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奴隶商的烙印魔术与美少女的堕落

第二卷 《第三章》那就是地上最强的《勇者公主》……等一下,她未免也强得太离谱了吧!?

作者: 初美阳一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17:39

「地上最强」的《勇者公主》艾莉,和克罗诺斯率领的「可爱奴隶」们,形成了正面对峙的局面。

应该是伙伴的修女和魔法使都还在远处,格斗家少女则是处于不省人事的状态。

换句话说,艾莉等于是深陷于敌阵之中的孤军。

「…………」

但是,在艾莉的身上完全感受不到紧张的气息。甚至可以说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情绪波动,令人忍不住怀疑她是不是根本没有感情。

艾莉就只是很自然地站在那里,彷佛完全没有把敌人放在眼里。

就在众人纳闷著她会采取什么行动的时候──

「……──哈!」

下一个瞬间,艾莉长枪的枪尖已在转眼之间疾刺而出。

早已架起《奴隶圣具》严阵以待的雅典娜,用巨大化的剃刀状掏耳棒勉强格挡住了这一击,然而──

「克罗诺斯大人!危险……咿呀……!?」

「!雅典娜!没事吧!?小心啊!」

即使是面对因为《咒药》而失控的怪物,雅典娜的《奴隶圣具》也足以将它们像是纸屑一样打飞出去,此刻却被那支长枪给轻而易举地弹了开来。

克罗诺斯反射性地担心起雅典娜的安危,《勇者公主》则是趁著这个空隙,打算发动进一步的攻势,但是──

「……绳索?」

就在艾莉即将刺出长枪的那一瞬间,诺诺宛如活物般灵动的麻绳,将她整个人捆绑了起来。

握住麻绳另一头的诺诺,收紧绳索来加强束缚的力道。就连化身为《破坏神》的菲欧娜,都曾经被这条麻绳给封锁行动。这下子绝对能够阻止艾莉的攻势。

然而,事与愿违的是──

「呼……──喝!」

「!?……怎么可能。」

紧紧捆住艾莉的那条麻绳,居然被她给用力硬拉了过去──结果诺诺反而就这样被甩到了半空中。

诺诺难以置信地蹙起眉头,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

「唔、别小看人了……这招如何!」

尽管处于半空中的不稳定状态,诺诺还是掷出了藏在身上的匕首。然而,那把匕首没能命中艾莉,而是钉入了荒芜的地面。

从艾莉的眼中看来,这一击无疑是射偏了,但克罗诺斯非常清楚,这一击其实是用来解除保险装置的。

只见诺诺的匕首所钉入的地面,喷发出了「红色跳蛋」的火焰。

这才是诺诺的真正目的,可是──

「…………哈!」

「……啧、可恶……居然连火焰、也理所当然地……被劈开了。」

看到艾莉易如反掌地化解了火焰的攻势,诺诺不禁打从心底恨恨地咒骂了一句。

任何手段都无法抵挡艾莉的进击。虽然雅典娜再次挥舞著《奴隶圣具》上前迎击,但是即使是武艺精湛的她也只能被动防守而已。

不,雅典娜甚至连被动防守都难以做到。面对艾莉犹如狂风暴雨般的猛烈突刺──

「唔、咕……!?克、克罗诺斯大人──!」

尽管雅典娜以《奴隶圣具》格挡了下来,可是整个人都被直接击飞到了后方。艾莉抓住这个空隙,猛然朝著克罗诺斯逼近了过去。

克罗诺斯立刻把手按到悬在腰间的剑柄上,同时朝著站在身后的两名少女大喊道:

「莉亚拉、璐娅,你们两个都退到后面去!」

「咦、克罗诺斯!?」「克罗诺斯先生!?」

克罗诺斯将不知所措的两人推到后面去,自己毅然决然地站到了前面来。

迎面而来的是素有「地上最强」美誉的《勇者公主》。不过,面对这位轻易击退雅典娜和诺诺的敌人,克罗诺斯也不会有勇无谋到和她正面交锋,而是已经想好了迎击的对策。

手按剑柄的这个动作──其实只是在虚张声势。真正的决胜招式藏在克罗诺斯的怀里。

就在艾莉的长枪即将刺到眼前的时候──

「不好意思,《勇者公主》小姐──你就稍微麻痹一下吧!」

克罗诺斯掏出藏在怀里的几颗「黄色跳蛋」,朝著艾莉投掷了过去──!

如果跳蛋发出的雷电会被艾莉劈开,那么只要把跳蛋直接扔到她身上就行了。幸运的是,艾莉似乎也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一招,没能及时用长枪做出防御,于是那些跳蛋全都砸到了她的身上。

「!!」

只听一阵「劈哩啪啦」的急促尖鸣声蓦然响起,证明克罗诺斯的奸计成功得逞。

纵使是「地上最强」的《勇者公主》,也不可能承受得了如此猛烈的电击。

原本应该是这样子才对。

「──怎么可能?」

克罗诺斯忍不住怀疑起了自己的眼睛──《勇者公主》艾莉完全无惧于电击的威力,若无其事地继续挺枪刺了过来。

不可能有这种事情──不,真要说起来,今天已经发生了好几件不可能的事情。

不管是「地上最强」的《勇者公主》的倏然现身,以及她连雷电都能劈开的惊人实力,还是雅典娜和诺诺凭藉著《奴隶圣具》的力量,也完全不是这位《勇者公主》对手的可怕事实。

最后则是《勇者公主》坦然无畏地承受电流直击,甚至连眉头也没皱一下的异常反应。

(该不会《勇者公主》艾莉──是个无法感受到疼痛的人?)

或许是逼近而来的死亡长枪,让克罗诺斯的感觉瞬间变得敏锐起来,因此他才直觉地领悟到了这样的事实。

面对疾刺而来的长枪的枪尖,克罗诺斯已经没有任何办法闪避。

「克罗、诺斯?──克罗诺斯~~~~!」

克罗诺斯只能一边听著莉亚拉的悲痛吶喊,一边束手无策地被《女神圣具•勇枪托利亚纳》给贯穿身体。

……但就在这个时候,不可能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咦?」

这道纳闷的声音,不是出自莉亚拉、雅典娜、诺诺,或璐娅的口中。

而是《勇者公主》艾莉所发出的声音──只见她手中长枪的枪尖,在克罗诺斯的喉咙前面停了下来。

「???……咦……我为什么会……?」

虽然克罗诺斯也很想问她这个问题,可是就连艾莉本人也不晓得是为什么。

不过,这样的局面也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

就在艾莉准备使劲推出枪尖的前一刻──

「给我从克罗诺斯身边离开!喝啊啊啊!」

莉亚拉陡然加入战局,将作为基本装备的假阳具朝著艾莉扔了过去,周围顿时一阵光芒大作。

「!?唔……好刺眼……」

尽管艾莉连电击也无所畏惧,但是她也不可能无视光芒的照射,只能将《勇枪托利亚纳》交到右手,用左手遮挡著自己的眼睛。而身为艾莉伙伴的修女和魔法使,也在这个时候出声向她喊道:

「艾莉大人~!我们已经救回伙伴了!」

「小艾莉~这里就暂时撤退吧~?」

「啊……嗯,我明白了。」

在伙伴的催促之下,艾莉收回长枪迅速向后退去──和先前神出鬼没的登场方式一样,她的速度快到完全不像是人类。

结果,这位突然现身的「地上最强」的《勇者公主》──艾莉。

在把克罗诺斯一行人打得七荤八素之后,就这样毫发无伤地扬长而去。

■■■

在确认《勇者公主》及其伙伴完全撤退之后,雅典娜和诺诺回到了克罗诺斯的身旁。

「哈啊……克罗诺斯大人、克罗诺斯大人……您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克罗、没事吧?有没有、受伤?有哪里、在痛的话、要说喔?」

两人都担心地紧紧搂住了克罗诺斯。

就连璐娅也非常罕见地从后面抱住了克罗诺斯。

「唔哇。慢著、璐娅、你干什么?明明平常总是、不愿意接受、克罗的调教……所以、说到底……你果然、非常喜欢被克罗揉屁股?」

「没这回事,诺诺小姐,我一点都不喜欢被揉屁股!虽然我很不喜欢被揉屁股……但我当然也不想看到克罗诺斯先生死掉啊!真的太好了~他能够平安无事真的是太好了~!」

面对个性如此淳朴的璐娅,诺诺也只能露出傻眼的表情。

然而,身为最重要当事人的克罗诺斯,却无法对她们的担心做出任何反应。

看著茫然若失的克罗诺斯,莉亚拉以沉痛的表情向他说道:

「克罗诺斯……这也不能怪你呢。毕竟你才刚被人用枪尖抵住喉咙,等于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你会吓到整个人魂都飞了,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心地善良的莉亚拉体恤著克罗诺斯的心情,继续把话说了下去,然而──

「我也吓了一大跳呢……没想到这世上存在著如此强大的人。那就是……那就是地上最强的《勇者公主》──」

「──好想要。」

「嗯……欸?」

听到克罗诺斯脱口而出的这句话,莉亚拉顿时傻在了原地。

但正因为是脱口而出,所以能够知道克罗诺斯的这句话是发自真心。而在说出第一句之后,接下来便再也停不下来了。

「好想要、好想要、好想要──我好想要那个女孩──《勇者公主》艾莉啊!」

面对克罗诺斯毫不掩饰的欲望呼喊,原本傻在原地的莉亚拉,不由得惊愕地大叫起来:

「哎、欸……咦咦咦!?你在说什么傻话啊!?你知道她刚才差点要了你的小命吗!?居然说想要把枪尖抵在你喉咙的人你脑子是进水了吗!?」

「这你就不明白了,我就是这样才想要她啊。即使是拥有超越常识之力的《奴隶圣具》,又或是本大爷自豪的可爱奴隶,都没能阻止得了那个女孩的攻势,就这样把枪尖抵到了我的喉咙上。如此美丽不凡的绝世美女,我当然会想要把她纳为己有吧?」

「居、居然说理所当然……但是,她可是盯上你性命的人耶。」

「最重要的是──你难道不觉得这件事情很有蹊跷吗?虽说是『地上最强』,但作为一国首脑的《公主殿下》,居然像刚才那样亲自上场作战。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非比寻常的内情。在必要的情况下,我必须出手拯救这个女孩才行。毕竟她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吶。」

「咦、啊、唔……姑且不说可爱什么的……如果她需要被拯救的话,那我们确实是该去帮她才对……可是这在现实上很难做到……大、大家是怎么想的呢──?」

莉亚拉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于是向其他奴隶女孩徵求意见。

雅典娜、诺诺、璐娅,则是轮番表达了自己的直接想法。

「呵呵,想要去拯救敌人什么的确实很像是克罗诺斯大人会做的事情呢……」

「嗯。因为克罗、就是这样的人。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会改变信念。克罗最帅了。」

「毕竟克罗诺斯先生是我行我素大魔王嘛……唉~~……」

「这样子真的好吗~!?」

看到其他奴隶女孩一副瞭然于心的反应,莉亚拉反而难以掩饰焦躁的情绪。

无论如何,克罗诺斯的心意已决。接下来只要去做就是了。

「虽说是地上最强的《勇者公主》,但只要她还带著伙伴一起行动,就代表著她还是有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情。既然如此,我们首先应该锁定的对象,就是《勇者公主》的那些伙伴。」

在确定目的之后,接下来就是策划用来达成目标的作战方案。

只见克罗诺斯露出一个桀惊不驯的笑容,用力握紧拳头举向空中说道:

「《勇者公主》和她的小队员快乐伙伴,你们就等著我吧──!我一定会把你们全部抓起来,堕落为本大爷的可爱奴隶!呼哈哈哈!」

「你这是什么超级反派的台词啊!?真是够了……这件事情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啊~!?」

毕竟我是奴隶商嘛──看著放声大笑的克罗诺斯,莉亚拉不由自主地感到不安了起来。

(插图008)

■■■

时间来到夕阳早已西沉的夜晚时分,身为《勇者公主》伙伴的三名少女,正在郁郁葱葱的森林之中,围著篝火进行夜营的准备。

轻装打扮的格斗家少女──「兰•史东•沃尔多」,突然轻轻尖叫了一声。

「好、好痛痛痛!斐伊,拜托你治疗的时候温柔一点好不好~!?」

兰所抱怨的另一名少女,名为「斐伊•克拉西亚•亚尔费堤」,她是隶属于《勇国托利亚纳》教会的修女,在恢复魔术方面是一流的好手。

「兰、兰小姐,请你不要挣扎乱动啦。真是的……还不是因为你太过胡来,才会把自己弄得浑身是伤。」

听到斐伊的这番训诫,正在向篝火里添加木柴的魔女装扮女性──「嘉拉蒂雅•梅卢库利乌斯•米斯托拉尔」,用总是挂著微笑的嘴巴不疾不徐地说道:

「小斐伊说的没有错哟~?是小兰你自己不好,老是一不小心就冲过头了~……姊姊我可是很担心你的喔~」

虽然嘉拉蒂雅在战斗的时候有著冷酷无情的一面,但她平常其实是个很照顾人的妈妈型角色。正因为同队伙伴都很清楚她的性格,所以斐伊也跟著深表同意地点了点头。

兰则是露出了一个毫无恶意的笑容,以爽朗的语气反驳了两人的说法。

「没事~没事~毕竟只要我站在最前面,斐伊和嘉拉蒂雅小姐就能够远离危险嘛。前卫站在最前面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点也不在乎为了伙伴而受伤!」

「!……哎呀呀,真的是敌不过你呢。呵呵呵。」

看著嘉拉蒂雅的欢快笑容,兰一边挠著脑袋掩饰自己的难为情,一边继续把话说了下去:

「而且我这个人脑筋不好,只懂得横冲直撞而已~……我真的老是被《勇者公主》大人给拯救呢……刚才那次也是一样,要不是为了救我这个没用的队友,她肯定可以把那个邪恶奴隶商就地正法吧~?真是气死人了~我这个不成熟的家伙实在有够丢脸的~」

「嗯……呵呵呵,的确是呢,或许的确如你所说的那样呢~?」

「唔哎!嘉拉蒂雅小姐,你也太不留情了吧~!」

面对故意附和自己丧气话的嘉拉蒂雅,兰的表情登时变得非常尴尬,斐伊则是在这个时候插嘴说道:

「那个……这么说起来,艾莉姊姊人上哪里去了……?」

斐伊一边环顾著周遭,一边问出了这个问题,嘉拉蒂雅立刻就回答了她的困惑。

「你如果要找小艾莉的话……她在附近发现了一座泉水,现在正在那里洗澡哟~」

「咦……她一个人而已吗?这、这样子没问题吗?」

「呵呵呵。你应该也非常清楚,《勇者公主》是不需要别人替她担心的存在吧~?甚至可以说她比我们三个人都还要来得安全呢~」

尽管这番话的用意是想要安抚两人的情绪,但斐伊和兰都微微地低下了头。

「或许你说的没有错……可是……艾莉姊姊为什么要一个人……」

「嗯,我们明明是四人队伍……艾莉大人却独自行动……」

因为担心在意对方的关系,反而有可能由此萌生不满的情绪。

有如队伍中的大姊角色的嘉拉蒂雅,立刻试图把这件事情圆过去,不过──

「……你们两个可别把小艾莉想得太坏啰~?虽然那孩子有时候看起来或许有点冷漠,但她其实是相当重视伙伴的──」

「──真的很帅气呢,有种卓然不群的高贵感!唉~实在太帅气了,我对艾莉姊姊的崇拜之意,几乎和对《女神》大人的信仰不相上下……不,甚至是在《女神》大人之上!艾莉姊姊~……♡」

「我懂我懂!艾莉大人也是我的憧憬对象!毕竟她是地上最强的《勇者公主》呢~!」

「呃、嗯。如果你们两个能够这么想,那也算是好事一件吧~?」

嘉拉蒂雅有些无奈地垂下肩膀,看起来并没有特别不满──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缓缓地站起了身来。

「总而言之,我稍微去看一下小艾莉的状况吧~!我会帮忙转达你们两位的关心之意的~那么夜营的相关准备就交给你们两位啰~?」

「「没问题~」」

听到两人的老实答应,嘉拉蒂雅微笑地点了点头,旋即朝著森林深处迈开脚步。

■■■

在这座森林之中有一泓静谧的涌泉,散发著难以名状的神圣美感,令人完全想像不到这座森林的外头就是《连女神也弃之不顾的土地》。

此刻的艾莉正在这泓泉水的正中央,展露出一身白皙光洁的肌肤。藉著倾注而下的月光,她仔细地洗涤著身上的每个部位。

就在这个时候,艾莉突然想起伙伴斐伊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我最喜欢泡澡和淋浴了……感觉真的是很舒服呢♪』

她陡然停下了洗涤的动作,微微低下头去沉吟了起来。

(很舒服?……哎,我实在是不明白。)

艾莉用力摇了摇脑袋,将银发的水珠甩了个乾净。

接著她便大剌剌地走出了泉水,走向摆放著脱下来的衣物的那颗岩石。

就在艾莉机械式地把衣服穿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停下了更衣的动作,喃喃自语地说了一句:

「……嘉拉蒂雅?你在那里吗?」

在对著漆黑的空间如此询问之后,隐身在树木之后的嘉拉蒂雅直接走了出来。

「呵呵呵,答对啰~真不愧是《勇者公主》小艾莉……不,该说是不可思议吗?……为什么你能够察觉到我的气息呢?」

脸上的微笑透著些许哀愁的嘉拉蒂雅,接著继续这么说道:

「小艾莉你──明明就患有『无痛症』和『无感症』──」

这句话是无庸置疑的事实。当然,因为艾莉也对自己的异常有自觉,所以她也同样感到很不可思议。

「我也不是非常明白。但如果附近有其他人存在,又或者是在盯著我看的话……我隐约能够察觉到这样的气息。或许算是一种直觉吧。」

「呵呵,这样子啊~正因如此,你才会是地上最强的《勇者公主》呢~」

「也许吧……反正我不是很关心这种事情……所以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哎呀哎呀,也不是说有什么事情啦。因为小兰和小斐伊都很担心你,所以我就过来看看样子了~……当然,我个人也有点担心你的状况。毕竟──」

嘉拉蒂雅在刻意停顿一拍之后,拋出了事先准备好的那个问题:

「你为什么──没有给那个奴隶商送上致命一击~?」

「!」

听到嘉拉蒂雅的问题,艾莉一脸讶异地抬起头来。嘉拉蒂雅见状,一副「果然如我所料」地叹了口气,接著继续把话说了下去:

「因为这件事情攸关士气,所以我直接编了个藉口给小斐伊和小兰,说你当时是以救出小兰为优先考量……不过你到底是怎么了~?对方是死有余辜的奴隶商,你明明应该没有任何踌躇的必要~……」

「…………」

面对嘉拉蒂雅提出的疑问,艾莉在思索片刻之后做出了回答。

「我自己也……不是非常明白。那个时候……我明明是打算给他致命一击的。没想到长枪……擅自停了下来。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

「这样子啊……嗯~那些家伙好像懂得某些前所未见的奇妙法术~……你或许就是被这些奇妙法术给封锁了动作吧~?比想像中的还要棘手呢~……」

「是这样子吗?或许是这样子吧。」

虽然我不觉得自己那时候有被施什么法术──看著艾莉陷入沉思的模样,嘉拉蒂雅再次开口提醒她:

「小艾莉……我想你应该也很清楚,我们这次的任务绝对不容许失误哟~?毕竟这是来自《魔法大国恩堤》的重要委托~」

「!……嗯,我明白的。」

《魔法大国恩堤》是足以匹敌《神国艾利恩斯》的强大国家,在「七国」之中座落于东侧的位置,和《勇国托利亚纳》有著源远流长的友好关系,然而──

「我们《勇国托利亚纳》不仅国土狭小,产业活动也说不上有多么发达~……虽然我们是能以骁勇善战自豪的武力国家,但是从相反的角度来看,也可以说《勇国》就只有这么一条出路而已。假如《魔法大国恩堤》在这个时候中止援助……《勇国》肯定会就此走上灭亡的道路。我们……只有听命行事的份而已~」

一言以蔽之,所谓的友好关系只不过是表面的假象。如今的《勇国托利亚纳》等于是《魔法大国恩堤》的「附庸国」,这样的说法其实一点都不为过。

身为《勇国》的《公主殿下》,艾莉也非常清楚这个事实。

正因如此,她凝视著《勇枪托利亚纳》简洁地说道:

「我明白的。我下次──保证会完成任务的。」

在这句简短的话语里,蕴藏著艾莉的坚定决心。

嘉拉蒂雅大概也感受到了她的意志,于是一脸安心地微笑说道:

「呵呵呵……嗯,我相信你办得到的~我们的主君……《勇者公主》小艾莉♪……那么,我就先回营地啰~小艾莉你也快点过来吧~?」

「嗯……不过我今天有点疲倦……可能会直接在这里睡著也说不定。」

「……真是的~虽然我知道你自己一个人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还是会为你感到担心的哟?小斐伊和小兰她们也是一样的心情喔~」

尽管嘉拉蒂雅嘴巴上是这么说,不过她也能理解艾莉喜欢独处的性格。因此她也没再多说什么,径自走回了其他伙伴所在的营地。

在三名伙伴之中,艾莉和年纪最大的嘉拉蒂雅是相识最久的朋友。艾莉相当信赖嘉拉蒂雅这位友人,而且她的这番话确实也有一定的道理。

正因如此,艾莉在心里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在下次的交锋中完成任务。

(我明白的,打从一开始就很明白。我只能作为地上最强的《勇者公主》不断地战斗而已。除此之外……我这个人完全是一无所有。)

艾莉一边紧握著《勇枪托利亚纳》,一边随意躺到了坚硬的岩石上,就这样仰面朝著天空。

她在脑海里寻思著自己必须达成的使命。

(我的使命是剿灭目标──奴隶商克罗诺斯。没错,我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的必要。)

没错,肯定就是这个样子──明明应该就是这个样子。

(?……可是,我那个时候……为什么会把……长枪停了下来?)

在月光的照耀之下,艾莉缓缓地阖上了眼皮。

(那个时候,我为什么会……我为什么会…………)

彷佛是被引导似的,艾莉的意识逐渐坠入了黑暗之中。

■■■

……………………

这是一场梦。一场过去的梦境。艾莉年幼时期的黑白记忆世界。

艾莉并不是打从一开始就是《公主殿下》。

年幼时期的艾莉,甚至可以说是一无所有的孩子。在原本就相当贫穷的《勇国托利亚纳》中,她是从最底层的贫民窟出身的孩子。

艾莉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就连相依为命的母亲也在十年之前,也就是艾莉七岁左右的时候,因为不堪长年的贫苦生活而撒手人寰。

年幼的艾莉什么事情也做不到,只能孤苦无依地蜷缩在路边。

为了生活而疲于奔命的来往行人,也没有心力去理会蹲在路边的小女孩。

她每天都像是活在地狱之中。痛苦、悲伤、辛酸肚子空空如也。饥肠辘辘的肚子,带来了令人难以忍受的折磨。

除了痛苦还是痛苦……这种饱受痛苦煎熬的日子,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的时间。

但是就在某一天,艾莉的脑袋里传出了某种东西断裂的声音。

以那一天为分水岭,艾莉不再受到痛苦的折磨。无论是疼痛也好,还是悲伤也罢,她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的感觉。

尽管自己的体力正在一点一点地不断流失,艾莉也像是事不关己似地不去理会。

在这段一无所有的日子里,自始至终都没有人留心她的存在,艾莉一直都是孤身一人。

她慢慢地、慢慢地……阖上了自己的眼皮。

眼前是一片黑暗……只有一片无尽的黑暗……

……………………

『喂,你还好吧?』

『…………咦?』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明明不可能有这种事情,从未被人正眼相待的艾莉,却隐约听到有人正在呼唤自己。

她惊讶地抬起脸来,发现对方是一名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和艾莉一样衣衫褴褛的那名少年,就这样肚子咕噜作响地站在她的面前。

少年向她亮出了面包和装在缺角杯子里的浓汤。

不晓得对方来意的艾莉,只能不知所措地愣在原地。少年见状,只是简短地说了一句:

『拿去──吃吧。』

少年说著说著,便把面包和浓汤塞到一脸困惑的艾莉手上。

艾莉用没有任何感觉的手,将浸泡了浓汤的面包放进同样没有任何感觉的嘴巴。

她战战兢兢地望向了少年的脸孔──

『嘿嘿,怎么样──很好吃吧?』

──啊,真是不可思议──啊,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一片黑白的记忆世界之中。

唯独在少年向自己展露灿烂笑容的那个瞬间──整个世界都染上了五彩缤纷的颜色。

从过去到现在,除了母亲以外,就只有这名少年「给予」过艾莉什么东西。

(插图009)

在那之后,少年便像是被人追赶似地匆匆离开了现场。

几乎是在少年离去的同一时间,耀眼的光粒彷佛雨滴般倾注在艾莉身上。

然后,在艾莉那只稚嫩的小手上──出现了一柄不可思议的长枪。

艾莉事后才知道,原来那阵光雨就是《女神》的「神谕」。

而她握在手中的长枪《勇枪托利亚纳》──正是这个国家的《公主殿下》的证明。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真的只能用瞬息万变来形容。

也不晓得他们是怎么找到人的,自称是国家官员的一群人士,发现并保护了手持《勇枪托利亚纳》的艾莉,将她推举上了《公主殿下》的位子。

原本一无所有的艾莉,如今只要开口就能满足大多数的需求。举国上下都对她敬若神明,和过去饥寒交迫的生活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托利亚纳」这个姓氏,也是艾莉在成为《公主殿下》的时候被赐予的。

身为贫穷国家的《公主殿下》,艾莉本人必须亲自披挂上阵。而站上战场的艾莉,很快就展现出了她本人从未意识到的过人天赋,并且在近年被世人冠上了《勇者公主》这样的称号。

在换了一个环境之后,无论是最基本的必要物资也好,还是无关紧要的奢侈品也罢,又或是毫无兴趣的收藏品……总之有无数的东西被擅自送到了艾莉的面前。

尽管如此,艾莉的「无感症」和「无痛症」也不会因此痊愈,不管别人送来了什么样的东西,她的内心都是毫无波澜。

就如艾莉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模样,她大概原本就是个感情淡薄的人。因为即使过去连正眼也不愿意瞧自己一眼的人们,开始反过来对自己百般阿谀奉承,艾莉的内心也依然是波澜不惊。

在那之后,艾莉遇上了对自己关心有加的嘉拉蒂雅,让她成为了自己的亲信。

而和艾莉在战场上并肩作战的兰,以及无比仰慕著艾莉的斐伊,也自然而然地聚到她的麾下一起行动。

艾莉很珍惜这三位伙伴的存在。这样的心情没有一丝虚假。

──但是,若要说艾莉的脑海之中,有什么永不褪色的珍贵记忆的话。

还是只有年幼时期的那段往事而已。

也就是唯一「给予」过自己东西的那名少年。

那名少年现在怎么样了呢?如今他身在何方──又过得如何呢?

──究竟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那名少年会在这个时间点上……

历历在目地──出现在自己的梦境之中呢?

■■■

场景来到不为外人所知的《奴隶王国克罗诺斯》的中枢地带。

伟大的奴隶商克罗诺斯,不可一世地仰坐在宅邸个人房间的椅子上。

「咯、咯咯咯──哈哈哈哈!很好,一切准备就绪!」

「咿呀!吓我一大跳!拜托你不要突然鬼吼鬼叫好不好!克罗诺斯!」

面对刻意放声大笑的克罗诺斯,正在帮他冲泡红茶的《奴隶公主》莉亚拉被吓了一跳,忍不住出声斥责起来。

克罗诺斯一如往常地无视莉亚拉的抗议,带著目中无人的笑容继续说道:

「雅典娜用《通讯魔术》捎来了讯息,说我委托工房的栋梁姊打造的《奴隶圣具》,以及要赠送给艾莉的『礼物』都已经制作完成了。咯咯咯。」

「哎、咦……?看你用那么恐怖的笑容说出『礼物』两个字,感觉就是什么骇人听闻的东西,听了只让人感到更加不安而已……」

「喂喂喂,你可真失礼吶。艾莉肯定会很高兴的好不好?呼呼、呼哈哈哈。」

就跟你说你那种笑法很恐怖了──虽然莉亚拉以没好气的眼神传达著这种不满,但是克罗诺斯只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诺诺也捎来了《奴隶圣药》的新效果开发完成的消息。呵呵,这可真是令人期待吶!」

「咦……哎,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又要开始实施匪夷所思的『调教』方案?」

「正是如此!好啦,这下子一切准备就绪,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只有实际动手去做啦!」

气势汹汹地站起身来的克罗诺斯,做出绝对胜利的高声宣言。

「可爱的《勇者公主》和她的小队员快乐伙伴,你们就等著我吧──!本大爷会使出浑身解数来调教你们,让你们彻底堕落在欲望的深渊之中──!」

「快逃啊……《勇者公主》小队,你们赶快逃命啊──!?」

相对于哈哈大笑的克罗诺斯,莉亚拉看起来反而更加担心对手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