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可能成为你的恋人,不行不行!(※不是不可能!?)

第六卷 第四章 我怎么可能胜任姐姐 不行不行!

作者: みかみてれん 更新时间: 2024-04-17 15:50:11

翻译 陈泽威

校对 溶解莉莉丝 星冰乐 人活着是为了百合

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有人在哭。

是一个女孩在哭。

那正是我年幼的妹妹。

“姐姐~! 姐姐~!”

那孩子抓着我的袖子,哭着喊道。

我试图安慰她。

当然,我的话没能止住妹妹的眼泪。

我强忍着自己似乎也要流下的泪水。

这事我完全没印象了。或许是因为想当阳角之后人生过于充实,而别的事情抛之脑后了吗。真有过这件事吗?

又或者说是我自厢情愿梦到的幻想…!?

但是哭泣的样子,令我印象深刻。

话说…我回想起了曾经模糊的记忆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和妹妹迷路了。

我街角看到一个卖可丽饼的车后,就追赶在它后面。我当时还以为,世界上有个满是可丽饼车的可丽饼王国呢。

还是小学一年级的妹妹跟在我身后,漫步蹒跚地跑着。

虽然现在她个头十分高了,但当时我们差了俩岁身高悬殊,妹妹比我要小巧多了,只能一直跟在我身后…

记忆仿佛一个又一个气泡似的浮上水面。

没错。当时我还觉得妹妹很烦呢。

随着我身高和学年的增长,我都在日渐学会新的事物。

可是我必需照顾身边的妹妹。我一直都觉得挺麻烦的。

于是,那天的我,跑去追赶着可丽饼车,故意把妹妹抛在身后。

我听到背后妹妹的哭泣声后,却不管不顾——

这件事在我心里结下了一个疙瘩。

原来,我从一开始就是个不合格的姐姐啊。

只在利好于自己的时候依赖,利用妹妹,因此,自己对妹妹十分冷漠。

不可能有人会对这种姐姐敞开心扉吧。

要是我是个从出生起就没失败过,正经可靠,会全心照顾妹妹的姐姐,就好了

不过,不行呢。

我没法改变过去。就算能改变未来。和我朝夕相处的妹妹,已经看我出过太多洋相,已经没法弥补我在她心中不合格的形象了。

明明我必须守护好遥奈的。

现在后悔也太迟了。我回想起了拉着我袖子,嚎啕大哭时的妹妹。

明明,我是她姐姐呢——

***

从星来那儿打听到妹妹不上学的原因后。

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上学前,我也没能跟遥奈好好聊聊。

即便过了一天,我脑瓜子里还是嗡嗡的。

“——小玲奈,没事吧?”

听到了紫阳花担忧的询问后,我赶紧抬起头来。

“唉?啊,抱歉!刚刚你说了什么啊?”

现在是午休时间。大家正坐在教室里一起就餐。

五人组的人坐在了一起。大家都看向了我。包括真唯,纱月,紫阳花,小香穗。

“那,那个…”

我试图含糊其辞,但没能如愿,黯淡无光的表情露了出来。

“抱歉….我还在担心妹妹呢”

大家互相面面相觑着。

紫阳花眉毛微微一动。

“果然小玲奈,还在担心呢….”

“…….”

我在心里默默否定紫阳花的话。

大概不是那样的。因为现在我烦恼的其实是……

我小心翼翼地开口道。

“果然,你们家人犯了错的话….你们会怎么办呢?” 

话刚说完,我就察觉不对了。这种问法,不就表明妹妹犯错了嘛!虽然是这样没错,但我不该这么问!

先不管我自己,听听大家的看法吧……

唯一知道事情来龙去脉的小香穗,率先开口道。

“也就是说,假如妹妹因为做错事而不上学该怎么办?对吧?小玲奈老喜欢胡思乱想,你真的太爱担心啦”

“唉?啊,对!就是这样!”

我死皮赖脸地抓住了小香穗给我的救命稻草。反正我也没什么架子呢…

“如果家人犯错了,是吗?”

真唯捂住下巴思考着。

纱月先开口说道。

“得要说教一番呢”

相当强硬的发言。

“你是指,对你妈妈吗?”

我绕着弯子问道后。纱月的眼神瞬间变犀利了起来。唔。

“…嘛,也是呢。那个人,挺不正经的。老买些奇怪的东西,还妨碍我学习。这种时候,说教时要有理有据,让她好好意识到自己的过错呢”

原来如此…得要靠说教呢…

“被纱月正儿八经地说教的话,会精神压力山大呢…”

“能有压力才好”

纱月眉头一皱,一旁的真唯也开口道。

“不过总感觉温柔的纱月,最后肯定会说‘真拿你没辙了呢’之类的吧”

“是我知道你们没救了才摆烂放弃了!你跟我妈妈都是这样的人呢!”

纱月怒吼道。难得纱月在学校里叫这么大声。

“我可能会斥责下她吧”

紫阳花害羞地说道。

“像小纱月那样,能讲得通道理就好了…不过要是讲不通的话,我也会忍不住来气,然后闹脾气呢”

紫阳花皱了皱眉头。身为有俩个弟弟的姐姐,可真不容易呢。

纱月也狠狠地点了点头。

“我明白你的心情。不过,我妈妈已经三十四岁了”

令人震惊的发言,让我大脑短路了。

“好年轻!”

我和小香穗异口同声地说道

也就是说?纱月妈妈17岁就生下了纱月? 我明年就17岁了啊….!

也就是说,我明年有可能生下真唯的孩子吗…….

不对不对不对,太扯了吧。话说我们都是女生唉!

哈,吓我一跳。难怪纱月妈妈看上去像个大姐姐呢……

话题扯远了,这次换回小香穗开口了。

“我觉得呢……总之要立马凶一下她,否则她不会长记性呢。时机非常重要呢”

紫阳花也点头同意说“时机确实很重要呢”,小香穗说的是驯服小狗吧? 不过家人….也说得通吧。

话题聊了一圈后…最后就剩下真唯了。

“我觉得吧”

真唯模棱两可地笑着说道。

“我不太好做评价吧”

她声音罕见的这么没有自信。

纱月不以为然地接着说道。

“…但说无妨? 反正也只是假设罢了。至少你的妈妈,没我妈妈那么惹人恼火吧”

“我觉得你妈妈挺棒的啊”

“要是没和她一起生活的话,我可能也会说这种话呢”

青梅竹马的俩人说完,紫阳花又开口道。

“真唯的母亲,王冢琉音对吧。偶尔电视上能看到,一直都神采奕奕的。我也不好作出评价呢”

“的确呢。她确实是个完美又了不起的人呢”

紫阳花苦笑着说道,真唯微笑着回应道。 

……虽然只是闲聊。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五人组的大家都十分厉害,比我的人生要活的更精彩…不过这并不是因为她们天赋秉然,而是她们平时都比我更努力呢…

“玲奈子,你意下如何呢”

“我….”

真唯发问道,我一时语塞。 

我到底该如何是好呢?

“还是训斥下她为好吧。或许这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

“应该做的事情吗”

真唯的话,听上去话里有话。 

…….怎么办呢。

因为….作为姐姐,听到妹妹揍了别人后,难道就不该训斥下她吗。就像模范姐姐紫阳花那样。

我连这点都做不到,简直就不配当姐姐吧…

“那个…小玲奈,我觉得呢”

紫阳花握住了低头的我手后,说道。

“还是不要太在意是非对错吧”

“唉?”

我抬起了头。

紫阳花温柔地眯着眼睛笑道。

“我虽然老斥责弟弟们……但并不代表我这么做是对的,而是我觉得必须这么做,才做的”

这……

“大概,大家都是这么觉得吧。小香穗,和纱月也是吧”

“我…”

真唯的话,让紫阳花微微一笑。

“毕竟,真唯崇拜着自己的母亲,就算她犯了点错误,也是值得信赖的。”

“嗯……的确如你所说呢。谢谢你,紫阳花。”

“没关系”

紫阳花摇了摇头说道。

小香穗伸出了手挥了挥,说道。

“我说的话都是为了你好哦!”

“……我,我也只是不想再被她烦才说的呢”

纱月的话,让紫阳花苦笑地说道“纱月也真是的”。纱月似乎有点不甘心。那肯定是她真心话了吧…

“因此呢,小玲奈不要纠结于是非对错…多关注下遥奈就行了”

…多关注遥奈。

“没错….就像你曾为我和真唯做的那样”

“啊…”

我又看了下紫阳花。

然后又看了看真唯。

正和我交往的俩人。

的确,要是太在意是非对错的话,我做的选择怕不是要被全世界的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别说指指点点,哪怕被人用菜刀鲨了也不奇怪。

原来如此….

原来我已经做到了啊。

话说,我还以为那个是只能放一次的大招…原来不是这样子的吗?

也就是说,我不必太纠结于是非对错吗…?

…虽然我也不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逼得妹妹不得不大打出手…不过,要这么说的话,我这种不得不脚踏俩条船的状况,对他人来说也难以置信吧。

也可能是,我的视野太过于狭窄了吧。

“…谢谢你们。 请容我三思吧。”

我低着头说完后,大家也温柔地安慰我。

总之…接下来该做什么,我心里已经有数了。 

或许吧… 

放学后,我慢悠悠地收拾好东西,背着背包走出走廊的时候。

突然背后有人搭话说道。

“玲奈子~~”

我回头一看。是活泼可爱的B班女主角。

“耀子…!”

我不禁缩了缩身子。

毕竟上次她差点介绍男生给我了…!

“别那么紧张嘛。没关系哦。今天我一个人哦”

完全看穿我内心想法的耀子,摊开手笑着说道。

“真的嘛…?”

“你还在提防我呢…”

耀子似乎很开心地眯着眼说道。

“啊,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今天有点事!所以,很抱歉拒绝你!你能来我约我,其实我也很开心的!真的!”

“嘻嘻,玲奈子可真温柔呢”

“哈哈哈….”

完蛋。我后面笑得就像不好意思一样。不行啊,阳角就得笑得像小香穗一样才行!

“我没有那么温柔呢。喵哈哈”

“唉,怎么啦吗?为什么你突然沮丧啊!?”

不行。只有小香穗可以句尾说喵。自己这种模仿一下子社死了。我仿佛看到了阎王了喵!

“没什么…话说,有什么事情吗?”

“对了对了。我有件事想要向你打听一下”

“什么事情啊”

耀子拉着我袖子,来到走廊尽头。 

然后贴近脸,靠近我耳朵呢喃道。

“其实呢….”

“嗯嗯”

我回想起我们了一起躲衣柜里的记忆,莫名让我脸颊发烫。

贴得太近啦,耀子……你老这么做的话,周围的人会误会哦……?

不过,耀子嘴里提到的名字,完全出乎我意料。

“ 你认识梨地小町吗?”

我不禁怀疑自己听错了。

“…唉?”

耀子看向了我。

“你为什么问这啊?”

“是啊,为什么呢?”

耀子双手别再背后,她的笑容深不见底。

“emmm…….”

“嘻嘻,没别的。我只不过是听说的而已。你们好像认识吧?是不是朋友啊”

“啊,哦,这样啊”

我心脏跳个不停。

耀子盈盈而笑。正如她平时那样。

刚才那抹笑容,一定是我错觉吧。

这件事不可能有人知道。

梨地小町。她就是中学时排挤我的那个主谋。

“你这听谁说的啊?”

“嗯~~到底是谁说的呢~哈哈,搞忘了”

“是吗”

糟糕,我阳角的面具马上要被揭开了、

我强颜欢笑着说道。

“她似乎跟我同一所中学呢”

“哦—是吗。听你这么说,你们关系不怎么样吧?”

“是,是啊”

这点毫无疑问。她肯定讨厌我讨厌得不行了吧。

“嗯——”

耀子眯着眼睛,仿佛是锁定猎物的老鹰似的眼神。

“原来如此呢”

“唉?”

“不,没什么,我自说自话而已。抱歉呢,问你这种奇怪的问题” 

耀子抽开身子。

“我才是,完全不懂察言观色…感觉刚刚话题聊得太尬了吧? 真抱歉,下次我再找你聊点开心的话题吧!”

耀子在衣柜曾坦白地告诉过我,因为她太心直口快了,所以一直交不到朋友…

“啊,没事的。不要紧的”

我强行维持着笑容,用力挥了挥双手。

“你能找我聊天,我太开心了。请别那么在意,请别放在心上。真的没关系的”

“玲奈子真温柔呢!”

她抱紧了我,我哈哈哈地回了她个假笑

“那再见啦!”

“嗯,再见…”

耀子一路小跑着就离开了。

而留下来的我。心脏还是噗通跳个不停。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时隔一年又听到了那人的名字,我心里仿佛下起了阴暗的骤雨。

难不成,耀子她是梨地的朋友吗……

我心里怀着这种不安,回到了家里。 

心里这种反胃的感觉,我十分熟悉。我每天都不想上学时,就是那么想的。

不过,我最后真的就没去学校了, 哈哈哈….哈

“….我回来了”

总之先把梨地的事情封印在心底吧。反正也不是一天俩天的事了。

要是高中这三年间,能将这茬抛之脑后就好了呢…

我慢悠悠走回自己房间。

中途发现妹妹房门微微漏了个小缝。

我从中偷看到里面。

妹妹和之前一样,抱着坐垫坐着,玩着我借给她的游戏。仿佛这房间的时间停滞了似的。

而且….她看上去并不开心。

就仿佛,曾经的我一样。

我并不是为了开心而打的游戏,只不过是消磨时间而已。那时握着游戏手柄只是为了将日历一页页翻过。

我轻轻推开门。

“遥奈”

“…嗯?”

妹妹回过头来看我。

“啊啊,姐姐,欢迎回家”

“嗯”

我将手藏在她看不见的背后,握紧了双拳

“……”

“什么事啊?”

看我愣在这里,妹妹疑惑地问道。 

她的眼瞳,她的脸庞,和我梦里那个年幼的妹妹一模一样—— 

——对啦。

“我想起来了”

“唉?”

我记起来了,那时的我,并没有抛下妹妹,独自去追赶可丽饼车。

因为那时妹妹,曾拉住了我的袖子。

“——”

在听到背后妹妹的哭声后,我没法置之不理,于是就转身了。

『――――』

『――』

我回到了站在原地哭泣的妹妹身边,她紧紧抓住我的袖子。

我向她道歉不应该将她抛在一旁,使劲安慰哭个不停的妹妹。

那时候已经离家很远了,我们不认识路。就算迷路了,我们还是不停地走着。渐渐越走越远。但无论怎么走,感觉都找不到家,心态差点没爆炸。

不过,我再怎么样也不能当着妹妹的面哭泣,我努力振作起来。结果,到家时已经傍晚了。

我太没出息了,我想忘却,这份不堪回忆。

不过。

我还是回到了妹妹身边。

的确呢,确实如此呢。

太好了,我没有错到最后呢。 

因为我可是姐姐呢。

“……姐姐?”

“嗯”

面对诧异的妹妹,我微微点了点头。

“的确呢”

“…怎么啦?”

“我可是姐姐啊”

“这话什么意思?”

妹妹身高已经比我还高了,已经长大到不知道谁才是姐姐了。不过,妹妹始终都是我的妹妹。

因此,不要管什么对错。我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是站遥奈一边的哦”

妹妹瞪大双眼。

“什么啊。瞧姐姐这话说得,也太嚣张了吧”

妹妹,愣住似的笑了笑。

我转身离开妹妹房间,回到房里。

放下包后打开手机,我捂住胸口,深呼吸,向不知名的神明祈祷着。

大概这个神明,相貌和五人组里的某人长得一样吧。

***

几天后的傍晚。我和短信联系过的人见面了。

“…为什么又把我叫出来了啊”

前不久刚见过面的妹妹的同级生。星来,一脸不满地出现了。

我约星来来到附近的车站前。

有件事情我不得不问一下

“不好意思,星来。谢谢你能来呢”

“…反正又是关于遥奈的事情,对吧”

“确实如此呢”

我有点奇怪。星来的穿着,毫无中学生的气质,而且还穿了个围裙。

“你这身打扮?”

“唉?啊”

星来才意识到事情不对,赶紧遮住了自己胸口。

“这只是!今天我只是偶尔帮下家里的店!”

她胸口贴着洗衣店的标识。这么说来。

“鬼瓦洗衣店?”

“唔…!”

星来面露难色,仿佛是有人将她讨厌的食物塞给她似的表情

“…是啊怎么啦”

“唉?”

我被她狠狠瞪了一眼。

“你有什么意见吗!?我名字就是鬼瓦星来怎么啦!?鬼瓦,懂吗鬼瓦!想笑就随你笑去吧!?”

“我才不会笑呢!”

面对她一连串的逼问,我狠狠摇了摇头。

取笑别人名字,是做人最不该做的事情的清单里,特别靠前的大忌吧。

我作为前辈,努力给星来圆场。

“好可爱啊,鬼瓦这名字! 感觉和星来十分搭配呢!”

“你要吵架的话我随时奉陪哦”

“不是的!怎么说呢,鬼也有种….可爱的感觉不是吗!? 哭泣的赤鬼的故事不是挺棒的吗!鬼舞辻无惨大人不也挺火的吗”(注:日本动画鬼灭之刃里面的登场角色)

“举例子好歹拿祢豆子举例子啊!?”

糟糕。怎么感觉越聊她好感度越低了。我可真是个聊天鬼才啊。

“到底有什么事啊!?我可以回去了吗!?”

“抱歉,我确实有点事情….”

“哈……”

星来无奈地干叹一口气。

“我一点都不想提遥奈的事情了。姐姐前辈,你也太惯着自己妹妹了吧?”

“这….也许吧,这倒也没错”

反正我也没法好好解释,干脆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我相信着遥奈”

星来不愉快地哼了一声、

“…你的意思是,我说的都是假话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低下了头。

“我不是说她打没打人这事情…而是我相信她,这么做肯定是有理由的”

她不会毫无理由地打人。

“如果她明白自己犯了错,肯定会好好面对问题,解决问题之类的……怎么说呢,总之我相信着遥奈….”

“我也不懂你在说什么呢…”

星来皱了皱眉头。

“原因….?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打人的事实可不会变呢”

“….嗯”

正如她所说。最终我能改变的,只有我自己而已。无论是我的想法,还是对妹妹的情感,都是没法完全传达给他人的。

我脚上穿的是,刚买的鞋子。已经十分合脚,不再会磨脚了。我回忆起妹妹背我时的体温。

星来,认命似的又叹了口气。

“…不过,那样姐姐前辈肯定没法接受吧。行吧,那你这次找我是干嘛啊?”

“星来”

我抬起了头、

“可以吗?”

“我只是感觉被随意呼来唤去的,有点火大。罢了”

星来在围裙前抱起胳膊。

“看在姐姐的份上听你说说吧。虽然遥奈很任性,老折腾别人……但是,我们姑且朋友了一场”

“…是吗”

我郑重行了一礼

“谢谢你,星来”

我很感激她能与妹妹好好相处。不过那都是遥奈自己争取来的,不是我好评头论足的呢。

“记得替我问候一下王冢前辈哦!”

“嗯,我明白了”

星来俩手叉腰说话的样子,和小香穗有几分相似,我也微微露出一抹微笑。

我整理过后,对星来说道。

“其实呢——”

星来听我说完后,一脸目瞪口呆难以置信地说道

“不是吧…你疯了吗?”

“嗯嗯”

怎么说呢。虽然我点头了,但我也没底气说自己到底是非清醒。

有种在没人的地方不小心打碎学校窗玻璃的那种,惶恐不安的感受。

不过,我觉得此刻绝不能因为畏惧而移开目光,于是坚决地看向了星来。

过了一会儿过后,星来取出了手机。

“……没问题哦。这么说,你已经做好作为加害者姐姐的觉悟了吧”

“……额”

她这句话,让我身子一缩。

不过,我已经有所觉悟了。

我可是遥奈一方的。

“拜托了,星来。请让我和凑见上一面吧”

***

我感觉每过一秒,我的体温都会下降一度。

凑很快就来见面了。

黄昏夜空之下,我来到了说好的公园,一边看着自己的影子一边等候着被妹妹揍的那个人。

星来说她不想呆在这里后就走了,我现在独自一人。

我肯定,在做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吧。

这不就像直接当面质问被妹妹打的人“都是你自己的问题才会被揍吧?”一样的行为吗。要是说出这种话,我也被打一顿一点也不会奇怪。

和遥奈站一边,也就是和对方对着干的意思。

“选择了什么,就意味必须抛弃什么……”

我在球技大会上得到的结论,让我浑身颤抖。 

我的内心还不够强大。

不过但是呢……无论如何…我都是遥奈的姐姐,我相信着遥奈。她至今为止,都在支持着我。

“对了…我必须得好好加油啊…….”

我仿佛给自己打气似的,自言自语道。

一会想起妹妹年幼时,曾经等待我归来而哭泣的样子,我就备受振奋。

我既希望碰面的那人能来,又希望她最好别来。我就是这么自相矛盾。

哒哒的脚步声响起了。

极度紧张的我,回头一看。

毫无疑问。赶来的人正是,那个暑假时曾见过一面的女孩。

她身高比遥奈略微高点。整洁的波波头也神清气爽,她给人一种十分清爽的形象。

脸上,也没有被打过的痕迹了…

不过,她还在休学吗。

凑就好像不明所以被老师点名的学生一样,一脸莫名其妙地来到了我面前。

紧张得让我口渴。

“嗯,对了,那个”

明明已经想过见面该说什么,但我却像瓶底剩下的番茄酱一样,挤不出一句话来。

凑利索地微微开口道。

“听说你要聊遥奈的事情?”

“啊….”

我把手握在胸前,狠狠点了点头。

“对,没错。不好意思,把你叫出来。谢谢你能来。就是,我呢”

我仿佛是摩斯密码似的结结巴巴地说道,凑一口气说道。

“你就是遥奈的姐姐对吧”

“嗯。好久不见了呢。暑假时我还没和你打过招呼呢”

我不清楚此时此刻该究竟如何应对,我只能试探性摸索着对话。但我绝对不能逃避。

“我是甘织玲奈子。妹妹平日承蒙你的照顾了” 

没关系,我能做得到。因为我可是姐姐啊…

“不敢当”

凑别开了视线。

唔….的确,对被打的人来说,这话听上去就像是阴阳怪气一样吧。一开始就惨遭失败了….

不过,不过呢….!

无论失败多少次,重来就好了——

凑轻轻揉了揉自己的脸颊,随之也开始了自我介绍。 

不过,就在此刻。

她突然抛出了个意料之外的核弹。 

凑开口道。

“我是梨地凑。你好”

————

她的声音渐行渐远。

我头昏目眩。凑扔下的这枚核弹,仿佛将我站的地方轰了个粉碎。

凑刚刚报到的名字。

“唉?”

她意思是…

“梨地…小姐?”

“没错”

我知道箱子里面藏满了刀片,可能会受伤,但我还是忍不住将手伸了进去。

“难道说…凑有个姐姐吗?”

正面看着凑的脸。

她的面孔似曾相识。

“我是有个姐姐啊…”

见我样子很奇怪,凑也很不解,眼神飘忽不定。

她似乎是缓解尴尬似的,喃喃道。

“姐姐是梨地小町。高一学生哦”

下个瞬间。

脑海里闪过中学时代的记忆。

――――――。

等我回过神来。

我感到呼吸困难快窒息了。

我想逃离这里。

脑海的角落里,传来了个声音。

难道说,遥奈打了凑的原因——

——是因为我吗?