■

──在轻松惬意的一天即将结束的夜晚,克罗诺斯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

「很好,要来『调教』啰!喝!要来啰!」

「哎,克罗诺斯,你是说认真的吗?」

莉亚拉既困惑又不知所措地询问道。

「啊、啊……这、这次是要进行什么样的『调教』呢?……还、还请您手下留情……♡」

而在她身旁忸怩地咕哝著的雅典娜,则是看起来非常期待的样子,不过这大概只是错觉吧。

总而言之,克罗诺斯确实是在说认真的,因此他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打算。

看著害怕到瑟瑟发抖(主观认定)的莉亚拉和雅典娜,克罗诺斯毫不留情地宣布了本次的「调教」方案。

「打从你们和恩堤展开决战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琢磨这个全新的『调教』方案。虽然这个方案有点重口味就是了──咯咯咯,就有劳你们奉陪本大爷了!」

「居然是打从决战的那一刻起……你、你到底在想什么啊?听起来有够恐怖的……」

「喂喂喂,这次的『调教』早就已经开始了喔?你们没有察觉到吗?──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

「我、我们的模样……?……咦、欸……这是……!?」

莉亚拉和雅典娜似乎同时察觉到了不对劲,两人一齐惊讶地叫了起来。

「这、这套衣服是──《神装奴隶公主》!?」

「我、我的这套则是──《魔装奴隶公主》……!?」

没错,两人现在所穿的服装,正是在和恩堤的决战中换上的独特礼服。

当然,克罗诺斯并没有真的动用《女神圣具》,而是利用《幻觉香(illusionaroma)》来制造出这样的效果。再加上他事先要求两人换上款式类似的服装,因此很成功地重现了原版礼服的神韵风貌。

看著这对美丽的黑白公主,克罗诺斯得意洋洋地朗声说道:

「至于本大爷呢,则是《奴隶魔王克罗诺斯》──也就是即将蹂躏你们两人的大魔王!呼哈哈~!」

「咦……哎,等一下,克罗诺斯的模样──欸~~~~!?」

在莉亚拉的惊呼声中,《奴隶魔王克罗诺斯》显现出了他的身姿。那是宛如神话故事中的魔兽一般,全身上下都长满触手的诡异存在。

雅典娜颤抖不已地开口说道:

「那、那个,克罗诺斯大人……您、您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吧……」

「咯咯咯,开玩笑?你是这么想的吗?──就算被这么伺候了,也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看招!」

「咦、咿呀──咿呀呀呀!?」

克罗诺斯操纵著《奴隶圣具》制造出来的触手,缠绕在雅典娜的全身各处,将她一把拉到了自己面前。

只见他的双手在雅典娜身上恣意游移,就如他一开始所宣称的那样,尽情地蹂躏享受这副美妙的肉体。

「咯咯咯,《魔装奴隶公主》,你这是怎么了啊?明明嘴巴说得这么害怕,身体倒是很享受被蹂躏的快感嘛。看招看招!我舔我舔!」

「才、才没有这种事情……不要♡不、不行……不可以……这样子♡舔人家……♡」

「克、克罗诺斯!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咿呀!?」

莉亚拉再也看不下去地冲了过来。克罗诺斯像是早有预备一般,同样操纵著触手逮住了莉亚拉。

「咯咯咯,你放心吧,《神装奴隶公主》。我可没有忘记你的存在,接下来也会好好疼爱你的!看招看招!」

「不要……才、才没有人拜托你这种事情好不好!住手……啊嗯♡」

虽然诱人的娇喘声让她的抵抗显得很没说服力,但《神装奴隶公主》还是没有屈服在淫威之下,而《魔装奴隶公主》也尚未失去反抗的意志。

「唔……可恶,随便你要怎么来都行!不管遭到多么可怕的凌辱,我都绝对不会投降认输……《奴隶魔王克罗诺斯》!我一定要彻底矫正你的劣根性!」

「我、我也不会认输的……♡放、放马……过来吧♡」

「呼哈哈,就是要有这种气魄才行!本魔王会好好疼爱你们的~!呼哈哈~!」

「啊、啊啊……不、不行♡」「好幸福……啊,不对,住手……♡」

最后,这场由克罗诺斯、莉亚拉、雅典娜共谱而成,既淫靡又神圣的世纪大战──事实上一直鏖战到了隔天早上都还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