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奴隶商的烙印魔术与美少女的堕落

第三卷 《第四章》──无聊透顶!

作者: 初美阳一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21:47

雅典娜一边回忆过往,一边寻思了起来。

母亲大概完全没把她这个女儿放在眼里。

真要说起来,她甚至怀疑自己和母亲并不是真正的母女关系。

作为君临于《魔法大国恩堤》顶点的《公主殿下》,母亲向来公务繁忙,无暇理会多余的琐事,但即使如此──

至少打从雅典娜懂事以来。

母亲从来没有──和她正经地说过一句话。

■■■

克罗诺斯一行人默不作声地穿梭在王宫的漫长通道上。这座比寻常城堡大上许多的宫殿,甚至给人一种永远没有尽头的感觉。

然而,即使是如此漫长的通道,也终于即将迎来终点的样子。

众人来到一座豁然开朗的方正大厅,瞬间有种不小心跑到了外头的错觉。

在大厅的深处,横亘著一道令人叹为观止的宏伟阶梯。

而端坐在那道阶梯前的豪华椅子上的──正是最后一位《魔法皇女》。

身上穿著华丽的礼服、年纪比克罗诺斯一行人稍长一些的她,斜倚在椅子的扶手上,以手托腮地露出一个妖艳笑容──

「哦呵呵……真亏你们能来到这里呢,下贱的入侵者们。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哦呵呵……不知道的话,就由我来告诉」

「──可以请你从那里让开吗?」

莉亚拉声色倶厉地如此说道。

在从雅典娜口中听说本次事件的「幕后黑手」──「那位大人」的真实身分之后,她就一直是这副怒不可遏的模样。

为人正直且礼仪周到的莉亚拉,愤怒到像是一碰就会爆炸的气球,朝著挡住去路的《魔法皇女》继续说道:

「我有一个非问不可的问题。对于你们所说的『那位大人』……我有一件无论如何都要请教她的事情……所以,可以请你从那里让开吗?」

「……哦呵呵,突然冒出来说一堆奇怪的话……完全是莫名其妙呢──」

「你没听到吗?我已经说过了──赶紧给我从那里让开。」

现在的莉亚拉根本听不进别人的话──只见她握紧拳头,情绪激动地吶喊起来──!

「明明是雅典娜小姐的亲生母亲,却如此粗暴地对待她这个独生女儿──我要当面请教这个国家的《公主殿下》,为何要做出这么残酷的事情来!!」

那是即使在如此广阔的大厅里,也足以响彻每个角落的怒喝声。

而听到这句喝问的《魔法皇女》,顿时脸色大变。

「……雅典娜……?你、你、刚才是说……『雅典娜』是吗?啊、啊啊……骗、骗人的吧,后面的那个人……啊,雅典娜……没想到你居然还活在这世上……」

浑身颤抖不已的《魔法皇女》,坐在椅子上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噗、哦呵呵……哦呵呵……哦呵呵呵!这、这是骗人的吧!?你……居然回到这座王宫来了!?你、你是笨蛋吗?……哦呵呵呵!」

「…………噫!?」

《魔法皇女》像是再也忍不住似地大笑起来,雅典娜见状,不由得轻声尖叫了一下,整个人紧紧搂住了克罗诺斯。

另一方面,和《魔法皇女》正面对峙的莉亚拉,则是流露出了更加强烈的怒火。

「咦!?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到底有什么好笑的……!就算你是被这个国家的《公主殿下》给洗脑了,我也绝对不会原谅你这样嘲笑──」

「什么?哦呵呵……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啊?唉~原来你也是个笨蛋呢。」

「……哎?我搞错了?……你才是没有发现自己被洗脑了吧──!」

「我有发现喔。我早就知道了。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啊?」

「……………………你说什么?」

看著一脸反应不过来的莉亚拉,《魔法皇女》一边面露愉悦的笑容,一边毫不害臊地继续说道:

「我可是伊丝芬──伊丝芬•露•法伍尔•莱耶•恩堤。《魔法皇女》『三姊妹』中的长女,也就是撇开《公主殿下》不说,我就是这个国家的最强魔术师。像我这样的魔术师……哦呵呵,怎么可能没有发现洗脑的事情,更别说是被别人给洗脑了!」

「……你在说什么啊……这样岂不是代表……你早就……」

「哦呵呵,你是在哪个幸福温室出生成长的大小姐吗?难道你以为这世上的所有人都是好人吗?所以你是那种相信人性本善的傻瓜啰?」

彷佛是深知人心的脆弱之处,《魔法皇女》伊丝芬狠狠地挖苦著莉亚拉,最后甚至毫不掩饰恶意地嘲讽起她来。

「我才没有被洗脑好不好──我完全是自己想要这么做的!雅典娜!不管是瞧不起你也好,还是对你百般欺侮也罢,全是出于我自己的意志!哦呵呵、哦呵呵呵!」

「────唔!」

听到伊丝芬的这番话,雅典娜的身体发抖得更加厉害,像是要缩成一团似地低下头去。和伊丝芬正面对峙的莉亚拉,肯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强烈愤怒之中,肩膀和声音都颤抖不已地低声说道:

「你、你……别开玩笑了……你对雅典娜小姐做的那些恶毒事情,在她的心里留下了多么深的伤口,你到底……你到底知不知道啊……!?」

「当然知道啊,我就是想要这样才会这么做的嘛,哦呵呵!……不晓世事的大小姐,还真是什么也不明白呢。你这个人能够活得清廉洁白,只是『刚好运气好』而已啦。在不同的环境下长大的人,就连喜好也会有所不同吧?你这个大小姐也是一样,只要换了一个成长环境─你也会变成一个恶毒卑鄙的傲慢女人啦,哦呵呵呵!」

「唔……别开玩笑了,我才不会──!」

莉亚拉试图用气到发抖的声音做出反驳──

但是克罗诺斯抢过她的话头,以一派冷静的语气开口说道:

「你就别在那里说梦话了,伊丝芬。」

「欸?……你是什么东西……居然胆敢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

伊丝芬不悦地皱起脸来,然而,克罗诺斯无视她的反应,只是继续轻描淡写地说道:

「不管她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出生成长,莉亚拉肯定都会和现在的她一样──她依然会是那个性情耿直、比谁都心地善良的绝世美女。」

「!……克、克罗诺斯……」

尽管害羞到整张俏脸都红了起来,莉亚拉还是感动至极地喊出克罗诺斯的名字。

克罗诺斯的这番话,既不是恭维也不是客套。只见他指著伊丝芬坚定地说道:

「别把莉亚拉和你相提并论了,伊丝芬。你只是个把自己扭曲腐烂的性格,归咎于出生成长环境的家伙而已。虽然你好像完全不把雅典娜放在眼里──但是你其实一直都在暗中嫉妒著她吧?毕竟她是『那位大人』的女儿,而且又是被《女神》选为《公主殿下》的继任者。」

「……你说什么!?少开玩笑了……我干嘛要嫉妒这个没有魔力的可怜虫!」

「呼哈哈!没有魔力、没有魔力……除了这点以外,你就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拿来说嘴了吗!?真是太贫瘠了呢,枉费你号称《魔法大国》的最强《魔法皇女》,没想到只会像个小屁孩哭哭啼啼地大吼大叫!」

「……你、你这个……该死的臭男人……!」

伊丝芬愤怒到咬牙切齿的地步。然而,额头微微浮现青筋的她,再次指著雅典娜嘲弄了起来。

「噗呵、哦呵呵……虽然你那张嘴巴是挺厉害的……但是作为当事人的雅典娜又是如何呢?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她都只会窝囊地瑟瑟发抖……明明身材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却始终是一个心灵脆弱的弱者……!」

「唔……咿、咿呀!」

忽然之间,彷佛是以伊丝芬的这句话为信号,从空无一物的空间中冒出来的黑色锁链,将雅典娜整个人给捆绑了起来。

事实上,这正是伊丝芬干的好事,只听她洋洋得意地揭晓了答案。

「哦呵呵,总算是发动了呢──这里是我的『领域(territory)』。那些侵蚀心灵的深沉黑暗,全都会具现化为捆缚身体的强韧锁链!哦呵呵、哦呵呵呵!」

「什么……雅典娜小姐!你不要紧吧!?」

捆缚住雅典娜的实体化锁链,不仅是紧紧地勒住她的身体而已,甚至和真正的金属一样有著沉重的质地。跑上前来搀扶雅典娜的莉亚拉和克罗诺斯,都能明确感受到这条诡异锁链的厚重份量。

这条实体化的锁链,是以侵蚀心灵的深沉黑暗为养分──正因如此,伊丝芬像是追击似地继续投出言语的利刃。

「哎呀呀~你也真是有够蠢的,雅典娜。明明没有人期待你这么做,为什么你却自个儿跑回来了呢?你是想要重温过去那种饱受欺凌的生活吗?哦呵呵呵!怎么?你是有被虐狂吗?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的愿望吧!?」

「别、别说了,别再对雅典娜小姐……说出这么残酷的话来……!」

「哎,不过啊,你还是没办法回到王宫呢。毕竟这里已经……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了。你难道忘了吗?自己当初是被谁给赶出王宫的……哦呵呵,你可是被『那位大人』……也就是亲生母亲给赶出王宫……从而沦落为可悲的奴隶之身的喔!?哦呵呵呵!」

「──我都叫你别说了!你是听不懂人话吗!?伊丝芬!」

虽然莉亚拉怒斥了好几声,但是伊丝芬始终没有停下她的恶毒话语。

而当莉亚拉看向克罗诺斯求助的时候,脸上的焦躁之意反而变得更加明显起来。

「!?怎、怎么会……连克罗诺斯身上也出现了锁链……可、可是,这未免也……!」

既然这里是伊丝芬的「领域」,那么克罗诺斯和雅典娜一样受到魔术影响,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发生在克罗诺斯身上的异变,却把莉亚拉吓得脸色都苍白了起来。

缠绕在克罗诺斯身上的东西,已经很难称之为「锁链」,而是近乎粗重的「铁块」。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三道巨大到令人不忍卒睹的「锁头」,散发出一股快要把人压垮的重量感。看到出现在克罗诺斯身上的异常黑色锁链,伊丝芬忍不住发出一阵愉悦的笑声。

「噗呵、哦呵呵!那条巨大的锁链是怎么回事啊?就连我也没见过这么沉重的锁链!你的内心究竟藏著多么深沉的黑暗?罪恶感?还是后悔?到底要走过什么样的人生,才会变成你现在的这副德性啊!?你这样别说是动弹不得了──甚至会直接被重量给压垮了吧!?哦呵呵!」

「什么……骗、骗人,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克、克罗诺斯……!」

伊丝芬的刺耳话语,让莉亚拉的眼睛流露出焦急的光芒,甚至急得快要掉下眼泪来。

雅典娜也是相同的反应。尽管自己也身陷困境,但她还是挂念著克罗诺斯的安危──

「克……克罗诺斯大人。您、您没事──」

「雅典娜,没事吧?那条锁链看起来很沉重呢。」

「──欸?」

──然而,听到克罗诺斯的温言关怀,雅典娜顿时错愕地叫了一声,整个人都惊慌失措了起来。

「咦、哎……可、可是,克罗诺斯大人,您的锁链……看起来比我的更加沉重耶……」

「嗯?你说这个啊?这玩意儿一点也不沉重啦。就算现在让我看到这种东西,我也只会有种『就这样』的感觉。我从未忘记我所背负的这些东西,也早已决定扛著这些东西走下去。呵呵,不过在这一点上──雅典娜,你和我也是一样的喔。」

「我、我也是?我和克罗诺斯大人也是一样的……?」

雅典娜和平常一样可爱地歪起头来,克罗诺斯向她说出了理所当然的事实。

「现在的你,已经不是会为了这种无聊中伤而动摇的弱者了吧?」

「!……克罗诺斯大人……」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实──至少克罗诺斯是打从心底这么相信的。

克罗诺斯和雅典娜深情对视了好一会儿。伊丝芬见状,不悦地咂了咂嘴说道:

「啧,什么啊,简直莫名其妙,真是无聊的男人。不过呢,哦呵呵……胆小鬼雅典娜已经不是弱者?我看你的眼睛是有问题吧!卑贱之人就是这么愚蠢呢。哎,你们还真是绝配呢。这就叫『破锅配烂盖』吧,没有魔力的无能废物,和你这个低俗的男人实在是天造地设呢!哦呵呵!」

「唔,你还要继续耍嘴皮子吗?伊丝芬……你也差不多该闭嘴了吧!雅典娜小姐,你完全没必要理会这种恶意攻讦!」

莉亚拉站到雅典娜和克罗诺斯的身前,代替雅典娜向伊丝芬做出反驳。

雅典娜见状,向挺身庇护自己的莉亚拉轻声说道:

「……小莉亚拉……我……我该怎么做才好……」

「雅典娜小姐……没事的!像她那样的坏蛋,我马上就会把她……把她打得落花流水!让她感到后悔莫及!所以──」

「我或许已经……完全不感到害怕了……也说不定。」

「就是这样!…………欸?」

雅典娜的这句话,显然让莉亚拉大感意外。

先前不断诋毁雅典娜的伊丝芬,当然也是相同的反应。

「哎?你刚才说了什么?胆小鬼雅典娜?就算你在那里强充好汉,只要那条锁链还缠绕在你身上,你就只能毫无抵抗之力地被它给活活压垮……」

「──无聊透顶。」

「哎?……你说什么?」

伊丝芬愣愣地张大了嘴巴。

尽管那条黑色锁链依旧沉甸甸地缠绕在雅典娜身上。

可是雅典娜彷佛完全没把它当成一回事地动了起来。

「实在是太轻了呢……正如克罗诺斯大人所说的。我居然一直没有察觉到……束缚著我心灵的枷锁……是如此轻若无物……外加无聊透顶的东西。在回到这座王宫之后,我终于……察觉到了这件事情。我真的是个……大笨蛋呢。」

「没、没错,你是个大笨蛋……因为你是个没有魔力的无能废物!你只要乖乖被我的锁链和话语给束缚至死就好了──!」

「这条锁链同样也是无聊透顶。相较于这种东西……我明明已经获得了……更加沉重且巨大的宝物。」

「什、什么!?你、你在说什么傻话啊……!」

伊丝芬的言语利刃,对此刻的雅典娜来说大概如同白纸一般单薄无力。

雅典娜凛然无畏地拖著锁链走上前去。

「无聊透顶!伊丝芬!克罗诺斯大人对我说的短短一句话──就足以盖过你施加在我身上的无数污言秽语!」

在雅典娜手中绽放光芒的,正是克罗诺斯送给她的专用《奴隶圣具》。

和粗重锁链相比完全不起眼的掏耳棒,就这样被她变化成了庞大强悍的武器。

「──无聊透顶!相较于你那微不足道的话语──克罗诺斯大人对我说的那些话──可是有著成百上千倍的沉重份量──!」

雅典娜只使出了一记横扫──就把缠绕著自己的恼人锁链尽数劈断──!

就连克罗诺斯身上的锁链和锁头,也在同一时间被摧枯拉朽地劈成了两半。克罗诺斯像是早已料到似地露齿一笑,雅典娜见状,也跟著向他还以微笑。

至于伊丝芬则是大感震惊,因为她完全没想到向来瞧不起的雅典娜,居然如此轻易地破解了自己的魔法。只听她以颤抖的嘴唇喃喃说道:

「为、为什么?没有魔力的雅典娜会有这样的力量……等一下,『克罗诺斯』……奴隶商克罗诺斯!?我、我想起来了!他是被『那位大人』指定为讨伐对象的男人!?这样子啊,果然那个可恶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呵……哦呵呵!」

尽管几乎是皮笑肉不笑的状态,不过伊丝芬还是逞强地摆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执拗不休地羞辱著雅典娜。

「真是太可怜了呢,雅典娜!没有魔力的你,只能选择向卑鄙的奴隶商卖弄风骚!哦呵呵!真是可悲到让人想不到你原本是皇女啊──」

「伊丝芬,相比于那位奴隶商给予我的东西……你施加在我身上的那些屈辱和凌虐,完全是不值一提的无聊小事。真正可怜的人是你啊。」

「唔……!居、居然还敢强词夺理……!」

「?呃,我刚才的那句话……有哪里强词夺理了吗?」

雅典娜茫然不解地歪起脑袋,伊丝芬看了更是气到火冒三丈。彷佛是脸上的红潮直接化为魔力似的,只见一团火焰在她的手掌上逐渐成形。

「你这个──没有魔力的废物!我要你为你的狂妄自大付出代价……把你轰杀个千百次才罢休!」

「啊……嘴巴说不过人家就使用暴力。嗯,果然是伊丝芬的作风……你总是这个样子呢。」

「你、你给我闭嘴──!乖乖地被我烧成灰烬吧!」

伊丝芬像是乱发脾气的小孩子,使尽全力掷出了手中的烈焰,雅典娜则是举起手中的《奴隶圣具》──巨大掏耳棒──严阵以待。

但就在这个时候,「地上最强」的《勇者公主》的声音和身影,宛如划破空气般的倏然降临战场。

「雅典娜──说得太好了。你的努力我全都听到了。」

「咦……哎,小艾莉……!?」

降落在惊讶的雅典娜和伊丝芬之间的艾莉,随意地用《勇枪托利亚纳》使出一记横扫,瞬间就抹除了直奔而来的火球。

然后,艾莉就这样背对著伊丝芬,自顾自地朝著克罗诺斯开口说道:

「阿克、莉亚拉,让你们久等了……我有及时赶上吗?」

「噢,真的是刚刚好,时机恰到好处吶,艾莉。」

看到克罗诺斯竖起大拇指,艾莉很开心地眯起了眼睛。

然而,听著两人对话的伊丝芬,突然得意洋洋地大声笑道:

「哦呵呵呵!你说『及时赶上』是吗?……果然雅典娜是个只能被人保护的窝囊废呢!即使嘴巴变得厉害了不少,却连那种程度的小火球也应付不了,实在是个无能的──」

「──哎呀哎呀~伊丝芬,看来你果然什么也不明白呢~刚才的『及时赶上』,可不是你说的那种意思喔~」

「!你是……嘉拉蒂雅……这样啊,原来如此。」

看著面露高深莫测笑容的嘉拉蒂雅,伊丝芬不由自主地蹙起眉头说道:

「虽然在你和《勇者公主》一起入境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但是没想到你真的背叛了《魔法大国》。哦呵呵,就算多少懂得一些魔法,你也终究只是《勇国》这种蛮夷之邦的子民啊。」

「哎呀哎呀~这可真是天大的误解呢……我从头到尾都是站在小艾莉她们这边的喔~?我可不记得我有说过要加入《魔法大国》──也就是像你这样阴险狡诈之人的麾下,呵呵呵。」

「……哦呵呵、哦呵呵呵。你们这伙人还真是牙尖嘴利呢……所以说,刚才的『及时赶上』究竟是什么意思……!?」

「哎呀,这种问题还需要问吗~?」

嘉拉蒂雅一边单手托住脸颊,一边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艾莉接过嘉拉蒂雅的话头,轻描淡写地揭晓了她们来此的目的。

「伊丝芬──我是负责前来打倒你的,所谓的『及时赶上』就是这个意思。」

这句话乍听之下像是挑衅,但既然是出自艾莉之口,那就只是单纯在陈述事实而已。

然而,自视甚高的伊丝芬,果然还是被这句话给惹恼了的样子。

「呵呵、哦呵呵……你说谁要打倒我来著……?徒有其名的《勇国》蛮族,居然放话说要打倒我……哦呵呵呵。」

从伊丝芬身上奔涌而出的庞大魔力,让她的身影宛如海市蜃楼般闪烁不定。就在同一时间,只听她高声叫道:

「我可是《冠绝的魔法皇女》伊丝芬──你可别把我瞧扁了啊!」

报出名号的伊丝芬所散发出来的魔力,远非方才败给克罗诺斯和诺诺的两位妹妹所能比拟。

作为最后堡垒的伊丝芬,镇守在最靠近授予魔力的「那位大人」的位置。再加上这些魔力不需要用来维持洗脑,因此她所获得的力量应该是最纯粹的。

面对这股狂风暴雨般的魔力洪流,「地上最强」的《勇者公主》又是什么反应呢?

「嗯。那么,阿克、雅典娜、莉亚拉……你们继续往前走吧。这里交给我来处理。」

虽然艾莉依旧是一副面不改色的模样,但是负责表演颜艺(尽管她本人绝对不会承认)的莉亚拉马上担心地说道:

「咦?艾莉小姐,可是……现在的伊丝芬有著异常强大的力量……我、我觉得这次应该要投入全部战力比较妥当……」

「不行。如果『那位大人』──也就是这个国家的《公主殿下》,能够让愈靠近她的士兵得到愈强的力量,战事拖延得愈久就会对我们愈不利。在中枢都市的外围地带,理论上会有常驻的军队存在……在最坏的情况下,他们可能已经朝著王宫这里过来了。短期决战是我们的唯一选项。必须在天亮之前分出胜负。」

「可、可是……可是!」

「……莉亚拉,谢谢你为我担心。不过……没问题的。对吧?阿克。」

在向莉亚拉颔首致意之后,艾莉一边擎起《勇枪托利亚纳》,一边把视线转到克罗诺斯身上询问道:

「我可以在这个时间点上──动用我的『最后王牌』吗?」

问出这个问题的艾莉,其实早已知道答案了。即使克罗诺斯什么都不说,她也能够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

因为,她也是和克罗诺斯心意相通的「可爱奴隶」之一。克罗诺斯看著艾莉轻笑一声,将这场战斗完全托付给了她。

「噢!这里就交给你啦──艾莉!」

「阿克……嗯──交给我吧♡」

艾莉很罕见地绽放出一个无比可靠的灿烂笑容。

而克罗诺斯在和莉亚拉及雅典娜一起离开之前,也没忘记叮嘱了嘉拉蒂雅几句话。

「嘉拉蒂雅!拿出干劲来吧!假如你心里还存在著什么疙瘩──就趁著这次机会彻底地了结掉吧!」

「!呵呵呵,克罗诺斯老大也真是的~……真的是一切都被您看透了呢~」

「那当然啰,毕竟是本大爷的『可爱奴隶』的事情嘛!那么,我们待会儿见啰──你就代我向她打声招呼吧!」

「呵呵呵~……好的~♡」

在嘉拉蒂雅深不可测的开朗笑容的目送下,克罗诺斯一行人正式动身上路。

然而,伊丝芬立刻双手一滩地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哦呵呵,雅典娜啊雅典娜……你以为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我全力施展出来的魔术,可是足以涵盖这整座大厅的喔……哦呵呵、哦呵呵呵!」

「唔……伊丝芬……!」

看著遍布于整座大厅的庞大魔力,雅典娜也明白伊丝芬的这番话并不是在虚张声势。

可是,克罗诺斯依旧笔直地向前冲去。

「别去管她!」

「!好……好的!克罗诺斯大人!」

听到克罗诺斯的这句简短催促,雅典娜和莉亚拉都深信不疑地紧跟在他身后。

至于遭到无视的伊丝芬,果然是很容易就火冒三丈的性格。

「哦呵呵,你们究竟想瞧不起人到什么地步……好吧,我就用爆炎来把你们全部送上西天!把你们烧到连半根骨头也不剩──」

「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勇枪托利亚纳》的真正力量!」

为了掩护克罗诺斯一行人离开,艾莉让《勇枪》绽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然而,看著这一幕的伊丝芬,却是一副从容不迫的表情。

「哦呵呵呵……《勇枪托利亚纳》的真正力量是吧?……你该不会是以为……我并不清楚《勇枪》的真正力量,所以你在这场战斗中占有优势吧9那你就大错特错了!『那位大人』早已掌握得一清二楚!《勇枪》是能够无远弗届地贯穿一切的高周波刀──难道你以为单凭一点突破的力量,就足以遮断我遍布于整座大厅的魔力吗!?」

「是吗?……你们知道《勇枪》的真正力量啊,原来如此……不过,你们知道的也只是『一点突破』的力量而已吧?」

「…………什么?」

伊丝芬不由得发出错愕的惊呼,但是已经铺展开来的魔力自然是无法收回来的。就在笼罩住整座大厅的魔力,开始变得炽热起来的时候──

艾莉将长枪在周身抡舞成圈,持续不断地做著旋转的动作。

「只要把《勇枪托利亚纳》的力量分散开来──就能形成一道『高周波结界』──」

只见狂舞的长枪化作了无数的锐利枪芒──《勇枪托利亚纳》的无形高周波刀,接二连三地劈开了伊丝芬的爆炎──!

艾莉口中所说的「高周波结界」,其实是需要相当力气的重度劳动。在发出高周波的同时,还必须毫不间断地以高速抡转长枪,才有办法强行实现这种广范围的攻守一体。

即使放眼历史长河,恐怕也只有这位《勇者公主》办得到这种绝技。

多亏了艾莉的掩护,克罗诺斯一行人一口气冲上了楼梯。

「──很好!这里就交给你们啦!我们现在就去打倒最后大魔王──等一切搞定之后,大家一起来共饮胜利的美酒吧!」

「嗯。我相信你会赢得胜利的,阿克♡」

「我们这边也会尽快结束战斗的~♡」

在艾莉和嘉拉蒂雅的声音送行之下,克罗诺斯一行人笑著点了点头,奔往了通向最后敌人的道路。

■■■

《冠绝的魔法皇女》伊丝芬,眼神阴狠地瞪著表明要尽快结束战斗的嘉拉蒂雅。

「……我说嘉拉蒂雅……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所谓的『尽快结束战斗』……是指你们会输得一败涂地吧?肯定是这样没错吧?哦呵呵。」

「…………怎么会呢?这句话当然是在说──我们会赢得压倒性的胜利啊,呵呵呵~♪」

「哦呵呵、哦呵呵呵!别笑死我了,你还真敢说呢……你在我们《魔法大国》留学的时候,可是连一次也没有赢过我耶……更何况你直到最近都还是我们《魔法大国》的间课走狗!」

伊丝芬的这番话是真的。不管是魔力量还是「魔法技术」,嘉拉蒂雅至今从未赢过伊丝芬任何一次。无论她如何努力学习──不,她愈是努力学习,就愈是体认到自己和伊丝芬之间的天赋差距。

然而,正是因为如此,嘉拉蒂雅才会在此刻露出了微笑。

「那么,今天就是我第一次赢过你的日子──骄傲自满、蔑视弱者的伊丝芬啊,我会让你品尝到──什么是完全败北的滋味。」

「唔、唔……!有本事你就放马过来啊──!?」

伴随著愤怒的咆哮,遍布整座大厅的爆炎化为更加炽热的火海。

艾莉不愧是艾莉,依旧是面不改色地应对著这股异常的力量。但是在《女神圣具》威力全开的情况下,显然再过不久就会迎来身体的极限。

本次进攻《魔法大国》的作战关键,在于每场战斗都必须速战速决才行。

因此在艾莉抵御攻势的同时,嘉拉蒂雅立刻全神贯注地集中起了魔力。

看著这样的嘉拉蒂雅,伊丝芬再次对她发出嘲弄奚落的话语。

「噗呵……哦呵呵,《勇者公主》也就罢了……你这个平庸的魔术师是打算做什么啊?你不是只会喷射出水流、发射出水球而已吗?这种有名无实的『魔术』,根本毫无『魔法技术』可言,在我的魔术面前完全是以卵击石啊!哦呵呵呵!」

「……是啊,正如你所说的……单凭我自己的力量……就连你的脚跟都完全构不著~」

「哦呵呵、哦呵呵!你这不是很明白吗?没错,你就认清自己是个平庸的魔术师的现实吧!弱者就该俯首称臣,乖乖服从我的命令和──」

「单凭我自己的力量的话──我可能永远都无法超越你吧?」

「……欸?……嘉拉蒂雅……那是……什么东西?」

伊丝芬突然愣在原地。就连抡舞著《勇枪》的艾莉,事前似乎也不知情的样子,脸上短暂地闪过了惊讶的表情。

只见嘉拉蒂雅举起的右手掌背上。

赫然刻印著一道「纹章」──正是来自克罗诺斯《烙印魔术》的杰作──!

「好啦,伊丝芬,我就来让你见识一下──饱受欺凌的弱者,可不会一直都是无力反抗的弱者!在这大千世界里──可是存在著你不知道的力量!」

令人惊奇的是,嘉拉蒂雅的破敌灵感,正是来自上次把她打得落花流水的梅依。

她把先前一直藏在身上、由克罗诺斯亲自授予的假阳具抓在右手里,接著高声呼喊起来。

「只要集中在一点上,哪怕是滴水也能穿石!吃我这招吧!伊丝芬──

──《意味深长的精华喷射(dildo splash)》──!!」

「咦……欸、欸欸欸!?这、这是什么鬼啊……不、不要啊──!?」

在恐惧的驱使之下,伊丝芬连愤怒都忘记了,只是反射性地想往后缩起身子。然而,面对一点集中的猛烈水压,光靠分散的魔力显然是无法抵御住的。

「唔、不、不妙……我得把魔力集中起来才行……唔!」

遍布于整座大厅的爆炎和魔力,纷纷返回到伊丝芬的周围,化为一道守护她的火焰结界。

毕竟是如此庞大的魔力,尽管在分散的情况下或许还有机可乘,可是一旦集中起来就成了完全的铁壁。

嘉拉蒂雅喷射出来的那道水流,原本只差一点就能够贯穿防线──但最后很遗憾地,在突破火焰结界以前就已经耗尽了动能。

艾莉也因为一直在大厅里展开高周波结界的关系,气力已经不足以持续施展出「一点突破」的力量。

看到这样的结果,伊丝芬认定自己胜券在握,脸上露出了夸耀胜利的笑容。

「哦呵呵……哦呵呵、哦呵呵呵!还敢说什么要赢过我,让我品尝到败北的滋味!到头来赢的人还不是我!看吧,强大又高贵的人赢得胜利,是理所当然的──」

「呼~……克罗诺斯老大都吩咐我代他打声招呼了呢~……真是没办法~……那么,接下来……就有劳你啰,小璐娅~♪」

「────欸?」

自认胜券在握的伊丝芬,完全放松了自己的警戒,因此她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件事情。

那就是居然会有人从自己的正上方坠落下来。而且嘉拉蒂雅和艾莉的这名队友,甚至拥有著独一无二的特殊能力。

终于抬头仰望上方的伊丝芬──赫然看见了璐娅的身影──!

「什么……又、又跑出了新的援军!?可、可恶──」

「没用的……我已经从雅典娜小姐那里听说一切了……我会让你为当年欺负她的事情……感到后悔万分的!」

尽管猝不及防,身为魔术高手的伊丝芬,还是立刻用剩余魔力在头上架起火焰结界。

然而,这种东西是阻止不了璐娅的。作为专用的《奴隶圣具》,她的贞操带的强度堪称是举世无双。

而且嘉拉蒂雅也很清楚,璐娅的贞操带是最新型的版本。璐娅一边回想起克罗诺斯把贞操带交给她时所说的话,一边解放了自己「纹章」的力量。

『你看,璐娅,这是从《贞操带MARK. Ⅱ》发展改良而来的最新贞操带。

其名为──《第三世代型•贞操带》──!!』

「拜托你好歹把命名方式统一一下好不好~!?喝啊啊啊!」

「噫……啊、啊啊……唔哇哇哇!?」

根据克罗诺斯的说法:虽然原始版本的坚韧防护罩,和《MARK. Ⅱ》的防护罩,都是相当有用的技能,但是它们终究只拥有防御的效果。

然而,《第三世代型》和前两者大不相同,在设计理念上颠覆了贞操带以「守护」为核心的概念,反过来利用了防护罩的坚韧特性。

这是条用来「进攻」的贞操带──这最强的翘臀攻击,正是璐娅所获得的全新力量──!(虽然她本人直到最后都是抵死不从。)

而急就章的火焰结界自然完全不是对手,立刻像是打一开始就不存在似地崩溃瓦解。

「不、不可能……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愚蠢的事情──!」

位于结界下方的伊丝芬,当然不可能顶得住璐娅的猛烈臀击──也就是贞操带所产生的防护罩。

「──咕嘎。」

只见她悲惨地成了璐娅的缓冲垫,就这样被直接压倒在了地上。

看著这一幕的嘉拉蒂雅和艾莉,都情不自禁地发表自己的感想。

「……哎呀呀,所以我不是早就说了吗?单凭我自己的力量,就连你的脚跟都完全构不著,但是我拥有你所不知道的力量。无论你多么精通魔术的知识……也不可能晓得《翘臀魔术师》的存在吧?」

「嗯……我会为你默哀的。」

至于平安落地的璐娅,则是用不满的眼神抗议自己不是什么《翘臀魔术师》,嘉拉蒂雅也只能以微笑蒙混过去。

■■■

多亏了艾莉等人的掩护,克罗诺斯一行人穿过了最后的门扉。

就在他们继续赶路的时候,莉亚拉突然再次不安地嘟囔起来。

「……哎,欸,那个……克罗诺斯。我当然也相信艾莉小姐和嘉拉蒂雅小姐……还有璐娅小姐会赢得胜利……可、可是啊……」

克罗诺斯隐约知道莉亚拉在担心什么,不过他决定先听莉亚拉把话说完。

「在打败伊丝芬之后,就算诺诺小姐赶到现场对她施加『调教』……可是她本来就不是处于洗脑状态吧?虽然她被授予的魔力或许会消失不见……但是我们很难期待她会改过自新吧?」

莉亚拉的考量确实很有道理。这的确是必须担忧的事情。

然而,克罗诺斯只是用手指抵著下巴沉吟了片刻,就立刻开口回答了莉亚拉的问题。

「哎~我想想该怎么说啊,这样好了──就以发生在《连女神也弃之不顾的土地》的事情为例吧。」

「咦?所以说……是发生在《奴隶后宫王国克罗诺斯》的事情?这和我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吗?」

面对不解地歪起头来的莉亚拉,克罗诺斯竖起食指仔细地说明了起来。

「哎,《连女神也弃之不顾的土地》正如其名,原本是一个治安极度败坏的地区,会流落到这片土地的全是罪犯或是有前科的人。其中作为例外的是另有隐情的诺诺,以及由我亲自带过去的雅典娜、璐娅,还有莉亚拉你而已──不过,除了你们这些绝世美女和可爱女孩以外,当然也有穷凶极恶的家伙存在。假如对方是男的,只要把他们修理一顿撵出去也就罢了。倘若是恶性重大的家伙,那就顺便对他施加让其再也无法为非作歹的『处置』。」

由于具体的「处置」内容,光是用听的都会令人不寒而栗,因此克罗诺斯决定还是别说给莉亚拉听。

现在的重点是:当对方是女性的时候,克罗诺斯都是选择如何处理。

「毕竟是《连女神也弃之不顾的土地》,不时也会有惊世骇俗的恶女跑来这个地区。像是谋杀亲夫篡夺财产,或是陷害他人牟取利益……但即使是这样的恶女,也会在本大爷的『调教』之下洗心革面──只是也有人认为,我对待女性的做法太过温吞了。」

「啊……是诺诺小姐吧?所、所以你后来是怎么做的呢?」

虽然莉亚拉猜得完全没错,但是考虑到当事人的名誉,克罗诺斯决定不予置评。

总而言之,在受调教者冥顽不灵的情况下──克罗诺斯会采取特别的做法。

「这些『调教』工作,有时候也会由诺诺或《奴隶后宫王国》的可爱女孩代为执行。毕竟女人最懂女人,她们甚至比我还要清楚『调教』的分寸和火候。」

尽管克罗诺斯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不过他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地做了个总结。

「但是反过来说,她们完全不懂得手下留情──常常一不小心就把人玩到差点坏掉的程度。」

■■■

被压在贞操带防护罩底下的伊丝芬,没过几分钟就从昏厥中苏醒了过来。

「……欸!?这、这里是……我到底是……咿呀!?」

伊丝芬会如此惊讶也是理所当然的反应。因为此刻俯视著自己的,不只是艾莉和璐娅两人而已。

「嗯。最后的《魔法皇女》、也打倒了。干得漂亮、干得漂亮。」

「呼,这下子《魔法皇女》三姊妹全都被我们击败了呢。《魔法王国》的最强战力惨遭全军覆没,这可是足以导致国运衰颓的重大事件啊……」

前来会合的诺诺和菲欧娜,正在以环抱手臂的姿势进行交谈。

嘉拉蒂雅则是被兰和斐伊夹在中间,享受著她们无比艳羡的声音。

「啊、啊~!嘉拉蒂雅小姐,你已经从克罗诺斯老大那里得到『纹章』了吗!?」

「哇……好羡慕喔。克罗诺斯老大先生会不会也给斐伊『纹章』呢……」

「呵呵呵,很棒吧~?我在得到这枚『纹章』的时候,可是紧张到心脏小鹿乱撞呢~那宛如白马王子般的亲吻~……呵呵呵~♡」

满脸通红的嘉拉蒂雅,彷佛少女一般害羞忸怩,却又散发出一股莫名妖艳的气息。

就在克罗诺斯的「可爱奴隶」完成会合、全都在叽叽喳喳地顾著说话的时候,《魔法皇女》的次女绮朵走了过来,向仍然倒在地上的伊丝芬说道

「伊丝芬姊姊……是我们输了呢……输得一败涂地。」

「!绮朵……哦呵呵,才没这种事呢……只要我们姊妹合力,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来吧,绮朵,让我们一起奋力一搏吧」

「不行。我已经听说了喔,伊丝芬姊姊……她们说你根本就没有受到洗脑。我已经想清楚了……哪怕你是我的亲姊姊……我也无法原谅你对雅典娜大人做的那些过分事情。」

「什么……绮朵……连你也把那臭女人看得如此重要……啧!」

伊丝芬猛地把亲妹妹推到一旁,霍然站起身来说道:

「──你们可别以为这样就赢了!我一定会向你们报一箭之仇的……你们全都给我记住了!哦呵呵──!」

只见她说著说著,就准备不动声色地从这座大厅退出去。

──然而,一条宛如活物般灵动的麻绳立刻把她逮了回来。

「哦呵呵──唔噗。」

「你难道以为……只要撂下狠话、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了吗?不可能有这么、容易的事情吧?」

诺诺以专用的《奴隶圣具》捆绑住伊丝芬,直接一把将她拖拽到一行人的中心位置。被突然收紧的麻绳勒得吃痛的伊丝芬,忍不住「咿呀!」地惨叫了一声。

「雅典娜经历的、痛苦和辛酸……不仅仅只有、这样而已吧?这点程度的疼痛、少在那里哀哀叫。」

「咿……咿呀呀呀,怎么这样……」

在诺诺俯视伊丝芬的眼神里,只有无尽的冰冷和不屑。

紧接著,和伊丝芬因缘匪浅的嘉拉蒂雅也开口向她说道:

「呵呵呵~总而言之,为了让你尝到再也不敢为非作歹的教训……有必要对你施加『调教』呢~这也是克罗诺斯老大的旨意♡」

「唔、你、你这个阴险的女人……!」

「我还真不想被你这么说呢~……不过啊,如果由我来对你进行『调教』的话……呵呵呵,我大概只想得到水刑而已喔~?」

当然,水刑已经是相当重口味的「调教」了。

而且除了诺诺和嘉拉蒂雅以外,还有另一只魔手也打算加入「调教」的行列。

操纵著宛如触手的「白鞭」的菲欧娜,也在这个时候主动请缨地说道:

「哎呀呀,若是要进行『调教』的话,还请务必让小女子也尽一份心力。我觉得我已经慢慢掌握诀窍了,呵呵。」

「唔、你、你是……没、没想到连《神国之盾》也和你们同流合污……!」

「是啊,我是由克罗诺斯老爷亲手『玷污』的呢。那种感觉可是很美妙的喔。」

即使受到挑衅,菲欧娜也始终是从容不迫地微笑以对。

而站在稍远处看著她们的璐娅和艾莉──

「噫~……我还是没办法习惯这种氛围……啊,艾莉小姐也是不参加调教派的吗?」

「嗯~……我还不是很明白『调教』是怎么回事。不过……如果能够帮上阿克的忙,我就会努力学起来的。所以我会好好观摩学习。」

「咦?艾莉小姐还真是认真呢……拜托你千万不要走火入魔啊……」

璐娅看起来有些担心的样子。

至于身为当事人的伊丝芬,完全是处于插翅难飞的状况。然而,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她,居然直接在五花大绑的状态下摇尾乞怜了起来。

「等、等一下!我明白了!是我输了!我真的、真的有在反省自己!我也会向雅典娜──向雅典娜大人好好道歉的!所以求求你们了!拜托你们放我一马吧!」

「……唉。肤浅的遁辞。完全就是废话。怎么可能、会相信你──」

就在诺诺正要斩钉截铁地回绝要求的时候──

「──刀下留人~~~~!」

一道稚嫩坚定的声音突然响彻了整座大厅。声音的主人正是莉亚拉的《皇妹》梅依。

而在最后赶来和大家会合的她身旁,还可以看到辛的身影。

「……伊、伊丝芬姊姊……」

「辛、辛……?那、那个小女孩是?」

困惑的伊丝芬向辛如此询问道,而梅依直接代她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的名字叫做『梅依』。伊丝芬小姐,你对雅典娜小姐做的那些坏事……我都非常清楚。但正是因为如此,更需要给你一个洗心革面的机会。」

「!所、所以说,你愿意给我赎罪的机会是吗?……你、你简直就是……啊啊!」

在众敌环伺的情况下,梅依是唯一温言对待自己的人,因此伊丝芬似乎把逃生的希望全放在了她的身上。

「天使……天使大人!请、请您务必拯救我这个罪孽深重的人!我也很清楚我是个一肚子坏水的混帐家伙!但是我已经在深刻反省自己了!还请您高抬贵手救救我吧──」

「哎……一肚子坏水真的好可怜喔。好~就放心交给我吧♪」

「啊、啊啊啊,多么慈悲为怀的天使……哦呵呵!、非常感谢您的──」

「就用我的《奴隶圣具》──这个巨大注射器,来把你的肚子彻头彻尾地洗得乾乾净净吧!梅依会好好加油的♡」

「原来这位天使其实是个堕天使!?」

然而,伊丝芬的单方面期待遭到了狠狠的背叛。

曾经亲身体验过梅依恐怖之处的嘉拉蒂雅,也在这个时候附和地点著头笑道:

「是呢~的确就如小梅依所说的那样~伊丝芬总是在盘算著什么坏事~……或许确实该把她的肚子彻底洗个乾净~?」

「唔……可、可恶,你就不能乖乖闭上你的鸟嘴吗?嘉拉蒂雅……~~~~!」

终于忍无可忍的伊丝芬,怒气冲冲地叫骂了起来。

「少在那里蹬鼻子上脸了!你们这群卑鄙下贱的东西!下流龌龊的奴隶商和雅典娜那种废物的伙伴,可没有资格对我这个《魔法皇女》说三道四!你们这些家伙连我的脚指头都…………欸!?」

伊丝芬在盛怒之下,不小心说出了无可挽回的话语。

然而,即使到了这种时候,她还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居然还卖萌地吐著舌头说道:

「……哦、哦呵呵!开玩笑的、我当然是开玩笑的~★大家不……要……当真……」

「「「那么,总而言之。」」」

非常遗憾的,所有人都不觉得这个玩笑有哪里好笑。

既然她说我们是卑鄙下贱的东西,那我们就尽管对她做出卑鄙下贱的行为吧──诺诺、菲欧娜、嘉拉蒂雅三人相视而笑,很有默契地同时开口说道:

「「「──就全部来上一轮吧♡」」」

「不、不……不要啊────!?」

面对克罗诺斯「可爱奴隶」毫不留情的花式折磨──恶女伊丝芬大概也只能顾著发出惨痛哀号了吧。

■■■

『…………咿呀呀呀呀呀…………』

「!?后、后面怎么好像传来了诡异的惨叫声!?」

莉亚拉不由自主地回过头去,克罗诺斯虽然也跟著停下脚步,但只是随口嘟囔了一句。

「是你的错觉吧。」

「……应、应该只是错觉吧……?」

「连、连雅典娜小姐都这么说!?」

既然连雅典娜都把这当成了错觉,莉亚拉似乎也没有立场再说什么。

更何况现在也没有闲工夫去管后头的事。

一扇彷佛连巨人都能通过的宏伟门扉,出现在一行人的眼前。

而在这扇门扉的后头,就是本次的最大敌人──《魔法大国恩堤》的《公主殿下》。

克罗诺斯看著莉亚拉和雅典娜点了点头,两名少女也以点头作为回应。

以此为信号,三人一起把手放到了巨大的门扉上。

「很好,要上啰。莉亚拉、雅典娜──最终决战要开始了!」

克罗诺斯一行人,终于打开了最后的门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