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奴隶商的烙印魔术与美少女的堕落

第一卷 《尾声》

作者: 初美阳一 更新时间: 2024-05-17 14:15:08

虽然克罗诺斯曾经说过,回收《女神圣具》是他对过往女主人的报恩,但是把国宝等级的神具随便带在身上未免太过危险。

或许在将来的某个时候,会再次需要这股强大的力量。为了应对那一天的到来,众人最后决定像以前一样,将《神剑艾利恩斯》珍而重之地收藏在神殿深处。

至于帮助了《神国艾利恩斯》的公主姊妹的克罗诺斯,则是成了整个国家的恩人。只是这对公主姊妹被刻上了奇妙的「纹章」,两人一起沦为克罗诺斯的奴隶。

只要克罗诺斯有那个意思,要掌握整个《神国》的实权并非难事。而且他的职业还是《奴隶商》。

在最坏的情况下,《神国》很有可能迎来史上最黑暗的时代。

「……哈啊~克罗诺斯这个人还是老样子呢……」

可是就莉亚拉观察的结果,身为当事人的克罗诺斯,对于繁华富贵和权力地位似乎没有半点兴趣。

每天就只是嚷著「本大爷的可爱奴隶」,追在女孩子的屁股后面乱跑。就像他刚才又在偷揉璐娅的屁股。

姑且不说这件事(毕竟早已习以为常),只见克罗诺斯正在疼爱衷心爱慕著他的雅典娜和诺诺。

而让莉亚拉感到大为头痛的,是妹妹梅依也加入到了他们的行列之中。

「哈、哈……克罗诺斯先生,你快看啊,我用花朵编了一顶王冠。我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呢♪」

「噢噢,是吗是吗~哈哈哈,小梅依真是纯真可爱呢。」

「哎~我要生气啰,克罗诺斯先生……请你直接用『梅依』来称呼我就好。我不喜欢一直被你当成小孩子对待。」

「噢噢,这样子啊。那我就从善如流吧,梅依。」

「啊……嘿呵、嘿呵呵♪」

看著感情似乎愈来愈好的两人,莉亚拉心中只有满满的不安。

只是要说不安的话,其实还有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同样沦为《奴隶》的菲欧娜。

「……克、克罗诺斯老爷!过度偏爱特定奴隶的做法,实在是有些欠缺妥当。希望您尽量一视同仁地……平等对待我们大家……」

「噢噢,你放心吧,菲欧娜——我也会记得好好疼爱你的。咯咯咯,用这根皮鞭。呼哈哈~」

「啊啊啊……♪真不愧是克罗诺斯老爷,我觉得非常开心……♡」

「原本」冰清玉洁的《神国之盾》,感觉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这里补充一句,虽然菲欧娜被褫夺了近卫队长的职位,但是在克罗诺斯的批准下,又被任命为守护梅依的「女仆骑士」。莉亚拉觉得这个职称简直是莫名其妙。

——但是话说回来,克罗诺斯实在是个奇异的人物。他不仅知道《女神圣具》实为《性具》的真相,同时还能反转那股力量、创造出《魔剑克罗诺斯》。

而且他对几名女孩百般呵护的程度,也实在不像是真的把她们当成了「奴隶」。

这名男子究竟是何方神圣?——就在莉亚拉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时……

「嗯?喂~莉亚拉,你怎么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呆啊?过来这里啊!」

「咦……呵、呵呵。真是拿你没办法呢。」

「让我揉揉你的胸部!」

「我不过去!我才不过去咧!气死我了!」

总而言之,目前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色鬼。

但是,看到克罗诺斯被可爱的奴隶包围,一脸幸福的模样,莉亚拉的怒火也顿时消了下去。毕竟克罗诺斯看起来是那么地满足。

「唔咿~!?真是的……你怎么又来了!拜托你不要乱揉我的屁股啦!」

……克罗诺斯再次用力地揉捏起璐娅的屁股。

「克罗诺斯大人……啊!真、真是的……您再这样恶作剧下去……我就要说您坏坏不听话了喔?」

……而他搂住雅典娜腰间的手臂,则是在不停地来回磨蹭。

「克罗、克罗~诺诺想要、克罗的童贞。快点、来嘛、快点。」

……诺诺则是说出了不能置若罔闻的危险「性」发言。

「啊,克罗诺斯先生……咿呀♪怎么了吗?咦,我的手指流血了呢……啊♪真是的,你这样舔人家的手指,简直像是小狗一样呢♪」

「啊,啊唔,克罗诺斯老爷,我也……我也想要……」

……就连妹妹都被他舔了手指,菲欧娜也是一副心痒难耐的模样,莉亚拉实在受够了。

(唉……克罗诺斯真是个乱七八糟的人。无论是《奴隶商》的身分,还是《奴隶圣具》的事情,又或是《烙印魔术》的力量……全是超乎常识的存在。而且还是一个超级大色鬼……但是,我却……我却……)

自己却始终无法把目光从克罗诺斯身上移开。当莉亚拉察觉到时,她的视线已经不由自主地追著他跑。

莉亚拉将一只手掌按在胸口上,静静地凝视著克罗诺斯——

(克罗诺斯,我想要……更瞭解你。)

位于她胸口处的那道「纹章」,则是闪耀著幽微温润的光芒。

■■■

就在风平浪静的一天即将结束时,克罗诺斯把莉亚拉叫来自己房间。

「……那、那个,克罗诺斯?你三更半夜地叫我过来,是为了什么事?」

听到莉亚拉不安的疑问,克罗诺斯贼笑地向她说道:

「哎,也没什么啦,就只是要跟你说一下今后的安排。我们作为浪迹天涯的《奴隶商》,当然也有自己的『根据地』,不能一直丢下老巢不管啊。」

「『根据地』是吗?哎,呃……所以你的意思是?」

「嗯,简单来说就是——我们将会在近期之内离开《神国》。」

「……咦!?你们要离开《神国》……哎,怎么这么突然!?」

莉亚拉先是惊讶地大叫起来,随即一脸失落地低下头。

尽管莉亚拉的神色明显变得阴沉,但是克罗诺斯毫不客气地接著说:

「嗯,所以呢,莉亚拉——你要赶紧做好出发的准备~!」

「好、好的……等一下?……咦!?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可以……」

莉亚拉蓦地抬起头,脸上再次流露出惊讶的表情。

克罗诺斯则是自作聪明地在心里揣摩起莉亚拉的心思。

(哼哼哼,难道你以为只要我离开这个国家,你就可以摆脱掉「奴隶」的身分吗?天真!太天真啦!莉亚拉。我怎么可能眼睁睁地放走如此可爱的奴隶!你这一生都要陪伴在我身旁,当个幸福快乐的奴隶才行啊!呼哈哈~!)

克罗诺斯一边想著好像也称不上残忍的事情,一边朝莉亚拉拋出了(自以为)冷酷的话语:

「哈哈哈,太遗憾了,莉亚拉!你要是以为能够就此摆脱掉我,那你就大错特——」

「我可以和你们一起上路啰!?」

「当然~咦?哎、哎哎?」

看来误会对方意思的,反而是克罗诺斯自己。

另一方面,莉亚拉也是连忙用双手捂住嘴巴,慌张地掩饰刚才的真情流露。

「真……真是拿你没办法呢。其实我一点都不觉得开心,一点都不觉得喔!只是我不能任由你这个大色鬼危害人间……我就跟著你一起走吧。」

「噢噢~这样啊?既然如此,那就有劳你啦。呵呵、咯咯咯。」

「哎,你、你是在笑什么啊?别、别再笑了啦,克罗诺斯?」

莉亚拉大声喝斥,想要掩盖自己的难为情,却把克罗诺斯逗得更加忍俊不禁。

现场气氛一片和乐融融——然而,克罗诺斯有一件事非问不可。

「——好啦,莉亚拉。你愿意跟我一起走,真的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但正因如此,我必须要先问你一个问题。请你认真地回答我。」

「!克罗诺斯……好、好的,我明白了……你要问我什么?」

克罗诺斯以真挚的眼神直视著莉亚拉,莉亚拉也跟著紧张起来,整个人正襟危坐。眼看莉亚拉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克罗诺斯正经八百地说出了那个问题:

「我说,莉亚拉——截至目前为止,你最喜欢的《性具》是哪一样?」

「什么!?克、克罗诺斯!?我看你难得一脸严肃,还以为你肯定是要说什么重要的事……结果又是这种不正经的问题~!」

「不不不,这是个重要的问题。不管是雅典娜还是诺诺,又或是璐娅那个傻女孩,不是都拥有专用的《奴隶圣具》吗?这是因为相较于作为基本装备的假阳具,专用的《奴隶圣具》能够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所以最好还是尽快帮你准备好,并让你带在身上。」

「咦?原来如此…………这么说来,你会问我这个问题,并不是单纯基于你的个人兴趣?」

「所以说,可以告诉我你喜欢哪一种《性具》了吗?你就告诉我嘛!」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啦!?真是的……而且就算你问我喜欢哪一种,我一时也想不出答案啊。」

本性老实的莉亚拉,很不擅长应对强硬的态度。不幸的是……不对,幸运的是,她那凡事认真的性格,立刻就让她陷入沉思去寻找答案。

而在苦思半晌后,莉亚拉总算给出了答案:

「嗯……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的……应该是在浴室的那一次吧。」

「噢噢!原来如此,说起浴室的话,那就是润滑液啰!你那次确实是从途中开始,就进入到了浑然忘我的出神状态呢。原来如此,是润滑液啊,嗯嗯~」

「不、不是这样子的!我不是说我喜欢润滑液。那个,欸,该怎么说呢……」

莉亚拉连忙出声辩解,只见她有些忸怩地扭动身体,楚楚可怜地抬眼看向克罗诺斯说道:

「那个时候,克罗诺斯……你不是轻轻摸了我的头吗?我从小就扮演著姊姊的角色,再加上身为王族,时时刻刻都要谨言慎行……因此和别人相处时,始终都保持著一条界线。所以我过去从来不曾被别人那样摸过头……那、那种感觉真的很开心。」

看著满脸通红地低下头的莉亚拉,克罗诺斯恍然大悟地点头说道:

「虽然你嘴上这么说,但实际上还是因为润滑液的冲击力太强,才会难以忘怀那次经验吧?」

「唔!才、才不是呢!真是的,你就只会欺负人家……咦?」

莉亚拉反驳到一半就止住了口。

这也难怪,因为克罗诺斯突如其来地伸手抚摸她的头。

「我开玩笑的啦,莉亚拉。既然你都主动承认自己是本大爷的可爱奴隶了,我怎么能够不好好奖励你呢?」

「!我、我还没有承认我是你的奴隶……我才不是什么奴隶……啊……啊♪」

「莉亚拉一直都很努力呢。即使被人盯上性命,即使不断遭遇挫折,你也从来没有因此灰心丧志。实在是很了不起的女孩。很好很好~真是个好女孩~」

「啊。唔、唔。谢、谢谢……你的夸奖……♪」

莉亚拉似乎真的很喜欢被这样抚摸脑袋。如果摸摸头就能让她感到幸福,要我摸多久都没有问题——克罗诺斯听著她甜美的呢喃声,在内心如此寻思道。

……本著一不做二不休的心态,克罗诺斯决定趁这个机会,让莉亚拉发出销魂的娇喘声。

「好!接下来就打铁趁热,进入润滑液马杀鸡的时间吧!」

「哎……哎哎哎!?不用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不行!请你住手!」

「噢噢,真聪明呢,居然察觉到原本的说法会被逮住话柄。不过从你差点说出这句话来看,你其实应该很喜欢润滑液吧?你就别想太多了,一直抱持著排斥的心态,会失去很多宝贵经验喔。就来试一下嘛,好不好啊?」

「不是,所以我就说了,不需要试一下……啊~真是够了!」

有些恼火起来的莉亚拉,斩钉截铁地说出这句话:

「我从来都没有说过我很排斥呀!?」

「咦?噢?换句话说,你的意思是……嗯嗯?」

「啊……我、我开玩笑的啦!欸嘿、欸嘿嘿……」

原来如此,真可爱呢。就连装傻糊弄的本事也进步了不少。

面对这样的莉亚拉,克罗诺斯笑呵呵地朝她点了点头。

同时,他把滑溜溜的润滑液涂在手掌上抹开。

「那么,对于如此努力的莉亚拉,更要好好帮你服务一下才行!看招~!」

「不是,所以我就说了,我不需要什么润滑液!?你等一下啊,克罗诺斯——啊。」

虽然莉亚拉挣扎著想要逃跑,最后却像是自投罗网似地栽倒在对方怀中。

就在克罗诺斯沾满润滑液的手掌,轻轻抚过莉亚拉娇躯的那一瞬间——

「——啊嗯♡」

一道无法掩饰的娇喘声,顿时响彻了整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